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灵异《青囊尸衣》(斑竹推荐)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1:56:59 点击:85325575 回复:22887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2275 下页  到页 
  《青囊尸衣》
  
  楔子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是夜,倾盆大雨,许昌城北死牢。飘忽不定的油灯光下,一个清癯白须的老者将一个布包交给牢头,轻声道:“此可以活人。”那牢头悄悄将布包揣入怀中。
  1700年后,有游人至江苏沛县华佗庙,庙门前一副对联曰:
  医者刳腹,实别开岐圣门庭,谁知狱吏庸才,致使遗书归一炬。
  士贵洁身,岂屑侍奸雄左右,独憾史臣曲笔,反将厌事谤千秋。
  说的是,当年三国神医华佗将其毕生心血凝著《青囊经》,临终前夜传于牢头,那人竟不敢接,华佗无奈将其付之一炬,致使该医经失传至今,令人扼腕叹息。
  悠悠岁月,沧海桑田,此事早已湮没在漫漫尘世之中了。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一望月舞 时间:2007-07-20 12:32:00
  没拉?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3:46:00
  
  第一章 祖坟
  时值1975年暮秋,江西婺源南山脚下,一株高大的老槐树下,围着一群村民,大家都仰着脸瞧着粘贴在树干上的一张布告。
  布告上写道:根据县革命委员会指示,凡位于通往灵古洞的坟墓须于十五日内自行搬迁,届时仍未搬迁的坟墓将视为无主坟,由镇革委会组织基干民兵统一铲平,希革命群众踊跃配合。落款是婺源县南山镇革命委员会,下面盖有鲜红的大印。
  寒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匆匆向家里跑去。
  朱寒生今年二十岁了,平日里在家中跟着当赤脚医生的父亲学徒,做些上山采药、捣臼配伍等琐事,虽然性格内向但人却老实忠厚,村里的老人们都很喜欢他。
  村东头的三间茅草房是他的家,门前种着些党参柴胡等中草药,大黄狗懒洋洋的伏在门槛上。
  “老爹,镇上来人贴了告示要限期搬祖坟啦。”寒生还未及进院就先喊了起来。
  “噢。”屋内应声道。
  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医术一般,但医德很好,周围十里八村的老表都找他来看病,一般的病都不去镇卫生院。
  屋内光线暗淡,父亲坐在椅子上手握石杵在药缸中捣药,四下里散发出一股植物根茎的土气。
  “老爹,为什么要把灵古洞前面的坟墓都搬走呢?”寒生问父亲。
  父亲摇了摇头。
  “我们朱家祖坟葬在灵古洞那儿有好多代了吧?”寒生憧憬着说道。
  “是啊,年代太久远,我们也只能管到曾祖父那一辈儿了,让我看看,明天是庚戌日,适宜破土迁坟,我们就明日辰时去吧。”父亲手指掐算着说道。
  寒生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是父亲一个人辛辛苦苦的将他拉扯大,靠着一点祖传的医术,勉强度日。旧时的中医,多少都涉及点风水术,以前父亲也给别人相过阴宅,后来在文革中遭到了批判,说是封建迷信,打那时起,父亲就再也没有提过这档子事了。
  “老墓里能有点什么就好了。”寒生自语道。
  “咱家子穷,老墓里除了一把骨头还能有什么?别胡思乱想了,对祖宗不敬。”父亲瞪了他一眼。
  当晚,寒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挖老坟是个稀奇事,想到此,他就兴奋不已。
  
  
剩余 2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kaka6914 时间:2007-07-20 13:46:00
    赶上第一批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keiei 时间:2007-07-20 13:58:00
  怎么没了????
  • 从今后_splash: 举报  2017-08-15 18:21:47  评论

    天涯发起陈冠希恢复名誉事件http://bbs.tianya.cn/post-funinfo-7485470-1.shtml,百万人微信传播发酵,已成天涯网站中心事件,排除外在的多通道混乱消息传闻。
  • 从今后_splash: 举报  2017-08-15 18:23:09  评论

    大家虽然人多,但是媒体现在不会通过,因为要考虑很多事端,等人再多一些,组织再明显一些,时机再成熟一些,一定就会通过。然后我认为现在大家可以自己找些事做,建议组建一个陈冠希粉丝团,或者把天涯这几百万人总称为陈冠希粉丝团,达到名义上的呼应标志,做些活动,就可以形成具体的群体。
我要评论
作者:feng猫 时间:2007-07-20 14:13:00
  后面呢?》!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6:06:00
  
  清晨,院子里的雀儿叽喳个不停,寒生早早的生火,煮了些红薯稀饭,日子艰辛,他还是多抓了把米放进锅里,今天不同于往常。
  吃完饭,他和父亲扛着锄头铁锹雨伞和几条布袋子出发了。
  婺源是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也是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的故里,放眼望去,松竹连绵不断,掩映着白墙灰瓦、飞檐翘角的徽派明清古建筑,炊烟袅袅,静得像是一幅田园山水画。
  翻上一座山头,回眸眺望西南方向,当年朱熹回乡扫墓时亲手栽植的古巨杉24棵(寓24孝之意),至今已逾800余年,依然默默的矗立在文公山上。
  “跟上,快要七点了,别误了时辰。”父亲在前面催促道。
  寒生恋恋不舍的转身跟上,难怪有人说,婺源是中国最美的乡村,这是断然不假的。
  前面是一片碧绿的毛竹林,从竹林中穿过,就是有名的灵古洞了。这一带的山体都是石灰岩,江南雨水又多,侵蚀出许多的溶洞,灵古洞是其中最大的,据说从未有人进到底过,单单站在洞口,就会感到有一股阴风袭来,小孩子们更是不敢接近,传说那黑黑的洞口会把小孩子吸进去的。
  竹林里已经见到零零落落的坟墓了,有些墓碑东倒西歪的,那是地底下到处横行的竹鞭拱翻的,朱家的祖坟还在前面,就在灵古洞口不远的地方。
  “嘎嘎。”两只乌鸦站在荒草萋萋的坟头上望着这边。
  “到了,这是你曾祖父的墓。”父亲说着放下了扛着的锄头,那墓碑也是歪倒着的。
  寒生大喊一声,轰走了那两只黑兮兮的乌鸦。
  “寒生,你要记住,刨开棺材板时要屏住呼吸,密封好的棺材里有尸气,吸进去会生病的。”父亲举起了锄头。
  “尸气有颜色么?”寒生问。
  “有,但是一般人看不到的。”父亲回答。
  “都是什么颜色?”寒生饶有兴趣的追问。
  “嗯,一般是淡灰色,也有黑色的,像浓烟一样,很邪门,最可怕的是红色的尸气,沾上就没救了。”父亲说。
  寒生听罢,心中顿生惧意。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0 16:16:00
  居然是传说中的沙发!!!!!!!!!
我要评论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0 16:19:00
  刚才太激动了
  现在赶回来说正题
  很好看哦
  鲁班加把劲儿
  争取飘红出书~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0 16:30:00
  完了
  偶还在激动中
  生平坐的第一次沙发~~~~~~~
  上来加上一贴庆贺一下\(^o^)/
  
  PS:弱弱的在坑底问一句“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坑呢?”
  楼主救我~~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6:47:00
  祝贺你得到了沙发~~~~~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feng猫 时间:2007-07-20 16:50:00
  原来还有更新呀!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0 16:56:00
  谢谢楼主~~
  也恭喜你坐到了我的沙发上~
  我们都在等着填坑哦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0 16:58:00
  我把我家孙达达的照片都贴上来了
  一起给你加油助阵
作者:早生华发 时间:2007-07-20 17:25:00
  新坑
作者:窃窃尸语 时间:2007-07-20 19:00:00
  继续~~~~
作者:南山开桂花 时间:2007-07-20 19:29:00
  不错,楼主请继续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9:41:00
  
  竹林里雾气沼沼,一团团的伊蚊煽动着翅膀,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两个热血的人类,寒生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种蚊子咬人无声无息,叮的包不大,但是奇痒,你恨不能把那块肉都抠出去。
  父亲一锄锄的掘着土,额头上冒出汗珠,寒生递过毛巾,顺手抢过锄头干了起来,毕竟是年轻人,体力壮,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父亲坐到了一边,抽起了烟,香烟味儿弥散开来,蚊子群退回到了竹林里。
  寒生用力的刨着,四周已经堆起了高高的土,就在这时,突然手下感觉有异,“咚”的一声,锄头一沉,手腕翻转用力,竟硬生生的扯出一块黑褐色的木板来。
  “有黑气,躲开!”身后一声暴喝,父亲凌空跃下,一手扯住寒生将他推了上去。
  寒生回头望去,只见父亲身体摇晃了几下,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了个药丸塞入了口中,原来父亲已有准备。
  寒生躲在圈外,仔细瞧着坑内,自己却是什么也看不见。
  父亲继续清理着浮土,然后用力撬开棺材盖,随即跳了上来,张着嘴大口的喘息着。
  “老爹,我看不到黑气呀。”寒生搀扶住了父亲。
  “当然,你还没学过堪与观气之法,自然看不见了。”父亲说道。
  寒生踮起脚,向土坑内看。
  “等等尸气散了再下去。”父亲又点起了一支烟。
  “老爹,曾祖的棺材里怎么会冒黑气呢?”寒生不解的问。
  父亲叹了口气,说道:“你曾祖也是个郎中,大概是怕有人盗墓,里面放了蟾蜍曼陀粉。”
  “蟾蜍曼陀粉?这东西也能产生有毒的尸气?”寒生问道。
  “这味药只是有麻醉的功效,一旦结合了尸体分解时的腐败气体,便会产生剧毒的黑色尸气。”父亲解释道。
  “那么最厉害的红尸气呢,是怎么出来的?”寒生感到越来越刺激。
  “老爹悬壶一世,至今还没有遇见过。”父亲说道。
  此刻辰时中,一缕阳光斜斜的射下来,照到了土坑里。
  父亲跳了起来,抓起雨伞,站在土堆上,把雨伞撑开遮住了阳光。
  “先人的骨殖见不得太阳光的,寒生,尸气已经散尽,你下去替曾祖敛骨吧。”父亲鼓励寒生道。
  寒生拿起一条布袋,壮着胆子跳下了坑。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0 20:36:00
  又是沙发 ~~~~~
  偷笑一个。。。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1 09:08:00
  顶上去
  等更新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1 11:02:00
  
  一副完整的骨架,呈黄褐颜色,不过姿势却是十分的怪异,那具尸骨是头向下爬着的,脊背朝天。怎么会这样?当地从来都没有这种风俗啊。
  寒生皱了皱眉头,目光扫视了下棺内,也没有发现任何的随葬物品,棺材底部有一些极细的尘土,掩埋了部分骨殖。他嘟囔了声,蹲下开始敛骨,平生第一次钻进了棺材里,心里慌慌的,忐忑不安。
  骨殖一根根的装进了布口袋,骨骼之间的筋膜早已消失了,所以连接处都是分离的,拣起来很容易,最后捧起骷髅头,小心翼翼的塞进口袋里。
  “老爹,拣完了。”寒生喊道。
  江南的晚秋,天气变化无常,刚才还有阳光照下来,此刻却是乌云蔽日,哗哗下起雨来了。
  “寒生,辰时已过,我们回去。”父亲看了看铅灰色的天空,摇摇头说道。
  “那其他的墓怎么办?”寒生问。
  “再找吉日吧。”父亲拉住寒生的手,拖了上来。
  父子两人照原路返回,等赶回村东家门口时,浑身衣裳都已经湿透了。
  草屋前的大香樟树下,站着几个人,焦急的四处张望,一见寒生父子,赶忙迎上前来。
  “朱医生,我家婆娘就要生产了,麻烦您赶紧跑一趟。”那为首的中年男子焦急地说道。
  “好,我收拾一下就去。”父亲进屋去取药箱。
  “寒生,今天不一定赶得回来,你在戌时把遗骨清点一下,然后用白布条扎紧放在西屋壁龛上,记住点上三炷香。”父亲背起药箱,叮嘱寒生道。
  “知道啦,老爹早去早回。”寒生应声答道,走进西屋放下布口袋。他知道,接生不同于看病,有时产妇折腾一两天还生不下来,父亲就得在那里随时看着,今晚肯定又得自己独自吃饭了。
  晚上掌灯时,寒生自己胡乱扒拉两口饭,看看时钟已经七点,戌时到了,他来到西屋壁龛前,取下布口袋,开始遵照父亲的嘱咐在油灯下清点骨殖。
  自幼就跟着父亲行医,十多年的耳闻目染,寒生对人体并不陌生,他知道人体大大小小有204块骨头,但是听说外国洋人有206块,他们的第五脚趾骨比我们多一块,不过父亲也没见过。
   “175,176,177……”寒生口中念叨着,咦,怎么没啦?他倒过袋子,里面空空如也,一根也没有了。
  缺失了哪些呢?一共少了27块,他想了想,干脆摆起来看。说干就干,寒生将所有的骨头按人体的顺序拼了起来,戌时尾,当钟声敲打九点钟时,人体骨骼拼接完成了。
  曾祖的骨架安静的躺在了西屋的地上,唯独缺少了一支右手掌……。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feng猫 时间:2007-07-21 11:07:00
  沙发!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窃窃尸语 时间:2007-07-21 12:26:00
  继续~~~~~
作者:怪兽沟沟 时间:2007-07-21 13:02:00
  = =
  这个坑好大~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1 13:32:00
  前途无量的好故事~
  加油
作者:maryzhang9188 时间:2007-07-21 15:03:00
  不错.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1 16:03:00
  故事刚刚开始~~~~~~行囊经~~~~~~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1 16:06:00
  故事刚刚开始~~~~~~青囊经~~~~~~~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1 18:45:00
  第二章 金井术
  寒生望了望窗外,雨已经停了,云缝中可见寥寥星辰,月光散射,山间一片朦胧。
  缺失的手骨一定还在棺底的尘土之中,只怪自己当时粗心大意,曾祖啊,不是我对先人有意不敬,而是……不行,我要去把它们取回来。
  寒生想到这儿,站起身来,取出手电筒,另拿了只布袋子,扛着铁锹出门。
  村里的人家早已经拴上了门,由于村庄还未通电,为了节省灯油,村民们一般的都是吃罢了晚饭,早早的上床休息去了。
  山间的小路崎岖不平,月光时隐时现,竹林中时不时地传出“咔咔”的响动,寒声知道,那是毛竹拔节的声音。学医的人一般是不大信鬼神灵异的,但是一个人行走在黑漆漆的竹林中间,心里头还是发怵,寒生此刻真的开始后悔了。
  他把电筒光柱晃动着射向林梢间,赫然发现好多乌鸦蹲在竹枝上,睁着红色而邪恶的小眼睛盯着他,他赶紧快行几步,不敢回头看。
  总算出了竹林,白天挖开的墓穴还在那儿,土堆曾被雨水冲刷过,留有几道小水沟。
  寒生蹑手蹑脚的走近土坑,月亮此时又隐入了厚厚的云层里,天地间骤然暗淡了下来。
  手电筒的光线很微弱,电池已经用了很久,父亲总是把用旧的电池搁在火塘边上烘烤,尽可能的延长其使用时间,今晚可千万别熄灭啊。
  得抓紧时间了,寒生不容多想的跳入了坑内的棺材里。
  棺材里有一点点的积水,与尘土搅合成了粘稠的泥浆,寒生一只手握着手电,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的扒开稀泥,在棺材的中部底板上,他发现了掌骨的端头,总算找到了,心中一松。
  他轻轻地捏住掌骨的一头拽出整个指骨,微弱的光线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露了出来。
  金井!穴之魂……
  听父亲说过,以前有钱人花重金聘请风水师寻找一块好的阴宅地,但大多数也只是择吉葬下去了事,只有极厉害的风水师才懂金井术。
  寒生怔怔的望着棺材底板上的那个垂直的洞,一股阴凉的气味儿自洞内透出,那可能就是地气了。
  父亲说,金井内都有墓主人平生喜爱之物,如珠宝之类的东西投入进去,当年慈禧太后寝殿棺椁的脑后位置就有一口金井,内里珠宝无数。
  曾祖,一位穷江湖郎中,居然棺内有口金井,那里面能有什么呢?
  寒生想着竟自兴奋起来。
  
  
我要评论
作者:天鹅绒小马甲 时间:2007-07-21 20:02:00
  感觉还不错 就是少了点 还没看出味道来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1 20:42:00
  正在努力填着呢~~~~~~
我要评论
作者:绛唇嫣 时间:2007-07-21 21:14:00
  有点意思,千万别是个坑
作者:zgl544587 时间:2007-07-21 22:45:00
  有点意思,千万别是个坑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2 08:01:00
  很好的题材~~~~期待~~~~~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2 10:32:00
  
  夜已深,乌鸦们大概已经睡去了,竹林里寂寥无声,偶尔看得见一两处到处游荡的绿芒,那是鬼火,墓穴中尸体腐烂时分解出来的磷,在空气中自燃。
  寒生不敢直接伸手到金井内,手电光也越来越微弱了,照不到那洞有多深。他从坑里爬上来,走到竹林边,撇了根竹枝,捋去竹叶,握着这一人多长的竹竿又重新回到了坑里。
  寒生小心的将竹竿轻轻的插入金井内,慢慢放下去,就在竹竿将要没到顶时停住了,看来洞深也就在一人左右。怎么办?手电筒即将没电了,四下里黑沉沉的,一个人也没有,静寂得连心跳都听得出来。
  漆黑的夜空,云层裂开了,月光透了下来,照得坑内明晃晃的,十分清晰。
  寒生好奇心占了上风,说干就干,他关掉了手电筒,抄起了铁锨。
  借着月光,一锨锨的土甩了上来,寂静的山林里,只听得见寒生呼哧呼哧不停的喘息声……
  他沿着金井里的竹竿向下挖掘了近一个多时辰,坑越来越大,但是金井里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哪管有个什么金戒指或耳环手镯也好,唉,他叹了口气,咬紧牙关继续铲下。突然见,听到了一种空洞厚重的声音,铁锨头触到了与土壤不同的物体。
  寒生蹲下来,用手拂去浮土,月光下,露出一层白森森的东西,取下来一块托在掌心细瞧,原来是白色的石灰膏,厚约两寸。
  寒生精神大振,下面一定有东西!
  他奋力铲碎石灰封面,扒拉到一边,伏下身再瞧,下面赫然又是一口棺材!
  棺下墓……他一屁股坐在了那儿。
  自古以来,选择阴宅尤为忌讳棺下压墓,此乃万分的不吉利,迷信的说法,被压之墓怨气上升成煞,不但毁去风水,而且迁怒上面墓主的后人,甚至带来血光之灾。
  可是曾祖的墓地是经过了高人指点的,甚至还设了金井,怎么会建在他人的墓穴上面呢?
  听父亲说过,墓棺埋在土里每年都会有一定的沉降,有的下降毫厘,有的寸许,随土质的密实结构而有所不同。此地处于山间,土壤极密实,若是自然下沉至两三米深,岂非需时上千年?如此说来,曾祖择穴时根本就没有发现其下有墓,金井也只是吸地气只用,此地看来定是一风水宝地,事隔千年,竟有人点中同一穴口,实在是机缘巧合啊。
  寒生此刻已经断然不疑,这是一座千年古墓。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2 12:14:00
  沙发~~~~~~~~
作者:仙人球q 时间:2007-07-22 13:04:00
  顶~~~~~~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2 13:33:00
  
  古墓的棺盖是一块整板,呈青赭色,纹理细腻,透出一股淡淡的香气,寒生识得这气味儿,这是香樟木,内含的樟脑油可驱虫防蛀,如此棺盖,这棵老樟树必是有千年以上树龄。
  寒生清除干净覆土与石灰膏,最后设法开启棺盖。他先合掌对古墓三鞠躬,行了大礼,然后将铁锨铲下。
  棺盖尽管木质优良,但是毕竟年代久远,多少有些腐朽,在铁锨的铲击下,骤然裂开了一道缝隙……
  淡淡的红色尸气自裂口处逸出,寒生根本看不见这道气,只觉得鼻子嗅到了一股甜甜的味道,然后身体慢慢的软了下去,爬倒在了棺材板上,脸部俯在棺盖的裂隙处。
  惨淡的月光下,紧随着红色尸气的是数十条白色的细丝从自缝隙中爬了出来,缠绕着爬到了寒生的脸上,那些细如菌丝的东西从寒生的鼻孔中钻了进去……
  古时风水师替人迁墓最怕的就是尸气,一旦不慎吸入,轻则生病,重则丧命,人们大都误解为鬼魂附身,实因普通人肉眼看不见尸气之故,当然有些半吊子风水师自己本身也是瞧不见的。尸气中最邪门的当属红色尸气,但极为罕见,此气沾上即毙命,根本无法医治。
  世上事,凡毒物数丈内必有解毒之药存在,正所谓相生相克是也。这剧毒的红色尸气的克星,正是那白色的菌丝,名为“白陀须”,是一种寄生在腐尸身上的真菌。此物生长极为奇特,须在密封和恒温的环境下缓慢发育并处于休眠状态,但见空气则迅速生长。
  寒生吸入红尸气,本应无救,碰巧“白陀须”遇空气则从裂隙处向外生长,正好迎上寒生的脸部,于是从其鼻孔中钻进,反而解去了剧毒的红尸气,这也算是机缘巧合了。
  寒生徐徐醒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已经是九死一生。我怎么打了个盹?他自言自语道。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轻轻舞 时间:2007-07-22 15:02:00
  看起来不错哦,继续
作者:窃窃尸语 时间:2007-07-22 18:13:00
  顶上去~~~~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2 19:47:00
  继续~~~~~~~机缘巧合~~~~~~
作者:huo2007 时间:2007-07-22 21:24:00
  
  哇噻,一看这名字就来劲,呵呵
  
  先顶了再说.
作者:海盗杰克 时间:2007-07-22 22:40:00
  记号
  貌似很好看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3 10:24:00
  每天必来报道~~
  如果抢到沙发就更好了哦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3 13:24:00
  
  第三章 千年古墓
  月色迷蒙,寒生感觉到鼻腔处有点痒,不在意的用手揩拭了几下,擦断了白陀须的菌丝,他没有发现飘落的细如毫发的长丝。
  抬头望了望天空,西北方浓厚的云层飘了过来,得抓紧时间了,他想。
  寒生手握铁锨,将锨头插入方才铲出的棺盖上的缝隙中,用力压下,随着“嘎吱吱”声响,已朽的棺材盖板承受不住撬力,破碎了。他清理掉上面破碎的木板,抓过手电筒朝黑洞洞的棺材里面照去。
  一个长满白毛的人形物体静静的躺在棺材里……
  寒生吓了一跳,这具千年古尸怎么长满了白毛?他定睛细看,不禁心中一凛,那白毛竟然在生长!细如蛛丝的白毛奔着盖板的缺口而来。
  寒生眼角瞟向棺材角落,见到了一个长方形的木匣,约有三十几公分长,上面落满了细细的尘土。
  寒生的心“噗嗵噗嗵”的跳起来,他小心翼翼的将铁锨伸过去,轻轻地铲起那木匣。当他抽回铁锨抓住了木匣时,发现那些白色的菌丝已经快要长满了棺材,他来不及细看那木匣,赶紧爬上了土坑。
  月光下,那些白陀须摇晃着伸出棺材,继续向上攀升着,寒生大惊,放下木匣,抓起铁锨,拼命的往坑里填土,盖在那些白色的生物上。
  当夜空中淅淅沥沥落下雨点时,墓坑已经完全被填平了,那千年古墓也未留下一丝痕迹,寒生擦去脸上的汗,终于松了一口气。
  四下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寒生揿动手电筒开关,灯丝一红,然后就不亮了,那电池终于耗尽了。
  雨下得大了起来,竹林里的竹叶击打的“簌簌”直响,寒生将木匣放入布口袋,那里面还有寻回的27块手骨,他背起了口袋,拎着铁锨,摸着黑往回走去。
  雨雾下,竹林里的鬼火已经不见了,那些乌鸦大概也闭上眼睛睡了,寒生只有一步一步摸着前行,不时地撞上粗大的毛竹,散落下一大堆雨滴。
  一两个时辰后,寒生才跌跌撞撞的摸回了家。
  
  
我要评论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3 13:32:00
  沙发~~
  跟的紧的才是好战士
作者:notalone107 时间:2007-07-23 13:46:00
  LZ,继续啊!
作者:neuwen 时间:2007-07-23 16:19:00
  BUCUO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3 16:35:00
  千年古墓~~~小木匣~~~险象环生~~~~
作者:feng猫 时间:2007-07-23 17:12:00
  会怎么样呢?!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3 17:50:00
  
  大黄狗笨笨不像往常一样凑上来摇头晃尾,似有恐惧的嗅着空气,嘴里发出低嚎,身子颤抖着往后退,缩进了堂屋的角落里。
  寒生心中兴致勃勃,根本无心理睬笨笨的异样表情,径直的走进西屋,父亲果真还没有回来。
  他放下布口袋,点燃了油灯,来不及脱去身上湿透的衣裳,迫不及待的从布口袋里拿出那只木匣,凑到油灯下仔细观看。
  木匣上的尘土已经被雨水冲刷掉了,露出黑红色的木质颜色,这是一只紫檀木匣。木匣沉甸甸的,没有折页和锁,是滑盖匣,滑槽的边缘都封了火漆,起到隔潮和密封的作用。 寒生试了试抽不动,便起身到灶间找了把小尖刀,在灯下一点一点地抠去封口火漆。
  刮了老半天,终于抠干净了,寒生抑制住狂跳的心,端坐好身体,深吸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滑盖慢慢的抽出……
  匣子里面放着一个白色的麻布包,看上去质地较粗糙,布包上面摆着一张发黄的纸片,上面写有黑黄色的字迹。寒生小心的拿起纸片,在油灯下细看,原来这是一封信,字体是隶书,笔法苍劲古朴,信上写道:
  建安十三年秋白,丞相斩旉于许昌,旉于牢中托付《青囊经》一部及阴阳尺一把,谓“得此经者可活人”。吾乃吴徽州府婺源南山人士,今嘱后人此经随葬于耳,此经他日若得见天日,得经之人当悬壶以济世,切不可道其之来历,然父母子女亦不可言之,切记,不负旉之托也。魏黄初七年暮冬。
  寒生越看越惊,冷汗自两颊滴落。
  他从小就听父亲说过,《青囊经》相传是三国时神医华佗所著,当时他被曹操囚于魏都许昌死牢,自知命不久矣,便将毕生医术写成一本《青囊经》,交与狱卒,希传于后世。不料狱卒死活不敢接受,万般无奈之下,华佗将其呕心沥血之作付之一炬,可惜一代神医毕生医术就此失传,那华佗单名一个字“旉”。
  难道,难道说1700多年前的《青囊经》还在人世?
  油灯下,寒生颤抖着手慢慢的解开包袱皮……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3 18:21:00
  沙发~~~
作者:何庆剑 时间:2007-07-23 19:51:00
  好文章
作者:曾经的蝴蝶 时间:2007-07-23 20:13:00
  确实是好文章~~~
作者:huo2007 时间:2007-07-23 21:24:00
  
  
  今天幸匆匆来,第一个打开青囊尸衣,唉,就这么一点??/
  
  
  如此速度看一章是不是也要一周呀,
  
  
  唉.失望呀.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4 08:22:00
  跟上。。。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4 08:43:00
  好文笔~~~~~~顶
作者:团圆猪 时间:2007-07-24 09:48:00
  没了?
作者:机器人304 时间:2007-07-24 09:54:00
  跟上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4 10:20:00
  
  布包一层层的打开了,呈现在寒生眼前的是十几张零乱而颜色发黄的纸片,匣底斜躺着一把青色的尺子。那些纸质地厚且粗糙,正反两面写满了蝇头小字,最上面的那张纸片的开首处潦草的写着三个隶书字“青囊经”。
  这就是《青囊经》?
  寒生起先困惑不解,但略一思索便已明了,造纸术出现于西汉年间,那时使用的是黄色的麻片纸,面前的《青囊经》纸张虽黄但并非黄麻所制,应该是东汉经蔡伦改良后的树皮纤维纸。东汉末年军阀割据,百姓流离失所,民间纸张是稀缺之物。华佗囚于狱中,只能东凑西凑到几张纸片,为节省而以蝇头小字写就此经,更没有可能线装成册,看来这十几张粗糙寒酸的纸片,必是华佗当年的手迹无疑。
  寒生精神为之一震,再低头凝目往下看,经中接下来所述,使得寒生更加确信这就是失传1700多年的《青囊经》。
  下面记述着:麻沸散主用曼陀罗花,亦称风匣儿、山茄子,气味辛、温、毒,秋季采曼陀罗花,阴干。药用一升,另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热酒调服三钱,乃令既醉无所觉,跨破腹背,抽割积聚,若在肠胃,则断截前洗,除去疾秽……。
  寒生阅到此处,不觉血往上涌,热泪盈眶,喜不自禁,这可是千百年来国医圣手、江湖郎中梦寐以求的宝典啊。
  他知道,曼陀罗花即洋金花,国内野生分布甚广,原来竟有此妙用。
  寒生如痴如醉的阅读下去,不知不觉鸡鸣三遍,天已经亮了。
  这时,大黄狗苯苯兀自轻吠了起来,院子里有人站住了,扯子嗓门叫道:“朱医生,小队通知,今天各家开始迁坟啦。”
  寒生紧忙收好《青囊经》,装进匣子里,将紫檀木匣塞入床上的被褥下,然后揉了揉眼睛,走出门去。
  来人三十来岁,中等身材,虎背熊腰,寒生认得的,他是南山村的小队长朱彪。
  “老爹给人接生去了,等他回来吧。”寒生告诉他。
  “好,不过你们家可要积极点啊,别落在革命群众后面了。”朱彪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然后走掉了。
  哼,小人,寒生心里嘟囔了声,因为出身成份问题,这个队长总是找老爹的茬儿,农村里祖辈当医生,土改那阵儿,也不知道怎么就给划成了富农,听说爷爷曾经治好了国民党县太爷的病,属于为反动阶级服务。
  一天下来到黄昏,老爹仍没有回来。
  要不要告诉老爹自己得到了《青囊经》呢?寒生想起古墓主人的那封信,最后决定还是先不说,人家既然托付经书时有要求,自己就应该遵守,况且还是千年老前辈呢。
  寒生继续废寝忘食的阅读着。
  
  
作者:feng猫 时间:2007-07-24 10:53:00
  沙发!

作者:永远花魂 时间:2007-07-24 10:54:00
  不错~~
作者:窃窃尸语 时间:2007-07-24 12:51:00
  继续~~~~~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4 16:10:00
  
  第四章 鬼胎
  天色渐渐黑了,寒生点起了油灯,准备挑灯夜读。
  大黄狗又叫了起来,院子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寒生忙藏好经书迎出门去,见一满头是汗的中年人,他想起来那是昨天前来求医的那个产妇的家里人。
  “朱医生让我前来取药。”那人气喘吁吁地说道,手中拿着一张便签,那是老爹开的药单。
  “怎么,还没有生么?”寒生问道。
  “麻烦啦,就是生不出来,也不敢送医院,十几里山路怕婆娘受不了。”来人涨红了脸,眼泪就快要出来了。
  “好,你等会儿,我这就去抓药。”寒生接过单子,迅速配药,一会儿抓齐了药,拎出房门。
  “我同你一起去。”寒生说道,他担心父亲身体,想去帮忙。
  两人急冲冲离开家门,留下大黄狗看家。
  此去产妇家须行走七八里山路,好在月明星朗,山路清晰可辨,走起来也快。那人一路上把产妇的情况说了个大概。
  产妇是第二胎,前日中午去地里送饭,晕倒在山中的一爿荒坟地里,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而且羊水破裂,症状像是临盆。朱医生赶到后,用了很多办法,一直未能让产妇醒转,胎儿已进产道,可就是不露头,全家人焦急万分。
  一个时辰不到,他们已经赶到了那座农舍。草房四周是黑兮兮的一片毛竹林,屋内亮着油灯,不时的有人影在窗前晃动着。
  进得门来,寒生看见了老爹眼圈发黑,疲倦的倚靠在竹椅上,一夜之间似乎苍老了许多。
  “老爹。”寒生心中酸楚,一时语塞。
  “鬼胎。”父亲小声说。
  “什么?”寒生一惊。
  “产妇在坟地里晕倒,定是阴气侵入母腹,导致神经紊乱而久产不下,再这样下去,恐怕……唉,你先去熬药吧。”父亲叹气道。
  鬼胎?寒生来到灶间,一边煎药一边寻思着。
  这座坟地里的阴气够厉害的,竟能压制住正午的阳气而出来害人,这可确实是有点蹊跷,以前时常听父亲讲起阴宅风水对人体生理方面所起的作用,这次看来竟是应验了。
  看着药罐里翻滚着的气泡,这些普通的药材有用吗?据自己察言观色,父亲也是没有切实把握的。
  寒生暗自里笑了,《青囊经》里就又一方专治鬼胎的,我何不试上一试呢?想到此,他闭上了眼睛,努力回忆那药方的构成。
  经上说,邪阴侵胎为鬼疰,以半天河做引,那是取自竹篱头或者空树穴里的陈水,活土狗三只,去翅及足入半天河水煎服,一剂可除。
  寒生拿起桌上的手电筒,又偷偷找了个空瓶子,然后借口解手溜出了草屋,来到房后的竹林里。
  他寻思着屋后的毛竹林里肯定有砍伐过的竹桩,那竹桩腔内积有雨水,岂不就是半天河么?土狗,学名蝼蛄,夏秋之际地里多的是,抓它几只应是易如反掌的。
  果然,没走多远,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就发现了几根竹桩,由于砍伐时间已久,里面积满了黄褐色的雨水,水中还有数十只孑孓在游动着。寒生灌满了一小瓶,应该足够了,接下来便是抓土狗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仙人球q 时间:2007-07-24 16:57:00
  沙发~~~~~~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4 21:11:00
  为人民服务~~~~
作者:huo2007 时间:2007-07-24 23:41:00
  
  
  舒服呀,谢谢楼主,辛苦了.
  
  顶呀.
  
  
作者:夜夜磨牙 时间:2007-07-25 08:58:00
  很有意思。楼主加油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5 10:12:00
  
  寒生打着手电筒在竹林里走来走去,连个土狗的影子也没见着。土狗本身不像蟋蟀会叫,因此不能循声而捕,只能凭肉眼去找,寒生一路向竹林深处走去。
  林中小路曲折通幽,在手电光的照射下,路面上不时地有蟋蟀、天牛等昆虫跃过,偶尔还会发现一两只蟾蜍缓慢的爬行,眼睛是红红的。
  寒生不知不觉的越走越远,已然出了竹林,前面是一小片平地坝子,有不少萤火虫闪着绿芒在游动着,远处的群山在月色下显得扑朔迷离,不知何处飘来一片白雾,渐渐沿着地面弥散开来。
  “刺啦啦”轻微的声响,一个小黑点从头顶掠过,向雾中飞去,土狗!寒生知道蝼蛄生有双翅,可以短暂的飞行,他急匆匆地追了过去。
  土狗降落了,寒生扑了过去。雾气若隐若现,哇,面前的地表龟裂着一条缝,黑麻麻的一大群土狗在裂口处不停的进进出出……
  寒生大喜,蹑手蹑脚的接近猎物,正欲下手之际,忽然间心中微微一动,感觉到有点不大对劲儿,驻足四下里望去,这里蓦然是一爿荒坟地。
  眼前的是一座新坟,坟头上青草只有寸许长,一块薄石片立在了坟前,月光下依稀辨得清楚,石上刻着亡者名字:沈菜花之墓。上面没有时间,没有立碑的亲人名字,奇怪,夫家竟不允许入祖坟,而葬于这荒坟岗之上,本地风俗,这个女人必是死得蹊跷。
  对了,这里莫不就是产妇晕倒的地方么,那爿荒坟地,阴气侵入母腹而形成鬼胎之地?寒生虽然自己还未单独替人看过病,但是一般的病理还是略知一二的。通常,孕妇的身体防御机能是很脆弱的,各种外界的风寒邪毒很容易侵入母体,对胎儿造成影响,坟地里阴气重,孕妇应当完全避免接近。
  凡毒物者,数丈之内必有克制之物。那个临盆不下的产妇,受此坟地阴气所伤,最理想的就是就近找出克制之物反制,几千年来的中医的精髓,不就是五行相生相克,阴阳平衡么?
  寒生想通了,寻思着这群土狗不正是那阴气的克制之物吗?《青囊经》上所言,真的不差毫厘。
  就在此时,那坟旁土地龟裂处,一股黑气缓缓透出地面,罩住了寒生......
  
  
  
  
作者:phoenix舞 时间:2007-07-25 12:01:00
  没啦???
  拜托!!!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5 12:02:00
  路过,冒个泡~~~~~~~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5 12:15:00
  
  草屋内,朱医生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方才已经将煎好的药灌进了产妇的嘴里,现在就等着看结果如何了。这个小寒生说是解手,煎的药一扔,到现在还不回来,看来这孩子不具备当医生的素质,自己后继无人啊。
  正想着,屋内传来喊叫:“朱医生,快来看!”那是产妇丈夫焦急的声音。
  朱医生冲进内屋,吃惊的见到产妇赤裸的下身在不停的抽搐着,皮肤上出现了点状的青色瘀斑,坏了,那是皮下毛细血管破裂,怎么会这样?他以前重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情急之下,朱医生抽出银针,同时连刺产妇的气海、血海、箕门和阴谷四大穴,并重手捻针。片刻之后,产妇抽搐渐渐止住了,可是皮下出血点仍在增加着,朱医生冒汗了。
  黑色的尸气包围着寒生,并不断的被其吸入,可是寒生却是浑然不觉得,一心只顾去捕捉那四散乱钻的土狗。他手疾眼快,已然捉住了三四只,随即扯去土狗的翅膀和细足,丢进盛着半天河水的玻璃瓶里。
  寒生不知道,昨夜在千年古墓上昏迷之际,已有数十条白陀须菌丝经由鼻孔钻入其体内,那千年白陀须乃天下至毒之红尸气的克星,区区普通黑色尸气根本不在话下,寒生的身体恐怕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惧怕任何尸气了。
  就在这时,寒生耳边似乎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嘶哑叹息,他站立在了那儿,那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一阵清风拂过,耳边是竹林梢摆动的飒飒声。也许是幻觉,夜半荒坟,哪里会有人呢,他想。
  寒生抓好手中的瓶子,兴致勃勃的沿着原路返回去,不一会儿,就已经看见了那三间草屋。
  灶间没有人,锅台上摆着空药罐,大概那药已经煎好端进去了。寒生倒掉罐内的药渣,将自己玻璃瓶内的半天河陈水及土狗一股脑倒入罐内,放到炉子上煎了起来。
  寒生自得的走进内屋,见里面已经忙成一团,原来产妇将喝下的药全部吐了出来,撒了一床。
  “寒生,快去再煎一罐来。”朱医生瞥见寒生,顾不得责备,赶紧吩咐道。
  “噢,知道了。”寒生应道,退回到灶间看着他的药罐去了。
  那坟地有些古怪呢,寒生望着药罐子里随着水温上升而不断翻来覆去的土狗,一些红丝丝的东西浮了上来,这是孑孓的尸体,它们是蚊子的幼虫。那长长的叹息声在哪儿听到过?难道是坟墓裂隙里传出来的,不对,死人又怎么可能发出叹息呢,死者的名字叫做沈菜花,可那声音明明是个男人……
  
  
我要评论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5 13:07:00
  再冒个泡~~~~~
作者:notalone107 时间:2007-07-25 13:17:00
  好短啊,一下就完了,楼主,加油哦!
作者:天鹅绒小马甲 时间:2007-07-25 14:53:00
  留名 等更新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5 15:03:00
  勤劳的楼主~~~~~午餐快乐~~~~~等待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5 15:28:00
  作者:天启王 回复日期:2007-7-25 15:03:00
  
    勤劳的楼主~~~~~午餐快乐~~~~~等待
  
  谢谢,在线写作,久等了~~~~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5 15:32:00
  
  “寒生,药煎好了没有?快点端来。”父亲的叫声打断了寒生的遐想。
  寒生将药水沥到了碗里,小心翼翼的端进了屋里。
  产妇下身已经满是出血点,皮肤下全是瘀肿,已经奄奄一息了。女人的丈夫双手抱着头,蹲在墙角下,不停的呜咽着。
  朱医生扒开女人的嘴巴,寒生轻轻的吹凉勺中的药汤,满满的灌进去。一碗药喂完了,寒生退回到灶间,将药罐里的土狗渣滓泼到了院子外面。
  《青囊经》啊,但愿救得了这个濒死的女人,寒生心中在默默的祈祷着。
  须臾,朱医生惊奇的发现,产妇身上的青肿在逐渐的消褪……
  寒生站在院子里,仰脸遥望着夜空,繁星点点,银河朦胧,有流星划过天边,留下一截长长的尾巴。
  当年,神医华佗大概也站在牢门口,望着天边的流星,以悲天怜人的心情,感叹自己人生壮志未酬的无奈。
  “哇……”屋子里面传来了婴儿的初啼声。
  这声音传到寒生的耳朵里如同仙乐一般,他跳了起来,一阵风似的冲进屋里。
  望着父亲如释重负的面庞,产妇丈夫欢喜泣极的模样,寒生也禁不住热泪盈眶。
  “是个女孩。”父亲说。
  产妇半倚在床头,正欣慰的抱着刚出世的婴儿,她并不知道自己曾经已是九死一生。
  “谢谢朱医生,你救了她们母女啊。”那男人连连道谢,泪水也顾不得擦去。
  “好险啊。”父亲坐在桌子旁边喝茶边对寒生说道。
  寒生看见父亲开心的样子,自己心中也是十分的快活,《青囊经》,你真的没有辜负我啊。
  “寒生,你笑什么?”父亲有些奇怪的望着寒生道。
  “没什么,老爹,我突然感到,当一个医生救了濒死病人的时候,他的心里竟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乐感。”寒生由衷的感叹道。
  “是啊,所以才叫‘悬壶济世’嘛,可惜你不用心的学,唉,我看咱们朱家祖传的医术到我这一辈儿也就算是完结啦。”父亲叹道。
  不见得,没准儿青出于蓝胜于蓝呢,寒生心里想。
  当夜,朱医生父子俩就宿在产妇的家中。朱医生连续劳累了两个昼夜,实在是疲倦了,上床后不久就已发出了鼾声。
  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寒生睁着眼睛,一点困意也没有。
  今后,自己的命运将因《青囊经》而改变了。
  
  
我要评论
作者:我的元素之力 时间:2007-07-25 16:01:00
  好看~~~~~~~~~~~~~~~~~~~~~
作者:我的元素之力 时间:2007-07-25 16:01:00
  坐到沙发了!那我不板凳也占了!
作者:feng猫 时间:2007-07-25 16:13:00
  沙发!

作者:仙人球q 时间:2007-07-25 17:56:00
  寒生有了如郭靖一般五毒不侵之身了,单纯的心,善良的人,历尽万般磨砺,百转千回,终能归于揽宇宙万物于心的宁静~~~~~
作者:情缘秋雨 时间:2007-07-25 18:07:00
  占板凳......................
作者:影子的名字 时间:2007-07-25 18:44:00
  唉,又掉到一个大坑里了..
作者:神仙流光 时间:2007-07-25 19:16:00
  读了。好文。谢谢噢~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5 20:06:00
  
  第五章 白虎衔尸
  清晨,主人家特意煮了白米饭,宰杀了一只鸡,非要请朱医生父子吃饭不可,实在推辞不过,父子俩也只有吃了饭再走。
  朱医生最后为产妇把了脉,但觉脉象不浮不沉,和缓有力,他点了点头,告诉说不碍事了,多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婴儿在母亲怀里刚刚吃完了奶,似睡非睡的半睁着眼。
  寒生望着那孩子,心里甜滋滋的,这可是自己救活的第一个小生命呢。
  那婴儿睁开了眼睛,扭头朝寒生诡谲的一笑……
  寒生此刻已起身离开,因此并没有看到。
  “我要去查看一下产妇晕倒的那处坟地。”朱医生吃饭的时候对男主人说道。
  饭后,男主人带着他俩前往坟地,果然是经过竹林小路,不多时,来到了寒生昨晚来过的那片荒坟岗。
  朱医生眯起眼睛扫视片刻,心下暗自吃惊。
  “此地为‘白虎衔尸’大凶之所啊。”朱医生说道。
  “老爹,什么是‘白虎衔尸’?”寒生见父亲讲起了风水,饶有兴趣的追问起来。
  父亲手指着周围地形说道:“你看此地形势,东方青龙箕居嫉主,西边白虎蹲坐衔尸,四面低垂,八面交吹,明堂渐渍,草污臭秽,不祥之地啊。”
  寒生手指着沈菜花的那座新坟问父亲:“老爹,你看这座墓好奇怪,石碑上只有人名,是否有些蹊跷?”
  站在一旁的男主人插嘴道:“这坟里埋的是一个吊死的女人,夫家坚决不让其进祖坟,草草把她葬在了这儿。”
  “为什么不准进祖坟呢?”寒生问道。
  那男主人叹了口气,讲述了一个凄惨的故事。
  沈菜花是一个苦命的女人,皮净相貌也俊,梳两根乌黑的大辫子,没想到丈夫却是个废人,据说是小时候从树上摔下来,蛋蛋摔破了,所以无法生育。可是婚后一年下来,沈菜花竟然怀孕了,夫家严刑拷问,可那女人硬是不说奸夫是谁,双腿骨头都给打断了。
  “那她怎么不上镇里告他们?”寒生气愤地说道。
  “没用的,沈菜花娘家没人,夫家公公又是镇革委会主任,上哪儿告?只有一根绳上吊了,可惜肚子里的孩子了。”男主人惋惜道。
  “怪不得,这沈菜花怨气难散啊。”朱医生叹了口气。
  寒生问:“那个相好的男人呢,怎么不出来呢?应该敢做敢当嘛。”
  “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孬种是谁。”男主人鄙视道。
  “老爹,阴气就是沈菜花的么?”寒生疑惑的望着父亲。
  朱医生解释道:“不错,沈菜花怨气难消,一是肚子里的孩子胎死腹中,哪一个做母亲的不痛惜自己的骨肉呢?二是那个负心的汉子竟然始终无胆站出来承担责任,我想,她是伤透了心,万念俱灰才寻死的。”
  “我老婆……”男主人似乎觉察到什么,嘴里嗫嚅道。
  朱医生点了点头,叹道:“可怜的女人,何必迁怒于他人呢?”
  寒生耳边回响起了那一声长长的叹息,是他,是那个男人……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5 20:21:00
  沙发~~~~
作者:tjlzl 时间:2007-07-25 20:23:00
  好文!!!!!!!!!快更新!
作者:jessie0839 时间:2007-07-25 20:41:00
  11
作者:姬歪 时间:2007-07-25 20:53:00
  天天来坐坐
作者:仙人球q 时间:2007-07-25 21:22:00
  等~~~~~
作者:huo2007 时间:2007-07-25 22:16:00
  
  
  
  看到更新,真象看到上菜了的一样舒服,呵呵
  
  
  
作者:yinyingw 时间:2007-07-25 22:34:00
  楼主加油!!!!!
  
  
  
  
  
  
作者:青衣锈 时间:2007-07-26 00:45:00
  感觉还不错 就是少了点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6 09:44:00
  路过~~~~
楼主鲁班尺 时间:2007-07-26 09:59:00
  
  寒生望着沈菜花的孤坟,那道深深的土壤裂隙仍在,可昨晚的那些土狗却一只也见不到了,他的心里很是感激这个不幸的女人,若不是及时在她的坟前捉到了那几只土狗,产妇同腹中婴儿就肯定活不成了。
  “老爹,人死后的怨气对活着的人产生影响,应当是迷信吧。”寒生疑惑的问父亲。
  父亲踌躇了片刻,说道:“中医讲求阴阳平衡,是说人体内具有阴阳两气,气凝于骨,人死骨未灭,在地下可以存在好多年。阳气昼出夜伏,阴气则夜出昼伏,因时辰而变。那沈菜花怨气太甚,阴阳错乱,阴气白昼逸出,这样很快就会被日光所伤,维持不长久的。”
  寒生点点头,又问道:“这‘白虎衔尸’之地对沈菜花又有什么危害?”
  “贱砂地,很快尸骸气散、虫噬朽烂而无存,如有后人恐刑伤忤逆。”朱医生摇摇头叹道。
  “我婆娘就是晕倒在沈菜花坟前那儿的。”男主人手指着,寒生顺着方向望过去,正好是那道地裂之所在。
  “阴气侵入产妇目的何在?”寒生突然问道。
  “过胎。”父亲说。
  寒生心中一凛:“难道是……”
  “沈菜花怨气不忍自己的胎儿就这么夭折,恰恰机缘巧合有孕妇经过,便宁可散尽阴气也要过胎,这种情形中医称做‘鬼胎’。不过尽可放心,已经被我以药力驱除了。”父亲解释道。
  “哦。”寒生心不在焉的应声道。
  朱医生父子告别了那男主人,插近道翻山回家。
  大黄狗老远的望见主人回来,高兴的摇头晃尾迎了出来。
  寒生昨晚出门前已经藏好木匣和收妥曾祖遗骨,此刻告诉父亲已清点过遗骨,一根不少。父亲赞许了几句。
  “昨天那个朱彪通知说,今天村上的人都去迁坟,我们什么时候去?”寒生商量道。
  “嗯,今天日子马马虎虎,我们这就去吧。”父亲算计道。
  寒生的母亲去世的早,葬在了爷爷奶奶的合葬墓旁,每个月的十五,寒生基本都会去坟前坐坐,上上香,说些思念的话。
  父子俩备齐香烛纸钱,带好工具就出发了,天气晴朗,大黄狗也跟了来。
  灵古洞前面的那片竹林里,村里的乡亲们也在掘坟,一团团的伊蚊围住了他们伺机叮人,秋后的蚊子毒的很,咬到了会肿起很大的包。
  父亲特意背了药箱,万一哪个村民中了尸气好随时救治。
  “遇到红色尸气呢?”寒生问。
  父亲摇摇头。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天启王 时间:2007-07-26 10:14:00
  沙发~~~~
作者:ydfy_ 时间:2007-07-26 10:15:00
  就差一步~~~~~~~~~~~~~~~~~~~~~~~~
  板凳
作者:y夜间飞行y 时间:2007-07-26 10:52:00
  很好看啊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227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