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子》卷11齐俗训诗解14体道反性不化待化

楼主:情真意深义薄云天 时间:2021-04-08 17:28:36 点击:44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淮南子》卷11齐俗训诗解14体道反性不化待化

  题文诗:

  老子有曰:治大国也,若烹小鲜.为宽裕者,

  曰勿数挠;为刻削者,致其醎酸.宾有见人,

  于宓子者,宾出宓曰:宾有三过:望我而笑,

  其是攓也;语不称师,其是返也;交浅言深,

  其是乱也.宾客乃曰:笑是公也,不称是通,

  交浅言深,乃是忠也.故宾之容,一体也或,

  以为君子,或为小人,所视异也.故趣舍合,

  言忠益亲;其身疏即,谋当见疑.从城墙上,

  视牛如羊,视羊如豕.人窥面于,盘水则圆,

  于杯则椭,面形不变,有圆有椭,所窥之异.

  今吾虽欲,正身待物,庸遽知世,所自窥我?

  若转化而,与世竞走,譬犹逃雨,无之不濡.

  常欲在虚,不能为虚.若不为虚,而自虚者,

  此所慕而,不能致也.通于道者,故如车轴,

  不运于己,与致千里,转无穷原.不通道者,

  其若迷惑,告以东西,所居聆聆,一曲而辟,

  然忽不得,复迷惑也.身隶于人,若伣见风,

  无须臾定.至道无形,无形有情,故圣真情,

  体道反性,天性虚静,不化待化,则几于免.

  【原文】


  老子曰:“治大国若烹小鲜。”为宽裕者曰勿数挠,为刻削者曰致其醎酸而已矣。晋平公出言而不当,师旷举琴而撞之,跌衽宫壁,左右欲涂之,平公曰:“舍之,以此为寡人失。”孔子闻之曰:“平公非不痛其体也,欲来谏者也。”韩子闻之曰:“群臣失礼而弗诛,是纵过也。有以也,夫平公之不霸也。”故宾有见人于宓子者,宾出,宓子曰:“子之宾独有三过。望我而笑,是攓也;谈语而不称师,是返也;交浅而言深,是乱也。”宾曰:“望君而笑,是公也;谈语而不称师,是通也;交浅而言深,是忠也。”

  故宾之容,一体也,或以为君子,或以为小人,所自视之异也。故趣舍合,即言忠而益亲;身疏,即谋当而见疑。亲母为其子治扢秃,而血流至耳,见者以为其爱之至也;使在于继母,则过者以为嫉也。事之情一也,所从观者异也。从城上视牛如羊,视羊如豕,所居高也。窥面于盘水则员,于杯则隋,面形不变其故,有所员、有所隋者,所自窥之异也。今吾虽欲正身而待物,庸遽知世之所自窥我者乎?若转化而与世竞走,譬犹逃雨也,无之而不濡。常欲在于虚,则有不能为虚矣。若夫不为虚而自虚者,此所慕而不能致也。故通于道者如车轴,不运于己,而与毂致千里,转无穷之原也。不通于道者若迷惑,告以东西南北,所居聆聆,一曲而辟,然忽不得,复迷惑也。故终身隶于人,辟若伣之见风也,无须臾之间定矣。故圣人体道反性,不化以待化,则几于免矣。
  【译文】

  《老子》说“治理大国如像烹制小鱼一样”。这意思是说,为政宽和的人不会老去翻搅,他懂得翻搅过多会搅烂小鱼的;而为政苛刻的人就一定要做得符合自己的口味才罢休,别的什么也不管。晋平公讲话不妥,师旷举起琴撞击平公,琴掠过平公的衣襟撞到墙上,平公身边的人准备将撞破的墙补上,平公说:“算了,别补了,留着它可以记着寡人的过失。”孔子听到此事后,说:“平公不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而想要用这种宽宏大量的态度来鼓励群臣的进谏。”但后来的韩非却作这样的评价:“群臣失礼而不惩罚,这是在纵容过失。以后平公之所以不能称霸就是由此引起。”

  有位门客给宓子贱引见一位宾客,宾客离开后,宓子贱对他的门客说:“你引见的宾客有三条过失,第一他看到我就嘻皮笑脸,这就是傲慢无礼;第二在谈话中不称我老师,这是违背师道;第三他和我交情浅却无话不谈,这是说话没有分寸。”但门客却这样说:“他看到你便笑,这是恭敬而平和;谈话中不称你为师,这说明他通达;交情浅却无所不谈,这说明他忠厚。”

  那位宾客的容貌举止就这样,但有人认为他是君子,而又有人认为他是小人,这是由于各人都从自己的立场、观点来看问题,由此引出不同的结论。所以,志趣投合,言语越忠恳则越亲近;关系疏远,计谋越恰当则越被猜忌。亲生母亲为儿子治头疮,弄得鲜血流到耳朵上,看见的人认为这是母亲对儿子的关爱;若是继母做这件事,看见的人就会认为这是继母在嫉恨儿子。事情原本就是这样,但由旁观者看来就有很大的差异。所以,从高处城墙上看地上的牛只有羊那么大,羊只有小猪那么大,这是由于观察者从高处往下看造成的。在水盆中看脸的形状是圆的,而在杯子里的脸则是椭圆的。这是由于用来照脸的器具不同造成的。现在我想端正自身而处世待人,但不知道世人又是怎么看待我的?

  所以如果你想用不断改变自己的处世态度来趋附世俗,这就好像躲避下雨,实际上没有哪个地方是会不被淋湿的。你经常想处于虚静的状态,可它不是靠人为的力量所能达到的;那不是靠人为力量,而是一种自然形成的虚静状态,是一般人所羡慕而难以达到的虚静状态。也只有通达“道”的人才能达到这种虚静状态。所以通达“道”的人就好像车轴,自己并不运转而是随车毂的转动运行千里,运转于无穷无尽的境地。而不通达“道”的人就像心神迷惑,你告诉他东西南北,他在这地方明白方向,但拐个弯进入偏僻的地方又迷惑了;这种人就像风标随风转动,一辈子为人所奴役,没有片刻的宁静。而圣人是与“道”融为一体,返归本性,以不变之“道体”应付万变之世界,这样也就达到免受世俗奴役的境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哲学与人生V 时间:2021-04-08 20:24:10
  支持,追更
作者:ty_正能量41 时间:2021-04-08 23:44:21
  周四晚上快乐,签到阅读精品佳作,顶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