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音乐盛筵之二:从儋州调声的文化说起

楼主:琼西子云 时间:2017-05-23 00:45:16 点击:4015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性爱音乐盛筵之二:从儋州调声的文化说起
  琼西子云
  笔者几个月前写了一篇关于剖析“儋州调声”的起源小文——《性爱音乐盛筵:儋州调声》,结果引来众多谩骂,甚至对笔者人身攻击,称笔者不配做“儋州人”,也有转到我认识的老“朋友”那里,老“朋友”找上门来非要我交代不可,特意过来和我争论。
  调声是不是笔者在《性爱音乐盛筵:儋州调声》里说论述的那样,起源于一种群体部落式的“集体恋爱”产物?笔者特回儋州北岸地区与多个七八十岁的老人讨论这个调声的习俗,其中一名学识渊博的老先生和说:以前调声只能在“儿笼”夜游的地方进行,要是在靠近别人家或公共场所,晚上会被人掷石头。也就是说在当时的儋州“儿笼”“女笼”,一个村和另外一个群青年男女聚集在一起,男女“配对”搞夜游活动,调声只是作为男女之间谈情说爱的载体。
  倘若把其提升到“文化”的高度上来说的话,我们不能不面对其本身的审美与哲学价值。用通俗的话说,“儋州调声”我们不可否认它有其浓厚的地方特色,然而这个浓厚的地方特色体现出来的是,这个地方人的一种审美情趣、伦理和价值观。更通俗地说,是“儋州调声”体现了儋州人的生活习惯和处事等价值思维。
  下面是笔者以“调声”为载体,从几个方面来说儋州特色的审美情趣、伦理和价值观:
  一、宗派械斗与调声
  十年前在儋州因看不顺眼或一句口气引发一个村和一个村械斗经常有。“打架,打输住院,打赢坐牢!”这幅公安广告很通俗,现在的人也越来越现实了,也没有以前那么愚昧了。但在这个地方,骨子里还藏着“调声”这个宗派械斗武器。儋州的村,尤其是北岸地区的村,是一个村一个姓,一个村算“村地人”,一个姓算“哥叔爸”。以前农村青年聚集一起调声搞夜游的,虽然现在的年轻人不再调声,但作为一个村的整体依然存在。事实上调声作为一个村的整体观念的载体,其实和每个村搞祠堂姓堂的宗派活动是一样的,只是表现形式不同。我们观察儋州的村庄的话都知道,每个村都搞搞祠堂姓,越是喜欢搞“调声”活动的地方和村庄,约喜欢大操办祭祖宗派活动,宗派像部落一样,也和儋州调声是孪兄弟。
  因此,调声作为一个村为部落式的调声活动,在这个宗派林立的儋州,难免也会引起擦枪走火,引发械斗事件。有时候仅仅只是不同村不同姓氏的青年之间多相互瞟了一眼,很容易会引发打架斗殴,甚至蔓延到蛊惑全村刀枪出动。然而理由往往是“别人看不起他们”。
  这种伴随着打架斗殴的调声,也不怪每个朝代政府都有过严厉打击和禁止调声活动,比如在清末政府就曾经严厉禁止过“调声”,理由是“有伤风化,容易群殴”。可是,既然如此伤风败俗为什么依然屡次无法禁止呢?为什么每次禁止总是死灰复燃呢?从这一点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儋州调声的生命力顽强。其实顽强的背后,是这个地方的人的这种浓厚的审美情趣、伦理和价值观很难改变。
  从这一点来看,其实儋州调声如果作为文化,那么从它起源与形成的那一刻,实际上是儋州人的审美价值,是儋州人的意识形态——一个以村作为生命起源,带有浓重的宗派思想,带有部落式的基因性意识。而这种意识形态,与中原的汉文化又如此地格格不入。
  二、比家庭重要的“儋州调声”
  一位朋友向笔者诉苦说,他是一个把家庭看得比任何东西都重的人,在城市里立足后想把父母接上成里,一方面自己也好照顾父母自己也省去麻烦,另一方面全家在一起也让自己心安。这位朋友说,他和笔者一样除了工作就是在家陪伴妻儿,也想多陪伴父母,心安之处便是家。可是他母亲刚刚上城里不到一个月,就多次闹着回乡下,为了回乡下还和他翻脸,扬言打算不生这个儿子之类。更让这位朋友难以忍受地是,他母亲在家就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是用手机与乡下的那些村人聊天唱“山歌”什么的,就是不断地打电话回老家。在他的眼里,看不到母亲把城里这个家当成自己家,不但没有融入这个家,甚至排斥厌恶他们。
  笔者问朋友说为什么他母亲如此排斥厌恶他?这位朋友滔滔不绝地诉说前因后果,朋友说因为她母亲整天关在屋子里和乡下的村人接触,让他觉得母亲没有融入这个家,本身就难以忍受。有一次因为观念的不同,他母亲抱怨他没有娶儋州老婆,这位朋友终于忍不住发火吼她说,他很幸运不娶儋州女人,不然老婆像个“村人”一样,不好好生活耐不住寂寞天天叽叽喳喳“调声”。这位朋友一说到“村人”,她母亲更不高兴了,哭诉她儿子又忘本啦,看不起“村人”啦。看不起“村人”比杀了她还难以忍受,扬言称儿子要是回村再说“村人”,她可要是上吊。其实,这位朋友苦恼的,正是这种“儋州调声”的审美价值。在他母亲的眼里,她的村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哪怕是蔑视看不起“村人”,这个“尊严”比她生命还重要。
  笔者也是从儋州农村出来,也深有感触。记得小时候经常听到这样的故事,某个家的儿子在城里了,儿媳妇是城里人,儿子想接母亲上城里住。既然一起住,那么生活习惯不同肯定发生一点小矛盾之类的,比如像这样的小事:母亲洗米做饭,儿媳妇劝告母亲注意把手洗干净或者小心别把头发掉进锅里。而一般情况是,儋州母亲会大闹并回村后各种哭诉儿媳妇的种种不是,重要的是儿媳妇又嫌弃她了。就这样的思维下,山歌戏上也编了不少娶了城里媳妇后如此忘娘的事,因此儋州有句话说“摞奴媳妇丢奴儿(意思是:娶了个媳妇相当于丢失一个儿子)”,是这么来的。
  前段一位儋州朋友圈里看到一则关于调声的评论:前几年原本以为儋州调声可能会沉寂下去,没想到,现在每天都能看到各种调声的微信视频,偶尔回一次那大也能随便在广场或者人行道上看到大家乐此不疲地调过来又调过去。我本身不会欣赏调声,不过从心里觉得这样的传统文化确实应该传承下去。但是,我没想到,传承得这么猛。让我最纳闷的是,大家怎么有那么多时间整天调来调去,我们儋州人的时间怎么那么多。第二,不知道该有多少夫妻因为调声而在外面乱搞而离婚。第三,调声真的有那么过瘾吗?男人们努力工作,女人们相夫教子岂不是很好?
  其实从家庭文化角度看来,儋州调声确实承载着儋州人的家庭意识形态,在儋州调声的这个封闭的意识形态里,我们看到的只有与城市社会格格不入的价值。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在儋州人眼中“摞奴媳妇丢奴儿(意思是:娶了个媳妇相当于丢失一个儿子)”的了。
  三、内心极度自卑与过度“文化自信”之“调声”
  调声的旋律到底美不美?到底有没有韵味?其实调声的旋律挺优美的,也有韵味。旋律优美的调声,让人想起儋州的民风与习俗,这一点是没错的。可是对于儋州人来说,我们不可否认的是调声不仅仅是调声,其背后承载着儋州人的审美价值。可话说回来,调声真的那么令儋州人骄傲吗?调声可真的像某些人天天所吹嘘的那样,要大力弘扬才行吗?就现在情况,在儋州这个地方所到之处都是调声,都在过火地赞美调声,宣传调声,各个村都在搞调声活动。调声神圣不可质疑,质疑调声就得被赶出儋州。可是,像朋友质问的那样:调声真的有那么过瘾吗?男人们努力工作,女人们相夫教子岂不是很好?
  其实从生活中,笔者也观察发现这么一个现象:上面说的那位朋友一样,她母亲认为她儿子看不起村人是大逆不道,看不起村人比她生命还重要。而事实上,别人看得起和看不起,那是别人的内心世界,你又何必难以忍受呢?上面说的农村母亲上城里住闹着儿媳妇嫌弃自己一样,或许她儿媳妇生活习性不一样,提醒老人家。对于老人家来说,下次做好了就没事了,可是为什么要闹成嫌弃呢?
  其实,说白了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封闭又极度自卑的表现。同样的,我们所谓的儋州调声文化也一样,我们到处看到我们自己吹嘘自己的文化多么地璀璨与多么地令人骄傲,而事实上这个调声背后承载的生活方式与审美思维,确实与我们现代市民社会又如此地格格不入。那么,我们到底是继续封闭并为落后的庸俗生活方式摇旗呐喊,还是主动接受与小家为主体的现代文明呢?
  其实,笔者不是一个反对者笔者知道因果自有传承。在这里,笔者只是说出自己所认为的那个“事实”!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琼西子云 时间:2017-05-23 00:48:06
  性爱音乐盛筵:儋州调声
  琼西子云

  今天晚上陪朋友外出吃饭回来,大门外侧又有一群儋州妇女未在一起调声。朋友好奇问这帮妇女在干什么?我说她们围在一起调声。朋友说他经常碰到一群傻不拉几妇女这样搞感觉很奇怪,继续追问问我调声是什么东西。我说怎么表述和形容呢?确切地说,应该是一种类似于性爱音乐会。这么一说引起朋友的兴趣,要求我介绍一下。

  以前儋州的村,村里的男女是不住在自己家的,像男青年群居住在“儿笼”里,女的也群居住在一起住在“女笼”里,儿笼”“女笼”是男女群居的地方,有点像原始部落。男女各自过着群居部落的夜生活,像原始部落一样晚上一起玩耍,有偷鸡摸狗的时候,也有喝酒吹牛的时候,有时也少不了打架斗殴甚至宗派械斗,当然也孕育了这个“伟大的儋州文化——山歌调声”。

  以前儋州男女结婚配对也像中原文化那样有什么童养媳,什么从小定亲,什么六礼,但还有一部分男人是通过这个性爱音乐盛筵的山歌调声找到老婆的。但对比中原文化来说,儋州多了一点部落形态的性爱自由,矛盾保守而自由。以前每个村都有一个“儿笼”和一个“女笼”,一到晚上男女各自外出夜游(也就是唱山歌调声啦),当然同村的男女是不能在一起的,有时候同村的女青年外出夜游碰到同村的男青年都要躲起来,避免难堪。山歌调声就是夜游的载体,那时一个村的男青年和另外一个村的女青年一起,通过外貌配对,或者自由山歌调声进行配对,夜游完后男青年找到合意的女人的话,就可以带女人去睡觉。至于睡觉过程中能否发生性爱关系,这个是比较难说了,对于女人来说或许矛盾保守,但对于男人来说当然会显得自由与开放,这是事实。所以从这一点来看,说山歌调声是一场性爱音乐盛筵一点不为过。

  我依稀记得很清楚的是我很小,应该不到五岁,大年初二母亲参与调声,我爷爷就去看,母亲不好意思但很想参与调声。我无意中听母亲说和别人谈起她和她们村的女人调声后我爷爷去看她,搞得她不好意思,意思是责怪我爷爷故意去看她让她难看。我顷刻发自内心对母亲怀有一股厌恶之情,直到今天依稀清楚地记得。对于那股厌恶之情,直到今日还在思考,说不上是什么原因,或许当时简单的想法是:没有一个孩子喜欢自己的母亲和外面的男人打情骂俏,更别说带有性爱挑逗性的音乐盛筵——调声。这或许是根源吧。唱着性爱挑逗的音乐(调声),挑逗着别人的老婆,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呢?当然作为一个男人,我是不顾忌山歌调声的。可是轮到自己家的女人,这就不高兴了。

  说起这个骄傲的儋州调声,我不得不说起这个文明的调声有个孪生兄弟叫——“不落夫家”婚姻风俗。这个风俗到底是什么呢?以前我们儋州的女人嫁出去给男人后,不生小孩之前还是住在女方家这边,待生小孩(第一胎)后才去男方家住,存在这样的风俗。用现代语来说,是结婚后还在娘家浪,浪腻生小孩后才会男方家住,开始做贤妻良母。在结婚到没生小孩这段时间,婚后男女双方如何来往呢?这个要看男女双方的感情了。但没生孩子这段期间,女方还住在女方这边,当然住在村里的“女笼”,也参加村里的外出夜游(也就是唱山歌调声啦),过着群居夜游生活。而在这段时间,女方可能和其他一个男人或者另外几个村的几个男人同时搞关系,甚至在其他男人的村里和男人睡一起睡觉,这样难免也会产生感情甚至性爱关系。所以以前的儋州,很多第一胎估计不是男方自己生的,这是事实。以现在的观念来看,这文明的调声文化作为载体,儋州男人搞夜游(山歌调声)舒服的同时说不定自己的老婆也被别人睡。以前有不少男人因为发现自己的老婆参与搞夜游调声而回来打得不成人样,也有不少男人因为结婚后发现自己的老婆和外面村的男人搞夜游幽会后,回来赶走老婆。

  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儿笼”和“女笼”也基本消失了,但对于风俗文化来说,完全消失是不可能的。如今虽然整个村的男女夜游几乎消失,但儋州的同村同性的年轻人混在一起的习性还在,混在一起的习性还在,那么山歌调声则还在,宗派械斗则还在。这就是儋州最为根本的文化。

  因此,从这方面看,如果把儋州调声当成一种种族标识文化的话,它确实起到实质的效果的,好比如外面的人看到一群人男男女女排成一队,做统一动作,叽叽呱呱调声,或许有人像看猴戏一样说,这是儋州人。它确实能起到这样的效果。至于是一种什么文化骄傲,我实在是想不出它到底有多令人骄傲。当然,骄傲不骄傲,喜欢不喜欢,对我来说没什么,该参加的还是参加,该调戏挑逗和骚扰女性还是调戏挑逗。话说回来,是男人谁不好这口呢?

  当然,如果自己的老婆要外出和一群男人叽叽喳喳唱着性爱挑逗性的山歌,我会修理她,我就这么保守。就像我问不懂儋州文化的朋友:你喜欢你老婆天天跑到外面和一群男人唱带有性挑逗的爱情歌吗?我朋友说不喜欢,估计世界上没几个人男人喜欢。
作者:自以为是的傻子 时间:2017-05-23 08:43:58
  支持云侬!调声对家庭的冲击最大,这是显性害处;隐性危害主要是对年青人,对年青人学习中原文化害处多多。说白了人家是把我们当猴子耍,调声是民风民俗不错,但绝对不是什么传统优秀文化,如果中国的首都在儋州的话大家就可以尽量去调声,但首都是在北京啊。年轻人玩玩当然无可厚非,但现在老的小的都热衷于调声,连幼儿园也让孩子们调声。真的是乱套了!
  • 我没病快放我出去: 举报  2017-05-23 09:49:23  评论

    不用如此自卑.. 首都是儋州才可以尽量去调声? 说明你还不够自信~ 别再这样了好吗...说白了调声就是一种娱乐方式,如同你看电影K歌差不多..就是一种娱乐~~~~所谓隐形显形的危害?刀本无罪,有罪的持刀的人.. 这种狗屎的脑子怪不得我们国家会有这种垃圾会想到把刀实名制~~哎
  • 自以为是的傻子: 举报  2017-05-23 11:20:02  评论

    首都在儋州调声就成了国粹,就有大舞台。首都不在儋州我们就要学习人家的,硬道理啊!
我要评论
作者:吃瓜群2016 时间:2017-05-23 09:52:27
  刀本是凶器,刀本无罪,但它却被坏人用了。
我要评论
作者:用户不可描述 时间:2017-05-23 19:38:36
  支持说真话!
  
作者:钢琴情人 时间:2017-05-23 21:11:28
  发乎情,止乎礼
作者:missyou0830 时间:2017-05-24 15:07:57
  有思想,有见地!
作者:儋州二句 时间:2017-05-24 15:23:15
  笔者几个月前写了一篇关于剖析“儋州调声”的起源小文——《性爱音乐盛筵:儋州调声》,结果引来众多谩骂,甚至对笔者人身攻击,称笔者不配做“儋州人”,也有转到我认识的老“朋友”那里,老“朋友”找上门来非要我交代不可,特意过来和我争论。
  ------------------------------------------------------------------------
  人奴有项重视你写这狗花字不?还是自己想称企自己而撰来讲。动不动打影自己高文化,不真知个囊的,安心打工得二角纸养妈哩美算不错咯,不真做得形囊子,见人做得些的时而见不顺眼,哗来哗去显示自己高文化,知多的。今中午吃些小酒,猜些码返归闭不着眼而上网多口讲几句,你见不着囊心时而骂返来,我认错不还口,发工资时归那大请我去美食街吃些小酒,反正我不有钱请你,知未,墨几时见项真,做你死形。哗多口不知着奖,稳稳这好知着咧。我电话13976尾后才按的得。
  • 我没病快放我出去: 举报  2017-05-25 10:36:23  评论

    哥伯讲得在理,以为打多字就真理就多些在手。调声不管由什么起来,什么推广,反正它发展到航时能给人快乐就得咯~你妈个嗨你哩不见在KTV唱歌,男男女女唱情歌起来,两杯马尿下肚,加上周围人怂恿,当场就搂搂抱抱吻起来。是不是应该把流行歌曲禁去?啊是你小时候看见你妈出去幺精,你心理就落下毛病啊~
我要评论
作者:儋州二句 时间:2017-05-24 15:25:27
  我怕你不知我讲这儋州话,真不知时而打我机哈。
作者:时不靠谱时不着调 时间:2017-05-24 16:59:14
  俗话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请问楼主列的一二三,有做过实地调查吗?有对比项吗?
  就比如第二项,只听了一朋友之言,就得出了“调声比家庭更重要”的结论,这不
  荒谬么?比微博热门那个马里兰女大学的的毕业致词“美国的空气新鲜甜美,在中国要戴五个口罩”一样可笑。
  ------------------------------------------------------
  “大家怎么有那么多时间整天调来调去,我们儋州人的时间怎么那么多。第二,不知道该有多少夫妻因为调声而在外面乱搞而离婚。第三,调声真的有那么过瘾吗?男人们努力工作,女人们相夫教子岂不是很好?”

  以上是楼主原文
  恰恰相反,第一、调声是儋州人茶余饭后的消遣,不是整天调来调去,白天的工作时间你见到过几个儋州人在调声?不是逢年过节,能看到多少调声队在调声?
  第二 、有多少夫妻因为调声在外面乱搞离婚,我没有作过调查没发言权,但你这一反问,不就直接给调声定罪了么?这乱扣帽子的技能,我给你打101分,多出一分不怕你骄傲。出轨就因为调声?调声就一定出轨?淫者见淫的猜测罢了!
  第三,你又怎么知道儋州男人不努力工作了?又怎么知道儋州女人不相夫教子了?这句话透露着浓浓地腐尸气息,合着女人只能呆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和你心?醒醒吧楼主,大清已经亡了一百多年了!
作者:时不靠谱时不着调 时间:2017-05-24 17:01:21
  楼主自己先把结论定下了,再来写文,这一手双标玩得6666666~~~~~
作者:苏坡面7 时间:2017-05-24 17:11:20
  群主的套路是杠杠的,曾经在某微信群见识过。一句话: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
  
作者:评购网 时间:2017-05-25 18:41:37
  儋州调声来源于低俗的乡村文化,低俗恋爱文化的衍生。
  一想到调声就让我想起以前不堪的往事:
  1、看到年轻女子就满口脏话,随意胸袭,随意乱抱。
  2、调声完抢美女,抢不到就打群架。
  3、调声的内容也很黄很露骨,句句都是那个B。
作者:海西南 时间:2017-05-25 23:03:39
  新中国摧毁了贵族和乡绅阶层,无产阶级当政,重构中国文化,这是儋州调声大行其道的根本原因。
作者:十里飞刀 时间:2017-05-26 12:12:04
  任何一种文学艺术,或者是文化,很难判断高雅还是低俗,看出现在什么场合,出现在中央电视台就是高雅,出现在低俗社会,它就是低俗。在日常的语言和应用使用环境中,人们却还是要给“雅俗”加进另一种含义,就是“根据什么人来使用和享用”,然而规定什么属于“雅文化”,什么属于“俗文化”。任何一种东西的存在,都是有两面性的,都是从原始社会发展出来的,诗歌也不例外。界定它的雅俗不是仅仅依靠主观,要看它的环境。也要看社会环境层面。当社会环境改变后,儋州调声已经不是农村的专项,它已经上升到了音乐旋律的层面,或者转移到楼主所谓的那些高雅人士,比如楼主你本人使用儋州调声时,是否也出现你上文所述的现象呢?
作者:秋风叶落扫 时间:2017-05-28 22:03:49
  性二
作者:行儋路 时间:2017-05-31 09:27:24
  借用羊中兴前辈在《儋州歌海》的一段话,反驳楼主的一叶障目,从前辈对儋州本土文化的深刻专研,看楼主如何利用回北岸问几个老人,听朋友抱怨他妈搬到城里“水土”不服得出的谬论。

  “由于历史的原因和时代的局限,儋州山歌欸声在她们的发展过程中确实出现过一些问题,给社会造成过一定的麻烦。但是,这毕竟是非主流的、非本质的方面,是属于细节微末性的东西,它们终究低挡不住山歌欸声的巨流随着社会进步滚滚奔腾。不掌握她们的性能功效而用歪了、用反了,把她们当做玩具给孩子们玩耍而伤到人了,这都不是她们的过错。相反地,我们这些使用者们倒是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如此精良的武器,我们就不能把她们规范管理起来,用心去指导和引导那些不太明事的人把她们运用好呢?为什么我们偏要因噎废食,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态度和方法来对待她们呢?”

  什么都没专研过没关系,乱说话就不对了,就像人们常开玩笑说,长得丑没关系,别出来吓人就好了。

  
作者:吃瓜群2016 时间:2017-06-01 12:07:21
  一点最不好的就是,特别是在城里,几乎近深夜了,还架高高音喇叭在叫,那声音,内地的朋友说是好似哀叫或听似伊斯兰恐怖地区传来的一阵阵哭嚎。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7-06-08 10:32:23
  儋州调声和诗经《郑风·溱洧》中的男欢女爱的场面一样,那是一种最原始的人性之美!
作者:盛世儋耳 时间:2018-05-31 23:49:23
  我就奇怪了,既然是同样是音乐,为什么流行歌曲那么多你爱我 我爱你的歌曲。你为什么不反对??更何况,全世界的歌曲内容是以爱情为主旋律好吗。
作者:ty_linbq 时间:2018-06-02 18:23:49
  已举报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