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马家窑彩陶文化对甘肃的考古、史学、文化、文旅产业开发等各界寄语

楼主:gsymq 时间:2020-09-23 20:50:28 点击:2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悉知,2020年9月23日,“文明曙光 彩陶之巅-马家窑彩陶精品展”在甘肃省临洮县博物馆开幕,多达217件彩陶精品展出,聊以祝贺!

  呵,现在河南(二里头)、陕西(石峁)、浙江(良渚)、湖南(城头山)、四川(三星推)、山西(陶寺)等地的考古、史学、文化、文旅产业开发等各界,千帆竞发,齐头并进,可誉之谓“举全省之力”在重视文旅产业开发和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传承之状态,以"科学考古″为抓手,以"中华文明探源″为依托,掘地三尺的在找都城/城市,争创第一都,争搞什么古国……等,不知具有“华夏文明重要发源地”、拥有"大昆仑文化″优势的甘肃省在马家窑彩陶文化区域里能不能掘出来个城池、城壕什么的,或什么古国的呵!请思考下?!

  现在官方宣说“甘肃文明八千年”已经很热很成熟,逐渐也成为了事实,因让6万年至4800年连续不断的“甘肃天水大地湾文化”给足了证据,但是没有八千年的文字、城市、青铜器等,只有五千年左右的陶陶罐罐的,只有那些刻划符号……等,让人家以西方思潮主导下形成的“文明三要素”评判标准者怎么想,怎么说呢?在“中华文明探源”上能排到第几位?能占有几席之位吗?

  真心的寄语:甘肃考古、史学、文化、文旅产业开发等各界要撸起袖子加油干,争取掘地翻一倍,搞到它六尺深,弄几个科考项目,想法请几个专家学者们也弄出几个“故里”来(譬如,人家连玉皇大帝的故里都考古考证出来了呵),或再弄出几个什么古国吧(譬如,人家把几千年前的古人类聚落“邑”式的遗址都可以弄成文明古国什么的)!一一庚子仲秋杨牧青随记于京华

  补录杨牧青随记五则:

  1、我一直讲,研究世界上古史要拋开西方文明中心论,研究中国上古史要挣脱自周秦两千多年来用方位+区域+王权以“中”分“四夷”而形成的中原文化中心说的套路,格局要大,视野要广,思虑要远,不要为了当下区域性文旅产业的蝇头小利去争,创第一,树标准,要用"杨牧青古中国大昆仑文化史学观″看天下,观世界,文以化之,明之以人类,人类即就是人类也!

  2、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当年"满天星斗说"可参,文化文明是相互影响的,此生彼灭。古人类或者说3千年前(周之前)的古人是无国界的,那地方能适居就那儿住,水退人进,水来人跑,没有后世及当今区域性的硬性给划分和向上硬套标准呵!特别如今文旅产业利益链下对古史古人古遗址的牵强附会、造假篡改等更恶劣!当然,每个地方都有区域的文化特色和文明结晶,我深虑的是,“中华文明探源”进程中许多许多的思想与认识好似都被“中原文化中心说”给牵制了或某个意识牵着走,前不久国家又弄了个“夏”研究项目课题什么的,这样循环下去,不是突出重围,而是依样在“中原”的原地打转转呵,不利于考古、史学的“向前溯源”啊!

  3、“地理考古学告诉我们,黄帝生活的仰韶时代,新郑还是一片泽国,根本没有产生黄帝的土壤。有学者痛心的指出,历史文化造假其实比病毒更可怕。”(摘自清乐堂语)阅之回复:因为,早年当时所有的文化遗址都用“仰韶标准”或“仰韶类型”判定的,这叫思想意识先入为主!!如果早年当时从羌塘区域入手考古发掘,那今时见到的3至4万年的古人类文化遗留又该怎么说?“西方文明中心论”导致、甚至危害“中华文明探源”的“文化自信”问题还未彻底清醒和解决,而近多年加剧的“中原文化中心说”又导致人们对华夏文明不能放开胸怀和视野去认识问题,这个大家明白不?!!

  4、问:仰韶文华几千年,黄帝活了几千年?河南很多仰韶文化遗址,都是在水里形成?新郑一片泽国,更下游的山东、江苏是不是在海底?
  答:去看看豫西、中、东到鲁西区域的海拨,再去看看良渚的海拔,还会跨湖桥、城头山、陶寺、石峁、半坡等海拔(见本号内《杨牧青:略说水患地质变化对华夏文化文明及人类的重要影响》的具体参数),聪明的古人类不会在嵩山、具茨山、蒙山等山顶的顶上去建邑建城建邦的部落式发展呵,也只有后来的寺庙才去了山顶。而且豫鲁山区的半山坡山脚起100米高度处以上的“塬坡型”适宜数万人群居的地方是多少?去理智、客观分析下,别让考古、史学某种意识牵制着走!

  还有,三千多年前,豫鲁之间的区域是热带雨林气候未消退,商晚的安阳周边也还有象、兕等动物,这是早商红山文化后商随着气候逐渐稳定就沿太行东南部南下发展,所以史载商王到处迁建都邑,呈东北到西南线式的。

  另,早先黄帝与蚩尤打仗、合釜会盟为什么要去涿鹿呢?因为当时(至少5千年以上)这个地方的地势高,较平坦,有人居,有资源。若以涿鹿为圆点向西南、南、稍东南呈扇面形的去看,到处是河水泽漫雨林区呵,泰蒙山系与太行东南麓的晋南是隔泽水区而望,即就华北、东、南(如沧州这一带)平原两三千年前才形成稳定下来的。不要忘记,战国时北京霸州胜芳还有码头,也可说明当时海水倒浸及黄河古道的问题!洛郑到鲁西的“冲积平原”事实不要忽略!

  另,我一直讲,研究世界上古史要拋开西方文明中心论,研究中国上古史要挣脱自周秦两千多年来用方位+区域+王权以“中”分“四夷”而形成的中原文化中心说的套路,格局要大,视野要广,思虑要远,不要为了当下区域性文旅产业的蝇头小利去争,创第一,树标准,要用“杨牧青古中国大昆仑文化史学观”和“杨牧青甲骨文非卜辞说”看天下,观世界,文以化之,明之以人类,人类即就是人类也!

  5、因阅学者王震中《从华夏民族形成于中原论“何以中国”》一文而说:华人(按,三皇五帝时可统称,华胥/伏羲/羌/炎等)一一夏人(夏代/其前还有虞朝人)一一商人(商代/有东夷人)一一周人(西周/有北狄西戎东夷人,到东周基本上乱了)一一秦人(以周秦为主要特征,还有晋、楚、齐人等,开始出现南蛮人)一一汉人(西汉至清代称汉人,以"中"分"四夷″人更明确,期间如清代则称满人)一一中国人(现代意义,这是为了区别欧美诸国人,至于许慎的"夏,中国之人也”是讲区域的,还不是讲国家性质的事呵。)在“中华文明探源”过程中“杨牧青古中国大昆仑文化史学观”和“杨牧青甲骨文非卜辞说”愈发显得重要,杨牧青的“科学实证+玄灵思维是认知人类上古文化的基本方法”这一论断更具有现实的人类上古文化与文明研究的指导意义和价值!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