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记(四)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2 22:48:13 点击:195 回复:1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月28日,我不用助力,靠自己的体力,骑行了(东方市)八所镇至板桥镇70多公里全程之后,信心倍增,于是探索环海南岛骑行。
  然而,3月10日再次试骑行八所镇至叉河镇路线,让我的信心大受打击。原打算人力与助力交替使用,计划骑行到白沙县的邦溪镇。骑出八所,就发现我靠体力,骑上较陡较长的上坡路,很吃力,依然是大都骑不到坡顶,就下来推车,因此到上坡时,我都要开助力骑上去。骑过叉河镇没多远,我发现助力车的电力不足于支撑我骑到邦溪镇,如果回程全靠体力骑行,想想心里都发怵,于是掉头往回骑。每棵木棉树的花期略有不同,此时居然有很多木棉树的花依然盛开着,让钟爱木棉花的我精神格外的兴奋。
  我决定另外网购一块助力车电池,两块电池应该可以支撑我骑一百多公里的路程。
  恰好单位要求个人上报带薪年休假计划,我选择在三月底请五个工作日假,连同前后的周末,共有九天的假期,具体时间是3月24日至4月1日,我反复制订计划,想以九天时间圆我环岛骑行梦。
  但时间临近时出了一点变故:3月26日(星期一)下午有个培训学习,单位安排我参加,我告知我休假时(习惯上是说公休),单位表示不好更改已定的安排,我只好服从。于是我决定放弃环岛骑行计划,改为试从八所镇骑行到海口市,总路程有200多公里。事后看,这一变故和改变,对我有好处,因为我对环岛骑行的锻炼和准备远远不足。
  网购的助力车电池回来后,3月24日,我又一次试骑行到邦溪。木棉树的花期都过了,偶尔看见木棉树上有稀稀拉拉两三朵花。回程见到路旁一处山地失火,过火面积不大。以前,海南山里人有刀耕火种的生产方式,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还常常遇见。这种生产方式效益低,对生态环境破坏严重,已被禁止。而每年的3、4、5月份,在海南尤其是海南西部,气候干燥,虽然落叶植物逐渐返青,但地里的枯叶、枯枝、枯草很多,容易失火,因此是重点防火期。《海南省森林防火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每年12月1日至次年5月31日为全省森林防火期,其中3月1日至5月31日为全省森林高火险期。
  根据这次试骑,两块电池续航大约110公里。
  3月27日一大早,我就收拾好行装,准备向海口出发。行前,我在中学同学微信群里发了我即将出行的消息。中学群里除了几位老师之外,都是五十多岁的同龄人,我这个大爷要花二至三天的时间骑行200多公里,自然是在群里刮起了一阵旋风。
  一路上凉风习习。海南岛的所谓冬季或春季,气候宜人,享受蓝天的同时,没有多少云雾遮挡的阳光,很晒,擦防晒露有一定的防晒效果,但以布制品遮阳效果更佳,我没戴手套,裸露的手背明显的晒黑。
  在临近邦溪镇的路上,我遇见一个小帅哥,他的单车轮胎被像头发一样细的铁丝扎破了,找不到漏气孔,无从下手补胎,他打算换备胎。我一看,心里就有些紧张,因为我除了带一套简易的补胎工具和打气筒,却不懂得带备胎。后来与有几年骑行经验的同学、骑友交流,才知道,骑单车途中破胎是常有的事。我这个刚开始骑行没多久的新手,实在是“青涩”得可爱,连带备胎这样的常识都不懂,竟然还敢骑行200多公里这样的长途。
  沿225国道,从白沙县的邦溪到澄迈县的大拉,时常见到路旁有大片大片的橡胶林,这是225国道沿途不可多得的独特风景。因为橡胶林承载着新中国反对西方国家经济封锁及艰难创业的历史,还有它命运未卜的未来。新中国成立不久,为了打破西方国家对我国实施橡胶禁运的策略,在海南岛大面积垦荒种植橡胶。改革开放以后,国际贸易日趋常态,与北纬15°甚至17°以下适宜种植橡胶的国家的产品相比,我们在北纬18°以上种植的橡胶,投入成本高,产量低,质量欠佳,因此国产橡胶难销、价格低迷。我们时常听到胶农弃割(胶)的消息。我甚至听到一种不同的声音:认为我们毁掉热带雨林种植橡胶不值得。或许是国际贸易环境还不足于让我们放心,橡胶至今还被确定为战略物质,大面积的橡胶林还是保留下来。我不知道,如果国际贸易环境让我们足够的放心,或者是有更好的更廉价的橡胶替代品(如化学合成品),海南岛上还会有大面积的橡胶林吗?望着路旁的橡胶林,我还是为艰苦奋斗的前辈们感到自豪:因为这涛涛的橡胶林海,曾经是撑起一个不屈不挠的民族脊梁的不可或缺的力量之一!
  我助力车的第一块电池,骑到邦溪镇耗完电。换上第二块电池,骑到临近儋州市那大镇时,电力几乎耗尽。在热作两院大门对面的小便利店,我意外的发现小店前有快充(电)器,虽然快充器插头对不上电池的插口,但我还是决定用我自带的两个充电器,给两个电池充电一个小时。虽然知道这样充电的电量不多,但我还是取消在那大镇过夜的计划,越过那大镇,到临高县的和舍镇过夜。
  这一临时更改原有计划,让我更多的感受到了城乡结合部的生活滋味。
  我是在小县城长大的。以前的县城是城乡结合部,城市和乡村的生活滋味混杂,现在很多县城的城市生活滋味越来越浓,乡村生活滋味越来越多的远离,许多地方的城乡结合部已经位移至(乡)镇。
  海南人大都很纯朴,用海南话对话,之间自然会产生较大的认同感。在和舍镇,我问人找到一家旅店,店老板开价,我用海南话还价一下,老板很快就答应了:住一夜才50元。旅店是以自家的楼房改建的,我住的房间在一楼,有些简陋,但可以把助力车推进房间里停放、充电。到路边的饭店吃饭,结算时我心里又愣一下,总觉得在乡镇食宿要比县城的便宜。
  第二天(3月28日)早上尚未到6时30分,我就洗漱完毕。原想吃完早餐再走,但走出旅店外,周边的食店都没开门,于是决定骑行到14公里外的加来镇再吃早餐。出门没多远,见到在写着“发展是硬道理”的柱子下候车上学的两个小学生,我有些得意地对他们说:“我是从东方市八所(镇)骑到这里的,有140公里远。”儿童的话总是充满着童趣,他们没有问我辛不辛苦、累不累之类的话,其中一个小学生居然问我:“路上你住哪里?”我说:“找旅店住。”小学生又问我:“找不到旅店怎么办?”我说:“这条老路经过很多村,还有像和舍这样的镇,镇上一般都有旅店。”
  在加来镇路边摊吃早餐,觉得有些值得回味的情趣,因为海口、八所等城镇,在不久前就不给在路边摆摊了。
  我在《骑行记(三)》里说过:“以前修(公)路,尽可能靠近村庄、城镇,甚至穿村、穿城而过。……穿村或穿镇而过的公路,多数成了村或镇的最主要的和最热闹的街道。”譬如昨天经过的那大镇,225国道穿城而过,曾经给那大带来更多的繁华。骑行到多文镇时,我看到公路(也就是多文镇最主要的街道)上有很多人,显得很热闹。路过镇政府,见门前有一些公安干警,我以为有人闹访,但见公安干警并没有排队作拦堵状。我边骑边琢磨着,有点醒悟,下车问路边一个女的:“你们这里是到了什么节日吗?”女的说:“是冼太夫人纪念日。”她告诉我,每年农历二月十二日,是冼太夫人纪念日,前后几天都有纪念活动。生于公元512年的冼太夫人不是海南人,对统一岭南有贡献,海口市周边的一些地方有祭祀冼太夫人的庙及祭祀活动。年青时就喜欢文学的我,一直以来不知道冼太夫人,是十多年前从海口的朋友口中获知的。当然这也与我所处的时代有关。文革期间及文革结束后一段时期,除了对革命先烈等极少数的祭祀活动之外,其它的祭祀活动都被当作封建迷信加以禁止。在乡镇政府工作过的海口朋友告诉我,海口市新坡镇有一座祭祀冼太夫人的庙,在明令禁止祭祀的那个时候,依然有老百姓偷偷的带着祭品,有的甚至是艰难的渡过河,到冼太夫人庙祭拜。后来禁不住了,于是逐渐的放开,近年来政府每年还主导了主要的纪念活动。2004年至2006年连续三年,在冼太夫人纪念日期间,我随着海口朋友,到新坡镇冼太夫人庙祭拜。
  在临高县的加来镇和澄迈县的福山镇,都见到有人在烤乳猪,我都问了价格,加来人不肯说,福山人告诉我:每斤65元。这明显比东方市四更镇的便宜,在四更镇,每斤90元。我知道这些地方的与东方市的烤乳猪,选取的食材有所差异,很想停下来品赏,仔细比较两者的异同,但我急着要奔赴一个景点。事实上,昨天骑行到尽可能靠近海口的乡镇留宿,今天早上,我以体力从和舍镇骑行到加来镇,发现这里的公路都比较平缓,我是能以体力骑行的,但这样速度慢,我想快些,因此从加来镇开始,我就开助力骑行。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给到这个景点预留较多的时间。
  我要去的景点是:美榔姐妹塔,亦称美榔双塔。这是我本次骑行中,唯一被官方确认的旅游景点。
  以前开车行驶在225国道,在澄迈县,总见到一块大大的“美榔姐妹塔”的指示牌,很想拐进去看看,却总是匆匆而过,很觉得遗憾。因此计划这次骑行时,我想无论如何也要进去看看。然而,我依照指示牌拐进去没多远,就遇见修路,开挖了路面较深的土,骑单车都无法通行,只好返回225国道。往海口方向骑行了一小段路,我不甘心,又返回来,因为见到有汽车开进旁边一条较小的水泥路,我问一个小学生,小学生告诉我,这条路能通往姐妹塔。于是高兴的拐进去,骑行了一段路之后,又遇见修路,水泥路面已被挖去,只剩下土路,车辆能够通行。时值中午,太阳最晒的时候,土路坑坑洼洼,我还是坚持往前冲。骑行了二、三公里,才脱离了修路路段,上了水泥路。看见离姐妹塔1公里的指示牌,我误解了指示牌上的箭头指向,怕错过了姐妹塔,按我个人误解的箭头指向拐进一条土路,骑行一小段路,感觉不对,问人知道走错了路。返回往前走没多远,看见一条水泥路,心急的我又拐进去,路却把我带到田地,问在田地里劳作的人,知道自己又走错了路,我按他的指向骑行。如此一番折腾,我是从村后穿过美榔村,经过间或出现的用火山岩建造的旧房子,来到村前看见了姐妹塔,那一刻,我的心感受到强烈的震撼:实在是太精美了!
  我并非是故作夸张,更不是故意矫情,那确实是我见到姐妹塔那一刻的心理感受。按理说,来之前,我已经浏览了许多姐妹塔的照片,我应该可以从照片中感受到她们的精美。我不清楚,为什么看照片时的心理感受几近归零,见到姐妹塔实物那一刻,竟然让我有了眼前一亮的兴奋?或许是受修路影响,我来得有些艰难,或许是我两次走错了路,更可能是我穿村而过时,见到间或出现的旧房子。那些用火山岩建造的房子,古朴粗糙,很让人怀旧,但很难称得上美。紧挨着,就看见美到精致的石塔。这视觉上的强烈反差,或许就让我心理情绪有了强烈的波动。
  目前关于姐妹塔的证据材料很少,尽管路口的大招牌明确写着:“宋代美榔姐妹塔”,但究竟建于宋代还是元代,有很大的争议。
  我个人以为,经过几百年的风风雨雨,经受了多少天灾,躲过了多少人祸,能得于遗存至今,以前的“精品”已经成了“珍品”,我们应该格外的珍惜。尽管有“禁止攀爬,违者必究”的警示牌,我还是见到有游客走上石塔基座,抚摸石塔雕塑。还有摆在基座上的香炉很不妥,因为烧香点蜡烛会污损或烤损石塔。我个人以为,应当在石塔台阶前围上护拦,拦阻想攀爬石塔的游客。香炉应当设置在离石塔较远的地方,既满足祭祀者的需求,又较好的保护石塔。
  怀着依然兴奋的心情,离开姐妹塔,我往224国道方向骑行,然后沿着224国道,向海口骑行。在海口市永兴镇,我拿出手机要拍照时,见有未接电话,回拨过去,居然有几个中学女同学要给我接风洗尘。
  两天两百多公里的骑行,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但在有些人的眼里,会是勇士般浪迹天涯的壮举吗?
  下午四时四十分,到达海口。在女同学的接风宴上,我不好意思告诉她们,离开姐妹塔不久,我明显的感觉屁股疼。真的很疼,我休息了整整两天,才得于较好的恢复。
  后来我问了有骑行经历的同学、骑友,他们都说,初骑单车的人,有人出现这种情况,多骑,注意变换骑车姿势,就不疼了。
  显然,我还要多骑多练,不断积累经验,才能骑行更长远的路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13张 | 更多 |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2 23:06:34

  
  3月10日,还有很多木棉花盛开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2 23:09:33

  
  3月24日,只剩下的稀稀拉拉的两三朵木棉花。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3 20:28:35

  
  3月24日,从白沙县邦溪至昌江县太坡的225国道旁,一处山地失火。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4 17:30:26

  
  临近白沙县邦溪镇225国道边,一个小帅哥的单车轮胎被细铁丝扎破,正准备换新内胎。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5 09:14:51

  
  225国道旁的橡胶林。 3月27日摄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5 09:39:55

  
  3月27日晚,住临高县和舍镇小旅店,价格便宜,也挺好的,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5 09:41:57

  
  临高烤乳猪。 3月28日摄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5 09:44:44

  
  福山烤乳猪,问了价格,每斤65元。 3月28日摄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5 09:48:23

  
  赴美榔姐妹塔途中,遇上修路。 3月28日摄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5 09:50:47

  
  美榔姐妹塔。 3月28日摄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5 09:56:22

  
  路口(村口)指示牌。现有的证据材料好像还很难肯定是“宋代”。 3月28日摄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5 10:01:05

  
  香炉摆在这里,很不妥。 3月28日摄
楼主曼行 时间:2018-04-15 10:04:53

  
  应当设置防护栏,拦阻游客走上石塔。 3月28日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