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界

楼主:ty_Manchi235 时间:2021-03-04 09:58:04 点击:432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给我讲这个关于结界的故事的主人公当时70来岁了,他住在攀枝花,是一名攀钢的退休老干部,我跟他是在成昆铁路上的火车里认识的,当时他正从成都回攀枝花,他儿子在成都工作,他心脏不太好,就去华西医院看病,感觉好得差不多了,还是觉得攀枝花呆着舒服一些,就坐着绿皮火车回攀枝花了。
  当时我05年刚刚高考完,我到汉源的乌斯河火车站一个人坐火车去昆明,我有个亲戚在那边做生意,经常往返于大理和丽江,他让我过昆明去找他,他带我去大理和丽江玩玩。当时我一个人坐火车,出发的时候我妈前叮嘱万嘱咐,让我不要随意和陌生人搭话,要注意坏人,一个人在外,还要切忌一个贪字,后来我对这个贪子真的有着深刻领悟。
  当时我舅正好要去石棉送一批货,他就开车送我到了火车站,买了一张卧铺票,跟我说睡一觉第二天就到昆明了,结果这个火车整整走了一天多的时间,当时没有高铁,就是绿皮火车一摇一摇的慢慢走,不过成昆线的风景还不错,虽然没有智能手机玩,但吃着我妈给我买的零食和卧铺厢里的人聊天还是不错的。在车厢里一开始我还是很谨慎,但是由于我比较健谈,静不下来,不过一会儿,我就跟车厢里的人聊开了,早把我妈嘱咐我少跟陌生人说话的事儿丢在脑后了。不知什么缘故,我的那个卧铺厢里只有三个人,比较空,一个是去昆明打工的年轻人,另一个就是给我讲故事的那位老者,我这里就叫他老攀吧。
  其实最开始老攀不怎么说话,就一个人在那里翻报纸,就我和那位比我大几岁去昆明打工的年轻人聊天,聊着聊着,我就问那个年轻人说他为啥要去昆明呢,跑那么远,成都周围也有很多工作机会啊。他就说他原本跟着老板在甘孜州里面的工地打工,但是里面有点乱,汉人在里面不太安全,老板就让他去他在昆明的另一个工地,说到这里的时候,老攀就感觉比较激动,说现在这种几个小屁孩蹦跶算什么乱啊,以前五几年的时候藏区叛乱那才叫厉害,刀光剑影,他都差点没能回来。
  哎哟,一听到这里,我就知道这老者肚子里是有东西的,赶紧撺掇撺掇,就跟打工的年轻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问老者当时是个什么情况,激烈不激烈,他打死过敌人之类的没有。后来听老攀讲的果不其然,他不仅全程参与了当时的反叛作战,而且后来还参加过对印作战,作战单位就是著名的藏字419部队,据老攀讲,他们419战斗力极强,里面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而且基本都有小学以上的文化水平(那时候刚刚建国不久,当时能够普遍达到小学文化,就非常不错了),419很多技术兵种都是直接从其他部队抽调的精英,作战武器都是最精良的。
  老陈说他是乐山人,53年的时候参的军,当时他本来是想参加志愿军去抗美援朝的,结果新兵训练还没结束,朝鲜战争的停战协议就签下来了,没去成朝鲜,后来就被编入了十八军,他最开始是随部队修路,就是川藏公路,一路从二郎山到昌都,从昌都再到拉萨,后来由于藏区越来越不稳定,受到外国势力以及国名党的鼓动和影响,越来越多的藏人选择了对抗中央。老攀的部队也慢慢从修路为主转向了作战为主修路为辅,由于老陈有初中文化,射击水平和身体素质也很好,关键是他一直在藏区,会一点藏语,经过风吹日晒,藏民的衣服一穿,就跟藏民没啥区别了,经所在连队主官的推荐,就进了一只现在我们大家讲的特种部队,当时他说就叫侦查部队,里面全是精英,射击爆破、骑马攀爬样样精通,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使用和维护电台,因为他们负责给部队搞侦察,探明叛军的行军路线和巢穴,引导大部队前去剿灭,所以电台的作用至关重要。
  老攀讲其实藏区叛乱从59年之前就开始了,在59年之前当时的藏军还没有叛乱,大概56、57年左右叛乱的主要是“四岗六水卫教军”,也就是大家平时叫的“康巴游击队”,这只部队武器是由美国和国民党提供的,装备精良,而且老陈说四水六岗叛军里面还有国民党的战术教官指导,后来有个叛逃的解放军指挥官去指挥,战斗力极强,完全不低于正规藏军,给我军也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他们侦察部队的目标就是侦察这支部队所在方位,然后指引大部队去歼灭掉,老攀说最开始的时候,藏军还没有正式叛乱,叛乱的规模都比较小,主要是以四水六岗叛军以游击战的形式搞破袭,老攀他们也主要以陆军进行围剿,后来藏军正式反叛后,由于是高原平叛,难度很大牺牲很大,中央基本上把全国的能抽调的轰炸机都调了过来,那个阶段就是陆空配合作战了,先是空军侦察,锁定位置后轰炸机再去地毯式轰炸,然后引导陆军上去打扫战场。
  老攀说在前期的时候他们搞侦察非常难,当地藏民虽然很多都拥护党中央,但是怕被叛乱分子定义成藏奸砍头,都不敢给侦察部队提供线索,而且四水六岗卫教军的战术素养和防侦察意识很强,所以一直没有进展。直到有一天,部队首长让他所在的侦察班集合,给他们下达作战任务,说他们有两只侦察小队在山南哲古(后来我在地图上没有找到哲古这个地方,当时百度也没有现在这么流行,我就一直以为老潘乱说的,后来我通过百度才知道哲古就是现在的措美县,是一个很偏远的地区)一带失踪,收到电报上只说侦察到叛军大队人马,然后便了无音讯,上级要求再派一支侦察小队前去继续侦查,并找到失踪的两个小队。
  在出发前,部队对他们小队进行了加强配置,在武器装备上,全部配了当时最新的自动步枪,就是56式,老攀说当时由于是新式武器,整个藏区都没几只,足以看出此次任务的重要性,他们还试射了几百发子弹才掌握56式的性能,还多配备了一名发报员和电台,一个小队十个人电台数就达到了两台;在人员配置方面,除了侦察小队里的藏族解放军战士,部队还配了一名喇嘛,当时老攀还以为部队配了喇嘛是为了方便联络寺庙,后来才知道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喇嘛最后还救了他们一命。
  老攀他们驻扎在山南,他们坐车到了哲古,然后当地的兵站给他们配了十多匹藏马,当地政府给他们配了一名本地向导,然后一行人骑着马背着电台前往山里侦察。老攀说当时天气还不错,正是六七月,沿途风景很美,正当他们沉浸在秀美的高原风光的时候,发现前方空中有一群秃鹰在盘旋,他们立马骑马奔了过去,近了一看,原来是几个叛军重伤倒在地上,还没断气,奄奄一息,老攀说估计是见到解放军的后的非常紧张,没过几分钟几个叛军都断了气,老攀他们也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不过肯定的是,这几个叛军肯定是侦察小队打伤的,因为附近也没有友军。看到了叛军,老攀说他们非常紧张,因为看这几个叛军的装备和衣着必是四水六岗卫教军无疑,侦察队把随队的喇嘛和向导围在中间以战斗队形往前搜索,走了一天,突然一个小峡谷里听到了枪声,侦察队立马靠上去,经侦察,十几个四水六岗叛军围着一个凹地打,应该是在补枪,凹地里的应该是失踪的侦察兵,队长带着侦察队员很快的就将这十几个叛军解决了,到凹地一看,躺了七八个解放军,已经全部牺牲,老攀说他们觉得非常难过,要是早来一会儿可能他们有人能活下来,但是老攀他们也是尽力了。查明是派出的第二队侦察分队后,他们立马跟总部电报,然后掩埋了烈士尸首,继续搜索另一队侦察分队。老潘说他们走了两天一无所获,在晚上休息的时候,隐隐听到远方传来枪声,能听到枪声就是条线索了,而且应该不是很远,但是天黑山陡,队长跟大家商议,还是等到天亮再去查探。等第二天天亮后,老攀他们在附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人,连个战斗的痕迹都没有,看着前方的一个山谷,队长说昨晚明明有枪声,附近肯定有情况,但是感觉很诡异,队长把情况和所在地点的坐标给总部电台报告,并在请求派空军进行侦察后(老潘当时说飞机的时候我都很惊讶,那个时候西藏就有空军驻场了?老潘很肯定地说:有!)他带两个战士背着电台往山谷里搜索,让老攀其余人在原地等待命令。队长带着人往山里走了一会儿,老潘他们就听到几声闷响,大家以为队长他们在山谷遭到伏击,就提枪跃马,往山里冲去,当他们进入山谷时,也响起了几声闷响,不知道这几声闷响从哪里发出,感觉是从空中传来的,很空灵。队长看到他们擅自进山,本来队长要批评他们的,但是听了老攀他们说的那几声闷响后,队长也觉得很奇怪,便让他们小心谨慎,随时准备战斗,整个小队都突然更加紧张起来,这时候随队的喇嘛说话了,说我们闯进了不改进的地方,喇嘛看着队员疑惑的眼神,便对他们说,你们看这里的天空,一点云朵都没有,闻这里的风声,一点风都没有,气温也明显更加舒适;当地向导也说他从来没有到过这个地方,感觉这个地方跟哲古的气候和环境风貌是不太一样。队长和队员们也感到很不寻常,队长便让两台一起向总部发报报告情况,请求支援。但是电报发出去了却一直没有回应,发报员说应该是联系不上了,有电磁波干扰。一行人无奈之下准备先行退出山谷,但是走了很久还是在山谷里,老攀说藏民都很迷信,随队的那位向导看到这样的情况,感觉是得罪了神,才让他们迷路,感觉都有点精神失常了,后来喇嘛发话说,既然退不出去了,那就要不就继续往前走,看看前面到底是哪里。队长也觉得既然退不出去,那就往前闯一闯,这时候喇嘛做出了一个很惊人的举动,他将中指划破,然后在每名战士和向导的额头上画了密咒,然后让队员紧随在他身后,他一路念着咒语往山谷里前进。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行人便走过了山谷,看到山谷前有一片草原,草原上放养着很多牛羊,也没有放牧人看管,牛羊各自在草原上吃草,在蓝天、阳光的衬托下,真的是画中美景一般。队长拿着望远镜往四周探望,发现草原对面山顶上有一个寺庙,挂着经幡,金光闪闪庙顶很是显眼。喇嘛也看到了这个寺庙,对队员说直接到寺庙去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侦察队一行刚进入草原,就看到从寺庙里下来一队喇嘛,一二十人,穿着大红包,手拿着风马旗,骑着马向他们飞奔而来。侦察队看着架势问随队喇嘛,喇嘛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队员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立马将马拉成一圈,形成一个环形工事,架枪准备防御,并叫喇嘛高声让对方停下。对方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不管不顾,直冲这侦察队就过来了,离有一百米远的距离的时候,队长下令射击,但是队员的枪全部哑火,一枪都开不了。老攀说他当时看着对方骑着马冲过来,枪又打不响,一身的冷汗,这时候队员都慌了,全部拿出手榴弹拉开保险往前扔,但是手榴弹也不响。实在没办法,队长让全队上马亮刺刀,准备与对方在马背上拼刺刀了。当时我还傻不拉唧的问老攀拼刺刀为啥要上马,老攀白了我一眼,跟我说,骑兵的杀伤力全在冲击力上,如果站在地上拿着刀对骑兵,那就是必死无疑,要想势均力敌,就必须上马背,与其对冲!老潘说他们刚上马背,对方就已经冲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看了他们手上没有枪没有刀,只有风马旗,老攀和喇嘛就用藏语问他们是做什么的,对方没有回答,就只是指着山顶的寺庙,让他们跟他们一起去寺庙。侦察队没有办法,只能随着这队喇嘛上了寺庙,到了寺庙,老攀说这个寺庙和藏区的寺庙并无不同,但是里面虽然燃着佛灯,但是没有一点藏区寺庙特有的味道,反而有一丝淡淡的清香。随队的喇嘛被带到大殿里和一位坐在正中央的人交流起来,老潘说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侦察队员正准备一起看一下寺庙周围的情况的时候,被周围喇嘛拦下让他们就在殿里等待。正在这时,随队向导看到其中一个喇嘛,便立马跑到喇嘛面前跪下,然后不停磕头,搞得其他队员一脸懵逼,队长将他拉起,问他这是干嘛,那名向导说他磕头的那名喇嘛是他们那里的活佛,他很小的时候见过他,后来听说他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几十年过去了,他居然在这里,而且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一点都没变。侦察队员听他一说,觉得他是精神失常了,没理他。侦察队员没办法只能端着刺刀围成一个圈,站在大殿上。过了一会儿随队喇嘛走过来告诉他们,没事了,吃点东西就出去。然后庙里的喇嘛就端来糌粑和酥油茶,队员都不敢吃,怕里面有诈,随队喇嘛看队员有疑虑,便先带头吃起来,看着喇嘛吃着没事,大家也觉得饿了,便一起吃了起来。老潘说他在藏区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糌粑和酥油茶,现在想着也觉得是回味无穷。在吃东西的时候,老攀说空中响起了飞机的轰鸣声,他们拿着糌粑跑到大殿外,望着天空,空中无云朵,更无飞机,但是飞机的轰鸣声仍然在,在家都觉得很奇怪,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一行人吃完东西后,庙中喇嘛便给随队喇嘛一个小旗子,然后随队喇嘛让侦察队员骑上马跟着他走,但是这时候随队的向导却跟队长说他不走了,让队长回去后告诉他家人一声就说他在圣地修行,让他们别牵挂,说的很坚决。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这个向导看来真的疯了,队长跟大家一商议觉得带着他估计会影响任务的完成,便就让他留在寺庙,等他们完成任务回去了再派人来接。随后侦察队便将向导留下,跟着随队喇嘛就走了。老攀说他们走的时候,随队喇嘛走在最前面,拿着小旗子,周围无风,但是小旗子却在时不时的摆动,跟在指路一样,队员们一个个都看到眼里,大家都觉得很诡异,但是谁都没有说什么,就这么一路无语的走着。老潘说来的时候走的山谷,但是走的时候却是走的一个山顶,越过山顶,突然就感觉到很大的风,气温骤然降低了一些,感觉跟刚才那个环境完全不一样了,如果现在这个环境是现实,那刚才那个环境就是如诗如画一般的幻境。队长让一行人下马检查武器,但是随队喇嘛大声呵斥,让侦察队赶紧往前走,不要停留,一直走到马走不动为止。队长一听,结合之前所见所闻,便让队员听喇嘛的,往前走,大家不知道走了多久,马走不动跪了下来,他们跳下马随即开了几枪,武器又能正常使用了,打开电台,总部也能联系上了,大家都觉得很惊奇。在休息的时候,侦察队接到总部电报说他们寻找的那第一队侦察队找到了,让他们立刻回山南归建。队长在规建途中当着侦察队员问随队喇嘛,之前遇到的是什么情况,喇嘛说他在寺庙里见到了他们黄教里传说中的人物,本来侦察队是出不来的,但是看在他们是文殊菩萨的天兵,这才侥幸逃过一劫。大家听后都惊诧不已,问随队喇嘛,里面的都是些什么神仙。随队喇嘛却不发一言。
  老攀说他们归队后不久,他们参加行动的那队侦察队就被拆散调到不同的部队了,有的去了青海,有的去了藏南,有的调回内地,他被调到了拉萨。后来在对印作战胜利后,他转业前最后一次逛布达拉宫又偶然遇到了那位喇嘛,喇嘛送了他一面彩旗,老攀一眼就认出来就是当初带着他们走出来的那边小旗子。后来老攀将这面旗子用相框保护起来,挂在家里,家里一直顺风顺水很祥和……
  当时在火车上我和那个打工的年轻人都问老潘当时他们进去的那个山谷是个什么地方,老攀没回答,只是眼神呆呆的望着火车窗外。但是我现在想起来,觉得他们侦察队应该是闯到了一个特殊的“结界”里面去了,里面的修行者在一个不想被人打扰的、与世隔绝的环境里继续潜心修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侧踢123 时间:2021-03-10 09:18:05
作者:我不是怀玉 时间:2021-03-10 10:12:09
  神奇!
  我们与不同维度的边界是不是也是类似的结界?
作者:河北万化新材料 时间:2021-03-10 14:56:55
  文殊菩萨的天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