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惊悚,别再晚上看。

楼主:普罗米D 时间:2020-10-23 15:17:26 点击:471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着时代的发展,耳机变的越来越普通,几乎每个人手里都会有好几个,各种各样的耳机,手机更不用说,一年淘汰一个,被扔在了角落里。
  那是一个温暖的早上,我走在大街上,今天 的大街格外的热闹,很多人围在一栋楼前,叽叽喳喳的议论纷纷。
  “这谁呀,死 的这么惨,”
  “谁知道呢,应该是谋杀吧,快看,快看,脖子都快被勒断了。”
  我心一惊,死人了?其实我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到谋杀,挤进人群中一看。这是一栋五层的老楼,楼上的阳台栏杆,以及电线,空凋外机等等,很多。然而在那第四层的窗户上,挂着一具尸体,一具穿着睡衣的少女。
  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根白色的线,另一头挂在防盗窗的铁杆上。我仔细一看,那白色的线,居然是一根白色的耳机,这耳机质量是真的好,可以承受一百斤的体重。
  等我回到家里,才知道那被勒死的少女,是我的同班同学晓雪,自从晓雪死后,镇上总是发生一些奇怪的事。
  今天是第二天,我陪小白出来走动走动,小白心情不好,因为他是晓雪最好的朋友,而且两人也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我甚至都一度怀疑,会不会是晓雪怀孕了。
  当我俩来到校园的树林中时,小白始终自言自语道,“我不该丢下你,我不该丢下你,我错了,我会把你找回来的。”等等之类的话。
  突然,小白抬头看向一棵槐花树,惊喜的道,“找到你了,找到你了,我这就来。”
  我感觉很疑惑,以为他在说对不起晓雪,说了分手之类的话,可是当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时,在那槐花树枝上有一根白色的线,确切的说是耳机。
  耳机怎么会在那树上,小白为何要找它。我看着小白费劲的爬上槐花树,伸手去拿那耳机,突然,小白脚下一滑,掉了下来,我大吃一惊,刚想跑过去,可是可怕的一幕出现了,那耳机缠在了小白的脖子上,小白被吊在了树上,跟自杀上吊一样。
  我下面大喊着,“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
  任我如何呼喊,周围也没有人来,我亲眼看着小白死在了他的耳机上。
  这时,树上想起了音乐,“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开。。。”
  与此同时,那根耳机拖着小白的尸体飞了起来,逐渐飞离了树林,向远处而去,我分明看见那耳机的上面是一个黑色的手机,那手机上的手机壳,我见过,那是小白早已淘汰不用的手机。
  就这样,小白身死的消息在校园里飞快的传播,时间一连过了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里,死了很多的学生,他们全都被自己的耳机吊死在手机上,在空中瓢啊瓢啊...
  手机里放着同样的音乐,“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开。”
  今晚,我在宿舍里躺在床上,我还剩下一个室友,叫李东,其他六个室友全被自己的耳机吊死了。
  李东很害怕,站在阳台上一顿的哭泣,突然阳台上传来“啊”的一声,我赶忙下床来到阳台,只见李东被自己的耳机吊死在空中,上面的手机放着同样的音乐,“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开。”
  到死,李东都没说出一句话,我赶忙关上阳台的门,躲在被下,瑟瑟发抖。
  每过一段时间,校园里就会传来惨叫声,我知道,那是一个学生在被自己的耳机勒死了。
  转眼又过去了一个礼拜,校园的上空到处都飘着被耳机吊死的学生,密密麻麻的尸体在似乎游荡。
  相同的音乐一直在播放,“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开。”
  这天,我躺在床上,我已经没那么害怕了,因为我知道,到时候了,一根白色的线从床底下的嘎达里钻了出来,那是我曾经扔掉的耳机,它向一条蛇一样顺着床爬了上来,缓缓的缠到了我的脖子上,我能感觉到那耳机线上的冰凉。
  耳机的另一头链接着一个手机,手机的屏幕突然亮了,里面出现了另一个我,它微笑着对我说,“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我点了点头,手机带着我的尸体,飞出宿舍,飘荡在校园的上空,加入到飞尸大群里,优美的音乐一直在响,每一个死尸都面带相容,见了面还互相打招呼。。。
  你的耳机,是缠在你的脖子上的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普罗米D 时间:2020-10-23 15:20:20
楼主普罗米D 时间:2020-10-23 16:48:33
  第二篇,七个小房间
  在我十岁那年,我和姐姐醒来后,发现在一个密闭的小房间内,大概三十平,四面都是水泥墙,只有一扇铁门,不过被外面锁上了。
  除了铁门外,还有一个昏暗的灯光,地上再就是一条横穿过去的水槽,大概二十厘米款,十五厘米深,水有些混浊,应该是排放污水的地方。
  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可能我被绑架了,但到了晚上也没有人进来,姐姐一直在安慰我,“弟弟不要怕,只要姐姐还在,就会保护你。”
  第二天的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从门缝底下看去,只能看见黑色的鞋底,很宽大,应该是个男人,姐姐大喊,“你是谁,放我们出去,你跑不掉的,警察会找到我们的。”
  不过,那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从门缝中扔进来一个盘子,里面有两块面包,和一点水。
  姐姐把其中一片面包拿起分成两半,分给我一半。那人走后,这里在没有了声音,似乎这里的隔音特别的好,好到我和姐姐喊破了喉咙痛,也没有人来。
  这里面很冷,姐姐抱着我,“小白,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我点了点头,姐姐的怀里跟温暖。
  夜里,我尿急,就去那个水沟小便,突然,我发现很多的红色流了过去,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肉块,我吓得“啊”叫了一声,姐姐醒来,忙问我什么事,我指了指水沟里,越来越多的肉块漂了过去,其中还有眼球和沾着肉块的牙齿。
  姐姐捂住了嘴,遮住了我的眼睛,不让我看。
  第二天,依然没有声音,没有人来,我没有责怪姐姐骗我。到了晚上,那个脚步声再次响起,但是没有面包和水,我想了想,大概是我们没有把盘子从门缝中送出去吧。
  一连过了两天,我都在恐惧中度过,没办法,姐姐告诉我说,你下到水沟里去,看看能不能游出去,出去了再报警。
  我试了试,刚刚可以从水沟中穿过,于是,我憋了一口气,游了过去,当我感觉头上没有墙的时候,我浮了上来。
  这又是一个房间,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东西。一个昏黄的灯,一个光秃秃的盘子,一个大铁门。
  我四处看了看,本来想再往另一个房间游去,但我不敢,于是我又游了回去。
  我把看到的东西都告诉了姐姐,姐姐眼中明显很失望。
  夜里,我和姐姐坐在地上发呆,水沟里的水流速度明显加快,我看去,再次看到了肉块和血水,姐姐不让我看,到我知道,应该是人的尸体,因为那个牙齿上襄着金子。
  第三天,姐姐让我继续游过去,并且嘱咐我,一直往外面游,如果进入了同样的房间,不要停,要继续游,直到出去为止。
  我答应了一声,脱下外套,游了过去,正当我潜在水里的时候,突然一个手抓住了我的头发,把我提了出来,我吓了一跳,呛了口水。
  等我看清时,是一个女人,大概四十岁左右,齐耳短发,面容干净,穿着米色毛衣,是一个标准的中年妇女,不过她的脸色很不好。
  这个房间,昨天我来过,当时没有人,今天居然多了一个人,很奇怪。
  她问我“你是谁,是劫匪吗!”我摇摇头,道“我也是被劫匪抓来的,还有我的姐姐,在另一个房间。”而且我用姐姐安慰我的话,安慰了她,她只是浅浅的笑了笑。
  她笑起来,很像我的母亲。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于是我接着向另一个方向游去,当我游出去半米左右时,碰到了铁栏杆,过不去?无奈我赶紧游了回来,还因此喝了口水。
  阿姨知道后也很失望,很快,那个脚步声响起,面包和水送来了,我告诉她,吃完要把盘子送出去,不然第二天没有面包的。
  等我回去时,姐姐看着我,知道了结果,她紧紧抱住我,让我好好休息,夜里,水流声又大了,但姐姐不让我看。
  第四天,同样的事情,我再次换了一个方向游去,等我出来时,这同样是一个水泥房间,铁门,灯,也同样有一个女人,这是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人,应该是一个银行职员。
  她蓬乱着头发,脸色特别差,不过她的状态很平稳,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通过交谈,我知道,她来这里五天了,比我和姐姐多一天,而且她说,她接连好几天在水沟里看到人的尸体碎块。
  她告诉我,她是一个农村姑娘,一辈子就想离开农村在城里发展,她说她对不起她的母亲,如果我能出去,帮她对她的母亲说一声“对不起”。
  我点点头,继续向前方游去,这也是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可惜,她已经疯了,说什么她也不理我,在害怕着什么。
  我继续向前游去,又经过了几个房间,总的算下来,一共是七个房间,再就被铁栏杆挡住了,出不去。
  第一个房间里的人是一个女的,但是个唐氏儿,傻傻的。第二个房间的女人,是个老妈子,骂骂咧咧的,我不喜欢她。
楼主普罗米D 时间:2020-10-23 16:50:50
  原作是一篇日本小说,只是在凭借记忆复述,这是一个让我很心痛的小说。
  后面还有一点,就结束了。伤感的人不要看,怕你自杀。
楼主普罗米D 时间:2020-10-23 20:13:44
  第三个房间没有人,地面上有很多的水渍,像是刚被用水冲过一样。第四个房间是一个大姐姐,长的很好看,不过脸色同样很差。她问我来了几天了,我说四天,她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整个人很平静。
  第五个房间是一个中学教师,通过交谈,我知道她不喜欢男人,她有几个女友,但都分了,其中有一个女友不同意,说是要报复她,所以她怀疑是不是她找人绑架了她。
  第六个房间就是之前我见到的那个女人了。
楼主普罗米D 时间:2020-10-23 20:30:56
  我回去后把这些都告诉了姐姐,姐姐没说什么,让我把面包吃了,好好休息。
  夜晚,水沟里的水流加速,尸块与血水流过,我和姐姐来了四天,每天晚上都有尸块经过,这是为什么?难道上游在杀人?
  第五天到了,姐姐让我再去上游的房间里看看,当我经过那些房间时,第四个房间里的人不见了,而本来空着的第三个房间出现了一个人,她说是第一天进来的。
  我把这些告诉了姐姐,姐姐没说什么,让我好好休息。已经过去了四天,死去了四个人。本来有人的房间会在血块流走后,消失一个人,而昨天空着的房间又会多一个人。
  我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我和姐姐的房间是第六个,也就是说按我和姐姐进来的时间算,第六天就是我和姐姐死去的时候。
  我想过几天这样在每个房间里游荡,去那些当天没有轮到房间的地方躲着,就可以活下去,但我始终是要长大,长大了就不能通过那个水沟,可能凶手也没有想到我会从水沟里钻过去吧。
  没有什么事,我来到了第五个房间,把我的猜想告诉了她,她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抱着我,说,“要好好的活下去,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
  她的怀里很温暖,以至于到了晚上我还没走,突然,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我心里一惊,凶手来了,怎么办?
  姐姐让我赶紧去水沟里躲着,在我刚刚沉下去的一瞬间,门开了,我在水下听到了电锯的声音,夹杂着惨叫声,那个姐姐被碎石了。
  我忍不住,轻轻的浮出水面看了一眼,那个铁门外面是茫茫的草原,铁门市从外面锁上的,一根放下来的铁棍就挡住了。
  我下了水,把这些告诉姐姐,姐姐说“一定会让我活下去的。”
  第六天到了,姐姐让我躲在水沟里,等凶手来的时候,就冲出去,把门锁上。
  夜晚,开门的声音响起,我知道时间到了,躲在了水下,那人进来后,开始用电锯肢解我的姐姐,我趁他不注意,浮出水面冲了出去,放下了铁棍,凶手被锁在了里面,我在外面可以听到敲门的声音。
  我看了看并排的七个房间,把其他房间的几个人放了出来,她们看看我,都没有说什么(ー_ー)!!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