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夏印记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03 17:20:03 点击:5646 回复:4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临夏印记
  
  尘封的记忆
  
   二十二年前的冬天,曾参加友人婚礼。友人老家甘肃临夏,那时家贫而长力气。从景德镇买一套餐具作为贺礼,背着沉重的瓷器一路火车,从景德镇转南昌转郑州转西安转兰州。汇合友人后坐班车去临夏。
  
   一路翻山越岭,山路结冰,爬山前班车将车轮绑上铁链防滑,甚觉新鲜。高山上白雪皑皑,偶尔可见牦牛,更是稀奇。途径广河县城,两旁满眼的黄土,牛羊闲逛在马路中间。到达临夏市区,印象中房子全是黑乎乎的,黄加黑(准确点应该是灰色)构成这座城市的主色调。友人老家在临夏北原,从市内看北原,一条高高的黄色土墙蜿蜒横亘北面。行至土墙根,一极简陋的索道将客人拉上北原。上得北原,大而黄的平原令人豁然开朗,天边的隐约可见高山的轮廓,当时疑心那轮廓又是更高更黄的原的台阶。
  
   友人的婚礼在当地极隆重,十分热闹。白酒用拇指大小的酒杯装,一次三个,六个,九个地喝到后来直把人喝的烂醉如泥,丑态百出。
  
   夜睡大炕,友人母亲唯恐客人受冻,将炕烧得极热,直睡得全身冒汗,可又不敢蹬掉被子,被子一蹬,立刻又凉。
  
   冬天的北原不像南方,南方随便往地下一挖就能打出井水来,缺水,也没有河流。生活用水全靠窖藏水。当地人在村口挖一巨大地窖,夯实,夏天引来黄河水,灌地同时将地窖灌满以供冬季。故当地对水极节约,将人类对水之需求降至最低水平。
  
   北原海拔将近2000米,冬季寒冷,农村无暖气,家家户户屋内烧一铁炉,炉头升一白铁皮管,将煤炭尾气引至屋外。将一冲壶置于火头。一家人等围炉而坐,因海拔高,壶中水90°就开了,水开而泡茶。泡茶而聊天,聊累则烫馍,做点菜,热馍就着茶水,吃吃喝喝就是一餐。
  
   印象中那时的临夏见不到绿,绿树绿叶绿草绿菜统统见不到,住了十几天,感觉就没见过青菜,连偶尔见到的韭菜都是黄色的-----韭黄。在临夏市内市场也只能偶尔见到黄色的大葱黄色的土豆和黑色枯叶包着的大白菜。
  
   肉倒是不少,记得友人家宰一羊,羊肉做好后大块大块整盘整盘地端上来,全是羊肉羊骨,除盐外绝无其它参杂其中,直叫人大快朵颐,齿颊留香。当时完全想不到这种吃法日后竟然传至省城兰州,更传至内地,且美其名曰“东乡手抓”。
  
  
  
  新颜
  
  
   二十二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毛头小伙已步入中年,友人的孩子都长成又一个毛头小伙读大学了,而自己也在南方的深圳安家落户。而在那遥远的西北乡村现在如何了却始终不知。机缘巧合,老何要组织去西北临夏助学,始闻心中一惊:临夏的孩子读不起书吗?是不是那边很困难?友人老家现在生活状况如何?带着种种疑问决定同老何一起去看看。临夏喝茶,于是顺便带些普洱,铁观音和一套紫砂壶送给友人父亲,同老何一起出发。
  
   四千里的空间距离花了七八个小时令我们十分不满,可是倒退二十年,要七八十个小时才能到兰州;再倒退二百年要花几年才能到。人们在充分享受现代文明带来的便利时从来不会或者很少会思考历史的进程和社会的进步。
  
   一行在兰州并未多加停留就趁着兰州街头斑斓的夜色匆匆踏上去临夏的旅途。兰州到临夏有半截高速可以走,借着车的灯光,高速通至临洮。
  
   车上无聊,胡思乱想。独自一番推测和演绎:临洮临洮,面临洮水而得地名;临夏临夏,面临大夏河而得名。那么大夏河和李元昊建立的大夏国有没有关联呢?临夏在宋朝时是不是属于大夏国?大夏国和当时的吐蕃国交界的地方是在临夏和青海一带吗?如果是当时的边界地区,那按道理临夏现在应该多民族交流沟通融合的场所~~~~,想着想着,鼾声渐起。
  
   鼾止人醒睁眼,车已下高速,驶进一小镇。小镇路灯,小店,餐厅,银行,电信营业厅一应俱全,看样子商业活动频繁。出小镇,车子在昏暗路灯下继续前行。过广河县城个把小时终于到达临夏市区。
  
   夜晚十点多的临夏灯火通明, 的士川流不息,霓虹灯照耀下的街道七彩生辉,大部分的店家似乎都在营业。下车后转的士入住临夏饭店,的士结账只要3元,不由生疑,这个价格能维持的士行业的生存吗?起步价大概是两公里,在油价高企的今天油费得多少钱?待打开后尾箱拿行李才找到可能的答案:后尾箱里塞进了一个煤气罐,临夏的的士烧气的。烧气是不是成本更低不得而知,但烧气肯定环保,值得提倡。一个城市发展的程度某种程度可以从的士的价格体现,愈发达则价格愈贵,反之愈然。这是一个普通百姓消费力的体现,刚刚是见到城市繁华的进步而感到高兴的感觉,的士的3元起步价又让人感觉到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民生活的艰辛。
  
   入住临夏饭店,饭店设施相当不错,并不比沿海的饭店酒店差。房费好像是两百多块,这个等级的饭店不知是临夏人眼中的顶级豪华饭店还是比较普通的饭店无从考究,但衷心希望这只是众多之一。
  
   入住后的大家已饥肠辘辘,当地的马小姐领着大家来到离饭店不远的一家回族餐厅,六人豪点六斤东乡手抓羊肉,一通猛吃,直看得马小姐目瞪口呆。看样子羊肉不仅回民喜欢,汉族人民乐于此道的人也大有人在。
  
   来的路上,特别是省城兰州,到处都是东乡手抓的招牌,可见名气极大,我们离手抓的发源地东乡咫尺之遥。可惜这次没有去东乡县城的计划,否则应该尝到更加正牌的手抓。人类的经济活动就是厉害,原本是当地百姓的一道菜而支撑起大大小小的餐馆而成为一个产业,继而带动一方的经济。我相信手抓的背后一定是有高人在策划在经营在推广。并且高人一定是回族兄弟,美食过后不由升起对高人的景仰之心。但大家天天都可以并且能够吃到手抓吗?疑问在心中再次升起。
  
   回到客房,半夜腹中疼痛,似是手抓吃多了。正后悔,辗转间排出腹气竟然好了。
  
   晨起,会长诚诚老何一干人等去积石山,我却独往北原奔友人老家而去。
  
   友人弟弟在临夏市内卖茶叶,见到友弟已经完全不认识了。站在眼前的友弟早就不是当年的翩翩少年,二十二年的光阴在友弟的脸上像是写了三十二年。打量友弟的茶叶生意:没有店面,几个大泡沫箱子装满十元一斤的茶叶摆在州医院路口拐角的空地上,天天早上担子挑出来,晚上挑回到租的房子去。寒风凛冽中守在摊子后面,无遮无挡。刮风下雪,日晒雨淋,一年到头,天天如此,这样的生意已经做了五年多了。问及生意如何,憨厚的友弟讲一个月能挣一千元。心中深为友弟的艰辛坚强忍耐勤劳而感到震撼。问友弟在这里摆卖没有人赶吗?友弟回答每个月给城管交120元的场地费。提起城管,不由得想起城管版的《清明上河图》来,莫名中对这里的城管竟然有些许感激之意。近来围绕城管和摊贩之间发生的事情十分之多,真希望全国的城管到临夏取取经,给摊贩们一点点空间又如何?在城市的整洁和摊贩的生存之间多一份宽容之心。
  
   友弟守摊卖茶叶,友弟媳领我去北原上的家里。重上北原,黄土原还是那么地黄,路边却多了些塑料大棚,大棚里种的是各种蔬菜。在这片大西北的高原上终于有冬季地产的蔬菜了,我想象着温暖的大棚里蔬菜们正快活地进行着光合作用努力地生长着。依稀似曾相识的道路引导着友人的老家,那个农家小院。
  
   依稀还是当年树木掩映下的那个院落,门楼主房偏房厨房围成整齐干净的院落,院落中又围一花坛,坛中种植几棵果树,树下立一金属自来水管,水管上立一自来水龙头。不禁想起古老中华的五行来,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在遥远西北的农家小院的花坛里搭配得竟然如此谐调,生生不息。 主屋屋檐墙面贴着瓷砖画,给冬季的小院带来些明亮的色彩。
  
   友人父母见我到来,高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让进主屋,还是那个烤火兼做烧水的铁炉,围炉而坐,伸手烤火,冲水泡茶,泡茶聊天。友人父母已是古稀之年,但精神健硕,腰不弯背不驼,耳不聋眼不花,腿脚十分利索。友父原是附近一小学校长,早已退休。老两口靠着友父的退休工资生活倒也衣食无忧。
  
   前些年通了自来水,饮水问题解决了,生活在南方城市里的人们可能根本就不会知道水是从那里来的,更不会理解这里解决了饮水问题是有多么重大的意义。饮水在这片古老的高原上不知道困难了几千年。多年前的我在这里时的感觉是:因为缺水,这片土地不适合人类生存。
  
   从行李里拿出给友父带的茶叶和紫砂壶。友父甚觉稀奇,不知如何用紫砂壶泡茶,我在深圳只喝过但从来不懂如何泡功夫茶,于是凭印象和友父一起探讨功夫茶的泡法:开水烫壶洗杯;茶锥刺开一块普洱;上茶叶;开水洗茶3遍;一泡;冲入盖着滤网盖的茶碗中;端起茶碗分别倒入小小的紫砂茶杯中。闻香,什么茶香都没有;饮茶,淡淡的茶水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失败。重新来过。二泡,茶酽了许多;三泡,普洱淡淡的香味出来了,饮之也有了点回甘,终于找到点茶馆的感觉。
  
   友父小心翼翼地拿出两只茶杯,摆在茶炉上,轻轻地告知我是我二十二年前从江西带给他的。我端起茶杯仔细端详:依稀是多年前从景德镇带来的那套青花瓷餐具中的两只酒杯,记得那套瓷器中的茶具是三泡台的茶碗。瓷的白和青花的青历经岁月后还是白也还是青,酒杯边小小的瓷点表明这套瓷器的质量并不是太好。但老人家保存的十分珍惜与小心,似有歉意地告诉我整套餐具某年某月某日被孙子孙女两次打破了两只酒杯。温暖的火炉前的我心中也流过一阵温暖,一套普通不过的瓷器承载了一份穿越时空的友情,仿佛间手中的小酒杯顷刻充满了灵性。斟上茶水似乎香甜了许多。
  
   从地图上看,北原更北有一大型水库,曰刘家峡水库,刘家峡水库将流经临夏的黄河截断发电,应该是我国比较早期的水利工程。江湖传闻敬爱的胡 就在刘家峡水库生活和战斗过。在深圳喜欢钓鱼,出发前就想把鱼竿带上在刘家峡试钓一把黄河鱼。妻笑我鱼痴,复恐友人家亦笑俺痴,故打消作钓念头。不钓鱼但见见水库的水也好。午饭后约同友父去刘家峡水库。老人家称去刘家峡浪。浪,在临夏即为游玩,浪兰州浪北京浪美国地浪得十分有趣。
  
   原上的道路十分发达,当地人将长安之星之类的微型车当作中巴车来跑客运,各种国产品牌的微型车们将原上的各个村庄连接起来,十分方便。微车一开起来,见客就上,坐满了就再挤挤,再挤挤,再挤挤,一辆微车挤个十二三人稀松平常。水库南边是临夏的莲花乡,过土桥镇向莲花镇驶去,路旁满山遍野种满了花椒树。花椒原来是长在树上的,司机介绍花椒是这边的特产。
  
   车子行驶在原野,隔不久就会出现一条窄而巨深的沟将原野切成两半,从沟上往下看,直让人头晕目眩。沟的底部仍然是黄土,友父解释是雨水把黄土冲走而将原野切割开。北原的黄土层有多厚,几十米?几百米?有机会应该请教对西北黄土高原有过研究的地理学家。
  
   司机知道我们去浪刘家峡水库,建议我们可以买点黄河鱼,真正的黄河鱼那可是天下闻名的,不禁心动。绕过曲曲折折的道路来到水库的莲花码头。
  
   虽然岸上是零下十几度,但水库上却薄薄地笼罩着层层雾气,朦胧间可见清澈的湖水,远处的轮廓隐约可见,湖中一艘摆渡船正慢慢地向码头靠近。没来之前特别想来看看,但真正站在水库边想得却是深圳大亚湾那边的大海海钓的场景。但凡喜爱钓鱼的人通常见不得两样东西,一则是鱼,见了鱼则要仔细分析鱼嘴的大小适合多大的鱼钩能钓上来,要研究一番鱼儿喜欢吃什么饵料;一则是水,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见到有水地方则禁不住手痒,总是要对水中有无鱼和有什么鱼憧憬一番,总想甩上几杆。呆望着眼前的一泓湖水想象着湖中的黄河鲤鱼有多大。在干旱的黄土高原上这一汪湖水来之不易,突然想起一句齐秦一首歌里的一句歌词:“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
  
   欣赏过地球的眼泪,内急,找解决之所,途被一老太太拦住讲话,叽里呱啦听不懂,于是不理她,进厕所解决后出来,老太太站在门口继续叽里呱啦。仔细辨别老太太话里多次重复一个字“~~钱~~~钱~~~~钱”,噢,这次听明白了,私家厕所,要交费的。包里正好有五毛,立刻给老太太。于是老太太笑了,于是乎我也笑了。老太太生活不容易,收点费用补贴家用是应该理解的,但似乎少了一点西北人的淳朴,不知道这招是不是从内地的火车站广场学来的,记得多年前就有南昌火车站广场的一个厕所拍卖到30万元的新闻。
  
   码头路边小店有人装了一盆鱼摆卖,问是黄河鱼吗?“是!”回答得理直气壮。怕上当,拉来司机请他帮我买鱼。司机刚从餐厅里出来,直接告诉我“今天没有黄河鱼。”原来真正的黄河水库鱼不是摆卖的,要到餐厅里去问。当地人就是当地人,对使奸搞诈一识就破。看样子经济大潮也同样冲击和腐蚀了这片原本淳朴敦厚的土地。
  
   回途同司机聊天,问及当地人民的生活状况如何。当地的生活比以前已有很大改观。农民种地现在已经不需要交任何费用,农业税取消了,并且能拿到国家给农民的每亩地60元补贴。前段时间老讲家电下乡,汽车下乡,同样也确实做到了,补贴也能到位,买一辆微车可以便宜3000多元。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有个理想编成民谣:“迎闯王,盼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当年闯王的理想在400年后的今天实现了。从这个意义上,不能不讲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回到土桥镇下车。土桥是北原上的一个大镇,逢369当集。是日初三大集,街道各种商店挤满了人,道路上被摆摊设点的挤的水泄不通。卖的东西多是外地货,问友父有没有当地的土特产,友父干脆地回答本地产的只有小麦和玉米。逛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仿佛置身少年时故乡的集市,嘈杂中体味着一份熟悉,呼吸着乡土气息,感觉很好。
  
   土桥离家里不远,决定步行回家。途径一高楼大厦,气派非凡,原来是土桥镇政府,不禁为之折服。高大气派的政府大楼至少说明了地方的繁华发达,盖楼的钱从哪里来倒不用去管他,总是有钱才会盖楼。高楼旁边矗立几栋楼房围成一个操场,这是土桥中学。老人家的孙子孙女就在这里读高三,同全国的高三学子一样正处于紧张的学习中。问及升学率如何,学校应届有一千左右学生,去年能考上六十名左右的大学生(数据可能不准确,因为这个升学率只有百分之六,是不是太低了些。)。临夏是少数民族地区,少数民族考生录取分数有降分待遇,可对同样生于斯长于斯的汉族考生就没有这个待遇,国家在照顾一部分的同时会不会遗忘一部分。
  
   天近黄昏,回到家中。友人妹妹在附近一小学教书,早就回到娘家等我们。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罢晚饭。
  
   白天走了一天也看了一天,倦意袭来,铺床睡觉。夜里同友父睡主屋大炕。炕烧得极温暖,温暖得在炕上滚来滚去地寻找凉一点的地方。徒劳无奈间索性捂住被子,背上出着汗,偶尔蹬掉被子凉快凉快。想着,总结着:友人一家在这高原上显然不是大富之家,但靠着友弟的勤劳和友父的退休金保障着全家的生活幸福安康,从深圳出发时的一点一点疑问和困惑慢慢有了感性的答案。
  
   临夏天亮的比较晚,早上八点多钟天才亮。屋外传来鸟鸣,起,来到院中,门外高树上一鸟窝,枝头两只喜鹊欢快地鸣唱着。双喜临门,喜鹊报喜,好事,应该预示着今年主人家孙子孙女双双考上大学呐。吃罢早饭,带着对友人家的深深祝福离开,回到临夏市内。
  
  
  回族的世界
  
   来到临夏之前,从来都不会记起自己还是汉族的身份。只记得多年前的学生时代偶尔填表中有民族一格,也从来不会去考究自己民族的来历或则有什么标志或则有什么血统。
  
   到了临夏,到处的男子头戴白色小帽和女子戴的盖头时刻提醒着自己汉族的身份,提醒着对信奉伊斯兰教的回族兄弟姐妹的各种习俗应该抱有应有的尊重。一份小心翼翼中耐不住的是一份强烈的神秘和好奇心。
  
   回族的来历不甚了了,只是觉得人口众多,在内地经常能见到兰州拉面馆是回族人开的。记得西安鼓楼脚下的回民一条街里各种各样的吃食,羊肉泡馍和腊牛羊肉总是百吃不厌。还有鼓楼旁的清真寺,记得西安那一带的回民十分富有。
  
   回族的历史应该是中华民族历史的一部分,抗战时就有回民支队,桂系领袖白崇禧就是回族,记得当年李宗仁当选副总统就得力于回族的大力支持。同样还有当年的西北马鸿逵马步芳马步青三马等都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重重的痕迹。
  
   临夏城中回民居多,汉民少些。整个城市建筑和内地无太大差别,住房同样是商品房,当地的商品房大概2000元每平米,清真寺好像也不是太多。
  
   老何一行已在积石山县展开助学活动,于是决定去追赶助学的脚步。
  
   积石山是临夏市管辖的一个县,离临夏大约60公里。路拦一的士,谈好价格120元。没走一公里,回族的士司机一通电话后,要介绍我上另外一辆车去积石山。这立刻引起人生地不熟的我的警觉,他会不会有什么阴谋,立刻告诉他我反对他这样做!给他三元后令其停车。换乘另一辆回族的士,曰去积石山的路口搭车。车开出后观察司机友善,继问去不去积石山县城,司机犹豫片刻答要100元才去。怪,刚才的120元不去,这位100元都可以去,事情的背后总有原因。
  
   等车子上了积石山的大路,刚才的警觉稍平。向司机问起原因,司机面露微笑。积石山的规定临夏市的的士不能拉客到积石山县城,运管们时不时地会尽心尽职地在离县城不远拐弯隐蔽处履行职责。临夏的司机不敢去积石山,要去的话需高价格,并且要赌运管当天不查车。不查就赚了,查就亏了。原来如此,不禁释然,这倒把深圳的士不能拉客到东莞,东莞的士不能拉客到深圳的现象学了个十足十。司机老哥就这样冒险直闯积石山。
  
   司机,回族,约莫30岁,诚实热情,善谈。离开临夏市区,同司机聊着,一个又一个的村庄扑面而来。右边的村庄多在几米高的黄土坡上,左边的村庄多是顺坡而下。村庄多为回民村庄,每个回民村必有清真寺,并且有些村还有两个清真寺。司机解释有两个寺的村是分别信奉伊斯兰教的两个派别:新教和旧教,新教建新教的清真寺,旧教建旧教的清真寺。清真寺多是村里最好最高大的建筑,这一点和全国各地比较好的建筑多为政府办公大楼有点像。村连着村,寺连着寺。清真寺多为双塔一绿色圆顶,塔高而尖,不知道施工时有无防震措施,西北多震,可要注意这个问题。清真寺是伊斯兰教的标志性建筑,全世界的清真寺的结构大抵如此,可在西安鼓楼旁的建于明朝的大清真寺的结构却完全是中国传统结构,那座清真大寺结构是不是全世界唯一不得而知。
  
   这么多的清真寺是怎么建起来的?带着疑问请教司机。伊斯兰教教义有规定:教众需每年将年收入的大约百分之五捐给寺里,年年如此,大家都捐。捐款由阿訇及其监督机构管理,收到捐款后开始建设清真寺,建成后供教众朝拜祷告等活动。
  
   途经一个村子,村北头是清真寺,村南头却是座汉族庙宇。清真寺高大豪华,庙宇却普普通通。备感迷惑,请教司机。不奇怪,这是个回汉混居的村。回民捐款多将清真寺建得高大,汉民捐款不太积极,庙宇就建得小些,倒不是一定就讲汉民就贫苦些。回汉村民共居一村,习惯互不相同,却又互相尊重,和谐共处。问司机捐不捐款,司机很自然地回答要捐的。
  
   路边村庄时不时有些飘着长须的回族老人晒太阳。司机解释回族男子以留须为美,且蓄须多为子孙满堂之老人。回民外出多戴 ,白帽亦为回民身份标志之一,戴了帽即为信奉伊斯兰的回民,出门戴帽意味尊重别人亦为自尊。
  
   同司机聊着聊着,山路弯弯,起起伏伏。眼见前方又一个大弯,司机将车子开得极慢极慢,将头伸出窗外不停张望,过弯后复加速。不解,原来此处经常查车,刚才是闯关呢。成功闯过关口的司机神情轻松愉快,我也忙不迭地祝贺他。过关后,前方就到了吹麻滩镇—积石山县政府所在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夹鲍鱼拎带鱼 时间:2010-02-03 17:36:00
  
  先顶再看。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03 17:37:00
  助学
  
   512汶川大地震,巨大的灾难猛然间将全国的力量拧成一股绳,中华民族骤然间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力量。国家机器高速运转, 总理领导着军队警察政府官员奋战在灾难现场一线;民间则上至富豪大贾下至贩夫走卒纷纷捐款捐物,形成一股股巨大的暖流涌向灾区。在这股暖流中,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组成了一支小小的医疗援助志愿者小分队身赴灾区,救死扶伤,无名无利,为灾区默默地做着一点一滴。
  
   随着政府救灾和灾后重建的展开,结束救援回到内地的队员们总想着为灾区和社会再做点什么,同时动员更多的人也来做点什么。于是筹建了“我有爱公益协会”,注册了网站《www.512wya.org》。专注于资助困难家庭的孩子上学。
  
   队员们深入山区老区边区等贫困地区,走进乡村,走进困难孩子的家庭,同孩子们面对面地一个一个了解情况,登记资料,将确需帮助之孩子资料发布在网上,寻找资助人,将资助款发放到孩子们的手中并后续跟踪。其行可敬,其心可佩。让我们记住这些默默无闻的网名:肥肥会长(可简称肥长),诚诚(原意为众志成城),真龙(意为不是假龙)……
  
   积石山县,全称是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积石山里就有三朵花。这次协会队员们走访的目的地就是三朵花里的一朵花:保安族村落,大河家镇大墩村小学。
  
   不知道有几个人能讲出五十六个民族的具体名称,来之前大概了解了一下保安族:人口不多,信奉伊斯兰教,以保安腰刀闻名。
  
   大墩村离积石山有十八公里的山路,老何早已联系好一辆微车接我。司机姓谢,汉族,热情。谢司机好像不太理解我们几个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只是用他自己的语言称我们是红十字会的人。
  
   谢司机显然在这一带很熟,一路上不断地给我介绍着当地的风土人情,也不断有人打招呼。边走边拉客,因讲好是包车的,拉客行为让我稍感不快。车上客人下车,付车资,不成想谢司机极自豪地挥挥手:“不用给了,今天是这位红十字会的包车了,你们免费。”刹那间有些惭愧,开车做生意的同时却保留着一份助人为乐殊为不易。
  
   谢司机问我们是否仅仅资助保安族学生而不资助汉族的学生,言语中透出对保安族的羡慕之情,并解释其实当地的汉族相对更困难些。不曾有过走访经验的我一时竟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只有“嗯嗯”地敷衍着.
  
   大墩村背靠积石山,是保安三村中的一个村落。来到大墩村是已是中午一点多。老何一行早就在村口等我。祖籍大墩的小马小姐领我们去她舅舅家吃饭,村里的房子最具特色的是高高的围墙。黄土打成的围墙将家家户户高高地围起来,围墙与围墙之间形成一条又一条的巷道,走在干净整洁的巷道里基本上看不见围墙里面的情况。在围墙上留个门,有的门上修个门楼,这就是一户的大门了。
  
   来到小马舅舅家的门前,迈过大门,有生第一次走进穆斯林的家庭。围墙内的院子豁然开朗,太阳懒洋洋地晒着花坛里的残雪。正房偏房皆座北朝南,主房正中悬挂圣地麦加毯画,绿色被褥整齐地叠放炕上,屋内整齐干净。穆斯林爱清洁,无论衣着,还是家庭环境皆勤洗勤扫。
  
   主人安排了极丰盛的午餐,心中体味和感谢着主人的深情厚谊。
  
   饭后讨论总结两天的走访情况。九年义务教育比较好地被执行了,大墩村大部分的家庭能够负担得起孩子读书的费用,并不是大面积的贫困。但还是有些家庭比较困难,困难家庭多为孩子父母出现问题,或离异或因病丧失劳动能力。当然贫困只是个相对概念,和发达国家相比,毫无疑问是绝对贫困的。看着大家根据走访的实际情况讨论着资助名单,我却心喜于国家这几十年来的进步。在这青海甘肃交界处,在内地人看来的边远山区,通水通电通道路,通电话手机有信号,种地不交税且有补助,孩子上学不交学费书本费,种种这些就是在十年前也应该是很难想象的事情。助学小团体走进这里更是个进步,我们的力量虽然渺小,却在踏踏实实地做着;助学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大家总在艰难地向前前进着。
  
   正讨论间,一阵低沉而明亮的声音穿破院墙,透过房屋,声音挟带着一种神秘的力量直达人的灵魂深处,突然间使人安静,使人沉思。村里的清真寺祷告的时间到了,村里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轻轻踱到院中,聆听着这天籁之音,抬头仰望远处积石山的山峦起伏,人类其实就是自然界的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来自于自然,复归于自然。现代生活的快节奏很少有机会让人同时停下来片刻,来思考人类生存的意义和检讨自己的行为。伊斯兰教的先知先觉们是不是想到过这个问题而特意制定一个祷告的程式给大家一个安静思考的机会呢?宗教的本意是什么?应该是一种思考,一种思想,一种哲学。
  
   下午继续走访,走访队长安排我做一些抄抄写写的记录工作,我却只想跟着他们走走看看,被大家笑称“见习志愿者”。
  
   走着,访着,来到一家院落。一阿婆孤独地坐在院子里墙根下晒太阳。阿婆独自带着孙女生活。见有人来,阿婆缓慢起身,客气着。困难中的人们并不需要多问。队长早已从学校提供的资料中了解到了。极度苦难,但政府为她们建了一间房子,孩子也已经有另外的慈善团体资助过了。对已经资助过的同学原则上不重复资助。
  
   出得门来,到隔壁一家走访。访到半途,我却屋前屋后地看。见刚才的阿婆步履蹒跚地手拿一碟,碟中装得不知道是什么,远处是积石山的山脉,眼前是地里的残雪,村里极安静。老人家在慢慢向家里移动。心中一动,端起相机,影下眼前的场景。不知道老人家平时是怎样过的。吃得饱吗?烧炕有柴火吗?孙女健康吗?衣服穿得暖吗?其实即便有人资助过,多资助一份也是应该的,不由得心中掠过一阵歉意。
  
   走访结束,在大墩小学集中。孩子们的读书声声声入耳。学校教学楼,操场,体育设施看起来一应俱全,大门气派,门楼上鎏金大书“大墩保安族小学”,豪华的学校建设远比豪华的政府大楼看起来舒服和爽心悦目。积石山县政府在学校前立碑,说明学校建设和政府对较少人口保安族政策扶持的资金落实情况。沐浴在党和政府的阳光雨露下的保安族人民得到的实惠是实实在在的。在这里看到的是国家的力量,助学的主力军是国家队。国家强大,国家繁荣富强,就有能力顾及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民间助学团体只能是一种拾遗补缺,进行个别的困难户的帮助。老何讲民间助学的最高境界在于不助学,什么时候社会发展,孩子们学习有了充分的保障,不会因为贫穷而辍学的时候,民间助学组织也就可以解散了。从这个意义上讲,衷心地希望助学团早点解散。
  
   衷心希望大墩小学的孩子们健康快乐成长,努力学习,早日成才。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03 17:38:00
  
  母亲河
  
   八十年代张明敏先生一首《青海青》描述的应该是这一带的风光,至今仍隐约记得歌词和曲调:青海青,黄河黄,更有那滔滔的金沙江;雪皓皓,山苍苍,祁连山下好牧场。
  
   黄河将这一带的土地分为甘肃青海两省,河边上坐落一小镇-----大河家镇。附近的四里八乡的回汉藏保安族在这小镇交流和互通有无,和谐共处。大河家---大河人家,从地名大概可推测当地人只称大河,而不叫黄河,否则就要称黄河人家了。早先生活在这一带的人们多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建立的城市也多在河边。但临夏市为什么建在夏河边而不建在黄河边呢?且夏河一带地名多带滩,有无一种可能:现在的夏河就是原来的黄河故道,黄河是后来改道才流经这边的。
  
   当我们来到大河家,说什么也要去看看黄河。这一段的黄河水面不宽,流急,水质清澈。黄河水刚从青海境内流出,在这里还是清清河水,只是到了下游流经黄土高原,两边的黄土被冲进黄河中才变成黄色。
  
   黄河上一桥,桥左边边是甘肃,桥右边就是青海了。
  
   黄河孕育了中华文明,养育着黄河儿女。在干旱少雨的西北,支撑起一个又一个的绿洲,肥沃着沿岸的土地;
  
   黄河是一条包容的黄河,发源于青藏高原,一路汇集各路支流小溪,九曲十八弯,蜿蜒而下,直抵渤海。也将沿途的各民族融成一个大家庭---中华民族;
  
   黄河是一条创造的黄河。夹带着大量黄土高原泥沙奔流到海,泥沙沉淀下来一点点将峡谷填平。兰州地下的黄土层就应该是黄河带来的。将渤海湾填平,万万年上演着沧海桑田,想象着山东烟台青岛一带就应该是黄河创作的作品;
  
   黄河还是条热爱自由的黄河。当被束缚得太紧时,总要伸腰扭动,改变河道,在中华大地上留下条条黄河故道。只是黄河每每改道要给沿岸带来巨大的灾难,有时这种灾难往往又是因为中华民族自身的灾难引起的。历史上就有因战争而掘开黄河,李自成围攻开封,不克,乃掘堤围城;国民政府掘堤抗战,玉石俱焚。少年读三国,读到关羽擒于禁斩庞德水淹七军,武功盖世,令人无限向往。但今天看来,关羽是不是掘开了荆州长江大堤,他是英雄了,那老百姓呢?历史人物在掘开黄河利用黄河作恶的时候可曾顾及百姓的安危?
  
   黄河还是条苦难的黄河。沿岸土地沙化,水土流失,气候恶化,干旱少雨,水流量越来越少,近年时常断流。中华的母亲河正面临着变成内陆季节河的尴尬。我们在向母亲河不断索取,修大坝,无节制取水用水,无限制地建居民点,扩建城市,破坏沿岸植被,将脏水废水泼向母亲河的时候,是否还应该思考一下我们对母亲河还应该做点什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对母亲河保持一份应有的尊重。
  
   立于黄河桥上,默默地看着脚下奔腾着清清的黄河水,无需太多的言语,这是一次朝拜,一次朝圣的旅程。
  
   老何顺着桥下的台阶来到河边,双手抚摸着母亲河,轻轻洗净双手,捧起一汪汪河水洗脸,饮尽,完成了老何心中神圣而庄重的朝拜礼仪。忙影下眼前的一刻,并命名“洗心”。
  
   洗已经被现代人商业化了,洗头洗桑拿洗脚场所遍布大街小巷,洗脑被用于传销等组织,花样翻新洗的同时可否到黄河岸边洗洗心。
  
   其实,我们此次来到此地助学的旅程也就是次洗心的旅程。尽力帮助孩子们的同时也在帮助自己,是一次净化灵魂的洗礼。
  
   台湾佛家证严法师当年在“静思精舍”清修,附近天主教堂修女见证严法师清苦,欲劝证严法师皈依基督,且分析佛教只注重自己清修而疏于帮助他人,证严法师顿悟:佛亦可助人。于是她发起慈济功德会,“慈”--让社会祥和,“济”---弥补人间缺陷。在台湾哪里有灾难困苦,那里就有慈济的身影,并将慈善事业做到世界各地。数目巨大的善款不是用来修缮豪华皇宫般的庙宇,而是用于修建设施齐备的医院,学校和帮助解决人间困苦。真真正正“善哉,善哉”。不知道大陆佛家的名山古刹和穆斯林的清真寺在“济”方面做得怎么样。有报道称美国的民间慈善团体影响极大,前方军队仗还没打完,后面的慈善团体的人道救援就跟上去了,不知报道是真是假。
  
   我想这也是洗心的过程吧,洗洗后留下善良之心。
  
  
  
  当地特产:
  
  
   匆匆的临夏之行,一种不同的人生体验。即将回家,想着应该给孩子带点什么特产。
  
   积石山县城有个店专卖保安腰刀,老何讲带刀剑太霸道了,不买。同时记起在大墩村好像就没见到做腰刀的铺子,保安三村就不太生产了,名气很大的腰刀是在哪里生产的呢。
  
   临夏的东乡手抓羊肉这几天吃了不少,熟食带不了,不买。
  
   临夏产花椒,最好质量的18元一斤,买两斤,调味品多了吃不完。
  
   临夏街头有卖葡萄干的,虽然是新疆产的,但也算西北特产,挑最好的12元一斤买三斤。
  
   枸杞是种植的,野生的枸杞好像没有卖的,兰州同学送了两斤。
  
   兰州的百合味道极佳,兰州同学送了一堆。
  
   回家前去百年老字号马子禄牛肉拉面公司吃上一碗。五元一大碗。买牛肉六斤,五十元一斤。
  
   这四天从兰州到临夏再回到兰州的吃住行费用全部AA制,每人A到人民币830元(好像是,准确数忘了),也算当地特色,一并列入。
  
  
  回到家中,想将这几天的经历做点回顾,却不曾想四天的经历断断续续的写了十几天,且在键盘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十分缓慢。写得不好,就批评一下;还看得下去的话,就鼓励一下;两样都不是的话,就路过一下。
  
  
  做点广告:
  
   我有爱公益协会网www.512wya.org为非盈利性质民间助学团体,所有学生资料均为志愿者实地走访甄别的困难学生家庭真实资料。虽然知道的人不太多,但志愿者们仍然一点一滴地努力做着。在此替志愿者们打点广告:
  
   希望给孩子们伸出您温暖的手。
  
作者:夹鲍鱼拎带鱼 时间:2010-02-03 18:29:00
  
  那么大夏河和李元昊建立的大夏国有没有关联呢?临夏在宋朝时是不是属于大夏国?大夏国和当时的吐蕃国交界的地方是在临夏和青海一带吗?如果是当时的边界地区,那按道理临夏现在应该多民族交流沟通融合的场所~~~~
  
  ————确有关联。建立西夏国的党项族实际上是羌族的一支余脉:党项羌。85.3公里长的大夏河就是党项族最初的乳汁。李元昊建国称“西夏”,就是为了纪念自己的部族血脉发源之地:析支,即今天的甘肃南部和四川、青海交界处。
  
  公元前1038年农历十月一日,羌历年的清晨,李元昊登基。他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第一位穿着白色帝袍登基的帝王,而他登基时面朝的方向是西南——正是自己民族的发源地方向。
  
  公元前5世纪70年代,古羌人首领爰剑率其部落成为秦人奴隶;前384年,爰剑四代孙忍带领一部族众向外拼杀,占领了河湟地区,成为羌族新的分支——河湟羌;公元154年,以临夏为活动中心的羌族部落首领留何主动与当时的汉朝和好,被汉景帝安置在今天的甘肃宕昌县——这是羌人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宕昌古国。前116年,汉朝在今临夏建立枹罕县,羌人被从这里逐出,从此离开了大夏河流域。一支从陇东南进入四川北部,即今天的汶川、北川、茂县、理县一带,一支辗转流落到河套平原,后来发展建立了西夏国。
  
  
  
  ————以上资料来自《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作者:唐荣尧(甘肃白银)。
  
  
  
  
作者:夹鲍鱼拎带鱼 时间:2010-02-03 20:50:00
  
  ——在这里看到的是国家的力量,助学的主力军是国家队。国家强大,国家繁荣富强,就有能力顾及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民间助学团体只能是一种拾遗补缺,进行个别的困难户的帮助。老何讲民间助学的最高境界在于不助学,什么时候社会发展,孩子们学习有了充分的保障,不会因为贫穷而辍学的时候,民间助学组织也就可以解散了。从这个意义上讲,衷心地希望助学团早点解散。
  
  
  ——黄河还是条热爱自由的黄河。当被束缚得太紧时,总要伸腰扭动,改变河道,在中华大地上留下条条黄河故道。只是黄河每每改道要给沿岸带来巨大的灾难,有时这种灾难往往又是因为中华民族自身的灾难引起的。历史上就有因战争而掘开黄河,李自成围攻开封,不克,乃掘堤围城;国民政府掘堤抗战,玉石俱焚。少年读三国,读到关羽擒于禁斩庞德水淹七军,武功盖世,令人无限向往。但今天看来,关羽是不是掘开了荆州长江大堤,他是英雄了,那老百姓呢?历史人物在掘开黄河利用黄河作恶的时候可曾顾及百姓的安危?
    
  ——黄河还是条苦难的黄河。沿岸土地沙化,水土流失,气候恶化,干旱少雨,水流量越来越少,近年时常断流。中华的母亲河正面临着变成内陆季节河的尴尬。我们在向母亲河不断索取,修大坝,无节制取水用水,无限制地建居民点,扩建城市,破坏沿岸植被,将脏水废水泼向母亲河的时候,是否还应该思考一下我们对母亲河还应该做点什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对母亲河保持一份应有的尊重。
  
  
作者:冷眼的马甲 时间:2010-02-03 21:03:00
  临夏——古河州
作者:冷眼的马甲 时间:2010-02-03 21:36:00
  走进临夏

作者:刀尖上的流云 时间:2010-02-03 22:01:00
  赞
  
  楼主
  
  好帖一定要顶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03 22:09:00
  谢谢捧场,谢谢4#的解答
作者:攻暴菊花 时间:2010-02-03 23:28:00
  好帖好帖,临夏人路过。
作者:xbask 时间:2010-02-04 17:39:00
  好!赞一个@!
作者:天山绿风 时间:2010-02-06 00:07:00
  楼主文笔不错,顶!!!
作者:sunzhanyu2009 时间:2010-02-06 01:01:00
  楼主文采飞扬,爱心可嘉,替临夏孩子们谢过。
作者:冷眼的马甲 时间:2010-02-06 01:18:00
  做点广告:
    
     我有爱公益协会网www.512wya.org为非盈利性质民间助学团体,所有学生资料均为志愿者实地走访甄别的困难学生家庭真实资料。虽然知道的人不太多,但志愿者们仍然一点一滴地努力做着。在此替志愿者们打点广告:
    
     希望给孩子们伸出您温暖的手。
  ----------
  
  你们并不孤独,兰州网友在行动!
  

兰州网友爱心助学

作者:基地0号 时间:2010-02-08 00:03:00
  非常不错的地方,支持一下,楼主辛苦!!
作者:阳光绿茵 时间:2010-02-08 01:18:00
  非常不错的地方,支持一下,楼主辛苦!!
  谢谢
作者:水南水北 时间:2010-02-10 21:57:00
  应该说楼主本是怀着一颗友善的心来感受临夏的,很真实。
作者:水南水北 时间:2010-02-10 21:58:00
  关于临夏的照片,应该是临夏州积石山县城的照片。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10 23:28:00
  旅途照了点照片,可惜不会用天涯传照片。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10 23:36:00
  试发图片

东乡手抓羊肉



友人老家



刘家峡水库的莲花码头



双喜临门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10 23:41:00
  ,

丰收写在树上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10 23:45:00
  ,

清真寺



镜头前的羊们:“hello....”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10 23:54:00
  .

大墩村的圈



默默的积石山脉,静静的村庄,地里的残雪,蹒跚的老人

作者:冷眼的马甲 时间:2010-02-11 01:18:00
  记得早些年去临夏,回族大娘做的面条和酥饼真的好吃呀!印象深刻。
作者:龙场闲人 时间:2010-02-13 13:40:00
  到这种地方才能体会真正的滋味十足的甘肃风情和风物,比较起来,兰州只能算是个黄河边上的化粪池。
作者:zhangqiang6688 时间:2010-02-18 13:49:00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18 17:13:00
  虎年安康,吉祥如意
  给大家拜年了
作者:一斤牙齿 时间:2010-02-18 17:30:00
  今日偶然看见楼主此贴,竟从这外地人口中的临夏叙述中慢慢勾起家乡回忆,离家五年有余,年年春节回家,家乡也在飞速的变化着,今年猛然发现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临夏娃竟已不知移动何处交费…只能淡而一笑,感叹时间飞速,却想起家人渐渐老去的身影!感谢楼主了,呵呵,三泡台,手抓,下次有机会,介绍点不得不去的地方啊…马队长,五十三号,西城壕,北大街,尕手((人),哈哈,手机偶见,胡言乱语…
作者:雪飘云落 时间:2010-02-19 17:12:00
  楼主写的真好,也谢谢好心人们对临夏孩子们的资助。
  如果可以,我想把这篇帖子转发到中国临夏网的论坛上,不知可否?
楼主kacha_kacha 时间:2010-02-19 17:38:00
  复楼上:
   应该没问题,不过别用作商业用途。如果报社之类采用的话,别忘了通知我收取稿费,如有稿费将全部捐给孩子们。
作者:雪飘云落 时间:2010-02-19 22:27:00
  呵呵,楼主放心!!
作者:污秽的小手 时间:2010-03-22 14:12:00
  楼主你真棒啊~好文章~ 以后你的文章都顶你
作者:蔚蓝色Oo微风 时间:2010-08-15 21:05:00
  真实 流畅。欢迎再到临夏浪来!
作者:baoling6212303 时间:2010-09-19 01:12:00
  离家8年了 8年中满打满算在家呆了不到5个月
  感慨于家乡的变化 希望家乡越变越好
作者:月升星移 时间:2012-07-07 21:20:00
  好帖
作者:hncocount 时间:2012-07-07 23:52:00
  临夏还是比较适合居住,家乡还是好
  
作者:wangyuhusa 时间:2013-03-26 16:48:00
  好贴,两年未回家,不知家乡变化如何

  
作者:liu_jianglin 时间:2013-03-27 17:07:00
  写的不错,甘肃人感谢了。
作者:CCJYzD 时间:2013-03-28 10:58:00
  我家在北原,我身边的同事朋友也是江西人,我对江西有种特别的过去,楼主写的真是精辟、由衷感谢你江西朋友。
作者:給誰那份愛 时间:2013-07-25 22:29:00
  楼主对于临夏北源,土桥一带情有独钟啊
作者:江湖小游子 时间:2013-08-01 00:03:00
  临夏人 路过
  楼主写的真好
作者:西域特使 时间:2013-08-03 15:01:00
  兰州人,路过。真感叹楼主渊博的知识和细腻的情感,拜读!
作者:老大哥在线 时间:2013-08-03 17:25:00
  兰州手机135号段,尾数4连号转让,有意私。
作者:临夏来临 时间:2015-11-06 23:59:00
  活灵活现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