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不语》

楼主:山海绝唱 时间:2020-08-03 20:37:46 点击:255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客不语》脱胎于《子不语》,初衷是打算讲述客家人相关的真实经历为主,到后来收集的故事越来越庞杂,“客”字就取更宽泛的“听客”、“看客”之意了。但是故事来源于“真实”仍是不变的核心。

  闲话少叙,正戏开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山海绝唱 时间:2020-08-03 21:18:44
  《车祸》

  本故事为真实事件,事发时距笔者最早下笔仅隔数天,当时听这个故事的时候纯粹抱着猎奇心理,其中不可捉摸之处也是我记录这个故事的初衷。但撇开“玄”之外的事情,也希望遇到类似事件的医生与家属能得到启发,更好的帮助遭遇重大事故的病患走出精神上的困境,虽然我也不确定在“命”与“运”之前,那有多大用处。

  前不久,我老家那边因为一起溺毙事故闹得沸沸扬扬,刚开始我以为是一起平常的事故所以也没多大在意,因为往年这时正好中高考过后,许多学生借放松之名私自结伴游野泳而不慎溺水身亡的事屡见不鲜——今年受疫情影响,上学考试都相应推迟,故此类事故同比往年明显降低。

  事情是这样的,听派出所的朋友说,6月中旬,有一户人家前来报案表明家人无故失踪。我们那边属于小城镇,平日里偷抢都很少,警察基本没什么业务,处理最多的是打架斗殴等民事案件,失踪案算是大事了,所以一接到报案,派出所马上出警调查。

  走访了事主家后没有发现家里有什么可疑的书信,看居住环境也不是什么地主老财,绑架的可能性不高,而且听家人介绍事主平日里也不多走动,鲜与人结怨。走到邻居家一问,也是个个摇头晃脑,只有邻居家里老头嘀嘀咕咕地说前天晚上两点钟多起夜,睡不着在窗户站了会,刚好看到邻居有个人蹲在墙角自言自语,因为黑灯瞎火也看不真确到底是谁,以为小年轻在谈恋爱打电话。再说有人失踪的事情也就是今天才传出来,他先前也没敢乱说,这会儿等到警察上门,才觉得蹊跷。

  警察记下了笔录,又到附近摸排,不过收获很少,大部分人也是刚知道这回事。等回到局里,办案民警把笔录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看到那个老头提供的线索,开始调取了事主家附近的监控,村里监控很少,只有村头村尾才安装着上一代低分辨率的摄像头。再往外就是环城路跟省道的交汇处,这个地区四通八达,要真的过一遍监控也得花点时间。

  就在警察一筹莫展的时候,失踪者家里提供了一条线索——令警察哭笑不得的线索。原来就在报警后不久,村里有些老人给事主家提了建议,说这种事情可以问一下神。“问神”就是“扶乩”,通常是乡镇村里一些中老年妇女从事这个行当,据说她们大多并非天生神力,都是突然之间领会这个技能,大部分是在大病一场之后才开始这个营生,她们平日躲在小黑屋里,有人来问事,通常以问事人已故亲属的语气口吻回答问题,回答的内容也都是事主自己亲身经历又鲜为人知的事,故问事过程常令当事人惊讶咋舌、三伏天倒出一身冷汗。我从小没少听周边的人讲这种事,但是都当做江湖把戏看待,没想到这次经历却令我有所改观。

  事主家人把问到的结果告知了值班民警,希望对案件侦查有所帮助。警察虽然心里不以为然,但是也理解家人焦急的心态,边安慰家属边顺手把事主反馈的内容记了下来,然后听他念道,“钱,哪个钱,哦……乾坤的乾,好的,好的,有消息我们会尽快通知你们”。

  到了报案第二天,局里开会讨论案情进展, 有人把昨天值班民警随手记下的内容给念了出来:“在乾,在丑,在水,这是……最新线索吗?”。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局里有老干警先发现端倪,说道:“在乾,方位在乾,就是西北方,在丑,时辰在丑,就是丑时,凌晨一点到三点,在水,这个就比较宽泛了,姑且当做是河吧……”

  局里新来的小年轻第一次参与办案,非常积极,已经开始在翻找县城的地形图,按事主家的方向比比划划起来。就在大家一头雾水的时候,老干警忽然说道,姑且当之前邻居的口供属实,当晚两点多被邻居发现,那到丑时最后时刻的三点之间,半个小时内应该走不了多远。

  如果他是开车呢?小年轻警员问道。

  他不敢开车,家属说事主曾经出过重大车祸,自此后再也不敢碰机动车辆。另一边的同事应和道。

  局里老干警说道,那还不好办,乾位是西北方,半小时的脚程内,有水的地方都列出来,看看不就知道。

  这时候,小年轻警员已经把路线图都绘制了出来,老干警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错。”然后让同事调取了这个路段的监控。

  果不其然,事发当天凌晨两点三十多分的时候有位三十来岁的青年进入了监控范围。还好这个范围内是事故多发地区,监控非常密集,根据家属提供的照片对比,可以确认监控中那个就是事主本人。随着监控一直跟踪到这个人走向一条村道,再往前就没有监控了。

  老干警看了看监控时间,已经接近凌晨3点了,忙问道,这附近有没有河流?

  没有河流,我有亲戚是住那边的。不过说水的话,村里拉了自来水以后,有不少废弃的水井。有个民警回答道。

  这条是乡间土路,没有更多监控了,这时候大家已经不抱希望了, 打算开完会进村实地勘察。

  可就在这会,负责调看监控的同事习惯性切换到了附近一个监控查看。刚开始的时候,监控中只有几只流浪狗匍匐在地上睡觉,就在三点钟左右,刚好有个人影晃晃悠悠地从监控画面一角斜插进来,看监控标志是一座祠堂。就在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画面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个人竟然径直朝祠堂门前的池塘走了下去,然后在众人注视之下,这人在池塘里扑腾了近两分钟后就没在动静了,因为这座祠堂年代较久远,附近的居民大多都搬走了,故从始至终都没人发现这场变故。

  大家面面相觑,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老干警最早觉醒过来,“走,叫上打捞队,去现场”。

  到了现场一看,池塘飘满了水葫芦,唯独就一个地方呈圆形的地方一颗水葫芦都没有,大家心照不宣,叫来蛙人下去,很快把尸体找到了,可能因为死者求生意志强烈,尸体上裹挟纠缠着许多水葫芦跟水草,费了打捞队好大功夫才把尸体捞上来,然后通知家属来确认死者身份。

  本来如果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倒不足为奇,可能是死者喝醉了酒,或者一时遇到了什么挫折想不开。可后来听朋友说起另外几个点才真正让这件事看起来不可思议。

  首先一个是“问神”的准确性确实令人匪夷所思。我听闻老年间有人失踪,有东西丢了,都会卜卦寻找,还有听一个养猫的朋友说,丢猫了可以尝试“剪刀寻猫法”,至于是真是假不得而知,总之这次事件是让我对民间问卜之事另眼相看。

  另一个我能亲自了解到的,即当晚三点左右,死者生前路过祠堂的时候身边刚好有几头流浪狗,期间几头野狗竟然纹丝不动得趴在地上。平日流浪狗见到陌生人,肯定会被惊扰而乱吠,当晚那几只狗却一直匍匐不动,若无其事,这点实在想不通。

  要谈及这件事更诡异之处,必须追溯到2014年六月中旬某天深夜的一起事故。一群年轻人驾驶轿车外出后发生了一起车祸,该轿车在环城路与泥头车相撞,车中四人有三人当场死亡,有一人受重伤送院治疗,后来伤者经过治疗,已恢复基本自理能力,这人就是后来溺亡于池塘的死者。

  由于大脑受到损伤,出院后的伤者精神状况不佳,频繁地做噩梦说胡话,可能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死者曾跟家人说的一些话也被当做了呓语。

  死者出殡当晚,家属才跟亲戚说起这么一个细节——当时在场听到这件事的人都不约而同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就是在死者溺毙前几天曾跟他的家人提了一下说,之前发生车祸的那三个人在催他一起上路了。

  当时家人也没多在意,那次车祸已经这么久了,以为他又做噩梦说胡话。而现在想起来,可能一切都是冥中注定的,尤其是更离奇的是——死者溺亡当天的时间正好跟之前发生车祸那天是同月同日同时,至于是不是同就无从考证了。

  至此,正文完结。

  我想说的是,除了怪力乱神以外,令死者“寻死”的原因也可能是心理学中所说的“应激障碍综合征”所致,长期的“幸存者负罪感”令死者生前惴惴不安,尤其是当每年事故纪念日临近的时候,事主精神更容易受到刺激,所以才会导致后面的悲剧发生。类似的还有一些高考失利的学生,在高考多年以后,到了高考时节依然会被噩梦惊醒。

  另外,因为平时比较忙,很多东西随性而起,忙起来又忘记了,自我开篇到结尾已经过了比较长的时间了, 之前所说因为疫情导致高考延迟,考试结束后去游野泳而溺亡的人数有所降低,可最近高考结束后,又有不少这样的事故发生,不得不提醒广大的中学朋友,放假在家里看恐怖小说多好,内外都凉快,可千万不要再去游野泳了。
楼主山海绝唱 时间:2020-08-13 23:53:54
  《离奇的车祸》
  这个故事,也是真实事件,事发在广东汕尾地区,时间在五年前。

  这个故事是我朋友跟我说的,他供职于某电网,当事人是他的同事。之所以讲这个故事,主要是跟上面那个故事类似,都是关于车祸相关,其中也涉及到了玄学问卜之事。

  在事业单位上班的朋友应该知道,单位每年都会派遣员工到各个地区的先进单位去进修,一般为期数天。这个故事的当事人是个小女生,大学刚毕业两年,被派遣到位于市区的主管部门学习,因为路途比较近,几十公里,所以单位就让她自己开车去。由于她从小到大除了上大学,没怎么单独出过远门,又怕父母担心,跟家里谎称是单位组织旅游要出去几天,也就只跟家里姐姐说了实际情况。

  本来预计早上出发,下午要到旅游地点的,可到了当天晚上,家里一直没接到该女生的电话,因为该女生平时都比较懂事,出门在外都会及时报平安,家里人就觉得蹊跷,不过想了想也可能是舟车劳顿早早就休息了。到了第二天白天,该女生还是没有主动联系家人,家里人就打了电话过去,不打还好,打过去发现电话已经关机,然后家里人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是关机状态,都开始有点担心,这会最紧张的莫过于她的姐姐,因为是她无意间隐瞒了她妹妹这次出行的目的地。

  不过她姐姐也没干着急,当事人刚上班的时候,她的姐姐还送过她几次,所以单位里的同事也有认识的,就赶紧问他们能不能联系到她妹妹去学习的那个单位 。可他们也一头雾水,这些安排也不在他们的工作范畴里,只能帮她找单位领导问一问。领导那边说,确实出差了,去了市局学习,要三天后才回来。

  问家里人怎么回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她姐说她妹妹手机关机,已经一天没有联系了, 看看能不能让那边单位知会一声,让她下班往家里打个电话。

  领导一听,心里也咯噔一下,因为领导今天也很纳闷,一大早起来就觉得眼皮一直在跳,可一天也没发生什么事情,临近下班忽然来了这么一出,忙叫人事部的同事联系市局那边。三番两下一问,市局人事部说档案上没有这个员工的签到记录,也就是她昨天并没有到过市局,再打电话到单位专管培训的宿管去查询,也没有获得入住记录。

  领导一听,心理暗道糟糕!

  乘着没下班,领导又拉来单位里的同事问,说这女生这几天有什么反常行为、情绪没有?各个同事都说没有特别发现。但是现在具体情况也没弄明白,只能给当事人姐姐回复了一声:“已经知会市局那边,等有消息了马上答复。”

  话说到这里,姐姐心里更难受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去实习单位发生了什么事故,现在正在抢救?姐姐满脑子胡思乱想,但是对家里人又不敢说出实情,只能说是单位这几天正在举行电网战备演习,还不能跟外界沟通。

  家里人一听以为是工作要求不能及时联系就放心多了,该吃吃该喝喝,只有她姐忧心忡忡,直到当晚深夜才睡了一会。她姐刚睡着没多久,就听到有人敲门,她模模糊糊从床上爬了下去,开门一看,马上开心得不得了——她妹妹回来了。只见她妹妹一身湿漉漉的,没带伞就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纸盒。

  她赶紧把她妹妹让了进来,顺手拿了毛巾给她擦干净,可怎么擦都是水,她忍不住念叨道,下这么大雨也不会带伞,这么大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然后问她这两天去哪里了,怎么也不知道给家里打电话。

  妹妹勉强地笑了一下,姐,以后你生日我没办法陪你一起过了,蛋糕我先送给你。

  傻丫头,过两天我就生日了。说着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瞥了一眼窗外,窗外光芒四射,不像下雨天。据她说窗外透进来的不是那种太阳光,而是那种白晃晃的刺眼的光,但是在梦里她也没办法反应过来,等她回头再去找她妹妹,人已经不见了。

  她心里忽然意识到什么,浑身颤抖了起来,挣扎着一挺身,发现果然是梦。心里不禁伤感道,我的妹妹,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自从做了这么一个梦,给她姐姐带来了更大的担忧,总觉得有什么蹊跷。好不容易忍到了天亮,又赶紧给她妹妹单位同事打了电话,收到的消息还是跟之前一样,下落不明。纠结到了早上终于下定决心跟她家里人坦白。

  她的父母一听,差点没犯起心脏病来,又是救心丹,又是丹参滴丸的伺候着。他的弟弟一听姐姐失踪了,也没闲着,叫上三五好友,从当事人单位到目的地单位中间的路程开始来回巡查。可这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几十公里连走马观花带询问周围熟人的,都没听说过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件。

  单位也配合报了案,警察局已经立案后进行了初步调查,也没查到事主当天有过什么车祸记录,医院也没收治来历不明的病人,然后只能把希望寄托于监控录像了。跟当事人所在单位取得了有效时间范围后,就开始了漫长的录像排查记录。

  另一边,亲戚朋友也赶到了当事人家里​,一是鼓舞她的家人,二是出谋划策。各种声音中就有一个乡下的亲戚说到,他那边有个乩童很灵,如果可以,让她们把当事人的生辰八字交给他,他去问问看。到这时候了,聊胜于无,是个法子都得使出来了。

  当天,单位那边并无太多进展,而警察局只在当事人出发半个小时内的监控录像中都发现了她所驾驶车辆的踪迹,之后忽然就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了。在消失前后的这段路上,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踪迹,这是一条傍河的双向四车道,一侧是间隔栽种有不少大树的民居;一侧则是建有有1米来高的水泥墩子,水泥墩子很厚重,没发现什么车辆撞击造成的痕迹,水泥墩子之间的间隔也仅有一米八左右,汽车是无法从中驾驶过去的。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汽车在这段路上消失的。但是走访了这附近的居民又没得到出现过车祸的消息。

  转天一早,各方面依旧没什么头绪,不过那个去乡下问神的亲戚倒有了线索,听他说的话,似乎不是什么好话。他转达了乩童的话说道,她下地去看了,看到了那个女孩子了,多少岁,什么样子,现在在她主家什么方位,要注意有水的地方。

  拿到这些线索后,考虑兹事体大,也没直接通知当事人的血亲。一些堂兄弟按照警察反馈的线索跟乩童的线索综合起来先分头出去找,可在汽车消失前后的监控范围内,在那个方位也就只有那一段路是符合各个要素的,但大家前前后后跑了十来趟,就这一公里不到的距离里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到了当晚,堂兄弟们又坐在一起商量接下来怎么办,当事人的姐姐安抚完她的父母后也加入到了聊天中,当得知那个乩童的回话后顿时像身体过电了一样,她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做的那个梦!

  她预感到她的妹妹已经不在人世了,很有可能就是淹死了。按照现在的线索看极有可能是发生车祸,或者汽车失控掉进了河里。但是她把想法一说,大家又说不可能,那段路两侧都是坚固的遮挡物,除非是特技人员,否则汽车要在这种平摊路面加速越过遮挡物掉进河里去的难度太大了,再说那上面的水泥墩子他们每一个都查看过了,没有车辆撞击磨损的痕迹。

  至此,大家只能往好的说,劝她不要想太多。等明天白天,再扩大搜索范围看看。

  到了第四天,事情终于有了进展。当事人……不对,是死者生前突然消失的那条路旁边是条河流,偶尔有人在河边垂钓,那天早上,有个钓鱼的人钓鱼车上来一堆杂草,杂草下面有块白色的铁皮非常晃眼,大约在水下一米多的地方,仔细一看像是一辆汽车。当时他也害怕,赶紧就报了警,警察知道事情不简单,马上就到了现场。果然,河底的汽车就是那辆消失的的车辆,车上的死者也正是那个女生。

  可令警察也觉得匪夷所思的地方是,这车辆前后车盖都没有较大破损,根据车辆坠落地点,试图模拟了行车轨迹,怎么也没发现有可以让汽车下到河岸的入口,这河道上方的隔离带可谓固若金汤,难道真是飞下来的?

  再后来,随着交警的介入,事情才有了眉目,依靠交警侦查得到,在逆行道上一棵树的树墩上发现了事故车辆车胎的痕迹,还原了真实的状况。

  原来当天该女生驾车前往市局的路上,汽车不知道因何故逆行撞上了路旁的树墩,车辆整个侧立起来没有倒,然后又在司机惊慌失措之际刚好从正行道水泥隔离带的中间不偏不倚地溜下了河谷,掉进了河中。这在后来顺着其中一个隔离带下方可见一些被大面积压坏的草痕可以知道。不过,就连交警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个车辆的高度跟水泥墩的距离相差甚小,能因为撞到障碍物侧翻再穿过去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本故事完结。
楼主山海绝唱 时间:2020-08-18 23:36:28
  《凶宅见鬼》

  这个故事很短,但是绝对真实。

  故事是一个长辈的朋友说的, 她在我小的时候经常去我家玩,后来她们举家搬迁到了深圳做生意,先是做的小超市,后来做的五金,在深圳辛勤耕耘了二十来年,购房买产,也算是发家致富了。

  她说的这件事也有些年头了,大概十几二十年前,那会儿深圳房价也还刚起步,我记得我小学去深圳玩,还要带身份证入关,关口那里还贴着大大的广告牌子,大概是横岗等地一两万首付就可以买房了。

  我家当时也在深圳做生意,也看到不少励志的故事。比如当时深圳福田有很多外来人口,做最脏最苦的活,吃的烂菜叶跟最粗糙的米糠,一个月赚一千多,吃喝拉撒就花两百,一家子辛苦存下来的钱凑钱做首付,现在想想,那些人真是有头脑,那些曾经苦苦挣扎的人,如今一定尝到了成熟的果实了吧。

  阿姨她们家当时也在深圳福田区看中了一套二手房,是日式风格,非常简约,但是价格挺便宜的,中介说是房主人要回国,便宜处置国内资产,如果她们不买,晚点还有一趟客户要来,如果喜欢让他们抓紧了。

  听中介这么说,加上价格同比周边确实非常便宜,她们很快就去交了定金。

  到后来,房子确实也给她买去了,一家子还挺高兴,说这房子装修得很讲究,大夏天都不用开空调的。买房没多久,她就邀请自己的闺蜜去深圳玩,她闺蜜到了楼下就喊她名字,让她下来开门。

  这阿姨就从窗户探出头去回应人家,见朋友来了,当然非常高兴。不过她朋友却有点闷闷不乐,早知道你有客人在家,我就不来了。

  这阿姨当时也没反应过来,就说没有客人,这两天专程为了陪她店里都不去了。可她朋友又说,刚才在窗户明明看到她旁边有个老头,有点谢顶,穿着灰色工装上衣。

  阿姨说她胡说八道,她家里就她一个人,然后也没放心上,带了她朋友去逛女人世界,好吃好喝招待玩了几天,期间她闺蜜也没再提起这回事。又过了几年,福田岗厦那一带要拆迁重新规划。那会儿阿姨已经跟周围邻居很熟悉了,虽然大家都搬到各个不同地方还偶尔有来往,当时有邻居就夸阿姨一家人火气旺,胆子大,怪不得做什么生意都发财。

  阿姨听的一头雾水,一问才知道,原来她原先住的那套房子最早是住着一个日本商人,后来金融危机,那日商人就在房子里自杀了,自那房子连租带卖换手了好几家人,都说房子不干净,经常睡觉睡着了听到有人叽里呱啦说话,说的好像日语,还很愤怒的样子。直到我那个阿姨一家住进去直到后来拆迁,他们自己都没发现什么异常。

  我这阿姨心里也是有些后怕,但是幸好期间都平安顺利,还发了财。再后来,她的孩子长大了, 两口子就把生意交给了孩子,自己两人则皈依佛教,哪里有寺庙都去布施行善,不过,还有一件见鬼的事也是她遇到的,而且就是她在寺庙中遇到,下次再讲。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