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乾坤柱改名哈利路亚山 白岩松称荒唐(转载)

楼主:椰林天堂 时间:2019-07-30 16:55:50 点击:245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张家界乾坤柱改名哈利路亚山 白岩松称荒唐
  《新闻1+1》2010年1月26日完成台本——张家界要“傍”阿凡达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最近一段时间,电影《阿凡达》在全球热映,于是也就出现了搭便车的现象。在电影《阿凡达》里面有一座仙山,它的名字叫“哈利路亚山”,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现实生活中这座山就真的出现了,而出现的地点是在我们国家的张家界。

  (播放短片)

  字幕提示:电影《阿凡达》出现哈利路亚山片段

  同期:

  你们不在堪萨斯州了,这里是潘朵拉星球。

  解说:

  这座山峰在电影《阿凡达》中叫“哈利路亚山”,酷似来自于张家界景区一座名叫“乾坤柱”的山峰。就在昨天,乾坤柱改名了,改叫“哈利路亚山”,就是《阿凡达》中那座悬浮山的名字。当地村民欢欢喜喜地为新改名的哈利路亚山挂了牌,向游人指示哈利路亚山所在的位置。尽管这个仪式是由民间自发组织的,但仍然吸引了数百名游客见证更名仪式。

  电话采访:

  宋志光(张家界景区袁家界管委会主任):

  就是我们原来那个名,这个景点名就是乾坤柱,用石头刻的这个名字还在。我们昨天搞的这个是一个木牌子,取哈利路亚山,所以这个就是重取一个名字。

  解说:

  然而,为山改名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就在一个多月前,《阿凡达》的导演卡梅隆曾亲口在北京的首映式上说,哈利路亚山的原形来自于中国的黄山,这似乎并没有得到张家界景区的认同,一时间引来黄山、张家界的阿凡达地盘之争。

  字幕提示:张家界阿凡达旅游宣传片

  同期:

  因为这些场景元素能够振奋人心,最后设计出来的场景都很奇特。

  同期:

  绘制的场景采用了中国几个地方的元素,比如说张家界和桂林,因为这两个地区的地形美丽非凡,称作喀斯特地貌(张家界为石英砂岩峰林地貌)。

  解说:

  比起黄山市政府网站上挂出的大幅标语“《阿凡达》之哈利路亚山即中国黄山”,张家界似乎更显高调和激进。民间自发成立了阿凡达主题游综合事务办公室,挂靠在张家界市旅游协会,主要工作职责是协调处理借助《阿凡达》营销张家界旅游的各项事务,推出张家界、阿凡达之旅精品线路。甚至还要力争《阿凡达》剧组来张家界拍摄续集。在此之前,张家界旅游协会还牵头组织了一次座谈会,旨在讨论怎么利用民间力量,借助《阿凡达》宣传营销张家界的旅游。

  宋志光:

  借助于这部电影《阿凡达》这个国际大片进行宣传促销,因为借助于电影出名的景区不是没有,像《庐山恋》庐山就出名了;像芙蓉镇,本溪那个芙蓉镇不叫芙蓉镇叫“王村”,现在王村又出名了。所以我们想借助于《阿凡达》这个电影进行,实际就是一种宣传促销的一种方法。

  解说:

  找证据、改名字、做宣传片、成立事务办公室,推出阿凡达主题游,用当地媒体的话说,张家界正在风风火火地跨入“阿凡达”时代。

  据介绍,到张家界寻找现实中悬浮山仙境的游客与日俱增,截止到23日,黄龙洞景区 2010年元月份共接待海内外游客1.5万人,和去年同比增长3成。或许中国版的哈利路亚山真会成为《阿凡达》迷们朝圣的景点,而由此所引发的阿凡达旅游热,也将直接带动当地的旅游发展。然而,舆论却似乎并没有给张家界太多的赞扬,乾坤柱更名为哈利路亚山,究竟能给张家界景区带来什么呢?

  主持人:

  张家界是世界遗产,总不能因为它长得像就随意改名,你觉得这事儿靠不靠谱?

  白岩松(评论员):

  我觉得先不去做评论。哈利路亚山,究竟“哈利路亚”是什么意思?其实“哈利路亚”是一个宗教术语,从《圣经》里头去赞美耶和华,但是不能说“耶和华”这个名字,所以大多翻译成赞美主或者说赞美上帝。著名的作曲家亨德尔有《弥赛亚》,最后有一个大合唱叫《哈利路亚大合唱》,唱遍了全世界,因此这基本上是一个宗教的术语。突然间它出现在东方意韵、东方文化当中的张家界里头,然后说这个山叫“哈利路亚山”。原来这个名字叫“乾坤柱”或者叫“南天一柱”,其实来自于中国的道教,道教源远流长,你看中国的道理、道路等等,是中国最根基的东西。这里头隐藏着一种巨大的文化不自信,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不知道这些创意者将来怎么去想,你把一个宗教术语给这命名了,挺搞笑的。
  主持人:

  刚才短片里面有一个细节,说这个乾坤柱是用石头雕刻的,雕刻在石头上。但是哈利路亚山是一个木头牌子,在未来不知道会不会再改回去?

  白岩松:

  其实,我觉得它正在演变成一个很大的笑话。在中国这种文化里头,其实天人合一,在它的景色当中,包括名字等等,其实都有很多可解读的空间。我们不妨去做这样的假设,在2008年的时候,到张家界旅客的人次一共是1600多万,其中境外游客105万,也就是6.3%左右。中国的游客去了,大家都知道这是傍大款的,傍阿凡达的,肯定觉得图两天新鲜,但是这种新鲜劲一过了可能起反作用;境外的人去了,如果相当一部分人是要看你东方的文化、东方的意境,你要跟他讲太极图、讲道、讲乾坤,他可能津津有味,说这是哈利路亚山,您认为他会信吗?所以我觉得,眼下可能有利益,时间长了之后甚至可能会起反作用。

  主持人:

  张家界看来改名是有历史传统的,我们再来看黄山。黄山和张家界一样,它也是有着丰富的道教传统,而且它本身也是自然遗产。

  白岩松:

  对。

  主持人:

  为什么两个地方因为这么点儿事争成这样?

  白岩松:

  其实看它们俩抢的时候,我自己的内心感觉很悲凉。因为从中国的文化角度大家都知道,一直有一个说法叫“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何等的气魄,这一句话就把黄山捧到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地步。

  其实,卡梅隆的话大家可听可不听。他到北京来做宣传,票房在中国过1亿美金了,人家赚大便宜了,到哪个国家都能找到电影里跟那个国家有关的事儿,咱这儿还真有当真的,真拿豆包当干粮。咱们不说这个了,但你想想黄山这么大的气魄,现在因为一部电影要去争这个东西,我觉得我们文化的腰怎么这么软呢。而张家界同样是世界自然遗产,这样一个名字木牌临时就挂上去了。再纠正一下,我觉得刚才参与者的这句话说得挺奇怪的,当年不就是拍了一个《庐山恋爱》庐山出名了吗?哥,您错了。咱就不要说蒋介石说毛泽东给庐山写的东西,蒋介石的别墅在庐山上,庐山早就有名了。庐山可不是一个传说,早就很有名了,《庐山恋》只不过是傍上了庐山,一下子让大家很喜欢而已。

  主持人:

  谁傍谁弄错了?

  白岩松:

  对。所以我很担心,我们如果是这样一群为了眼前短见思路的人在经营着世界自然遗产的话,你放心吗?

  主持人:

  新华社做了一个调查,有90%以上的人是反对改名的,只有不到6%的人支持。

  白岩松:

  对。但是反对这里我有一点是持反对意见的,他说“反对,改名丢掉了中国文化元素,崇洋媚外”。我觉得崇洋媚外这话说得不对,我觉得应该是崇金媚利,崇金钱媚利益,所以才作出这样一个决定。

  我觉得,网上的这个调查91.7%都在反对,但是当地的人也可以说,今年1月份一改完名之后,一忽悠这件事儿之后,增加3成了等等。

  主持人:

  对,真金白银来了。

  白岩松:

  其实我觉得,这可能只是一股热乎劲。但是91%的这种反对,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种反对变成具体的举措。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你改名之后,这里隐藏着一种巨大的可笑。我们不该去张家界,我们去了张家界也不该去看这么一个宗教里的哈利路亚山。如果我们反对的人都能够做到不去张家界,不看哈利路亚山,你要知道无利不起早,他一看实际的利益受损了,恐怕就不会再做这种荒唐的事。当然现在是一个挡箭牌,以民间的这种方式在改名,木牌也挂那儿了,但是背后会不会有政府或者有相关部门的支持在起作用,在做试探呢?五是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跟大家的意见是一样的——荒唐。

  主持人:

  其实,改名为哈利路亚山这件事,只是最近一段时间改名热的一个反映。有人说改名是为了更好地发展经济,但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的节目稍候继续。

  (播放短片)

  解说:

  张家界对于改名的热衷,也许跟该市所尝过的一次甜头有关。“君可见,仙山与僻壤并存,旅游共农商齐振,更历春秋五度,新市再现新颜。”——张家界赋。这是刊登于1994年4月《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文章,盛赞张家界市正式定名。而在此之前,这个风景秀美却岌岌无名的湘西北小城名叫“大庸”。从日后实际情况看,这无疑是一次成功的改名,几乎就在那一夜之间,张家界市一举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旅游城市之一,经济建设也连年创出佳绩,直到10多年后的今天,依然为人津津乐道。比如在这个专业的起名网站上,还将它作为一个完美的改名案例继续推广。

  巧合的是,此次和张家界争夺哈利路亚山的黄山市,也在20多年前经历过一次改名。政府为发展经济,早在1987年就将徽州更名为“黄山市”。但许多年过去了,对于这一改名的争议却一直没有停止,一方面,徽州地区改为黄山市后,不少人认为丧失了原本深厚的徽州文化的象征意义;而另一方面,形成了黄山市、黄山区、黄山三个让游客不知所以的地名,反而给旅游本身带来了诸多不便。

  而想通过改名换新颜的冲动,在过去的数年间依然层出不穷,而改名的理由也是各有门道。比如,有人觉得石家庄的“庄”字太土,应该换个名字,比如“西柏坡”;苏州的西山镇名称被人们认为有不祥的寓意,已经改为“金庭镇”;陕西扶风县因为“人知法门寺,不知扶风县”,想改成“法门寺县”。类似因景点而更名的还有都江堰,原名四川灌县,以及更名为九寨沟县的四川南坪等等。

  虽然每次的更名都似乎必然产生一种争议,但是尝试却一直在继续,在河南新郑,当地的部分官员和学者已经为将新郑市更名为“轩辕市”努力了20多年的时间,至今没有结果。当地一位历史学家解释,新郑的名称虽然从战国时期至今延用了2000多年,但当时的郑国、韩国属于弱国,历史上的地位并不重要,远远不如当地不如当地拥有更广博历史渊源的中国人文始祖黄帝。

  2009年4月28日,《郑州日报》一篇名为“新政改名轩辕建议的调查”的报道,再次引发公众关注,一边是民众的热议,一边是政府部门的犹豫。不过随着网络力量对此事的热议,新郑市民政局最终在政府网站上作出了回应,给出了一个不改名的理由:“更名要付出巨大的经济成本和社会成本,这个损失是无法估量的,叫什么名字,对地方的发展起不了多大的决定作用,最终还是要靠人们共同努力去发展”。
  主持人:

  我们接下来连线北京大学的张颐武教授。张教授,您好。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您好。

  主持人:

  面对这么多城市在纷纷改名,您是支持还是反对?

  张颐武:

  我觉得,它的愿望其实还是比较积极的,但是如果这个做法太盲目就会有不慎重、不谨慎的情况。

  主持人:

  什么叫“盲目”呢?

  张颐武:

  一般来说,它都是以本地最著名的山水、风景,或者是最著名的一个具有品牌性的产品,或者是知名人士来改。这个改法如果没有经过充分的论证、充分的考虑,付出的成本往往就会很大。它是想用这个方式,一个是促进本地全国乃至于全世界的知名度,让大家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地名和这个地方最有名的一个象征物连起来,从而扩大知名度,让整个世界都了解他。

  主持人:

  张教授,我打断您一下。您是文化的学者,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地名很多是和历史紧密联系的一部分,现代人是不是可以与时俱进的,根据自己的喜好和需要,就可以对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地名随意更改?

  张颐武:

  我想这是不谨慎的,我觉得需要一个充分的论证、充分的研究。而且一个地方要发展经济、发展旅游,最终还是需要依靠把自己的文化资源真正地做强做大,让自己的文化产品、文化形象,真正地能够让世界的人们了解。

  主持人:

  那你觉得改不改名就那么重要吗?

  张颐武:

  我想没有想象得那么重要。很多改名它都是一种非常急切的心态,就是想一改名就能够点石成金,画龙点睛,其实往往并不具有的效应,还是需要靠你自己扎扎实实的工作,靠你自己真正把自己的文化资源发掘得相当充分才可能。

  主持人:

  好,谢谢张教授。

  张颐武:

  好的。

  主持人:

  岩松,怎么看这一段时间以来这种纷纷热衷于改名的现象?

  白岩松:

  之所以热衷改名,的确有一些改名给那些改名的地方带来了实际的利益,包括张家界自己。由“大庸”改名叫了“张家界”,然后获取了更多的利益。

  主持人:

  但是,岩松你说,难道张家界当时不改名,人们就因为它叫“大庸”就不去了吗?

  白岩松:

  但是人们不会去想这么深,只是会把很多的功绩都归功到改了名这样一个过程当中。但是,这样的示范效应就使很多地方动脑子变得非常简单,不会去想更深的东西,你看人家那么干赚了利益,我们也来吧,结果在这改的过程中有的就未必得利益。比如说像黄山,原来叫徽州,包括徽州民居等等,它蕴藏着一种非常丰富的东西。但是改完了,现在叫“黄山市”,里头还有一个黄山区,然后还有个黄山,您到底去哪儿。包括云南的思茅改成了普洱,改成普洱之后,普洱茶的价格在一直往下走,北京卖普洱茶的茶城都已经关了,我觉得如果生意再进一步不好的话,您再改回去?

  主持人:

  你这有点儿又把不好跟改名联系起来了?

  白岩松:

  不,其实它不是最重要。我觉得,最根子里头的东西,之所以热衷于改名,在于每一个地方对短期的经济利益,对GDP的崇拜和对短期政绩的一种在意,包含在这里头。也许就像张教授所说的,出发点就是想让大家都知道它,但是背后是想尽快地让人知道,急功近利,就恨不得是一个直通车。但是,我当面听到过温家宝总理说过这样一段话,他对我们讲,国与国之间这种交流,像经济、贸易等等都非常重要,但是真正重要的还是文化。他说文化才是长久的,因此我们怎么去做保护文化和促进文化交流这种事情,我觉得从一个国家领导人来说,他看到了这个关键点,我们现在其实由于改名等等,已经把文化给切得七零八落。

  主持人:

  你看,现在改名说改就改了,比如说像大庸明代就传下来,它是历史的一部分,是不是所在地它想改就可以改?

  白岩松:

  我觉得这点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现在联合国说地名应该是作为物质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包括进入新世纪之后,国内也有专家说它应该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作为整体中国文化的一部分,现在我就觉得很奇怪,它有被私有化的这种趋势,什么呢?比如说徽州在你那。

  主持人:

  在我的地界上。

  白岩松:

  但是它的行政区划在它这儿之后,当地政府或者相关部门就想改,然后用各种方法去让上面同意它改,最后就改了。

  其实,我觉得我作为一个生活在北京的,或者我作为一个内蒙人,或者说你作为哪个省的人等等,我们有权利不同意它,因为中华文化是我们共有的东西。我觉得透过这一次张家界把“南天一柱”、“乾坤柱”改成“哈利路亚山”,大家应该可以思考这样的问题,要提出这个问题,中国文化是一个整体,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共享者,是否一个局部的地区就可以把它私有化,然后随意地更改,使中国文化被不断的割裂。我觉得,尤其当我们过了这个发展阶段,重新回到大的文化建设和更加挺起了文化腰杆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因今天另一种无形的文化大革命而感到自惭形秽呢,我们会不会面对后人的时候,正在做一件犯错误的事情呢?

  主持人:

  所以又得提那句老话,“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白岩松:

  我举一个北京的例子。其实在地名这方面来说,我觉得北京有一种很坚持的自觉,这是很有意思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北京改得一塌糊涂,名字都改了,东安市场也叫东风市场了等等。文化大革命一结束,北京迅速地把这些名字都改回来了。比如说咱们旁边的公主坟,好听吗?不好听。但是有北京的味道。八王坟,还有这个屯、那个堡等等。

  但是,我今天突然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北京的城墙很多都拆了,但是由于这些地名还在,老北京的这种韵味还在,北京之所以是北京,跟安定门、朝阳门、通县等等是紧密相关。我觉得,北京一直在坚持这样一种自觉,对于很多地区来说,如果仅仅是为了眼前的话,它在断子孙一种文化的脉,我觉得这里隐藏的东西是很让人担心的。

  但是,还有一点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不管我们今天怎么再批张家界改名这件事儿的时候,我们甚至觉得它做得简直太错了,人家可能依然是偷着乐,因为我们骂它都当成了营销获得眼球、注意力的一部分。所以,这是这个时代另一个很让人担心的东西,有的时候糟糕的举措是人家有意为之的,因为吸引了眼球。

  主持人:

  但是盛宴过后留下的是什么?是一片狼藉。

  白岩松:

  没有人去想下一个任期,或者没有人去想下一个10年,我走之后谁管洪水滔天呢。我觉得,目前我们正是要改变这个时代的这个特质,要让它向一个长远的(方向发展)。什么叫可持续发展,什么叫科学发展观?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