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江行走(之十)(转载)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19 16:05:34 点击:2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沿江行走(之十)
  陈崇勇


  初一早晨,回到我呆了二十多年的双溪楼,“武夷编辑部”的牌子还在,但早已人去楼​空!

  

  推开这扇窗,遥望镇江双塔,我曾写下十余篇​的《双溪楼笔记》。那是我文化生命之树上一些有分量的果实。笔记系列还有几篇已经构思粗略,因故未能完成,颇遗憾!

  

  一楼是展厅,正在举办​“首届延平区水彩画展”,顺便浏览一下。

  

  邱源的一组牛,画得不错。​这牛的半张脸,拟人化的眼神,鼻孔湿漉漉的,都很好。但这牛脸的轮廓线显得有些生硬,特别是下漏的一条颜料直线,是怎么回事?

  

  不知叶良华的这幅人物画是否有照片为蓝本吗?​这位穿长衫、戴眼镜,知识分子模样的人,站在拿扁担、锄头的农夫中,显得有些特别。他的右手缩在袖口内,眼镜后的眼白上翻,向右上方斜视……(有机会见面时问一下)

  

  照例​是沿江行走。

  江边听笛人,他的声调、姿势、形象,和我三年前拍的几乎一样!

  

  一位在江边祈祷的妇人。我看到水底躺着一条翻白肚的大鱼,下到江边拍照时,她说​是从永辉超市里买来放生的。让人有些无语!

  怕鱼被人捞走,她又拣来长竹竿赶鱼走。我说,你要小心点,危险!

  

  四鹤的小松书店,曾经在街面显眼的位置,生意很红火。​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也常来书店里买《读书》《诗刊》《哲学研究》《围棋》之类书刊。

  现在藏在闹市的背后,依然生存艰难。

  

  曾经摆放报刊柜台已经摆放香烟,一墙面的烟酒茶。

  另一面的文学、社会学等的书籍已经乏人问津,有些摆放的年头可能是上世纪。《废都》,因贾浅浅事件又被人关注!

  


  依旧是高朋满座,只小松成了老松,满脸沧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