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写自己听到的故事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04 13:25:12 点击:535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胆子不大,不过喜欢听一些农村的 、东北的民间小故事,尤其是神神秘秘的事情,所以就把一些小故事写出来。看看有没有喜欢听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04 13:50:31
  我出生在山东菏泽管辖下的一个小村,后来我们县被划到了济宁,就成了一个济宁人。如果你懂这个,应该就会知道是哪个县了。我们村紧挨着黄河,人口也不过千儿八百人,当然,这是按现在的人口说,以前还要更少一些。我们村多数人都姓刘,所以姑且就叫做小刘村吧。
  说起我们村,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来历,我乐意给大家讲讲,不知道大家乐不乐意听听。
  我们村建村也就百十年,据村里老一辈人讲,最初我们都住在离现在所住十几公里的一个大村子里,因为刘姓村名居多,所以姑且就叫大刘村吧。村里还有零星的他姓居民,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倒是过的也很和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村里总是有年轻的刘姓青年死去,而且多是意外,而其他姓氏的年轻人却安然无恙。后来,村里管事的人开了一个会,决定派人去请个明白人给看看。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派去的人刚出村,就遇到一个自称来自南方的风水先生,派出去的人连忙将风水先生请到村里。村里管事之人将事情说完以后,风水先生说,你们这边是不是有个村子,里面姓何的比较多。管事之人说离这不远的就有一个何家庄,里面的人多数姓何。风水先生解释说,刘,就是流水;何,就是喝水。流水都被喝了,姓刘的还能好么?管事之人连忙请教破解之法,风水先生说这事不难,你将村里刘姓之人,分出2批建2个村子,与大刘村形成三角之势,将何家村包在中间,此事就成了。管事之人在酬谢风水先生以后,便按照其所说,将村民分两支,建了2个新的村子,而我们村就是其中一支。后来,大刘村便安稳了下来,再后来,何家村渐渐败落了,现在已经没有何家村了,不知道是不是改名了,也没有人去深究这个。不过,刘姓的三个村子至今还在。
  我记得曾经问过村里的刘二大爷,这个风水先生和何家村是不是有仇,否则的话怎么会出这样的计策?刘二大爷只是摇了摇头,说,有仇于何家村,有恩于刘家村,这些事何必深究呢?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04 14:00:15
  刘二大爷,是我们村里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其实他的年龄和我爷爷差不多,但是只比我大一辈,又因在家里排行老二,所以我才喊他二大爷。刘二大爷一辈子没有结婚,也就无儿无女了,村里的孩子都有些怕他,只有我愿意亲近他,所以刘二大爷对我一直疼爱有佳。刘二大爷是方圆几十里比较有名的先生--算命先生,所以跟着他,能听到各种各样好玩的、感人的、吓人的故事。
  据我爷爷说,刘二大爷与他年龄相仿,所以算是从小撒尿和稀泥的伙伴,刘二大爷小时候与其他人也没有区别,到了十一二岁,一些比较特别的事开始发生在刘二大爷身上。这引起了我的兴趣,缠着爷爷给我讲,后面的故事,增加了一些自己的主观理解,大家凑合着看吧。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04 14:00:56
  由于时间太久远了,爷爷也记不起来具体时间了。只能说有那么一天,夜已经很深了,突然一阵狗叫声将刘二大爷吵醒,刘二大爷睁开眼,天上挂着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地上的东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刘二大爷胆子也大,披上褂子就走出了房门。那时候,每家每户都穷的叮当响,院子里也没啥东西,院墙都是用玉米秆、或者捆扎好的树枝做的,条件好的可能用土垒个墙头,当然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木头门还是必须有的。院子里一切正常,看来是院子外面有什么东西引起狗叫。院外就是村里的道路了,道路虽然是土路,路边还有堆积的柴火,但是还是可以一眼看到很远。刘二大爷出了远门,一眼就看到离家门百十米的地方,有一只羊正在路上来回走动,刘二大爷也很好奇,这是谁家跑出来的羊,要是丢了,羊主人不得急疯了,所以刘二大爷就朝那只羊走去。走近了,才发现羊背对着他正在低头吃地上的玉米苞叶(就是玉米棒子外面的白色的皮,农村一般晒干了当柴火),似乎感觉到有人靠近,那羊转了一下身,正是着一转身,吓得刘二大爷连喊都没有喊出声,拔腿就跑。原来,那只羊,没有头。 刘二大爷吓成什么样,姑且不说了,毕竟还得留个面子。
  后来,听村里老人说,这种没有头的羊叫做“秽”,也叫做“秽气”,记住,可不是晦气。秽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当然也说不上是好的,因为秽既不吓唬人,也不伤害人,但也没有听过秽对人有好处,只能当作一个无法解释的存在吧。秽不光是没有头的羊,还有可能是没有头的猪、没有头的牛,等等,没有头的牛,这里又有一个故事了,不过不是关于刘二大爷的。
作者:南方666666 时间:2021-03-04 15:08:15
  请继续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04 15:24:06
  以前的农村是没有自来水的,有压井的都很少,为了解决饮水问题,每个村都有几口井,各家各户都会去井里打水喝。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穷讲究,虽然农村很穷,但是讲究的东西比较多,比如打水,就应该大清早的去打水,感觉早晨的水好,有地气,对人体好。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更在意这个,所以有些人就会起很早去打水。话说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就喜欢早上去打水,有一天,天还没亮,就起床去打水了。远远的,就看到一头牛正在井边喝水,头都伸到井里了。老人很奇怪,那时候牛可是很珍贵的,谁家的牛会这么早出来喝水呢,而且还没有人看着,再说了,井水离井口还挺远,也喝不着啊。天快亮了,牛见的也多了,所以老人也没多想,就朝着井走去,离近了,才发现,看不到牛头是因为这牛根本就没有头。老人这可吓傻了,桶一扔,大喊着就跑了,这一喊,附近的村民也都醒了。听到老人的诉说,村里人都去井边看热闹,可哪还有什么无头之牛啊。
  关于“秽”的问题,我也问过刘二大爷,刘二大爷说既然看到了,它就是存在的。有些东西,保持神秘才好,人有了敬畏,这些东西才能保存下去,世间多一种事物,不是很好的么。
  很奇怪,人们为什么总是容易看到无头的东西,这其中,无头之人是最让是害怕的了,所以这次我就不讲无头之人的故事了。不过这个还是沾点边的。
作者:ty_麦田圈圈1 时间:2021-03-04 15:49:26
  继续啊楼主,看的很过瘾呢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04 15:55:14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而婆媳之间的矛盾,更是一本让人头疼的经。我们这有一家,老两口有两个儿子,老大刚结婚几年,儿女双全,在外人看来这应该是生活美满的一家人。可这家偏偏不,婆婆过去强势,而儿媳又挺老实的,所以儿媳经常受气。农村儿子结婚后,一般都是分家的,这家也是,但是分家后,婆婆还是总去管老大家的事,儿媳挺好的,能忍让的也都忍让了。有一年秋收,儿媳由于身体不舒服,就在家休息,没有去地里干活,这婆婆可不乐意了,直接去老大家去闹,儿媳本来就不舒服,现在更是委屈的不行,想起过往种种,就寻了短见。这里不可怜老大,毕竟自己媳妇这么受气,也不出来替媳妇出口气,可怜的是这两个孩子没了母亲的疼爱。当时这件事在村里可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人们也不再谈论这件事了。不过几年以后,由于两个“赌徒”,这件事又成了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了。 赌徒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只是爱打麻将打牌罢了,不是那种非得弄得倾家荡产的人。有一天夜里,十一点左右吧,两个人打完牌回家,走到一个丁字路口,两人一个往东走,一个往南走,便分开了。往东走的这个人在家排行老五,所以就喊他老五吧,老五当时三十不到,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胆子也是很大,走夜路更是家常便饭。老五刚往东没几步,便发现有一个人蹲在屋墙下面,老五便问道是谁,那个人也不说话。老五以为有人跟他开玩笑,就随手从路边拿起一个棉花杆,说再不说话,我就抽你了啊。那人还是不说话,老五心里开始发毛了,仔细看了下,只见黑咕隆咚的一个影子,就是看不到头,老五彻底慌了,大喊往南走的人的名字。往南走的人听到喊他,边回来了,嘴里还叼着根烟。老五回头看了一眼往南走的人有没有过来,再去看黑影的时候,就发现黑影从院门里进院了。有人陪着,老五胆子也大了,去院门那推了推门,门竟然是关着呢。老五这才留意这家正是女主人寻短见的那家,瞬间炸了毛。往南走的人也走了过来,老五战战兢兢的将事情始末告诉了他.....
  后来,村里人都说那天老五是被人抬回去的,我找老五确认过这件事,但是他说自己是走回去的,且不说到底是抬回去还是走回去的,这件事可能是真的了。
作者:渐行渐忘2018 时间:2021-03-04 22:21:15
  先记号一个
作者:ty_天人合一870 时间:2021-03-04 22:26:49
  不错
作者:净莲妙回 时间:2021-03-04 23:46:22
  记号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05 08:51:50
  我去问过刘二大爷这件事,刘二大爷没有给我解释,反而给我讲了另一个故事。话说还是在吃大锅饭的年代,人们为了挣工分,都是能干多少干多少。村里有个勤快人,姑且就叫刘勤快吧。这一天,刘勤快像往常一样,天还没亮,就醒了过来,看看外面天色,感觉也快亮了,就想着多去砍点树,多挣点工分,洗了把脸,提着斧子就出了门。砍树的地方需要翻过大堤出了村,往东走,经过一片庄稼地才能到。农村的地里除了庄稼,也少不了一个个的坟头,刘勤快也没觉得害怕,因为这些坟,都是刘家先祖的。正走在路上,刘勤快远远看到路边地里有一个人,刘勤快在想,竟然还有人比我起的早。这时候天还没有亮,刘勤快看见有人,认为是村里的,就想走过去打声招呼。说来也怪,刘勤快离那人很近了,那人还是没有反应,而且还是背对着他。刘勤快心生奇怪,想着要是村里的人应该给个回应啊,这人怎么也没反应。边想边走,马上就要触手可及了,突然刘勤快冷汗就下来了。为啥呢?这哪是人啊,连头都没有。正常人吧,要不吓晕了,要不吓跑了,刘勤快也是个例外,拿起斧头就砍了下去,然后才跑回家去。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05 08:52:31
  回到家,刘勤快就将这事告诉了媳妇,他媳妇也吓坏了,两人合计,天稍微一亮,就去那边看看,为啥呢?怕斧头被人捡走呗。天亮了,两人就去找斧头了,农村人醒得早,经常干会活再回家吃早饭,所以两人出门的时候,路上已经有其他人去地里干活了。遇到熟人,刘勤快就把这事说了,熟人一听,也感兴趣,就跟着一块去了,不一会,竟然成了一个小队伍。由于天亮了,老远就能看到刘勤快看到无头人的地方,远远的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上面有一个长长的东西,再离近些,发现一个斧头正砍在一个树墩子上。众人走到树墩子旁都乐了,都笑话六勤劳胆子太小。刘勤快也很是不好意思,就想把斧子拿起来,这才发现,斧子砍的太深,竟然不好拿出来。等斧子拿起来,众人这才发现砍的太深了,有几个人还拿着斧头砍了几下,都远远不如以前砍的深,即使刘勤快,也砍不出来那么深的痕迹了。刘勤劳说这还是自己一个手砍的呢,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啥。
  我问刘二大爷,为啥刘勤快一个手砍的会比两个手砍的深?刘二大爷笑了笑说道,人的潜力很大,但是总会在特殊时候才能发挥出来。这就像一个老实人被逼急了,干的出来的事都是很可怕的。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05 10:58:30
  上面了提到了很多事情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即使解释了,也是很牵强的,比如下面这一件事。隔壁刘大妈有一个远房的表姐,由于是远房的,所以基本上一年也见不了一次面,这个表姐还有一个女儿,刘大妈和这个表侄女更是好几年没有见过面了,都快忘了长什么样了。有一天,这表姐家来信说表姐去世了,让刘大妈在出殡的那天去一趟。
  刘大妈在出殡那天就去了表姐家,表侄女在屋里哭的甚是伤心,刘大妈赶快去安慰。奇怪的事情这时候也发生了,正聊着,表侄女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说自己不想走,放不下家里什么什么的。众人一听,这明显是死者的语气啊,好在人多,也不至于害怕,就不停的劝她,说去了那(阴)间就不要再挂念这(阳)间的事了,这边还有人照顾着。表侄女一直哭,说在那边遇到公公婆婆了,公公婆婆也不待见她(不想见她)。据说刘大妈公公婆婆去世的早,在世的时候和刘大妈关系也不好。
  过了一会,众人劝道,“既然走了,就不要太挂念,你这样一直在闺女身上,对闺女也不好。”刘大妈表姐的老公也这么劝,还被表侄女说了一顿。这时候,刘大姐的另一个表姐进屋,众人就对表侄女说,“别哭了,你姨来了。”表侄女说,“什么姨啊,这不是表姐么.”众人一想,刘大姐表姐附在闺女身上,果真该叫表姐,这辈分没错。
  众人见刘大妈表姐不想走,就一直劝导,“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闺女想想啊”,后来,刘大妈表姐似乎想通了,便走了。问起表侄女刚才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
  (前面的可以当故事听,但这件事是真实发生的,所以我连人物名字都改了。)
  • 其实我胆子很小: 举报  2021-03-05 11:01:13  评论

    据说刘大妈公公婆婆去世的早,在世的时候和刘大妈关系也不好。这里写错了,应该是刘大妈表姐。
我要评论
楼主其实我胆子很小 时间:2021-03-10 10:49:50
  这件事我也跟同事说过,当时她还给我讲了一件他们村里的事。同事家是泰安市一个乡下的,村里有一家有姐弟两人,姐姐快出嫁了,弟弟也快上大学了。有一天,弟弟要骑摩托车出去玩,姐姐不愿意,但拗不过弟弟,就让弟弟骑慢点。后面的事大家应该可以想得到,弟弟出门不久,就出了车祸,头都被撞坏了,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一家人哭的死去活来的,突然,姐姐有了异常,哭着说自己不想走,还没有活够,还怪姐姐当时没有拉着他,让他出去了。这明显是弟弟附了姐姐的身。众人也只能劝解,好不容易才送走,姐姐对之前的事,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关于附身这件事,其实很多人应该都是听说过的,科学也有解释,是说太伤心或者太想念了。不知道各位信不信这个解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