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五年竟遭毒打,女儿为母亲讨公道(求助)

楼主:readylee108 时间:2017-05-28 17:00:35 点击:656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7年4月3日早7点,在成都的我突然收到一个惊天噩耗:身在异乡的母亲遭到暴打,命悬一线!初听消息,我犹如五雷轰顶,立即坐车奔赴甘肃省庆城县岐伯中医院。12小时后到达抢救室时,我透过门缝看到插着氧管奄奄一息的母亲,顿时浑身冰凉,身体僵硬到不敢迈进抢救室。当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病床前,看着昏迷不醒、面目变形的母亲,瞬间瘫倒在地:这还是我那个宽厚待人、和蔼可亲的母亲吗?!
  

  在询问医生后,得知母亲左侧第5-9根肋骨骨折、左侧血气胸、肺组织受压50%、头部多处裂伤、多发软组织挫裂伤,此时已下病危通知。

  
  生我养我30年的母亲竟陷至如此绝境,身为女儿,我的心里就像被针刺铁捶一般,痛得难以形容。父亲去世多年,留下我与母亲相依为命。竟不曾料想母亲在近花甲之年还遭此毒手,天理何在?

  
  更令人发指的是:暴打她的人,竟然是与她一起生活了近5年的男人,我称他姚叔的姚斌!
  姚斌,庆城县明辉工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法人,现承包长庆油田采油七厂钻井业务。2012年年底,我母亲经人介绍与他相识、相恋。2013年初,姚斌以公司业务需要为由,从四川将我母亲接至甘肃省环县洪德乡同居生活。
  母亲初到甘肃时,姚斌负债累累,四处欠款。此后,母亲不辞辛劳地协助其打理公司,公司资金周转困难时,她还四处向亲戚朋友借钱帮他度过难关。日常很多事务也都是她去办理,但她从未有过一丝怨言,也没有拿过、要过一分工资。彼此都接近花甲年纪,她只想与姚斌安度晚年。但谁也没想到,母亲几年的辛苦付出,最终换来的却是姚斌的残暴殴打,甚至差点丢了性命。

  
  2017年4月3日凌晨,在甘肃环线洪德乡租住房内,姚斌要求与我母亲同房,她因身体不适拒绝,姚斌恼羞成怒对我母亲拳打脚踢。随后,姚斌拿出一段录音让她听并要其解释,并据此毫不讲理地指责母亲出轨。而具录音显示时为2017年3月24日17点,此时母亲正在报案人饭店大厅帮忙,事后报案人与饭店服务员都为此证明,他竟然如此指责母亲。那段录音亦只是一段毫无人声的电话杂音,凭此竟然说母亲出轨?!
  姚斌先是手持“陀螺杆”向她的头部、胸部、背部、腿部殴打。期间反复播放录音,反复殴打我母亲,持续时间达半个小时之久。谁能承受半个小时下手残忍的暴打?彼时母亲已受到严重伤害,整间屋子里都洒满了母亲的血。姚斌非但不救治,反而强行将她拉上车,由司机李岗峰驾车前往100多公里外的庆城县。在车上姚斌又播放录音让我母亲解释,并继续殴打,至其昏迷。
  

  到庆城县后,姚斌将我母亲遗弃在人民路街边,才通知介绍人来,说了一句“死不了”后,就与司机驾车离开。后介绍人将我母亲送到庆城县岐伯中医院抢救治疗,彼时,她浑身是血,气息奄奄,在寒冷的凌晨只穿一件薄薄的睡衣、裹着一床被单,连鞋也没穿。在抢救期间,需要亲属签字,毫无人性的姚斌还拒不到医院签字,直到我母亲出院,姚斌也没有到医院看望过一次。
  2017年5月23日,经甘肃省环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我母亲因外伤至左侧血气胸属轻伤一级;致头部、口唇裂创、左手无名指及小拇指骨折均属轻伤二级。

  

  他的残暴、恶劣还不止于此。打人后,他还多次威胁报案人,导致报案人无法在洪德乡继续经营饭店,不得不将饭店低价转让。在本地横行霸道的姚斌还口出狂言,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声称其“对付公堂、对付法院都做了应急”,试图让我们孤儿寡母申告无门!尽管目前已经刑事立案,但我与母亲身处异乡无亲无故,人身受到极大的威胁。恳请公安局、检察院尽快逮捕姚斌,制裁这个毫无人性的残暴之徒,还我母亲一个公道!!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readylee108 时间:2017-05-28 20:50:38
  求转发
楼主readylee108 时间:2017-05-29 09:03:42
  求助,求转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