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民族博物馆,你可还记得王越丰(下)(转载)

楼主:春岛丫 时间:2014-09-27 12:03:24 点击:1373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6

  博物馆建成后,王越丰让他的爱将、黎族合亩制最后一个“亩头”王国全回来当上了这个博物馆的馆长。王国全的身世本身就是一部活历史,他本人又是黎族文化研究专家,由他来守护这个民族博物馆,算得上是知人善用。
  当时收集到的馆藏文物大约有四千余种,后来发展到上万:有黎族先民新石器时代各类石器工具;父氏社会图腾“石且”、早期贝币和陶器、同大陆文化特征有密切关系的青铜器、彩陶器、瓷器、五铢钱石币;有汉代辖属海南岛的“朱庐执卦”玺印;有回族早期迁居本岛的穆斯林珊瑚石古墓碑;还有各朝代的海南历史文物及历史人物如伏波、马授、李德裕、鉴真、苏东坡、黄道婆、海瑞、冯子材、冯白驹等在海南活动的实物和资料等等。
  这些文物的收集过程,王越丰虽然没有亲自参与,然而,若没有他的影响——那时候五指山一带民风淳朴,符策超、王国全他们无论跑到哪里去,一听说是“王越丰要东西”——当地百姓根本就不晓得什么是“博物馆”、更不懂得什么又是个“文物”,反正一听是王越丰要,那就算再珍贵的传家宝都舍得给,而且还坚决不收钱,连条子都不用打。就如那个镇馆之宝:汉代铜鼓,原是黎人从地下挖出来,昌江文化馆收藏了的,视为珍宝。王越丰一通电话打过去,得嘞,这宝贝就让符策超他们给弄了回来!
  王国全记得,当年奉王越丰之命,他和中南民族学院的教授赵培忠走遍各地拍摄黎族服饰。在用传统胶卷的八十年代初期,他们拍了两千多张彩色的,四千多张黑白的。中央民族调查组看了说,这都是珍贵的资料,恐怕你们这里弄不好,送到北京来,我们帮你们做成书。王越丰听了很高兴,催着让去,王国全就沉甸甸地扛着东西去了。结果那些北京人搞来搞去,最后说日本的印刷水平高,准备要和日本人合作,由日本来出版。王国全一听,赶紧给王越丰打电话征求意见。
  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州长王越丰没有听完就在电话里开骂:“混账!我们黎族的珍贵资源为什么要给日本人去弄?日本人偷我们的东西偷得还少吗?!这么大个中国出不了一本书?出不了你给我原封不动地拉回来!”
  挨了这通骂的王国全不敢违拗,连夜带着东西逃一样逃回了海南。结果被北京那边的人也骂,人家骂他们是:“狭隘的地方主义!民族主义!”
  2001年 7月,王越丰的继任者、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州长王学萍任主编,海南省人大民宗工委、省民族宗教事务厅、政协海南省委员会民族宗教委员会共同编写的大型画册《黎族传统文化》一书,用了这些照片。张张堪称经典,幅幅皆是珍宝,因为,世易时移,多少风物已经不在人间。
  王国全抚摸着这些图片,想起王越丰当年说过的话:“哼,什么‘狭隘的地方主义!民族主义!’我们这是深厚的‘民族感情!’他们懂什么?……我们中国大陆自己出的书哪点就差啦?北京人,哼,危言耸听!崇洋媚外!”

  7

  从始到终,对方方面面的事物,王越丰一直都是一个很有自己思想的人。他绝不盲从,绝不轻易让步。他这一生,早早手握实权,这种权利也助长了他说一不二的性格特征。在保护文物、抢救文物、管理文物方面,他也一直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有一天,王越丰到三亚找到黄日新,交代他让爱研究老东西的周振东到上海去,找专家调研黄道婆。他说很多年来他一直想搞清楚,黄道婆到底是黎人还是汉人?如果是汉人,她是如何去的海南?如果是黎人她又是如何去的上海一带?或者是无论她是黎汉,她的真实的背景是什么?——虽然这些东西最终没有得出一个确切的结果出来,但是足可以说明的是王越丰这个人在那个时代就有的民族文化意识。
  1991年,海南民族织锦工艺研究所的高昌、李国光、谭珍良等他们设计了博物馆的六幅黎族大型织锦壁挂,当时是全国最大的织锦。当年,这个大壁挂从设计伊始就得到了时任海南副省长的王越丰的大力支持,他拨款九万给他们用作经费,前后组织了九次会议,期间还不断地让拿到海口他家里若干次,让他亲自看、提意见。功夫不负有心人,花了两年时间制成后,这个悬挂在通什民族博物馆的作品又一次产生了轰动效应,引得天南海北的人都来参观。
  大壁挂由六幅大图组成:分别为丰收图、婚礼图、祭典图、福魂图、兵马图、祖崇图。每幅高6.2米、宽1.5米,自上而下分为天上、人间、地宝三大块。这三个分界给作品所表达的内容提供了宽广的时间感和空间感。六幅作品既有其独立的故事性,又有相互关联的民俗历史文化含义的整体性。织锦壁挂设计新颖,结构严谨,集黎族“崖州龙被”、“保亭龙被”、“乐东龙被”、“广幅布”、“白沙人龙双面绣”等传统织锦花纹图案为一体。在黎族民间传统织绣工艺基础上,利用新技术、新材料研制而成。
  六幅黎族大型织锦壁挂一气呵成,幅面宽大,织制工艺精湛,艺术风格古朴、庄重、典雅,色彩绚丽和谐,装饰性强,令人赏心说目。作品中所描绘的黎族狩猎、农耕、喜庆、祭祀、图腾崇拜等风土人情,气势浩大,场面十分生动精彩,内容丰富。可以说看了六幅织锦壁挂,便可读出一部黎族民风民俗的历史。
  当时有个新加坡的老板看完后,爱慕不已,赶着来找馆长王国全,开价一百万要买。王国全心想:我们花了九万,你出一百万?少了点吧?后来他加到二百万,王国全就动心了。那是1991年啊!普通人一个月才挣几十块钱!王国全便打电话到海口去和王越丰请示,结果,王越丰又一次骂他:“老王!我让你当博物馆馆长是为了让你保护我们的珍宝,谁让你卖祖宗?!”
  王国全赶紧赔笑解释说:“我们现在用的这个织锦的棉线不够好,三、五十年以后肯定就烂掉了。还不是缺钱吗?卖了这个买来最好的棉线重织一个更好的、更大的,不行吗?”
  王越丰在那头拍着桌子嚣叫:“钱钱钱!文物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是多少钱能买来的吗?文物的唯一性、独特性你不懂吗?还要我来教你?……不管!什么都别说!反正就是不许你卖祖宗!”
  快二十年过去,王国全已经是一个耄耋老人,回想起这些“骂”,他脸上带着深深的笑意,眼里却是泪光闪烁……
  王越丰拼命将这个民族博物馆建成后,在好多年里,它是海南的唯一,它是海南的骄傲,它是海南的名片。上自国家领导人、下自海内外普通游客,只要到海南,如果不到五指山不到通什不来参观州府大楼和民族博物馆不住住旅游山庄不到太平山上的度假村去一玩,那就整个叫“白来!”那些年里,中国的旅游事业方兴未艾,可以称之为旅游景点的地方屈指可数,因为王越丰行动得早,所以通什跟上他早早沾到了旅游经济的光。一年四季,民族博物馆下停放的旅游车能从牙蓄岭下一直排到大街上去。万头攒动,那个光景,简直无法让今天的人去想象……
  恰是在那段时间里,毛阳一带有个农民从水里抓到了一只体型超大的大龟。王国全听到这个消息,富有职业敏感的他立刻就带人赶了去,花了一点点钱从那人手里买了回来养在了博物馆的水池里。
  “博物馆有了千年老龟”的消息再一次成为轰动新闻,再加上后来人们纷纷传说,这只龟能听懂王国全用黎语和它交流——日日夜夜,它潜伏在水池深处,任人千呼万唤不出来;唯有王国全用一种特殊的调子轻轻一唱一唤,它便浮出水面,通人性似的和王国全频频点头……中国人自古就有对千年老龟的崇拜之情,黎族人更是泛神论者,一时间,“博物馆”、“千年龟”、“王国全”真是被“热议”到红得发紫。饶世界的人都跑来看,纷纷往水池子里丢硬币、祈福。据说——那硬币每天闭馆后必须要用兜子捞,不然竟是厚厚一层,闹得大龟无法呼吸……真是“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那盛世景象啊,让人回想起来竟至怅惘……
  有一年,逃到印度去的那个达赖喇嘛手下有两批人要来参观通什的“小布达拉宫”、参加民族博物馆。上面对这个事情很重视,王越丰亲自赶过来。他当时是副省长,不便露面,便坐在王国全的办公室里再三安顿,仔细部署,要他安排最好的讲解员、要他做好各种接待工作。客人到来的头天晚上,他不放心,让讲解员给他一个一个讲到两点钟。
  后来这些客人到了,王国全他们打起全副精神,接待得很好,跳了民族舞、唱了民族歌,喝酒敬茶,礼待有加,把气氛搞得非常热烈欢快,让客人们十分感动。王越丰躲在幕后,也很愉快。客人走后,他拉着王国全的手开玩笑说:“老王,你今天又说又唱又跳的,我看你是想让达赖把你‘顺’到印度去?”
  王国全笑道:“我按照统战部的指示热情待客是我这个博物馆馆长觉悟高呀,领导你不表扬我反倒疑我‘里通外国’?”
  哈哈哈,王越丰放声大笑。见他心情好,大家也都非常开心。觉得自己没有白忙乎,也觉得这个博物馆给国家做了一点有益的事情。
  这个博物馆建成,所有的自治区、自治州都来人参观,国家领导人像华国锋啦、江泽民啦、外国的很多元首总理们都来过。有一回钱其琛外长去越南谈判回来,专门到这里参观,王国全他们拿出了博物馆珍藏的明代地图,那个上面清清楚楚地画着南到曾母暗沙。钱其琛看了很高兴,说这么珍贵的东西居然在你们这里找到了,太好了!博物馆听他这么说,忙精心给他弄了个附件带回去了。还有鉴真和尚六次渡海图,也给了他。钱其琛外长深深致谢。
  王越丰当时在外地,回来知道这两个事,非常高兴,说“我们的博物馆做了利于国家、利于民族的好事!这是你们大家的功劳呀!”
  王国全在任时,前后培养了副高、正高五个,中级职称八个,初级职称二十多个,王越丰对此大为欣赏。——他一生,走到哪里都喜欢问主事的干部:“你培养出多少人才哪?”

  8

  在现代文化环境里,从某种角度上说,了解一个地方的过去和现在是从博物馆开始的。从小里说,博物馆是源远流长的地方历史的重要见证;从大里说,这是维系一个国家民族团结统一的精神纽带。博物馆对人类文化遗存、自然遗存管理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博物馆如同历史长河,源源不断地将过去的故事输送。一座博物馆就是一部物化的发展史,人们通过文物与历史对话,穿过时空的阻隔,俯瞰历史的风风雨雨。
  后来的人们,见惯了博物馆,以为它“应该就有、不可或缺”,实际上,中国最早的博物馆“南通博物苑”出现在清光绪三十年十二月九日(即1905年),是由清末状元张謇创建的,距今不过107年;距王越丰主持筹建的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博物馆仅仅76年……
  可是,这个世界上,直到现在依然还是会有一些人要问:“你告诉我,博物馆究竟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
  在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里,有一块墓碑上,秃头秃脑只写着四个字“来不及了”,让任何一个人看到,都要大大一怔。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在这广大的世界里,有多少事情让人觉得“来不及了”啊!——如果你一定要问博物馆有什么用,那么只消想到幸好有博物馆替我们把一些“来不及了”的事物收存下来,让我们可以有个地方能把过去未来共斟酌,你说,这算不算“有用”?
  仅为此,海南民族博物馆应该为先贤王越丰树碑立像,让后来者永远记住这个跑在时代前面的人!

  (全文毕)

  作者简历:张毅静,女,蒙古族。七十年代生人。鲁迅文学院第14届高研班学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读者》杂志签约作家。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至今在《散文》 《民族文学》 《天涯》 《清明》 《作品》 《散文百家》 《天津文学》 《朔方》 《延河》等多家刊物发表作品100多万字。多篇作品被《读者》 《青年文摘》 《中华文学选刊》 《散文选刊》 《特别关注》 《小小说选刊》转载。出版长篇系列散文《枉凝眉——妙谈红楼人物》获第五届冰心散文奖。
  现为海南省美术视觉杂志《新海岸》 《海南民族》杂志副主编。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海纳百川浩 时间:2014-09-27 14:13:00
  好事,顶一个。
作者:山不山高 时间:2014-10-18 16:35:00
  记住老州长
作者:甘工 时间:2015-07-13 09:08:00
  顶一个,好黎头王越丰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5-08-03 11:59:00
  永远的王越丰!
作者:海纳百川浩 时间:2015-09-04 20:40:00
  通什曾经辉煌有你的贡献。
作者:孟里军 时间:2015-12-07 01:09:00
  王老确是有魄力有开拓精神真心为民办实事的好干部!国兴中学就是王老一手创建的,并亲任第一任校长。永远怀念王老!
作者:海纳百川浩 时间:2015-12-12 19:01:00
  好
  
作者:南疆木棉花 时间:2017-05-19 13:13:28
  王越丰,五指山人民都应该记住的人!
作者:南疆木棉花 时间:2018-01-25 22:19:03

  
作者:南疆木棉花 时间:2018-01-25 22:20:28

  
作者:南疆木棉花 时间:2018-01-26 20:45:28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