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仰光2020 时间:2020-11-30 14:02:40 点击:223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灵
  第七科
  楔子
  虽然已经做了五年的刑警,但是这样审问一个已经被判无期徒刑的犯人蔡薇还是第一次。这个曾经犯下‘七一五’特大校园杀人案的犯人并不一般,蔡薇曾经找过当年参与侦办这件案子的前辈。在前辈的口中这个叫‘陆天一’的犯人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杀人犯,在老师和同学的口中他是一个虽然学习成绩不怎么好但却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并且在学习从来没有一次违纪的记录。而且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七一五’案件中的前三个受害者的死亡跟陆天一有任何的关联,在这三名受害者身上没有任何的致命伤,没有任何中毒迹象,更加离奇的是陆天一用来杀死第四名受害者的凶器居然是一把用红线串联起来的铜钱剑,根据专家鉴定这些铜钱都是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铸造的传形五铢。陆天一对自己杀害受害人四的事情供认不讳,但是他否认杀害前三位受害人。最终因为这件案子的影响太过恶劣,法院判处当时尚未年满十六岁的陆天一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由于陆天一在监狱表现良好,确有悔过表现,改为无期徒刑。
  蔡薇也向清远市第四监狱的狱长询问过陆天一,狱长的话让蔡薇有些不敢相信。“你说的这个囚犯跟别的囚犯有些不一样,从不打架也从来不闹事,被人打了或者被人欺负了也不会说。跟他在一个牢房的人说他总是一个人自言自语,不是那种一个人自问自答,而是像是在跟什么人说话一样。更奇怪的是那些起欺负过他的人都会在第二天哭着喊着要换牢房,说他们见到了鬼,最后实在没办法,我们只能给陆天一安排了一间单人牢房,从哪儿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说见到鬼了。”
  现在这个犯人双手被锁坐在蔡薇对面的审问椅上,他的眼睛里带着点忧郁,长期身处于黑暗而变得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拿张鲜红如血一般的嘴唇紧紧闭着,他以一种对他极为舒服的方式背靠着座椅,面对蔡薇的到来没有丝毫的害怕,也没有丝毫的惊奇。
  “陆天一,民族汉,出生于1996年7月8日,家住……”这是警察审问犯人惯用的开场白,意思是告诉犯罪嫌疑人,你的一切我们都知道。但是陆天一对明显不为所动,他只在蔡薇念到‘七一五’和第四名受害人‘张瑶’的名字时有两次细微的表情变化,皱眉,呼吸出现混乱,但是很快陆天一就调整自己恢复了平静。蔡薇说出了警察最常问犯人的那句话。“知道今天找你来是干什么的吗?”
  那双清澈的眼睛看了看蔡薇和蔡薇手里的两份档案。“有事就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那么陆先生你知道你的档案被调换了吗?”这是蔡薇来这里的主要原因,两天前清远市警察局里一份关于“七一五”大案的卷宗被人调换,警方不仅怀疑是有人想要向警局示威,还怀疑当年的‘七一五’案件中陆天一还有其他的犯罪嫌疑人,也不能不怀疑这件事跟身在清远市第四监狱服刑的陆天一有某种关联。
  陆天一嘴角微微上扬,轻蔑的说:“蔡警官你认为我应该知道吗?”狱长说的对这个陆天一确实跟其他的犯人不同,他一直都很冷静,一般的犯人在面临审问时要么大吵大闹要么东拉西扯不断的想要脱自己的嫌疑,要么就一言不发拒绝配合。
  这样的人不好对付。
  蔡薇拿出了‘证据’,那是当时档案室里的监控,说实话蔡薇第一次看到这则监控的时候她感到十分的诧异,因为档案并不是人调换的,调换档案的始作俑者——是一只猫。
  蔡薇点开播放功能,把手机交给了陆天一。监控的截取时间是2017年7月8号22时00分,刚开始的时候一切正常,但是在22时00分23秒的时候一个检修口从里边被打开了出来,紧接着一只黑猫从检修口里跳了出来,如果你仔细的去看还能看见这只纯黑的猫身上还用绳子系这个白色的圆棍,它的脖子上系这一个戒指。这只猫仿佛认识数字一样,在‘7月15日’的档案柜前停了下来一跃而上,准确的从里面找出‘七一五’校园杀人案的卷宗,它用嘴把线封解开,咬着里边的档案拉了出来,接着它咬断了系着白色圆棍的绳子,用猫爪将白色圆棍推进了档案袋里,接着它对着监控肆虐的一笑,吊着‘715’答案的档案跳上柜顶,跳进检修口,监控视频就此结束。
  看完了视频,陆天一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用手揉了揉脸。“那张纸呢?”他没有问蔡薇这个视频是不是真的,说明他相信调换档案的真的是一只猫,如果不是有监控视频的存在,蔡薇是绝对不能相信这是一只猫干的,陆天一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蔡薇拆开档案袋,把那张纸放在陆天一的面前。那张纸已经做过检查了跟想象的一样没有在上边猜测到指纹。
  这张纸上写着三个问题:
  你有没有为你的选择感到后悔?
  为了救多数人而牺牲少数人是不是正义?
  你觉得这个社会真的有正义存在吗?
  这三个问题很不好回答,但是陆天一根本没有回答问题的意思。他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将自己的鲜血滴在纸上,黑字渐渐消失,显露出来一行血字——游戏要开始喽!你们准备好了吗?“看样子,你们惹了一个很难惹的人!”他按着咬破的手指,一脸严肃的对蔡薇说。
  蔡薇扔了一个创可贴给他,陆天一皱了皱,撕开创可贴,贴在伤口上。“这么说这件事情陆先生毫不知情?”
  “不,至少现在我知道了一部分。”他看着蔡薇面前的档案袋。“打从你进来我就知道今天的是一定不一般,如果是为了询问715案件的话不会只有你一个人,那么如果不是为了询问715案件,你们回来找一个无期徒刑的犯人只有一个原因——你们遇到了解决不了的事情。”
  作为一个警察蔡薇当然不能对犯人示弱。“没有什么事情是人民警察解决不了的。我来这里是为了帮助你。”蔡薇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审讯室墙上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但是她并不觉得这几个字对陆天一会有什么作用,这个囚犯的心理素质实在太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想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我们说回715大案怎么样?我记得这个四个受害者好像叫张瑶,根据档案的记载,在你们的老师和同学空中你跟张瑶关系曾经非常要好,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杀了她?”蔡薇紧紧盯着陆天一观察着他的反应。
  陆天一无所适从的用左手搓这右手,呼吸变得急促,表情变得痛苦。“我已经为自己的犯下的错误受到了惩罚,你为什么还要刺激我!”
  审讯室忽然变得冷了起来,蔡薇感觉有些冷森森的。“那前三名受害者!杀害他们的真凶又在哪里?”
  陆天一又恢复了平静,他一字一顿的说:“这句已经有无数的警察问了我无数遍了,我也回答过无数遍了,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在蔡薇看来这个陆天一不像是一个会杀人的人,他是个很理智的人,除非他是受到很大的刺激。“我想你也不想事情变成那样,你也不想杀张瑶的对不对?”
  “你相信灵的存在?”陆天一突然问蔡薇。
  看见陆天一有松口的迹象,蔡薇没有点头也没有说自己相信,已经这样会让陆天一觉得她是在演戏。“灵?你说的是灵魂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属于他的灵,灵是由阴阳气构成的,但是每一个灵都兼具阴阳,不同的人男人的灵里阳气多于阴气,而女人则反之。当一个人的阳气耗尽,阴气得不到阳气的滋补就会离体而出变成阴灵,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但是这种阴灵会因为阴气的减少在七天内逐渐消失。”接着他转移了话题,神神秘秘的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能告诉你,那只猫的身体里存活着一个人的阴灵,而且是个女人。”
  他说的玄乎其玄,好像真的一样,蔡薇只能象征性的点点头,对于陆天一说的话她一个字也不相信。“你说的这些跟715案件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对方悻悻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已经明白蔡薇只是在敷衍他。“等你下一次来找我的时候,你就会相信我的话了。”他又靠在椅子上。“哦,还有,回去的时候拿着那张纸再去检验一下,这张纸并不是给我一个人的!”
  接下来,不管蔡薇问什么,陆天一都一言不发,审讯只好到此结束。
  第一章 愁云 第一节 保密会议
  1
  “嘘…”
  哨声准时响起,七岁的蔡薇睁开朦胧睡眼,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闹钟。
  5:00: 07
  “蔡薇,快起来,一会爸爸该凶你了!”哥哥穿衣服的声音从下铺传来。
  昨天夜里下了好大的雪,今天一定冷死了,不想起床锻炼又恐惧爸爸的蔡薇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被子里。
  “蔡薇,快起来,你不想被爸爸惩罚吧!”哥哥试图轻轻扯开蔡薇的被子。
  “咚…”
  房间的门被推开,冷风跟着灌了进来,爸爸冷着脸。“蔡薇,起床了。”
  “今天能不能不锻炼啊?”蔡薇从被子里探出脑袋,小声哀求。
  “不行。”爸爸一口回绝。
  “蔡薇,快起来,咱两一起洗漱去。”哥哥说。
  “干什么这是,你折磨阳阳我就不说什么了,可薇儿毕竟是这个女孩子,外边天寒地冻的,就让她多睡一会吧,算我求你了,好吗?”本来惧怕爸爸的蔡薇已经打算要起来了,穿着睡衣的妈妈出现在了爸爸身后。
  “这是原则性的问题,不是你们女人家该管的。”爸爸的臭脾气又来了。“这点风雪算的了什么,当年我在部队带兵的时候,外边挂着冰溜子我们还不是照常训练。”
  “女人怎么了!”这一次妈妈没有选择忍受,而是硬顶了回去,夫妻两的矛盾终于爆发了。“蔡震纲!你好赖也是个共产党员,现在不是封建时代了,男女平等了,你凭什么看不起女人!”
  “爸爸…妈妈…”觉得自己闯了祸的蔡薇带着哭腔穿着衣服。“你们别吵了,都是我不好,我这就起来。”在这个家里谁都不能违逆爸爸。
  妈妈的眼泪也流了出来,一声不吭的转过走回了自己的房门,“砰…”紧紧关上了门。
  爸爸和妈妈的矛盾由来已久,终于在这一天爆发并且对他们的婚姻造成永久性的不可弥补的伤害——仅仅七个月后,他们就离婚了。
  虽然爸爸从来没有打骂过蔡薇,但是在蔡薇心里她永远都对这个不苟言笑永远板着一张脸的冷面爸爸怀着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一直持续到她进入社会并且和脱离了这家冰冷的家以后才慢慢淡化。
  2
  站在清远市军医医院前,蔡薇想不出清远市警察局最神秘的科室居然会在这一样间大型医院里,她拿出局长给的卡片,上面写着:清远市军医医院精神研究科;地址清远市怀远区长乐街道125号清远市军医医院门诊部16楼;电话:155xxxxxxxx。
  早在自己刚刚进入警局工作的时候,蔡薇就从前辈中的口中听说过第七科,据说他们是专门处理灵异案件的,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
  “一旦调入第七科啊,那就相当于半只脚踏进鬼门关了。”
  “咱可不是凭空捏造啊,你要是能稍微留意一下那些被神秘调职的人,要不是失踪要不就是因公殉职。失踪的永远也找不回来,因公殉职的绝对不会告诉你真正的死亡原因。”
  “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也不可能信其无,就说咱们缉毒总队的廖队长吧,至今咱们局里的法医都没查出他的真正死因。”
  这些话本来蔡薇也不相信,直到自己的哥哥被神秘调职失踪以后,她的心里也难免有些怀疑。但是她并不相信陆天一的话,那些都是没有科学能够证明也没有现实依据的话,没有证据的东西当然不能相信。
  她将询问陆天一和陆天一回答的话完完整整的写了报告交给了局长,局长告诉蔡薇有一个艰巨的任务要交给她。
  局长是这样跟她说的。
  “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本来我是不想让你去的,可是上边坚决要让你去。”他示意蔡薇坐下。“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您是要调我去第七科?”从看到那个视频开始,蔡薇就预见了自己的命运。
  局长叹了一口气。“我可以跟你交个底,自从第七科成立以来,不过二十年,第七科的科长已经换过十六任,只有两个是因病离职的。局里的流言并不是流言,一旦进来第七科,就是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我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不畏惧牺牲。”
  “你先别急着答应,考虑到你是一个女孩子,我可以给你选择的机会。”他拿出一张卡片放在桌子上。“如果你执意要去第七科,就拿着这张卡片去第七科报到。”又拿出一份文件,语重心长的说:“如果你不愿意第七科,我们也不会勉强,签了这份保密协议,还是继续做你的刑警工作。”说完,拿出一只笔递给蔡薇,局长是希望她拿起笔的。
  蔡薇很在意局长说的“考虑到你是一个女孩子。”女孩子怎么了,她想要向局长证明,男人能做到的事,女孩子也能做到。“我不是女孩子,我是人民警察。”蔡薇自信的一笑,拿起了那张卡片。
  “我不希望你是因为私人原因才接受这次任命的,你是一个刑警,你应该知道一个刑警宣告失踪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不是执行特殊任务就是已经被人杀害,去第七科这个决定或多或少都带着私人原因,哥哥失踪以后,清远市警察局下达了禁止调查这个哥哥失踪案的命令,在联系哥哥的神秘调职,蔡薇有理由相信哥哥被调去了第七科,并且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遭遇了危险。“我是人民的公仆,不管在哪一个岗位,不管做什么工作,不管是不是因为私人原因,我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人民服务。”
  “你的东西我会找人帮你收拾,你得在九点以前赶到军医医院,会议马上就开始了。”
  “是。”蔡薇向局长敬礼。
  局长向蔡薇敬礼。
  3
  电梯并不能直达16楼,蔡薇只能坐到15楼走楼梯去16楼,16楼的楼梯间有一道铁门,上面有一块牌子写着“闲人免进”,上边还有要刷卡的门禁。
  “喂,你好,我是新调职第七科的蔡薇,我来参见会议,麻烦你开一下门。”蔡薇打通了卡片上的电话。
  听见他的声音,对方明显有些诧异,他冷冷的丢下一句“等着吧”,挂掉了电话。
  大约一分钟以后,一个身材健硕的人出现了在铁门前。这个人大概在二十四到三十岁之间,浓眉大眼,鼻子大而坚挺,却有着一对小耳朵,他的衣服看起来挺便宜的,但是他左手上的手表看起来可不便宜,好像是百达翡丽自动机械手表5205R。
  他掏出卡刷了一下,转过身就走了,蔡薇急忙推开门跟上了他,军医医院的门诊部是“L”型的,中间的楼梯道在“L”的中间,16楼的两边走廊分别有一道带着门禁的铁门。那个人在右边的铁门前等了蔡薇一下,刷开第二道门,自顾自走了进去,蔡薇看的出来这个男人对自己并不待见,因为什么呢?就因为我是个女人吗?
  蔡薇走进会议室的时候,里边坐了五个人,四男一女都诧异的看着蔡薇。
  “报告,人民警察蔡薇前来报到。”蔡薇向他们敬礼。
  “是蔡薇同志吧,欢迎你的到来。”坐在上首的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站起来向蔡薇敬了个礼。“我是第七科的副科长黎正祥,现在代理第七科科长,这次的会议由我主持。”黎正祥站的端端正正,蔡薇猜想他应该当过兵,她在黎正祥的身上看见了父亲的影子。“大家向新同志介绍一下自己吧。”
  坐在黎正祥左手边的男子站起来。“袁野。”他说完自己的名字就坐下了。这个黑衣男人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普普通通的瓜子脸上没有表情,但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的眼睛眨的很有规律,而且眨的很慢。
  坐在袁野对面的就是带蔡薇进来的男子,他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姚莘垣”甚至都没有从椅子上起身。
  场面多少有点尴尬。
  “姓名:姚莘垣;年龄:26;缺点:没礼貌;特长:搏击;优点:有钱。”坐在姚莘垣下边的男子站起身,向蔡薇友好的伸出手。“蔡薇同志你好,我叫王源,我也是从警察局调过来的。姚莘垣对谁都没什么礼貌,你别介意。”
  姚莘垣冷哼一声。“警察局是不是没人可调了,给我们调了个娘们儿来,等着瞧吧,干不了几天保准哭爹喊娘的要调回去。”
  “姚莘垣注意你的言辞。”黎正祥严厉的说。
  但是明显姚莘垣并不惧怕黎正祥。“我教你个乖,到时候别想着能够调回去,警察部好不容易把阬进来,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就出去的,你得找韵竹姐给你开个精神异常证明,丢了公家的铁饭碗也好过丢掉这条命。”
  “如果害怕牺牲的话,我也不会选择做一名警察。”蔡薇心里有些生气,这些人为什么要看不起女人。
  “姚莘垣,蔡薇才刚来呢,不要一见面就说这些。”唯一的女子发了话,姚莘垣闭上了嘴。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姚莘垣口中的韵竹姐。
  蔡薇主动伸出手。“韵竹姐你好。”
  “你好。”孙韵竹握住了她的手。“莘垣话说的是过分了一些,你也别太在意。莘垣就是面冷心热,但是他说的没错,第七科确实不适合女孩子。可能现在跟你说这些有些打击你,要是真的觉得干不了这个差事,我可以给你开证明。”
  第一章 愁云 第一节 保密会议2
  蔡薇看的出来,这五个人除了同样是警察部调过来的王源都对着自己能不能在这里待下去表示怀疑,这无疑激起蔡薇的好胜心,她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能做到。
  她这么介绍自己。“蔡薇,25岁,22毕业参加工作,来第七科之前做了三年刑警。”然后她径直做到了王源的下边。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会议就开始吧。”黎正祥拿出一张文件递给蔡薇。“在开始会议之前,需要签一份保密协议,你在第七科的所有工作内容都属于保密事宜,对任何人也不能泄露。”他继续补充。“包括局长在内。”
  蔡薇大致的看了一遍保密协议,这个保密协议的最高刑罚是死刑,纵然如此,蔡薇依然在上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我们开始吧。”黎正祥示意孙韵竹。
  孙韵竹操作面前的电脑,会议室北边墙壁的屏幕上出现画面,那是廖志刚的死亡照片。
  “2017年5月17日上午8时许,清远市缉毒大队队长廖志刚被人发现死在家中,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房门与窗户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检验科并没有在现场找到其他人的指纹。”廖志刚拿出一张扑克牌。“嫌疑人留下的唯一痕迹是一张扑克牌红桃七,当然上边并没有指纹。”
  “死因呢?”蔡薇问,这件案子是刑侦一处负责的,但是只查了一个多月,上边就下了命令禁止调查并且禁止谈论这件案子的命令,
  “如果能找到死因的话,就不会让我们调查了。”姚莘垣冷笑一声。
  “经过解刨,没有致命伤,没有毒理反应,廖志刚的内脏和大脑都没有出现损伤,只有左手手婉上有轻微烧伤。”随着黎正祥的说话,屏幕上依次出现廖志刚的家,廖志刚的尸检报告,廖志刚的手枪等画面。“根据尸体发现时的体温推测,死亡是凌晨3点左右,凶手应该和廖志刚有过交谈,我们推测廖志刚和嫌疑人可能有过交谈,廖志刚向嫌疑人开了一枪,但是打在了对面的墙上。”
  “那只能在杀人动机上着手了!”这不是跟六年前的“715”校园凶杀案的前三名受害人一样吗!蔡薇并不相信“715”凶杀案还有另外的嫌疑人,就算有也不是陆天一的同伙,不然陆天一根本不会进监狱。
  “我们了解到当时廖志刚正在追查一个贩毒团伙,他们策反了一个毒贩,掌握了贩毒团伙贩毒的证据,廖志刚死了以后,证据也随之消失,策反的毒贩也死于非命。”袁野他们早已了解并且开始追查这件案子,只是因为蔡薇刚刚加入才会在讲一遍。“毒贩被一枪毙命。”
  “汪质?”清远市禁毒大队早就怀疑这个经常做慈善的资本家参与贩毒活动,只不过迟迟没有找到证据。汪质这个人很诡异,曾经有人举报汪质贩毒,但是在出庭作证的时候证人的妻子和儿子从法院的楼顶跳了下去,证人当场变得疯疯傻傻。不仅如此,汪质的竞争对手也会莫名其妙因为疾病死亡。
  “你能想到的东西别人当然也能想到,廖志刚死亡以后,刑侦二处就开始监视汪质,但是在6月17日凌晨6点03分的时候,汪质和他的情妇沈春华被发现死于杜郭街道莲花别墅小区汪质自己的小区里。”姚志垣。
  “沈春华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左右,从沈春华的死亡特征上来看她应该是溺水死的。”孙韵竹操作电脑,屏幕上出现一个面目狰狞的少妇,luo露在外的皮肤和她的脸色一样苍白。“尸检报告无致命伤,无毒理反应,也没有突发疾病的可能。”
  屏幕上的画面继续切换,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嘴像弥勒佛一样大张着笑着,双眼突出,布满血丝。“汪质,死亡时间6月17日6点03分,死亡原因兴奋过度,怀疑受害人从凌晨三点开始就一直处在极度兴奋中。”
  “客厅的茶几上有三个杯子,怀疑嫌疑人和汪质的关系并不一般,能够在凌晨三点让汪质接待,在茶几上有一张扑克牌黑桃七,和廖志刚案中发现的扑克牌是同一类型,我们怀疑这两件案子是同一个所为。”黎正祥把扑克牌递给蔡薇。“这种扑克牌很容易买到,很难追查到什么。”
  这两件案子是在太过离奇,哥哥是不是因为调查这两件案子失踪的呢?如果真的是因为调查这两件案子哥哥才会失踪,那么哥哥很可能是找找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你们以前处理过这样的案子吗?”
  “我估计只有蔡科长和黎副科长才有处理这种案件的经验,不仅如此,第七科的有过刑警经历也只有你和蔡科长。我是刚刚考上警察就被调到了这里,姚莘垣是特招进来的,袁野和黎副科长都是军人转业过来的;韵竹姐是军医医院的精神科医生。”一直沉默的王源说话了。
  “蔡科长是怎么失踪的。”蔡薇问出了一直藏在心里想问的话,大家都沉默了,蔡薇能看的出来他们对于哥哥的失踪都是带着遗憾的。
  姚莘垣表现的最明显,这是一个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的人。“科长失踪那天袁野跟他在一块,袁野你来说吧。”
  “科长怀疑犯罪嫌疑人是汪质的手下甚至是生意伙伴,这一点从汪质死后清远市的毒品并没有停止销售上可以看得出来。因为廖队长咬的汪质很紧,于是他授意犯罪嫌疑人杀死了廖志刚,但是廖志刚死后,汪质成立重点监视对象,他怕我们从汪质的身上调查出什么,所以选择了杀人灭口。”袁野喝了一水,继续说道:“于是科长决定从毒品上开始追查,六月28号我们抓到一个毒贩,从毒贩口中知道汪质在城西有一个制毒工厂。”
  “他说的是城西那个已经荒废的网上流传闹鬼的氧江化工厂吗?”蔡薇忍不住发问。
  “那个地方很偏僻,闹鬼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掩护,7月1号科长带着我和杨威去工厂侦察。那天是晴天,但是在工厂附近却升起了浓浓的雾。我们借着浓雾悄悄混进化工厂,但是化工厂里面什么也没有,科长吩咐我们单独行动,我在化工厂里找了很久什么也没有找到,我意识到我们被骗了,我打电话联系科长和杨威,但是他们的电话都没人接听。”
  “蔡科长就是在化工厂失踪的吗?”蔡薇捂住了嘴,哥哥只怕是凶多吉少。
  “我循着手机铃声在工厂里找到了科长的手机,屏幕亮着,编辑着给蔡薇的短信,内容是:魔术师。”袁野说完,孙韵竹拿出手机递给蔡薇。
  “我们找遍了整个化工厂都没有找到你哥哥的踪迹。”黎正祥愧疚的说。
  “你们知道六年前的“715”凶杀案吗?”只有查清楚这两件案子,才能找到哥哥,她开始有些相信陆天一说的话了,或许这世上真的存在超自然力量或者说是现今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715校园凶杀案前三名受害人的死亡方式和廖志刚有很大的相似,没有致命伤,没有毒理反应,没有突发疾病。”
  “可是犯下罪行的嫌疑人不是已经被绳之以法了吗?”王源疑惑的问。
  “三天前,市局档案室‘715’凶杀案的档案被调换,调换档案的是一只身上系着戒指的黑猫。为此我受命去监狱见过陆天一,他对黑猫调换档案并不觉得奇怪,最后还跟我说了一段奇怪的话。”
  “那段话我们从你的报告上看过了!我也不能判断是真的还是假的。”黎正祥说:“对了,他让你重新检测那张纸结果出来了吗?”
  “应该出来了,我现在打个电话问问。”蔡薇拿出手机拨通了检验科同事的电话。“喂,宋雅,我是蔡薇,前天托你检测的那张纸的检测结果出来了吗?”
  “在我告诉你结果之前,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你说吧。”蔡薇在心里隐隐觉得可能跟自己的哥哥有关。
  “我们在上边不仅检验到陆天一的血液,还有另一个人的血液,那就是你哥哥,蔡阳。”
  虽然已经猜到了,蔡薇还是一怔,哥哥活着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们有没有搞错。”激动的姚莘垣一把抢过手机。
  “我们检测了两遍,很遗憾,我们没有检验错误。”宋雅挂断了电话。
  一个个疑问在蔡薇心里升起,绑架哥哥和杨威的跟调换档案的幕后黑手是同一个人吗?陆天一怎么知道血字是用别人的血写成的?幕后黑手所说的游戏是什么呢?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Lovelaoshan 时间:2020-12-17 10:13:27
  看完了,很精彩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