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县印象

楼主:龙江钓徒 时间:2013-12-06 18:21:42 点击:685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康县两日,时晴时雨。早就知道康县要比武都冷一些,预备了保暖内衣,不料仍生冷难当。

  雨雾里的康县山水,如诗如画。这些年,康县发展定位除了茶叶、木耳、菇类及天麻、人参、当归等等特色农业,还有一项就是新兴的旅游产业。由于想旅游兴县,所以投入就大了些。现在,基础设施比当年我去时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在武都与康县接壤的边际,有个叫望子关的地方,相传是北宋杨令公眺望离营哨探未归的儿子杨六郎的所在(故名“望子关”),就在这个关口,道路品质的差异就凸显了出来:武都一边正大干猛干,而康县一侧早已成功。宽阔的道路自不必说,就连路旁的标志、景观也早已布就,俨然大旅游景区的样貌。

  康县在秦岭山脉中,全县被广袤的原始森林覆盖。就算在整个西北地区,这山、这水也算得上最好的吧。几乎看不到裸露的土壤与山石,是的,是山石——就连山石上都生长着草木。湿润的亚热带气候及高山、低地造就了这里生态的多样性,动植物资源非常丰富:野猪、狗熊、猴子、麋鹿等等在山外是难得一见的,而在这里,却平常得紧;芭蕉、茶园、猕猴桃、板栗令你想起南国的西双版纳;而乔木、灌木,在这初冬时节,装扮得满山色彩斑斓,可不正是伟人诗里所述的“层林尽染” 吗?

  五彩斑斓的山林,我在舟曲和迭部县也见过,与迭部粗犷、豪放、大气的原始森林相比,康县的山林要妩媚、秀雅、风流得多。一个如壮汉抱琵琶唱苏东坡“大江东去、浪淘尽”,一个如艳女抚丝竹吟柳三变“黄鹂翩翩,乍迁芳树”。

  由于淫雨霏霏,饱览是无望的了。可雨天自有雨天的情调。雨雾里的山水更寂、更新、更净。你看那缭绕于山山峁峁的白色云雾,你看那河沟里潺潺流过的清亮小溪,你看那突兀于层层云雾中、巍然屹立于云雾之上的苍松翠柏簇拥着的青秀的山峰,怎能不启你如梦如幻、如入仙境的遐思?与黄山、庐山相比,眼前的风物哪儿还有丝毫的逊色呢?也许,黄、庐的成名,只是得益于伟人的足迹,再就是历代迁客骚人们的吹捧罢了。

  康县城给我的总体印象是“精致”。矗立白云山公园,放眼望去,城市滨着燕子河而建,南北逼仄、东西狭长,宛如一条巨龙;这,似与“精致”相悖,但是,入于城中,一街一院、一屋一宇、一草一木,都透着主人精心打造的痕迹:形制的美是不必说的,干净、整洁,在别的地方只要努力也能做得到,然而,布局的整饬、和谐却不由人不赞叹了!

  纵然雨停时,街上行人也不多。小街湿湿的、润润的,不象春秋时节的那种湿润法,微微有些硬,仿佛有细如砂糖的冰晶掺杂其间;留心路人,你会惊讶地发现他们竟是那样温婉、淑德,就算身边踽踽而过的农夫,也是那样安逸、恬淡——这与司空见惯的发散着浮躁味、膨胀着暴戾气的我的乡亲们相比,真的令我汗颜了。康县,你真的是远离当代喧嚣的俗世的世外桃园吗?

  白云山公园内有两处仿古建筑:一是博物馆,一是红色革命纪念馆。虽然尚未竣工,但其大气磅礴之象已依稀可见。一个不足三十万人口的小县,主人竟有如此魄力,着实令人感叹。园内灯箱上有统一印制的本地诗人题白云山的诗,细细体味,每一首似乎都浸淫着浓浓的灵山秀水气。感慨之际,伴游的县文联副 、青年画家孙雁女士说:“上小学时作文,老是写‘我们生长在燕子河畔、白云山下’……”是啊!钟灵毓秀,没有这样好的山水,上苍怎么舍得将人类的精灵降生于此呢?然而,这似乎又是一个悖论:究竟是灵山秀水孕育了这些人类的精灵,还是精灵们爱上了这瑶池仙境般的山水呢?总之,实地游历了,心头便产生了一个固执的“己见”:康县能产生大作家李永康,以钟馗像著称于世的大画家刘宏钟,全国著名诗人、美女樊康琴(樊樊),实力派青年画家、美女孙雁,诗人朱晓光、王凯、李业兰,散文作家李正志、蒋敏、张蓉……成就一支英雄的队伍,使得康县在陇南乃至全省文艺界独领风骚,与这灵秀的山河是密切相关的。

  城市之外,是宁静、祥和的田园风光。其实,昨天从武都一路走来,早就注意上雨雾里的乡村了。不知道是“5·12”特大地震后重建工作的成果,还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业绩,总之,乡村没有了我曾看到过的残破、贫穷相,漂亮的房屋——不管是传统的中式瓦屋还是“泊来”的西式小楼,都给人富庶殷实的感觉;农民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他们不再为温饱而苦苦挣扎,虽然劳动的方式与以往没多大差别,可劳动的意义不同了:他们自给自足之余更多地在为市场生产商品。特色农业与旅游服务业是他们奔小康的两条腿,他们的财富在与日俱增,他们在为别人提供服务的同时,也在创造着享受别人为自己服务的资本——城里人不是喜欢来乡下吗?行,我们欢迎,我们“为您服务”!可我们也向往大都市啊,揣上成摞成摞“野鸡红”或者几张银联卡,带上身份证,北京、上海、广州、香港任我行!

  到县城的次日清晨,难得地天晴了。艳阳高照。我们要去城东我早年就向往着的一个地方——岸门口镇。吃罢早点从县城出发,不足一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下车伊始就有了印象:镇子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大,夹在两山间,不只地形狭了些,人口也不是很多。我的几位非常优秀的同学,贾世辉、彭康青、潘圣成真就是从这个小镇上走出去的吗?心里莫名地有些疑惑。趁着领队与地方党委、政府要员座谈,我溜了出来,在小街上游荡。风光一例是美的。小镇虽然不大,可也与时俱进,没有我一直臆测的那样落伍。一路如神仙般飘来,伴着绿水青山,猛地扎进这个有些喧闹的镇子,令我有些恍惚。彭康青同学时体质有些弱,我曾玩笑说她个子大了点,不然真的象林妹妹。二十多年没见,不料前年她作为市人大代表在电视新闻里露了下面,竟然也长了些肉,红润了许多。这三位均是我同班同学,贾世辉一直与我同宿舍,他从1.60到1.82的个头几乎是我们看着一天天长起来的。毕业后,他们都在外面打下了自己的江山,早就不在这小县里了。不过,退一步说,有这样美的家乡,就算不读书,在这云山深处自耕自食、自织自衣、自酿自饮,安享神仙般的日子,又有何不可呢?

  康县最令人称道的地方是阳坝。这个以绿茶的优良品质、旖旎的山水风光闻名遐迩的地方本是我们此行的重点,可惜,刚晴了一个上午的天立马就又飘起了细雨。天冷了,我们早先的准备还是不充分。得返回了。

  临上车时,望着濛濛细雨中的远山,我在心里默念:“阳坝,今日与你立约,明年夏天我一定要揭开你神秘的面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兰州老邹 时间:2013-12-06 22:15:00
  当年每到小雨天,就坐在城关镇政府会议室门口,呆呆地望着岚气缭绕的白云山,一坐就好几个小时。
作者:guoke20000 时间:2013-12-08 20:20:00
  看起来不错!
作者:空虚书生 时间:2013-12-17 01:24:00
楼主龙江钓徒 时间:2014-01-05 09:30:00
  @空虚书生 4楼 2013-12-17 01:24:00
  
  -----------------------------
  哈哈,义气千秋!
楼主龙江钓徒 时间:2014-01-23 23:20:00
  @兰州老邹 1楼 2013-12-06 22:15:00
  当年每到小雨天,就坐在城关镇政府会议室门口,呆呆地望着岚气缭绕的白云山,一坐就好几个小时。
  -----------------------------
  去过,就能体会到我所言非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