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崖儋耳郡设置前后的历史环境(三)

楼主:林冠群2014 时间:2014-03-30 15:50:35 点击:1006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珠崖、儋耳郡设置前后的历史环境(三)


  (三)汉初为什么罢废珠崖郡

  汉武帝在海南设置珠崖、儋耳郡,意示着海南从此进入文明开化的历史新时期,但世间的事总是有一利必有一弊,设郡开化也同时意味着封建统治的枷锁从此套在了广大海南人民的头上。有了行政建置也就有了各级官僚、各种胥吏,据《后汉书?南蛮传》载:
  汉武帝末年,孙幸为珠崖太守“调广幅布献之,蛮不堪役,遂攻郡杀幸。幸子豹,合率善人,还复破之,自领郡事,讨击余党,连年乃平。豹遣使封还印绶,上书言状,制诏即以豹为珠崖太守,威政大行,献命岁至。中国贪其珍赂,渐相侵侮,故率数岁一反”。
  这是很有代表性的一段记述。自有行政建置之后,海南地方初期虽有朝廷免赋税的“优惠政策”,但汉武帝及后世之君开疆扩土的另一个目的都不外乎索取各地方的珍奇宝物。“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各个地方的珍宝奇物,都要向中央朝廷进奉。在进奉的过程中,地方官吏从中侵渔百姓,中饱私囊,那是很自然的事。加上商贾盘剥,豪强夺占等事,因而激起民变也是很自然的事。“故率数岁一反”,虽有郡县之置,地方上也难得绥靖的时候。
  “广幅布”为何物,从字面上解,恐怕也不外乎一种尺寸很大的土布。海南地方很早就有纺织的传统,《汉书?地理志》:“儋耳、珠崖郡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男子耕农种禾稻、苎麻,女子桑蚕织绩。”而黎锦更是其中织物的珍品,为中原权贵所重。这里有一个问题,即《汉书》所言“女子桑蚕织绩”似与后世所传情况有所不同。海南地方植桑养蚕并不普遍,而织物多出自棉花,棉花在古代称为“吉贝”或“古贝”。宋代周去非《岭外代答》一书称:“吉贝,木如低小桑,枝萼类芙蓉,花之心叶皆细葺,絮长半寸余,宛如柳绵,有黑子数十。南人取其茸絮,以铁筋碾去其子,即以手握茸就纺,不烦缉绩,以之为布,最为坚善。《唐史》以为‘古贝’,又以为草属。顾古吉字讹,草木物异,不知别有草生之古贝,非木生之吉贝耶,将微木似草,字画疑以传疑耶?”周去非所说的“吉贝”指今之棉花无疑,但将木棉当作吉贝者亦有之。《南史?林邑国传》:“古贝者,树名也。其华成时如鹅毛,抽其绪纺之以作布。”这就是木本的木棉。以上记述告诉我们,木棉与草棉为两种不同的植物,都可作为纺织的原料,但在古代文献中,古贝与吉贝常相混淆,称木棉者,并非都与吉贝同类;而称古贝木者即今之木棉。棉花原产自国外,丘濬《大学衍义补》卷22:“宋元之间,始传其种入中国。关陕闽广首得其利。盖此物出外夷,闽广海舶通商,关陕壤接西域故也。”这就是说,棉花之传入中国有两条渠道,一自海上来,一自我国西北的“丝绸之路”来。元代王祯《木绵图谱序》以为“木棉产自海南”显然省略了产自西域这一事实。且他所指的“海南”应泛指南洋诸岛非专指海南,因此有的学者以为棉花产自海南,“吉贝”之名始出自黎语,这是错误的。吉贝,据《辞海》解释,其音出自马来文Kapok的译音。亦因此可以知道,自宋元时期,棉花传至海南,海南黎族同胞以棉花以及木棉为原料加以纺织,产出黎锦,而汉时棉花尚未见种植,故有“桑蚕”之说。
  孙幸过度诛求广幅布,激起民变,引来杀身之祸,但这只是一系列事变的开头。孙幸的儿子孙豹带领“善人”(即当时南迁而来的汉人与接受汉化的黎人等)平息了暴乱之后,“威政大行,献命岁至。中国贪其珍赂,渐相侵侮,故率数岁一反”。以武力压服“暴民”,威政大行,因而“献命岁至”,即像他父亲那样的诛求仍照旧执行,百姓仍要上贡珍宝奇货。不仅如此,甚至残暴到追杀妇女,割头取发!《水经注?温水注》引《交广春秋》,谈到珠崖二郡“人民可十万家,皆殊种异类,被发雕身,而女多娇好,白皙,长发美鬓”。而《三国志?吴书?薛综传》载:“珠崖之废,起于长吏睹其好发,髡取为髲。”(按髲,假发。音bi。髡取为髲,即取女子的头发去装假发。)又《太平御览》卷33引《林邑记》:“朱崖人多长发,汉时郡守贪残,缚妇女割头取发,由是叛乱,不复宾服。”地方官吏荒淫残暴到如此地步,百姓怎能不反?于是自汉武帝征服南越设置珠崖儋耳郡后,至汉昭帝始元元年,二十余年间,凡六反叛;至其五年,罢儋耳郡并属珠崖;至汉宣帝神爵三年,珠崖三县复反,反后七年,甘露元年,九县反;元帝初元元年,珠崖又反,诸县更叛,连年不定。这样一来,简直是“郡无宁日”了。但统治者不思德政之失,反而诬称当地人“其民暴恶,自以阻绝,数犯吏禁”。贾捐之在主张废郡的奏议中也称:“骆越之人,父子同川而浴,相习以鼻饮,与禽兽无异,本不足郡县置也。”倒是一些史籍能说出“郡守残暴”,“吏亦酷之”,“贪其珍赂,渐相侵侮”的公道话。
  可以说,自汉代置郡后的千百年间,这类搜刮珠崖珍宝的现象从未停止过。从珍珠、玳瑁到妇女美发,从黄金白银到翠羽沉香,以至山野宝树、海里奇物,都是历代守土之官所垂涎必得之货。据《太平广记》引《投荒录》载,唐德宗时,琼山郡守韦公干“贪而且酷,掠良家子为臧获,如驱犬豕。有女奴四百人,执业者大半。有织花缣文纱者,有伸角为器者,有熔锻金银者,有攻珍木为什具者,其家如市”。像这位敢抓老百姓子弟当奴仆的郡守简直就是当时海南最大的“奴隶主”。他曾以两艘大船,一艘载金银宝器,一艘载以海南奇木造成的精美工艺品,令军人护送至广州,结果“木既坚实,金且重,未数百里,二舟俱覆,不知几万万也。”又以沉香为例,沉香是海南的一大特产,品质最优,胜过当时越南等南洋诸国之沉香。东坡居儋时有《沉香山子赋》,盛赞海南香,认为越南香与其相比简直像杂木,只配用来烧火煮饭、熏蛟子。但正因为其珍贵,地方官吏就拼命搜求,并曾列入贡品。《续资治通鉴长编》:“元丰三年七月,荆湖南路转运副使朱初平为琼管体量安抚,权提举广南西路常平等事刘谊,同体量安抚。是年十二月,朱初平等言,每年省司下四州军(即当时海南岛境的州县)买香,官吏并不据时估值,沉香每两只支钱一百三十文,科配香户,受纳者多取斤重,又加息耗,因缘私买,不在此数。以故民多破产,海南大患,无甚于此。”由于官吏假借公家名义大量搜求,低价强买,克剥百姓,致使民多破产,成为大患。即使到了号称海南开发最为鼎盛的明代,仍有此类事件发生。如明弘治年间,海南名贤唐胄写有《咏万州藤作女工》一诗,描述的正是地方官吏为搜求精美的海南藤制品,逼死民间女工的惨剧。正是这种从汉武帝开始就欲不能禁的物质追求,导致历代封建统治者都视海南为珍宝奇货的自然宝库,或稀缺资源的供应地,所以无偿掠夺从未休止,为此而残害百姓也在所不惜。这就进一步加深了民族矛盾与阶级矛盾。尤其是地方官与黎族同胞的矛盾更加典型,经常因此而导致中央政府不得不出动大军连年征讨。《容斋随笔?朱崖迁客》条载,南宋绍兴年间,胡铨被贬吉阳军(即今之三亚市崖城镇一带),当时的州守张生,是一个势利贪酷的小人,经常借机侮辱胡铨等被流放的朝廷官员,使他们“性命之忧,朝不谋夕”。当时吉阳军附近黎村有一黎族首领感慕胡铨的人品学问,特遣子弟拜他为师。有一天胡铨应首领之邀到他家做客,却见这姓张的州守被枷锁捆缚如囚犯,绑在屋檐下。黎酋指着他对胡铨说:“此人贪虐已甚,吾将杀之,先生以为何如?”一个州官竟然被黎酋活捉,还有就戮殒命之虞,说明当时南宋政权的虚弱。所以整个封建时代的情形就是这样,每当老百姓被压迫得实在忍无可忍或者是封建朝廷已虚弱得无力有效行政时,叛乱的事件就会发生。
  贾捐之于汉元帝初元元年建议放弃珠崖,其理由实际上就是因为当时“关东大困,仓库空虚,无以相赡”,汉朝廷面临严重危机,不便劳师万里,进行远征。汉元帝也以为“夫万民之饥饿与远蛮之不讨,危孰大焉”?还是以固国本为上,所以采纳了贾捐之的建议,罢弃珠崖郡。当然,正因为罢弃的原因是朝廷有急难,一时顾不上,所以当国力强盛时,必又重整旗鼓,兴兵再来。有学者以为,贾捐之的建议是要劝谏汉元帝不要学汉武帝为贪求地方珍赂而穷兵黩武,其实这只是肤浅的理解,并非主因。贾捐之因为窥透了当时西汉政权的当务之急,知道汉元帝最终下不了远征的决心,才着意贬损海南人为“禽兽”,取悦圣意地讲了什么“弃之不足惜,不击不损威”的滑头话。如果当时汉朝廷没有关东大困的危局,国力强盛到足以威临四海的话,汉元帝还是要念及已经被初步汉化了的海南的。据后代学者的估计,当时迁移海南的汉人已有十多万人,这些“善人”都是皇帝的子民,既有其民,必有其地,既能安居,必有政治诉求,哪能说弃就弃?所以汉元帝最后只好无奈地说:“其罢珠崖郡,民有慕义欲内属,便处之,不欲勿强。”其内心还是为将来复郡留有余地。这些自秦末起大量迁移海南的先民才真正是开发海南的原始动力,所以谈海南的移民史,不要忘了着重先书这一笔。
  附带一提的是,省内有些谈移民史的著述,将疍人说成是“大多从越南迁来的番人”。这是很明显的错误。疍人,亦作“蛋人”“蜒人”“蜑人”,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云:“蜑,南方夷也。”这说明至迟到东汉时,已经有“疍人”的概念出现,且被中原世族视为“南方蛮夷”。而我国唐宋以前,即使南方的汉族人也被习惯看作是“少数民族”。所以这些“疍家人”实际上原为汉族。只因长期耕海为业,四海漂泊,居无定所,才逐渐被视为异类。《清稗类钞?种族类?蜑人》云:“盖即古之所谓‘鲛人’者,然世人皆以汉族视之也。”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据《海南省况大全》,1982年,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时,全海南境内有汉黎苗回藏壮满等30个民族,就是没有把“疍人”当作一个独特的民族,并且指出“蛋家话”实属粤语方言。这更进一步说明“蛋家人”实为汉人。而番人,却是外来人种。海南的番人,据《正德琼台志》卷七:“番俗,本占城人。在琼山者,元初,驸马唆都右丞征占城,纳番人降拜。其属发海口浦安置主营,籍为南番兵。”又《崖州志》卷一:“番民,本占城回教人。宋元之间,因乱挈家而来,散居大蛋港、酸梅铺海岸,后聚居所三亚里番村。初来本姓浦,今多改易。不食豕肉,不供先祖,不祀诸神,唯建清真寺,至死不移。”这已经足以说明,所谓番人即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民。其风俗习惯与“蛋家人”迥然有别,而其迁来海南的时间亦应晚于“蛋家人”。散居海南各地的“番人”其先后大约都是这类人。他们所聚居之地才称为“番浦”,“番村”。至于历代因经商等原因路过或暂寓海南的伊斯兰教商人虽可追溯到唐以前,但长久定居海南的,却没有早于宋、元的记录。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2张 | 更多
作者:水文伊诗 时间:2014-03-30 16:50:00
  向林冠群小叔学习!
作者:北岸龙 时间:2014-03-30 17:03:00
  一个真正的学者!
作者:湖光海韵369 时间:2014-03-30 23:17:00
  学习
楼主林冠群2014 时间:2014-03-31 08:59:00
  @北岸龙 2楼 2014-03-30 17:03:00
  一个真正的学者!
  -----------------------------
  愧不敢当!多谢以上诸友垂顾,不一一言谢。我辈已届暮年,惟寄望于青年一代。国学浩如烟海,传统耸若昆冈,个中精华糟粕糅杂,须苦读深思,方为有得。然此种学问终是“闲学”,没有时间,没有余裕,当个看客可也!
作者:珠碧河1 时间:2014-03-31 10:14:00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作者:银柳金阳 时间:2014-03-31 12:46:00
  拜读老师佳作。受益匪浅。
作者:糖葫芦秘密 时间:2014-04-01 18:35:00
  儋州山歌《我来讲二句》节目主持人与林老师在一起
  
楼主林冠群2014 时间:2014-04-01 22:36:00
  @糖葫芦秘密 7楼 2014-04-01 18:35:00
  儋州山歌《我来讲二句》节目主持人与林老师在一起
  
  -----------------------------
  儋州山歌《我来讲二句》节目主持人好学、勤奋,对传统诗词也有较为深刻的理解,假如有条件肯在这方面下功夫,我想定有可观的成就。这对“诗乡歌海”的儋州应是一种可喜的现象。如果青年朋友们对此感兴趣,不妨在这方面下些功夫。目前如吴晓敏等已经有很出色的表现。祝大家有新收获!
作者:湖光海韵369 时间:2014-04-02 09:41:00
  向林老师学习!
作者:糖葫芦秘密 时间:2014-04-02 10:50:00
  学者风采
  

作者:看透光明 时间:2014-04-02 19:42:00
  祝陈华卓先生、林冠群先生龙马精神!永远健康!
  
楼主林冠群2014 时间:2014-04-02 23:22:00
  @看透光明 11楼 2014-04-02 19:42:00
  祝陈华卓先生、林冠群先生龙马精神!永远健康!

  
  -----------------------------
  和年青人站在一起就觉得有信心和希望!时光倒流四十多年,我与陈老都曾经有过炽热的梦,现在,渴望着从年青一代的理想中看到我们曾经的梦想!
作者:湖光海韵369 时间:2014-04-02 23:43:00
  想不到学富五车的林老师如此年轻,如此精神抖擞!
作者:陈峰高高2 时间:2014-04-03 16:20:00
  林老师如此年
  
  轻,如此精神抖擞
作者:水淡淡2013 时间:2018-05-17 10:29:15
  林老师对海南岛汉晋南朝的建置沿革有何看法?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