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社]第十二张面具(麦洁作品)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2-24 11:28:41 点击:29235 回复:3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灯光不停地闪烁,幻出各种缤纷美丽的色彩,就像城市里迷幻的生活。
  舞池里的人在灯光照耀下,仿佛机器人似的,一举手一投足间,动作好像被时间拉慢了。
  领舞台上站着两名漂亮的少女,其中一个脸上做了一个脸谱彩绘,在舞场这样幽暗的灯光下,有点诡异的感觉。
  “你们快乐吗?”在高昂的音乐声中,那个声音优美的男孩一边随着音乐扭动一边大声地问。
  “我们很快乐!”舞池里的少男少女齐声回答。
  “那和我一起来唱吧!噢……也!”
  如潮的洪水般的声音盖过一切,领舞台上那个彩绘脸谱的少女忽然浑身颤抖,慢慢地倒下去,正撞在她身边那个女孩的身上。
  旁边那个女孩发出一声尖叫,但是那声音却被那如潮的“噢也”声盖住了。
  
  一、死在舞台上的女孩
  
  “她死了。”陆波对叶晨说。
  叶晨看见陆波打了寒颤,一阵风吹过,仿佛风穿透了陆波的身体,陆波微微有些摇晃,脸色青青的,在这黑暗的校园中,格外得凄冷。
  学校礼堂外的人群已经散了,好像忽然在黑暗蒸发了似的,不露一点刚才喧闹的痕迹。
  叶晨下意识地揉了一下脑袋,他觉得有些困顿。
  刚才那件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也很诡异。
  叶晨本来是被陆波喊来看演出的,这次演出是陆波母校举办的,陆波让叶晨去看演女主角的师妹小悠,从陆波的话语里,叶晨听出来陆波对那个小师妹有些意思。
  可是,女主角彩绘过的脸,根本看不出真实面目。
  演女主角的女孩,也就是陆波的小师妹,脸上绘着一幅漂亮的彩面脸谱,淡金黄的底色,眼睛被描成细长的丹凤眼,细细的眉毛,额头上描着一只鸟,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要展翅高飞似的,脸颊两侧的图案更古怪,居然是长着羽毛的蛇。女孩的头上扎着粉红色的头帕,后面梳成一个奇怪的发髻。
  这是一出歌舞剧,女主角用如泣如诉的歌声向观众表现了一个时代遥远的异族故事。
  故事是说一个和情人刚刚订过婚的女子水漪,在订婚后没有多久,情人寻剑就要上战场打仗,分手前,寻剑送给水漪一块玉佩,并信誓旦旦地向水漪保证:“只要仗一打完,我就回来娶你!你一定要等我。”仗打完了,水漪这一族却成了战败方。而上战场的男儿,不是战死沙场,就是被俘虏。水漪和她的族人们被战胜的那一族赶出了世代居住的地方,四处流浪,可是水漪还在等待情人寻剑回来娶她。战败后,寻剑成了俘虏,在战胜的那一族里日夜做着苦工。他想尽一切办法逃了出去,可是,回到自己族人世代居住的地方,那里却成了一片废墟。寻剑一边流浪一边寻找水漪和失散的族人,但族人却像在这个世界里蒸发了似的,一直没有消息。在流浪中,寻剑无奈地加入了一群山贼,每天过着打家劫舍的生活。这天,山贼们劫了一伙商队,并将商队里所有男人杀光,准备将女人带上山,其中有一个一直蒙着脸的女子,奋力逃走,不想被追赶的山贼乱刀砍死。和山贼在一起的寻剑忽然听到蒙面女临死时叫出他的名字,寻剑很是震动,他走过去掀开蒙面女的面巾,发现蒙面女正是自己苦苦找寻的情人——水漪。
  这个故事很是感人,再加上女孩的声音很好听,歌声如泣如诉,向观众倾诉着故事和女主角的情感。
  叶晨却被这个美丽的故事吸引了,那歌声将叶晨带入一个混乱的年代,在战火中奔走逃生的人群,久久期待着情人回来的女子……叶晨甚至微微闭起了眼睛,听着歌声,想象着在一场混乱中,眼看着一直在找寻的情人被杀死的男人是怎么样的心境。
  “她死了。”在歌声嘎然而停的那一瞬间,叶晨有些悲伤地想。
  忽然间,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包括音乐声。叶晨睁开眼睛,台上的女主角倒在男主角的怀里,这个时候按理说应该是男主角悲伤地表达感情的时候,可是,台上的人全都傻在那里,男主角一脸的惊恐。
  台下的观众等了一会,开始有些躁动不安,观众中慢慢地发出一些嘈嘈的私语。可是台上的人却都像木头桩子似的,一动也不动。
  终于,有些观众忍不住站了起来。
  观众的声响惊动了台上木桩似的演员,那个男主角用惊恐而茫然地眼光扫了台下一圈,仿佛在求助似的。
  “出事了!”叶晨有种强烈的不祥预感,他忽地站起来,穿过座位的空隙,向台前走去。
  “她……”那个男主角看见直奔过来的叶晨,嘴角蠕动了两下,说了一句话,声音不大,却像惊雷般在整个礼堂里炸响:“她死了!”
  她死了!
  这句话猛听起来不难理解,但细想想却也不易理解,这个“她”是指谁?如果说是指故事里的女主角,这个时候按情节的发展,“她”是应该死了,为什么男主角会那么惊恐?而且在表演手段里,他应该悲伤地吟唱才对,而不是这样直白地说“她死了”。
  叶晨立即想到,男主角说其实是指女演员。可是,好好的女演员,怎么会忽然死在了台上呢?
  男主角说完那句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把紧抱着女主角的手一松,女主角就软软地倒在了台上,做道具用的,涂在身上当鲜血的红色颜料,就像是真的鲜血一样,格外刺目。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大袖遮天 时间:2006-02-24 11:31:00
  沙发
作者:慵蓝 时间:2006-02-24 11:39:00
  噢也!~~~~~~~
  麦麦跟大袖遮天的沙发都是偶滴!!!!~~~~~
  太激动了`````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大笑3声先!`
  哈!哈!哈!
作者:慵蓝 时间:2006-02-24 11:40:00
  大袖``你坐虾米沙发哦```
  555555555555
  还偶沙发````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2-24 11:41:00
  。。。。。
  回眸一笑百媚生,,你三笑,倾城倾国了,哈哈
作者:馨sing 时间:2006-02-24 11:51:00
  hehe ~
作者:灵异果子狸 时间:2006-02-24 11:57:00
  支持!支持! 强烈支持!!! :))
作者:莲蓬 时间:2006-02-24 11:59:00
  麦洁一出:六宫粉黛无颜色。。。。
作者:鱼儿哭了笑了 时间:2006-02-24 12:01:00
  :))))
作者:江苏成刚 时间:2006-02-24 12:04:00
  咱从来没坐过沙发,沙发扶手沙发腿都没坐过。
作者:老家阁楼 时间:2006-02-24 12:13:00
  呵呵,无颜色也顶
作者:anna_sui_jasmine 时间:2006-02-24 12:23:00
  55555,好不容易看见个新滴,可是连地板都么有了啊~~5555
  心碎中~~
作者:庄秦FROMCQ 时间:2006-02-24 12:46:00
  好久没看到麦洁的新作了
作者:特大胖子 时间:2006-02-24 13:44:00
  我记得你说过要在文章里写一个很厉害的胖子的,不知道你忘记了没有?
作者:sakyboy 时间:2006-02-24 13:47:00
  看开头以为是在蹦的的情节,原来是歌舞剧啊~
  今天但凡黑猫杜字样的都要进来瞧瞧,都是好东东!
作者:灰灰123966 时间:2006-02-24 14:15:00
  123966
作者:婉若阿修罗 时间:2006-02-24 14:32:00
  努力看,努力顶,不想沙发,想也没份~~~~~~~··
作者:opium117 时间:2006-02-24 14:38:00
  记号!
作者:李异 时间:2006-02-24 15:08:00
  作者:sakyboy 回复日期:2006-2-24 13:47:00
  
    看开头以为是在蹦的的情节,原来是歌舞剧啊~
    今天但凡黑猫杜字样的都要进来瞧瞧,都是好东东!
  
  sakyboy,谢谢支持黑猫社,如果把“今天但凡”改为“以后但凡”,我们就更高兴了,呵呵。
作者:抱抱枕头 时间:2006-02-24 15:15:00
  作者:莲蓬 回复日期:2006-2-24 11:59:00
  
    麦洁一出:六宫粉黛无颜色。。。。
  
  莲蓬 JJ终于承认有银比你美拉,笑
  
  偶的糖和红包,JJ说话要算数,不要只顾自己美容嘛~~~~
作者:抱抱枕头 时间:2006-02-24 15:16:00
  作者:麦洁 回复日期:2006-2-24 11:41:00
  
    。。。。。
    回眸一笑百媚生,,你三笑,倾城倾国了,哈哈
  
  大麦子JJ,咱们老规矩,扑到,啃
  
  
作者:抱抱枕头 时间:2006-02-24 15:17:00
  这篇新浪入围了~~~~~
  
  恩,考完试好好看,打个记号先
作者:huohuode 时间:2006-02-24 15:42:00
  留记号……
作者:黑色燕尾蝶 时间:2006-02-24 16:15:00
  麦洁。。。。。。。。。。。。。。一出。。。。。。。。。
作者:抱抱枕头 时间:2006-02-25 00:20:00
  睡前最后一踢~~~~~~
作者:奶糖小猪 时间:2006-02-25 04:51:00
  啊!飘飘!
作者:雾都的小猪 时间:2006-02-25 06:52:00
  潜水好久了,第一次冒泡,先给各位鬼友们打个招呼哈。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做到麦洁的沙发。。。
作者:夜空妖靈 时间:2006-02-25 08:03:00
  記號啊~
作者:小小的恶魔 时间:2006-02-25 08:20:00
  好看!小麦要继续啊!
作者:爱诺 时间:2006-02-25 10:06:00
作者:snowdaughter 时间:2006-02-25 12:06:00
  一个简短的号码烙了深深的印痕,在心底
作者:幻蜃 时间:2006-02-25 12:25:00
  小麦要继续啊!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2-25 13:10:00
  歌舞剧里演水漪的演员,陆波的小师妹——小悠,死在了演出的台上。
  经检验,小悠是死于心脏麻痹,奇怪的是,小悠在这之前根本就没有心脏病史。
  小悠的家在贵州,因为居住的地方混杂着很多的少数民族,小悠从小就能歌善舞,活泼开朗,身体一向也很健康。那晚演出的歌舞剧,就是小悠听母亲说的故事,母亲说,这是一个少数民族的美丽传说,而这个美丽的传说总是伴着小悠进入梦乡。
  可是现在,健康活泼的小悠,却忽然因为心脏麻痹死在了舞台上。
  虽然叶晨没有再去过陆波的母校,也没有再询问小悠的死,但他总觉得自己和这件事情没有完,不知道为什么,叶晨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之间有着某种说不清的联系。
  果然,没过两天,陆波拿了一份报纸来找叶晨了。
  “我觉得小悠的死,很不正常!”陆波这样对叶晨说。
  “我也觉得小悠的死很不正常,正常人应该老死。”叶晨继续看书,没有搭理陆波。
  “唉,你看一下好不好?”陆波把手中的报纸铺在了叶晨的书上,叶晨看了一眼报纸,一种寒意从叶晨的心底里升了上来。
  这是半个月前的报纸,在副版上有一篇巴掌大小的报道,还配了一张照片,是说一个女孩在舞厅里跳舞时忽然死亡,经查也是心脏麻痹,但是在女孩的血液里查到一些迷幻剂的成份,所以最后调查的结论是女孩过量服用迷幻剂而导致心脏麻痹。
  这些内容并没有什么太过奇特的地方,让叶晨震惊的是,照片上的那个女孩,脸上绘了彩绘脸谱,那张脸谱和死去的小悠脸上的脸谱一样!
  “你怎么找到这张报纸的?”叶晨问陆波。
  “是小悠的同学依云发现的。”陆波皱了皱眉头,向叶晨解释着,“依云一直怀疑小悠是被谋杀的,但没有证据,后来偶尔听人说有个舞厅的领舞女孩也像小悠一样死在领舞台上,于是到学校的阅览室找到了这张报纸。”
  “我想见见依云。”叶晨沉思了一下对陆波说。
  “好,我马上和她联系。”陆波说着拿出手机拨打起来,可是,过了半天,另一头也没有人接听。陆波关上手机,对着叶晨耸了耸肩。
  叶晨的目光从陆波的脸上转向那张报纸,报纸上那张彩绘的脸,让叶晨不由地又移开了目光。
  陆波给依云打了一下午电话,电话一直没有人接,陆波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我发了个短信,把你的手机号告诉依云了,让她看见短信给我回电话或是打个电话给你。”陆波一边收起手机,一边对叶晨说,“我再把依云的手机号也留给你,你有空给她打个电话,我晚上有事,先走了。”陆波说着在那张报纸上写下一个电话号码。
  陆波打开门走出去,一阵风从瞬间开合的门里穿过,把客厅里的窗帘掀起来,仿佛有谁想偷窥什么似的。外面的天阴沉沉的,就快下雨了,房间里的空气也受了影响,变得阴冷不堪。街上的法国梧桐像巨人的手掌,不断地向上伸展,有一时间,叶晨觉得那只手掌捏住了自己的心脏,令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到了傍晚时分,大雨果然下了下来,只是雨丝被狂风吹着,都横着扫了过来,弄的外面的阳台上全是积水。
  在这样的狂风骤雨的夜晚,灯光好像都被摇得散散的。
  叶晨看着手里的书,总有些心神不宁。他打开电脑,到网上浏览了一圈,然后习惯性地打开信箱,发现有一封陌生的来信。叶晨习惯性地点击打开信件,信件里没有内容,只有一个附件。
  叶晨有些犹豫,邮箱的附件里很可能会带病毒的,叶晨的电脑上有很多资料,万一被病毒毁了就太可惜了。
  但是那个附近的文件名却强烈地吸引着叶晨。
  文件名就只有一个字:“脸”。
  忍不住好奇心的叶晨还是打开了附件,一边等着附件读取,叶晨一边在心里骂自己:“好奇心那么重,迟早自己害死自己!”
  叶晨这时绝对没有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他的鼠标在附件上轻轻地点击了一下,真的把他搅进了一个巨大的迷局里,而叶晨也差点因为这件事情而丧命,虽然最后他还是安全地逃了出来。
  附件里是一组图片,但不知道为什么,图片都无法显示,在叶晨打开的附件上只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叉。
  叶晨有些生气,是谁在恶作剧?
  他一边向滚轴向下拉一边数着,一共11个红叉,就在叶晨打算关掉附件的时候,忽然发现,在附件的最下面,有一幅很小的图片,图片上是一个笑眯眯的女孩,鸭蛋型的脸,大大的眼睛笔直的鼻梁,有点像日本女星上户彩。
  可是就算这张图片上的美女很漂亮,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网上的美女图片,叶晨觉得比地上的蚂蚁还多。
  就在叶晨有些失望的时候,那张图片忽然有了变化。
  美女的脸在一瞬间被变成了彩绘过的脸,而那张彩绘脸上的图案,居然和死去的小悠脸上的彩绘图案一模一样!
  叶晨差点跳起来!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2-25 13:14:00
  哦,汇报一下,这里有个胖子出现,,,,胖子你慢慢等哈,你会看见滴,,,哈哈
作者:奶糖小猪 时间:2006-02-25 13:15:00
  沙发?
  
作者:雷斯琳 时间:2006-02-25 14:20:00
  等啊 等
作者:缱绻鱼鱼 时间:2006-02-25 14:51:00
  记号,竟然第一次离沙发这么近啊
作者:_celerbration_ 时间:2006-02-26 13:30:00
  记号
作者:mashi845 时间:2006-02-26 13:57:00
  up
作者:都市小妖1001 时间:2006-02-26 16:16:00
  
  作者:李异 回复日期:2006-2-24 15:08:00
  
    作者:sakyboy 回复日期:2006-2-24 13:47:00
    
      看开头以为是在蹦的的情节,原来是歌舞剧啊~
      今天但凡黑猫杜字样的都要进来瞧瞧,都是好东东!
    
    sakyboy,谢谢支持黑猫社,如果把“今天但凡”改为“以后但凡”,我们就更高兴了,呵呵。
  
  --------------------------------------------
  
  是“一直但凡”。
  
作者:mashi845 时间:2006-02-27 18:55:00
  没有更新啊
  加油楼主
作者:萧-寒 时间:2006-02-27 21:37:00
  大家可以都走了,俺们麦麦向来是挖个坑,人就不见了。
  散场了散场了,以后都别来了啊。
作者:shino2004 时间:2006-02-27 22:36:00
  ding......ding......
作者:读书之人 时间:2006-02-28 10:22:00
  wo ye ding~~!
作者:第五个空间 时间:2006-02-28 10:34:00
  顶!
作者:暗夜青青 时间:2006-02-28 10:46:00
  啊,坑~
  
  :)
  
  
作者:落樱妖精 时间:2006-02-28 11:15:00
  嗯嗯....我想知道..这个故事有多长滴??
作者:opium117 时间:2006-02-28 11:22:00
  记号~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2-28 12:01:00
  是谁,把这张图片发到叶晨的信箱里?叶晨仔细看了对方的邮箱地址,完全是个陌生的邮箱。
  接下来,那张彩绘的脸居然变慢慢地变淡了,然后变成了一个有些淡蓝的脸色,血红眼睛,头上长角,嘴边还滴着鲜血的恶魔。
  这张恶魔的脸还在动,仿佛要张嘴向着叶晨咬来似的。
  就在这时,叶晨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手机铃声在这静寂的雨夜,和着窗外如果哨声般的风声,还有显示屏上的恶魔脸,令人有种别样的恐惧感。
  叶晨下意识地抓起手机,上面来电显示着一个手机号,但这个号码叶晨并不熟悉,叶晨熟悉的电话都储存在手机里,来电上会自动显示出他们的名字。
  然而就在叶晨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时,手机铃声却嘎然而止。
  叶晨拿着手机,看了看手机上的一个未接来电,又看了看电脑的显示屏,只见上面那张图片,还在不停地变幻着美女、彩绘和恶魔三种脸谱。
  开什么玩笑!叶晨生气地关上了附件。
  叶晨坐了一下,外面的雨还在下,风声像哨子般,令人觉得嘴里都被刮进了很多的沙子,稍微地动一动牙齿,都有种碜牙的肉酸感。
  陆波下午拿来的那张报纸还放在桌子上,虽然门窗都关严了,但在这么大风大雨的天气,房间里还是有一丝丝的凉风,不知道从哪里钻了进来,把报纸微微吹动。
  叶晨的心里动了一下。
  他走过去拿起报纸,只见上面陆波留给叶晨的依云手机号,却和刚才手机来电显示上的一样。
  叶晨立即拿起手机回拨了依云的电话,响了两声后,那边的手机接通了,可是,却没有人说话。叶晨听见手机里的声音很杂,那是风声,像哨子一样,掠过外面街道上那些巨大的法国梧桐,尖锐而令人发毛。
  “是依云吗?我是叶晨。”叶晨在等了许久没有等到接手机的人说话。
  就在叶晨疑惑是不是打错了电话的时候,手机那头忽然传来一声类似于铁器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划过的声音,暗哑而刺耳,然后手机忽然被挂断了,手机挂断前一秒,叶晨隐约从手机里听见一声类似于猫叫的声音。
  叶晨迟疑了一下,打开手机查看拨出的号码,没错,正是陆波写给叶晨的依云手机号。
  叶晨试探着再次拨打依云的手机,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
  
  依云失踪了。
  叶晨是在第二的傍晚接到陆波电话的,陆波的第一句话就是:“依云失踪了!”
  据陆波在电话里说,依云从前一天早上离开宿舍,就没有再回去过,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2个小时没人见过依云了。昨天打依云的电话还是通的,只是一直没人接,今天就打不通了,不知道手机是被关上了,还是没有电了。
  学校正在和依云的家里联系,如果依云没有回家,学校将考虑报警。
  叶晨立即想到昨晚的那个电话,电话里那刺耳的铁器划过水泥地的声音,还有最后一声像是猫叫一般的叫声。
  依云一定出了什么事!
  “去依云的宿舍看一下!”叶晨把昨晚接到依云电话的事告诉陆波。
  叶晨和陆波毫不费力地进了女生宿舍楼,本来这所学校是禁止男生入女生宿舍楼的,但因为依云的失踪,陆波冒充依云的哥哥,还大言不惭地说叶晨是便衣,看宿舍的阿姨被陆波哄的一楞一楞,也没深究,就把两人放了进去。
  和依云同一房间的三个女孩有些忧心匆匆的模样,听说陆波和叶晨是来找依云的,立即把两人带到依云的床前。
  宿舍很简单,每张单人床的床头都有个小小的书桌,一个顶到天花的柜子立在最里面的一面墙上。
  依云的书桌上摆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女孩很漂亮,笑得甜甜的,齐耳短发让她看上去还像个中学生,这应该就是依云了。之前,除了听到陆波告诉叶晨小悠的同学依云,叶晨从来没见过她。叶晨翻了翻依云的书桌,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书桌的抽屉没有锁,叶晨打开来,发现里面有一把很小的钥匙,叶晨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柜子,问宿舍里的女孩:“哪个是依云的柜子?”
  一个女孩指了指右上的那个柜子,叶晨拿起抽屉里的钥匙走过去。
  叶晨一边踮着脚开柜子一边暗自摇头,这柜子是什么人设计的,自己这样一个高大的男人开锁都要踮着脚,这些小女生要开上面的柜子,不得站到椅子上才能开。
  柜子里都是些衣服,还有一些薄被和床单,叶晨没好意思翻开,正准备关上柜门,却看见柜门上帖了一张照片,由于照片帖的比较高,叶晨隐约看见照片上有些字痕。叶晨找宿舍的女孩借了一张凳子,站在凳子上,叶晨看清了照片上面的字,却惊得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
  照片上写着:“小悠没有死!”
  叶晨把照片从柜门上揭下来,只见照片上两女一男并排站在一个石像前,右边那女孩就是依云了。
  叶晨把照片递给陆波,陆波指着照片上左边的那个女孩说:“这个是小悠呀。”
  叶晨拿过照片来又看了看,忽然惊奇地发现,照片上左边的女孩,和昨晚邮箱里收到陌生邮件里附件图片上的美女是一个人!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2-28 12:02:00
  作者:落樱妖精 回复日期:2006-2-28 11:15:00
  
    嗯嗯....我想知道..这个故事有多长滴??
  
  
  这个大概十五万字左右吧
作者:蝴蝶飞来看热闹 时间:2006-02-28 13:35:00
  啊,这个算不算沙发?
作者:蝴蝶飞来看热闹 时间:2006-02-28 13:36:00
  嗯。。。。。我想知道。。。。这个故事多长不重要,重要的多久?
作者:余芒 时间:2006-02-28 13:37:00
  好~
作者:蝴蝶飞来看热闹 时间:2006-02-28 13:38:00
  重要的是多久?(不好意思打掉一个字哈~~)
  多长我们都能看得完哈,这个不用担心的,呵呵
作者:特大胖子 时间:2006-02-28 13:50:00
  作者:麦洁 回复日期:2006-2-25 13:14:00
  
    哦,汇报一下,这里有个胖子出现,,,,胖子你慢慢等哈,你会看见滴,,,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要写的好一点,最关键的是:不要写死!!!
  
  
作者:_celerbration_ 时间:2006-03-01 13:05:00
  加油
作者:sakyboy 时间:2006-03-01 13:29:00
  要用行动支持~
作者:沈醉天 时间:2006-03-01 21:42:00
  呵呵,严重支持,这篇应该是麦洁的最新力作,绝对好看!
作者:xiaogua77 时间:2006-03-01 22:51:00
  jihao
作者:第五个空间 时间:2006-03-01 22:52:00
  行动支持,顶呀!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02 11:34:00
  作者:特大胖子 回复日期:2006-2-28 13:50:00
  
    作者:麦洁 回复日期:2006-2-25 13:14:00
    
      哦,汇报一下,这里有个胖子出现,,,,胖子你慢慢等哈,你会看见滴,,,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要写的好一点,最关键的是:不要写死!!!
  
  
  
  捂着嘴偷笑了半天,然后回答胖子,这个胖子肯定不会死滴,你就慢慢看吧,哇哈哈哈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02 11:47:00
  到这个时候,叶晨想起来才觉得有点好笑,一死一失踪的两个女孩,说起来,叶晨都没有正面见过。虽然在演出那天,叶晨看见过小悠出演的水漪,但她脸上沉重的彩绘,根本看不出来长啥模样,至于依云,叶晨更是见也没见过。也许看演出那天,依云就在小礼堂里,但叶晨肯定自己没和她直接照过面,要不,多少会有点记忆的,叶晨记人的能力很强,一般照过一面,就能记住。
  照片上三个人,两个女孩叶晨已经知道了,可是中间那个笑得很灿烂的男孩会是谁呢?
  叶晨拿着照片问宿舍的三个女孩,却没有一个人认识照片中的男孩的,也就是说,这个男孩基本上不可能是和依云她们在一个大学的。
  仔细检查了照片,叶晨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他把照片又帖回了柜门上,如果学校报警,这张照片对警方来说,可能是很重要的一条线索。
  就在叶晨和陆波要离开的时候,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响了,宿舍里的三个女孩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提醒叶晨和陆波:“电话!”
  叶晨听了这句话忽然站住了,手机铃声显然不是叶晨的,但叶晨知道也不是陆波的手机,因为陆波的手机一直都用刀郎的成名曲“2002年的第一场雪”做铃声的,但这个铃声,却是很柔情的歌曲。
  叶晨和陆波对视了一眼,叶晨竖起耳朵细听了一下,走到依云的床边,掀起枕头,下面放着一个小巧的女性手机,屏幕上的来电图案还在一跳一跳地。
  叶晨拿起那个手机,铃声停止了。
  宿舍里一时间无比地安静,三个女孩像怕冷似地往一起靠了靠。
  “依云的手机?”陆波呆住了,“今天我打了她好几次电话,都是关机的,可这……”
  “你再打一遍。”叶晨对陆波抬了抬下巴,示意陆波打依云的手机。随着陆波手机拨通,叶晨手上的手机又咦咦哎哎地响了起来。
  “真是依云的手机!”陆波挂断电话,呆呆地看着叶晨。
  叶晨把依云的手机放回枕头下,向陆波摆了摆手,两人离开了依云的宿舍。宿舍里三个女孩看着两人离开,眼光里分明有些惊惧。
  叶晨没有理跟在后面的陆波。
  昨晚叶晨打过依云的电话,依云从昨天早上离开学校就没有人见过,而手机却在今天傍晚出现在依云的枕头下。
  那么,有可能,昨晚打电话给叶晨的不是依云,只是有人用了依云的电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依云在昨晚之后回去过,把手机留在了枕头下面。
  如果是前一种情况,依云现在就比较危险,而且,和依云同宿舍的三个女孩,一定有问题!这个问题不难理解,用了依云手机的人,怎么样能避开依云宿舍的三个女孩,把手机放到依云的枕头下面呢?唯一的答案就是,这个人就在三个女孩中间。
  但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叶晨就比较难理解了,依云为什么长时间离开学校,却要把手机放在宿舍里呢?
  叶晨回到家,再次打开邮箱,那封陌生人的信件还在,叶晨直接点击附件,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这个图片附件里的美女就是小悠,同时也想从这张图片上找出一点秘密。这张图片一定和这些事件有什么联系,要不,为什么图片会用小悠的照片呢?还有彩绘的脸,和小悠临死前在台上时一模一样。
  是谁,想要暗示叶晨什么吗?
  附件打开了,叶晨却打了个寒颤,附件里只有十二个红叉,最后那张原本是图片的地方,已经没有图片了,变成了一个红叉。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
  叶晨盯着屏幕上的12个红叉,一道闪电在窗外划过,叶晨仿佛又听见铁器划过水泥地时那刺耳的声音。
  
  
  二、小悠没有死
  这家彩绘馆的生意还不错。
  叶晨走进去,发现里面的客人大多数都是年轻的男孩女孩,头发染得很夸张,发型乱乱的却自以为时尚。
  其实叶晨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但他却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这家彩绘馆是陆波在学校里打听来的,据说小悠那张脸就是在这里做的彩绘。城市里的彩绘馆并不多,这家彩绘馆正开在几家大学间比较中间地带的街上,在这些学校中,也算是小有名气。
  彩绘馆的厅里坐着两个女孩,正在作美甲,那帖上去的指甲,上面描着不同的图案。边上有个小玻璃柜台,里面摆着几副彩绘过的假指甲,有一副是白底的,十个指甲上绘着十朵不同的花,倒也很别致。
  叶晨在彩绘馆里东瞧西瞧,那两个坐着美甲的女孩一脸的鄙夷,大概觉得叶晨太老土吧。
  “你需要什么服务?”一个头发染成金黄色,还披在肩上的男人忽然出现在叶晨面前,圆圆的脸上有些胡碴,但说起话来就有点女声女气的。
  “哦……”叶晨看了看那个从外表感觉很艺术家气质的男人,“我想问一下,这种脸谱的彩绘是你们这里做的吗?”
  叶晨把复印下来的报纸上的照片伸到那个男人的眼皮前。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02 11:48:00
  “是呀是呀,除了我们这里,还有哪家彩绘馆能做出这么精致的绘面呢!”男人大概是为了多招揽生意,立即承认了。
  “那正好,”叶晨点了点头,“是谁给她的绘的脸?”
  艺术家气质的男人有些不屑的样子,“当然是我啦!”一边说着一边展开自己的手看自己的指甲,这指甲显然也是精心修饰过的,叶晨甚至可以看出来,这指甲上没有帖甲,图案都是在天生的指甲上直接画上去的。
  “那最好。”叶晨用手拍了拍艺术家的肩,艺术家有些嫌恶地让了一下,叶晨笑了,低声问,“那你知道,这个女孩在你这里做过绘面后,当晚就死了吗?”
  “你!你胡说!”艺术瞪大了眼睛,说完他又看了看周围,还好,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的谈话。
  叶晨把报纸从口袋里掏出来,伸到艺术家面前晃了一下,“报纸上都登出来了。”
  “你……你是什么意思?”艺术家显然有些底气不足。
  “没什么,死的是我朋友,我只是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叶晨说着又把报纸塞回了口袋里。
  叶晨和艺术家走进了后面一间很暗的房间里,从布局来看,这是艺术家的画室,里面还摆着一副未画完的油画。看来,艺术家还是真的画家,而不是一般彩绘馆里那些骗人的画匠。
  这次叶晨把报纸递到了艺术家的手里,艺术家仔细地读着报纸,叶晨又向艺术家描述了小悠的死。
  “没错,我这里一共做过两个这样的绘面,但这并不能说她们的死和我有关吧。”艺术家并不是完全没头脑的。
  “我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叶晨摆了摆手,“我只是想知道,这张彩绘脸谱的图案你知道是哪里的出处吗?”
  艺术家茫然地摇了摇头,“这个脸谱图案是第一个绘面的女孩自己带来的,那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木制的面具,面具上绘的就是这种脸谱图案。女孩当时告诉我,她看了一个面具展,发现这个面具很特别,就偷拍下来了,然后带来让我给她绘在脸上。”
  “她自己带来的照片?”
  “对,你等等。”艺术家说着走了出去,一会回来后拿了一张彩色的照片,那上面一张精细的,被绘过的脸,而图案就是叶晨在找的这个脸谱,“这就是那女孩绘过面后,我觉得非常好看,就要求她拍了一张照片,作为收藏。后来为了宣传,我把这张照片摆在橱窗里摆过一段时间,第二个女孩就是看了橱窗里的照片,才来的。”
  艺术家小心翼翼地向叶晨展示着那张照片,“你看,脸颊上这两幅羽蛇图,这里用的那种颜料是很少见的。当然,彩绘的颜料和一般画画的颜料是不同的,是从植物上提炼的,对人体无刺激损伤……”艺术家说到彩绘,口沫横飞起来。
  叶晨有些失望,他本来想从这家彩绘馆查到一些什么的,但听艺术家这样说,显然什么线索也没有。
  叶晨离开彩绘馆的时候,艺术家居然已经把叶晨当作了朋友。
  艺术家给叶晨的手里塞了一张优惠卡,让叶晨什么时候想起来改变一下自己的人生时,就来彩绘馆做个彩绘,会给他打个很好的折头。
  叶晨有些哭笑不得,艺术家却很当真地对叶晨说,“你知道有个叫车什么的男人吗?39岁啦,做了个人体彩绘到街上去走一圈,居然还找了个刚大学毕业的漂亮女孩呢……这可是真的!”
  就在叶晨走出彩绘馆的时候,忽然眼前的街角有个熟悉的身影。
  叶晨呆了一下,不理艺术家的唠叨,向街角追去。眼看那个身影转过了弯,在那一转弯的一瞬间,叶晨看见了那个人的侧面。
  叶晨心里惊了一下。
  那个侧面,分明是小悠!
  叶晨追到街角时,那条热闹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了小悠的身影。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02 11:49:00
  想多发点还比较麻烦,,,,,得分开发,55555
  
  系统还怀疑我灌水,不活啦,,严重地打击我这种懒人吗。。。。
作者:愁城欲破 时间:2006-03-02 12:03:00
  俺也留个名:)
  
  加油!
作者:美若烟 时间:2006-03-02 12:32:00
  好文好文
作者:余芒 时间:2006-03-02 13:44:00
  等~~~~~~~~~~```
作者:MURPHYMAK 时间:2006-03-03 17:07:00
  记个号~

我总是一个人,过着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地活着,捧着自以为是的美梦。抓不到我想要的幸福只是在这里守望着你......

作者:抱抱枕头 时间:2006-03-03 20:44:00
  非礼麦子JJ~~~~~~
作者:_celerbration_ 时间:2006-03-04 16:13:00
  记号
作者:紫心鱼KK 时间:2006-03-04 18:47:00
  记号
作者:桃乐丝丝 时间:2006-03-04 19:11:00
  等着看下文
作者:桃乐丝丝 时间:2006-03-04 19:42:00
  试下签名。。。会不会太大了。。。
作者:xiaogua77 时间:2006-03-06 18:27:00
  ding xia!
作者:婉若阿修罗 时间:2006-03-06 20:16:00
  麦子去哪里了?我等的好心急,我要把你磨了!!!我这就去买驴子~~~~~~~~~
作者:都市小妖1001 时间:2006-03-06 21:07:00
  作者:麦洁 回复日期:2006-2-28 12:02:00
  
    作者:落樱妖精 回复日期:2006-2-28 11:15:00
    
      嗯嗯....我想知道..这个故事有多长滴??
    
    
    这个大概十五万字左右吧
  
  -----------------------------------------------------------
  
  15万????偶睡二年觉去先………………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07 13:43:00
  呵呵,原谅下,弟弟前两天结婚,所以前几天我一直没上网,现在发:)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07 13:54:00
  这里一片黑暗。
  她觉得头疼,背上像帖在寒冰上一样,冷的刺骨,正是这种寒冷把她从昏睡中刺醒过来。
  有一会她什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为什么会睡在这样一个黑暗而阴冷的地方?
  她想动一下身体,身体好像僵住了似的,一动也动不了。她努力地想蜷曲起手指,这种努力在经过很长的时间后忽然有些见效了,她的手指动了一下。她慢慢地挪动着手指,摸着周围的东西。
  很平滑,身体下面的地面非常平滑,有些像金属打磨过的表面,冰冷而平滑。她的手顺着下面向一边伸展,没一会,就触摸到了一个光滑的墙壁。左边是这样,右边也是这样,这是一个宽不过两尺左右的狭小空间。
  她忽然想起小时候,把捉到的蚱蜢放进一个小小的空火柴盒里,自己现在是不是就像火柴盒里的小蚱蜢呢?
  只是,火柴盒比这里温暖很多吧?
  一个黑暗狭小而寒冷的空间。
  这是哪里?
  她想大叫,恐惧的感觉像寒冷一样,一点一点地穿透她的身体,触摸着她的末稍神经,然后再顺着那些末稍神经向上爬,最后,终于,都聚集在了她的脑袋里。恐惧令到她想发抖,但寒冷让她的身体已经僵直了,甚至,连发抖也不可能。
  头疼的厉害,她感觉到头上有些粘糊糊的,沉重,仿佛脑袋里被灌满了水银,沉重得连抬一下都困难。
  “啊……”她试图叫一声,可是,却发不出声音来。
  她感觉到越来越冷,手指又渐渐地僵起来。她怀疑自己的全身已经变成了冰冻,如果用力一下,就可能会像冰条一断开。
  刚才因为寒冷而意识有些清醒,现在又因为太冷而意识模糊起来,她觉得自己的思绪已经游离了自己的身体,在空中飘着。
  生命有时候就像一朵脆弱的花,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因风吹雨打而腰折。
  我就是那朵脆弱的花。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已经不感觉到恐惧了,意识,正在慢慢地抽离她的身体。
  
  小悠没有死?
  叶晨想起依云照片上的那句话。
  小悠如果没有死,那么,倒在台上的是谁?
  叶晨给陆波打了个电话,电话刚接通,叶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看见小悠了!”叶晨听见那头的陆波发出牙疼似的一声“啊”,像是询问,又像是惊恐。
  “那怎么可能呢?”陆波过了好一会才反了一句话给叶晨。
  “我真的看见了。”
  “小悠的尸体现在还放在殡仪馆的冷库里啊,等着她的亲人来处理。”小悠死后,经检查为心脏病发作导致死亡,尸体就被送去了殡仪馆,学校等着小悠的家人来认领并做出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小悠的家人也没有一个出现的。
  “立即去殡仪馆!”
  叶晨在殡仪馆外见到陆波的时候,陆波脸色有些发青。叶晨无法确定,是陆波的脸色真的发青,还是阴沉沉的天气映的,使人的脸色都难看起来。
  殡仪馆在市郊,被一片沉重的绿色包围着,那些绿色像是渲染过重的泼墨,令得周围的一切,都更加阴森起来。地上不时有小股的旋风,仿佛是为了配合殡仪馆的气氛来的。
  陆波打了个寒颤,殡仪馆他不是第一次来,但这次的感觉总有些不一样。
  他觉得绿色好像是在不断侵吞着周围的一切,而殡仪馆正在被这绿色侵吞掉。
  殡仪馆里有股难闻的味道,像是霉味,又像是尸体腐烂的臭味,但其实这只是叶晨的心理作用吧,这里布局一看上去就是阴森森的,仿佛带着地狱里腐朽的恶气。
  办完手续后,叶晨和陆波跟在那个跛脚的男人身后走向暂放尸体的冷库。
  男人长得很丑,有点像《巴黎圣母院》里的敲钟人加西莫多。叶晨想,如果在夜里看见这个人,又在殡仪馆这种地方,一定会当作鬼的。
  冷库的感觉更阴森,陆波不由地往叶晨身边靠了靠。
  加西莫多一层一层地数着靠在墙边那排柜子的抽屉,最后,他的手停在一个抽屉上,然后用力把那个抽屉拉开来。
  抽屉里躺着一个女孩。
  陆波仿佛松了口气似的,他甚至咧了一下嘴想笑,“你看,小悠的尸体在这里呢,我说你眼看花了吧。”
  叶晨看见抽屉里躺着一个女孩,他忽然感觉到怪异万分,在街角他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虽然只看过小悠的照片,但那个女孩转弯时留下的侧面,绝对是小悠的模样!
  叶晨心里隐隐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但他却怎么也不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07 13:55:00
  叶晨后来才想起来,他在冷库里感觉不对劲,是因为抽屉里的女孩脸上没有彩绘。小悠死的时候脸上彩绘了图案的,据彩绘馆的艺术家介绍,人体彩绘所用的颜料,能将彩绘图案保持很长时间,一般在一个月左右才会慢慢地变淡消失。当然,除非做特别的处理,但是,小悠的家人还没有到来,应该没人会给小悠的脸做特别处理,去掉彩绘图案。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走上前去,查看抽屉里的尸体。
  “等等!”叶晨刚抬起脚,却忽然大叫起来,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跨到抽屉前,用手摸了摸抽屉里女孩的脸,陆波也跟在叶晨的后面走过去,向抽屉里看了一眼,忽然大叫一声:“依云!”
  抽屉里躺着的居然是依云!
  叶晨被陆波这一声叫的吓了一下,虽然他刚才就觉得抽屉里的女孩面熟,但没想到是失踪了的依云。
  陆波的叫声显然也吓到了看冷库的那个加西莫多,他有些口齿不清地对着陆波咕噜了一句什么,陆波忽然恼怒起来,伸手想打那个加西莫多,叶晨却拉住了陆波的手。
  “死的人不见了,这里面却睡着个大活人,这种家伙看冷库,难道还不该打?”陆波大声嚷嚷着。
  加西莫多瞪大了眼睛盯着陆波,嘴里喃喃地咕噜着什么,像是骂人,又像是在念什么咒语。
  “还是先救人。”叶晨看了加西莫多一眼,对陆波说。
  依云浑身僵直,不过还没有死。
  送到医院后,依云很快就醒了过来,但她却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她的记忆和学校同学的记忆一样,从大前天早上离开学校后,发生过什么,她都记不起来了。
  陆波瞪大眼睛看着叶晨,“小悠真的没死?依云又怎么睡到放小悠尸体的抽屉里的?”
  叶晨无奈地摊开双手,“你问我,我又问谁去?”
  
作者:aapec 时间:2006-03-07 13:59:00
  shafa !!!
作者:沈漾 时间:2006-03-07 14:04:00
  沙发…………^0^
  sfsfsfsfsfsfsfsf
  偶滴^*^
  
作者:沈漾 时间:2006-03-07 14:05:00
  不小心兴奋的把楼上的挤到地上了,
  抱歉哈
  (^=^)
作者:紫心鱼KK 时间:2006-03-07 16:52:00
  记号
作者:rebacar 时间:2006-03-07 18:05:00
  记~

這一刻﹗我什么都不想聽﹐不想知﹐不想理﹗

我只要一片寧靜﹐一片天空~~

作者:土人6号 时间:2006-03-08 00:40:00
  哎呀,好看啊....
  以后但凡黑猫社的都要飘进来.....
  
  
一个整天劳碌的人
作者:murphymak 时间:2006-03-08 16:12:00
  记个号!

我总是一个人,过着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地活着,捧着自以为是的美梦。抓不到我想要的幸福只是在这里守望着你......

作者:偶滴生活充满阳光 时间:2006-03-08 16:31:00
  爪子~~~~
  
  
  
  
  
  
作者:雪衣猫儿 时间:2006-03-10 11:36:00
  上午整理了一些资料,打了几个电话给客户,居然过得轻轻松松。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10 13:36:00
  呵呵,大家放心,这篇基本上已经大部分出来了,所以能保证发的速度,只是我常常打不开天涯的网页,或者发的时候出错,比较郁闷:(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10 13:49:00
  邮箱里又有一封陌生人的邮件。
  不,这次也许不那么陌生了,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吗。这次这个发件人的地址,叶晨一看就知道是上次那个发图片的陌生人。
  这次,又发个什么来呢?
  叶晨打开信件,里面只有一个网址,叶晨考虑也没考虑一下,直接点击网址,打开了网页,只见网址是介绍玛雅文明的。叶里仔细地看网页里的每一个人,忽然,有一行字跳进了叶晨的眼睛里,令他不由地若有所思起来。
  “羽毛蛇”库库尔坎,玛雅人尊奉的大神,在玛雅众神中,他被视为伟大的组织家、城市的建立者、法律之父和历法专家。羽毛蛇神又被认为与雨季有关,雨季开始时降临,雨季结束时归去,与玛雅人的农事活动相伴、从播种开始到收获。也许它在权杖上的化身与行政首领司管农事生产有关。
  羽毛蛇?叶晨想到了脸谱图案上在脸颊部对称的两条长有羽毛的蛇,难道,就是这个网页里所说的羽毛蛇吗?
  叶晨揉了揉了脑袋,现在这件事情的迷团越来越多了。
  首先,小悠到底死没死?如果死了,叶晨在街角看见的女孩是谁,而且,小悠的尸体又去了哪里?如果小悠没有死,那么叶晨在街角看见的会不会就是小悠呢,可是她是怎么样从殡仪馆冷库的抽屉里跑出来的?那样的抽屉,只能由人在外面拉开,里面的人根本是打不开的,就算有人把小悠放出来,她为什么又不回学校去呢?
  其次,依云在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在照片上写下“小悠没死”的字样?而她在失踪将近三天后,却被发现躺在殡仪馆冷库,原先装小悠尸体的那个抽屉里?她在失踪的这几天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却在醒来后失去了这段记忆?
  最后,这张彩绘的脸谱图案到底代表着什么?为什么两个女孩在绘了这张脸谱后,都是心脏问题而死在舞台上。而为什么有个陌生人总给自己发邮件,不断地提醒着自己去关注这张脸谱?发信人是谁,怎么会知道自己的邮箱,又怎么知道自己在调查小悠的死?
  叶晨发现,那个发邮件的人,好像在引着自己深入这件事情的核心。
  叶晨用“羽毛蛇”三个字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搜索出十几页,但是细细地查看起来,内容都差不多。
  基本上所有和羽毛蛇有关的内容,都是说羽毛蛇是玛雅人的神。
  只是其中有一个网页上的介绍内容稍微有点不一样:玛雅人认为库库尔坎神乃是太阳神的化身。在金字塔的北面,他们精心雕琢了一条羽毛蛇神,这就是他们崇拜的神明。这个雕刻艺术,虽如龙腾虎跃,鳞潜羽翔,但平时看不见,因为,蛇身隐藏在台阶的断面里。只有在春分,秋分时,阳光自北照射于上,其神采才展现于世人眼前。
  查了一个晚上的网页,叶晨的眼睛都涩了,却没找到什么太有用的资料。
  
  陆波一早就把叶晨吵醒了。
  “小悠的父母来了,在学校里吵着要女儿。可是,小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到哪去找呀?”
  “小悠父母来了?”叶晨闭上眼睛,他觉得自己现在头都大了,“他们现在在哪里?我能不能见见他们?”
  “应该没问题吧。”陆波嘻嘻笑了一声。
  小悠的父母看上去很老了,大约都在60岁左右,叶晨有些惊讶,小悠不过才22、3岁,她的父母却看上去像60岁的老人。
  从对话中,叶晨知道两位老人就小悠一个女儿,而且因为是中年才得此一女,所以特别宝贝。
  叶晨尽量像聊家常一样和老位老人说话,尽量不触及小悠的事情给他们带来的悲伤。
  老人的话很少,叶晨从他们的嘴里没有得到一点有价值的线索。
  “你们居住地区附近的少数民族中,有哪个民族崇拜羽毛蛇吗?”叶晨小心翼翼地提到了最想知道的问题。
  “这倒没听说过。”小悠的父亲想也没想地说,但叶晨发现小悠的母亲眼神却忽扇了一下,仿佛想起来什么事似的,但她什么也没有说。
  “那么,有没有什么民族喜欢用这样的面具呢?”叶晨把彩绘脸谱的图案放在了两位老人的面前。
  叶晨发现两位老人的脸色变了,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小悠的父亲用很生硬地口气说,“不知道,没见过。”
  叶晨有些尴尬,他直觉小悠的父母在隐瞒着些什么。
  但叶晨还没有来得及想出来再怎么接下去的时候,小悠的父亲下了逐客令,“对不起,我们累了,想休息。”
  这张脸谱图案到底有什么秘密,而小悠的父母又想隐瞒什么呢?
  叶晨和陆波一脸无奈地走出小悠父母住的小旅馆,正在这时,陆波的手机响了,陆波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依云打来的电话。
  “什么?和小悠同宿舍的一个女孩死了?”陆波拿着电话,有些惊恐地看着叶晨。
  
作者:鱼儿哭了笑了 时间:2006-03-10 14:02:00
  沙发,哈哈,今天运气好噢,啃个大麦子:)
楼主麦洁 时间:2006-03-10 14:13:00
  啃啃鱼,最近听说你好事临门,,,嗯嗯,,,祝贺一下先,哈哈,表打偶,,,,跑跑,,,,
作者:rebacar 时间:2006-03-11 10:28:00
  没想到看到新的,运气真不错!

這一刻﹗我什么都不想聽﹐不想知﹐不想理﹗

我只要一片寧靜﹐一片天空~~

作者:婉若阿修罗 时间:2006-03-11 12:38:00
  鱼最近好事临门了?先八卦一下,再啃啃麦子,啃啃鱼~~~~~
作者:萧-寒 时间:2006-03-11 13:49:00
  进来瞅瞅,懒人变勤快了?
  
作者:xiaodia2005 时间:2006-03-12 19:45:00
  哇,继续啊,呵呵,等着看呢
作者:_celerbration_ 时间:2006-03-12 21:56:00
  记号
作者:xiaogua77 时间:2006-03-13 10:44:00
  有新的看,好好
作者:悠悠筱猫 时间:2006-03-13 12:40:00
  记号~~~~
作者:雪衣猫儿 时间:2006-03-13 13:07:00
  敏感的人容易受伤但也容易感动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