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庆与他的儋州山歌创作》作者:曾孟良

楼主:-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20-04-30 12:37:46 点击:686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刘庆是儋州山歌剧团团长,我称他庆伯。

  我记不清与庆伯深夜微信私聊儋州山歌创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只记得以前对他并不是十分熟悉。我最初知道庆伯是小时候,于电影院外张贴的山歌剧讯上经常见到“刘庆儋州山歌剧团”等字样,于是自然知道他的大名叫刘庆。长大后听爱唱儋州山歌的父亲时常说起他,说他创作的儋州山歌是如何如何的好,即兴起来还爱好哼上一段,这种爱好父亲好像直到离开人世之前还有。父亲见不见过庆伯我不知道,我那时候是没有见过庆伯的,对于庆伯也就没啥印象,只知道他年龄虽可算我的父辈,其实却比我父亲小得多。庆伯这名是后来见到他才叫的,我见他山歌剧团的人都爱称他庆伯,也就顺口了。
   
  第一次见到庆伯,应该是他把山歌剧团搬到我家乡白马井的时候,我那时候还在白沙当记者,有一次周末回到家 ,随当时还健在的涌泉诗社社长钟老先生一同到他的山歌剧团,看他将他新编写的儋州山歌排练成儋州山歌剧。剧名具体不记得是啥了,我只记得是苏东坡告别儋州的场景,演苏东坡的那演员穿着古装,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与儋州百姓挥泪作别的画面却深刻在我的记忆里。庆伯见我们来到,热情地安排座位并沏上热茶,寒喧几句后便忙着指挥演员排练。我看了一会儿,便用手机赶写我的新闻稿,钟老也不太理我,只管饶有兴致地一边品茶一边观看。

  排练结束后,庆伯坐下来与我们谈剧本与剧曲的修改,然后谈及怎样弘扬儋州山歌调声与发展乡土文化等话题。最后我们要回去时,庆伯对我说等录制《一夜风流五步曲》山歌唱碟出来时送一张给我。

  我当时认为这是庆伯的客套话,毕竟他在文艺圈子混久了,应酬也多,一次的见面,相当于萍水相逢,过后他肯定会淡忘的。于是也没将这事放心上,我回来后不久就把这事给忘了。

  大约是过了两个月后的一天下午,庆伯忽然打电话给我,让我有空时到他剧团,说是山歌唱碟录制出来了。我当时正在写一首七律古诗,苦于结句反复推敲不下,于是索性搁笔答复前往。

  到了剧团后,庆伯早就冲茶等候了,我一到他就将刚录制出来的《一夜风流五步曲》山歌唱碟送给我,并让我坐下来喝茶,然后取出他正编写的儋州山歌稿给我看。我那时候还不懂编写儋州山歌,不过觉得庆伯编写的儋州山歌通文易懂,还富有唐诗的味道。庆伯见我对儋州山歌有兴趣,便鼓励我编写儋州山歌。我说怕写不好。他便说古诗能写的人编写起儋州山歌来肯定容易,还说儋州山歌不能在他这一辈中断,后人应将其发扬光大。我知道庆伯为儋州山歌这一乡土文化的传承做出了太多的努力,也知道庆伯在儋州山歌方面对我寄托很大的期望,于是便答应有空的时候试着编写一下。

  此后,对于儋州山歌,庆伯与我便有了共同的话题。庆伯一旦有山歌剧演出,便托人带歌剧票给我,而我一旦有空,便到他剧团听他用各种唱腔唱儋州山歌。慢慢地,我们的交往次数变得频繁起来,慢慢地,我们成为了忘年之交的文友……   

  文人的交流,不外乎作品。当庆伯从海头镇港口将他的新作《唐诗山歌》发到我手机时,我才发觉很久不与庆伯联系了——也许是我因今春疫情的泛滥抑或是生活的繁冗而中断了吧——不过原因并非主要,主要的是庆伯能够在重病之中坚持创作。这种执着的追求让我感动,让我在肃生敬意中看完了他的全篇山歌。
   
  庆伯的《唐诗山歌》全篇共一百五十首,每首都能够以儋州山歌的形式将唐诗之意诠释成歌。这使得人在演唱儋州山歌的过程中加深对唐诗之意的理解,这是儋州山歌创作中的创新,让儋州山歌富有诗味,更是印证了郭沫若“儋州山歌不亚于唐诗”之语。

  《唐诗山歌》开篇“竹韵”山歌之一“破土冲天小嫩笋,迎风顶雨静修身。青竹无花骨有节,真气满腔不染尘。”形象地描写了小嫩笋不畏风雨,破土冲天的画面,用拟人手法歌颂青竹志气坚韧且不染尘埃的骨节,该山歌其实是庆伯年青时真实的自我写照。庆伯年青时儋州山歌一唱成名,歌艺相当出色,编写山歌无数,特别是善于编写悲情山歌,还自己谱写山歌剧曲,并创建了山歌剧团。庆伯亲自导演过的山歌剧有:大型爱情山歌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及大型孝顺山歌剧《孟日红》、《丁兰》等,还有抗日山歌剧《潘江汉》、《黄振亚》及《吳浪渡》等。他正如破土冲天的青竹,踌躇满志,有敢做敢闯的勇气及坚韧的志气,在山歌演唱艺术上,庆伯不断地创新,并于一九九二年在演《血染夜明珠》山歌剧中首创“刘庆五七腔”山歌唱法,风靡了整个儋州大地。然而山歌剧团好景不长,不久舞台歌剧便进入低迷时期,这使得庆伯的演艺之路,困难重重,可他不愿理想在人生的风雨压力中落入尘埃,依然矢志创作。从《竹韵》之二“悲壮随缘留竹韵,可怜刀斩断离根。被凿八孔偏

  成器,笛声吹破九天云。”可见庆伯当时在无奈之情况下,依旧愿做儋州这片麦田的守望者。

  庆伯一生命运坎坷,在儋州山歌这片歌海里沉沉浮浮,终究不是十分得志。不过痴迷于山歌艺术的他,尽管生活窘迫,在一往情深之下,也不愿放弃心中美好的愿望,也就只能痛并快乐着。序歌之三“失意人生不失志,断截直竹制横笛。吹响艺人悲壮曲,铁骨铮铮儋耳儿。”便是如此写出了一个文艺人在困境面前的乐观精神。

  从这三首以竹来比喻自己的儋州山歌中,可见庆伯是十分的酷爱竹,有着竹一样的骨气,也有着竹一样的饱经风雨之苦。庆伯的晚年就是在清苦之中度过的,因为歌剧团的收入基本上早已是入不敷出了。然而每次见到庆伯,他有时要么是一如既往地排戏要么就是在编写剧本,有时还与人谈山歌创作,一边喝茶一边谈笑风声。庆伯由于夜以断日地创作,身体早已累垮,可庆伯却没时间住院治疗,以庆伯的话来说,就是赶在有生之年争取时间多创作,为很好地把儋州山歌像诗一样推广出去。

  由于长期透支,庆伯终于病倒了,终于不得不住进了医院。在医院治疗的日子里,庆伯还继续创作,把病房当做创作房,坚持整理《弟子规山歌》,把《弟子规》的内容由儋州山歌的形式编写出来,便于口头歌唱教人向善。

  当知道自己的病情康复无望后,庆伯放弃了在儋州市西部医院治疗,回到了白马井的山歌剧团,一边用中草药延长生命,一边忙着托人将《弟子规山歌》录音,并抓紧将《担酒侬山歌》拍摄成视频。白马井地区的戏迷及歌友劝庆伯休息,让他以身体为重。庆伯表面上答应,说多谢关心,可转过身便继续与人试音和录制视频。有时因为身体坚持不下,声音变得低沉沙哑,无法与唱歌者和拍摄者交流,庆伯只好回房间休息一下,可精神刚恢复一点又投入工作。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弟子规山歌》终于录制成功,《担酒侬山歌》也拍摄成了视频,然而庆伯因病情日愈加重,恐时日已不多,他只好在春节前回归故里海头镇港口。

  我知道庆伯会永远离开我们的,或许会在某一天的夜里,如流星一样划过天际坠入大海。不过为了儋州乡土文化,我相信庆伯会继续坚持他的儋州山歌创作,直到他生命最后灯尽油枯的那一刻。望着庆伯的一百五十首《唐诗山歌》,我忽然感到,不论现在或者是将来,庆伯的这种创作精神,会一直在儋州山歌这片海洋里,鞭策我们奋勇向前,正如他儋州山歌里写的:

         人世枯荣多少事,
         似花落水任流漂。
         如问刘庆何处去,
         魂在儋州歌海潮。



  作者简介:曾孟良,笔名野郎,系洋浦作家协会副 ;儋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儋州地方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儋州诗联学会理事。当过记者,现为《洋作浦文艺》杂志编辑。联系手机:15289918264。)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淡然风云 时间:2020-04-30 12:57:25
  不愧儋州一代歌王,向刘老师致敬!
作者:吻得到V爱不到 时间:2020-04-30 16:22:57
  路过,看看
作者:dz雾里看花 时间:2020-05-01 17:28:19
  今年回海头外家,听说儋州歌剧刘庆病了,心里默默祝愿。儋州山歌剧将失去半壁江山
作者:朗拿度2020 时间:2020-05-01 17:29:23
楼主-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20-05-04 16:44:18
  @吻得到V爱不到 2020-04-30 16:22:57
  路过,看看
  -----------------------------
  站住~0~
楼主-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20-05-04 16:46:38
  @dz雾里看花 2020-05-01 17:28:19
  今年回海头外家,听说儋州歌剧刘庆病了,心里默默祝愿。儋州山歌剧将失去半壁江山
  -----------------------------
  精神永在!
楼主-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20-05-04 16:46:54
  @淡然风云 2020-04-30 12:57:25
  不愧儋州一代歌王,向刘老师致敬!
  -----------------------------
  同敬!
楼主-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20-05-04 16:47:56
  @朗拿度2020 2020-05-01 17:29:23
  棒歌
  -----------------------------
  握爪
作者:糖葫芦秘密 时间:2021-01-21 15:34:18
  棒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