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姥姥。姥爷讲的真实鬼事~

楼主:麻仁儿O 时间:2013-10-10 16:32:22 点击:2433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家是城市的、从来不迷信、我姥姥家以前很穷、我姥爷家非常富有 姥爷的父亲和爷爷是末代翰林院的、祖辈从浙江到北京当官、姓余、北方没有姓余的。具体什么职位不清楚但也是很高的官、我姥爷很有文化也算上过当时所谓的大学、但是后来因为政治原因被下放到内蒙了、虽然下放的也是内蒙首府呼和浩特虽然后来也是干部。但是也算从此平庸、因为他们家以前仆人就有一百多个、有送孩子上学的陪孩子玩儿的连养花都有专用的佣人、家里的宝贝字画古董多的都堆到床下。日本人侵华的时候还求过一副皇帝的老师写的字。我姥爷说又不能卖国、但是又不能不给、就找个先生临摹了一副给了日本人。日本人高兴的拿走了。我姥爷的父母在他刚出生不久就都去世了。当时我姥爷也不懂事 也没什么感觉 但是我姥爷的亲姐姐天天哭 最后哭出了眼疾 现在都九十多岁了 几乎是失明了 我姥爷说当时溥仪的老师给看的病 那些药方子都留着很厚一堆 说那个留到现在也很值钱了吧 但是文革的时候全部都没有了 我姥爷是他叔叔婶婶一手带大的 我姥爷被下放到内蒙 全家就不能见面了 我姥爷的奶奶已经很老了 去世的时候家里人都不在身边 一个远亲借着照顾他老人家的机会 在我姥爷的奶奶去世前 让她稀里糊涂的签了遗嘱 在全家都落难无法回家的情况下把财产全占位己有了 我姥爷说别的房子就不说了 光他们家住的那套在故宫的后面 四百多平米的四合院 现在估计不止一个亿吧 新社会了以后 我姥爷想把房子要回来但是已经不可能了 我姥爷给北京市长刘琦写过很多信也石沉大海 家里也劝他不要再费这些周折了 平淡的过日子也挺好 我姥爷不是贪财 是觉得不甘心 但是这事到现在也就那么算了 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现在和你们说说我姥爷和姥姥告诉我的恐怖事儿
  我家人很奇怪 强调我一年中有两天绝对不要出门 一天是鬼节的清晨 一天是大年三十的晚上 鬼节的清晨我记得初中高中上学的时候我姥爷都说 不要赶早自习 晚一点去没关系 这个我还可以理解 毕竟日子不好 并且姥姥家有个邻居是个老爷爷 人非常好 但是我记忆中他和老伴后来几乎从来不出门了 很少出门晒太阳 身体也不怎么好 动作特别缓慢 我家人告诉我说他们老两口人很好 就是在我很小的时候 他们和大女儿一起生活 大女儿有点智商低 所以他们生活在一起 好像家庭条件不是很差 但是大女儿找不到工作也不行 就去做清洁工了 扫马路 她就是在鬼节的那天清晨 当然非常早的时候 可能五六点就要出去扫街了 没多久就跑回家 疯了 不停地说有个人招手叫她过去 问她发生了什么她也说不清 本来就有点傻 又疯掉了 没有几天就去世了 那个老爷爷和老奶奶自此以后好像是很难过 一蹶不振 一直看不见她们出门 就在前几年也去世了 毕竟这个日子不好 我还能理解或者注意一些 但是家人说大年三十的时候不能出门我当时不能理解 印象中大年三十好像是很热闹啊 同学朋友什么的都是出门玩儿通宵的 但是我姥爷和姥姥分别给我说过几件他们知道的鬼事 大年三十虽然很热闹 但是其实想想 响完炮什么的 到了深夜 其实人们都是在家的 在家团聚或者什么的 街上并不是整夜热闹的 反倒是商铺全部关门 街上没什么人 我姥爷姥姥告诉我 过年那天深夜 其实鬼都是出来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 我只是讲讲我的吧 我姥爷很年轻的时候还在北京 当时轰动了北京的一个事情就是 本来大年三十人们都回家过年 尤其商铺根本不会开张的 有一个照相馆的老板 是孤身一人 没有家 所以他觉得关不关张都无所谓 就那么一直开着 到了半夜有一个人围着围巾去照相 他也没有多想可能 相机都摆好了 那人个一摘掉围巾 只有半个脸 那个老板吓得没几天就死了 不知道是不是鬼 我姥姥身边的事儿就更真实了 当时我姥姥也很小 十几岁吧 都已经天天累死累活的工作了 她有个表哥还是表舅 是个布铺的伙计 卖布料的铺子 好像也是一个人 没有什么近亲 就住在布铺 掌柜过年那天就准备早早的关张上板 但是他觉得他反正也要在铺子里 就不用那么早关了 自己照样晚上关就可以了 伙计们都走了 就他一个人在 到了晚上他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 就跑出去看 结果看到一队人有骑马的 有拿小灯笼的 有拿刑具的 锁链的 都穿着那种清朝的衣服 竟然直接就进去了周围那些上了板子的铺里 就像穿墙术一样 他吓得扭头就往屋里跑的时候 和一个那种东西 对视了一眼 后来他没疯 但是大病 不到半个月就死了 我姥姥说那是鬼在锁人 往走带 还有一次是我姥姥亲身遇到的鬼 我姥姥当时也就十岁左右 还是个小女孩 家里当时很贫困 要没日没夜的做一些手工活的东西 像扎鸡毛掸子 扎毛毽这些 她还小 她妈妈到了晚上就让她睡吧 她妈妈和她哥哥就彻夜在那里干活 我姥姥睡到一半的时候就想上厕所 他们住的是以前的大杂院那种 厕所在外面 好多人家共用的 我姥姥的妈妈就让我姥姥自己出去上吧 我姥姥迷迷糊糊就出去了 蹲在厕所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像黑白无常里的那个白无常一样的东西飘了进来 躲在一棵树的后面 我姥姥仔细看他 它拿了一个白色的毛棒子 头上也带着白帽子 但是没有脸 帽子下面就是黑的 没有脸 只有两个鸡蛋大的眼睛似得东西 飘的很快 飘一下躲起来一下 我姥姥吓得当时 站都站不起来 哇哇大叫 我姥姥的哥哥冲出来就把她抱回去了 我姥姥回家就胡言乱语 大病一场 我姥姥的妈妈很担心 白天的时候在院子里遇到了邻居 就说我我姥姥病了 不见好 可能小孩子睡得迷糊看走眼了 把自己吓着了 那个邻居是一个大妈就说我姥姥肯定没有看走眼 肯定是有脏东西 因为他们旁边院子有一个大叔 是个铁铺的掌柜 我姥姥小的时候管他叫黄大大 就是黄大爷的意思 他的铁铺是这样的 在打铁的地方打完铁 再由一个小伙计钳住铁送到三五十米以外的铺子里加工 中间就要走那么几十米的距离 这个黄大叔很早起来到铁铺 就看他们打铁 结果一回头 看到那个运送铁的小伙子 拿着铁走的时候 背上就背着一个 那么个东西 白色的 和我姥姥看见的一样 黄大叔也算懂这些的人 什么话都没有说 也没有惊慌 扭头回家把铺盖又打开 脱了衣服倒头就睡 睡起来以后可能没有那么怕了 才给几个人说了这些 所以我姥姥还算命大 发烧很久最终好了 可能那个鬼不是冲着我姥姥去的吧 姥姥给我讲完这个故事的时候就说 一想到这些就想起她哥哥 她哥哥最亲她 大家可能也懂有个大哥的感觉吧 我姥姥说那时候苦活累活都不舍得让她干 她哥很可怜 到了我姥姥十几岁的时候 那时候内战 我姥姥的哥哥就被充军了 走的时候我姥姥觉得全世界都崩溃了呢 现在说起来她还掉眼泪 她说她哥哥本来可以藏起来不被充军的 但是最后怎么了还是被抓走了 到最后是否战死 还是活着 都再无音讯 六十多年了 家里国内找完又去台湾找 都没有找到、唉 所以说我们现在在中国虽然制度不好 福利不好 法律不好 贫富差距 官贪 民没素质 但是还好我们和平一点 呵呵 还有一个我觉得挺恐怖的 也是我姥姥讲的 我姥姥二十岁左右的时候在云母厂上班 非常非常累和辛苦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是云母 好像是飞机上用的 ?是矿物?哈哈 我白上大学了 很无知不好意思 那时候就在呼市 玉泉区那里吧 呼市的朋友肯定知道 那里以前挺落后的我姥姥她们以前就在那儿住 就在玉泉区里 离她们生活的圈子不远的一户人家 一个男孩就见鬼了 事情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人穷 想吃喝都得拼命干活 虽然不是在农村种地 但是也要很辛苦很累的做工 更别提奢侈的娱乐方式了 那就是看电影 虽然几毛钱看一次好像是 但是穷人都看不起哦 那个男孩家认识的一个人发了福利好像是 一张电影票 就像咱们现在说的淡季 所以单位可能给发了 就是过年那天的电影 还是晚上 就算是白给的但是根本没人去 人们都在家过年呢 谁要去啊 那个男孩家很穷 从来没看过电影 她妈不让他去但是他求了半天 因为自己拿钱买的话根本买不起 后来 后来 后来 他去了 看完以后回家的路上 有个人就跟着他 他不敢回头看 就听见那种塑料凉鞋的声音 最后干脆就开始追他 他跑到当时的356医院 就是呼市的武警医院的旧址 武警医院有站岗的 他就跑了进去 说有人在追他 那个武警说你到里面 我看着。不可能有坏人再追你的 他跑进去就躲在厕所里 那个东西就找不到他了 边找边叫他:“你别跑!我有话对你说、你的年纪也能结婚了 。我想和你结婚。我们结婚吧。”这些之类的话 现在想想可能那个武警根本就听不见这些 因为那个脏东西是盯着这个男孩的 那个男孩吓得跑回家了 告诉家里发生的事 回去就开始病 但是精神正常 过了几天竟然就好了 大家也没多想 又过了一段时间 他和别人聊的时候就说 要回老家了 邻里说什么时候走啊 你妈怎么之前也没和我们说过啊 他说这几天就要走了 找着媳妇儿了 领着回老家结婚 邻里就说怎么你妈都没告诉我们啊 结果他妈根本就不知道 他就坚持这么说 没说几天就死了 没有什么病痛征兆 他妈还问过他和谁结婚 她竟然都能把名字住址说出来 等这个孩子死了 很多人都议论的时候 那些爱看热闹的人就根据他说的那个结婚对象的地址去一问 真的有这户人家 并且这户人家两年前死了一个女孩 据说是吃了个黄瓜还是什么瓜 但是没有洗 可能上面有什么毒 反正不干净的吃了个瓜 就中毒死了 这人们一下炸了锅了 好多人相约去那女孩家询问 看热闹 我姥姥的同事还叫她一起去 我姥姥说这些事儿才不回去看 其实姥姥姥爷都不是很迷信 很不爱参与这些也不八卦 只是在我初中的时候讲给我听过这些 原因是我姥爷当时定了北京晚报 每天都有送 我也爱跟着看看 就看到一个求助的 就是北京一个女孩放学回家 没拿钥匙 蹲在地上玩儿 一个人呆了很久 她家人回来了 一喊她 她急着往起来一战 红领巾挂住了一个钩子好像是 就扥了一下 性质估计就好比我们碰了一下头吧 就晕过去了 成了植物人了 医生检查什么都没问题 颈椎颅脑都没问题 莫名其妙哦 报纸求助呢 说这种疑难杂症是什么情况谁要是懂什么就给家属打电话或者给报社打电话 我就很奇怪问这种事怎么能发生呢 我姥姥姥爷很平淡的就说 这是孩子可能没防备 红领巾钩住了扯了一下她把魂儿丢了 就像我听说过有人吓别人一跳把人家吓晕了 没醒过来 就是魂给吓出去了 农村好像丢魂的事儿更多 我好多同学家里都有亲人小时候丢过魂 有些人见了脏东西也害怕能吓到丢了魂 我姥爷姥姥说 这种情况 多少天如果叫不回来魂 就会永远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说那赶紧给人家打电话啊 告诉人家 我姥姥姥爷说 怎么打?怎么告诉?告诉人家丢魂了?人家觉得你精神又问题 毕竟这些都属于迷信的东西 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我现在总想起来 可能就是丢了魂吧 要是能叫回来该多好 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之类的 还有好多我同学朋友和家人讲的一些怪事和遇鬼的事 以后有时间再和大家讨论讨论吧 我家是信基督教的 其实不信这个牛鬼蛇神的 但是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毕竟耶稣对立的也是魔鬼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FamousFace 时间:2013-10-13 20:20:00
  居然没有一个标点符号
  
作者:有朝一日梅赛德斯 时间:2013-10-13 20:46:00
  好看
  
作者:林约瑟 时间:2014-07-04 01:05:00
  最后那句话说得好。感谢主!
作者:人生如此无语 时间:2014-07-04 01:08:00
  看的眼花,标点段落分清啊
作者:guoxiang5241 时间:2015-08-03 18:06:00
  订
作者:七彩明明 时间:2016-07-17 10:59:00
  没了?
作者:蛛仙网友下凡好吗 时间:2018-09-15 00:36:04
  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