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机会对你说:我爱你

楼主:13102205115 时间:2014-08-23 14:42:02 点击:191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直想有一个自已想说什么就说、不用担心被知道我是谁、不用担心朋友怎么看我想我、把自已的真心坦露无遗、想写什么就写的空间,但过于懒惰,一直拖到今天。

  8月25日是他逝去25周年纪念日,把这些话让微风带给他吧......

  同时这也写给正在热恋的年轻的朋友们的,请你们认真记住现在美好的每一刻,享受每一秒时光,每一次对视......



  真的是很奇怪,自从李刚走后,总觉得真的有另一空间存在,总觉得有来生......



  1985年的我们正是懵懵懂懂,不知道自已想要什么,不知道学校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年纪。

  天天悠然自得的穿游在校园的各个脚落,从未想过会有什么事会改变这种悠哉的闲云野鹤般甜静的日子。

  学校安排实习了,一早就和同班好友来到那个当时很具规模的工厂,无聊等着单位领导安排,开始点名,“。。。、李刚....”此刻无聊的我抬头环望,视线整与正回应“到”的目光相遇,那一瞬间,像是被什么击了一下,我看到了一双傲视一切的眼睛,这让我心里立即兴趣十足,我是个好奇很重的小女人。

  实习期间没有具体工作,也很无聊,没事霸占办公室主任的办公室,听听男生们谈天说地,看他们下下棋。我知道了那个子高高、衬衣总是那么干净、裤子总是那么笔挺、帅气、高傲的李刚(就是现在韩派小生的样子,他总是用头向上甩一下头发)是隔壁班的,很能说,棋下得很好,很少有人能赢他。

  我经常和好友一起到厂附近一片旷地上坐着,她缠着我一遍一遍的给她唱<甜蜜蜜>,我喜欢用心唱邓丽君的歌,也许因为用心,她才爱听,但至今我都不明白,十八岁的看着很冷的她为什么那么喜欢那首歌。

  和他没有过多的接触,一个月的实习很快就结束了。

  实习好象没发生过,又恢复了无聊又充实的校园生活,宁静美好的过着每一天......

  实然有一天课间,坐在后排的同学木子捅捅我的后背,指教室门口,咦,那个李刚站在门口正看着我,真莫名其妙,我们也不熟,加一起不过说过几句话的交情,我不以为然。

  每到课间,我就注意门口是否有他,习惯成自然,看不到他好像还少了点什么,有点失望。

  木子告诉我,李刚下课站门口已经有些日子了。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十几上的发小,很莫逆的那种。

  我也不知道我该做何反应,这是我第一次被男生注意,而且是这么大胆的展现在同学面前,这让我一个走路都溜边的、平时不说话的我怎么接受得了,太张杨了。不知应不应有什么反应,不理他就好了,心里是这样想的。

  平淡静好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又到了毕业实习了。分配实习单位时我被分到了离家很远的小厂,念分配名单时,有个和我在一个单位实习的同学提出离家太远,有困难,老师问,谁愿意和他换,出乎大伙意料的是李刚主动要求换,他家可是离得更远的,同学们不解的看着他,但我的心里突生一种得意,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第一天实习报到,共有六个同学一起,那个厂很小,有一部分残疾人,用简单的机器挤螺丝的螺纹,我跟一个小女师傅,工作单调,反复的用手拿着坯子放到二个轮中间的模具中,一转就好了。

  第一天终于结束了,有些疲惫的走到自行车棚准备推车,看到林李刚站在他的车旁笑望着我,我的眼神不知放在哪里好,看他也不是,不看他也不是。“一起走吧”,霸道的声音.我们也不熟,怎么这种口气 ?!我心里这样想着,但没说出口,却乖乖的低头把车开开,推着和他一起走出。

  第一次并排骑车,心里感觉说不出的美妙,我也不喜欢他呀?感觉就是感觉,想管也不管住。

  从实习厂到家一个小时的骑程,他说我听,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很快就到了该分手的地方了。“明天早晨七点我在西南角等你 ”,临分手时他说。

  我这是怎么了,心里有点窃喜,有点小小的幸福的自豪感,心情那叫一个好。

  我喜欢他吗?喜欢他什么?为什么那么兴奋?心里自问我自已,陌名的让心不再平静。

  早上像往常一样起床,整理,差十分七点了,突然想起有人说好等我,急忙推车,狂奔西南角。平时需要二十分钟的车程,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双腿快速的骑着,想着也许他不一定能准时到,我毛毛躁躁的缺点一时展露无遗,真不像个女孩。

  终于在过了二分钟时我到了约定地点,看到他站在红绿灯口,看着我冲到他眼前,他眯眼笑了,那灿烂笑容一下子让我着迷了,真是个大男孩。用现在的词,整个一阳光帅男孩。认识了近半年,见面也不下百次了,第一次好好看他,第一次像同学们一样认同了他帅气。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每天同来同往,遥远的路途一下子变得很近了,不管什么天气我们都从未请过假,在我的印象中,那一个月好像都是阳光明媚,没有过刮风下雨。

  他从未明说什么,我们就那么心领神会的经常在一起了。


  学校里少了一个四处游荡女生的身影,多出在大礼堂的后排认真看书的一对,最后一次的考试,他考了专业总排名第一,我是第二,木子还为这事取笑过我。我享受着他给我的所有,被关心,被安排,被等待,经常的,我因不好推辞同学的约会而让他空等,但他从未因此对我发过脾气,从未大声说过我。我和男同学下棋,他在旁边耐心看着,不多说什么,现在想起,其实我真的没想到也没在意过他心里的嫉妒和感受,我是那样的粗心,让他这样一个傲气的人那样的容忍我的无视,需要对我有多少的爱我容忍,那时我真的很傻。这件事是我至今最后悔的一件事,为什么没拿他的约定当回事?为什么没体会他当时的感受?没多在意一些他的情绪?现在才知道他给我的爱很多很多,我给予过他什么,除了让痴心的他伤心还给过什么?想不起来了

  转眼毕业了,我们在不同的单位,第一年在车间实习,都上早中晚三班,电话也只有办公室才有,接个电话得让车间主任转,挺不好意思的,所心虽家住只隔几千米,确不得不用写信方式来沟通,想想现在真好,微信短信随时可聊。

  我们的见面变得少了,班次赶到一块才有时间,还得提前约定好了。


  我父亲是个传统的人,很古板,看我经常收到家住的很近的信,趁有一天我不在家就拆开看了,那时家长很严厉,家长做了自已不高兴的事也不敢有任何过激反应,只能忍气吞生。

  我交男朋友的事一下子摆到了桌面上,父亲明确说明:你太小,不同意你这么小就交男朋友。

  其实那时父亲的一个战友早就和父亲约定让我做他家的儿媳妇,也算是娃娃亲,没毕业时只知道二家交往过密,不知有这层关系。毕业后从他们的话语中我听出了原因,但不以为然。父亲也从未明说此事,也不逼我和那个男孩来往。

  自从父亲知道这事后,我心里有了阴影,和李刚在一起时总是觉得像是对不起谁,总觉得被父亲知道了,即使见面也是在一起呆十几分钟,就做贼心虚的赶紧回家。

  毕业后很多同学开始选择再学习考取高一级的学历,和李刚商量后我们选择了在夜校上高自考,那时年轻人都很好学,晚上上夜校提高自已的大有人在,我们又开始了放学同路回家的日子。虽然上班很累,下班再去那么远的地方上课很辛苦,但我们都乐在其中,从未觉得日子过的苦,同学们都那样。回想起来那时真的幸福极了,纯粹的日子总是美好充实的。不像现在的孩子过的比较空虚。那段时间也渐渐忘记了父亲的忠告。

  毕业后一年的国庆节,我见到了李刚的爷爷、奶奶、妈妈和二个妹妹,他是和爷爷奶奶长大的,仍在一起生活,二老很慈祥,爷爷有很多的古籍书,在那个九平米多的小平房内,老书和、老房、老二口相映成景,我很愿意去那里看爷爷奶奶和那些古书。

  那段时间是我们俩最快乐的日子,一起上课,送我回家,休息时我去那老屋,骑车游中环,看演唱会,他经常放弃和同学的聚会陪我,他也经常借找同学的理由到单位来看我。

  他的才能很快被领导肯定,不到二年当上了车间的小领导,他从不和我说单位的事,我也从未想过要问什么,反正那时我是糊里糊涂的,也太不成熟,但我忽略了他的成熟和需求,他想要牵一下我的手,我因羞涩未予回应,他想要抱一抱我,我装傻没有理会, 总觉得我们都还小,不好意思做那些事,也没想过那些事意味着什么,一切都还来得及。

  同学们都很羡慕我们二个人,一直那么单纯的在一起,单纯的相爱。

  1989年8月,突然有一天,他的同学到办公室找我,说下班和我一起去看李刚。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昨晚他下中班回家时被车撞了,现在总医院。

  头晕晕的和同学到了总医院刚刚建好开始启用的新住院楼,好像电梯还没安好使用,我们爬楼梯上去的,七楼一拐弯,就看到空旷的大厅地一坐着一堆人,一眼看到李刚的妈妈和大妹妹坐在垫子上哭,我过去打招呼,他妈妈一把抱住我,什么都说不出来,问我为什么最近没看到了,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很惶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下子就懵了。他妹妹拉着我向病房走,边走边说,被撞时人飞出去很远,头着地,撞的很重,到现在还没醒。我晕晕乎乎的跟在她后面进了病房,一眼看到门左边躺在病床上的李刚,病床边有个同学拿着一个大球在不停的捏着,他妹妹把傻了的我按在床边的椅子上,我呆呆的看着李刚,像睡着了,没有一点表情,头剃光了,我不知所措,全傻了,问大妹这是怎么回事,大妹说头着地,外伤没有,但里面伤的厉害,一直昏迷没醒,呼吸靠手动的那个呼吸器,同学们都来了,轮流值班。大妹拉着我的手放在他的手上说,你摸摸,手都冰凉了。她哪里知道,那是我们第一次接触,第一次拉他的手却是如此场景,他闭眼没有任何反应,我.......

  我一句话说不出来了,也没有眼泪,脑子、心里是空空的,茫然的握着他的手,看看他那陌生的脸,再看看低着头的手在动的同学,来回的看着,真想抱一下他,但我就是动不了,木然的坐着

  不知怎么被大妹拉着离开的病房,不知怎么走出了医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天始他们班的一个男生一直骑车跟着我,不知不觉来到了爷爷奶奶住的老屋,我知道爷爷奶奶还不知道他受伤的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去了那里。

  我从未经历这这类的事,不知道他躺在病床上靠手动维持呼吸意味着什么,我认为他只是需要时间治疗和恢复,我真的是什么都不懂,也没有想到问。

  8月25日,我到他家里去陪他妈妈,大妹说情况还和昨天一样,他爸不知道这事,我始终未见过他爸爸,原来他爸爸身体不好一直在住院。

  大妹送我到胡同口,当时刮起了大风,像是暴风雨的前兆,她突然抱着我说:我哥不行了,大夫不让同学们坚持了,说没有意义了,现在已经是死亡状态了。我直楞楞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半天,我才有了知觉,木然的我抱着她,她在我怀里大哭,一直哭,就这样站了很久,直到大雨倾盆而下

  骑上车,眼泪喷涌而下,我疯了一样骑着车在雨中狂奔,不是医院方向,不知骑向哪里,我没有勇气去那空旷简陋的病房,那大厅里坐在地上的一群人和我眼里只有他一个人躺在大病房一角同学双手有规律的捏着球的景象在我脑中和心中成为了永恒,干净帅气的他永远躺在那和他相衬的雪白的一尘不染的床单上安静的睡着了。

  葬礼我没有去,也不知道去了多少他的哥们,不知道他的葬礼和其他的有何不同,不想让我脑中最后的景象被替代。记得那一天整天下着细雨,象是老天知道他的洁癖,在替他清洗干净要走的路,让他不带一丝俗世的风尘离开,就如他日常的一尘不染。

  晚上,我走在细雨一直不停在洗刷的胡同小道去看妈妈,她的手拉着我的,我们无声的坐了很久,走时我带着他喜欢的口琴和一声笔。

  此后再不敢去妈妈家看她,她身体很弱,怕她看见我难过,虽然我心里一直那么强烈的向往着那个家。

  2012圣诞前,木子要去美国了,多年未参与聚会的我去参加送别聚会,席间,木子提到了09年曾做过一视频在网上纪念他,我想再问,一个了解我的同学把话题岔过去了,我领了他的好意,没再继续,其实他哪里知道,我不曾一刻忘记过他,他留在我心里的是永远的痛。

  我从未任何人说起过,其实每年的清明前,他都会来看我,有时是和木子在一起,有时和我在公园中玩,有时是和我一起参加同学的婚礼,有时和我亲吻,连续二十五年从未间断过,我知道他想着我,心里对我有一分歉疚,有一份不舍。

  梦中的他依然傲慢依旧,他的影像从开始的模糊到现在一次比一次清晰,从没有正脸至现在拥抱亲吻,我可以摸到他,那样真实,每次梦到他后,我都不愿睁开眼,想把他留在身边久些再久些,但梦里他却从未牵过我的手。

  他太吝啬,每年只来看我一次,我相信真的有另一个空间存在,此时此处我真真切切的可以大声没有任何顾忌的说:李刚,我爱你,原谅我当初的不解风情,不成熟,不珍惜。我知道你在看着我,我一直等着能再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那时我一定主动牵你的手,投入你那真实的温暖的怀抱。

  等我.....在校园那开着小白花的树前等着我......我要告诉你我也爱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linlinxiao001 时间:2014-08-23 17:25:00
  @13102205115 亲爱的 爱情的最终给你的是美好的无奈 有时候有些心情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今天的我心情也像你一样有些低落 只是你是甜蜜的回忆而我不是 祝福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