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故事会

楼主:ty_甜小贝 时间:2020-09-12 09:56:43 点击:378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有没有兴趣来听我讲讲故事?
  可能无关鬼神,可能无关风月,可能无关生活,可能——
  可能你刚好喜欢。
  没有存稿,不是职业写手,不定期更新,但会努力更新。
  就是这样,
  希望陪你度过每一个深夜。
  送审,
  不镇楼!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ty_甜小贝 时间:2020-09-12 12:20:17
  很多年前,我玩过一个游戏,QQ华夏。不知道天涯里有没有曾经玩过这个游戏的小伙伴。那个游戏里有我的青春,就先写个关于这个游戏的故事吧。
  《妖月*天斩》
  首生盘古,垂死化身。
  天地之初,仙、魔两界并立,世界处于茫茫纷战之中。
  原本仙、魔两界势均力敌,均无法战胜对方。世界也在这种对峙中保持一种无奈的平衡。

  妖月,是魔界主宰幽冥大帝的四公主,天生丽质美艳绝伦,并且天生拥有一头宝蓝色的头发。
  在魔界里只有皇族血脉才拥有蓝色的头发,但这蓝色深浅不一,大多都是浅如天蓝的颜色。就连幽冥大帝也只拥有一头海蓝色的头发而已。而这蓝色的深浅正是象征着魔法天赋的等级,颜色越深就象征着魔法天赋越高。所以当妖月诞生的时候,幽冥大帝知道魔族的命运也许将由这个女孩改变。

  正如被寄予的厚望一样,妖月从小便显露出超乎常人的魔法天赋。在她十六岁之前就学会了魔界的所有魔法。
  这一日,幽冥大帝将妖月叫到身边。
  妖儿,我的女儿。你已经长大了,也学会了魔界的所有魔法,是时候将天魔残卷交给你了,这上面所记载的至高无上的魔法千百年来还没有一个魔法师能够参透,更没人学会。妖儿,父王就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妖月双手接过天魔残卷,展开。残破的皮革上写着许多稀奇古怪的文字,那文字血红的颜色刺痛了她的眼,让她瞬间面前一片漆黑。妖月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下坠,向下,向下·····

  妖月在酣睡了三年之后,苏醒了过来。当她双眼睁开的时候,天魔残卷上的所有文字都消失了。
  她终于学会了残卷上的魔法,攻可召唤九天神雷将对方劈为焦炭,守又可在千军万马间幻影无形隐身无敌。
  终于,终于可以和仙族一绝高低,我魔族将一统华夏。幽冥大帝亲点百万大军命妖月为先锋御驾亲征。
  一路上魔族大军势如破竹,终于兵临仙族聚居的昆仑城下。
  两军阵前,妖月与昆仑守将天斩相遇,死于其分身斩下。魔族全军覆没。
  从此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妖魔鬼怪。虽然魔族已灭但魔魂仍在,依旧为害世界,无法尽除。
  于是仙族造就人类肉身将魔魂封印其中,世上从此有了人类。

  这是今天临睡前哥哥给我讲的故事。

  可是他不知道我就是那妖月魔魂的肉身。
  那一日的昆仑之战,当见到天斩的一瞬间我就知道我走到了生命的终点,所以当他的分身斩斩来的时候我没有躲闪,宁愿死于他的刀下。因为无人知道我酣睡的三年里其实我已无数次的来到昆仑,来到天斩身边。是他教会了我九天神雷和幻影无形。三年的朝夕相处我的魂灵早已经爱他入骨。

  爱情和生命是哪样比较重要?在魂飞的一刻看见他将金刀刺进自己的胸膛,我知道了我要的答案。

  这个傻丫头还不知道,其实我就是天斩。昆仑之战我与她仙魔不两立,她杀我族人,破我城池,我怎能不杀她。但我是爱她的啊,她倒下的刹那我将金刀刺进胸膛,用最后一点灵力追随她而来。这一世我做了她的哥哥,可以从她出生就保护她,宠爱她,以弥补我对她的那一刀分身。

  
  
作者:梁增银庇 时间:2020-09-12 15:09:32
  吧吧吧吧吧吧吧
作者:梁增银庇 时间:2020-09-12 15:09:41
作者:梁增银庇 时间:2020-09-12 15:09:47
  vvvvvvvvvvvvv
作者:夜已落 时间:2020-09-12 20:34:15
  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ty_甜小贝 时间:2020-09-14 09:05:57
  《无心之过》
  上帝问女人:“金钱、智慧、地位、权利~~~~~”女人你要什么?
  女人回答:“我要美丽!”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年老色衰、人老珠黄。
  女人在这世上最爱和最恨的也许就是镜子。青春年少貌美如花时,对镜贴花黄。岁月流转皱纹密布时,揽镜暗神伤。 没有哪个女人能逃脱这样的轮回,当然也包括似水。

  似水不是她的真名,正如演员要有艺名一样,青楼女子也要有个花名。当年她艳压群芳夺得花魁,沈公子见她眉眼如黛、纤腰盈握,便取似水柔情其前二字赠其名为似水。从那一日起,似水就成了这杭州城里第一美人。

  似水不似寻常青楼女子一般空有美貌,她能歌善舞,出口成章,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奏琴能引蝴蝶绕梁,歌舞可令百花齐放。正因如此便引得这杭州城里的达官显贵,文人雅士竞相出价要为她赎身娶为娇妻。但都被她一一婉拒了。

  沈公子名叫沈知春,风流倜傥才华横溢,却因沉迷似水而误了前程,未考的分毫功名。但在似水眼里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听着轻帐罗帷间沈公子为她一人做的诗,便是世间最大的幸福。

  日日琴瑟,夜夜笙歌,不觉间一晃十年。
  似水的面容再无当年的光彩,独对雕花明镜,清晰可见眼角的皱纹再厚的脂粉也无法掩盖。
  昨日,万花楼已摘取她当红姑娘的牌子,这意味着她将再无万千宠爱。可这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还有沈公子,他说过要为她赎身的,怎奈赎身银子不是小数目。这句话他说了十年,她等了十年。

  这一日,听闻街上吹吹打打,有人嫁女。似水倚窗观望,却如遭雷击。窗下沈公子一身喜装,骑着高头大马正阔步而过。身后跟着县府的家丁抬着陪嫁的物品,想必这轿中坐的是杭州府尹的千金。一声轻咳,似水口吐鲜血。

  然后一病不起,苍白的面容没有脂粉的修饰更显憔悴,却比往日更加美丽自然。郎中大夫开了数次药方均无用处,似水一日不如一日。临终前她托丫头去找沈公子,想见最后一面。十年感情,沈知春不忍拒绝。

  七日后,似水回光返照,穿了最美的衫,化了最艳的妆。桌上已摆好了沈郎最爱吃的菜,只等他来。
  华灯初上,沈公子准时赴约,依然玉树临风却无往日柔情。
  似水轻抚琴弦,口中吟唱一曲似水谣。歌词香艳、旖旎。曲未终,泪先落,往事不堪回首。

  一曲终了,沈知春面无表情,似水泪流满面。
  罢了,罢了,就让所有的爱恨在今天了解吧。
  死,并不能让似水绝望。让她绝望的是她深爱的男人对她的生死原来一直在冷眼旁观。
  这一刻,她如寒冰刺骨,终下决心。

  端起琥珀美酒,“沈郎,再陪奴家喝着最后一杯吧。”
  沈知春一饮而尽,匐于桌面。酒里早下了迷药,此刻他身躯麻木但头脑清醒。
  “沈郎啊沈郎,临死之前我只想知道你的心里到底有我无我 ”。似水手中利刃轻划,抛开了沈知春的胸膛。
  “你~~~~~无~~~~~心~~~~~?”似水呆若木鸡。

  原来,杭州知府的掌上明珠自幼患有怪病,后得一道士指点···一颗玲珑心做药引,服下便可痊愈。
  知府遍寻不获,近日闻息沈知春乃拥有玲珑心之人。于是重金诱惑,让沈娶其女,沈公子为给似水赎身终于答应。怎料,结婚当日的洞房花烛,沈知春便被抛腹挖心。为似水赎身终难如愿。

  今日回魂,乃是放心不下似水。
  红烛下,一行清泪自沈知春眼角滴落。

  似水,你是否能原谅我的无心之过?
楼主ty_甜小贝 时间:2020-09-15 13:01:42
  《给你一碗孟婆汤》

  “我”就是人们口中说的孟婆。 
          人们谈论我,好奇我,却又恐惧我。 
          千千万万年来,我站在这奈何桥头,面前一口大锅,沸沸的煮满热汤。这汤,忘川河的水里加了一味遗忘,在添千颗心、万滴泪,日夜不停的熬煮,终成孟婆汤。无数形形色色的人从我手中接过这孟婆汤。或一饮而尽要忘记前世的所有痛苦,或苦苦哀求要我保留他的一丝记忆······ 
          人们说我的汤是前世今生的轮回,没人能够逃脱。而我,是收集亡魂记忆的司职,无情无爱。 

          喝了孟婆汤,生死至爱终相忘。 
          就因这一句话世人便说我无情无爱吗?他们怎知,如果我真的无情无爱这世间便少了许多故事。 
           
          忘记何年何月,奈何桥头又添新鬼。端起手中汤双手奉上,却迟迟不接。我抬起头,面前一个俊秀的青年,一袭青色长衫,发髻高挽,面容憔悴,形容枯槁。 
          “孟婆啊孟婆,人人都说喝了你这孟婆汤将会忘记今生的记忆,是否如此?” 
           我微笑“年轻人,前世今生爱恨情仇谁又能说的清楚,一切执念都是痛苦的源泉,本该忘记。” 
          “世人都说孟婆无情,好,那就先听了我的故事再取走我的记忆吧。如果有一天她也来到这奈何桥头,请你将我们的记忆同葬。” 
          “小生茂城人士。六年前在一次庙会上见到了女扮男装的她,她素衣黑发,衣袂飘飘,绰约而立,卓尔不群。我们一见如故并结为兄弟,从此我与她无话不谈。时光流逝她对我暗生情愫,怎奈我愚钝至极只把她当兄弟看待。那一日她要随父母回归故乡,我送她一程又一程,依依惜别。她走后不久我才知道她原来是女儿身。想起自认识后的这三年里她的种种暗示我居然毫无觉察真是悔恨交加,于是我赶到她家提亲。岂奈她回乡后便被订下婚约。木已成舟无可挽回,我与她只好挥泪告别。但此情难忘,她劝我考取功名后再去娶她。我日夜苦读终于高中,可因忧心如焚,身体每况愈下,恍惚间便来到了这奈何桥头。想我今生与她是有缘无份了,但我们曾有约定,今生相守到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如今我与她阴阳相隔,请孟婆你帮我们圆了这奈何桥的约定吧。” 
           “生相隔,死相聚。心心念念,只是为了在一起。如果再世为人,就免不了要喝下这碗汤。你是否愿意放弃来生做人,换得保留你今生的记忆?” 
           “我愿意!” 

            去掉了汤里的遗忘,换来再世不为人。 
            这样的选择,是否值得? 
  他的那个她又是否会遵守这百年之约?

            我是孟婆。 
            给你一碗孟婆汤,你会不会选择遗忘?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