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法字典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0 08:26:21 点击:297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的书法字典
  陈崇勇



  从书法史宏观的角度着眼,就书法形式而言,篆、隶、真、行、草诸体早已具备,且古人大都已经达到了后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要想在书法的外在形式上有重大突破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也就是说,从20世纪80年代后崛起的书家群体,作为一个群体,他们的出现预示着一个新的书法时代的到来,而作为一个个具体的个体,则很难在书法史上留下多少痕迹,产生多大的影响。这很残酷。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清醒的认识并不是为了消极无为,而是为了更好地开拓出新的生存空间。(《汉字的综合之美》)

  那么,属于我们的书法文化生存空间在哪里?或者说,我们存在的意义在哪里呢?

  这就涉及到书法创作的立足点问题。从历史宏观的角度难以立足,则可以换一个角度,从精神个体存在的微观角度,即“精神个体自我文化生命演变过程的痕迹”来立足,使书法作品主要具有“保存精神影像与生命痕迹的双重功能”。每一个时代,每一个精神个体的“精神影像与生命痕迹”都不可能相同,因而意义是自在的。

  书为心画。汉字是象形文字,每一个汉字都有独特的造型,也有极大的可塑性。当对字形的塑造向拟人化、拟物化(可名之曰“墨象”)方向发展,“所拟之人似‘我’、所拟之物也似‘我’”时,就被赋予了强烈的主观色彩,进而衍生出具体可感的内涵,但又无须一一坐实,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书为心画——书法创作实验》)

  希望在本帖,我写的每一个字,都有独特的文化内涵:或传达一种文化理想,或表达一份独特的感受,或与自己某段特殊经历有关……

  这里的“一种文化理想”“一份独特的感受”“某段特殊经历”等都可以做成图文并茂的帖子,而“此字”则成为“此帖”内涵的浓缩,比标题更甚,因为只有一个字。我将她放在篇首标题之前,作为形象代言。

  总之,展示的每一个字都有独特的形象与内涵。集腋成裘,就会成为一部属于我个人的书法字典。

  (《我的书法字典》是我《书为心画——书法创作实验》的延续与深化。)

  第一批:

  “盏” “静一” “羊” “江” “梅” “花” “云” “山” “树” “影”等10个字。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4次 发图:12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0 08:31:29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0 08:38:37

  

  “盏”于天地间——“虚拟建州”系列_金石书画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78-1.shtml

  

  追随阳光看建盏(转载)_金石书画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79-1.shtml

  

  喝小白茶,看网红山羊_金石书画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80-1.shtml

  

  沿江行走(之十)(转载)_金石书画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81-1.shtml

  

  梅花,梅花_金石书画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82-1.shtml

  

  城市风景(之楼上花草)(转载)_金石书画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83-1.shtml

  

  城市风景(之云有一树心)_金石书画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84-1.shtml

  

  九峰纪行_金石书画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85-1.shtml

  

  树殇(之三)_金石书画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86-1.shtml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2 09:07:38
  我的书法字典(二)
  陈崇勇

  1


  前天在“书法江湖”网上发的《我的书法字典》一帖,被人扯淡了!

  昨天凌晨三点多醒来,想起此事,也拟回一句:说书法,说艺术,说文化都可以。却被扯到那些天涯网站衰弱,文联、书协哪个级别高,谁比谁官大之类与本帖无关之事。

  无语!(顺便粘贴先前写的一个“無”字,也算是给“我的书法字典”里又增一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2 09:08:59
  这个社会的文化氛围真成问题!所谓的书法圈亦是如此。联想起前几年写的一篇未曾发表的文字《水有毒》。在床上辗转反侧快到五点钟,膀胱有些憋屈了,于是穿衣起床,到五楼放一下水。回房后,辅纸,添墨,濡笔,写下一个“水”字。顺带再写一个“無”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2 09:16:35
  2

  稀饭配饼干


  因为平常都是吃食堂,只有在周末没有回延平时,才会偶尔煮一下饭。因此对做饭之事并不上心。

  昨天早上煮了一锅粥(吃三餐,早饭后下楼时卖一些馒头、小菜之类中、晚餐吃),配什么呢?记忆中,春节前还剩一包五毛的榨菜,翻了一会也没找到,终于在垃圾袋里看到了它的身影。只配一块豆腐乳,好像寡淡了些,浇点酱油?

  忽然记起前天下午,同事发了几块旺旺饼干,我没吃,顺手带了回来。正好配稀饭哈!

  (写了六个“稀”字,犯了选择困难症!)


  

  

  

  

  

  

作者:风无意wy 时间:2021-02-23 01:19:06
  倒数第二个吧,虽然也有选择困难症。另,你的字我能借用一下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3 14:22:09

  

  蝴蝶之死——《我的书法字典》之三

  对“蝴蝶之死”的关注已经很久了。

  记得少年时,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一只巨大的彩蝶在楼下的空地上飞来飞去,张开的翅膀有小人书那么大。这鲜活灵动的美,让我怦然心动!想占有之贪念蠢蠢欲动。几番追逐之下,蝴蝶真的累了,巨大的身形,使她无法轻盈地飞向远方,只好泊在矮墙上,腹部剧烈起伏,像是少女在喘息。正要上前捕捉时,我心头一怔:就这样弄死她?!我的手臂顿时颓了下来……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3 14:35:52
  十年前,我写了一篇《蝴蝶之死(双溪楼笔记之十一)》的文章,开头是这样的:

  第一天,蝴蝶很鲜活。在室内,飞来飞去,一会儿泊在门上,一会儿泊在窗帘上,甚至连灯泡都敢扑过去,像个探索者。

  第二天,蝴蝶安静了许多,泊在墙上,像个处子。我想,蝴蝶应该回到室外,在花草树木间流连,于是伸手去捉。蝴蝶扑地升到更高处,让我无从措手。

  第三天,墙壁空空荡荡,我有些失落。一低头,看见蝴蝶的躯体落在墙角,尘埃纸屑间。我忍不住蹲下身去查看,蝴蝶确实死了!它的四脚朝天,柔软多汁的腹部也已经干瘪……
  (蝴蝶之死 • 书法“蝴蝶”之生死【虫甬】中国书法网 https://www.freehead.com/thread-6804124-1-1.html)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3 16:34:13

  

  五年前,拍的两只蝴蝶,舞了一曲《梁山伯与祝英台》。

  


  三年前,在供电局的橱窗下,拍了“蝴蝶之死”:
  谁会想到,在城市这高大上且和谐的橱窗下,有一个“蝴蝶之死”的角落。

  

  不同种类、各种姿势的蝴蝶之死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3 16:37:35

  

  一只泊在大路中的蝴蝶,摆出了F117起飞的架势,但已扇不动翅膀!

  

  是昨天在花丛中飞舞的那一只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3 16:38:21

  一只蝴蝶之死,一缕香魂飘散……

  试书之。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2-24 13:33:26

  

  “家”的诞生——《我的书法字典》之四
  陈崇勇


  此帖尝试记录昨晚“家”的诞生经过。

  

  这是上个月我发的搬家帖子,看过的人或许还有印象。


  

  一直想写一个“家”字,抒发一下。在电脑《我的书法字典》文件夹里,“家”字已经单列。

  

  初五在延平时就试写过几个,并不理想。

  

  昨晚,写“家”的念头再次浮起。为此,我查了手机《书法字典》中“家”字的草书写法,印象较深的是黄慎的“家”字。

  

  更早些时侯,我还把《书为心画——书法创作实验》“山扉夜坐”中“一家春”三个字的构图拿来作参考。

  

  在报纸上试写了一些“家”字后,索然无味。换写了一个“鱼”字,还是如此。准备收摊洗笔时,忽然灵感一动,这左边的两点与右边的一点,不就类似于现今家庭的父母两人、孩子一个的关系吗?有了这个念头后,“家”的结构开始变形,宝盖不再是位于正上方,而是向左下严重倾斜。“豕”的弧笔几乎成横势,两点匍匐在下,一点高高在上……随后,连忙用已经加水的毛笔试写了一些“家”字。

  

  在报纸上写太花,又去宣纸上定型……

  当然这个“家”字的形象,远没有达到我理想的状态,但“家”字的构思基本完成。等以后手感更好时再写吧!

  

  之所以把《“家”的诞生》整个构思、书写过程都呈现出来,就是希望能够为《我的书法字典》系列提供一种书写私人化的“事实依据”,使“书为心画——书法创作实验”理论得以落到实处,并与有识之士共同探讨。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3-03 10:21:38
  

  神(装、拆)
  陈崇勇


  新租的房子窄小简陋,连个放衣服的柜子都没有,元宵回延平后,在母亲家里发现一个很早以前姐姐买的简易布衣柜,正好拿来用。

  拆开包装,我只看到一堆零部件,包括螺丝在内,有上百个,但却没有找到图纸。怎么办?手机搜索了一下,发现现在的产品都是直接套管,而这套却是十几年前、早已淘汰的老产品,要上螺丝组装。在纸箱的侧面找到一张铁架的图片,知道它装好后大致的模样,看来不太难,直接动手吧。

  


  把主要零部件一个个摊开摆好,按自己的理解一步一步安装。架子搭起来了,细细的几根铁管在劳作中微微晃动,它们的频率还真不一致……


  


  快要收尾时,发现了少了一些部件。问题出在哪里?


  


  坐下来,想再仔细对照那张图片时,我的思绪开始跑马了。

  这款冠达星简易布衣柜是由范冰冰代言,看照片似乎还比较清纯,与后来的“范爷”有别。

  她出道时,我早已过了青春期,她不是我的偶像,却是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这位女神,数十年来,话题不断,人间尤物一枚。

  只是我有一个疑问,她用过这款产品吗?对产品质量有足够的了解吗?(在安装过程中,我觉得这是一款有缺陷或需要改进的产品。如三截的插管衔接处没有固定的螺丝,可能造成上下脱落等)她就敢代言,也不会成为被告。后来甚至漏税几个亿,依然能够准备复出。

  这神奇的国度,无语!


  


  简易衣柜没有装好,夜里也睡不塌实,快四点醒来,赖了一会床,还是起身继续。认真再核对一下照片,再看看眼前半拉子的衣柜,发现有几处问题。是被前面安装的人误导了(他没有安装好)。这个凹槽铁片,应该是在顶部,却被固定在下部,位置错了。这种弯角构件,被掰成直线……


  


  柜子大致安装好了,毕竟是十几年前的旧罩布,脆得和纸一样,不管我怎样小心翼翼,仍旧被扯出两个破洞,不知以后还会是怎样的皮开肉绽。

  管它呢,先将就用哈!


  



  时间还早,虽然手臂已经有些酸麻,但写几个字还是可以的,而且自觉手感不错。
  写什么呢?先写“装、拆”二字。

  “装”要小心,轻轻一扯,上下纵势拉长。
  “拆”使巧劲,微微一荡,左右横向分开。


  
  
  


  再写一“神”字。
  这“神”字,虽然主体结构乏善可陈,但最后的神来一笔,像不像女神的美腿哈!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3-08 09:53:04

  

  晚食当肉(漏)
  ——我的书法字典之六
  陈崇勇


  春眠不觉晓。
  连惊蛰的雷声都没惊动我。

  醒来支付了一笔从昨天原本要讨到明天的债后,才发觉已经九点半了,早饭还没吃,赶忙淘米熬粥。

  联想起鲁迅的诗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不由得苦笑!


  


  昨晚下了一夜的喜雨,房屋的状况如何?要检查一下。
  进门边的一面墙角上,有成片的水迹。


  

  靠窗一面的墙角上也有。窗台、洗碗池的脚下,门缝边,都有成片的有渍……


  这年头,连雨都漏得不艺术,那传说中的“屋漏痕”,我怎么也找不到。漏成人民币模样的也很好啊,可惜又没有。

  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说,“卷我屋上三重茅”“床头屋漏无干处”。而我床辅的位置还没漏雨,起码比杜甫幸福三倍!(想起了“你幸福吗”的千古一问,以及最近的……)

  比漏雨更让我担心的是漏电!以前此屋雨季的情况怎样?要向房东了解一下情况了……


  


  打开房门,走廊已经成为雨巷,只是没有打着油纸伞丁香一样的姑娘。
  ……

  熬粥的“姑姑”声,与肚子的“姑姑”声此起彼伏。要有田螺姑娘就好了。


  


  粥盛好,摆上昨晚带回来的一块面包、一包榨菜,应该可以对付一天。



  


  舔一下嘴唇。粥很烫,得晾一会。抬头看一眼窗外的风景。
  这栏杆上一篷不知名的枯草,并没有被春雨浇绿。


  


  而栏杆下的一丛,倒是青翠欲滴。更远些的一片,像是它的前辈,只是骨头更软,已经东倒西歪。


  


  再远处的潭山有鸟儿鸣叫,可那与我无关。我还是喝我的稀饭。

  快十一点了。晚食当肉!
  东坡说的没错,这饭吃蛮香,感觉还不错。碗有空再洗,先写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3-15 17:22:54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3-23 09:06:07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3-23 09:07:23
  游酢诗《寄友杨中立》

  一
  绛帷燕侍每従容,一听微言万虑空;
  却愧猶悬三釜乐,未能终此挹清风。

  二
  萧条清颖一茅廬,魂梦长怀与子俱;
  五里桥西杨桥路,可能鞭马复来无。

  在清乾隆丙午年,中国书法史上第一部草书字典《草字汇》中,作者石梁认为游酢“书法极精,工书,更好挥毫,落纸如云烟。字有重书而兼收者取其变化,自成一家”。因此,他把游酢列为与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等人并称的宋朝320年间七位草圣之一,是理学家被列为宋代草圣的第一人。

  看到《草字汇》里的游酢书法,很眼熟。三十多年前,我在南山自学时就曾花很多时间精力临习过《草字汇》,也知道游酢的故居在凤池,离南山不远,约五里,但还真没去拜访过。可见当年我闭门造车的状态!

  或许可以花一点时间去研究一下游酢的书法了。

  先写一字“游”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3-30 08:28:47
  又见炊烟
  ——我的书法字典之十六
  陈崇勇



  

  周末,到武夷山大安村采风,记录其中一些值回味的片段。
  农舍前的一幕,让我联想起了三十多年前,自己在南山村写的《南山烟雨图》:
  弱柳牵斜三万树,炊烟摇散数千家……
  于是写了“烟”字:

  


  临溪看水,忽然望见一只大白鸭。溪水清得透明,鸭子白得如雪,不用加工,直接可以入画。只是,一鸭独占一条溪,它很健硕,也很自在,但会不会觉得孤单寂寞呢?


  


  我特意下到水边查看,确实只有它一位。
  写了一个“鸭”字:


  



  


  人来熟,温顺且豪放的小黑!(据主人介绍,是一只曾被人遗弃,已生过三胎的年轻母狗)
  写了一个“犬”字:


  


  


  古道边的沟水很浅,也很清澈。数得清小蝌蚪有几只。虽然石头不是妈妈,但小蝌蚪们还是聚集在石头的周围。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3-30 08:31:37


  


  刚到客栈时,就看到油画家在已勾好轮廓线的画板上涂抹,而在一旁电脑屏幕上的照片,显然是他描绘的对象。我对比了一下画面与照片之间取舍的道理,觉得还不是太明白。


  


  可能要到实景地去看一下,因为照片上的景物已经被平面化了。而这张照片的取景在哪里呢?我有点兴趣。

  大安村不大,只有一条主街,我都走过,可没有看到取景点。于是向路边的老人询问,他说这张照片不在大安。我有点懵!

  


  我们到来时,水彩画家已经画好了画面主体房屋的大效果,正在用排刷刷天空的部分。只见画家用卫生纸捏成小团,在刷过的蓝色天空中擦拭出几朵白云的大致模样,然后将画板来回反侧几次,利用未干颜料的流动性,使云朵的形状更加自然。


  

  完成后的画面清新透亮,光感很好。


  


  在溪边的岩石上,国画家正在对景写生。我对比了一下实景,与他画面上呈现的景观,不由得叹道:国画不要去和西画比写实!

  



  


  创作一幅好的国画写生作品太难了!尽管书画笔会上看似很热闹。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4-07 08:55:48


  又见炊烟(二)(我的书法字典之十七)
  陈崇勇


  上月底,到武夷山大安村采风,还有一些印象较深的画面,陆续启发了我的书写欲望。

  先上几块有点意思的石头:


  


  


  一块从老屋拆迁搬来的条石,上面雕刻有“阴阳鱼”的符号。


  


  

  一付沾满油污的白手套被丢弃在路边,中间还夹着一截如同玉质般的塑料片。我有点奇怪,不知它是做什么用的,就捡了回来。
  还顺带捡回一小片,可能是火车碾压钢轨后飞溅出来,更可能是行人路过带出的铁轨基石。


  


  


  我们一行沿着茶马古道向远方走去。据陪同人员解说,原本这是一条卵石辅成的道路,近年为了村民的交通便利,打了水泥,大煞风景(保存历史旧貌,与现实生存发展需要这一对矛盾,如所解决?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我只好根据道路边上那些长满青苔卵石垒成的边坡,来想象这一段“茶马古道”曾经的旧貌。

  写了一个“磊”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4-07 08:59:30
  这条溪流,这朵美人蕉,这迷你蓝球架,这群蝌蚪都被我关注过。

  写下了“流”“美”“球”“蝌”四个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4-07 09:00:33
  虽然我心无佛,但也不妨写个“佛”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4-07 09:02:31
  采风归来,大安看到的红色讲堂、基督教聚会点、佛教寺庙的画面,在我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


  


  


  


  于是写了“暗战”两个字。


  

楼主陈崇勇 时间:2021-04-12 11:25:32
  谁在弹琴?
  ——再象形,我的书法字典之十八
  陈崇勇

  前年我写了《谁在弹琴》一文,知道不可能在纸媒上正式发表,就放抽屉里锁了一年。去年想想,还是要让伊见见光吧,于是发在百度的古琴吧上。一样没有知音!(谁在弹琴?【古琴吧】_百度贴吧 https://tieba.baidu.com/p/7035329205)
  对此事我一直耿耿于怀!今年开始写《我的书法字典》系列时,“琴”字是少不了的。

  一天凌晨三点半,醒了。翻看朋友圈,得知在房后不远的潭山书林楼新开了一家“云青琴院”,恍惚间似乎有琴音从身后飘来,感觉可以写“琴”字。(“琴”字,早试写过,不满意)

  

  打开手机中的《书法字典》,查看了琴字的草法,又看了篆书、隶书的琴字,没有感觉。


  


  倒是前几天在楼下展厅里看到的那个“無”字,给了我一点启发。

  


  自己“象形”一个吧!

  于是构思了个“琴”字:一横似琴身;其上之飞白,隐约类琴弦;左右二划如双手弹拨……

  试写了几个,挑一个差强人意的。


  


  并随口赋诗一首:
  一画横陈双手弹,心弦如水夜茫茫。
  潭山无语痴人梦,我写琴音到忘川。

  (其中的一横,我是想写成类似于下面这样的,可惜没写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