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不入,通天玉琮系列小说之四》穿越,神话,寻求影视出版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0 14:16:51 点击:13512 回复:94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作者的话:玉琮是古代一种祭天礼器,通天这个词也很常见。把通天和玉琮组合在一起,是梦蝶在小说《佛宝迷塔》里面第一次组合,是梦蝶首先组合使用,梦蝶享有专用权,禁止其他作者在神话、玄幻小说使用“通天玉琮”这个词,或者把这个词作为书名。《通天玉琮》系列中短篇小说。这个系列的灵魂,是关于爱、关于追寻。这个系列小说都是中短篇,适合电影。已经完稿三部,第四部正在创作,不定期更新。梦蝶QQ2530515957微信qq2530515957

  通天玉琮之格格不入
  晨。
  鸡鸣。
  推开门。
  呼吸。
  空气真清新。
  眼前是果树,以及水果上面的露珠。
  更远的是天空,淡紫色的阳光照着淡淡晨雾。
  鸟鸣、狗叫声,远处的汽车声音,等等,声音逐渐嘈杂,又是一天开始。
  连昔叹一口气,唉!希望今天一切顺利,希望今天会不同,然后自己摇了摇头,可能吗?
  连昔今年三十九岁了,没有正式工作,是一名寂寂无名的网络写手。日子就是一天天重复,生活永远过得紧张,挣得微薄的稿费,永远不够用。

  连昔住在农村,有院子,四间房子。是八十年代的老式房子,房子是父亲留下的。整个村子里面,也只有这一座老式的房子了,邻居家都是新盖的别墅。
  连昔的院子在村子最外边,旁边是一条小河,河边有杨树和柳树。
  河边会有钓鱼的人、放羊的人、也充斥着孩子们的嬉笑。晚上时候,也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过了桥,旁边有一颗大柳树,特别古老的大柳树。夏天时候,知了会在大柳树上面鼓噪,声音很难听。当然,也有很多的鸟会在大柳树上面,那个画面还是很美。
  然后就是连昔的家了,破落的院子,破落的房子,和蓝天白云,和别墅红花格格不入。
  连昔慢慢走到院子里,在那棵大枣树下的石凳坐下,石凳下的地面,有绿色的青苔,也有几片碧绿色的草叶。
  一个少年飞跑到 连昔身边,是连昔的儿子连运。
  连运十五岁,和连昔很像,瘦高瘦高的,一样长长的脸,浓眉,眼睛不大,两只眼睛之间的距离很窄,高高的鼻梁,宽宽的下巴,就是典型北方男人的模样,略微有一些粗犷。
  连昔看着连运,苦笑。
  连运智力低下,只有三岁孩子的智力。连昔的老婆也离开他们父子好多年了,说是出来打工,再也没有回来。
  连昔有一辆电动三轮车,没有灵感的时候,会带着儿子出去兜风。这也是连运最兴奋的时刻,他们走过村子,走进田野,感觉大地收获。
  日子艰难,农村吧,自己有两亩地,粮食够吃,也不敢奢求什么,和儿子相依为命。
  今天是连昔的生日,三十九了,还一事无成。
  好失败。
  晚饭是在院子里吃的,院子里有几颗果树,还没有成熟,青涩的果子在绿叶间闪烁,低一点的水果被儿子摘完了。
  晚饭连昔狠狠心,买了一只白条鸡,做了大盘鸡,又找出瓶白酒,好歹是一个生日,和儿子一起。
  连昔倒上酒,看着连运:“儿子,今天是爸爸生日,祝爸爸生日快乐。”
  连运的眼里只有大盘鸡,嘴里含糊说着:“祝爸爸生日快乐。”飞快地将一只鸡腿塞进嘴里。
  连昔苦笑,慢慢地喝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连昔感觉到睡意,和儿子一起睡觉。
  夜。
  连昔感觉口渴,也想尿尿。
  连昔慢慢地起来,走到外边那一间城里人叫客厅,农村人叫堂屋的屋子。桌子上面有水,连昔喝了几口,然后到院子里上尿尿。
  门外,夜如电影荧幕,豁然开朗。
  天空,月亮不是很亮,星星很多,星星好像也有颜色,白色的、蓝色的、绿色的、银色的,应该很美。连昔顾不上看它们,快去尿尿。
  院子里吃剩的晚饭还没有收拾,酒瓶子倒在地上,一片狼藉。
  连昔在一颗果树下,放水。也不知道是真的喝多了,还是醉了,竟然有几滴尿到了腰带,连昔苦笑,怎么会?自己还不老。

  连昔吸了吸鼻子,仿佛闻到一种奇怪的味道,什么呢?对了,是烧纸钱的味道。
  连昔进堂屋,他感觉眼睛有一些模糊,仿佛心中一闪,豁然大开,他见到了——
  一个人,高人,身高绝对超过两米。
  连昔揉了揉眼睛,确实有一个人,站在堂屋,正对着老式的条几,上面有牌位,高人喃喃自语。
  连昔大脑飞快:什么人?小偷?不可能。那深更半夜会是谁?
  电光火石间,连昔的脑海出现了《子不语》的一个故事:
  乾隆年间,有一位姓林的人,和一位张姓是朋友,发小那种。张姓染病,连续几天,没有来私塾读书,林姓就去张姓家里问候,因为是发小,林姓直接推门进了张姓的家。在张姓的客厅,一个高人正在客厅喃喃自语。林姓怀疑,就用腰带悄悄地绑住高人的腿。高人惊回头,林姓问:“何来?”
  高人:“我是鬼差,因为张姓将死,来和张姓的祖先说一声,明天正午,会有人把张姓带走。”
  林姓大惊:“张姓还年轻,独子,还有老母要孝敬,还没有传宗接代,怎么能死?”
  高人脸上有怜悯的神色。
  林姓再三祈求,高人:“有一个办法,张姓的期限是明天正午,明天正午,会有五个鬼差从门外的大柳树下,你可以在大柳树下面摆上酒席,六人座,等正午时分,有一阵旋风时候,就作揖请他们入座。他们几个一路辛苦,饥渴,等他们喝酒过了正午,就没事了。”

  连昔悄悄解下腰带,绑住了那个高人的腿。一样的桥段,结果会一样吗?
  高人大惊,回头,四目相对。
  连昔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睛,很黑很黑,仿佛是千年的黑暗,深不见底。连昔只注意到黑色眼睛,看不清楚高人的脸,感觉很模糊,披散的长发。
  应该是《子不语》里面的那个鬼差了。
  连昔直截了当:“你是鬼差?”
  高人的脸上有一丝丝疑惑,点了点头。
  连昔:“是《子不语》告诉我的,所以我才知道用腰带绑住你。”
  鬼差咯咯笑着,尖利而冷,仿佛是鸟的声音:“袁枚呀袁枚,你多次泄露天机,想不到居然还做了判官。”
  鬼差低下头看着连昔:“那些都是袁枚胡说的,你用腰带绑住我,觉得有用吗?你的腰带很脏,我不想碰,但腰带确实没用。”
  高人抬腿,腰带开了。
  高人转身,要走。
  不能让它走,一定要问清楚。连昔急忙打开一瓶酒:先生劳累了,薄酒一杯。”
  高人看着连昔手里的酒,有一个吞咽动作,坐下。
  连昔手忙脚乱,拿来了水果、饼干、火腿肠:“先生远来,辛苦了,一杯水酒,我年纪还轻,还有一个傻儿子要照顾,不能死了,请先生指条路。”
  高人摇了摇头,哼了一声:“我不会第二次泄露天机。”
  高人站起身,要走。

  连昔抱住高人,很冷,仿佛是一块冰,连昔看着自己的手臂,好像是结冰冻结。但是不能放手,那一种钻心的冷,寒入骨髓。
  怕死,死亡为什么可怕,因为人们不知道死亡以后会遇见什么。因为对死亡未知,不知道死亡以后是什么,十八层地狱?油锅、拔舌、剥皮、等等种种传说,谁会不拍?
  连昔坚持不住了,他眼睛迷离,马上要昏迷。
  噔噔噔,脚步声。
  连运迷迷糊糊地走了出来,他也想尿尿。
  连运看到了高人,高人也看到了连运。
  高人:“他是你儿子?”
  连昔牙齿打颤,说不出话来,点了点头。
  高人:“放开,我不走,我知道袁枚为什么让我来通知你的先人了,他是想让我救你,那我就顺水推舟吧。”
  连昔放开手,手臂结冰了,连昔把手臂抱在胸前取暖。
  连昔哈了一口气:“哈,真冷,袁枚为什么救我?”
  高人向连昔吹了一口气,连昔的胳膊马上不冷了。
  高人坐下,端起酒:“因为你儿子。”
  仿佛是一道光,连昔看到了活的希望,眼睛马上有光,吓得苍白的脸也恢复了血色。
  连昔急忙将水果递过去:“我儿子?”
  高人:“你儿子的手上有印。”
  连昔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
  高人:“你儿子的左手指纹是方形的,好像是印章,这样的人一千万里面才有一个。”
  连运尿了尿,回来,坐在高人对面,好奇看着高人。
  高人:“所以你儿子能看见我。你呢,因为明天要死,所以也可以看见我。”
  连运拿了一包饼干,撕开,自己拿一片吃,然后递给高人一片饼干:“吃饼干”
  高人又看到连运的右手,高人大惊,站了起来:“他,他,他的右手指纹是圆的,他,他。好吧,我什么都告诉你。”
  连昔拍了拍连运:“儿子,回去睡觉。”
  连运又拿了一个苹果,回屋睡觉了。

  高人:“方,有形。圆,无形。身,有形。神,无形。这个叫身内存神。所谓的外方内圆神在中。”
  连昔目瞪口呆。
  高人:“你的大限是明天正午,解救的方法,袁枚已经写了。但是以前的办法,现在不行了,那几个鬼差回去也是受到了惩罚,所以,他们不会喝酒了。”
  连昔为高人倒酒:“那怎么办?”
  高人笑了笑,这次声音很低,也正常了:“明天正午时候,你会昏迷,你提前让朋友带着你儿子,在大柳树等着,鬼差看到你儿子,就必须停下喝酒。”
  连昔对自己的傻儿子肃然起敬:“我儿子是什么来历?这么厉害。”
  高人:“他的前世是大禹神器通天玉琮,失落五千年了,想不到投胎了。”
  连昔:“那,那他应该,哦,不应该是傻子呀?”
  高人:“这一切都怪你,结婚的时候喝酒了。”
  连昔打了一下自己的嘴:“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那明天以后我还有多少时间?”
  高人:“现在不像以前了,地府也有电脑了,设定的命运,改不了的,你明天躲过一劫,还能多活三天。”

  “三天。”仍然是绝望,连昔闭上眼睛。
  仅仅是三天。
  连昔:“不行的,我死了,孩子怎么办?他会死的。”
  高人皱眉:“还有一个办法,你可以回到过去,或者回到前世——改命,这样你的儿子就不再是傻子,因为是通天玉琮转世,他将改变世界。”
  高人停顿一下,笑了笑:“不过这些你看不到,你只有三天。”
  改命,这么高大上的东东,要不顾一切去完成,即使是自己看不到儿子的辉煌,自己也会含笑九泉。
  连昔:“怎么操作?”
  高人:“过了明天正午,过了那个点,鬼差就不能带走你的灵魂了。你会醒来,你就坐在连运的怀里,让他左手拇指和右手拇指相对,念一句咒语,就能回到过去,改变命运,记着,结婚的时候,一定不能喝酒。”
  高人在连昔的耳边,低声说了咒语。
  连昔:“那三天还是太少,来得及吗?”
  高人:“知道相对论吗?速度只要够快,可以超过时间的,别说三天,就是一秒钟也够了。”

  高人站起身,要走。
  连昔急忙站起身:“我能多问一下吗?很好奇为什么有时候是一般的鬼差,有时候是黑白无常,有时候是牛头马面呢?”
  高人不可置否笑了笑:“你马上就知道了。”
  连昔:“这个不算是地府的秘密吧,我是网络写手,把这个发网上,会增加很多粉丝的。”
  高人冷笑:“哼哼,粉丝?好吧,我告诉你,一般向我这样提前通知你祖先的,是因为你的祖先积德;黑白无常来索命是因为那个人比较恶,或者是不得好死;牛头马面其实是死者的父母,死者的父母亲自来接这个人,就说明这个人是寿终正寝,明白了吗?”
  “是这样,明白了。”
  高人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酒。
  连昔:“可是——”
  高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我已经说得太多了,祝好运。”
  旋风起,高人无影无踪。
  仿佛是一场梦。
  地上有连昔的腰带。
  桌子上面有水果、酒杯、方便面、火腿肠以及连运撕开的饼干。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0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读书须用意 时间:2021-01-20 14:46:51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1-01-20 18:03:28
  高人就是高人!赏读佳作!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0 19:59:02
  晚上好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1-01-21 10:06:13
  欣赏,支持!
作者:王者之风lll 时间:2021-01-21 10:21:01
  顶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1-01-21 11:31:17
  赞!学习,周四快乐!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1 14:52:29
  连昔睡不着,当然睡不着。
  仿佛是一个梦,但却是那样真实。
  连昔打开灯,看连运的指纹,果然左手指纹是方形的。
  方形的,刚刚自己和鬼差的对话就是真的,自己明天就可能死去,即使是明天不死,也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三天.上帝创造万物用了七天。
  可自己的每一个三天都是相同的。重复的三天,重复的三年,重复的好多年。
  连昔起床,穿过堂屋,来到被自己称作书房的房间,简陋到只有两张桌子,一张上面是电脑,一张是自己练所谓的书法用的。
  连昔看着桌子,桌子上面有自己写的字,练书法的字,是两个字——分别是舍与念。
  连昔盯着看,才觉得原来这两个字都是人字头。
  舍得念得,舍不舍、念不念、都是一个人。
  不舍。不念。
  怎么能不舍?不念?
  然而舍完念完,口还是口,心还是心。
  命运面前,无所谓不舍,不念。
  走——就是了。

  走之前,尽量有一个安排,无所谓完美,尽力而已。
  事情都已发生,事情就要发生。
  夜晚都会过去,明天还剩了什么?
  爱,还是希望?
  而世上究竟有没有爱和希望,都是个问题。
  连昔内心仿佛鬼影重重,突然打个冷战,皮肤上密密起一层小肿粒。
  这奇特反应,混淆了极冷极热的感觉。
  绝望了,反而没有悲哀。
  等待天亮。
  每一秒,每一分,都是那样长。

  连昔脸色苍白,满是疲倦。
  连昔急促地敲门,是自己的发小小伟的家,自己的身后事,唉!身后事这个词好像不合适,不管了,反正小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的生死,连运这几天就要小伟操心了。
  “谁呀?这么早,急着投胎呀。”
  门开了,小伟揉着眼睛,看着连昔。
  急着投胎呀!小伟一句无心的抱怨,连昔牙齿打颤:“小,小,小伟,你要帮助我。不不,是救救我。”
  小伟一头雾水,伸手摸了摸连昔的眉头:“不烧呀。”
  连昔结结巴巴:“我,我,我今天就要死了,你要教教我。”
  小伟把连昔拉进院子,在院子中的桌子边坐下。然后小伟顺手摘了一颗梨子,递给连昔:“吃梨,压压惊。”
  梨,离。这一刻,一切都是无心的。
  连昔吃了一口梨,洁白纯洁的梨汁在嘴里游荡,连昔突然安心了,命运如此,要平静面对。
  也许是自己最后的一颗梨子,连昔大口吃梨,眼睛竟然红润,眼泪不争气的落下。
  小伟看着连昔吃个梨就这么大的反应,知道事情严重。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1 15:15:09
  听连昔说完,小伟看着连昔,眼睛里面是疑惑。
  连昔使劲点了点头:“真的,真的。”
  小伟抬头,使劲闭眼,真的要面对生死离别,什么话都是多余的,不敢想,不敢回看,那些往昔,那些岁月长,仿佛是昨天,却马上要画上句号。
  小伟取下自己佩戴的一只朱砂平安扣戴到连昔的脖子上:“好,一切交给我。”

  确定是真的?小伟的疑问。
  连昔点点头:“对了,等一会不要让人在大柳树下面围观。嗯,就说我找了一根神汉,做法让连运拜大柳树为干娘,不能围观,围观的人会有灾祸。”
  小伟点了点头:“好,这样说那些闲人就不会围观了,我去准备贡品。”

  连昔回到家里,连运刚刚起床,连昔赶紧为连昔做饭。
  平时做饭的时候,连昔会带有情绪,臭小子,我生了你,这么大了,还要伺候你,因为你,你妈妈也离开我。
  今天,连昔知道,可能是最后一次为孩子做饭了,才发觉父爱这个词竟然是那样的沉重,自己对孩子,太多的不好,打过,骂过。今天以后,竟然无法弥补。
  打一只鸡蛋,荷包蛋。
  看鸡蛋破壳,看柔软的液态慢慢地变成荷包蛋,嫩白的外表,透着微黄色的蛋黄,想连运吃荷包蛋的吞咽,是把自己的爱与希望吃下。

  此刻,爱是苦涩,却再也无法升腾为甜蜜;爱是绝望,今天以后就无前方;爱是恨,希望有光明明天;爱是光明,为什么我的心里一片黑暗;爱——是最后的一碗荷包蛋。
  连昔做好了饭,叫连运吃饭,看着连运大口吞咽,是自己来不及传递的希望,连昔暗自垂泪,将自己碗里的一只荷包蛋给了连运。
  吃过饭,连昔的目光落在院子里,破旧的院子,昨天还正常的院子,现在看来凌乱的不可理喻,连昔挽起袖子,打扫。
  连昔将一只缺失胳膊的奥特曼递给连运,让他在电动车上面玩,自己开始打扫。
  杂草、枯枝、破败的玩具、以及几个硬币,如散乱的心情。
  一只无知的置身世外的甲虫,在灰尘中视若无睹地爬过去,指爪似乎有嘶嘶微响,格外分明。
  墙角,青苔斑驳,岁月了无痕。

  收拾屋子,洗衣服。
  一切,平常觉得很烦的家务,连昔突然觉得幸福,为家人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真的是一种幸福,无以言表的幸福。
  连昔站在堂屋,看着祖先的牌位,连昔上香。
  连运漫无目的的跑了过来,脸上依然是脏兮兮的。
  连昔拉住连运,把他带到浴池,和连运一起洗澡。
  为儿子洗澡,因为连运不懂事,多动,每一次洗澡连昔都是很恼火。
  连昔看着自己胸口,胸口有一个奇形怪状的胎记。
  胎记。
  很多的人说胎记是前世的印记,不知道这个奇形怪状的胎记是怎么回事。
  今天,看着水淋湿自己,淋湿连运,看着连运兴奋乱动。连昔依然是想哭,抱歉,想不出更好的词。
  想哭。
  有悔恨、有不舍。
  平凡的日子,平凡的每一天,原来是那样美好。
  洗过澡,连昔看了一下手机,马上十一点了,离正午只有一个小时了。

  小伟过来,看着窗明几净的屋子,看着堂屋点燃的香雾,欲言又止。可能真的离别了,小伟希望连昔是做梦,是发神经。
  小伟拉着连昔:“外边的贡品准备好了。”
  连昔拉着连运和小伟一起走到大柳树下。
  大柳树、小桥、流水、小街,安静的村庄。
  人们穿街、过桥、打招呼。
  风,带来花香,草香。天空,风吹走云朵。
  大柳树安详注视着,平静的日子,几百年了,一天又一天。
  连昔看着大柳树,抚摸着回忆,太多了,都散落,如一地花朵。
  好难过,真的要走了:“连运,等一会你和小伟叔叔在这里吃饭,不要乱跑。”
  连运看到桌子上面的一些水果什么的,很高兴,点了点头。
  小伟:“连昔,你真是发神经。”
  连昔抬头看着大柳树,喃喃自语:“希望是发神经,我今天想了很多,自己错过了太多,对连运太不好了。”
  小伟拍了拍连昔“没事的,都是你胡思乱想的,不会有事的,别婆婆妈妈的,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
  像个娘们,发神经,急着投胎,梨。
  这个是小伟今天的几个关键词,唉,不想了,爱咋咋地吧。
  连昔回家,然后手在背后对小伟摆了摆手:“我回去等着,外边靠你了。”
  连昔走了几步,突然站住:“对了,还有一个信号,味道。”
  小伟疑惑:“味道?”
  连昔点了点头:“是一种烧纸钱的味道,记着,味道。”
  连昔回到家,躺着,眼睛看着外边的窗户,马上十二点了,正午时分。
  瞪着眼睛,有点涩,连昔闭上眼睛。
  今天我是怎么啦?真的发神经了,这样的桥段,这样的狗血都相信。
  连昔想看一下手机,看一下时间,发觉眼睛很沉,竟然睁不开了,一定是昨夜没睡好,仿佛觉得眼前如同一团黑雾。
  一片黑。不见天,不见地,不见人。
  不见自己。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1 16:46:01
  我的另一篇《通天玉琮系列小说在鬼话的链接》http://bbs.tianya.cn/post-16-1727567-1.shtml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2 07:22:06
  正午。
  正午的阳光照着大柳树,树荫下两张桌子,桌子上面是各种食品,酒。
  小伟盯着大柳树,不敢眨眼,等着连昔说得那一股旋风,那是一个信号,他们就来了。
  过了正午,还没有,小伟确定是连昔发神经了。
  连运刚刚喝了一瓶饮料:“叔叔,尿尿,”
  小伟还是不敢让连运离开去尿尿:“乖,等一会在尿尿,好吗,吃个苹果。”
  连运摇了摇头:尿尿,要尿尿。
  小伟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就拉着连运向旁边走几步,墙角。小伟的脸一直看着大柳树:“就这里吧,尿尿吧。”
  连运尿尿,嘴里喃喃着,不知道说什么。
  扑棱棱,大柳树上面的鸟儿腾空,飞走。
  有几片树叶落下,飘飘地,缓慢无声落下。
  小伟觉得心里一寒,忽然闻到一股烧纸钱的味道。一股旋风从大柳树下来,在桌子边盘旋一下,然后越过桌子,向连昔的门口盘旋。
  旁边卧着的一条狗突然夹着尾巴,不敢叫,俯身飞快逃跑。
  小伟急忙拉连运:“快,快。”
  但已经晚了。

  旋风已经进了连昔的院子。
  小伟眼前一黑,连运尿完了,拉着小伟回到大柳树下。
  仿佛五雷轰顶,小伟悔恨万分,连昔千叮咛万嘱咐,自己竟然错过,自己以后的日子将是悔恨和不安。
  阳光照着自己,影子在身下。
  天地间,仿佛只有自己,悔恨的自己。
  小伟瘫坐在椅子上面,连运也在旁边坐下。

  旋风从连昔的院子出来,旋转着。
  连运突然站起来,很高兴:“爸爸,爸爸。”
  连运张开手臂,拦住了旋风。
  旋风是风,竟然停住,在大柳树下旋转。
  小伟目瞪口呆。
  小伟急忙打开酒:“几位差爷辛苦了,水酒一杯。”
  连运直接伸手到旋风里面,手拉着,在大柳树下面的桌子坐下。
  连运:“爸爸,坐。”
  旋风转动,停住。
  小伟斟酒,上香,烧纸钱。
  时间静止。
  一分一秒,都那样长。
  小伟忘记了时间,不知道是多久。
  旋风缓慢地,盘旋,有一点歪了。
  盘旋。
  上升。
  融入大柳树。
  不见。
  连运站起来,慢慢地回家。
  小伟快速跑进连昔的家,进屋,连昔躺在床上,安静,仿佛是睡着。
  小伟颤抖伸手,探连昔的鼻息,没有呼吸,没有脉搏。
  一瞬间,小伟泪流满面。
  自己最好的朋友,就这样在自己的手心变凉。
  生离死别,自己本来有机会救连昔,可惜——
  悔恨,把小伟逼到了墙角,眼前是迷雾,一瞬间没有了方向。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1-01-22 11:18:09
  赞!学习,周末快乐!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21-01-22 11:38:44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2 18:29:48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2 19:50:26
  晚上好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3 06:20:58
  连运慢慢走进来,小伟看着连运,以后的自己,一定照顾好他,这个是自己的责任,朋友临终的嘱托,也将是自己一生的责任。
  连运慢慢走到连昔床前,慢慢地。
  连运是智力低下的少年,多动症,平时根本没有慢过。
  一定有奇迹。
  小伟看着连运,眼睛里面满是期望。
  “咳咳咳”
  传来连昔的咳嗽声。
  破涕为笑,这个词好像是只属于幼童和少女。此刻,小伟也破涕为笑,胡子拉碴的脸上挂着泪滴。
  连昔慢慢地睁开眼,看着连运,眼神 是无限的爱。
  连昔看着小伟的脸,微笑。
  小伟:“吓死我了,我以为——”
  连昔伸出手臂,活动活动,还好,身体没有僵硬。
  连昔慢慢坐起来。
  小伟急忙过来扶连昔。连昔笑了笑:“没事,我还好。”
  小伟为连昔倒了一杯水:“刚刚发生了什么?”

  连昔:“刚刚五个鬼差,来到了床前,把我带走,然后在大柳树下面,你看到了,连运伸手挡住,鬼差无法越过连运的手,然后在大柳树下面,我和他们交流,他们也喝了酒,拿了钱,然后应该是他们的上级判官,就是袁枚的默许,就走了。”
  希望:“他们还说什么没有?你是不是可以——”
  可惜摇了摇头:“不,还是只有三天,他们告诉我一些注意事项,我马上就走,这三天麻烦你照顾好连运,和我的身体。”
  小伟:“你的身体?”
  连昔笑了笑:“身体还有呼吸,脉搏,只是灵魂离开,如果改命成功,会真的活过来,三天的期限也就作废。”

  连昔笑了笑:“时间紧迫,我马上就走,还有,我已经死过一次,这次一定拼尽所有,救自己,救连运。”
  小伟点了点头,握住连昔的手:“放心,连运交给我,我一定十二分的精神注意的,不能在出现差错。”
  连昔笑了笑:“一切都是命运,你尽力,结果看天意,得了,大恩不言谢。”
  连昔拉着连运,一起坐在床上,连昔坐在连运的怀里,把连运的拇指相对,嘴里念念有词:“太乙寻声救苦天尊。”
  太乙救苦天尊?道家大神,掌管地府的最高神,据说地位比玉帝都高。

  连运是通天玉琮转世,指纹的方和圆,代表天圆地方,指纹相对,天地时空一瞬间折叠,时间就像是一张纸,对折,古代和今天对折,连接。连昔一瞬间跨越到一个未知的时间和地点。
  方,有形。
  圆,无形。
  身,有形。
  神,无形。
  这个叫身内存神,所谓的外方内圆神在中。
  普通人是不可以灵魂离开躯体的,连昔刚刚被鬼差带走,灵魂已经离开躯体,就有了一个特别的灵魂通道,这个通道是未知的。
  连昔睁开眼睛,仿佛是一条隧道,四周是神秘的色彩,无法形容,如雾,如云,滑滑的。
  连昔回头,是旧时光,旧灵魂,一件一件,飞逝。
  向前看,神秘、缥缈的一切。
  是未知之途。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1-01-23 12:08:23
  赞!学习,双休快乐!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3 20:21:53
  晚上好
作者: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1-01-23 22:25:24
  拜读精彩 ,周末愉快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4 08:08:30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4 08:19:08
  连昔睁开眼睛。

  蓝的青天,归的白云,太阳很暖,照着红的花,绿的叶。

  风,很新鲜,风为什么新鲜,因为有花香。

  看来却像是梦一样美好。

  风吹过,远处绿树中栖鸟惊起。

  看四周,碧波荡漾,自己应该在水里。

  水很清。

  连昔看到自己雪白的胸前,挂着小伟送自己的朱砂平安扣。

  雪白的胸前?为什么是这个词?

  连昔看着自己的肩膀,细细的锁骨,浅浅的一个窝,里面有浅浅的水,晃动。呀!自己的皮肤太好了。

  水很清,在波动中连昔看自己的前胸,应该胸肌很发达,白白的一片。

  连昔踩水身体向上,一瞬间,胸口露出水面,然后连昔马上绝望。

  连昔看到了自己的胸,绝对是C罩杯。

  自己是女人。

  自己竟然变成了女人。

  我去。

  我去。

  我去。

  连昔把自己沉入水中,憋气,不想出来。

  不。

  不行。

  自己一定要面对一切,自己的前尘往事,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自己要救自己,自己要改变命运,救连运。

  前尘往事?

  自己来到了前世,自己的,或者是连昔的一切前尘往事,其实是后事。

  现在才是前尘。

  前尘不是往事。

  太绕了。不明白。

  慢慢从水里站起身,偷偷看自己C罩杯的胸,有一种流鼻血的冲动。

  连昔呀连昔,你现在不是男人了,不要有那些男人的肮脏想法。

  看到漂亮姑娘还流口水,更过分的是这个姑娘是自己。

  看到自己流口水。

  我去。

  什么人呀。

  对呀,现在首要弄清楚自己是什么人?在哪里?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1-01-24 12:37:22
  赞!学习,周日快乐!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4 18:17:47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4 19:50:43
  对呀,现在首要弄清楚自己是什么人?在哪里?

  连昔不动,让水面逐渐平静,连昔低头看水里自己的倒影,很漂亮的女孩,长而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五官精致,位置正确。只是自己的眼神很复杂,有深深的忧郁和未知。

  连昔慢慢游到岸边,看到岸边有花花绿绿的衣服,应该是自己的。

  连昔看了看四周,此刻,如果有一个放牛娃来偷自己的衣服,那自己就是织女,事情就简单了。

  没有人,没有放牛娃。

  再看看,有没有一只猪偷衣服,那样自己就是《西游记》里面的蜘蛛精。

  没有,什么都没有。

  猪都没有。

  连昔在岸边,穿衣服。

  这是什么破衣服呀?是用一块一块花花绿绿的碎布拼接的衣服,简直就是乞丐服。连昔不知道,这种衣服叫水田服,是明朝比较流行的衣服。

  连昔穿好衣服,旁边有一只长长的盒子。

  连昔打开盒子,是一把琵琶,连昔随手拨弄,是一曲《月儿高》。

  连昔不由自主的张嘴,随着琵琶吟唱:

  薄命似桃花,悲来泥与沙,纵美不堪惜,虽香何足夸。东零西落,知是阿谁家。想到伤情,伤情眉懒画。

  只落数翻惆怅,几度咨嗟。呀呀,不索怨他。从来国色招人妒,一听天公断送咱。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5 06:16:39
  我的旧作乱炖之古代文学,写作方式独特,将网名梦蝶的陶渊明一分为二,以两个人对话、问答的方式来写,以在现实生活之中迷茫青年的眼光,对历史和现实的深刻思考,风格独特,幽默智慧,中间有嬉笑怒骂,也有完全颠覆的理解,朋友们从梦蝶的文字里面,会看到古代文人墨客的内心、看到他们的不一样的喜怒哀愁。

  http://bbs.tianya.cn/post-books-558309-1.shtml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5 06:21:26
  歌声如此悲凉、凄惨、无奈。连昔心在下沉,自己的前世或者借尸还魂的躯体身世悲凉,改命?可能吗?

  连昔看着四周,按小说里面的桥段,该来人了,或者直接遇险,然后英雄救美,故事就开始了。
  可是没有人。
  没有人。
  空空的山谷。
  空空的回音。
  没有人,鬼都没有。
  连昔一个人,慢慢走着。
  连昔如游走在景物中,不断找寻自己的身影。
  蛙声阵阵。
  天晚了。
  抬头,有星闪烁,月弯弯的嵌在星空里,山谷里流动着一阵阵清香。
  夜更静,静得仿佛可以听见露珠往花瓣上滴落的声音。
  蛙声阵阵。
  还有什么咕咕的声音。
  是自己的肚子。
  饿了,食物。
  食物。连昔眼珠一转,想起来电视里的贝尔野外求生。
  青蛙应该是不错的食物。
  捉青蛙,钻木取火,这些不在话下。
  又见炊烟升起,多美的画面。
  什么是炊烟?明明是黑烟。
  咳咳咳。
  火苗半阴半阳,半明半暗。
  连昔手忙脚乱,烤制着自己野外的食物。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一个人影走来,月光下,半阴半阳的篝火下,可以看到是一个和尚,看不太清楚和尚的长相,感觉黑黑的,粗眉,眼窝略深,两眼的距离略宽,就是南方人的长相吧,背着行囊,匆匆而来。
  连昔长叹一声呀,终于看到人了。
  连昔抬头:“大师从那里来?”
  和尚双手合十:“大师不敢当,贫僧来自金山寺。”
  “金山寺?法海?那我是小青?”
  连昔:“大师是法海?”
  和尚;“贫僧徐海。”
  徐海?不是法海?
  徐海是谁?
  徐海:“贫僧是金山寺的主持,因为金山寺被倭寇烧了,所以贫僧逃难,不想在这里碰到了姑娘,敢问姑娘芳名?”
  切!还芳名,搭讪都不会。

  不过自己是谁,自己不知道。刚刚徐海的话里,说到了倭寇这个词,自己大概率是在明朝了。
  连昔摇了摇头:“我好像失忆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从那里来。”
  徐海在篝火边坐下,从行囊取出干粮:“佛祖有好生之德,女施主不要杀生,这里有干粮。”
  连昔:“我也不想吃青蛙,快饿死了。我也是芸芸众生,想佛祖也不愿意我饿死,只好牺牲青蛙了。”
  连昔接过干粮,在火上烤。
  徐海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人,应该和他有故事的。这个徐海,看年纪不到三十,就做到了金山寺主持的位置,应该很有手段的,我就跟着他了。我写过,看过那么多的小说,还搞不定一个明朝的和尚?
  连昔:“大师如果不嫌弃,我们明天结伴而行,唉,想我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
  连昔的语气是楚楚动人。
  徐海:“阿弥陀佛,不行,不行,我是和尚,怎么能和姑娘一起,怕坏了姑娘的名节。”
  连昔:“大师此言差矣,你的寺庙没有了,已经做不成和尚了,现在是乱世,不如换上便服,我们扮成兄妹,一起结伴而行,也好相互照应。”
  徐海吃了一块干粮:“好吧。”
  连昔暗笑,切,和尚?你看我的眼神,分明是爱慕,你的神情,分明是压抑,徐海一定是一个花和尚。还有,世界名著《天龙八部》里面的那个方丈也是和一个女人不清不楚的。可见寺庙的方丈是定力不够的。

  突然,远处传来惨叫声。
  徐海一跃而起,连昔也急忙站起来,寻声而望。
  是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向篝火跑来,然后跌倒,惨叫。
  两个人快速跑过去,把那个人搀扶起来,到篝火边看那个人那里受伤。
  是手臂受伤,手臂红肿,有像蘑菇一样的痕迹。那为什么跌跌撞撞?那个人看起来非常强壮,一身腱子肉,应该是练家子。
  徐海:“这位兄弟,你怎么啦?”
  那个人道:“我正在走着,看到了你们的篝火,想来这里吃一口热饭,突然手臂很痛,仿佛是中毒了,但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碰到。”
  看那个人的手臂,一个细小的伤口,肿成蘑菇状,伤口颜色在不时变化。
  徐海沉思。
  连昔也沉思。
  这个古书里面应该有记载。

  “鬼蜮”
  鬼蜮,连昔说出了两个字。
  连昔:“我知道了,这位壮士应该是鬼蜮中毒了。”
  “鬼蜮。”
  好陌生的名字。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1-01-25 09:18:47
  欣赏,支持!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1-01-25 11:49:04
  赞!学习,周一快乐!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5 16:09:31
  我的书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1-01-25 18:13:41
  支持原创佳作!周一问候老师!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5 18:22:46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5 19:46:38
  鬼蜮。”

  好陌生的名字。

  连昔:“据古籍记载,鬼蜮这种生物非常毒,可以含沙射影。”

  徐海:“含沙射影?”

  连昔点了点头:“这种动物生活在水边,据说,它可以在人的影子投毒,它的毒液射在人的影子,这个人就中毒了。”

  连昔眨一眨眼睛:“很多古籍都记载了鬼蜮,《诗经》里面就有如鬼如蜮的记载,唐宋八大家的柳宗元也专门提到鬼蜮的可怕。”

  徐海满脸佩服:“姑娘渊博,不知道怎么解毒?”

  那个人看连昔能说出毒物的来历,知道自己有救,就挣扎起身,对连昔拱手:“多谢姑娘告知,请问有方法解毒吗?”

  连昔伸手取下篝火上面的一只烤焦的青蛙,吃了一口:“有,就是和青蛙差不多的东西,蟾蜍,最好是黄色的蟾蜍,应该附近就有,据古籍记载,有鬼蜮的地方,鬼蜮是蟾蜍的食物,就有蟾蜍。”

  那个人挣扎站起,想要去找蟾蜍,然后马上虚弱坐下。

  徐海:“壮士不要动,我去找蟾蜍。”

  连昔也站起来,那个人道:“姑娘一个弱女子,应该很危险,就不要为在下犯险了。”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5 20:18:46
  很危险的,刚刚这个人已经被鬼蜮含沙射影下毒,鬼蜮就在附近的水草中藏匿。

  连昔看过了太多的小说,自己来到未知之地,不知道哪个人就能救自己,自己一定改变,不要像后来的连昔一样恬淡,不理世事。

  还有自己是穿越来到,应该有神秘力量保护自己,在这里,自己应该不会死。

  借传销洗脑的话:努力、努力、再努力。

  不过水草里面的确危险。

  连昔很激动地道:“壮士有生命危险,我一定要帮忙。”

  连昔迈开腿,地下有乱石,连昔踩到了自己的裙子,连昔跌倒“哎呦。”

  中毒的人看着连昔跌倒,很担心。徐海也马上跑回来:“怎么样?姑娘?受伤了吗?”

  连昔一脸委屈,揉了揉自己的脚:“没事,大师快去找蟾蜍吧。”

  小溪边,草丛里,很多的蚊虫,蚊虫是青蛙,蟾蜍的食物,应该有蟾蜍的。

  只是鬼蜮的毒实在厉害,普通的蟾蜍有用吗?有连昔说的那种黄色的蟾蜍吗?

  徐海很快就抓了一只蟾蜍,两个人去那个中毒人身边,连昔让蟾蜍的嘴对着那个人受伤的手臂,蟾蜍看到了蘑菇状的伤口,马上去吸毒,只是很快蟾蜍的身体变成了黑色,死了。

  普通的蟾蜍不管有,必须要金色的。

  尽管普通蟾蜍解毒能力不够,那个人还是虚弱睁开了眼睛,然后一个艰难的笑:“谢谢姑娘救命之恩,我通宝如果不死,一定报答姑娘救命之恩。”

  原来这个人叫通宝。古代的铜钱上面都有什么通宝,什么通宝的。好有钱的名字,好俗气的名字。

  连昔:“报什么恩,不要说话,现在还不行,必须找到金色蟾蜍。”

  徐海沉思一下:“姑娘你刚刚说,金色蟾蜍通宝喜欢吃鬼蜮,那么鬼蜮什么样?我可以抓一只来引诱金色蟾蜍。”

  捉鬼蜮,引诱蟾蜍?开玩笑。

  这个徐海还真是胆大。

  连昔心里冷笑:“我没有见过鬼蜮,只是《本草纲目》有记载,蜮体长两到三寸,宽一寸左右,体扁,前阔后窄,背部坚硬如鳖甲,夏季蜕皮,有翅能飞。”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6 09:08:22
  徐海沉思,然后挖了一些泥巴,还有连昔刚刚烤青蛙剩下的青蛙肉,搅拌在一起,然后把稀泥抹在自己身体上面,左手拿出和尚化缘用的钵,右手找了一个盖子,慢慢地走到刚刚通宝中毒的附近。
  青蛙肉的味道,徐海伏在草丛,小心观察四周。
  突然,徐海跳起,手里的钵一扣,还真的捉住了一只不知道什么东西,也许是鬼蜮。
  那个东西就在钵里,有盖子,徐海不敢看。

  徐海把钵开了一个特别小的缝隙,确定里面的东西跑不出来,然后把钵放在草丛,钵里面一种特别的味道,腥里还有一丝丝甜,飘散在草丛。
  徐海紧张盯着钵。
  呱呱呱,还真有一只金色的蟾蜍跳过来。
  徐海脱了衣服,用衣服扑到蟾蜍,然后把蟾蜍和钵一起带到篝火边。
  徐海:“幸不辱命。”
  连昔心里冷笑:还幸不辱命,你没死真的烧高香了。
  连昔伸出拇指:“厉害,厉害。”
  徐海拿着蟾蜍,为通宝吸毒,这个果然有效,只见通宝手臂的伤口在不时的变化,一会红,一会黑,一会是蘑菇形状,一会是海螺形状。
  应该是特别疼,通宝脸上汗水淋漓,表情狰狞,但通宝都忍着,没有出声。
  一会儿,血变成了红色的,毒应该完全解了,徐海把蟾蜍放在一只葫芦里,徐海为通宝包扎伤口。
  通宝活动一下胳膊,还是不方便。
  徐海:“应该没事了,休息一段时间,再吃一些药调理一下。”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6 10:56:08
  通宝拱拱手:“大恩不言谢,实不相瞒,我是山里讨生活的,以后二位如果遇到麻烦,记得抱我的名号。”
  通宝原来是山贼,山大王。
  通宝:“不知道二位恩人有什么打算?”
  徐海:“打算没有,我的寺庙被倭寇烧了,没有去处,走一步说一步吧”
  通宝:“不知道二位有没有兴趣到我家做客。”
  徐海摇了摇头,
  连昔看了看徐海,再看了看通宝,通宝是山贼。徐海是一个落魄的和尚,但是刚刚捉鬼蜮看,胆大心细,还是先跟着徐海,早一点知道自己是谁,然后再做打算。
  连昔一声叹息:“唉,我一个弱女子,不知道怎么就忘记了自己是谁,一定要先知道自己是谁,我还是跟着徐海大师,以后有机会去看你。”
  通宝从怀里拿出一枚特别大的开元通宝,递给连昔:“拿着姑娘,以后也许能救命。”
  连昔接过那枚铜钱,收好:“好,我收着。”
  通宝一拱手:“告辞。”
  徐海在篝火边,小心地收好蟾蜍。此刻鬼蜮还在徐海的钵里。
  徐海看起来很好奇,想看鬼蜮是什么样子。

  连昔也没有见过鬼蜮,但是连昔不想看,这东西太邪乎。
  连昔:“大师如果想看,明天找两面镜子,通过镜子角度变化,就开始看的了。”
  徐海的眼睛里满是崇拜:“姑娘太渊博了。”
  连昔微笑,心里得意:切,这些是物理书里最简单的知识。
  徐海道:“姑娘知识渊博,我想暂时养着鬼蜮,可是装进葫芦,又拍它闷死,钻个孔又怕它对我下毒。”
  连昔:“大师留在蟾蜍和鬼蜮做什么?很危险的。”
  徐海狠狠地砸了一下地面:“倭寇烧了我的寺院,杀了我的人,我要报仇。”
  连昔点了点头:‘倭寇实在可恶,不过大师痴念,就真的不能做和尚了。’
  徐海点了点头。

  连昔看了看徐海的葫芦:“那我以后就叫你大哥了,直的孔鬼蜮会下毒,你你可以先在葫芦里面向下钻孔,然后在葫芦外边同一个位置,也向下钻孔,这样这个孔就是弯的,是V字形,鬼蜮就不能在里面对你下毒了。”
  徐海大喜:“姑娘真是冰雪聪明,佩服,佩服。”
  连昔淡淡地笑了笑。
  连昔:“大师过奖了,什么知识渊博呀,偶尔知道一点点,累了,睡觉吧。”
  徐海在篝火里面加材,确保篝火不会熄灭,然后在篝火四周垒砌石头,又在附近找来石头,树枝,看起来胡乱放置,应该是防止野兽的。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1-01-26 14:59:56
  赞!学习,周二快乐!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6 15:33:45
  连昔看着天空,一弯下弦月,正挂在远处的树梢。白光从树顶洒向地面,树影化作张牙舞爪的鬼爪。

  风中还带着花香,景色神秘而美丽。

  天空突然如同白昼,一颗大大的流星划过。栖鸟惊起。

  一瞬间,天空恢复正常。

  鸟儿在空中盘旋,之后叽叽喳喳归巢。

  很快,归鸟无声,夜亦无声。

  第二天.

  烤食物的香味无理由刺激味蕾。

  连昔被香味唤醒,连昔睁开眼睛,看晨光驱散晨雾。

  栖鸟已经开始觅食。

  连昔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如波斯猫。

  连昔在溪水边洗漱,在水中仔细看自己。

  容颜,黑发。

  连昔身不由己打开身边的一只盒子,里面是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

  连昔伸手,一只圆铜镜。

  连昔将铜镜放在一块石头上,是明镜台了。

  梳头。编辫子。

  依然是不由自主。

  手都有记忆。

  连昔晕开胭脂,敷在脸上,人面桃花相映红。

  画眉用一支烟墨的炭条。

  然后是花钿,连昔贴在眉心。

  玫瑰膏画唇。

  一切都是连昔身不由己完成。

  徐海在旁边烤着干粮,眼睛的余光看着连昔。

  徐海从来没有见过女人化妆。

  徐海如观画,画中人款款如花。

  徐海心里有什么悸动。

  “罪过罪过。”徐海心里念佛,然后想起昨晚的话,自己要报仇,杀倭寇,佛心已远。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1-01-26 18:33:42
  文笔洒脱,文字隽永!拜读老师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6 19:03:29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6 19:49:40
  晚上好
作者:品一溪流云 时间:2021-01-26 21:42:39
  支持佳作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7 08:51:28
  吃干粮,喝溪水。
  连昔:“徐大哥,今天有何打算?”
  徐海:“我想到城里,参加军队,杀倭寇,为金山寺死难的僧侣报仇。”
  连昔点了点头:“大丈夫应该满腔热血,家仇国恨,快意恩仇。”
  徐海:“只是我从小出家,心中竟然有如此强烈的杀戮,实在是罪过。”
  连昔:“有时候,杀戮倭寇,就是救人。”
  徐海点了点头。

  两个人站起,边走边聊。
  连昔:“徐大哥,我能冒昧问一下你是如何从倭寇那里逃走的吗?”
  徐海一脸惭愧“唉,那一日,倭寇闯进金山寺,烧杀抢掠,我等僧人抵抗,倭寇人多势众,我等不是对手。”
  徐海说着,手指紧握,满面仇恨。
  徐海略微平息自己:“我自小跟先师习武礼佛,先师已是半仙之体,有三十六种绝技,只是先师早日成佛,只教给我一手伏云手。”
  徐海:“金山寺最后时刻,只剩下我一个人,整个寺院被大火包围,我施展伏云手,从空中逃出。”

  “伏云手?”
  徐海点了点头,就是可以捉住天空的云,等一会到城里,我给你演示。
  连昔张大嘴巴。
  徐海:“我看到官府告示,最近天气干旱,官府广招贤士,希望能求雨,我的伏云手可以,所以我今天去城里。”
  那么神奇?

  徐海微笑。
  前面溪水弯弯,红的花,绿的草。
  山黛列眉,孤烟远树,甚是幽雅。
  一座土包,划破直线与幽静。
  连昔:“咦,这里怎么有一座孤坟,甚是突兀。”
  徐海:“这里葬着江南名妓林若仙。”

  连昔好奇:“江南名妓林若仙?”
  徐海:“据说林若仙生前,名动江南,只是性格孤傲不群,和鸨母不合,年纪轻轻枉死,而鸨母不仁,欲将林若仙委之沟渠。”
  连昔:“什么?她竟然让林若仙委之——沟渠,太狠毒的女人。”
  徐海:幸遇一远客,慕名来访,见林若仙已死,遂买了一具棺木,备了一副衣衾,将林若仙收葬于此地。

  连昔感慨:“可怜、可叹、可惜,生做万人妻,死是无夫鬼,红颜薄命至此。今我遇见,我去祭拜。”
  徐海看着连昔,这个不知道自己名字的姑娘,太奇怪。
  二人转过一湾流水,独木小桥,见四壁藤萝,一座孤坟。
  连昔上前拂草细看,心中叹道:“林若仙,林若仙,你生前何等繁华,死后怎这般寂寞。我连昔流落至此,从我弹琵琶,化妆来看,我身世应该和你差不多。”
  此刻,连昔对自己躯体的身世已经有了大概了解。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7 09:27:16
  连昔折一段柳枝,插于墓顶,然后撮土为香,倒身而拜。
  徐海不明白,连昔为何朝着荒坟下泪?

  连昔:“徐大哥有所不知,红颜无主,红颜薄命,想林若仙生来难道就是妓女!也是身不由己,落了火坑。前船后帆,怎么知道她不是我的前世?况人生在世,生老病死,而最可怜者,无如美人。你看古来那些女子,如西施,如贵妃,能有几个得善始善终的。故不觉睹物伤情,心灰肠断。”

  徐海正色,肃然起敬:“想不到我徐海在此遇到你这样的奇女子,佩服万分,只是此乃荒墓,阴气凝重,不宜久留,走吧。”

  临安城,城门口贴着官府的告示。
  连昔和徐海去看。
  有几张通缉逃犯的告示,其中一个看画像应该是通宝。
  一张官府悬赏求雨的,一会儿徐海就要展示伏云手来求雨。
  还有一张最新的告示:重金求医,胡将军因为力战倭寇,身中奇毒,伤口呈蘑菇状,变五色,伤口也变换如蘑菇,海螺,灵芝等等形状。重金求医。
  连昔:“徐大哥,这个胡将军的征兆好像是鬼蜮中毒呀。”
  徐海:“看起来很像,刚好那只金色蟾蜍还在。”
  连昔:“我们进城吧。”

  徐海点点头。
  连昔迟疑一下,连昔取出一块红纱,将自己的脸遮住一半。
  徐海:“这样好,姑娘貌若天人,如被人围观,行走确实不便。”
  旁边有人卖斗笠,徐海买了 一只,递给连昔。
  连昔带上斗笠。
  连昔跟着徐海进了城,临安城自古繁华。
  连昔看着两边商贩来往,店铺林立。
  一家瓷器店,传说中的明青花,鸡缸杯,宣德炉,如果能带回去哪怕一件,连昔开始流口水,好在有红纱挡着,徐海看不到。
  连连昔偷偷咽口水。
  两个人走着。
  临安城的繁华在四周。
  “好。”叫好声,掌声雷动。
  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圈子。
  连昔好奇:“徐大哥,这是什么?”
  徐海:“应该是街头戏法吧。”
  连昔不由自主停下:“看看?”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1-01-27 13:52:01
  赞!学习,周三快乐!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1-01-27 16:45:54
  分享精彩、力顶佳作!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7 18:55:58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7 19:48:12
  晚上好
作者:风雪凌云一寸心 时间:2021-01-27 20:17:46
  支持佳作
作者: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1-01-27 21:45:10
  拜读精彩,问候学习!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8 08:32:31
  徐海带连昔挤进人群,中间是一个大圈,一对父子在表演,那个父亲大概三十岁左右,高个,浓眉,眼睛不大,两眼之间距离较窄,高鼻梁,宽下巴,像极了几百年之后的自己。
  那个孩子大约十岁,和连运十岁时候的好像一个人。
  这个是自己的前世吗?
  自己现在是女儿身。
  想不明白。
  什么前世后世。
  什么借尸还魂。
  那个父亲对着人群一拱手:“在下是北方人,姓古,贱名斤。初来宝地,带着犬子,讨口水喝,下面我表演的是幻术,如果大家觉得不错,赏我们父子一文半文,古斤谢谢大家了。”
  孩子先打了一套拳,然后躺下。
  古斤举起手,手里一把鬼头刀。
  古斤身边一段粗大的树干,古斤手起刀落,树干被从中间劈开。
  好锋利的刀。
  好霸气的刀。
  古斤举起刀,劈向地上的孩子。
  惊叫。
  连昔下意识捂住眼睛。
  手起刀落,孩子已经身首异处。
  啊!杀人了。
  “快报官。”

  这个古斤好狠,竟然当众杀了自己的孩子。
  有人大喊。
  古斤微笑一拱手:“大家不要怕,只是一个幻术,大家看,我儿子没有流血,我等一下喊一声,我的儿子就能活过来。”
  这么神奇?
  连昔想起《西游记》里面曾经有类似的桥段,大师兄和妖怪比砍头。想不到真的有人会砍头术。
  古斤对着地上的孩子喊:“起。”
  大家伸长脖子,等着见证奇迹时刻。
  孩子没有起。
  孩子依然身首异处。

  旁边有人窃窃私语:“三天了,我一直都看,这个时候,孩子就自己把脑袋放在脖子上,然后站起来,今天怎么啦?不会出意外了吧。”

  意外,就意味着死亡,意味着孩子的死去。
  古斤面色凝重,对着人们一拱手:“各位爷,古斤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没有去拜码头,是古斤的错,请这位爷高抬贵手,放了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我们父子马上离开临安城。”
  没有人回答。
  孩子依然身首异处。
  下面有人说:“出人命了,报官。”
  连昔看着古斤眼神,想《西游记》里面桥段,大师兄法力高强,看地上的头回不来,就施法又重新长出一颗头颅。而和大师兄打赌的老虎精,则血溅当场。

  应该有人施法,在地上拉着孩子的头。
  孩子危险。
  连昔看着地上的孩子,仿佛是自己的连运。
  心跳、心痛、急迫、无奈。
  两个捕快来到人群中间,要带走古斤。
  这么快?古代官府的效率真高。
  古斤眼眶里分明有泪水:“两位爷,我只是变戏法,孩子马上就好,我现在在给大家加一个节目,结束了,如果孩子还不站起来,我会跟着二位爷到官府伏法。”
  捕快拒绝:“不行。”

  连昔看着徐海:“有银子没有?”
  对于这个奇怪的姑娘,徐海什么也不问。
  徐海默默地递过来银子。
  连昔慢慢挤过去,背着身,挡住人群的视线,将银子递给一个捕快:“这位官爷,我们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精彩的幻术,让这位大哥再表演一个吧。”
  见钱眼开。
  捕快将银子收好:“好,我们看着,如果孩子不起来,马上带走。”
  古斤看了连昔一眼,眼里是感激。
  古斤转向人群。
  古斤跪在地上,第二次说同样的一番话:“这位爷,孩子是无辜的,请你放了孩子,古斤给你磕头了。”
  古斤磕头,咚咚咚。
  古斤的额头破了,可以看到血迹。
  孩子还是没有站起来。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1-01-28 09:07:00
  跟读大作,支持原创!
作者:大西北成森林 时间:2021-01-28 09:59:46
  精彩
作者:戒咖啡喝茶 时间:2021-01-28 10:12:29
  先马克一个慢慢看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1-01-28 10:39:28
  赞!学习,周四快乐!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21-01-28 13:58:02
  阅读,问好!
作者:楼已 时间:2021-01-28 20:46:36
  周四拜访,顶起佳帖!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9 08:28:00
  翻页更新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9 08:52:31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9 09:08:23
  翻页更新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9 09:19:34
  翻页更新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9 09:30:08
  九十六楼了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9 09:35:48
  天涯社区,我的旧作,乱炖之古代文学,写作方式独特,将网名梦蝶的陶渊明一分为二,以两个人对话、问答的方式来写,以在现实生活之中迷茫青年的眼光,对历史和现实的深刻思考,风格独特,幽默智慧,中间有嬉笑怒骂,也有完全颠覆的理解,朋友们从梦蝶的文字里面,会看到古代文人墨客的内心、看到他们的不一样的喜怒哀愁。

  这个系列包括对李白、杜甫、王维、李清照、苏东坡、韩愈、柳宗元、等等几十位大家熟悉的古代诗人;也有先秦文学,左传,史记等等一些古人的不屈于傲骨;也包括魏晋时代隐逸之士的不羁与洒脱。



  http://bbs.tianya.cn/post-books-558309-1.shtml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9 09:37:40
  翻页更新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9 09:45:25
  九十九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9 09:50:59
  马上更新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