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儋州古城的肌理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12-03 16:55:10 点击:1028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儋州中和故城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存西门与北门。与该城直接相关的主要历史人物,有冼夫人与苏东坡——冼夫人创设了该城,苏东坡流贬该城三年,两位先贤不但在海南首屈一指,而且在全国都有重要地位。

  儋州治从唐初定位至今已1400年,与崖城并列为海南最古老且稳定的州县治。明初之前,儋州一直没能砌筑土石城墙,只有堆土夯筑的垣基,土垣上厚厚密植刺竹,用作防御,因而亦借称为城。而明初一经开筑,直到清末城垣范围都不再变化,至今已600多年,历史遗存非常深厚。

  追溯故城城垣及城内外交通肌理,无疑很有意义。
  
  ▲武定门瓮城门右侧墙完好,尚有一点门拱,左侧尚存墙基。2007年

  ██少见的非矩形城池██

  万历《儋州志》对州城沿革有如下表述:

  城池:旧在今州西北三十里高麻都湳滩浦。汉楼船将军杨仆所筑。仅二百六十步,高一丈四尺。后徙于高坡(小字原注:《方與志)有冯洗氏鬼驱之说)即今治【按万历《琼州府志》载“隋末唐初,始徙今治”】。宋、元因之。(小字原注:旧志云:当时周匝皆植刺竹,岁久更加若织,以此御侮。至元初有例,凡诸城池【按此处缺二字,据康熙《儋州志》补:许坏】崩不修,于是坍圮)。国朝洪武二年,知州田章始沿址开建。六年,指挥周旺用石包砌。

  今中和镇政府所在地就是古儋州治署,追溯包括东、西、北墙的北半城垣不是大问题。只是古城1920年曾因动乱大火,全城房屋尽毁;解放后陆续拆除东南部城垣,城墙消失超过半个世纪,现在只见密密麻麻的房屋道路,历史脉络很难判定。

  十余年前,网上有一张简略追溯图,大概是在东坡书院内展示的,城垣矩形,南城墙就有点扑朔迷离,与地面交通线完全割裂,也许当时就按矩形机械切割,也拿不准走向。后来类似的追溯图就再未展示了。
  
  ▲(网图)世纪之交的儋州古城图

  国家对海南进行第一次航拍是1960年,1974年进行第二次航拍。目前能找到的是标示为1969的航片(不知是否经处理的1960年原片),这是中和镇最接近城垣未毁前的地表景物。笔者将其与最新卫星地图对准叠合,以便追溯还原古城垣走向。

  比对两张地图可知,正如道路演化的一般规律,很多走向都没有变化。儋州城垣由此能清晰辨别,原来远非矩形!虽然古城往往依靠地形砌筑,通常不是规整矩形,但相距如此之大却也少见,在海南恐怕是独一无二。

  各种史料对儋州城垣的周长记载很统一,均为四百七十二丈。明代“营造尺”每尺相当于32厘米,一丈为3.2米,即城垣共1510米:
  
  ▲西门瓮城内外两门尚存,2007年

  周围四百七十二丈,阔一丈八尺,高二丈五尺,雉堞八百一十四,更铺二十七。启门四,上各建楼,扁名东“德化”,南“柔远”,西“镇海”,北“武定”。外筑月城,亦启小门。沿城开濠,周围四百七十七丈,阔五丈,深八尺……四门各架吊桥。(万历《儋州志》)

  用卫星地图测距软件逐段测量判定的城圈,累计长度略少于1700米。考虑到古今测量各有误差,加上城墙与护城河之间还有距离,护城河本身也有宽度,现代城建已将这类空间全部利用,因而肯定超过城垣周长,所以这个累计数与史载城周1510米是吻合的。

  明代方志上的舆图,城池都是矩形或圆角矩形,这是古舆图缺乏比例尺和透视学,更没有航拍的产物,所以当代不少材料说“儋州古城近似方形”,应该是都错了!
  
  ▲万历《琼州府志》的儋州城

  ██完整的城垣影像██

  航片是黑白的,颗粒较粗,要准确判读,破解历史之谜,还需多方印证。

  1995年版《儋县志》,记载了20世纪中期儋州古城城垣的状况:

  (城墙)民国年间有些倒塌,但基本完好。解放初兴修天角潭水利大坝,需要砖石,县政府决定拆城取石。60年代仅存土墙。后中和镇政府在东南门之间的城墙遗址开设新街。

  据该志《水利》章载,天角潭大坝工程大,施工起起落落,自1956年动工至1971年才完成。笔者估计拆城墙是在1958年“大跃进”之后,这是各地大拆老城的高峰期。然而当地文化人王圣阳先生相告:老人说这段城墙大约在1963至1964年间拆除,城墙石一部分运到天角潭水库筑坝,一部分运到新英老市场铺路,还有一部分铺设中和镇的民国老街复兴街。2011年笔者再访城东复兴街时,恰逢重修下水道,拍摄到满街橇起的城墙石条。
  
  ▲“复兴街”的铺地古城砖。2011年

  航片为这段记载提供了具像,东门至南门之间的城墙由于刚拆不久,“开设新街”,成为整个城垣轮廓最显眼的一段白色带,这是当年改善中和地区交通的第一段大公路,群众称为“新街”。

  当然,《儋县志》说“中和镇政府”开设新街是欠严谨的,那是公社化时代,该志载中和镇地域“1958年划属新州公社,1964年从新州公社划分出中和公社”。

  由于中和早已不是县城,加上1960年代末以前,国家还没有能力在农村批量建造新民宅,而合作化后农民新建住宅更是凤毛麟角,所以民宅图斑与民国时差别不大。老民宅多是瓦顶,有了年头黑乎乎的,航片上的民宅便都不显眼,不易分清哪是房哪是树,只能大致判断。
  
  ▲航片上的中和古城,示四处新楼图斑位置及两处高大酸豆树位置。

  但航片上已有若干浅色矩形图斑,判读为现代水泥平顶房(楼层不详),古城就有四处。除了中和这个公社所在地,周边各村很少类似图斑。

  最大的浅色图斑在“东南门之间的城墙遗址”,有两片,为政府“开设新街”再增添了内容。据王圣阳先生了解,上面一片(图中A),路东是原工商所,路西是原供销社;下面一片(图中B)即南门附近,是老邮电所,至今地图还如此标示。城内西北部另一处(图中C),是最早的中和公社管理机构驻地。公社机构曾数易驻地,这个老驻地后来产权易手,原建筑物消失。由此可见,这个航片1969年拍摄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代镇政府地块,即历代州治官署公地,则仅能辨认到两座小型新建筑物(图中D),以及至今旺盛的两丛高大酸豆树(图中黄箭头所示),南面一丛三株,北面一株,此外大部分还是扑朔迷离的浅灰,按图中对水稻田的表现,极像草地或空地(至今镇府院内也大部分是草地),有街巷穿越其间。
  
  ▲镇府大院三株成行的酸豆树。2007年

  航片上,从东门到北门乃至西门,都可见一道完整的暗色带,未经民宅侵扰。有了镇政府地块两丛高树作为宝贵参照物,就能大致判断出航片的拍摄角度和三维体系。于是,毫无疑问这条暗色带就是基本完整的城墙!北墙、东墙(东门以北段)最为清晰,北门、西门的瓮城也相当清晰。由于古城墙必然大量野生绿植,其中榕树尤其茁壮,就像现在看到的武定门一样,还有阳光阴影,所以城墙轮廓显得蓬蓬松松,不甚规整。

  西墙由于透视遮断,不如北墙明显,但走向是清晰的。还可见,西南侧城垣也大部分被拆掉了,不过走向同样清晰,整个城垣都完全没有民房侵扰。事实上,在最新卫星地图上,北墙大部分、西墙全部、西南墙的西段(即航片上城垣尚未拆掉的一段),均未受民宅侵扰,城垣轮廓线依旧清晰。
  
  ▲“复兴街”是第一条近代马路。2007年

  ██古城的交通肌理██

  晚清中和镇人口密集,经济热络,古城不能容纳,民居早就向东、向南扩展。从航片上看到,城外的民居图斑面积当时已大于城内,以致一些描述解放路的文字。将它说成从城中间穿越。

  城垣及居民区建设,受地形影响甚大。儋州城古称“高坡”,是一个天然地埠,老中和人会告诉你:城在高地,城外农田一律是低平的。推测唐宋的儋州城规模不大,大概只在今朝阳街以北,应该是规整的矩形,明初筑城才扩展到南半部。由于尽量不出高坡以免水淹,所以城池形成不规则的轮廓。

  尽管轮廓不规整,但护城河能正常运作,由此肯定,整个城垣海拔都在同一个水平面上。
  
  ▲镇海门的瓮城门完整,清代老门板依然存留。2007年

  城池的南部,其实很早就有建置,即隋唐义伦县:

  宜伦县:《方舆志》:在州西门内。初,隋为义伦县,在城南百步。宋兴国初,更今名。绍兴间,郡守王齐迁于城北三百步,以其基为伦江驿。后附城西门内。《永乐志》:知军王齐迁于城西门内。元因之。正统间革。(正德《琼台志》海南版579页)

  至于城垣以外,地势就较为吃亏了,尤其是北面与西面,史上应该密近湿地。1920年城内大火,一片萧条,城东崛起一个新区“复兴街”,街面较宽阔,两侧全是带有南洋风格的老楼,成为热闹街市,海南建省后通称民国老街。

  六百年前设置的儋州故城,通道与城门都狭窄,路面不平,显著制约了社会发展。由于两侧密布民宅,要扩路非常困难。1960年代拆东城墙修通大道,是改善民生、发展经济的重要措施,老百姓非常支持。毋庸讳言,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官民保护古迹意识都是淡薄的。
  
  ▲北门街以北地势陡降的标志性场景
  
  ▲古城东墙与护城河,辟为解放路,是中和第一条现代公路。2011年

  对照相差五六十年的两图可见,城内外的道路肌理至今依然基本保存,民房图斑扩展的速度远远小于其他一些地方,可见当地官民为维护古城作了很大贡献。

  老航片那段白亮的“新街”,正是从无到有的当代主干道——解放路(县道X513)面世的第一段,它比复兴街“老街”更宽更平坦。接着,打通南门附近“小街水沟桥”的交通瓶颈,使新街公路顺利南延;再拆除东城墙的北段,北延新街接通新修的北门江大桥,从此老东门在群众口头又有了“十字路”之称……中和地区第一条现代交通大动脉,就在古城东墙的“凤凰涅槃”中诞生了。
  
  ▲1982年落成的北门江钢筋水泥大桥,开启了中和镇全新的交通史。

  现代大桥是1982年修成的,位于老桥西北,从此开启了中和镇的全新交通史。

  这也导致了交通线最大的变化,老主干道本来从东门直入,与北门江老桥连通,航片可以看到老桥在河滩里拐弯,是一道简易桥,有了新大桥,这个格局就完全变了。

  北门江桥从来都是中和的交通命脉。自宋至明,历代屡毁屡修。至于20世纪的桥,1994年版《儋县志》载:

  解放前,中和北门江曾建一座简易木桥,后毁。1959年移位建一木桥,1963年改建为石墩木桥,桥面低,雨季难以通车,后毁。

  这个记载未必完全。例如,从紧靠北门江下游一侧连片的古石桥残余构件说明,一道古石桥似乎与当代走向相同,一些石条长达3米。但方志未记载清代有桥,若是明代石桥,则很难相信数百年洪水居然还没把这些遗骸冲掉。当地群众说,日军侵琼时也建有一座石桥,与《儋县志》所载木桥一样,都在上游。至今,只要是重度枯水期,都不难找到这些桥的遗迹。至于谁是谁,恐怕就得专家再考证了……
  
  
  ▲紧贴北门江大桥下游,枯水期可看到连片的古石桥残余构件。王圣阳摄。
  
  ▲北门江大桥上游,航片所示位置的木桥墩残余。王圣阳摄。
  
  ▲当地父老指认,红线示日本侵略时石桥线,绿线示木桥线。王圣阳摄。

  至此,四座城门都已清晰还原,城内主通道、也就是历史脉络基本都在。细看——

  东西门之间,以“朝阳街”贯通,这是州治主街。按古代风水理论,两门之间的通道不能直接贯通,肯定要有一个弯曲,以避“煞气”,所以接近西门处,特意留下一个“锁匙曲”避煞;

  北门,以朝阳街二巷(据王圣阳先生实勘,2020年11月新编为朝阳街四巷)通入朝阳街;南门,以朝阳一巷通入朝阳街,百姓称为“州前街”,因为是对准州治官署区的老门口。当代修建镇政府大院时,改院门向东直通解放路,将朝阳街以北一段内街消除了;加上城西部北行的新编朝阳街八巷,这就构成了整个城内干道网。

  较为次要的,是沿着城墙根的一些环形小巷。现在看,这些历史脉络基本上都保存下来了,只要将城垣走向钩沉,古城结构依然是完整的。
  
  ▲追溯的城垣及城内外重要交通线
  
  
  ▲故城及周边地域追溯图。上:航片,下:卫星地图

  儋州古城只有一个,时至今日,保护当然应该摆在更重要的位置。

  当地一直在努力。如何更好地保护、激活这份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我们拭目以待。
  
  ▲城内老屋与石板古道,发展与保护矛盾的另一个迫在眉睫。2011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2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浮生丶i 时间:2020-12-03 23:20:38
  好文,点赞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20-12-04 09:56:29
  好文好帖
作者:C水也 时间:2020-12-10 10:25:04
  多谢何老师孜孜不倦的探索,费心了!历史随我们远去,又仿佛就在昨天。保护仅存的一点古迹余脉,让后人以史为鉴。
作者:糖葫芦秘密 时间:2020-12-10 11:38:19
  难得有心人
作者:不知忧不知愁 时间:2020-12-10 22:37:01
  可以的,现在当地人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去了解自己的历史了!感谢你这样的有心人!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12-17 16:55:01
  谢谢上面各位层主的关注鼓励!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