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户外老鸟徒步雪山玉山作业贴

楼主:老鸟DYSSTS 时间:2018-01-16 21:16:33 点击:310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序:本文图文无关,系本人长篇连载其中一节,灵感来自攀登玉山,所述事件与人物大部分虚构,与葵花户外和本论坛立场无关,虽然写得很烂,但谢绝转载。

  “OB, are you alright?”
  “No, I just can’t feel my foot.”
  “So shall we go on?”
  “I’m not sure...”
  “Have you forgotten your words?”
  “What words?”
  “The Two Cities one?”
  “You mean A Tale of Two Cities?”
  “Exactly! Why don’t you say that again as feeling so bad?”
  “Ok, I will try. It’s a far far better thing that I do than I have ever done, it’s a far far better rest that I go to than I have ever known...”
  话音刚落,肆虐的寒风戛然而止,刚刚还喧嚣不止的风声和铁链撞击声归于沉寂,彷佛所有的魑魅魍魉都在黎明即将到来的一刻遁于无形,就在这万籁俱静的同时,东方地平线上一缕金光冲出重云,破茧而出,温暖的阳光驱散了玉山顶最后的暮霭,天地焕然一新,“Hey look!” Christina 用下巴指了指日出的方向,“There is hope.”
  1920年,鬼冢武出生在雾社,他的父亲是帝国山地警察,母亲是赛德克望族。鬼冢武的父亲和其他为了完成任务不得不和蕃人头目的女儿和婚的山地警察不一样,他深深地爱着台湾的高山和巨树,他的故乡山形县也曾经有过这些生长了千万年的冷杉,可惜不少已经在明治维新时期被砍伐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山坡,所以当台中州府要去高山族的圣地伐木建社的时候,他感到痛苦不堪,辞去了薪酬颇高的工作,在初冬的一个早上独自离去。“父亲丢下三个月的给养和怀着孕的母亲独自去攀登新高山(玉山)”鬼冢武对同学李新田说道:“就再也没回来。”
  李新田是汉人商贾的儿子,他的爷爷在甲午海战之前已经在台中经商,用山区紧缺的盐和油换取火腿皮张等山货去平地交易,子承父业,李新田的父亲也在雾社开了一家杂货店,儿子会说话以后,就送到蕃童教育所和其他小孩一起读书。教育所的蕃人小孩几乎不和外族小孩交流,加上鬼冢武半日本半生蕃的尴尬身份,几年下来,他只交了李新田这么一个朋友,他们的家也离得很近,新田母亲经常接济阿武家,两家人关系融洽,虽然蕃人偶尔会和驻在所的警察有小冲突,但大家都坚信一切会越来越好的,直到莫那鲁道带着赛德克族战士杀进运动会升旗仪式的那一天……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寒木向阳 时间:2018-01-17 22:51:25
  顶!
作者:精灵_品味海南 时间:2018-01-23 23:47:06
  哇,真美呀
作者:ty_118843244 时间:2018-02-08 20:03:44
  顶
作者:远航wj 时间:2018-02-11 21:16:57
  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