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神狐——那一世我曾是长白山的三尾红狐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08:34:47 点击:1537 回复:6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们需要的是一场人世间正确的缘起,才能缔结我们此生真正的因缘。

  我是一位说故事的人,我说的故事,是会自己寻找那些看得懂的因缘……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48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颖子0620 时间:2020-10-26 09:13:00
  哈哈哈,我来喽,早上好君上
我要评论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2:16:08
  关于七彩神狐的故事,我也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讲起。
  狐族,在古时有着尊贵的地位,同样也是一些部落的图腾,是受人所膜拜的。
我要评论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2:17:04
  那个时期,我也说不上是什么时候。
  我见到在一片硝烟弥漫的田园山岗间,一只身披战甲的白色九尾狐站在一个山坡上面,他的毛发上面全是斑斑血迹,他的周围有很多陨落的同族。这场战争最终是胜利了,但是代价异常惨痛,几乎是损伤了整个九尾狐族的命脉。
  我不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隐约感觉像是大禹时期,或者更早。九尾狐族为了维护一场和平,和人族共同进退,击退外侵。在那个文明时期里面的生命体,好像都会真正的法术。
  我见,人族骑在狐族身上,奋勇前冲。在他们对面是黑压压的一片,长的面目狰狞的异兽。他们似乎被什么黑巫术所操控,看着杀气腾腾。
  这一场厮杀持续了很久,当胜利的号角响彻在天际的时候,我总觉得,那个声音听上去更像是一种哀乐。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2:21:27
  战争结束,人族和狐族都进入了各自的休整期。
  当时参加战争的人族,分为好几个部落,其中有两个部落势利最大。他们是什么部落我不知道,但是他们两个部落的图腾我大约的能感受出来,一个部落的图腾像饕餮神兽一般的感觉,看着很凶猛,图腾的寓意就是吞,食,之意。
  另一个部落的图腾,感觉像是龙和蜥蜴的组合体,有点地龙的感觉,图腾的意思是,地上的王者。
  这两大部落的首领,一直以来都有想要吞并对方的意图。但是因为一直有外敌在,两方都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外敌被灭,部落的生息尚未完全恢复,两大部落又开始了蠢蠢欲动的想要吞并对方的野心。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2:52:28
  那个时候,狐族是无意参与人族的这种争斗,但是两大部落的首领都有意拉拢狐族为自己助焰,狐族的首领见着人类争斗的气焰愈演愈烈,便要带着自己的族人离开人族所在的领域。
  那天清晨,狐族首领带着自己的族类缓缓穿过被雾霭笼罩的森林,这片森林穿过去之后,有一片雪山。这片雪山山下四季如春,山顶终年积雪,非常适合狐族调养生息。
  但是在狐族刚走进森林没多久,突然在他们的周围有暗箭飞射而来,毫无防备的狐族,有很多瞬间就被暗箭射中,暗箭上面涂满了剧毒,被暗箭伤到的狐族基本都是瞬间殒命。
  狐族首领躲过了第一波的攻击,当他率领族类做好防御准备反击的时候,第二波暗箭又飞射而来,这一波的暗箭擦伤了狐族首领的右前腿。
  森林里的雾气很大,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到底是什么力量在伏击他们,狐族首领忍着巨疼,带领族人一边撤离森林一边引领着狐族的勇士用身体护着自己的族人。
我要评论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3:17:30
  当他们终于走出森林的时候,只剩下很少一部分的族人。此时的狐族首领,毒入五脏,嘴角全是渗出的鲜血,为了保全族人最后的生机命脉,他让所有的族人快点躲进雪山,而他在族人离开后和仅剩的几位勇气,拦住了伏击的敌人。
  狐族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此次伏击他们的竟然是昔日并肩作战的人族。
  人族的残忍自私或许是基因里面与生俱来的东西,人族想改变基因里面的东西很难。我们修行,说是要改变心性习气,倒不如说是,改变基因。可是人类进化到今天,有些东西似乎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反而变本加厉。
  狐族首领忍着巨大的伤疼和狐族的勇士拼死为族人争取逃生的时间,但是最终狐族首领终还是难以抵挡最后的毒发。他就那样永远的倒在了那片土地上面,他望着雪山所在的方向,内心久久的难以平静,有愤怒有怨怼,但是更多的是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带领族人参与人族和异兽的战争,如果没有当初的选择,或许此刻他们还是,在那片草原上面繁衍生息。
  人族见到狐族首领倒下后,都拼抢着要去取狐族首领的首级。因为他们听说,谁取了狐族首领的首级,谁就会继承狐族的神性力量,谁就会成为这片土地上面的霸主。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3:39:26
  当狐族首领的首级被砍下来的时候,有一股光芒从他的身体里面冲了出来,光芒迅速包围了所有在场的人族,然后人族的身体开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挤压,最后都七窍流血而死。
  待这些人族死去,这股光芒也开始变弱,最后消失在了这片尸横遍野的土地上。
  光芒消失的同时,也意味着属于狐族时期的神性开始消失。这位狐族首领没有留下自己血脉里面的子嗣,生存下来的都是普通的狐族。
  而这一切因缘始作俑者的,是异兽族残存的族人,他们以巫力怂恿扩大了人族原本就有的欲望,才导致了这场悲剧最终的发生。
  所以虽然狐族的命脉得以延续,可是神性的力量并没有被继承。
  狐族一代又一代的繁衍到今天,子子孙孙的灵性也在一代一代的弱化消失。人族也是如此,原本人族有很多,神可通天,可是现在,许多力量也被弱化甚至完全消失。
  我们有时候试图改变自己,可是又架不住习气的包围,大多数情况下,是因为很多东西都是写进了人类的基因。错误的东西,在因缘里面不断被扩大加深记忆然后延续,又一代一代的继承。
  身在华夏,我们都是神的后裔,可是一代代的繁衍下来,那些属于神的基因,基本都消失殆尽了。被继承下来的,大多数都是错误的东西。
  那些自私冷漠残忍,一代一代的被传承甚至推向一个更新的高度。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4:31:53
  我的故事里面,我常说,修行就是回归到本来的自己。这种回归,其实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神性的回归。
  神可通天地万物,亦可看清三界轮回的一切真相。
  神就是链接万物的能力,能力就是力量。力量越大,看到的东西就越不一样,当力量超越三界,自然就会结束轮回。
  有的时候,我常常觉得我是一个活了几千年的人,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有许多的觉受在一点点的复苏。
  和朋友在一起,我的年龄偏小,但是在他们眼里,总觉得我像是一位老者,有一个让他们琢磨不透很不一样的灵魂,会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安全感。
  我也常对他们说,在我这里,我看你们都是孩子。
  这一生,我所走的这条路,是宿世之中得未曾有的。我曾为君为王,亦为主为师,一群人追随,受千万人膜拜,我曾叱咤战场,也曾扮演过推动朝局的力量。为隐士,为平民,为男为女,死生几千年的轮回。
  即便这一切的画面是假的,内心的觉受也一定是真的。
  我一直觉得我的心是高高在上的,但是这种高也不过是见道了太多的东西。我见不得的东西很多,不知道的东西也很多,但是我的每一个见道,都带着真实的觉受。
  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人觉得我写的故事很真实,其实不是故事真实,而是我讲故事的时候,我愿意相信这是真实的。
  我代入了一种真,所以真正进入我故事情节的因缘,也自然会感受到一种真。也自然会有因为这样的真,带来的一种觉受。或悲或喜,或情不自己的觉受。
  是一种前不欺古人,后不负来者的真。
  亦是一种,愿不负三界,亦不负苍生的真。
作者:闲_散 时间:2020-10-26 14:42:15
  
我要评论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5:15:35
  那一世,我降生在九尾狐族的部落里。
  父母皆是九尾狐族的后裔,那个时候的狐族尚存一些隶属天地的灵性。
  我出生的那天,整个长白山的上空都被一种红色的光芒所笼罩,灵性在上空不断聚集,整个山谷都弥漫着一股奇特的香味。
  我的到来,震惊了整个狐族,或者说是长白山所有的生灵。
  尤其是九尾狐族的首领,黑狐爷爷。老人家看着满天的红光,激动的痛哭流涕。
  他哭着对族人说,上千年了,属于我们狐族一脉的神性终于要复苏了。
  那一世,我的母亲是长白山一脉狐族血脉的正统传人。父亲在天有其仙职,属于仙狐。经常会随着一位天师外出游历,斩妖除魔。
  我一出生,就是红色的三尾神狐。被族人唤为神狐,是因为我出生的时候,周身被一股七彩的光芒所包围,灵性气场非常巨大。
  这对于整个狐族来说,只有神狐才会具备这样的气场。所以,狐族宗室所有的长老们,都把我当成了复兴狐族一脉的新的希望和依靠。
  我们的宗室,有一个卷轴,是天人赠给父亲的,父亲就让宗室用这个卷轴,专门作为我的身份记录。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6:17:18
  这个卷轴很神奇,记录在里面的东西,打开看的时候,看到的东西都是动态的,就好像我们看电影一样。
  现在这个卷轴,在我手里。是很早之前的今尘,狐族的黑狐爷爷,带着当初的因缘,亲自送过来给我的。
  我还记得那一天,在我们悬崖边的那个宫殿里面,有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老者坐在大殿的椅子上面等我。
  那个时候,我对于万物的链接力量还很弱,我能大约感受出来他好像是一只黑色的狐仙,可是我又不确认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于是我让他现个原形给我看看,然后我就看到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只黑色的狐仙,看样子也得有至少五千年的修行道行了。
  我问,你是谁,为什么来找我。
  狐仙爷爷看着很激动,把这个卷轴给了我,告诉我,等着我看完了里面的东西,就知道了。
  我打开来看,隐约看到里面用金色的笔勾画着的一只三尾狐,画面中,她非常愉快的在草原上面奔跑。
  那个瞬间,我就感觉有很多不属于我今生的记忆画面开始一幕一幕的涌现。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19:50:01
  那一世的我,自由自在的非常洒脱和调皮。宗室长老们对我也非常的偏爱,因为在他们所有人的眼里,我的存在意味着,狐族神性力量的复苏,我会给狐族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未来,在他们心里我就是狐族未来的君主。
  那一世我自小拜师在长白仙翁的门下,随着老仙翁修习。
  但是,我是一个很不喜欢修习的徒儿,每天只想着玩,能偷懒就偷懒。对此老仙翁也不生气,总是意味深长而又慈祥的望着我说,我的徒儿还小,慢慢来,不着急。
  老仙翁这么纵容和宠爱我,我的心自然也就更不愿意去认真修习了。
  长白山的天池,在我所处的那个时期,里面种有很多的莲花。莲花都是莲藕姑姑亲自种的,每年到了结莲蓬的季节,我就会跑去莲池和莲藕姑姑讨莲子吃。
  莲藕姑姑很疼爱我,每次都会把结的最好的莲蓬拿给我。
  我记得有一天在天池边玩耍的时候,见到了一只异地而来的灵猴。灵猴蹲在池边喝水,背上还背着一个大包袱。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就跑去问,你是从哪里来的。
  灵猴说,我是从昆仑山来的。
  我问,你来我们长白山做什么。
  灵猴说,来这里拜师学艺。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20:03:08
  我说,听说你们昆仑山仙人法术也很高强,为什么还要来我们这里。
  灵猴说,就是昆仑山的仙人让他来这里的,说他的师父在这里。
  我说,那你来我们这里,打算找那位师父修习。
  灵猴说,长白仙翁。
  我一听说是找我的师父,就很高兴,因为觉得终于有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同门伙伴了。
  在长白仙翁的门下,我是属于年龄最小的弟子了,平时其他师哥师姐们修习都很精进,就我很贪玩,但他们没空陪我玩。有时候在师哥师姐们修习的时候,我就偷偷跑出来玩,满山遍野的那么跑,有时候也追蝴蝶,有时候也去高高的山头摘点野花野果子回来给师父。
  那天我带着灵猴去见了师父,师父见到灵猴,眼神里面闪现了一种我读不懂的东西。好像有些期待,又好像有些无奈,更多的似乎还是有些不舍。
  我撒娇的说,师父,这只小猴要拜你为师,你就把这只猴留下吧,正好陪徒儿玩。
  长白仙翁说,玩玩玩,我的徒儿就知道玩。
  灵猴在这时跪下说,望老仙翁不嫌我生性愚钝,开恩收我为徒。
  长白仙翁好像是叹了口气,说,那就留下吧。
  我说,太好了,以后就有人陪我玩了。
  灵猴说,小狐狸我是来拜师学本领的,不是来陪你玩的。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20:16:09
  我一听,有点不高兴了。我说,要不是我带你来见师父,我师父肯定不会收你这只笨猴子。
  长白仙翁听了哈哈大笑说,本领不着急学,得先把我的小徒儿逗开心了。
  当时长白仙翁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特别的开心,觉得师父特别宠爱我。可是时过境迁的今天,当我再次回想起当初的这些画面的时候,我才真的懂了长白仙翁当初说这些话背后的真正用意。
  我喜欢喊灵猴为笨猴子,但是其实他一点也不笨。如果说,开七窍为通神,这只猴子至少开了九窍。他就是属于那种,看一眼,就可以一通百通的根器。
  眼见这只灵猴修习的速度提升的这么快,我也有点莫名其妙的对修习这件事情动心了。
  有一天,我就找到长白仙翁说,师父我也要好好开始学艺了,那只笨猴子比我拜师晚都那么厉害了。
  长白仙翁当时像是有些失神般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天降神狐,却为应劫。
  我问,师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时候的我,一门心思就是玩,从来也不会去独立思考什么问题,所以根本不明白师父话里的意思。
  长白仙翁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语,然后说,修习可是一件枯燥的事情。
  我说,反正我不想让笨猴子比下去。
  长白仙翁说,你是神狐,你若想修习速度定比他快。
  我说,那师父你快点教我吧。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20:48:03
  长白仙翁教给我的第一个法术是化雨成蝶。长白仙翁说,知道我最不喜欢下雨天了。
  我说,是啊师父,每次下雨都只能在山洞里面呆着,没有办法出去玩。
  长白仙翁说,学会化雨成蝶,以后下雨的时候,就可以操控雨水。
  我说,那就是下雨的时候,我也可以出去玩了。
  长白仙翁笑笑,笑里隐含着许多我读不懂的东西。
  我学习术法的速度确实很快,因为术法本身需要依靠自身的强大灵力,而我的灵力是降生便自带的。
  长白仙翁只教了我一次,我便就学会了。
  我一直记得那一天,当我把满天的雨水变成了翩然起舞的蝴蝶时,整个长白山的生灵们都很欢喜。
  我和那些小动物们在山间草原奔跑,雨水幻化成的像透明水晶一样,带着淡蓝色光芒的蝴蝶在我们身边翩翩起舞,那个场景特别的梦幻和漂亮。
  我们玩耍的时候,灵猴就蹲在一块大石头上面看着我们。
  我让他来和我们一起玩,灵猴说,你们跑的太快了,我追不上你们。
  我说,你到我背上来,我背着你。
  灵猴就跳到我的背上,我就背着他满山遍野的那么跑。我们所到之处,留下的都是欢歌笑语。那个时候的我,虽说是学会了一个术法,但是不像其他师哥师姐那样,舞刀弄枪的具有战斗力。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6 21:23:43
  着急看结局的,可以去主贴看。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7 06:46:07
  要相信自己,命运,是一个动词。
  命或为主线,但是运的起伏一定是和自己面对诸多问题的选择,有直接的关系。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7 19:57:13
  化雨成蝶这个法术对于我来说,好像只是大大的增加了我玩耍的乐趣。不过那也是我第一次,对于修习这件事情突然真的开始上心了。
  之前看师哥师姐们修习,感觉都特别枯燥,所以我看着就不想学了。可是长白仙翁现在教给我的法术和师哥师姐们的都完全不一样,我觉得特别有乐趣。
  我找长白仙翁问,师父,化雨成蝶我学会了,能不能在教我一个新的。
  长白仙翁意味深长的说,你现在只能操控雨水,若是可以操控所有带有水的东西,这个术法才算是真正的学会了。
  我说,所有带有水的东西都可以操控吗?
  长白仙翁说,是的,不仅可以化蝶还能幻化为其他的东西。
  我说,能变成猴子吗?
  长白仙翁笑着说,只要是你想的,都可以。
  我说,好,我一定要变个和笨猴子一样的猴子出来。
  那一世的我,还有一个姐姐,她是狐叔家的孩子,她是九尾灵狐皮毛都是纯白色的。她和我不太一样,她很小就被我的父亲留在身边亲自教她各种本领,为的是以后也可以像父亲那样成为仙狐,可随天师出行,保一方天地,安一方太平。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7 20:21:33
  那个时候的我,其实也很想成为仙狐。我一直觉得,父亲和姐姐他们做的事情是很有气概的,可是父亲不同意,他说,你有你的天命,和姐姐是不一样的。
  我说,大家都说我是神狐,可是神狐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父亲说,等你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
  白狐姐姐很疼我,每次她随父亲下山历练回来,都会给我带回来各种各样好玩好吃的东西。
  有的时候她也会给我讲一些,人世间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也讲她遇到的那些妖魔鬼怪,当时我听的都觉得特别好玩。
  有一次她和我说,人世间又起来了刀兵的动荡。
  我就问她,为什么人要互相伤害。
  白狐姐姐说,因为有利益被侵害或者没有被满足。
  我说,坐下谈一谈不可以吗?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
  白狐姐姐说,这个世道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我说,所以需要父亲和姐姐你这样的人去维护和平。
  白狐姐姐说,其实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做这样的事情对不对。在那些所有被斩杀的妖魔鬼怪中间,有一些他们也是因为被逼迫的,所以才做出伤生害命的事情。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7 20:34:45
  我说,为什么会被逼迫?
  白狐姐姐说,有些生灵在死之前怨气很大,就会聚集成灵,怨恨会让他们迷失心性。从而做出很多伤生害命的事情,所以我们才去阻止或者斩杀他们,可是他们变成这样,亦也是其他生灵对他们的伤害而造成的。
  我说,听起来好像很复杂,有点听不懂。
  白狐姐姐说,听不懂没关系,你是我们狐族未来的希望,未来你的责任会很重,有些事情我也希望你可以懂的晚一点。
  我说,你们都说我是神狐,肩负的是我们狐族的未来,可是为什么我自己看不到我自己的作用在哪里。
  白狐姐姐笑笑说,你给我们长白山带来了多少的热闹和快乐,在你没有降世之前,长白山是很安静和带点落寞的。
  我说,难道这就是父亲说的我的天命吗?
  白狐姐姐说,可能就是,不要想太多。
  白狐姐姐和我说完,我看到她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星辰的光芒落在了她的眼睛里,折射出来晶莹的光泽,而在她的眼色里面,隐含的一些矛盾是那个时候的我读不懂的。
  但是现在回想这些事情,我能大约理解了白狐姐姐当时的心绪,她是仙狐,追随天师维护天道,但是在被她所维护的天道里面,有很多东西是她不忍心去面对的。可是为了更多苍生的安稳,她又不得不去为之。我们遵守天道,可是那个天道又真的正确吗?就是类似这样一种矛盾,一种不断轮转的矛盾。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7 21:50:58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0-28 18:28:50
  想看更多故事可以关注一下

  
作者:道炁長在 时间:2020-10-29 15:17:56
  小说就别发天涯上了拜托 还天涯一片真实
我要评论
作者:阳光小河马 时间:2020-10-30 19:38:20
  好看,再读一遍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2 19:14:58
  这几天忙着没来得及更新。大家可以去看我的另外一个帖子,关于天上地下的那些事情。
作者:HeadceY 时间:2020-11-02 19:58:27
  先顶帖!哈哈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3 13:39:37
  化雨成蝶简单,可是化雨成猴有点难。
  这需要更强的灵力和控制力,我本意是想用一比一的比例幻化出来和笨猴子一样的猴子,但是每次幻化出来的猴子都很小。
  长白仙翁说,不着急,灵力可以借助天地慢慢提升。
  那个时候,可能才算是我真正开始了狐族时期的修行之路。
  那个时期的天地和现在的天地很不一样,那种灵气的汇聚要比现在强很多。
  有人说,我们当下所处的时期是一个灵性复苏的时期,在这样的时期里面,对于很多生灵的修行都很关键。天时慢慢的在给予我们,地利人和则需要我们本身去努力。
  这个时期,是最好的时期也是最坏的时期。因为这种天地的灵性,万物都可以去感受和借用。而万物对于天地灵性力量本身来讲,是没有办法去辨别,对错真假善恶的。所以现在都是通通的给予,等到了一定的时期,在那个新的规则出现的时候,有许多万物明明已经得到的力量,会突然消失。
  消失的自然是内心不够光明的因缘,他们自身所有的一切力量。所以,现在的修行我理解的,怎么修都可以,关键是要能看到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片光明。要借助天地的力量,去唤醒这种光明。或者借助信仰的力量去开启这片光明。
  我们可以理解这片光明为善,为好,或者为有为,又或者为利益因缘。总之,是会给自己带来力量的同时,也会给周围的因缘带来一种舒适和安全。反正大约就是类似这样的一种感觉,具体的我也讲不上来。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3 14:05:56
  既然自降生便被认为是神狐,我修行进步速度自然很快。大约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我就可以轻松的,以湖里的水,幻化为一只笨猴子,而且我还能指挥这只笨猴子干活,比如摘野果子给我们吃。
  当灵猴看到我驱使这只水猴子摘野果的时候,给他乐坏了,灵猴说,小狐狸,你让他去山洞里帮我收拾一下山洞。
  我说,行。
  结果因为有了这个先例,长白山很多小动物朋友们都开始找我,用水变成他们的样子去给他们打扫干活。
  长白仙翁知道后,哈哈大笑的说,这样下去会累坏我的小徒儿的。
  我说,师父,看到大家高兴,我心里也高兴。
  长白仙翁说,你天天这样消耗灵力,后面想继续进步就有点慢了。
  我说,师父,我都可以操控他们干活了,这个法术难道我还没修炼成功吗?
  长白仙翁说,你进步虽然很快,但是这个术法最高一层,是可以操控所有含有水的东西。
  我说,师父我有点听不懂,地面上的水和天上下来的雨水我都可以操控了,你说的含有水的东西是什么。
  长白仙翁笑笑说,这就得我的徒儿自己去感悟了。
  后来,我把长白仙翁的话讲给了灵猴听,我说,师父说的所有含有水的东西是什么。
  灵猴说,你天天喊我笨猴子,你这个神狐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我说,喊你笨猴子你又不是真笨。
  灵猴说,本来不笨,让你给我喊笨了。
  我说,那你还赖上我了。
  灵猴说,就赖你。
  我们正较真着呢,刚好在旁边路过的山参爷爷听到我们的对话,哈哈大笑起来。
  见到山参爷爷过来,我问,山参爷爷,山参园今天要不要浇水。
  山参爷爷有一片山参园,自从我学会了化雨成猴的法术之后,有时候山参爷爷参园需要浇水,我都会用我的灵力帮他从天池幻化一些水过去,直接浇到地里。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3 14:19:41
  山参爷爷的园子里面有一颗山参,已经养了二千多年了。有一次我帮山参爷爷浇完水,山参爷爷指着那株山参说,等你成为真正的神狐的那一天,爷爷就把这株最大的山参送给你做礼物。
  我说,山参爷爷那可是你养了二千多年的宝贝。
  山参爷爷笑着说,你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爷爷愿意送给你,这也算是物尽其用。
  我说,可是山参爷爷你自己吃了修为会提升很多。
  山参爷爷说,我已经活了三四千年了,在这个地方也呆习惯了,现在的修为对我自己也够用了。但是你的未来,却充满了许许多多的可能性。
  我说,神狐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一天你万一等不来呢。
  山参爷爷听了哈哈大笑,说,一千年等不来,那就等两千年,爷爷这点时间还是可以等的,爷爷一定会等到把山参亲自送给你的那一天。
  我说,好,不过就算等我成为真正的神狐,我也是还会来给你的山参园浇水的。
  山参爷爷笑着说,你可真是个好孩子。
  莲藕姑姑有时候见我从天池调水,就笑着说,老山参可真有福,自从你学会了法术连浇地都省了。
  我说,莲藕姑姑等着天气炎热的时候,我也变幻一些露珠,洒到莲叶上面,免得他们晒伤。
  莲藕姑姑听到后笑着说,这孩子,果然姑姑没有白疼。
  我说,莲藕姑姑你种的莲子我们大家都最爱吃了。
  莲藕姑姑说,好,今年莲子结了,姑姑还是把最大的留给你吃。
  一切往事似历历在目,可是前尘早已辗转千年。有些因缘虽还在,可我早已不是前尘的自己。
  当时山参爷爷说,最近雨水还行,暂时不用浇水。
  我说,山参爷爷我刚好有个问题,你能帮我解答一下吗?
  山参爷爷问,是什么问题。
  我说,师父说,化雨成蝶这个法术可以操控所有含有水的东西,什么是含有水的东西。
  山参爷爷听了后说,所有的植物生长都是需要水分的,所以植物本身也含水,是不是就是含有水的东西。
  我一听,很高兴,我说,对呀,谢谢山参爷爷,我去试一试。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3 14:36:19
  那段时间长白山的雨水比较充沛,因为是夏季,植物长的也很葱郁。
  我在一片小树林里,开始试着控制面前的植物,但是试了几次,植物根本就不听我的使唤。就在我有点着急的时候,一直蹲在树上看我练习的灵猴说,植物的水分是融合在植物的身体里面的,你或许可以试着把水分分离出来,看看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我说,好,我试一下。
  当我顺利的通过术法,把面前这株植物的水分分离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水球浮到了植物的上空。但是,随着水球的析出,植物直接风干枯萎了。
  我望着被风干的植物,当时就愣了。灵猴在这时从树上下来,走到我的身边看着这株枯萎的植物,说,你把水分还给它看看。
  我说,好。
  可是当我试着把水球重新注入植物里面的时候,我发现我居然做不到。水球直接在植物上空破裂坠落,打在已经枯萎的植物上面。那个瞬间,我的心里突然涌上来一股说不清的感觉。像是带着某种害怕,又像是有些恐惧,反正隐约的我好像意识到了一些,我以前没有意识到的事情。
  灵猴说,不要着急你在试一试。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3 15:07:18
  我说,笨猴子,我怎么有种害怕的感觉。
  灵猴说,不要害怕,第一次尝试,难免失误,你在试一试。
  我说,好。
  后面我又试了两三次,每一次都是这样,水分被析出后植物就死了,没有办法再把水分返还回去。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我的心里没由来的有些小小的恐慌。
  灵猴可能看到我的状态有点不太对,于是说,今天先不练了,等着回去问问师父,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往回走的路上,我的心里一直笼罩着一股令我觉得压抑的东西,这种情绪是以前的我从来没有过的。
  以前的我,一门心思都是玩,根本也不知道烦恼是什么,天天无忧无虑的。可是,现在我的心里居然生出来一种,我以前从来都没感受过的情绪。
  在我们快要离开这片小树林的时候,我看到在一颗大树下面躺着一只浑身肿胀的小兔子,靠近后发现小兔子已经死了,肿胀是因为身体内部腐烂充气了。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兔子,心突然加速跳动起来,此时此刻鬼使神差般的,我居然对这只兔子使用了法术。
  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想通过这种方式验证一些什么东西。
  当我在看到我将兔子体内的水分析出,兔子直接变成一具干巴巴的尸体的时候,站在一旁的灵猴似乎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可是在我试着将水分重新返还给兔子的时候,我还是失败了。这个瞬间,一种巨大而又令我窒息般的,说不清的恐惧感突然席卷而来。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3 15:27:12
  我疯了似的转身就跑,灵猴就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好像怕我出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我跑了多久,等我实在跑不动的时候,天早已黑透。这期间灵猴一直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等他看我停下的时候,他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我一直记得那晚的夜色很美,我们的周围还有萤火虫在飞舞,待灵猴稍微恢复了一下后说,你差点把我累死。
  我说,你看到我的力量了吗?
  灵猴说,看到了。
  我说,为什么这样的力量会让我觉得恐惧。
  灵猴说,这你得回去问师父,是师父教给你的法术。
  我说,大家以后会不会拿我当妖怪看。
  灵猴说,傻狐狸,说什么呢,我们本来就是妖怪。
  我说,我可以从死掉的兔子身体里面控制水分的析出,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从活物身体里面析出来。
  灵猴说,这你得回去问师父。又说,你可千万别把法术用在我身上,我家人还等我回家呢。
  我说,我突然对我自己有一种很强烈的陌生感。
  灵猴说,大家都说你是神狐,既然为神,力量自然也和寻常的我们不同。而且你还担负着狐族未来的希望,我觉得一个能给族人带来希望的人,有拯救大家的能力,自然也会有毁灭一切的力量。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3 16:28:34
  我们一夜未归,回去的时候,长白仙翁看到我们,眼神里面涌现了一种看着即是期待,又带着某些不安的东西。那一刻,怕是长白仙翁感受到了,属于狐身的我应劫的开始。他期待我可以力斩万难,见证我的成长,但是他又不安未来,我那一切不可预知的遭遇。
  我问,师父,我到底是谁。
  长白仙翁说,此刻,你只是我的徒儿。
  我说,师父,你教我的法术是不是可以伤害别人。
  长白仙翁说,你伤害别人了吗?
  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是这样的力量,让我有些害怕。
  长白仙翁说,神性的复苏首先是一种力量的回归,你即是神狐,这些力量都是你该具备的。
  我说,很多东西我不明白,就像白狐姐姐和我说的那些事情,有一些我也听不懂一样。
  长白仙翁说,我的徒儿开始长大了,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一切,等着那一天真的降临的时候,你就不会在害怕了。
  我说,我可以操控陨灭所有含有水的东西,可为什么我没有办法在用同样的方式去复活他们。
  长白仙翁好似是叹了一口气说,复生需要更加强大的灵力才可以,你现在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复苏,等着你以后力量更强大的时候,你就可以去帮助你想复活的东西。
  我说,是一切东西吗?
  长白仙翁说,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一切东西,因为你神性力量的上限在哪里,我们现在谁都不知道。
作者:闲_散 时间:2020-11-05 15:39:49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6 19:20:26
  那一日之后,我觉得我好像真的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我开始思考很多很多的问题,比如关于,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的问题。又比如关于,为什么我是神狐,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
  我的沉默,长白仙翁和灵猴都看在了眼里,就连莲藕姑姑也说,怎么那个叽叽喳喳的小狐狸不见了。
  但是大家都好像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都隐约的感受到了一种因缘的变化。所以对于我的改变,大家都没有去真正过问,似乎他们都明白,属于我神狐的天命已经在我身上开始应验了。
  许多次,当我趴在天池边上,对着天池里的莲花发呆的时候,灵猴就躺在岸边的一棵大树上面,也对着长空发呆。
  这段时间灵猴的心里是有些自责的,他觉得我的一些成长里面的不快乐是他带给我的。如果那一天,他不告诉我可以那样做,或许我现在还在研究含水的东西是什么,又或者我还是当初那样自由无拘的样子。
  可是我知道,有些事情,该发生的自然都会发生。既然是神狐,既然有天命,又怎么逃的开宿命,看似巧合的一场场的安排。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6 19:31:57
  那一日,长白仙翁和我说,徒儿你可以离开长白山去外面看看,外面的世界,或许会让你找到你内心的那些答案。
  我说,师父,可是我都不知道我的问题是什么,只是觉得心里有一股莫名其妙悲伤的感觉,可我又说不出我的悲伤来自哪里。
  长白仙翁说,去外面看看吧,有些问题和答案,自然就有了,师父在这里等你回来。
  我说,好。
  从小到大,几百年的岁月里面,我从来没有离开过长白山。我要走的时候,父亲和白狐姐姐都不在山上。母亲为我准备了行囊,长白仙翁送了我一些药物,莲藕姑姑给了我一些莲子,山参爷爷也送了我一些吃的,还有其他的小伙伴,也都前来为我送行。
  灵猴说,出来这么久,他也想回昆仑山看看。长白仙翁就让灵猴和我一起下山了,说让我们在路上互相有个照应。
  我们下山的那天,长白山下起了雨,我用法术将雨水幻化为了蝴蝶,望着漫山遍野飞舞的,像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蝴蝶,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未来突然可期的感觉。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6 19:45:17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长白山,在此之前我只听父亲和白狐姐姐讲过山下的情形。
  小的时候父亲告诉我,见到人族记得离得远一点。
  我问父亲,是因为人族会伤害我们吗?
  父亲说,他们不一定会伤害我们,但是他们对我们狐族是心存忌惮的,有可能怕我们伤害到他们,从而对我们出手伤害。
  我说,好,以后要是遇到人族我就离着他们远一点。
  在我从小的记忆里面,黑狐爷爷也经常会给我讲关于我们狐族以前的故事,有一次黑狐爷爷说,我们狐族神性的陨落是人族一手造成的。
  我问黑狐爷爷,那么人族得到了我们狐族的那种力量了吗?
  黑狐爷爷说,没有。又说,人世纷争,从未真正平息过。
  我说,我不是很懂人族心里的那种纷争,但我觉得是不是我们狐族以前也做错过什么事情,所以神性才会消失。
  黑狐爷爷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狐族最大的过错就是帮助人族对付异族。
  我说,异族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们要去消灭他们。
  黑狐爷爷说,异族试图侵占人族的土地,他们要掠夺人族的资源,控制人族的灵魂为他们所驱使。
  我说,那当初我们狐族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要去帮助人族。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6 19:49:52
  黑狐爷爷说,因为我们的首领不忍心看到人族被残害,当时异族借助了黑暗的巫术,人族便借助了我们狐族的神力。
  我说,人族确实有点可怕,我们帮助了他们,他们还要伤害我们。
  黑狐爷爷说,这都是因为人族的那种野心被异族的巫术操控和驱使了。
  我说,或许真正有问题的应该是异族的巫术,而不是人族,可是这种黑暗的巫术又是来自哪里?
  我的问题让黑狐爷爷陷入了沉思,良久黑狐爷爷说,我也不知道那是一种来自哪里的力量。
  我说,后来这股力量去了哪里?
  黑狐爷爷说,我们的首领牺牲之后,那股力量好像也不见了,又或者那种力量存在的方式变了。
  我说,黑狐爷爷如果现在人族再次被伤害,他们来求助我们,你会去帮助他们吗?
  我记得当时黑狐爷爷抚摸着我的头说,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守护好我们的族人,让我们的族人在这片土地上面,快乐安稳,生生不息的繁衍下去。至于其他的事情,那都不是他的力量可以做到的。
  我记得那天黑狐爷爷还说,我们狐族神性的力量在你的身上得到了延续,但是这对于我们狐族来讲,到底是好还是坏,也是一种未知。你要记住,未来你的每一个选择,都会关乎到我们狐族的存亡。
  那个时候我还很小,黑狐爷爷和我说着说着,我就睡着了。睡着的时候,黑狐爷爷好像又和我说了一些什么话,但是画面里面并没有感受到是什么内容。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6 19:55:47
  但是从黑狐爷爷的表情里面,不难看出,黑狐爷爷似乎很怕历史会重新在我们身上上演,最后我只听到黑狐爷爷说了这样一句话,你生性如此善良,希望老天可以待我们狐族多一些恩赏。
  我们下山的时候,我和灵猴都幻化为了人形。灵猴为了让自己看的老成一些,还给自己变了一脸的络腮胡子,又故意加了一块刀疤在脸上,最后就看上去凶巴巴的。
  我就直接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灵猴见到我给自己幻化的这么小,就和我说,你这个样子,下山会有危险。
  我说,会有什么危险。
  灵猴说,我之前从昆仑山来长白山,就是因为最开始变成了一个小男孩,路上差点让人把我给抓起来卖了。
  我说,人有这么坏吗?
  灵猴说,人可能不坏,但是坏的就让我给遇上了。
  我就笑他,说,可你现在看起来更像坏人,我就是被你抓到的小女孩。
  灵猴说,师父让我和你一起下山,那我就一定要照顾好你。所以,你后面必须要听我的。
  我说,师父只是说,让我下山看看,又没说让我跟你走。
  灵猴说,那我跟你走,你说你要去哪里吧。
  我说,外面的世界我也不熟悉,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灵猴说,那就跟我回昆仑山看看吧,昆仑山离着这里很远,这一路也够你开眼界的了。
  我说,怎么听上去,更像是我陪你回昆仑山一样,你是不是和师父商量好的。
  灵猴就笑,也不说话,转身就走。我就在后面追着问,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最后灵猴说,不是,是师父的意思,师父让我带你去昆仑山。
  我说,带我去昆仑山干什么。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06 20:10:19
  灵猴说,师父说,怕你天天那样,把自己给憋坏了,让我带你出来找些好玩的事情玩。
  我说,白狐姐姐从人族那边带回来的很多玩物,我都觉得很好玩,我们也去看看吧。
  灵猴说,好,又说,到了人族的领域记得给自己变个模样,以我的经验看,越丑越凶越安全。
  我说,行,师父也说了,要我们路上注意安全。
  我们走了大半天,才进入到人族的领域。第一次接触人族,我是又期待又紧张。
  灵猴说,前面就能见到人族了,你快点变身吧。
  我说,好。
  灵猴说越丑越凶越安全,我就比照着灵猴的样子,在自己脸上变了一块黑色的印子,然后又把头发变成一撮一撮直愣愣的,就跟让雷炸过一样焦糊的感觉,反正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变完之后吓灵猴一跳,灵猴说,你变的太丑了。
  我说,你不是说越丑越凶越安全吗?
  灵猴说,对。
  我问,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变凶。
  灵猴说,谁看你,你就用凶狠狠的目光瞪回去就行。
  我说,好。
  我们进入人族的领域之后,一入城,我就感觉我的两只眼睛不够用的了。东瞧瞧西看看,见到什么都觉得很稀奇。然后许多人族就用一种特别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那个时候我也没管那么多,可真听灵猴的话,谁要是瞧我,我就瞪他们。灵猴说凶点还安全,所以我一瞪眼睛,看我的人就好像真的有点害怕了。当时光想着四处看到处玩,也没有脑子去思考一下,这个情形对不对。现在想想,当初一进城没被人族给我打死,真是算我命大了。
作者:346478578685 时间:2020-11-12 02:52:26
  顶帖
作者:小仙erH 时间:2020-11-14 19:43:38
  弃了吗
我要评论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27 10:30:47
  走着走着,突然闻到一股特别香的味道。我问灵猴这是什么味道,灵猴说,前面有好吃的。
  在前面不远处的桥边有一个小摊位,卖的是面条粥一类的东西,我和灵猴说,这个东西真好闻,我想吃。
  灵猴说,你有钱吗?
  我说,钱是这个东西吗?
  我从包袱里面掏出来一袋子东西,这是母亲在我走之前给我的,说是,这个东西到了人族的领域可以用来换吃的。这袋子东西,母亲说是父亲特意留给我的,是父亲帮助人族的时候,人族作为谢恩给父亲的。
  那个时候,我没有想过,为什么父亲会留人族的钱给我。或许,父亲早就知道我会下山历练,特意为我准备的,又或者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灵猴打开看了一眼,又连忙收了起来,样子看上去有点紧张。之后他从自己的包袱里面,取出来几枚钱币说,这些就够了,你把你的收好了。
  当时我也不明白灵猴啥意思,他说了,我就照做。因为灵猴在人族呆过,我是啥都不知道。
  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吃人族的东西,之前白狐姐姐和父亲带给我的,都是点心一类的东西,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吃这么热气腾腾的东西。
  这个粥,真好喝,我一口气喝了三碗,喝完了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喝粥的时候,有个小朋友和他的奶奶也在我们旁边的桌子坐下了,老奶奶给小朋友要了一碗粥,等粥的时候,小朋友看了我一眼。
  小朋友一看我,我就跟条件反射一般,直接回瞪了他一眼。下一秒,就见小朋友憋着嘴,像是忍了忍,没有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小朋友一哭,我这边直接懵了。他的哭声好像突然把我从一种亢奋的状态,拉了回来。第一次深入到人族中间,我真是有点兴奋过头了。
  我和灵猴说,怎么办,我好像把小朋友吓哭了。
  灵猴说,你吓唬小朋友干什么。
  我说,你教我的,谁看我我就瞪谁。
  灵猴说,还神狐呢,原来就这点悟性。
  我说,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懂。
  灵猴说,小朋友又没有危险,你瞪他干什么。
  我说,你也没有告诉我,小朋友不可以瞪。
  灵猴说,你是打算气死我。
  我说,我怎么就气你了。
  灵猴看着好像是朝我翻了个白眼,然后起身去旁边的摊位买了些小零食,之后走到哇哇大哭的小朋友身边说,小朋友不要哭了,哥哥给你东西吃。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27 10:37:10
  结果小孩子的奶奶,看了一眼灵猴,抱起来小孩就说,你是什么人,就要干什么。然后不分青红皂白的,小孩的奶奶就像是带着惊恐一般,大声吆喝说,救命啊,有人抢孩子啦。
  我和灵猴当时一听,都惊了,我们这怎么就成抢孩子的了?
  我们也来不及解释,一伙人抄起家伙就朝着我们来了,我和灵猴拿起包袱,撒腿就跑。
  边跑我边问,你不是说越丑越凶越安全吗?这怎么还被人追着打。
  灵猴说,别说话了,赶紧跑吧,我也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
  我们这一路狂奔,待跑出城,那些乡民后面也都散了。
  我问灵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完全和你说的不一样。
  灵猴说,我之前看到有个人就我这样的打扮,在路上走的时候,其他人都很怕他。
  我说,你这样的打扮,一看就不像好人。也难怪人家把我们当成抢孩子的了。
  灵猴说,人族太奇怪了,后面我们还是走山路吧,山上好玩的也很多。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真的接触过人族。
  灵猴说,接触过,但是不算多,上次基本走的都是山路。
  我说,走山路就安全吗?
  灵猴说,也不是很安全,你袋子里面的那些钱是金子,那一次我走山路的时候,就遇到一个人打劫了另一个人,就为了抢他身上的金子,那个被抢的人差点被打死。
  我说,人族怎么让你说的都那么可怕。
  灵猴说,这边还好,越往昆仑山方向走,那边的人族越彪悍,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变化的更加强壮一点。
  我说,变强壮点,是不是更抗揍。
  灵猴说,小狐狸你这样说话,我们就没法聊天了。
  我说,你这只笨猴子,我们到时候还是随机应变吧,我不听你安排了。
  灵猴说,师父让我照顾好你,反正你要是任意妄为出了啥事,师父怪罪下来,我可不管。
  我说,刚才听你的了吧,还不是被人追着打。
  灵猴说,刚才是意外。
  我说,再来一次意外,我们能不能活还不一定。
  灵猴说,行,那我以后不管你了,到时候你别后悔。
  我说,我已经后悔了,刚才就不该听你的。
  灵猴看着是生气了,扭头一溜烟的就朝着山头跑去了,我也生气,怎么也想不到,刚一下山,就被人族追着打。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27 10:49:54
  我和灵猴一前一后的走在山路上,路上也没在说话。天黑的时候,灵猴就在树上休息,我就找了块大石头趴着。
  这是我第一次在长白山以外的地方过夜,这里虽说离着长白山不算远,但是这里的感觉和长白山完全不一样。就总觉得,这处山的气场里面少了一些灵性。虽然夜空看着还是一样的夜空,可是就总觉少了很多熟悉的感觉。
  次日清晨,我们又早早的开始赶路,中间我们吃了一些从长白山带下来的食物,路上遇到野果子我们也会摘一些。
  就这样,又走了好几天。天天看的都是山树还有花草,我就觉得有点无聊了。
  我说,我们下山吧。
  灵猴说,不去。
  我说,我是下山历练的,可是这几天光走路了,啥也没遇到。
  灵猴说,前面的路还很长,我们还是少去人族里面凑热闹,免得节外生枝。
  我说,就下去买点吃的,吃饱了还有力气走路。
  灵猴说,好吧,那就带你去买点吃的,但是买完了必须马上离开。
  我说,行。
  我们这次去的地方,和最开始的地方不太一样。这里看着更加繁华,街上的人也很多,好吃好玩的更多。这次我给自己幻化成了一个小女孩的样子,灵猴也换了样子 ,变成了一个比我年长的俊秀少年。
  我们到了城内的时候,天色就有点晚了,有些店家开始点上了灯笼。人族的烟火气息,在夜色降临的时候,感觉就会变得很浓重。
  灵猴和我找了一家看着比较大的店家,走了进去。
  我们要了一桌子吃的,那是我为狐时期,第一次吃人族的大餐,真的是太好吃了。给我撑的一直在打嗝,灵猴就说我没有出息,但是我看灵猴也没少吃。
  吃饱之后,我就觉得懒洋洋的特别想睡觉。刚好店家有可以住宿的地方,我就和店家要了二间客房。
  灵猴看着像是有点不高兴,他说,不是说好了,买完吃的就上山吗?
  我说,从来没有住过人族的房子,白狐姐姐说,人族的床很软的,我也想试一试。
  灵猴说,那你睡吧,我在你屋里房梁上呆着就行,万一晚上有什么危险,我还能保护你。
  我说,在这里会有什么危险。
  灵猴说,你不懂,之前我见过一家店家把客人的东西都偷走了,还把客人给害死了。
  我说,笨猴子这一路听你讲了这么多事情,感觉你似乎就没遇上啥好人,你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27 11:19:11
  灵猴说,我真懒得理你。
  那一夜,灵猴在房梁上面睡觉,我就趴在人族的床上。白狐姐姐说的很对,人族的床很舒服,软软的。趴下之后,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下起了雨,伴随着很大的雷声。我被雷声吵醒之后,见到灵猴正站在窗户边往楼下的院子看。
  我起身问他在看什么。
  灵猴说,下雨了,要是今晚不在这里睡觉,在山上得让雨淋到。
  我说,看来你以后得多听我的话。
  灵猴说,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些事情。
  我们正说着,突然听到咔嚓一声巨响,一道白色的闪电在院子里面炸开了。伴随着闪电响起的同时,院子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刚才闪电就在这个人影身边炸开的,这个人好像是受伤了,跌跌撞撞的就推开了楼下一个房间的门。在门推开的同时,屋子里面传出来一声尖叫,与此同时院子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这个身影我很熟悉,是白狐姐姐,白狐姐姐进到院子没多久我看到父亲也进到院子里面了。
  一看是白狐姐姐和父亲,我连忙和灵猴说,看到没有,是白狐姐姐和父亲。
  灵猴说,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那个天雷好恐怖。
  我说,是不是他们在斩妖。
  当时我有点紧张还有点好奇,因为之前只是听说过他们降妖除魔的事情,这次被我遇到,我真的很想亲自去看看,斩妖除魔到底是啥样的。
  我推开门就下楼了,灵猴想拦但是没拦住就也跟着下楼了,我估计他也很好奇,父亲和白狐姐姐斩妖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27 11:47:10
  来到楼下房间门口的时候,我看到屋里有个男人趴在地上,他的后背高高的弓起,两只手摁在地上,十指都是分开的样子。我听到他用一种似人又似兽的声音低吼道,为什么你们要对我斩尽杀绝。
  父亲说,只因你伤生害命太多。
  男人说,我伤的都是作恶多端之人。
  父亲说,即便如此,你也不能吸食他们的精气,陨灭他们的生命。
  男人说,让那些人活着,只会去伤害更多的人。
  父亲说,人族有人族的规矩,我们狐族也有我们狐族的规矩,错了就是错了。
  男人说,不要和我谈规矩,定规矩的都是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狐族,定规矩的时候你们可曾问过我们这些出身低微的狐族们。
  父亲说,狐族的规矩遵守的是天道的规矩,没有人可以违背天道。
  男人听后疯狂大笑起来,说,这个天道,也不过是以你们利益为首位的天道。
  父亲说,在天道面前,我们都一样。
  男人近乎歇斯底里的喊,怎么可能会一样,这个天道从来就没有公允过,你们自一出生就是高高在上的仙狐,可是我们,出身低微命如蝼蚁,在这个浮世之中残喘。我们也有我们的道,我们也想努力成为和你们一样的仙狐,可是为什么你们斩杀我们,是为天道,是为除恶。而我们去斩杀那些恶人,却是违背天道。
  父亲说,我们狐族不可以去扰乱人族的生息,这就是规矩。你现在从这个男人身上退下来,我可以留你一命。
  男人说,你废了我的修行,留着我的命,对我又有何用。
  父亲说,那就不要怪我了。
  我看到父亲拿出斩妖剑,将这只灰色的草狐狸从男人的身体里面打出来了,男人应声倒地,这只草狐狸也被打出了原形。然后就在父亲打算斩杀这只草狐狸的时候,我一紧张,喊了一句,父亲,先不要斩他。
  我说完,看到父亲和白狐姐姐同时看向了我。
  父亲见到是我,估计是怕血腥场面吓到我,就收起了斩妖剑。
  白狐姐姐在这时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师父让我下山历练,让我和笨猴子一起去昆仑山。
  灵猴说,对,是师父的意思,师父怕她在山上把自己憋坏了,就让我带她出来玩。
  父亲听后说,这里的事情和你无关,你先出去,一会我处理完了这里,过去找你。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27 11:58:47
  我说,父亲,我觉得这只草狐狸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父亲说,天道面前,容不得儿戏。
  我说,那么天道对于犯错的人,会怎么处理,全部处死吗?
  父亲说,要看犯的是什么错误,这只狐狸伤生害命几十人,实在难容。
  我说,要是你斩了他,他会去哪里。
  父亲说,受罚结束,重新入轮回。
  我说,他这么坏,重新入轮回,也得是一个为祸一方的祸害。倒不如直接把他的魂识也诛杀了,让它永远消失在这个世间,这样才是真的为民除害。
  我说完,草狐狸懵了,看着好像还有点害怕了。其实死并不可怕,死后依然可以入轮回。但是魂识一旦被诛杀,那就很难再有修行的机会和能力了,又或者永远也不可能轮回,当下便就永久陨灭在这个世间。
  父亲说,他虽作恶多端,但是罪不至此。
  我说,他品性如果很坏,那就很难改。要是品性还有良善,就算不斩他,他也自会悔改。
  父亲说,那不可以,你还小不要管这些事情。
  我说,他伤害的都是作恶之人,要是人不去作恶,自然也不会被他所伤,所以害死人族的其实都是人族自己。
  草狐狸听到我突然又这样说,一个小灰脑袋像捣蒜般点头。
  父亲看着我,目光有些复杂,然后说,你说的虽然也没错,但是天道的规则谁都不可以违反。
  我说,天道允许悔改吗?
  父亲说,允许。
  我说,你这只草狐狸,以后还害人吗?
  草狐狸连忙说,我本心只是想除恶,并不想违背天道,也不想害人,可是我所伤之人,在人族亦非善类,在许多人族的眼里,我也算是侠义之举。
  我说,父亲说了,人族有人族的规矩,我们狐族也有我们狐族的规矩,遵守规矩,懂不懂。
  草狐狸说,懂,只要你们放过我,你们说什么我便听什么,如有违背——。
  我说,如有违背怎么了。
  草狐狸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如有违背,就让天雷劈死我。
  我说,好,誓言是你自己说的,若是违背一切后果自负。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27 12:36:56
  草狐狸说,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们仙狐,自一出生便有尊贵的身份和地位。
  我说,你只见到我父亲和姐姐的身份以及地位,你可曾想过他们身上要担负起的那些责任。
  我说完草狐狸愣了一下,沉默了一会,我看到他跪在地上给父亲磕了三个头,说,狐尊,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去干涉人族的任何事情了,我会找处深山潜心修行,有一日若狐尊您们需要我,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还请狐尊饶恕我这一次。
  此时的白狐姐姐好似也被草狐狸打动了,和父亲说,师父,我们是不是可以饶过他这一次。
  父亲看看白狐姐姐,又看看我,在父亲看向我的眼神里面,有一种我当下读不懂的复杂。其实到了今天,在我写这些故事的时候,我也很难去读懂,为狐时期,那个当下父亲心里的那些东西。
  最后父亲说,你走吧,记住你自己说的话。
  草狐狸走的时候,非常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朝着他笑了笑,他也回了一个笑容给我。
  那个当下,颇有江湖恩怨一笑泯恩仇的感觉。
  父亲和白狐姐姐把设的结界收回之后,就随着我们一起上楼了。
  刚才动静这么大,但是店里的人都没有一个出来看热闹的,完全是因为父亲提前在这里做了结界,让结界里面的人族全都沉睡了,而我们不是人族,所以结界对我们没有效果。
  结界收回没多一会,就听到楼下传来一个男人的惨叫声,店家赶紧派人过去看,然后我们就看到之前被草狐狸控制的男人,让人抬了出来,说是睡觉从床上掉下来摔骨折了。
  我说,这个人看着好惨。
  白狐姐姐说,此人平时仗势欺人惯了,也不知道给多少人打骨折过。
  我说,看来那只狐狸确实没有说谎。
  白狐姐姐说,长白仙翁让你下山历练,你以后遇事可得小心,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我说,人族真的就那么可怕吗?
  灵猴连忙说,真的很可怕,他们还抓人贩卖,我当时就被他们抓到过,要不是我运气好,可能就去不了长白山了。
  父亲说,他们说的没错,尽量不要轻易和人族接触。
  我说,我看人族也有自己的繁华,如果真都那么坏,又怎么会保持的住这样的繁华。
  父亲说,你第一次下山,很多事情还不懂,以后你慢慢的就知道了。父亲说完,又问,这次下山之前,你师父和你说过什么吗?
  我说,师父也没有说什么,就是给了我一些药物,说让我好好拿着别弄丢了。
  父亲问,是什么药物。
  我把长白仙翁给我的小药盒拿给了父亲,这个药盒分为两层,第一层都是一些跌打损伤止血一类的药物,在第二层里面有一个小盒子,盒子里面装着一颗金色的药丸子。长白仙翁当时给我的时候,嘱咐过,这颗药丸子是救命用的。
  父亲在看到这颗金色的小药丸的时候,我见到他面色沉了一下,打量了良久,父亲对我说,你师父和你说过这颗药丸子的作用吗?
  我说,说了,说是可以救命用的。
楼主卐將央卓玛卍 时间:2020-11-27 13:01:44
  父亲说,那就收好了,千万别弄丢了。我们一会还要去和天师汇合,这次你们下山历练,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我说,放心吧父亲,我会多加小心的。
  父亲说,现在世间不是很太平,路上多有流民,你们要是见到尽量别去接触。
  我说,好的。又说,早前听白狐姐姐说,现在人世间又起来刀兵的动荡,现在动荡过去了吗?
  父亲说,大的已经过去,但是还不是很太平。越往昆仑山方向走,越是危险。
  灵猴这时说,昆仑山一带我很熟,到了那边我知道有一条路,虽然奇险无比,但是我们走是没有问题的,绝对安全。
  父亲说,这次你们两个去昆仑山,路上一定多加小心。人族能少接触就少接触,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平安回来。
  我说,好的。
  父亲和白狐姐姐离开的时候,父亲回头看了我一眼,在父亲的眼神里面,我看到了一种恋恋不舍的东西,甚至隐约的,我感觉到父亲的心里似乎还有一种悲伤。这种悲伤的气息,让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待父亲和白狐姐姐离开,灵猴瞅了我一眼说,这怎么还哭了,想家了是吧。
  我说,没有,我只是觉得父亲的心里好像很难过,好像对我有很多的舍不得,但是又有许多的无能为力一样。
  灵猴说,我看狐尊没啥事,你就是会自己乱想。
  我说,我也不知道,就觉得师父和父亲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般。
  在我离开长白山的时候,这种悲伤在长白仙翁的身上也出现过,可是那个时候的我,一心只想着山下的世界,并没有过多的往心里去感受。
  灵猴说,你是神狐,可能会经历一些不一般的考验,估计他们就是怕你受不了,所以担心你。
  我说,可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考验。
  灵猴说,师父连救命的丹药都给你带上了,我估计会有性命之危。
  我说,我要是遇到危险,你真的会保护我吗?
  灵猴说,开什么玩笑,你是神狐,要是我们遇到连你都摆不平的危险,我估计我的小命也悬了。别乱想了,离着天亮还早,赶紧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那一夜,我好似一夜未在睡着,迷迷糊糊的就感觉脑海中又冒出来很多的疑问。而且我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声音,那个说,我是谁的声音。
  长白仙翁说,我是他的徒儿。
  母亲说,我是她的孩子。
  可是我总觉得这些答案并不是我想要的,而且我觉得在我内心深处,好像隐隐约约的有一股力量,在慢慢苏醒,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又好似在等待我去做一些什么,我也不确定。
作者:346478578685 时间:2020-11-28 00:37:39
  顶帖
作者:闲_散 时间:2020-11-30 12:49:55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