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榜人物散记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07 08:37:22 点击:151843 回复:238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9 下页  到页 
  哪吒(一)

  陈塘关三面临海。在哪吒的心中,算不上好地方。终年有潮湿的海风吹着,总有湿漉漉凝滞的感觉,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鱼腥味。在这样的地方,哪吒唯一能做的就是洗海澡。

  那天哪吒走向海边的时候,心情十分不爽。

  在陈塘关,他是总兵李靖的三儿子。李靖李大人早年修道,五绺长髯,仪态伟岸,喜怒不形于色,韬略自在心中,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受到陈塘人的膜拜。当然,这与他手里掌握陈塘的军政大权也不无相关。曾有人嚷着要给李大人建生祠,被李靖果断给拦下了。李靖发表了一通演说,大意是本人食朝廷俸禄,未给国家建立寸功,内心有愧,百姓错爱等等。李大人还说既然集资已毕,生祠地基也已打好,实不想如此劳民伤财,提议建一座三清观,供奉道家始祖,平日也方便百姓祈福。

  有这样的爹,李家人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人们品评着他们的衣着、手势、仪态,连一颗痣都要啧啧半天,引为奇事。哪吒三兄弟没人喜欢过这种云端生活,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也不过是肉身凡胎,便秘上厕所也憋得脸红脖子粗。李靖大概也不喜欢后代们就这样被供奉起来,所以在长子金吒、次子木吒10岁后均被送去远方学道。

  哪吒今年只有7岁,他10岁以后也不用去学道。因为他一出生就有师父。

  这个师父长得什么样子,哪吒全无印象。据说他出生时候,这位师父飘然而至,在李府呆了不到半炷香,又翩翩而去。厨房阿三说这位师父鹤发童颜,身披道氅,仙风道骨,马房阿四却说这位师父是个老小孩,身着彩衣,像个唱戏的。后来两个人互相说不过对方就动了打,揪完头发揪胡子,哪吒一看技术含量太低,就走开了,可到底也没弄明白师父长什么样子。

  师父临走的时候,留下两件宝贝,乾坤圈和混天绫。言说此物乃道家宝贝,与哪吒一生命运相连,旁人不可擅用,哪吒也得5岁以后方可给他。

  海风徐徐的吹,李哪吒走向海边。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974次 发图:62张 | 更多 |
作者:聖錄藝 时间:2013-12-07 08:58:00
  坑??
  
作者:有因必有果19 时间:2013-12-07 13:04:00
  太上老君,李府三位公子
  

  
作者:蔚蔚谭 时间:2013-12-07 17:32:00
  hahahahahahahahaha.然后呢
作者:我爱穿马甲mi 时间:2013-12-07 17:36:00
  楼主继续。先赞一个,喜欢封神榜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07 19:30:00
  有这么多人的支持。一定会继续的。下篇写妲己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08 08:58:00
  妲己(一)

  在朝歌人看来,妲己是个“小镇姑娘”,柴火妞。
  朝歌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朝歌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最繁华的城市,最牛逼的城市。城市占了这么多最,人当然也跟着牛起来。城市里的乞丐看衣着锦绣的外地人,都鼻孔朝天:
  外地人,哼!还不如我身上的虱子。
  妲己很快适应了朝歌的生活。只要不随便开口,没人知道她的外地腔。话说回来,身居内宫,也没多少机会说话。而与纣王在一起,她只需会“啊”、“呀买带”之类的就能应付了。
  妲己最困难的是如何对待妖狐。
  妖狐是不请自来的,在她进宫的路上。漫漫的长路,颠簸的行程,无聊的很。每次休息的时候,妲己都会掀开厚厚的围帘,看外面的世界。
  世界原来只是黄色的、绿色的,妲己没想到她无数次设想的深宫之外,竟然如此平淡无奇。她从小就被圈在冀州侯的侯府,足不出户。她对外面的世界,一半来自弟弟的转述,一半来自弟弟带给他的小玩意:泥人、糖果、纸画,只要不被女管家发现。她很快厌倦了。
  厌倦,使她更加明媚动人。
  妲己被遴选入宫的那天,她才知道:有的人从生下来,命运就无法改变。这么多年的精心爱护,不过是父亲无能的表现。
  “命运可以改变,只要你相信我。”妖狐说。
  相信它吗?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09 09:41:00
  比干(一)
  比干的一生都在等这一刻。在纣王宣布他死刑的那一刻,比干骤然解脱。
  如果他知道后世有个臧克家曾经说过: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比干一定会穿越千年,跟他做知己。就像伯牙、子期那样,不过这两位也活在他以后的时代。历史表明,活在大商朝,青铜只能铸造沧桑感,没有任何浪漫的色彩。
  比干总是很寂寞。寂寞的人没有故事可说,他只好等死。

  在比干之前,箕子跑了。有些人就是这么奇怪,跑就跑吧,明明是怕死,还要找理由说是保持商的血统和故地,一口气跑到了高丽那边。都好几百年了,谁记得还有你这么个灰孙子?
  比干瞧不起箕子,名字起的就歪了,鸡子,大商王朝的图腾是个玄鸟,传到末期竟然弄了这么个东西出来。
  悲哀。
  比干早就不想活了。只不过死也有抢得,商容就死在他前头嘛,而且风格和效果难以企及:朝堂之上,触柱而亡,血溅满地,仿佛盛开的桃花。
  看到老同事就这么去了,比干竟然联想到了桃花,可见他早该死了。
  只是怎么个死法?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09 14:07:00
  姜子牙(一)
  后世的人都知道,姜子牙的婚姻很不幸福。
  其实姜子牙最大的问题不是婚姻,而是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年轻的时候,这叫做青春迷茫,如今他已经80高龄了,那就是老糊涂了。
  当初他进昆仑山学道的时候,师傅元始天尊说:缘起缘灭,自有定法。他出山的时候,师傅还说这句。姜子牙暗地里叹了口气:果然是自己愚钝,多少年了还没猜透,得不了道。
  师傅也叹了口气:说你不是清净中人,你得享人间富贵。这句话本来很励志,可师傅不应该对每个下山的弟子都这么说。姜子牙走之前,师傅本来打算换一段,一疏忽就忘了,可见习惯的力量有多大。
  姜子牙拜别师傅,80岁的人了,实在不适合哭哭啼啼,做那些儿女情态,其实他很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姜子牙就这样下了山。等到他发现在自己的包裹里夹了本《天书秘诀》的时候,已经过了很多天了。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09 21:54:00
  哪咤(二)
  哪咤不喜欢暴力。实际上即便他喜欢也没有施展的余地,整个李府,谁敢跟他动手?再者说了,他只是个7岁的小孩,就算比同龄孩子高,他究竟还是个小孩。
  小孩就该做小孩的事情,玩泥巴、逗蛐蛐,追猫撵狗,只不过这些是街上平民家孩子玩的,李府的三公子不能做这些。
  但是可以洗海澡。陈塘关的人几乎都会游泳,李靖李大人经常与民同乐。想象一下这个场景就够让人印象深刻的:
  波澜壮阔的大海上,海天一色,远处有几只海鸥在飞翔,太阳的温暖把海水感动。李大人缓缓脱去衣服,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他的壮美,就像上古神话里的英雄一般,铭刻在人们心中。
  这是陈塘关一年一度的节日。其意义就像被风吹起裙子的玛丽莲梦露,就像永远不知道穿的是不是衣服的lady gaga。
  哪咤一般都会跟随在母亲身边,随众人的贪恋目光,看着父亲表演。不对,是亲民时刻的投入。
  哪咤不知道该怎么表示自己的心情。大部分的时候,这个孩子是有点孤僻的。也许这与他在母亲怀里呆了三年不无关系。
  人们都说,当然都是私下里说,李大人什么都还,就是这个三公子有点奇怪。神仙出世,都是红光万丈、香飘万里,可是没听说哪个神仙会喜欢在女人的肚子里呆三年。
  这三年,李家承受了不少的压力。李大人年底到朝歌述职,相熟的人都会问:生了没有?
  一开始,李大人的脸很红,后来就习惯了,会说:不急不急。他的脸后来永远呈现紫红色,这是很庄严的颜色。
  • trouble爸爸: 举报  2016-03-19 07:22:10  评论

    全钱塘江的人观看李大仁 洗澡 笑尿我了
  • 寂寞鹏举: 举报  2016-05-31 16:32:38  评论

    这个哪吒原著里边真不是个东西,一生下来的使命就是挑动各方面的关系,甚至暗示过父母老子是有背景的,不要以为在你们家肚子里呆了三年就把你们放在眼里,生在你们家也是有使命的,这也是李靖坚决杀哪吒的原因,李靖的实力早看透了,他老婆儿子看不透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0 09:59:00
  妲己(2)
  她有时候也搞不清楚妖狐是真是幻。它总是不请自来,或者转瞬即逝去。
  每个女人的心中都住着一只九尾狐。
  女人经常犯傻,傻不傻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相信全天下的女人都跟她一样傻。只要有这种想法,一般女人都会安稳的活下去。
  妲己碰到妖狐的时候,还没有考虑太多的问题。
我要评论
作者:独舞的雪衣 时间:2013-12-10 10:54:00
  雪衣的记号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0 13:16:00
  @独舞的雪衣 17楼 2013-12-10 10:54:00
  雪衣的记号
  -----------------------------
  记号好,好记号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0 13:23:00
  妲己还记得和妖狐的第一次,第一次见面。
  它掀开车帘的时候,面带微笑,十分从容。第一次见面,她是个美艳女子。妲己没有尖叫也没有微笑,只是看着她。
  车外巡逻的士兵,脚步声还是那么坚定,拉车的黄马不耐烦地打了个响鼻,继续吃草。
  女子说:早就知道你跟别人不同,看到我一点也不惊讶?
  妲己说:俺饿了,想吃煎饼卷大葱。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0 14:01:00
  姜子牙(2)
  子牙离别师父,缓步下山。
  正行走间,忽听天空中一声鹤鸣。子牙抬眼望去,但见空中一只巨鹤,通体白色,喉颈、翅和尾处有一抹黑,头顶丹朱,正急急追来。
  来到近前,巨鹤双翅叠收,口吐人言:道兄且慢行,师父有法令传。
  子牙闻听,面容庄重,谨听法旨。
  “师父说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很重要,让你回去一趟。”
  “鹤兄可知是何事?”
  “我临出门的时候,师父说他突然又忘了,让你先回去再说。他正在闭关回忆。”
  巨鹤尚待再言,忽听天空又一声鹤鸣,巨鹤忙展翅上追。子牙见状,面色大变,急问:“可有敌情?”
  巨鹤身影已见邈远,空中只闻回音渺渺:
  “母的。”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0 16:47:00
  子牙脚步匆匆往回赶的时候,昆仑山的大好风景被他留在了身后。
  昆仑山,好风景。
  晨起雾飘渺,隐似有天女身材傲娇,起舞弄影。实际上这是元始天尊运用法力故意为之,到昆仑山学道的男子太多了,难免有心性低下者,日子久了怕生事端,故每月择三五日,替弟子们排遣寂寞。
  修道课程上,这是“虚幻定神课”,截至太公下山,这门选修课却比必修课还要热门。
  天尊说:凡人多庸俗寂寥,我辈中人稀缺,大道渺茫啊。太公也修这门课,可他是最快取得成功修完的。天尊很骄傲,以此为榜样经常挂在嘴边,硕果仅存啊。
  这件事情最后被申公豹捅破了:姜子牙看不懂!他以为那就是雾。
  看懂看不懂,子牙都是如此淡定。
  天尊说:好,大事可成。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1 11:28:00
  天涯真是残忍,稍不努力,就被打入地底。
作者:只卖艺 时间:2013-12-11 11:32:00
  嗯,文笔不错。坚持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1 11:40:00
  妲己(3)
  妲己的话,把妖狐吓了一跳,按捺不住,几乎要现出原形。看着妖狐的惊慌,妲己微笑了一下:我奶妈是山东人。接着又面沉似水,平视前方。
  妖狐这才定神:果然不同。
  沉默在两人之间扩散开来。妲己打乱了妖狐的节奏,使得原来的开场白需要调整。妖狐已经习惯了掌握节奏,这个小插曲多少有点出乎意料。
  妖狐说:你,平常都做些什么?
  妲己皱了皱眉,想着说平常也没什么可做,闷在屋里,看礼仪书,做点刺绣。妖狐却理解成对这个问题不愿意回答。
  妖狐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下车就走了。
  “我还会回来的。”
  第一次总是不怎么和谐。对话也好,上床也如是。总有一方进入不了场景,自然只剩下尴尬。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1 11:43:00
  @只卖艺 25楼 2013-12-11 11:32:00
  嗯,文笔不错。坚持

  -----------------------------
  感谢来访.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1 21:18:00
  比干(2)
  在大商朝的子民看来,比干是国之栋梁,中流砥柱。他的所作所为,经常使人们忘记他是纣王的亲叔叔。
  他是大商朝的良心和标尺。诸侯国造反的消息满天飞,不少人收拾行李准备逃离朝歌,只要看到比干丞相照常上朝,人们就会悄无声息把行李拿回家,再把乱嚼舌根的老婆揍一顿,之后照常喝酒、赌博、吹大牛。
  比干的肩上,挑着整个大商朝的繁华。
  可是无人知晓比干大人是多么的厌烦。从出生到成长,从婚姻到职业,从言谈到举止,都是按照模子量出来的,精确到少数点后六位。每天无数只眼睛盯着他,他必须像女人月经一样准时,否则大商朝就会内分泌失调,不孕不育,天下就要大乱。
  这种鸭梨山大的生活,比干真是过够了。这几年纣王行事乖张,越来越离谱,而且既不是青春期叛逆,也不属更年期调整,他的行为只能解释成:疯了。
  比干发现自己的生活再精确,步子再规矩,也难挽王朝的覆灭。照此看来,他的大半辈子,岂不是白活了?

我要评论
作者:弦外听韵远 时间:2013-12-11 21:27:00
  哈哈,语言有趣
作者:蔚蔚谭 时间:2013-12-11 23:09:00
  @狼也吃花 20楼 2013-12-10 14:01:00
  姜子牙(2)
  子牙离别师父,缓步下山。
  正行走间,忽听天空中一声鹤鸣。子牙抬眼望去,但见空中一只巨鹤,通体白色,喉颈、翅和尾处有一抹黑,头顶丹朱,正急急追来。
  来到近前,巨鹤双翅叠收,口吐人言:道兄且慢行,师父有法令传。
  子牙闻听,面容庄重,谨听法旨。
  “师父说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很重要,让你回去一趟。”
  “鹤兄可知是何事?”
  “我临出门的时候,师父说他突然又忘了,让你先回......
  -------------------------

  你最后一句差点笑死我了
作者:蔚蔚谭 时间:2013-12-11 23:22:00
  @狼也吃花 23楼 2013-12-11 11:28:00
  天涯真是残忍,稍不努力,就被打入地底。
  -----------------------------\
  这不是僧多粥少吗、、、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2 00:43:00
  @狼也吃花 23楼 2013-12-11 11:28:00
  天涯真是残忍,稍不努力,就被打入地底。
  -----------------------------
  @蔚蔚谭 32楼 2013-12-11 23:22:00
  \
  这不是僧多粥少吗、、、
  -----------------------------
  又是一个夜游神。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2 13:25:00
  哪吒(3)
  事后哪吒想起那天在海边发生的一切,仍旧觉得茫然,一开始纯粹是个误会。东海口老龙湾,哪吒洗澡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从来没有听说还有“海管”这类管理者。
  整个陈塘关就他父亲一个头,整个地面都是李家说了算。哪吒没觉得怎么样,就是出门在外很方便,走到哪里都没有人来问就是了。他却不知道,每次这位三公子出门,李夫人都会派20-30人的精锐之兵暗中保护。李公子倒是没什么,地方上要应付这些精锐,就麻烦了。
  不过事后都可以到李府报销。陈塘人做事是很讲究的,只要是李府的事情,从来都当作自己的事来办:既然是自己的事情嘛,那就不要这么客气了,能多报点就多报点,客气就见外了。
  一来二去的,李三公子出门就等于发福利,陈塘关的兵高兴,地方商贾也高兴,老百姓也高兴。
  谁也不知道,这次老龙湾,成了李公子的最后一次发福利。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2 23:01:00
  海洋城管李艮(gen),看名字虽是良心上缺了那么一点,却也不是普通的巡海夜叉,最起码他认出了哪咤的乾坤圈和混天绫。
  一个小孩,拿着两块黄金,晃荡在大街上,你说他会遭遇啥?
  李艮本来打算好好说话。他也相信自己的能力和智慧,足以应付这个小孩。只不过他忽略了自己的相貌。
  按海洋世界的说法,李艮是个美男子——肤色是标准的海洋蓝,头发红通通的太阳色,阔口健齿,遍体生鳞,孔武有力。李艮对此也颇为自负,顶着“最帅的巡海夜叉”吸引了不少海底女性的水泡泡。
  问题只在于哪咤的人类审美观还相当落后。他看到李艮从水里出来,第一反应是遇到了鱼怪,等到李艮问他东西哪来的,他的第二反应是这个鱼怪要抢他。
  在这关键时刻,哪咤深厚的李家贵族底气开始发挥作用:
  哪来的畜生?你是个什么东西?也说话?
  短短的三句话,包含的信息量十分丰富:你不是人,这点李艮承认;你是畜生,你不配说话,李艮对此意见很大:并非只有人才能说话,我是龙王驾下巡海夜叉,我比你们人类高级。
  本来预谋的抢劫转化为种族仇恨。这注定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2 23:17:00
  姜子牙(3)
  子牙在朝歌街头卖笊篱的时候,慨叹连连。幸运就像这笊篱,而有的人却像汤汤水水,总被幸运无情的漏掉。
  天尊说:你得穷困窘迫十年,这是劫数。
  子牙没怎么在意,他已经窘了七十多年了,不在乎再多几年。可是他站在朝歌街头的小市场上,才知道自己偷着窘和让别人看着窘,不是一个概念。
  在昆仑山挑水、劈柴、种桃,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破衣烂衫,是一种境界。
  在朝歌街头卖笊篱,看每一个人每一双眼透出鄙夷的神情,白发飘飘,是一种罪过。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3 11:22:00
  朝歌的小市场上空,笼罩着各种味道:牛羊的膻气,猪狗的腥骚气,妇女的脂粉气,男人的汗臭,半死不活的鱼腥,马粪、烂泥。。。。。
  子牙被冲击的头昏脑胀。昆仑山只有草木清香之气,即便是每天给天尊清洗马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难以忍受。
  子牙开始觉得下山的决定是个错误。走入红尘,滚滚而来的不是荣华富贵,是屎尿腥臊。
  笊篱编得很精致,有点艺术品的味道。只不过在小市场兜售这类笊篱,又是个错误。来这里不会是艺术家,只有仆妇、厨子、牲口贩子等底层人,他们擅长占小便宜,不擅长欣赏艺术。
  子牙的笊篱把人们吓得不敢过问价格,所以他半天也没卖出去。如果懂点营销,子牙应该立个牌子:
  让艺术走进生活,买一送一大出血。
  品质第一,坚持走量。

我要评论
作者:蔚蔚谭 时间:2013-12-13 13:11:00
  @狼也吃花 36楼 2013-12-12 23:17:00
  姜子牙(3)
  子牙在朝歌街头卖笊篱的时候,慨叹连连。幸运就像这笊篱,而有的人却像汤汤水水,总被幸运无情的漏掉。
  天尊说:你得穷困窘迫十年,这是劫数。
  子牙没怎么在意,他已经窘了七十多年了,不在乎再多几年。可是他站在朝歌街头的小市场上,才知道自己偷着窘和让别人看着窘,不是一个概念。
  在昆仑山挑水、劈柴、种桃,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 温暖 的名字,破衣烂衫,是一种境界。
  在朝......
  -----------------------------
  真的是调侃神哪!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3 13:27:00
  妲己(4)
  妖狐第二次来,是一个翩翩公子,眉清目秀,唇红齿白。
  妲己18年来,见过的男人不超过4个:父亲、弟弟、哥哥、管家。父亲总是皱着眉头,哥哥桀骜不驯,弟弟活泼开朗,管家总是弓着腰。
  妖狐笑颜如花,说:还是我。
  妲己没作声。她在想忽男忽女是一种什么感觉?上厕所怎么办,蹲着还是站着?这问题自然不好开口问。
  妖狐顿了顿,说:男女之相,不过是皮囊。
  妲己天真地问:皮囊是什么?
  妖狐说:幻像而已。不过是人按照自己的喜好塑造出来的幻觉而已。
  谈话进行到现在,很像两个五迷三道的哲学家在思考人生。妖狐又沉默了。无数的事实证明,男女第一次谈话,定调在艺术、哲学之类,很快就会沉默掉。
  妲己还是冷冷得看着妖狐。实际上她在想自己的喜好怎么会塑造出人?眼前的这个小男人,是自己的幻觉吗?
  妖狐又一次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下车就走了。
  “我还会回来的。”
  妖狐下车的时候,打了一个趔趄,差点闪了腰。他或许觉得遇到了挑战,而妲己却还想跟它聊聊。
  马车外,黑夜里,一溜火光,残月如钩。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3 13:30:00
  卖减肥药的又来了,我只想说:您能换个女模特什么的吗?一个半裸的大老爷们,除了发型还可以,没半点卖相。
作者:tcliwen 时间:2013-12-13 16:23:00
  顶
作者:爱吐牢骚 时间:2013-12-14 15:35:00
  留着看看真不错啊!
  
作者:蔚蔚谭 时间:2013-12-14 16:10:00
  嘎嘎~减肥药的闪瞎我的眼。你这样做广告会破产的。
作者:瀚海凌波 时间:2013-12-15 12:18:00
  神侃天下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5 13:40:00
  @蔚蔚谭 45楼 2013-12-14 16:10:00
  嘎嘎~减肥药的闪瞎我的眼。你这样做广告会破产的。
  -----------------------------
  破产好像不会,但我不会买。我害怕那位大叔。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5 13:41:00
  @瀚海凌波 46楼 2013-12-15 12:18:00
  神侃天下

  -----------------------------
  嘿嘿,有人看就行了。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5 14:05:00
  比干(3)
  比干大人有话说。可是没人听。
  过了这么多年的规矩生活,比干大人很想真正的做回自己。可是“自己”究竟长得什么样子?要怎么做才算“自己”?比干大人迷茫了。他没学过撒野,只学会了规矩。
  难道要像箕子那样?
  想起这些,比干大人就很生气,尤其是想起了箕子。
  他从小就是个“坏胚子”:上课逃学,打群架,调戏妇女,不到结婚的年龄私生子就一大堆,做事不讲义气,遇到困难就知道撒腿跑路。什么东西!
  比干想起他们小时候一起偷酒喝,这是他们唯一一次合作。祭祀的酒,味道醇香,绵软悠长。
  事情败露,最后处罚的当然是箕子,不仅是因为他偷酒,更重要是他引诱了家族中优秀的继承者,将来的辅政大臣。
  比干还记得第二天,箕子浑身青紫,偷偷来找他,脸上满不在乎的笑:给,我又拿了点,你再尝尝,反正每次都不会打你。比干往后退了半步,箕子的笑就僵在了脸上。
  多少年过去了,比干一直以为箕子是他的命中克星。箕子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要引诱他,证明家族的选择是错误的。而比干,则小心翼翼、拼死拼活的证明家族的选择是绝对正确的。
  想到这里,比干突然头晕目眩,难道他的一生,都是家族设计的陷阱?如果引诱只是出自感情,那是否就是罪过?如果箕子只是把他当作人。。。。。。

  午夜时分,比干发足狂奔。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5 14:27:00
  大叔,你又来了?你是天涯最勤奋的顶帖人。
作者:击筑 时间:2013-12-15 14:37:00
  慢工出细活呀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5 17:46:00
  @击筑 53楼 2013-12-15 14:37:00
  慢工出细活呀

  -----------------------------
  边想边写,难免慢吞吞的。会努力更新的。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6 13:36:00
  妲己(5)
  “前面的路被水冲坏了,请娘娘停车等候,不必心急。”早上,老仆妇接马桶的时候,把停车的消息告诉了她。
  其实无所谓的,停还是走,对她来说都是无事可做。她梳着头发,看看脱落的柔细发丝,把它们绕成卷,再丢掉。
  这种事情只能玩一会,玩多了头发会秃的。很快,又只能发呆。她有点盼望妖狐的到来了。虽然每次说的话她都懵懵懂懂,但有个人说话,总是好的。
  以前她的屋里有一只鹦鹉,红嘴巴,绿羽毛,只会说一句话:吃了吗?她则回答:吃了。
  吃了吗?吃了。吃了吗?吃了。。。。。
  门口的女管家听了一个时辰,疯了。逢人就问:吃了吗?后来治好了,但是不能听到“吃”这个字,到饭点了,得说她老家的方言“逮”饭了才行。
  鹦鹉酿造了这个悲剧之后,很快被送走了。临走以前,鹦鹉声嘶力竭:
  吃了吗?
  她没做声,眼里却有泪。

  “吃了吗?”月亮升上半空,妖狐又来了。
  一看到妖狐走进车厢,她伸出手去,纤纤素手,指如葱根。妖狐面带笑意,“我。。。。”
  “啪!”的一声响,打破了车厢里的寂静,月光也害怕的躲进了云里。
  妖狐捂着脸,被打愣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6 13:50:00
  姜子牙(4)
  专业不对口的姜子牙,在朝歌城彻底迷失了方向。
  40多年前,在兄嫂“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辱骂声里,他离开了家乡,报着必死的决心入了昆仑山,本来打算被狼啃了算了,谁知阴差阳错竟被他寻到元始天尊的莲花道院,学起了道。
  而今七十有二(上面有错误,这里更正),重回了人间,两脚踏入红尘,却发现他根本还是那个无奈的子牙。
  人可以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子牙很是伤悲。

  几天来,他先后尝试了笊篱、面粉、猪肉等多种行业,在食品领域摸爬滚打,却混了个鼻青脸肿。笊篱躲在家里的灶台上蒙尘;面粉被马踢翻,一场风卷了去;猪肉被她老婆煮了一锅汤,三顿造光。
  创业太难了!子牙的感叹没换来老婆的半点同情。这位68岁的黄花闺女,下边紧,上边松,骂起人来那叫一个狠,发情的狗听见都害臊的夹起尾巴,去角落里瑟缩。
  “就你这老吊,能干出点啥逼事?。。。。。。(此处省略10000字)”

  谩骂声中,子牙想起了师父说的20年。师父啊,你想要徒弟死,早说啊,我这就寻了你去。
  一腔悲壮的子牙一头朝石头上撞去。。。。。。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6 14:01:00
  比干(4)
  比干在夜里跑丢了鞋,跑丢了帽子,跑丢了束腰带。
  比干知道,再这么跑下去,怕是了要裸奔了。但他不在乎。

  箕子前几天捎信来,说近日就动身。近日是何时?他当时只顾着愤怒,根本没注意。夜里的风,鼓足了劲,在耳边呼呼的吹。本该在街上巡逻的士兵,个个不见踪影,军饷拖欠好久了。路边有个小店似乎还没打烊,断断续续的喝酒行令声传来。
  没有人会想到丞相大人会在午夜里狂奔。即便看到,他们也会以为这是个疯子。这几年朝歌的疯子越来越多,没人会在乎。

  比干有很多话要问箕子。奔跑中,箕子原本怪异的行为越来越清晰,他说过的胡话也越来越响亮,这一切,都昭示着比干的人生越来越可疑。
  要死之人,却想回到原点,我是谁?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6 14:08:00
  哪吒(4)
  李艮躺在海滩上,蓝色的血流了一地,像打翻了漆料筒。
  哪吒手拿乾坤圈,愣愣的看着他制造的“阿凡达之死”。其实李艮扑过来的时候,他只是本能的挥了挥乾坤圈,却没想到威力这么大。
  想到李靖李大人平常训斥他的时候,此圈都不在他手,要是他朝李大人也这么“挥一挥”,那。。。。。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6 16:48:00
  哪吒没感到害怕,只感到恶心。这个鱼怪这么不经打,轻轻一圈就磕死了?本来以为他是装死,等到看到满地的蓝血,才知道这家伙死了。
  怎么办?看样子拖回去煮了也不好吃,晾在这里又有点难看。七岁的哪吒犯了难,正迷茫间,突然听到耳后传来炸雷一样的叫喊:
  “呔!哇呀呀!”
  哪吒下意识向后一挥乾坤圈。
  “哎呀!”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6 17:01:00
  是谁留下了这一连串的象声词,之后悄无声息?哪吒回头一看,地下匍匐着一条青龙,浑身抽搐,奄奄一息。
  哪吒皱眉想到,这老龙湾不能来了,怎么这么多怪东西?
  青龙艰难的说道:我爸是龙王。。。。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7 14:33:00
  哪吒这段写得不太好,有机会推倒重来。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7 20:27:00
  哪吒(5)
  父亲的没髯因为愤怒而抖个不停。“逆子啊逆子!”李靖李大人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把这几个字念出了不同的声调,要谱曲就可以变成歌词了。
  李大人的丰神俊朗全然不见,多年修为化为乌有。
  哪吒知道自己闯祸了,可是打死个鱼怪、小青龙有这么严重吗?父亲不是也经常跨上骏马,驰骋深林,打回许多虎豹豺狼的野兽吗?走兽可以,海鲜为什么不行?
  “你哪里知道,为父我打死的都是无主之物,你,你,打死的可是东海龙宫的夜叉和王子!”
  李大人的脸色忽红忽紫,紫里透红,红里透紫。哪吒想起了秋天的葡萄。
  见儿子直盯着自己的脸看,浑然不知大祸将至,李大人叹了一口气:
  “李家一门忠烈,不想竟然毁在你的手里。早知今日,不如当初不要留下你这个孽种!”
  哪吒听到“孽种”二字,勃然大怒,走到门外,拿起乾坤圈朝院子中间刻着“明心见性”的巨石就扔去,只听“轰”的一声,巨石只剩下小半截尚存,其余化为遍地碎石。
  月色迷人,照着院中刻着“性”的石头。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7 20:35:00
  李大人半张着嘴,“这孩子还说不得你了,有能耐你把剩下的字也打碎了!”
  哪吒“哼”了一声,随手把剩下的石头打碎。李大人长出了一口气,神色缓和,悠悠的说:
  你先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哪吒头也不回的走了,黑夜里,乾坤圈闪着怪异的光芒。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7 21:02:00

  
  笊篱
作者:l19781003 时间:2013-12-17 21:33:00
  顶起
  
作者:乱改春秋 时间:2013-12-17 21:53:00
  嘿嘿,楼猪写得真好,喜欢。流明
作者:本心依然 时间:2013-12-17 21:54:00
  好看
  
作者:击筑 时间:2013-12-17 22:00:00
  捞面用的?
  
  • 狼也吃花: 举报  2014-12-02 20:36:34  评论

    @击筑 最近怎么不到我这里来坐坐了?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又更新了一些,没那么懒了。
我要评论
作者:蔚蔚谭 时间:2013-12-18 00:41:00
  @狼也吃花 64楼 2013-12-17 21:02:00
  
  笊篱
  -----------------------------
  卡哇伊~
作者:蔚蔚谭 时间:2013-12-18 00:43:00
  侃神!能教教我吗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08:39:00
  来了不少朋友,可以凑桌打麻将了。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08:42:00
  @击筑 68楼 2013-12-17 22:00:00
  捞面用的?

  -----------------------------
  北方过去常用的一种工具,可捞面条,也可以淘麦子。还有一种不带柄的,日常可以放馒头、包子。
  对过去知道得这么详细,突然觉得自己好老哦。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08:43:00
  @本心依然 67楼 2013-12-17 21:54:00
  好看

  -----------------------------
  好看就常来坐坐。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08:44:00
  @乱改春秋 66楼 2013-12-17 21:53:00
  嘿嘿,楼猪写得真好,喜欢。流明
  -----------------------------
  猪会继续努力的,留名。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08:44:00
  @l19781003 65楼 2013-12-17 21:33:00
  顶起

  -----------------------------
  谢顶!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08:44:00
  @蔚蔚谭 70楼 2013-12-18 00:43:00
  侃神!能教教我吗
  -----------------------------
  教你做笊篱?可惜我不会,这个都快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作者:蔚蔚谭 时间:2013-12-18 10:11:00
  嘎嘎。。。。教我调侃还不伤感情的功夫啊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16:49:00
  @蔚蔚谭 77楼 2013-12-18 10:11:00
  嘎嘎。。。。教我调侃还不伤感情的功夫啊
  -----------------------------
  那只有自嘲一种办法。
作者:八月末的微风 时间:2013-12-18 18:41:00
  楼主继续啊不要太监啊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20:46:00
  @八月末的微风 79楼 2013-12-18 18:41:00
  楼主继续啊不要太监啊

  -----------------------------
  不会的,离封神远哪。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21:09:00
  比干(5)
  他独自走在街上。夜色漆黑如墨,远近的灯都睡了,风中传来狗的低吠声,树上的鸟儿扑棱了几下,随即陷入一片寂静。
  风把几片树叶卷起,扔回黑暗。
  “一开始,家族选择的是我,但我父亲强烈反对,他不愿看着我走进火坑。”
  比干突然停下,失神的看着前方。白天熟悉的一切,渐渐模糊。
  “王族的诅咒已经开始应验。天崩地裂,血流漂杵。西方的马飞奔,而玄鸟在火中燃烧哭泣。”
  比干咳嗽了几声,在寂静里十分响亮。
  “只有远离王族,才有希望。”
  比干,你是我们几个家族的希望,选你侍奉王族,是荣耀,也是你死去父母的期望。多年来,他把当初的勉励当作前进的动力,尽心尽力侍奉了王族三代。他以为这是使命,是荣耀,却原来不过是谎言。
  彻头彻尾的谎言。他恨箕子,逃就逃吧,为何要留给他这些竹简,让真相随他远走,腐烂,长埋地下,多好!
  原来他的一生,都活在别人编好的剧本里,只有他不知道。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8 21:40:00
  姜子牙(5)
  子牙以头撞石,却被老婆一把抓回来,推了个腚墩。
  寻死未遂,他终于豁出去了,勇敢了一把,打了人生的第一次架,却屈辱无比。对手就是他的老婆。两人扭作一团,互揪头发。
  子牙有点吃亏,他留着及腰长发,以及飘飘洒洒的胡须,这样的配置,是等昆仑山风大起,站在山巅吟诗的:
  鹏翅有时腾万里,只须飞过万重山。
  只是万万没想到会有这种泼妇,会有这样的战争。子牙筛糠一般,嘴里只顾大骂:贱人女流,怎敢如此!道可道,非常道。
  等到把兄弟宋异人把他夫妻分开,他仍旧浑身打摆子。
  宋异人子牙唯一的好兄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父母均早亡,家中皆有弱兄恶嫂,只不过异人从不服输,发誓要闯出一片天,而子牙遇事懦弱,只想遁世潜逃。
  子牙到昆仑以后,曾托下山的师兄给异人捎信,相隔甚远,几年也没有消息。约略知道异人在朝歌做了买卖,定居了下来。
  等他下山之后,打听着寻到门上,却发现异人已是成功人士。难得的是义气不减当年,不仅收留了子牙,还给他介绍了对象,就是这位马氏。当然,宋异人跟马氏家族是多年生意伙伴,彼时正在谈论一桩大生意,这点不重要,62岁的黄花剩女才是重点。
  宋异人见这般情形,两边都有干系,也不好多说。只得长叹一声:
  黄河尚有澄清日,岂可人无得运时?贤弟,贤弟妹,你二人只须好好过日子,我自能养的起你们。只要我后院的酒楼一起,你们前去经营,不就好了。只不过,时下生意难做,也不知触怒了什么邪物,这高楼连盖了五次都被火烧。
  马氏整整衣服,回屋去了。子牙心情惨淡,苦笑几声,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异人说:看你这样子,唉,跟我喝酒去吧。
作者:蔚蔚谭 时间:2013-12-18 23:14:00
  @蔚蔚谭 77楼 2013-12-18 10:11:00
  嘎嘎。。。。教我调侃还不伤感情的功夫啊
  -----------------------------
  @狼也吃花 78楼 2013-12-18 16:49:00
  那只有自嘲一种办法。
  -----------------------------
  自嘲完了还须解嘲。。。看来你功夫不错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9 08:23:00
  哪吒(六)
  哪吒木然的站在厅堂,大门外人群吵闹声此起彼伏。
  李大人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昔日的英姿全然不见,而今只剩满眼血丝、疲态难掩。
  陈塘人围攻李府已经好几天了,群情激愤,要李府交出残害东海龙王儿子的凶手。一开始只是渔民,他们的船只出海有去无回,后来一只老龟爬上沙滩,口吐人言,渔民才知道李家三公子闯了大祸。东海的战书下来了:十日之内,交出杀龙真凶,否则水淹陈塘关。
  消息很快在陈塘形成龙卷风。人们从一开始的迟疑、惊惧,到情愿,到围攻,舆论矛头直指李府,而且一次比一次锋利。
  李府只能大门紧闭。李大人在陈塘关的苦心经营看来都是个空:你是绣花枕头,没事的时候我们膜拜一下可以;现在大祸临头,我们要把你摔在地上,保平安,这才是关键。
  李大人本来精心准备了一套说辞,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表振奋人心的演说,可他还没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屎尿混合的味道,看来李府的大门首先遭殃。李大人知趣的退回来。
  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人们显然没有实力去海边抗议,只能选择李府。东海龙宫神秘变幻莫测,而李府纵有铁甲雄兵,亦不过是人。人,总好对付一点。
  “怪物,滚出来!滚出来!”
  哪吒的手,握紧了乾坤圈,又放开,反复几次。李大人看着他,忽然有眼泪掉下来:
  儿啊!
  哪吒没回应。自他出生,父亲看到他从来都是眉头紧锁,从没抱过他,平常也无亲昵之态,父子之间天生隔阂。
  哪吒走向大门。徐徐吹的海风,再也感受不到了。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9 10:41:00
  姜子牙(6)
  子牙酒量不大,几杯就醉了。异人倒还有兴致,只是年岁已高,不适合多饮,两人一路搀扶走回家。
  子牙醉眼惺忪,踉踉跄跄来到自己的书房。结婚以后,他就住在这里,与马氏并未同床。
  68岁的黄花老闺女,对于她的贞操,就好像收藏家多年前淘的假古董,不甘心也不舍得放手。子牙自从学道以来,对男女之事看得甚淡,尤其是习了天书所教的道术,更加不在意。话说回来,他的童子之身比马氏还多4年,更加珍贵。
  子牙一进书房,就觉得不对劲。他定了定神,努力让模糊的意识保持一刻的清醒。
  “哎呀!”一声,他眼前发黑,大汗淋漓,几欲晕倒。
  天书不见了!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19 10:50:00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20 17:05:00
  天书是子牙活下去唯一的依靠。无论命运多么无情,生活多么残酷,他总能在漆黑的深夜,点燃一盏枯灯,看那些蝌蚪一样弯弯曲曲的字,佶屈聱牙(jí qū áo yá ),枯燥乏味,子牙却甘之如饴,如痴如醉。
  “凡人总是抓住一样东西不放手,他们以为这样,就能证明自己的存在,甚至高人一等。其实这些不过是空,抓住空,执迷不悟,身心都为之付出,愚昧啊!”
  天尊的话很有道理。子牙却没法用这些来安慰自己,他满头大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书在哪里?书在哪里?
  他给了自己几个巴掌,打得过于狠了,脸很快肿起来。油灯闪了几下,似要灭去,子牙披头散发,目光涣散。门口一只寻食的野猫看到他的样子,吓坏了,慌不择路,跳上墙头,边跑边想:鬼是客观存在的,不是主观意识。
  普通人不会知道这是天书。天书上的字,他们根本不认识,他把这些字认全了,就用了20年。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22 11:21:00
  都怪自己忘乎所以,天书烂的像破布,凡人根本不会在意,当然也不会去偷。义兄这房子虽处闹市,却门径森严,各处都雇人看守,闲人也没法子进来。
  除非是。。。。。。
  子牙脑门腾腾冒汗,急忙朝马氏的房间跑去。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22 11:48:00
  比干(6)
  比干荣光焕发。
  在缓缓行驶的车辇上,他看着路两旁人头攒动、踊跃期待的朝歌人,他们衣着朴素,面带菜色,却十分虔诚,有的老人甚至在焚香,嘴里喃喃自语,像是在祷告。
  比干心潮澎湃。
  人生既然是一个错,就让它错出别样的风华。箕子才错了,他把家族的秘密当成痛苦,逃走之前把秘密解开,他以为自己解脱了,把痛苦推给别人就能减轻自己的痛苦?这是天大的笑话。家族以为他是棋子,任人摆布,现在,他要重新做一个局,棋子?棋子也会有反击。
  比干突然之间不想死了。困难的是如何让纣王收回王命。
  想起纣王,他就有点担心。这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主。200年来,王族出过英雄,也出过懦夫,好色之徒、酒鬼、弄权者,高尚、敏感、正义者,战争狂人、和平爱好者,等等,王族像所有人一样被欲望充斥,根本不是“天”的代表者。即便是天,也有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这就是下跪之人为之付出终生、顶礼膜拜的东西?
  可是纣王是个绝对的另类。他强健有力,充满威严,高贵典雅,一举一动,都带着王家的所有气质。上天挑了这么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代言人,也算它睁开了眼。可是,它只睁了一只眼,另一只眼却紧紧闭着:去掉所有的包装,真实的纣王残忍无比,他能微笑着剥夺掉你的所有,从肉体到精神,他喜欢闻炙烤人肉的味道,喜欢献血在朝堂之上横流,他把所有的国家大事都当做了游戏,而这个游戏是用人堆积起来的。
  比干不寒而栗。
  他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嗜杀冷酷的犬戎族,高傲多礼的稷族人,洒脱不羁的海族人,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有欲望,假以时日,你能弄清楚他们想要什么,权力、女人、土地、美食、良马、金钱。。。。。种类繁多,却都能满足。而纣王的眼神,空洞无物,死寂深邃,他什么都有,什么也不缺,从他是个孩子,比干就跟他打交道,却从无法猜透这个王子要什么。
  也许,他不过是要所有的人陪他一起死。这是个疯子。
作者:没带枪没带弹 时间:2013-12-22 11:48:00
  @狼也吃花 92楼 2013-12-22 11:21
  都怪自己忘乎所以,天书烂的像破布,凡人根本不会在意,当然也不会去偷。义兄这房子虽处闹市,却门径森严,各处都雇人看守,闲人也没法子进来。
  除非是。。。。。。
  子牙脑门腾腾冒汗,急忙朝马氏的房间跑去。
  ------------------------------没有了?快写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22 11:49:00
  @狼也吃花 92楼 2013-12-22 11:21
  都怪自己忘乎所以,天书烂的像破布,凡人根本不会在意,当然也不会去偷。义兄这房子虽处闹市,却门径森严,各处都雇人看守,闲人也没法子进来。
  除非是。。。。。。
  子牙脑门腾腾冒汗,急忙朝马氏的房间跑去。
  ------------------------------
  @没带枪没带弹 94楼 2013-12-22 11:48:00
  没有了?快写
  -----------------------------
  好的。今天多更新几章。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22 12:06:00
  妲己(6)
  妖狐跟妲己对视了半个时辰。半边脸肿着,清晰地指印。
  妲己叹了一口气,说:你为什么要走出来,永远陪我不好吗?
  妖狐怔怔的看着她。这正是我想做的啊?只不过为什么要打我那?喜欢SM?
  妲己眼神迷离,泪眼朦胧:你在镜子陪了我这么多年,我出不去屋子,你出不了镜子,我们作伴多好。我们一起跳舞,一起歌唱,一起欢笑,一起悲伤。你永远是我的好闺蜜。
  妖狐这才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她后悔不该扮成妲己的样子。
  妲己说:这次离家,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哭。他们以为我舍不得离开,才哭,其实我是为了你。他们不让我带走你。你知道,我害怕一个人,你也害怕一个人,有你在,我才开心。现在我们分开了,我本来不开心。
  妲己霍地站起,咬牙切齿,手指着妖狐:我以为你也跟我一样伤心,谁知你却跑出去了,外面的花花草草很好看吗?是不是比跟我在一起好?你说,你说呀!
  妖狐不知道这段内心独白里,还有自己的台词,一时之间不怎么接话。她嘴唇动了动:“我。。。。。”
  妲己出手如电,又是一巴掌。
  “你还想狡辩?你很有理吗?没有我这么多年的照顾,你能活到现在吗?”
  妖狐捂着左右脸,不敢说话了。
  “我知道你说不出来,”她蔑视的说,“那你还回来干什么?向我炫耀你终于能走出去了?你说啊,你说啊!”
  妖狐觉得自己根本情况外,说还是不说,竟然成了问题。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白狐,千年等待,千年糊涂啊。妖狐觉得这次任务难度太大了,她有点撑不下去了。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22 12:11:00
  我很喜欢封神榜,虽然这样恶搞有点对不起原著。不过原著也是恶搞武王伐纣的历史桥段,这么想着,我本来内疚的心就很快的自愈了。
  历史也好,神话也好,不过是让后人各取所需。所谓的仁者见仁,根本就是打着不争论的幌子,各行其是。
我要评论
楼主狼也吃花 时间:2013-12-22 12:15:00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1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