来福寺

楼主:YrretS 时间:2020-07-08 16:27:38 点击:627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大家好,我是谁?我叫什么?我从哪里来?
  只是互联网上的一介无名小辈,来去无踪。
  其实你们可以随意的称呼我,按照你们喜欢的来就好。
  这几天适应了一下天涯,看了几个不同的版块,接下来,会打算在这里发部我的原创
  原创是原创,但很难定义到底是什么类型的。
  喜欢的,自有人会喜欢;不喜欢的,也是懒得点进来看看。

  上头说过了,只是一介无名小辈,绝对不会像很多大神那样,开一个帖子,引起一阵骚动。这点,还是需要有点自知之明的。

  各位但凡看看这个id的等级,看看我发过的帖子,一定也是会有点不屑。

  不过也无碍,我只管写我的,有问题就一起来探讨一下。

  所谓文字,都是靠着点滴不断堆积起来的一种形式而已。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YrretS 时间:2020-07-08 16:39:39
  这里的帖子,打算和自己的公众号保持同步更新的状态。
楼主YrretS 时间:2020-07-08 16:41:15
  【壹】
  【花开花落:这个世界是被讲述的】

  我叫觉有情,是来福寺一介扫地僧,来到这所寺院里有多长的时间,已经无法考证。只知道,这里几乎涵盖了我们所能了解的全部时间。
   
  而今已是深秋时分,寺外七宝塔上金灿灿地落满了银杏叶。当然不仅仅是塔上,目力可及之处,遍布金黄一片,远远望去,这不起眼的寺院真是像极了一座缩微版的皇宫。

  扫地僧并非自己给自己的一个戏谑的称呼,确实是一个有名有实的职位:负责寺院内外各处角落的清扫----每天早晚均是如此,风雨雪雹都不能使之间断。扫完了,也就完成了我一天的工作。
   
  我们的寺院不算大,由南至北大致分别是天王殿,大雄宝殿,藏经阁,以及东西两边供僧侣居住的地方。
   
  寺院的住持今年刚满十六,法号无心,身高近五尺六寸,清瘦的似只剩骨架。他几乎不会多说一句话,看到所有人只是微微一笑点点头。在这寺院里,我算是了解法师比较多的一位了,年纪不大,道行却深不可测。所有大小事宜均由他一人定夺,且不会有人提出反驳。
   
  我们的寺院地处闹市,依山而建,每天往来的人们或驻足,或匆匆而过,没有多少人会进来转一圈看看再走。
   
  今天和往常都一样,夕阳低垂,鸟雀归巢,我也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站在寺院外的广场上一手架着扫帚,一手插腰,看着往来的人们发呆。

  闲来无事,便唤来含识和含道两位师兄一起帮忙抬出了炉具生气炭火,搬出座椅板凳,就在寺院的大门口烤起了羊腿。

  无念师父,一位疯疯癫癫的老头,我从来没有问过的年龄,看样子也就是五六十的样子,但和我算是长久的交情,但凡有吃喝的局,绝不会少了他的出现,这次看到我们在外面东挪西搬的,也贡献了他的一瓶多年的陈酿。

  师父按照辈分来算的话,是无心师父的师弟,我应该叫他师叔才是。
   
  听着里面的师兄们在做晚课,念经持咒,我们四个人在外面自得其乐的喝酒吃肉,也好不自在。
   
  无念师父冲着寺院内嘟着嘴说道:我们吃我们的,他们念他们的,就权当给我们开了单曲循环的背景音乐吧。
   
  喝着酒,吃着肉,却想起了刚来寺院没几天的光景,无心法师把我叫到了他的禅房,刚一进门便微微一笑道:觉有情?!这个名字有点意思,以后这就作为你的法号吧。
   
  我点点头,表示应允。觉有情这个名字是从何而来的,也已经毫无头绪。其实,对我来说,叫什么名字,真的不重要,只是一个长久以来习惯后的代号而已。
   
  法师继续说道:我已经知道你出家的目的,所以你也就不必多说。这里会给你一个职位,扫地僧。每天早晚课前,清扫干净地面即可。

  我心想:我为什么出家?你知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扫地僧是所有寺院内外的出家人和居士们所知道我的身份而已,但除了无心法师和我之外没人知道我的另外一层的身份:就是做研究。
   
  那天谈话中,法师曾经告诫过: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里,每一个人的生命轨迹都是已经确定好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在事先被安排好的一个独特的生命轨迹里,从开始到消亡。
   
  法师说他一直在找寻,是谁规划出了这样一个轨迹,而且几乎是无法改变的轨迹。也不是说每个人都不能改变,而是知道如何去改变的人极为少数。
   
  法师继续说道:我们每个人的轨迹都并不相同,宽窄长短都各不一样。每个人其实都是可以把我们的轨迹变长,也就是通常理解的延长我们的寿命,也可以将一些人和事彻底的忘记,甚至可以避开可能到来的那些难行的绝壁,替代的却是另一方开阔的景象。知道了如何避开还没有很大的作用,因为这轨迹无论如何变化,推着我们前行的那股力量其实并不是我们本身。我们这一路走来,会遇见谁,路上会和谁相撞,什么时候道别,都是已经是安排好的,不管信与不信,我只相信,所有的事物都在不断的变化着,而这一点也几乎是肯定的。但我想你去查清楚,是什么力量设定了这些几乎恒定不变,但通过一些特定的方法却又可以改变轨迹的规则。
   
  法师和我说完这番话后,便拂袖而去,以后几乎也鲜有开口说过话。而安排给我做研究的场地就在藏经阁的二楼。
   
  想着刚进寺院的这些场景,历历在目,而研究至今却一无所获。
   
  酒至半酣,看到寺院外站着一中年男子,眼小耳大,略有驼背,布鞋,黑裤,灰色亚麻上衣,长发及肩。
   
  男子在山门口站了有一会儿,兴许是我们四人太过惹眼,便转头对我们点头微微一笑,但却并未见其走进去。旁若无人的念诵了一首七言,就消失在了过往的人群中: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 
  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
我要评论
楼主YrretS 时间:2020-07-08 16:42:11
  【贰】
  【回忆:这个世界是被想象的】

  陌生男子消失在往来的人群中后,我们四人的这场酒肉局也才进行不到一半的光景。
   
  无念师父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焦嫩流油的羊腿肉,边咀嚼着嘴里的肉边用袖子擦拭着嘴边的油,露出狡黠的笑容,对我及含识、含道两位师兄口齿不清的说道:很像吧。
   
  我们点点头,都表示确实很像。
   
  关于那段记忆,已经是相当久远之前了,我们的脑海里需要搜索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想起那些从未消逝过的场景:
   
  那时候,我们是因为战争而被迫到了这里。那场战争让我们所生存的家园几近覆灭,其实到了现在,那片生养并滋生了我们辉煌灿烂文明的家园也确实已经被毁灭,别说人烟,就连一株植物和一只爬虫的灰烬都无处可循。还记得那时候,无心师父带着一团僧众开始了遥远的逃离,经过漫长的征途,才在现如今的地方安下家来。当时,我只是被顺带出来的小婴儿,无心慈悲,收留我在寺院里生活,觉有情是无念师父给取的一个名号而已,因为离开家园的时候还在襁褓之中,并未有任何名讳,但作为一个人,无名无姓也甚是奇怪,于是便有了这样的称谓至今。
   
  直至那一日无心师父把我叫到禅房,表明了以后我法号就叫觉有情后,便算是正式皈依佛门成为僧人了-----以前是形象上的,那天以后,形象和意义上都圆满了。
   
  我没有经历什么皈依的具体仪式,无心师父认同的一个法号就是最好的仪式。

  其实那天法师对我说的这些话之前,我已经在寺院里扫了近三年的地。
   
  法师不会对任何一个僧人做出具体的规定什么不能做,只安排了我们具体需要做的事,其余的就随我们自便了。在我的记忆里,出家人是禁食荤腥的,但在来福寺却没有这样的规定。
   
  虽然我从已经毁灭的家园被带离的时候还是个婴孩,但那时候所有的记忆却毫无遗漏的都保留了下来。法师从带我逃离那片我们生存了很久的家园后,就再也没听过他诵经持咒,从小对他的印象就仅仅只是停留到每天都是同一件白色大褂,见到每一个人都是微微一笑,然后点点头。
   
  “喂!你还吃不吃啊,愣着想哪家的姑娘呢?”无念师父的催促把我拉回了烤肉的烟火气中。
   
  也不知怎了,最近一直想起原来家园里兵荒马乱的场景,以及在那场战争前所有的安宁,都历历在目。
   
  “哦~哦~,不好意思师父,走神了。”我便起身准备离去,对着还在继续吃喝的各位师父说道:吃饱了,各位慢用,那我就先回去了。”
   
  无念师父应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小子!是不是想家了?!
   
  平时话不多的含识含道也开始搭腔:指定是想家了,可家都没了,也就想想吧。
   
  我起身,有些落寞,便独自去了寺院内属于我的小天地-----藏经阁二楼-----我做研究的办公室。
   
  办公室虽然在藏经阁的二楼,但完全是独立于藏经阁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吃喝用度一应俱全,如果想做到足不出户其实也是可行的。我的那张桌子上堆满了各种研究的书籍和自己手写的公式。
   
  推开桌子边前的窗户,就可以看到寺院外的场景:我刚刚扫完的地,又是一片的金黄色,而他们仨还在这一片金黄中吃喝聊天。看样子显然还没吃完,无念师父老毛病又开始发作,拿出他事先准备好的布袋,把羊腿肉切了一大块下来顺入了袋中,呵呵一笑,招呼另外两位继续吃喝了起来。
   
  扶着脑袋坐在窗口,天色渐暗,路上的街灯和天上的星光已经混在一起,分不清,思绪万千。是不是就这样永远也回不去了。离开家的时候我明明记得自己还是个婴孩,为什么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会有成人般的记忆?那些记忆很混乱,时常的闪现出来,但又很模糊,有个人也会时常闪现,却又看不清面容。
   
  想着那些让自己头疼的记忆,却又没有任何线索可以完全清晰地想起,也就时常作罢。
   
  关上窗,躺在床上,不去想那些记忆,准备小睡一觉后再找无念他们去喝一杯。

  此时听到了阵声音在唤我的名字,非常清晰。
   
  “觉有情~~~觉有情~~~”
   
  声音悠远绵长,但却很浑厚,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站着,四周漆黑一片,有些惊恐,便问: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虽然声音听的很清楚,或许是因为四周漆黑一片,看不到说话的人。
   
  “别怕!”对方刚说完,只见我站立着的正前方有一亮点渐渐变大,慢慢的向我靠拢过来。
   
  终于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是位姑娘!一位身上放着光的姑娘:长发及腰,浓眉大眼,娃娃脸,和无心师父几乎一样的衣着:一袭纯白色的大褂。
   
  “你,你,你,你到底是谁?”见到了这个声音背后的人长的模样,却更加的害怕起来,因为对眼前的这姑娘毫无印象,对方却可以叫出我的名字。
   
  姑娘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便又凑近了一点说道:觉有情,我现在是在你的梦里和你对话。你原本是有一个名字的,可那一层最原始的记忆已经被他删掉。你原来的名字叫王二。记住了,你叫王二。
   
  我心思重重:王,王二?!
   
  姑娘微微一笑:对的,觉有情就是王二,王二就是觉有情。还有,请服下这粒药丸。
   
  只见姑娘顺手从大褂里掏出一粒红色药丸,不大,大约有门牙的一半大小,将一粒交由我手上便又继续说道:这粒药丸叫做朱砂。这世上只有三粒,我不知道另外的在哪里,但如果把三粒朱砂都由一人服完,这天地间所有的力量将会为你所用。
   
  姑娘看我心存忌惮,又接着说:快吃了吧。我会继续去寻找另外那两粒,如果找到了,会再次光临你的梦境中,然后给你服用,而这第一粒会帮你恢复所有的记忆。
   
  我其实是个蛮简单的人,都反复说了是在梦里,而且我对药材有过一定的研究,闻一下就便知道是否有毒,仔细观察拿捏了一番,安全。也就不能辜负了人家漂亮姑娘的一番心意,吃了吧。
   
  吃完一粒朱砂,便抬头问: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话还没说话,人已经渐渐消失在视野中,远远的只看到一个白点在闪动,等白色光点也消失完全后,又重回到了一片漆黑之中。
   
  漆黑中刮来一阵声音,似真似幻:你就叫我莲莲吧。
我要评论
楼主YrretS 时间:2020-07-08 16:49:42
  【叁】
  【梦醒:这个世界是被定义的】

  剧烈的头痛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整个脑袋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由里及外撕裂的感觉。双手下意识的去捶打,连抬手都耗费了更多的气力,可遗憾的是这并未对疼痛有任何改观。而且,口中已如燎原的大火过后般干燥难耐,想起来喝口水,可奈何全身无力,就任由这股一阵一阵的疼痛和体内燥热肆意。
   
  冷静下来,想起无念师父之前有过指点:身体上的任何不适就去顺应,调整呼吸的节奏,慢慢就会发现这所有的不适都是不复存在的。
   
  这般的疼痛,连呼喊的力气也没有,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的试试看了。立刻闭上眼,眼观鼻,鼻观心,把呼吸调匀,让自己仿佛置身于虚空之中。应该也就是半柱香的功夫,身体上的不适减轻了很多,然后直至消失。
   
  师父的方法我肯定是相信的,但在我闭眼调整呼吸期间,断断续续看到了一点白光的若隐若现-----这可是师父没有提过的事。
   
  那种让人崩溃的不适感终于消失殆尽,抬眼看看窗外,天已经放亮,敢情我这是睡了一个晚上,身上还是昨天喝酒吃肉的那套僧服,因为衣服上还有沾染了的肉末和油渍,和焦火味。
   
  缓缓起身后,调整了一下呼吸,觉得身体已经无大碍,去桌上倒了杯水一饮而尽,便要下楼把早上的工作-----扫地-----给完成先。
   
  喝完水,推开窗,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抓起扫帚下楼,准备扫完地后再上来做我的研究。
   
  “觉有情,你昨晚怎么回事?平常的酒局你都是最后走的,可昨晚坐下来开吃还没多久,你就上去了,这不像平时的你啊。”无念师父和我打了个照面,就开始唠叨起来。
   
  “师父早上好,昨天就是有点乏,就想先回去休息了。”我回应道。
   
  “今天他们的早课都结束了,快去扫地吧,要不,等下他又要找你谈话了。”师父柔声细语的催促道。
   
  “是的师父,我这就去扫。”
   
  寒暄几句后,便对师父双手合十作别。
   
  “你等等!”没走出几步,无念师父突然大喊一声。
   
  “怎么了师父?”
   
  “快说!你是不是见到她了?”师父有些急切
   
  我有些迷惑,并且刚刚经历了醒来的那阵头疼,无念师父的话让我有点不知所云:师父,你说谁?
   
  师父环顾四周,看没有别人,便把我拉到寺院外,说道:你是不是在梦里见到一个叫莲莲的女人了?
   
  我大吃一惊:我确实做了这样一个梦,但也只是一个梦而已,师父怎会知晓?
   
  无念师父的声音继续低沉下来:她是不是给你服下了一颗叫做朱砂的东西?
   
  我越发惊奇:师父你怎么这么清楚?这不就是一场梦吗?
   
  师父从他随身携带的布袋里拿出了一些昨天提前收刮过来的羊腿肉,递给我一块,吃着肉,长叹了一口气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师父的道行深不可测,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但他看似很紧张的样子,让我有些疑惑。
    
  “觉有情,你等下去照照镜子,你的眉心间马上要长出颜色似你梦中服用的朱砂的一块记号。”
   
  “那,那,那然后呢?”
   
  “哎,看来今天都要让你知道了。我大致同你说一点,然后你去扫地,扫完后我在你的房间等着你。”
   
  “嗯,好的师父,请讲。”我看着师父如此神秘的表情,也来了兴致。
   
  “你梦里的那位叫莲莲的人和你的关系是亦母亦妻,她有让整个宇宙改天换地的能力。她只是进入了你的梦里而已,你服下的朱砂,你们的对话,都是真实存在的。朱砂一共有三粒,其余两粒所在何处,至今都没有任何下落。而你服下是第一粒,是让你有了所有时间线上的回忆。这世上只有两个人可以有能力服用下朱砂,一个是欲界天魔之首的波旬,另一位就是你。大致就是如此,快去扫地,回来同你细说。”
   
  “这......”我越发觉得不得其解
   
  无念师父看出了我的疑惑,哈哈一笑,挥手道:快去扫地吧,王二!
作者:ty_kk573 时间:2020-07-09 04:37:21
  这是小说?
我要评论
作者:对方正在裸奔 时间:2020-07-09 11:05:51
  @YrretS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对方正在裸奔 时间:2020-07-09 11:09:04
  @YrretS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作者:对方正在裸奔 时间:2020-07-09 11:11:12
  有点意思,继续啊,别断更楼主。
  我们未知的层面只是未知而已。
楼主YrretS 时间:2020-07-09 11:13:56
  哈哈哈,我速度很慢,慢慢等吧。
  另,多谢打赏。
楼主YrretS 时间:2020-07-09 11:51:00
  【肆】
  【对话:这个世界是被传颂的】

  和无念师父寒暄一阵寒暄后,便到了客堂内拿出了那把我专用的扫帚开始清扫寺院内外的地。
   
  此时的寺院内格外清静,我站在大雄宝殿前的小院子里,抬头看着天,各位师兄师父的早课已经早就完毕,回了各自的房间休息。无念师父刚才让我扫完地后回去和我细说个中缘由,便对扫地这件事也漫不经心起来。
   
  拿着扫帚装模作样的一路扫过来,心里想的都是无念师父刚才和我说的话,还有昨晚梦里的情景:师父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梦里的人给我服用的小药丸现在真的在我肚子里?王二是什么意思?
   
  一路想着,一路扫,里面扫完了就到了外面。说是在扫地,还不如说我是用扫帚掀起的风把这些落叶尽快的往一旁赶了过去的。
    
  今天早上可能是我在众人眼中作为扫地僧的形象以来最不专心去扫地的一次了,看着大体是那么回事也就算了。匆匆了事,进去后把扫帚放回了原处,就急忙回自己的房间里去。
   
  无念师父已经在我的房间候着了,双手横插在袖口中,抬着放到胸前,悠然地在踱着步。
   
  “师,师父,我来了。”我气喘吁吁,却又迫不及待和师父招呼道,也全然忘记了双手合十的基本礼节。
   
  师父转头看到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王二,哦,不对,觉有情~~~你来了啊。这~~地扫的未免也太快了些吧。
   
  我点点头对师父说:嗯,是的师父,你刚才和我说的一番话,我一直挂念在心,所以也没什么心思去好好扫地了。
   
  师父把手从袖子里拿了出来,笑道:哈哈哈,行,只要他不找你麻烦,怎样都行。
   
  我顺手搬来两张椅子,相对的摆放着,这样可以让我和师父面对面的安坐,便伸手示意让师父坐下来,自己就先行坐到其中一张椅子上了。
   
  迫不及待的让师父坐下来,想详细听闻师父方才对我讲的详细情况:师父,你快坐吧,不是说同我细说你刚才说的事吗?说实话,我都有点着急了,快快快,说来听听。
   
  无念师父还是不紧不慢走过来,摸摸我的头,说道:好吧,该让你知道的,迟早都要知道的。
   
  我点点头,看着师父坐在了我对面:师父,我就一个一个问题问你吧。
   
  师父不语,点点头。
   
  我继续问道:第一个问题,请问师父,你昨晚这场是真的还是梦境?
   
  “梦!但也是真的!梦里都是漆黑一片,那人通过你的梦给你传递了一些事。”
   
  我继续追问:那你说的梦里那个叫,叫,叫莲莲的女人和我的关系是?
   
  “是的,亦母亦妻。我来说说这个女人吧。刚刚和你说过,这个女人有让整个宇宙改天换地的能力,这并非虚言。至于我为什么这么说,暂且不表,太多的讯息会让你感觉到杂乱并且难以接收。我只能说,她找到你,并让你服用了朱砂,这就是你的命。无论你是作为她的儿子还是她的丈夫,都是最合适的人选。”无念师父慢条斯理的开始说到梦里的这个女人。
   
  我听的有些不知所云:那师父,我服下的朱砂是?
   
  师父微微闭起了眼睛:嗯,现在就在你的肚子里呢。刚刚我就和你说过了,朱砂,只有两个人可以有资格服用,一个是欲界天魔之首的波旬,另一位就是你。你和波旬就是正邪的代表,幸好第一颗朱砂已经在你体内深根,你会逐渐忆起所有时间线上的回忆,整个宇宙的时间线。
   
  “过去的事?对我来说有什么用?”我诧异的看着师父
   
  “对你个人的用处确实不大,但对整个宇宙的众生确实至关重要的。”师父继续聊到朱砂的问题。“有情,这就是你的天命,难违,也不可违啊。”
   
  我看看师父的表情,若有所思:那~~~~师父,请问,按照你这么说的话,我究竟是谁?
   
  “你是谁,七天以后你就会知道,到时候,你的眉心会长出一块红色的如朱砂般的记号,那时候你会知道所有关于这个宇宙的奥秘了。”无念师父终于睁开了眼睛,呵呵一笑,从随身的布袋里拿出了一块肉塞到嘴里:呵呵,有点饿了,我就说的通俗点给你听吧。
   
  我点点头
   
  师父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后,起身到我的桌子前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才重新回到我跟前坐下来:我们所在是世界其实都是我们想象出来的,为什么这么说的,你对超弦理论有印象吧。我们所有的物质分解到最后,都是一根闭合的震动的弦,我们眼见到的不同的物质是根据弦和弦之间不同震动的频率而产生的。那不同震动的频率是怎么来的呢?
   
  我突然明白了师父的话,说道:是我们想象出来的!!!你我,桌子,板凳,所有的万物都是我们想象出来的。
   
  师父欣慰的笑道:对的,今天大致就同你说这么多吧,慢慢来,这样才会不至于让你难以理解各种缘由。
   
  我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想问,话还在嘴边,师父却已经起身往门口走:师,师父!
   
  无念师父并未回头,双手交叉在后背,悠悠地走出房间,边走边说:明天吧王二,王二是你前世的名字。
楼主YrretS 时间:2020-08-02 16:22:05
  【伍】
  【循迹】
  看着无念师父的背影,若有所思,也仅仅是若有所思罢了,但这“思”却不知如何安放,也不知从何处生起。

  这一天,未曾走出过房间,看着桌子上那一大堆没有任何头绪的所谓的研究成果,想着那个梦和师父说过的话,留下来的,只是脑子里的一片混乱。

  我推开窗,窗外那棵老树每年都会冒出新芽,到如今,和屋内的我已经到了唾手可及的地步。这棵树年复一年的生长,也遮蔽了我房间里绝大多数时间的阳光,只有在冬天的早上才会有那么半个小时左右,会有一条遗漏的缝让阳光照射进来。

  看这趋势,这条缝,到了明年的冬天,应该也会彻底被填补上了。听着那沉静下来的街道,看着这树上栖落的鸟,他们应该也都不知道最终会去向哪里吧。

  “我刚才想了一下,还是来和你聊聊吧。”

  回头一看,是无念师父站在了门口。

  我看到是师父来了,有点意外:师父,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师父慢慢悠悠地把门关上,来到我跟前坐下,手里捧着一大杯的茶看样子也是新泡的:我担心你会越来越糊涂,就准备上来和你聊聊。

  我:太好了师父,说实话,你和我聊完以后,我真的是越来越糊涂了。

  无念:我知道,所以,我准备分几天时间,和你慢慢的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

  我:师父,你的意思是,每天你都会来?

  无念:只要不耽误你扫地,我随时都可以。我们就从现在开始吧,把你所有的疑问一点点的给解开。因为你一直有这样一种能力,但这种能力不能带着一丝一毫的疑问前行。这样,对你,对我们,对所有人,都不是意见是好事。

  我:好的,师父。

  无念:你从现在开始,抛开我之前对你所说的所有的话,一切从零开始。那么,我先问你,你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吗?

  我:师父,你说的哪里来的是什么意思?

  无念:按照你自己的理解。

  我:我是怎么来的?父母精气所化现的啊。

  无念:那你的父母是怎么来的?

  我:当然是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努力的结果啊。

  无念:没错,你的回答中规中矩。但,如果再往前推久远一点,广大一点。你知道你看到的这一切,以及我们这个宇宙是怎么来的吗?

  我:师父,看来我真的不能完全抛开你对我说的那一番谈话。你那次说的超炫理论解释,说万事万物都是我们想象出来的,这个观点我真赞同,但目前还无法验证。

  无念:从现在开始对你说的所有的话,不需要你去验证,你需要做的,相信就可以了。我知道,让你拿出绝对的信心去相信我所说的话是不虚的,是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你的内心一直会有另一个自己在说:这不一定是对的,可能还有别的不同的解释呢。

  我:是的,师父,我刚才就是这么想的。

  无念:哈哈,所以,我们不要着急。每个人心中都有或多或少的分别念存在,这很正常。当然,我也一样。只是,我知道自己哪些念头是分别念,哪些不是,并且会及时去将其制止。

  我:好的师父。

  无念:其实,你和我,你和所有人,我和所有人,所有人和我和你,都没有不同,所有人本质上都是一体的。

  我:这个观点从小无心师父和您就一直这么传授给我的,但一直未曾验证。

  无念:你看,分别念又出来了吧。

  我:那师父,你说看到我的一个念头是分别念的你,是不是也正处在分别中呢?

  无念:没错!

  我:那没有丝毫分别的念头,真的好难。

  无念:其实世间万物并无难易。你无需去定义,无需去判断,无需去考虑,这就是最好的状态,便是合一的状态。

  我:那师父,你刚才还问到宇宙是怎么来。我不知道你所谓的怎么来的是怎么理解的?

  无念:参考刚才对你说的,按照你的理解来。

  我:那就是学界公认的,在没有空间,没有时间,质量密度都无限大的奇点,从一个大爆炸开始,在137亿年前。

  无念:没有奇点。

  我:什么?!没有奇点?

  无念:是的,没有奇点!人们宣扬了几十年的奇点理论,其实都是自欺欺人的理论。因为人们需要找到一个逻辑上自洽的,理论上又可以站得住的观点。

  我:那我们的宇宙是怎么来的?不瞒你说,我特别想知道。

  无念:宇宙最原始的状态是什么?是没有物质。大爆炸理论说,宇宙产生之初是一个极小的奇点,再小也是物质不是吗。

  我:是的,奇点应该也算是一个物质。

  无念:但是,宇宙形成之初,是个庞大的意识。没有物质,只是一个意识。这个意识后来发生了扭曲,在扭曲的缝隙中,产生了非常小的粒子。所有产生出来的的粒子因为扭曲的原因而发生旋转,而这些粒子与粒子之间相同的频率便会结合,于是,便产生了我们现在所生存的物质世界。所以,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所有的物质,就是最初的这个意识所产生的。

  我:这倒是全新的概念,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呢。

  无念:是的,知道的人不多。今天算是第一次和你正式的聊,所以,要让你知道的第一个概念就是 ,产生我们万物及这个宇宙的,是一个整体的意识。

  我:我可以理解为,宇宙本就是一个活物吗?

  无念:无需去定义,无需去判断,无需去考虑,去寻求合一的状态。

  我:好的师父。

  无念:今天时间仓促,明天等你扫完地,我们的聊天继续。
作者:慧月111 时间:2020-08-02 16:52:23
  喝酒吃肉?是有济公的本事呢?还盘踞寺庙的贼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