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突发!房产商一家三口在自家别墅被杀,警方调监控发现令人震惊一幕!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18:11:48 点击:118497 回复:38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这世间有些事,真是出稀奇出古怪,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一条突发新闻在白山县当地引起轰动,县城有名的房产开发商一家三口死在自己别墅,重案刑警到场进行现场勘查,居然没有第三者指纹和脚印,而调取别墅监控发现,整个案发时间段,也只有一匹马进入过案发现场。
  听警方的朋友说了之后,我觉得这真是件稀奇事,就一直缠着他跟踪了解这个案件,现在把整个案件情况整理记录下来,觉得拍电影电视剧都没这么离奇的,但大千世界还真无奇不有,大家都可以说说自己的看法。
  影视合作联系:扣扣和微幸(370797187磨剑少爷)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89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18:12:57
  七月的石笋镇,已经有了酷暑的感觉,烈日投下的灼热之气将整个镇子包围,让人如在蒸笼,很多人一整天都呆在空调屋里,靠冷气续命。
  石笋镇往南,是一片别墅群。
  这些只有两三层且带着私家花园的独栋别墅,比起镇中心那些十层甚至二十层的电梯房,显然要高端得多。
  很多时候,别墅这两个字,就是一种成功的标志。
  而就在这个被全镇乃至全县人民都羡慕和瞩目的地方,却发生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毛骨悚然的凶案。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18:13:10
  夜十一点。
  在别墅天台纳凉的夏东海一家三口收拾好东西进屋,打算睡觉。
  把五岁的儿子哄睡之后,夫妻俩对视一眼,夏东海说了声:“洗澡吧。”
  妻子“嗯”了声。
  两人各自拿着换洗的内衣裤进了浴室。
  “哎呀嘛,不要急,先洗了再说。”
  浴室里传出妻子的娇嗔。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18:13:28
  “笃笃笃!”
  外面突地响起很不合时宜的敲门声,那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夏东海将抱着的妻子松开,颇有些不悦地抱怨:“这么晚了,谁还来干什么?”
  妻子说:“管他干什么,别人来总是有事,去看看吧。”
  敲门声再次响起。
  夏东海穿好衣服,拉长着一张脸,来到门前,极谨慎地从防盗门的猫眼里往外看了眼,这一看不由得当场愣住。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18:13:46
  敲门的,竟然不是人,而是一匹骨架高大浑身毛色如血的马!
  那马将前蹄扬起来拍打着门。
  这是——汗血宝马?
  汗血宝马为什么来敲他的门?
  会不会是有什么圈套?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18:13:56
  夏东海在部队里呆过,退伍之后从事房地产开发,于强敌环伺中杀出血路,终成大鳄,身家数亿,在整个石笋镇乃至白山县城都赫赫有名,他还是有些脑子的。
  觉得事有蹊跷,他特地去卧室里查看了监控。
  东西南北四架监控能分别看到别墅四周的所有旮旯角落,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也没有看出任何异常。
  也许,这是一匹迷了路的马。
  他这样想着,就去开了门。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20:09:53
  李八斗接到出警命令时正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神情慵懒地剪着手指甲。
  “什么,弯月湖半山别墅16号发生灭门命案,一家三口被杀,凶手连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李八斗接到重案一科科长厉长河的电话时,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身而起。
  “是的,你赶紧带人去看看,我随后就到。”厉长河说。
  “是!”李八斗应声,立马十万火急地带人赶往案发现场。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20:10:33
  现场,简单而残忍。
  一对中年夫妇倒在客厅的地板上,脑袋像摔碎的西瓜一般惨不忍睹,旁边溢开了大片的鲜血,触目惊心。男的身上穿了衣服,而女的身上本来系了条浴巾,但已经散开了,使得她整个身体都裸露在外面,下体没有穿衣物,但沾满了血。
  李八斗的目光落到女人身上时,心里猛然抽搐了下,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猝不及防地狠狠刺入进去。
  他不想看,甚至不敢看。
  这一幕太过深刻,让他记忆深处的那个恶魔又凶猛地窜出来狠狠地撕咬他,而他无法逃避,也无法救赎。
  他还是强忍着那种恐惧和痛苦,将目光看了过去,仔细地查看起来,才发现那些血不是自女人的下体流出,而是头部的血流得满地而沾上。
  杀人手法,和当年案件全不一样。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20:10:44
  “听说还有个孩子?”李八斗突然想起问。
  “嗯,在楼上。”辖区派出所民警用手指着楼梯的方向。
  李八斗大步往楼上去,转个弯就看见了一间儿童卧室。当他走到门口,只往现场看得一眼就止不住热血翻涌,当即转开头,不忍看第二眼。
  还保持着睡姿的小孩,死状和楼下的夫妇一模一样,致命伤都在头部。
  鲜血从凉席流到地上,在地上又流了很长。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20:10:54
  “这凶手他妈是个畜生吗?连小孩都不放过!”旁边的魏大勇攥紧拳头,愤慨地骂。
  “你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凶残的畜生了吗?”李八斗看着他问了句。
  “也是。”魏大勇反应过来,“仔细想来,畜生其实还都是可怜的角色,是被宰杀的对象,不会这么凶残。”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正凶残而可怕的,只有人!”李八斗说着,步出儿童卧室,又在别墅里转了一圈,双眼敏锐如鹰,掠过屋里的一切。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20:11:06
  家具的摆放井然有序,并且擦拭明亮,没有发现异常。
  通往别墅顶层的门是关着的。
  李八斗还是打开门出去看了看,楼面很干净,撑着的巨大遮阳伞下,摆放着几把椅子,周边摆了许多花盆,五颜六色的花正盛开,可见这家人的日子过得特别惬意安逸。
  “有看出什么来吗,斗哥?”魏大勇问。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20:11:20
  看着死亡气息笼罩的屋子,李八斗一脸凝重:“整栋别墅,除了三具摆放着的尸体,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凶器都没有,这——是个高手!”
  “斗哥你这不废话吗?”刑侦成员包古接话,“要不是高手,能背三条人命?”
  “我倒是觉得这个凶手有点不同寻常。”魏大勇说,“一般凶手都是用刀子,或者一些利器杀人,这几个受害人的脑袋好像是用什么砸的,难道凶手是个用锤子的人?”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20:11:32
  “我看你是懂个锤子吧。”包古取笑他,“眼睛一瞄就知道凶手用的什么凶器了。”
  “我知道你不服。”魏大勇说,“关键是我也不在乎你的看法。”
  “呵呵。”包古说,“有本事你告诉我你从哪看出凶手用的锤子了?”
  “凶手用的什么,看监控就知道了。”李八斗淡定地说。
  “监控?”包古转着脑袋四处张望,“怎么,这屋里装了监控吗?没看见啊!”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1 20:11:49
  “屋里没有,但屋外有,别墅外面装了枪机监控,门口的上方也有一枚比较隐蔽的摄像头,希望凶手没有留意到监控,没有删除记录吧。”
  李八斗说着,来到了夏东海夫妇的主卧室里。
  监控的主机就在这间豪华的主卧里面。
  幸运的是,监控仍处于开机状态,并保持着正常录像,这令李八斗感到振奋。
  在现代刑事侦查中,监控是最好的线索和证据。
  然而,当李八斗把监控记录拉回看昨晚时,他简直惊呆了,跟见鬼了一样,一双眼珠都看得差点掉到了地上!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3:19
  夏东海一家三口在外散步到九点回来,当时夏东海在接电话,夏妻牵着孩子,他们进屋之后关上门。此后,整个别墅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安静,不见可疑人物,只有一只格力犬卧躺在别墅的花园里打盹。
  十一点过十分,模糊的监控远方缓缓步行来一匹马,至16号别墅时,径直一个纵跳,越过一米左右的花园围墙,跳进花园里面。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3:30
  格力犬被惊醒,吠叫着往马扑出。
  马竟将前面的蹄子一扬,就往格力犬踢了出去,格力犬的身子顿如一发出镗的炮弹般摔向侧边的花丛里,就再也没了动静。马接着往别墅的防盗门走来,走到门口停下,扬起蹄子来,拍了几下门。
  门口的声控灯亮起,监控里的马一下子变得清楚了,那是一匹全身毛色如血的马,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逼人的威武之气。
  说得更准确些,是肃杀之气,因为那双马眼,充血般地红,如同烈烈燃烧的火焰。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3:42
  门在过了大约两三钟才打开,马抬脚进屋。
  监控的外面一直保持着静止,没有任何异动。
  直到十一点三十分,马从屋里出来,如同一个战场的凯旋者,昂首阔步地去远。
  此后,监控里再没有动静,没有可疑的人或物出现。直到,第二天早上的八点十分,一辆儿童校车停在别墅外,一位幼师走进别墅……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3:56
  幼师是自夏东海一家三口回屋后,直到报案的九个小时里,唯一进过别墅的人。但她只是报案人,不可能是凶手。因为从凶杀现场血迹的凝固情形以及死者的死亡状态来看,命案是昨晚发生的。
  而昨晚,除了那匹血红色的马,没有任何人进过别墅,也没有任何人从别墅出来!
  “这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为什么只有一匹马,没见到人?”魏大勇一脸懵逼,“总不可能是马杀的人吧?”
  “说不定,还真是呢?”李八斗若有所思。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4:08
  “还真是?”魏大勇说,“斗哥你是在说梦话吧,马能杀人?还三更半夜闯进别人屋里杀人?进屋二十分钟,三条人命?”
  “不可能的事。”包古也说,“我包古破案无数,还读完过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熟知世界各国著名离奇案例,了解各种变态杀人狂。恕我直言,马杀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所以,我敢肯定,斗哥你说的可能绝不可能!”
  “既然你是第一次听说,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好了。”李八斗说着,大步出了屋子。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4:20
  “见识什么?”包古跟在后面问。
  “让你见识马怎么杀人啊。”李八斗说。
  “让我见识马怎么杀人?”包古顿时一脸夸张地嘲笑,“我看斗哥你是被现场吓傻了吧,马会杀人?你要能让我见识到马杀人,我这刑警都不干了,我回家种田去!”
  “我觉得包古你可能会被打脸。”魏大勇揶揄,“虽然我也不信马杀人,可单就才华来讲,斗哥比你还是高出一个珠穆朗玛峰。斗哥破案,是真有一套的。”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4:34
  “什么叫有一套。”李八斗当场训斥,“我李八斗破案,还用怀疑吗?从来都是我即真相,真相即我,不会有错的!”
  “我不管。”包古说,“你说上天落下地,我也只相信证据,你拿证据给我,证明是马杀了人,我就服你。”
  “很好,那我就让你服!”
  李八斗说完,出了屋子,到外面的花园看了一圈,然后走向靠左侧的一处花丛。
  花丛里面,躺着一只死掉的花斑格力犬,格力犬至鼻子的位置流了一摊血。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4:46
  “应该不用我告诉你这只狗是怎么死的吧?”李八斗问。
  “好像,被那匹马踢了一下?”包古似有印象。
  “是的,你没有记错。”李八斗说,“这只格力犬当时扑咬向那匹马,那匹马扬起前蹄,将它踢飞起来,落在这里。格力犬没有再继续扑咬,而且它的尸体也在当时落下的位置,说明那一踢之后,格力犬就没有活路了。你号称破案无数,有见过一只猎犬被马一脚给踢死的吗?”
  包古摇头:“没有,从来没有。”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4:57
  李八斗说:“正常情况,狗扑咬向马,马只会后退闪躲。马不属于攻击型动物,它不会与狗搏击。而此匹马,不但对狗进行了反击,还看准了狗的鼻子踢的。只有极具经验的人才知道鼻子是狗的致命弱点,马是怎么知道的?当然,这只狗并不是被马踢鼻而死,马当时可能只是想踢伤狗的鼻子,让它失去嗅觉,没想这花丛里有锐利之物,狗摔下的时候,被刺中颈部,最终死亡。”
  “狗有被刺中颈部吗?”包古把目光落过去,“没看见啊。”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5:10
  李八斗说:“没见狗的死亡姿态是偏着头的吗?表面看血是从它鼻子里流出来的,但鼻子里的血量没有这么多,而且,就算把狗鼻子打断也不足以让其致命。所以,肯定有另外的致命部位,从血液的流淌状态看,在狗颈下有一个分叉,所以我判断,狗颈下应该有一个血流源头,而那也是真正的致命因素。”
  “不会吧,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包古一脸夸张的表情。
  李八斗说:“不服就自己看,注意别破坏了现场。”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08:45:23
  包古一脸不信,但还是戴上了手套,小心翼翼地去抬起狗头来,果然在狗侧颈的地方发现了一根锈铁钉的刺入!
  “果然,还是斗哥你虚长两岁,道行深些。”包古由衷地说。
  “那么问题来了,这到底是一匹什么样的马?里面的三条人命真是马杀的吗?它是怎么做到的,而且,它又为什么要杀这一家三口呢?”
  憨态可掬的魏大勇在旁边发出一连串问号。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7:48
  李八斗说:“水落时自然石出,所以不要急,先等技术人员勘察完现场和法医做过尸检之后再说吧。”
  说话间,一辆警车至远处往别墅里开了进来。
  车上下来两位女警。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7:59
  其中一位已是徐娘半老之态,但风韵犹存,身段婀娜,把警服都穿出了旗袍的感觉;另一位则正青春靓丽,皮肤白皙,一头乌黑的秀发飘逸,一双大眼睛明亮澄澈,合身的警服穿在身上,更彰显身材,英姿飒爽,英姿飒爽中还透着几分神秘的性感,神秘的性感之中更透出几分让人望而生畏的威严。
  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更流露出几丝不食人间烟火的超凡脱俗。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8:10
  这两人李八斗都认得。
  年纪大而看起来很妖娆的叫梅花红,江湖人称红姐,是拥有十年从业资历的老法医;另一个漂亮的叫姜初雪,今年刚从警校分配来,但其表现非常不俗,有些解剖过程的细节观察比梅花红都更精准,是天才级的法医新秀。
  • 核聚变2087: 举报  2021-09-21 21:25:52  评论

    看到女法医就看不下去了,幼稚,写东西还是要尽量符合现实,这世上很多职业女人并不多或者说根本不适合,现在的国产剧就这样动不动女警花女法医女狙击手什么的,现实她们一般就负责文员工作。
  • 磨剑少爷: 举报  2021-09-22 08:35:47  评论

    你又懂得多少现实?何况凡事没有绝对,也没有你那么想当然,你敢说全世界没有女法医?或者没有出色的女法医?话说回来,小说是看故事和人物。你咋不说电视剧里的主角枪林弹雨都打不死呢?砸不说电视里挨子弹了还能跑?
我要评论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8:27
  “喂,八斗,看过现场了吗?什么情况?”梅花红远远地看见李八斗就喊。
  “情况有点复杂,但应该还难不倒我。”李八斗轻描淡写地说。
  “咳,咳咳。”立马传来几声杂音。
  李八斗看过去,故意咳嗽之人正是姜初雪,而姜初雪对上他的目光,那双本来明媚动人的目光立马就变成极为厌恶地斜视。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8:47
  李八斗知道已经过去的那件事她还是无法释怀,也就不和她计较,仍大度一笑。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8:57
  回到案发现场,刑侦技术人员已经做完了基本的现场勘查,屋里除了受害人和办案人员的脚印外,有一个脚印是报案人的,再没有可疑脚印。
  现场没有凶器,也没有可疑指纹留下。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9:07
  “太奇怪了。”刑侦人员张一光说,“楼下客厅到楼上的儿童卧室,两处现场,除了死者,并无其他人脚印,地面色调一致,可见没有擦拭处理痕迹,凶手不可能长翅膀飞过去的吧?”
  “没见其他人的脚印,那有见到其他别的脚印吗?”李八斗问。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9:25
  “说到这里来了,确实有更奇怪的事。”张一光说,“现场虽然没有陌生人的脚印,但却有许多疑似马的蹄印,不但客厅的死亡现场有,楼上儿童卧室里也有,什么个情况?”
  “还什么个情况?”李八斗说,“那说明凶手可能就是一匹马呗。”
  “凶手是一匹马?”张一光的瞳孔瞬间放大,“你说真的?”
  李八斗说:“当然。”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9:38
  “不可能!”张一光立马否定,“你光哥我好歹也虚度有四十个春秋了,还没在哪见过马杀人的,听都没听说过。水牛角顶死人,我倒是见过。”
  “没见过,那只能说明你孤陋寡闻了。”李八斗说,“好好勘察现场,相信眼睛所见吧,你们仔细提取证物就行了,马蹄大小,形状等等,包括能提取到的马匹DNA信息。”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2:59:57
  “你不会当真的吧斗哥?”杨麟也一脸大惊小怪,“你真认为是马杀的人?”
  “三条人命的事,我会开玩笑吗?”李八斗说,“你们要相信一个天才的判断,我从来不会信口雌黄!”
  说完,他自步出屋子,从身上摸出了一片口香糖丢到嘴里。
  他有个习惯,凡是心情不好,或是案情复杂的时候,他都喜欢嚼口香糖。
  边嚼着口香糖,思维就会随着嘴巴的嚼动而转动一样。
  可吹牛归吹牛,头疼归头疼。毕竟,他还从没有接触或者听说过任何一桩马杀人的案子,而且,是一匹马,三条人命!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3:00:10
  “包谷,你去交警队查看一下路口监控,看那匹马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来的时间为十一点十分往前,走的时间为十一点半往后。”
  “为什么要去交警队查,到辖区派出所不就行了吗?”包谷说。
  “你傻啊?”李八斗说,“派出所监控,只能看见辖区范围,这匹马肯定不是辖区里的,而是从更远的地方来,必须在交警队的道路监控上寻找它的来路和去向!”
  包古应声而去。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3:00:21
  魏大勇问:“我呢,斗哥有什么指示?”
  李八斗说:“我看了下,以这栋别墅为核心的周边别墅都有装监控,你去就近几栋别墅拷贝一下监控记录,要能监控到这栋别墅一个星期的监控记录。”
  “一个星期的监控记录?”魏大勇问,“你想找什么?”
  李八斗说:“案犯作案之前不都是要踩点的吗?当然是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你不是说是马杀人吗?难道马杀人还踩点?”魏大勇问。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3:00:32
  李八斗说:“就算是马杀人,我相信也是受人支配,马毕竟只是低等动物,不可能如此目的明确条理清晰地闯进别墅杀人,肯定有某些人为的因素在主导。至于怎样可以主导一匹马杀人,那是更后面的侦查方向了。”
  “嗯,我懂了,果然还是斗哥你思路清晰。”魏大勇说完也去了。
  李八斗又嚼着口香糖回到了屋里,进行更细节地侦查。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3:00:43
  别墅的布局除了一般的家庭式布局,有客厅,卧室,厨房,浴室,卫生间之外,还有一间书房,以及极为宽敞的健身室。
  李八斗仔细地看了夏东海的书房和健身室,发现了一些细节。
  在夏东海书房的书架上,摆放着的书籍,多是一些军事训练,案件侦破,乃至FBI课程之类,还放在办公桌上的一本书是散打一招制敌搏杀术。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3:00:54
  李八斗在书桌的抽屉里翻出了一本相册。
  相册里有很多记录了夏东海生平的照片,这些照片主要分为五类,在部队服役时的军装照,健身时的肌肉照,和妻子早些时候的恋爱照,以及后来和孩子合影的全家照,极少量的朋友合照,和出席一些政府及商务会议的正装照。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3:01:06
  从这本相册里李八斗得出了一个结论。
  夏东海当过兵,喜欢男人的游戏,应该有很强大的搏斗技击能力,并且具备一定的侦查及反侦察技能。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3:01:20
  李八斗又到了旁边的健身室。
  这完全就像是一个小型健身房,健身器械相当齐全,有跑步机,哑铃,杠铃,沙袋等等。健身室四周的墙壁上贴了好多张他的训练照,个子魁梧,肌肉结实,看起来很有力量感。
  一个具有如此实战能力的人,而且正当壮年之时,怎么会被一匹马杀死?
  李八斗觉得他如自来水管般的思路完全被堵住了。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3:01:32
  无论是曾经在警校,还是参加工作之后,他都觉得自己对破案有着如有神助般的天赋,思路就跟自来水一样,只要打开开关,灵感哗啦啦地就来了。过往案件侦破,但有蛛丝马迹的线索,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逃不过他的思路。
  他才刚从警校出来实习的那一年,就从一根掉落现场的头发着手,破解谜团,找出真凶,深得领导赏识,同事钦佩,一战成名,至此势如破竹,成为警界黑马,也因此让他在破案方面就跟写诗的李白一样,有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狂放和自恋。
  而这一次,他确实迷茫了。
楼主磨剑少爷 时间:2021-09-12 13:01:48
  马杀人?还杀了一家三口?其中还有一个是久经训练的搏杀高手?
  这什么神操作?
  突然,他随意转动的目光落在了健身室角落放着的一只气枪上。
  他走过去拿起气枪看了看,发现手柄和枪膛出口处都比较光亮,说明气枪有经常使用,并且近期使用过。而旁边的一个墩子上还放着一个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