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途说之神鬼怪谈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4 14:17:15 点击:869 回复:5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故事一:会跳的馒头
  小时候听我娘讲过一件她亲身经历的事,还是她小的时候的事,大概七八岁的样子吧,具体我也记不清了,说的是大年三十那天,我姥姥早早摆好了供品上供,具体是给祖宗还是给仙家上供就不知道了。那时候的人迷信,讲究也多。
  那个年代可不象现在,有新鲜的瓜果梨桃、点心蛋糕,供品就是一盘还是两盘馒头记不清了,甭管是几盘了,反正在盘子里是分两层摆的,下面不知道是摆三个还是四个,上边压顶就一个,摆在堂屋一进门对着的靠北墙土坯垒的一个土台子上,也就是一个放碗筷的橱柜,那个年代穷,橱柜都是用土坯垒的,外面用泥抹了罩面,不象现在都是木头做的。
  晚上早早吃了饭,我姥爷出去找人喝酒去了,我娘和三个舅舅就在屋里玩纸牌,我姥姥就坐在炕头,不时掀开门帘看看堂屋供桌,好像担心供品被猫或老鼠祸祸了。那时的房子基本都是一明两暗的土坯房,堂屋与厢房之间没有门,只挂个门帘。我娘他们几个吵吵闹闹玩的正欢,突然我姥姥让他们别出声,然后下炕去了堂屋,我娘和我舅他们也跟了过去,看到供桌上盘子里的馒头,摆在上面的那个翻了个个,底朝上了,都觉得奇怪,堂屋明明没人,不会是人弄的,那馒头怎么会自己翻了个身呢?我姥姥也不说话,又把馒头摆放好了,就叫我娘他们都回屋待着。
  再回到屋里,我姥姥还坐在炕头,却始终掀着门帘盯着供桌看,我娘他们几个也不玩牌了,都凑在门口往外看,过了一会儿,奇怪的一幕出现了,就见刚刚被我姥姥摆好的馒头,自己跳动起来,跳了几下,翻了个身落回了原位。我姥姥的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赶紧过去把馒头重新摆放好了,然后拿出烧纸在供桌前烧了几张,又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嘴里念叨了几句什么也听不清楚,然后叫了我娘他们都回了屋,此后一晚上便没在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听老人说,大年三十的晚上,如果平平安安没出什么怪事,那么来年一年都会家宅平安、顺顺利利的,如果发生了什么,那么来年就会招灾引祸。不知是不是巧合,第二年我的大舅就生了一场大病,好悬就没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5 12:44:18
  故事二:撞克
  这个故事是听一个同事讲的,是他亲身经历的。
  大学毕业的时候分配到一家大型央企,不过这家央企并不象“三桶油”那样的垄断企业,是家施工企业,那时叫工程局,前身是工程兵部队的一个师集体专业。听单位的老人讲,单位在计划经济的时候也曾牛逼过,活都是上边派下来的,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工人的收入也还不错。我没赶上好时候,毕业的时候已经是市场经济了,头头们的思维还停留在计划经济的时代,不去积极开拓市场,还是坐等着工程项目找上门来,结果可想而知了。
  刚毕业报到先去的局里,局机关是一栋还算气派的大楼,心里觉得还不错,在局人事处办完了手续,通知公司来接我的时候才知道不是在局机关工作。不多时来了一辆破面包车,把我拉到了公司,很荒凉的一个地方孤零零的一座小楼就是公司机关,心里就凉了半截。在公司人事科办完手续后,告诉我分到了工程处,科长给工程处打电话来接人,等了半天来了一辆破双排。在去工程处的路上,双排司机默不作声,一句话也不说,我也不好说什么,就看路两边的风景,都是密不透风的芦苇地,时间不长就到了工程处,几排低矮的平房,四周被芦苇包围着。一想到今后就在这种地方工作,心里彻底凉了下来!这特么是啥地方啊?就是北大荒啊!从繁华的大都市毕业分配到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心里的落差别提多大了。
  闲言少叙,还是回到正题吧。话说那是九六年,我们在东北某地施工,驻地就在半山上开出一块平地,搭了两排平房,房子是用石棉瓦搭建的,办公和住宿就在这里,条件别提多艰苦了。去的时候刚过完年还是冬季,又是在东北,晚上睡觉又没有取暖设备,能把人冻死,到了夏天,白天宿舍里简直就是个大蒸笼,闷的人喘不过气来,中午想打个盹儿都不能,好在东北白天晚上温差较大,天一黑气温就低下来,还能睡个好觉。
  吃过晚饭,也没电视可看,更没有其他娱乐项目,喜欢玩牌的就几个人打牌消遣,我们宿舍几个人都不爱玩牌,大家吃完晚饭就待在宿舍吹牛聊天侃大山,大老爷们儿不爱聊些张家长李家短的,就聊些道听途说的精狐鬼怪故事,你说一个他讲一个消磨时间。
  有一个章工是个工长,住我们隔壁,没事也来我们宿舍,他这人内向寡言,来了后就找地方一坐,也不说话,静静地听我们胡聊,到该睡觉的时候站起来就走,基本每天都是这样,我们都习以为常了。
  有一天吃过晚饭,我们照例聊了起来,章工照例来旁听,等一个人讲完了,章工开口了,说我说一个吧,是我小时候亲身经历的。我们一听都来了兴趣,便催他快说,章工便慢慢悠悠叙述起来……
  章工老家在天津的一个郊区,在市区的北部,好像是宝坻还是蓟县,反正和河北交界的地方,具体是哪里记不清了。他小的时候,大概是七几年的冬天吧,反正那时候村里还没有通上电,天黑就点油灯照亮。
  有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几个小孩玩闹了一会儿就让大人催着上炕睡觉,几个孩子虽然不困也都很听话,脱了衣服钻进被窝,那时候北方农村都睡土炕,一家子不分男女老少都睡一张炕上。几个孩子钻进被窝,他爸爸还蹲在堂屋忙活什么,屋门虚掩着还没上栓,章工趴在被窝下巴放在枕头上,无聊地看着他爸在那里忙活。忽然听到屋门“吱扭”响了一声,好像门被人推开了,接着看到一只黄鼠狼从堂屋跑了进来,进来后旁若无人,两条前腿立起来对着油灯就拜,他也没觉得怕,只感觉好玩儿,忙喊他爸看。他爸看到后,回身从灶台拿起烧火棍,对着黄鼠狼就打了过去,黄鼠狼被打个正着,翻了几个滚儿,“吱吱”叫着逃出屋去。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6 11:22:18
  民间传说,黄鼠狼修行到一定层次会拜灯,至于是为什么我也问过不少人,却都说不清楚,修行实践短道行浅的,只能拜普通的灯烛,修行到一定程度会拜天灯,也就是拜月亮,据说这可不是随便乱拜的,否则会遭天谴。到了能拜月亮的层次就能开口说人言,但还不能幻化人形,需要向人讨封,讨封成功后就可幻化人形。后边会讲到一个黄鼠狼讨封的故事。
  刚才说到章工他爸拿烧火棍打跑了黄鼠狼,又忙活了一会儿,就插好屋门门栓,脱衣上炕了。刚躺下没多久,就听有人“咣咣”砸门,一个人大喊:“大哥,睡了吗?快起来开下门”,章工他爸赶忙穿衣下炕,出去开了大门一看,是他家邻居,忙问出了什么事,邻居不知是吓的还是急的,脸色都白了,说话也不利索了,磕磕巴巴说了半天,章工他爸才听明白,是他媳妇儿出事了。
  本来邻居两口子都已经上炕准备睡觉了,他媳妇儿尚未脱衣,突然之间两眼一闭躺在炕上,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片刻他媳妇儿两眼猛地睁开,站起身来在炕上又蹦又跳,嘴里还喊着什么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某某某,这个某某某就是章工他爸的名字。
  邻居起初还以为他媳妇儿闹啥幺蛾子,说你是不是晚饭吃撑了,大晚上不消停会儿。看他老婆还是没完没了的连蹦带说,就生气地去拽她胳膊,谁知他老婆一甩手,他一个跟头栽在炕上,差点儿摔地上去。这一下可给他吓着了,他知道他老婆不可能那么大的劲儿,意识到他老婆可能被什么东西上身了,吓得连鞋都顾不上穿了,手忙脚乱地开了门就撒丫子跑了出来,亏他还记得他老婆说过的就怕某某某,直接跑到章工家砸门了。
  章工他爸听明白事情经过,就知道肯定是刚才他打跑的黄鼠狼去邻居家缠人了,给邻居说你等我一下,转身回屋去了,一会儿手里拿了那根烧火棍出来,跟着邻居去了他家。
  一进邻居家屋里,就看到那个女人依然蹦跳不止,嘴里胡言乱语不停,嘴角都是白沫子。章工他爸用烧火棍指着那个女人大声骂道:“好你个黄鼠狼,刚才没打死你,竟然跑到这里缠人来了,这次你跑不了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抡起烧火棍作势要打,再看那个女人“咕咚”一声倒在炕上,眼睛闭着一动不动,就好像睡着了一样,过了不一会儿,女人坐起来揉着眼睛,抬眼看到章工他爸,惊讶地问:“大哥你咋来了?来了多久了?”章工他爸没说话,只盯着她看,邻居问他老婆:“你刚才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上了炕还没来得及脱衣服就困的实在不行了,打了个盹儿。”对自己刚才的举动一无所知。
  章工他爸见女人没事了,也就回家了,回到家把事情经过对老伴儿说了。章工当时还没睡,也听了个清清楚楚、一字不落,时隔多少年后对我们讲起,听的我们一个个头皮发麻、咋舌不已!
我要评论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6 11:24:35
  修行时间短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6 11:53:20
  故事三:坟地无头鬼
  这事不是听别人说的,就发生在我的老家,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却是发生在身边的事,当时造成的轰动,十里八乡的估计都听说了。
  这事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我已经十几岁了,具体是八几年,我回忆了半天实在是确定不了,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是发生在夏天,我记得我听说这事后,吓的我晚上睡觉都蒙着头睡,你想那可是大夏天啊!半夜憋着尿都不敢出去放水,只能忍到天亮了才敢去,差点把膀胱给憋爆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6 13:32:00
  我老家村子的附近有一个村子叫音家庄,这个村的人基本都同宗,这个村向西约两里地有一个村子是龚庄,两个村之间只有一条乡下土路相通,路边略微靠近音家庄有一大片坟地,估计有几十亩地大小,叫音家坟,是音家庄的祖坟,因为全村同宗,村里死人都葬在这里。白天还好,要是晚上一个人走夜路路过这里,胆子大的人也得头皮发麻、汗毛直竖!
  音家庄有个音六,那年二十多岁,刚结婚不到一年,是个出了名的混不吝愣头青,身强体壮,一脸的横肉,胆子特别大,一般人可不敢招惹他,耍起王八蛋来,任谁碰上都头疼,所以大家对他是避而远之,惹不起躲的起,实在躲不开让他缠上了,也只能自认倒霉,掏钱了事!
  八十年代初期,我们老家那里兴起了一股风,每到农忙季节,新姑爷要去给老丈人家帮忙干活,哪怕自己家的活都忙不过来你也得去,否则媳妇儿骂、外人说,反正都认为你不是个东西。
  音六媳妇儿娘家是龚庄的,出事那年夏天的某一天,音六一大早也跟着媳妇儿去帮老丈人家耪地,干了一天的活,夏天天长黑的晚,收工的时候差不多八点了,在老丈人家吃完了晚饭,又说了会儿话,估计差不多十点了,他媳妇儿就说要不你回家吧,家里没人别招了贼,明天早晨你过来吃饭。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6 14:02:40
  音六混蛋是混蛋,倒是很听媳妇儿的话,打了个招呼,便推起破二八的大铁驴离开了老丈人家。夏天天热,那个年代没几家有电风扇的,屋里热的待不住人,人们吃完晚饭都拿个小板凳到大街上,三个一堆儿五个一伙儿,凑在一起聊天乘凉。
  音六骑着车沿着那去他们村唯一的一条土路往家赶去,走到那片坟地的时候,突然觉得肚子疼的厉害,就停车要去放茅。要说音六确实胆大,换了别人就算拉在裤子里也得忍着,离开坟地才敢找地方方便,音六可不管那些,停好车就小跑着进了这片坟地,找了个地方就解开腰带褪下裤子蹲了下去。
作者:老山商店 时间:2021-01-16 15:03:35
  继续啊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6 18:26:39
  音六正自“脚踏黄河两岸,下边炮火连天”,忽然听到自行车那边有动静,好像是有人推车的声音,心说谁这么大胆敢偷我的车,伸长脖子看过去,当天晚上是云遮月的天,能见度不是很好,但他蹲的地方离自行车不过十几步远,能清楚看到自行车静静地立在那里,周围并无半个人影。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6 19:18:27
  音六以为自己听错了,也没多想,继续他未竟的事业。等排泄完了,随手从地上捡了块土坷垃抹了一下,就提裤子站起来,还没来得及系裤带,突然被人从后面拦腰抱住想把他摔倒。音六猝不及防吓了一跳,以为碰上抢劫的了,心说这不开眼的家伙,劫道也不挑人,老子浑身上下翻不出一个硬币,兜比脸都干净!急忙双手提着裤子,猛的往下一坠身子,使了个千斤坠,同时腰上用力,想把对方甩脱,扭动身体的同时,眼角向后扫了一下,就是这一扫,把他吓得魂飞天外,后面抱住他的人竟然没有脑袋!音六“嗷”的一声,当场晕了过去。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6 20:45:02
  各位读友,更新不及时请见谅!2020-12-26发了一篇《雪夜狼灾》,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读。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6 21:56:06
  也不知过了多久,音六悠悠醒来,大着胆子四周一看,除了躺在地上的自己,周围再无旁人。想站起身来,腿软的象面条根本站不起来,只好强撑着爬到了路上,自行车还在,音六声嘶力竭大声喊救命啊!快来人啊!寂静的夜晚,声音传出去很远!
  此时音家庄街上乘凉的人大部分都回家睡觉了,还有七八个年轻人吹牛聊天,忽然有一个耳朵尖的听到远处好像有人喊救命,就让另外几个别说话了,大家静下来侧耳一听,果然有人喊救命!听声音应该在村西方向。
  年轻人本来就好热闹,加上好奇,几个人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到了坟地一看,是他们村的音六。大家七嘴八舌问咋回事,音六语无伦次说了半天,大家才听明白了,一个个免不了心里发虚,仗着人多壮胆,几个人架着音六、推了车子回村,把音六送回家扶上炕。他媳妇儿在娘家没人照管,有人去敲音六父母家的门,告诉了他父母让他们去照顾。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7 09:37:24
  音六坟地遇到无头之人的事,第二天就在村里传的沸沸扬扬,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就传遍了周围的十里八乡。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有那好事之人跑到那片坟地,找到了一堆排泄物,还有脚印和爬动的痕迹,细心的人发现,现场只有一个人的足迹,应该就是音六的,并无第二人遗留的脚印。
  于是就有人猜测,可能是音六好逸恶劳,不愿意干活受累,就想装病偷懒借此逃避劳动,于是编出个坟地遇鬼的故事来。但后来音六身上的一些变化,又让人觉得这个猜测说不通。
  音六被人送回家后一病不起,在炕上躺了一个来月,大夏天的跟女人坐月子一样,盖着被子关着窗户,每天都有人伺候。等病好能下炕了,人也是整天萎靡不振、半死不活的,胆子也变得特别小,怕黑,一到晚上就待在家里不敢出门,更别说走夜路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7 11:02:55
  故事四:黄鼠狼讨封
  这个故事是听我小叔说的,最初听他说还是在我十来岁的时候,后来过了十多年我又问过他一次,他就又给我说了一遍,我始终觉得过于离奇,心里半信半疑。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表叔,我奶奶的娘家侄子,有一年春节去他家拜年,找了个机会向他求证真伪,我表叔很肯定的说确有其事。现在讲给大家听,信不信由您,世界上很多事本就说不清楚,信则有、不信则无,不信的话就只当故事来听好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7 11:58:34
  事情发生的具体年代不详,反正还是有生产队的时候,我表叔当时是生产队长。没生活在那个年代的年轻朋友可能不太清楚,当时的体制是省、县、人民公社、大队,大队就相当于现在的村委会,大队下边视村子大小分为若干不等的生产队,生产队长的职责就是负责全队的生产安排、粮食等物资的分配、劳动力工分的划定等,不脱产也没工资,一般都由德高望重的人来担任,农活难免有轻有重,分配时也不免有人挑肥拣瘦,如果换个不能服众的人能来当队长,镇不住人,这活就没法干了。
  话说也是冬天的一个夜晚,我表叔吃了晚饭就去队里,那个年代每个生产队都一样,社员吃过晚饭都去队里,每人一个工分本,今天你干的什么活给几个工分,由队长定,队里会计给你记在工分本上,等大家当日的工分都记完了,再由队长安排明天的农活,完事大家就可以回家睡觉了。这天晚上我表叔也是这个程序,等社员们都散去了,他又和两个副队长、会计还有保管员聊了会儿天,商量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差不多十点钟了,就离开生产队往家走去,那天晚上是个满月,银辉满地,亮堂堂的犹如白天一般。我表叔走路有个习惯,总是背着手上身微微向前倾,生产队离家并不远,也就三四百米的样子,走了将近一半,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东西手舞足蹈的,仔细一看,是只黄鼠狼,两条前腿立起做作揖状,对着月亮拜个不停,我表叔明白这是黄鼠狼在拜月,看来是个道行不浅的家伙!
  我表叔历来胆正不信邪,看到一只黄鼠狼在拜月,并不声张,悄悄从地上捡了半块砖头背在身后,继续向前走去。黄鼠狼看到我表叔走过来,并不逃避,竟然面向我表叔口出人言:“大祥,你看我象不象人啊?”大祥是我表叔的名字,见问,我表叔佯装喝醉的样子,说我喝酒喝的头昏眼花,看不清楚,等我走近点儿看看啊!边说边走近黄鼠狼,趁其不备,藏在背后的手里的砖头照黄鼠狼的脑袋砸了过去,嘴里骂道:“你这个畜生,天生就是黄鼠狼,永远也不会象人!”黄鼠狼被砸的在地上翻了几个滚,跑了。
我要评论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7 12:40:21
  上个故事中讲过,黄鼠狼修行到能拜月的层次,可以开口说人言,但还不能幻化人形,需要向人讨封,所谓讨封就是遇到行人问人家看自己象不象人,一旦回答说象人,那就讨封成功了,此后就能幻化人形,修行又提高了一个境界;如果回答说不象,那就讨封失败,还得继续修行,等待下次机缘。
我要评论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7 13:17:56
  故事五:送魂儿
  说实话,这个故事讲还是不讲我挺纠结的,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发生在我家的事,也可以说是我亲历的。这个事发生的那年我已经六七岁了,虽然有些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后来我又问了我娘,她完整地把经过给我说了一遍,所讲的事情经过和内容与我记忆中能清晰记得的完全吻合,记忆模糊和不知道的部分也清楚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7 16:01:38
  天下识君,具体这个问题曾听老人说过,如果帮着完成讨封,黄鼠狼会报恩,但仅限于此人一辈儿,等此人不在了,黄鼠狼会向此人的后辈儿讨债,且是加倍。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8 11:47:59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尤其是远离大城市的偏远农村,生活的压力和苦难是现在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用吃不饱穿不暖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一年四季没闲着的时候,大人在生产队劳动是这样,大年三十都在地里劳动。有人问了,大冬天的地里有什么活可干呢?说出来大家可能都不信,用铁镐把秋天耕过的地里的大块土坷垃砸碎,反正就是不让闲着。七八岁的孩子也如此,放了学后春天打猪菜、夏天割猪草、秋冬两季捡柴禾,想写作业得晚上没事了才能在煤油灯下写。就这样挣命日子过的还是缺吃少穿,到了年底生产队一算账,可能还欠队里,有的人家甚至过年都吃不上一顿饺子。青黄不接的时候断了粮,要靠国家发救济粮来度荒,记得有一年的救济粮是从东北调来的土豆,煮熟了当主食来吃。正是经历过这样的年代,使我养成了节俭的习惯,现在的条件虽然比过去好了,却依然舍不得糟蹋粮食,不管剩了几天的饭菜,只要还没馊,就不会倒掉,热一热就吃了,为此没少让老婆孩子数落。没办法,习惯之所以是习惯,就是因为已经根深蒂固了。
  扯远了,回到正题。那个年代不象现在家家都有了汽车,现在不管去哪里,屁股后一溜烟儿就去了。那时候人们每逢外出,不管是走亲或赶集都要骑自行车去,有些岁数大的不会骑车,就只能走着去,走路毕竟不如骑车快捷方便,要是携带有比较重的东西,人背肩扛的实在辛苦,会骑车的话后架可以驮东西,那就轻松多了,所以在那个年代会骑车对于人们来说是必要的一门技能。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8 11:59:28
  农村的孩子不管男女,一般到了七八岁的时候都要学骑车,春夏秋三季活多人忙,没时间学,学骑车一般都在冬季,每年冬天,各个生产队的场上都有一些孩子学车。大概是七四或是七五年的冬天,我大姐也去学车,我家孩子多,小妹妹才一两岁,大人要去生产队劳动,就让我二姐看着小妹妹,二姐带着小妹妹跟着大姐去看学车。
  当时农村很少有“永久飞鸽”这样的名牌自行车,基本家家都是二八大铁驴,又高又重,七八岁的孩子用它来学骑车还真不容易,优点是结实耐用不怕摔,在后面绑两个筐能驮二百来斤东西都没问题。
  我大姐学车就在村东头一个生产队的场里,去的时候已经有七八个小孩在那里学车。我二姐跟着到了那里,把小妹妹放下就自顾跟着车子跑来跑去地玩了,完全没意识到把小妹妹撇在那里会不会有危险。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8 12:25:42
  小妹妹很老实,被二姐放下后也不乱跑,就待在那里站着不动,看着一帮比自己大的哥哥姐姐骑着车东倒西歪地从身边经过,也不知道害怕。突然,一个叫立秋的孩子骑着车冲着小妹妹过来了,嘴里大呼小叫“快躲开!快躲开!”那么小的孩子知道啥,根本不知道躲闪,依然傻傻地站在原地不动。那个叫立秋的见小妹妹站着不动,心里更加慌了,越想躲越是躲不开,直直的对着小妹妹就过去了,到了小妹妹身边车子也倒了,正好把小妹妹砸在车下。
  这一幕大姐和二姐也看到了,当时就吓傻了,立秋同样也傻了眼,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赶紧把车搬起来,任凭车子压在小妹妹身上。倒是其他学车的孩子赶紧跑过来把车搬开,大姐和二姐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大哭大叫地跑过来,那小妹妹抱在怀里,一看更害怕了,小妹妹已经昏死过去,怎么叫都没反应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8 13:06:58
  补充说一句,那时候因为我家比较穷,买自行车晚,大姐学车的时候已经都十几岁,我那年已经六七岁了,我学车也是十多岁才学会的。
  等大人知道了从地里回来,我爸和我三个叔他们赶紧骑了车送小妹妹去了我们公社的卫生院,我就在家待着,看我娘打骂两个姐,我奶奶在旁边劝都劝不住。我知道这个时候我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别引起我娘的注意,否则一不小心就可能免不了一顿臭揍!
  快到中午的时候,立秋他奶奶来了,带了十几个鸡蛋,说了一些赔礼道歉的话。我娘虽然心里着急,但也明白这事也不是人家愿意出的,还安慰人家说了一些不怪立秋,他也不是故意的这样的话,把老太太打发走了。
  下午的时候我小叔回来了,说孩子还没醒,我们公社的卫生院不敢留,让去另外一个公社的卫生院,我爸他们已经带孩子去了,他回来给家里说一声。家里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左邻右舍,探听孩子怎么样了,听到孩子始终昏迷不醒,其中有一个说孩子别是吓丢了魂儿吧,不行的话晚上去给孩子叫叫魂儿。
  天快黑的时候我爸他们回来了,那个卫生院也和我们公社卫生院一样无能为力,只好带着我小妹妹回来了,小妹妹还是始终昏迷,但呼吸却很平稳。我娘一看医院都看不了,也信了那个邻居的话,晚上等夜静更深的时候,拿着我小妹妹穿过的一件衣服来到出事的地方,嘴里说着孩子回家吧,娘来接你了,一路说着一路抖着手里的衣服回了家,到家后把衣服盖在小妹妹的身上,然后就睡觉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8 17:24:03
  第二天天刚亮,我娘就赶紧起来看我小妹妹好了没有,一看还是紧闭双眼,心想是不是睡着了没醒呢,在小妹妹身上轻轻拍了几下,嘴里叫着孩子醒醒,喊了好几声也没反应,知道昨晚叫魂儿没见啥成效。心里着急回身又想朝大姐她俩发火,正好我奶奶不放心小孙女,早晨起来连饭都没吃就赶过来,我娘一看我奶奶来了,便忍住了没再发火,大姐和二姐算是躲过一劫。
  我奶奶看了看我娘的脸色,又看了我小妹妹一眼,就知道病没见好,犹豫着对我娘说:“实在不行去叫他干娘来给看看吧”,说着指了我一下。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8 21:05:40
  我奶奶说的我的干娘,是邻村的一个老太太,两个村子距离很近,也就两里地。提起这个老太太,在我们那儿方圆附近几十里,套用一句评书里的词:“那真是如雷贯耳,皓月当空!”别的不说,单是干儿子、干闺女就有将近两百个,我们村我知道的就有三四个认老太太做了干娘,你想那能是一般人吗?有人会好奇,这个老太太何德何能担得起这么大的名头?我说了你还别不信,老太太还真就担得起!
  有人可能猜到了,没错!我这个干娘是我们那里最有名的一个大仙,东北叫出马仙,我们那里叫师傅。虽然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一说,我干娘却是名副其实,那是真有本事!要问她本事多大,这么说吧,北京、天津都经常有小轿车去她家找她看病或是看事,你想那个年代,能坐小轿车的能是普通人吗?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尤其还是在破四旧的年代,这些人冒着风险去搞所谓的封建迷信活动,他们又不是傻子,为啥?!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8 21:27:44
  之所以有那么多人认她做干娘,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被她看好了病,为了表示感谢就让孩子认她做了干娘,还有就是家里小孩体弱多病,为了让老太太庇佑孩子能躲灾避难,就认了干娘,我应该属于第二种情况。
  听我娘说,老太太能用咒语拘来黄鼠狼、蛇之类供她驱遣,完事之后再念咒送走。这我没有亲眼所见,我亲眼目睹的是有一年去干娘家拜年,刚走进她家大门,看到一只黄鼠狼从院墙上跳下来钻进了屋里,我随后进屋特别留心细看,没找到那只刚进来的黄鼠狼。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8 21:43:30
  言归正传,我娘听了我奶奶的话,直如醍醐灌顶,一语惊醒梦中人!心说真是急糊涂了,怎么就没想到她呢?我奶奶是个小脚老太太,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我娘饭也顾不上做了,简单收拾一下就要动身去我干娘家,还不忘对我大姐二姐说,今天你俩做饭啊,算是将功补过了。说完就着急忙慌地走了!
  我两个姐如蒙大赦,刚才还一直害怕等我奶奶走了,我娘还得接茬打骂呢,忙不迭地抱柴火生火做饭。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8 22:54:45
  刚才说了,我们村到我干娘的村子不过两里地远,我娘心里着急走的快,二十分钟左右就进了我干娘家的大门,进了院子就喊老嫂子在家吗?
  我干娘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夭折,三儿子已结婚分家单过,她和那个有些呆傻的二儿子在一起过。我娘进院的时候,我干娘正坐在炕上,她的二儿子在做饭。听到有人来,也没起身下炕,只应了声谁呀?进屋来吧!我娘迈步进屋,蹲在灶台烧火做饭的我那傻二哥抬头看了我娘一眼,说了句来了,就低头用烧火棍拨弄灶火,不再说话。
  我娘应了句来了,就进了厢房,我干娘见是我娘,在炕上挪了挪屁股,招呼我娘坐下。我娘坐在炕沿儿,先问候了几句身体怎么样啊之类的话,就说明来意,并把发生的事详细说了。
  我干娘听了没说话,闭上眼睛,片刻之后开口了,说孩子是吓丢了魂儿了,我刚看过了,孩子的魂儿没走远,就在那附近呢。然后就埋怨我娘,说你怎么那么糊涂,怎么敢自己给孩子叫魂儿呀,外边的孤魂野鬼那么多,万一叫个哑巴或傻子跟了回去,不把孩子给害了吗?
  我娘听了也觉得后怕,我干娘接着说你回去吧,等晚上夜静了,我派人把孩子的魂儿送回去,并嘱咐我娘晚上窗户上的猫洞别堵死,别让小孩的魂儿进不去屋。我娘记下了,也不多待,就起身告辞回家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9 11:19:40
  也许有人问:窗户上的猫洞是什么东西?解释一下,在八十年代以前,北方农村的窗户跟现在常见的窗户不一样,现在不管是塑钢窗或是铝合金窗,要么是平开的要么是推拉的,都能打开通风。那个年代城市民居或南方农村的窗户啥样不知道,北方的窗户都是木头的,一个方形框,用稍粗的木条做外框,框内横竖用稍细的木条与框连接固定做窗棂,安装时把外框与窗洞固定密封好了就可以了。这种窗户不能开合,到秋天天冷了窗户上糊一层纸遮风挡寒,快到夏天天热的时候就把窗户纸撕掉,能通风纳凉。那时候人穷吧,老鼠还很多,所以基本上家家都养猫捉鼠,天凉了糊上了窗户纸,晚上睡觉把屋门插上了,猫进出得有个地方吧,就把窗户下边靠近窗台的纸撕掉一块让猫晚上进出,这就是我们老家那里所说的猫洞,也叫猫道。俗话说“针鼻大的窟窿斗大的风”,大冬天窗户上有那么个大洞往屋里灌风,那多冷啊!所以猫洞平常要用东西堵上,不管猫从外进来,或是从里出去,用爪子一扒拉,堵住洞的东西就倒了,猫就能自由出入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9 11:39:35
  到了晚上关门睡觉了,我娘找了块硬纸板堵住猫洞,没敢堵的太严实,特意留了一条缝,平时堵猫洞都是用一本厚厚的书,好像是本毛泽东选集,这晚没敢用。对那晚上的事我印象很模糊了,后来听我娘说,那天晚上天很好,是个大月亮天,照的院子里亮堂堂的,也没有风,我娘心里有事不敢睡,就静静的等着。家里没表也不知道几点,估摸着后半夜的时候,院子里突然起了一阵风,紧接着堵猫洞的那块纸板“啪嗒”一声倒了,我娘心说这是给送来了,心放下了大半!起身把猫洞堵好了就睡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9 11:59:42
  天亮的时候我小妹妹醒过来了,一睁眼就喊饿了。我娘一看,心彻底放下来,急忙说娘去给你做饭,娘给你做好吃的啊!赶紧吆喝我大姐去给锅里添水抱柴生火,我娘拿了个大碗,把立秋他奶奶送的鸡蛋磕了五六个在碗里,捏了点盐,用筷子搅均了,又加了点凉水又搅了搅,滴了几滴香油,就放进了锅里,不一会儿,锅里就飘出了诱人的香味儿!
  我娘把那碗鸡蛋羹从锅里端出来,用小勺从碗里挖了一块儿放在嘴边吹了吹,又用嘴唇试了试不烫了,就喂给我小妹妹,我在一边站着看,馋的我是抓心挠肝!等我妹妹吃饱了,碗里的鸡蛋羹还剩下半碗,我娘本来想收起来留着给我小妹妹下顿吃,扭头看到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半碗鸡蛋羹,哈喇子流出多长,加上我小妹妹病好了心里高兴,就说看你没出息的样儿,给你吃了吧!
  我接过碗,端到一边狼吞虎咽吃了起来,等我吃完把碗放回去时,那碗干净的都不用洗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9 12:37:07
  故事六:消失的饺子
  这件事是我亲历的,时间是九七的元旦那一天。
  我有个朋友,跟我即是同乡也是同学,毕业都分配到工程局,只是不在同一家公司。前边说过,我毕业的时候已经是市场经济,单位头头的思维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导致单位效益一落千丈,职工收入大幅减少,不少人辞职而去另谋高就。象我这种没有进取心的人也不在少数,甘愿留下来与单位患难与共,虽然没活干挣钱少,但是轻松自在啊,去不去上班都无所谓,去了也是打牌聊天,混到下班了各回各家。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9 14:46:15
  我这个朋友喜欢打麻将,牌技还很好,基本都是赢多输少,他每天都去单位,一到单位就和几个人支桌子玩起来,每天少则几十、多则上百的收入,一天的生活费那是富富裕裕的了。他老婆不上班,在家带孩子,全家就靠他养活,以他的工资收入,如果没有这份外快的话,还真就不够家庭的挑费!
  九六年眼看就过去了,离过年不远了,单位的一些人开始陆陆续续回老家了,我这个朋友再去单位想玩牌往往就凑不够手,他一看,得了,再有两天就元旦了,干脆过了元旦也回老家吧。
  九六年的最后一天了,第二天就是元旦,我们老家的习俗是元旦包饺子,他按着老家过春节的习俗,元旦的前一天就包好了一盖帘饺子,准备第二天吃了饺子就走,他计划一家人先去老丈人待一段时间,等春节前再回自己的老家过年。
  没想到元旦那天他并没有走,下午到我家来了。我们那时都住在单位的平房,离的并不远,来了后情绪很不好,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了吗?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别是要出什么事吧,今天煮饺子发现盖帘上摆的整整齐齐的饺子,最外一圈少了三个,怕不是什么好事。”盖帘是把高粱杆用线穿起,穿成一块方形的平板,然后加工成圆形,往上摆饺子时由外向内一圈圈摆放,极其整齐有序。
  我安慰他这有什么奇怪的,估计是老鼠叼走了,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还相信那些迷信的东西?你好好找找看犄角旮旯是不是有耗子洞,行了别瞎想了,不会有啥事的!安心跟老婆孩子回老家过年去吧!我的话让他安心了不少,第二天就带老婆孩子去了老丈人家。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19 21:16:14
  九十年代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手机,通讯很不方便,我那朋友回老家后我们也没有联系,一直到过完了年他回来上班我们才见面。一见面就抱怨说这个年过得太不顺了,当时少了三个饺子我心里就犯嘀咕,担心会出事,真是怕啥来啥!
  我忙问出什么事了,他就把回老家后的经历原原本本说了。原来他和老婆孩子坐火车回家,按计划先去的老丈人家,他老丈人老两口见闺女带着姑爷和外孙回来,自然高兴万分,盛情款待他一家,抱着许久不见的外孙亲不够,还埋怨闺女一家回来看他们的次数太少了,害得他们做梦都想外孙子,这次回来可得多住些日子才能走,唠唠叨叨起来没完没了!
  我朋友见老丈人这么热情,心里自然也舒坦,心想离过年还早,年前能回自己老家就可以,那就在这多待几天好好陪陪两个老人!想是这么想,谁知道孩子不知道是旅途颠簸还是水土不服,第二天就发高烧还上吐下泻,赶紧送到医院诊治,打针输液好几天,还没等孩子好利落呢,他老丈人突发脑溢血也进了医院。这下我朋友两口子给忙的,黑白都在医院伺候,连个囫囵觉都睡不成。煎熬了二十多天,他老丈人终于出院了,这时离过年也近了,我朋友就带老婆孩子回了自己老家。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0 10:53:24
  用祸不单行来形容我朋友这次老家之行再贴切不过了。大年三十晚上一大家子吃年夜饭,他爸身体不好,平时滴酒不沾,这天也是高兴,难得今年全家人欢聚一堂在一起过年,就喝了点儿酒,结果年夜饭没吃完就跟他亲家一样突发脑溢血。除夕夜跑车的司机都回家和家人团聚去了,街上根本见不到一辆车,我朋友哥几个费了半天劲才雇了一辆车把他爸送到了医院,在医院一待就是半个月,出院后命是保住了,但生活却是不能自理了。
  什么事就怕细琢磨,这事要是神经大条认为就是个巧合,也没什么。可要是往深了想,把他回老家前无缘无故少了三个饺子这事联系起来,还真是细思极恐!丢了三个饺子,病了三个家人,这真的是巧合,还是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也未可知。这个世界未知的东西太多了,科学涉猎不到的领域也很多,过分迷信科学,未尝就不是一种迷信!对于未知,人还是应该心存敬畏,你可以不信,但你不能不敬!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0 13:10:22
  故事七:凶案迷踪
  八十年代初,我老家村子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为母女二人,母亲三十岁左右,女儿才两岁多。凶杀案的发生,震惊了这个平静的村庄,不要说年轻人,就是这个村岁数最大的老人,一辈子也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个村发生过杀人案,更不要说被杀的还是一对母女!一时间村里人心惶惶,谣言满天飞。
  当时我在乡中学读初中,刚过完春节不久,学校已经开学,但还没出正月,因为是毕业班,学校离家又比较远,所以就住校。凶杀案发生在夜里,那天晚上我们村放电影,有一些原本住校的同学那天放学就回家了,后来向看了电影的人打听,知道放的是朝鲜电影《原形毕露》。本来我也想回去看电影,犹豫良久觉得还是以学业为重,最终没回去。第二天早晨刚到班里,邻村的一个来的早的同学就说昨晚正放着电影,你们村有一家房子着火了,结果电影也不放了,大家都跑去救火,听说烧死了两个人。我忙问是谁家着火,他说不知道,再问那家姓啥他同样说不上来,住村东头还是西头他也不清楚,除了知道有一家着火,其它都是一问三不知。
  我心里着急,担心可别是自己家着火了,看到有我们村的同学来了,赶紧过去打听,告诉我是谁谁家房子烧了,并说死的两个人不是烧死的,是被人杀了后点的火。我一听是杀人放火大吃一惊,一上午的课都没心思听了,只想着快点儿放学回家去看看,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就迫不及待地骑车往家赶去。
作者:你在哪里离我多远 时间:2021-01-22 00:27:56
  收藏先
作者:lengguanxie 时间:2021-01-22 01:56:40
  同龄人,很真实,顶顶,望更。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2 11:04:07
  回到家把车往院子里一扔,连屋子都没进,就往村东头出事的那家的方向跑去了,只见大街上有许多围观的人,十多辆警车停在街边,很多的警察从出事那家进进出出,气氛显得非常紧张。我一看这阵势也不敢往前凑的太近,远远站了张望,并向周围的人打听,告诉我说省公安厅、地区公安处、县公安局和乡派出所的警察都来了,现在正勘察现场,据说现场被当时救火的人破坏的很严重,勘察起来很费劲。说着话,就看到一个警察牵着一条警犬从那家院子里出来,边嗅边走,向一个方向去了,围观的人虽然好奇,但没一个人敢跟着去看热闹。
  我好奇心重,问了很多人,虽然每个人说的都不尽不实,但还是基本弄明白了事情的发生经过。出事的这家四口人,夫妻俩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儿子五岁,闺女一岁多,昨晚村里放电影,男主人去看电影,留下老婆和两个孩子在家睡觉。儿子在睡梦中被热醒,睁眼看到房子着火了,赶紧光屁股爬起来去推他妈和妹妹,看叫不醒,衣服都顾不上穿就跑到大街去找人救火,正巧一个人路过,看到这孩子光着屁股跑出来,又看到他家房子烧了起来,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急忙跑到放电影的地方,告诉放电影的人别放电影了,快用喇叭通知谁家房子着火了。那个时候的人很淳朴,听到这个消息纷纷跑回家去,拿上水桶、铁锹等救火的家伙儿赶去救火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2 11:38:32
  等把火扑灭了,人们帮着把炕上已经死去的那对母女抬到院里。当时天黑,加上这对母女被烟熏火燎的身上已经发黑,没有谁注意到死去的两人身上有伤痕,都以为是电路老化引起的火灾造成二人的死亡。等天蒙蒙亮的时候,男主人才发现二人身上的伤口,意识到是杀人放火,这才跑到村子家去报案。
  公安机关对这个案子可谓相当重视,省公安厅和地区公安处都派出专家亲临现场进行指导,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常驻村里。我记得麦收的时候,我在地里干活,还经常看到警察骑着摩托车往来奔波,四处去调查,不过重视归重视,案子却没进展。听说案件的定性和作案的凶器始终确定不了,先是定性为凶杀,结果查来查去进行不下去了,再定性为情杀,也是半途而废,甚至连作案使用的什么凶器也确定不下来,案子一时僵在那里,专案组在村里待了将近一年,年底的时候悄没声的撤回了县城。时至今日,这个案子仍是未破的悬案。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2 11:39:24
  这才跑到村长家去报案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2 12:04:52
  这个案子有个细节令人迷惑不解,凶手当时应该掌握了死者家里的情况,男主人去看电影不在家,家里只有三个人,那个母亲和两个孩子。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凶手杀死了那个母亲和不到两岁的女儿,单单留下了已经五岁的儿子呢?二人死在炕上,应该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凶手杀死的,杀人后又找出他家里的柴油纵火烧房,说明凶手对他家比较熟悉,应该不是流窜作案,可是警方对村里十六岁至六十岁的所有男性进行了全面排查,最后都排除了,如此,这个案子就蹊跷的很了。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2 12:41:18
  转过年来春天,一个十几岁就去东北投靠他大爷的胡姓汉子从东北回到了村里,在东北混了十几年也没混出个名堂,三十多了穷的叮当响,连个老婆都没混上,没办法了又回到了老家。回来后房子也没有,借的人家的空房子住,又东拼西借,花了三千元从四川山区农村买了个媳妇儿。这个女人我见过,长的相当不好看,土的掉渣,满嘴的四川土语方言,不会说普通话,我们说话她听不懂,她的话也没人明白啥意思,爱吃米饭吃不来面食,一切都跟我们当地人格格不入。
  这个四川女人来我们村没多久,突然有一天就撞克了,又哭又闹,嘴里说的是我们当地的方言,仔细听竟是那个去年被杀死的那个女人的声音,说什么我死的好惨啊!连衣服都没的穿之类的话,声音凄厉阴森,唬的当时在场的人一愣一愣的,当时已是夏天,大白天都感觉脊梁沟儿冒寒气儿。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2 13:09:24
  那个被杀死的女人的丈夫和婆婆听说这事后,赶紧去了胡家,那个四川女人正在炕上折腾个不停,就问你认识我是谁吗?四川女人看了一眼来人就大哭起来,说我认识你们,你是孩子奶奶,你是孩子的爸爸。死去的女人的婆婆一听确实是自己的儿媳妇附体,忙问是谁杀了你呀?你告诉我们,我们好替你报仇,女人说当时太黑了看不清是谁,接着就哭诉自己在那边如何如何的受苦,怎样怎样的遭罪,说到伤心处嚎啕大哭,眼泪哗哗往下流。
  我听说这事是两三天后了,虽然对传言半信半疑,我还是跑去胡家看热闹了,当时他家院子里看热闹的人很多,屋门紧闭,好多人挤到窗户那里透过窗户上的玻璃往里张望。我也凑到窗户那里,无奈前边挤得人太多了看不到屋里的情景,仔细听了听,屋里有说话声但听不清说的什么,问了问旁人说是请了个师傅在屋里给看病呢。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2 13:17:30
  今天就更到这里,下个故事《梦里勾魂》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2 18:31:15
  刚才看了一个金毛被两名保安持棍棒打重伤的视频,虽经众人及时送医,最终这只可怜的狗狗还是伤重而亡!大家都知道金毛是一种温顺可爱的狗狗,对人友好没有攻击性,这两名保安的做法道德上应该受到谴责,其行为更应受到惩罚!他们的灭绝人性,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
我要评论
楼主草原寻狼 时间:2021-01-23 10:50:43
  故事八:梦里勾魂儿
  这个故事发生在八九年的五月底,你要问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有个原因,大家还记得八九年的那场暴乱吧?当时全国高校基本都停课了,外地学生从全国各地纷纷涌向北京进行所谓的声援,天安门广场一时之间聚集了近百万的人群。正是这场暴乱,学校停课足有一个多月,我对这种学生运动没有兴趣,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时间长了也有些无聊,眼看复课无望,八九年五月底从学校回了老家,想在家待些日子。我是五月三十日中午到的家,这件事就发生在我回家当天的早晨。当然我没有目睹这件事的发生,下面所讲的都是耳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