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方纲与东坡笠屐图

楼主:野老放歌 时间:2020-12-18 07:03:07 点击:402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翁方纲与东坡笠屐图



  翁方纲一生钟情东坡笠屐图。翁方纲最早涉及东坡笠屐图是乾隆三十年(1776)。这年翁方纲34岁,作《东坡笠屐图研(砚)并序》对赵子固东坡笠屐图砚作系统的介绍,再现东坡当年戴笠着屐策杖的情态,序与诗完美结合,而诗比画面蕴含了更丰富的内容:

  研长八寸八分,广五寸五分,厚一寸一分。背刻赵子固画东坡像戴笠着屐策竹杖,右子固二字印,下文彭二字,左紫兰生藏四字。下俞龢紫兰生印,左侧下济之印,又下王澍识九字。研匣上虚舟自书赞,其序曰:“东坡在儋耳,尝与军使张中访黎子云,中途值雨乃于农家假篛笠木屐载(应作戴)履而归,妇人小儿相随争笑,邑犬争吠。东坡曰:‘笑所怪也,吠所怪也。’赵斋爱其潇洒,因作巨研而勒图其后。元末为俞紫之所藏,有明宏正闲,归之王文恪已,又转入国博文三桥手,康熙丁亥十月舟过奔牛,忽得之市屠中,乃为之赞”云云。
  先生负瓢行歌时,岂意后人绘诸研。严陵滩边新月出,落水兰亭神一变。脱帽晞发狂歌呼,斯人傥亦苏之徒。不知何处得此雨归态,摩挲片石旋成图。桄榔树叶摘可书,谁谓青箬非吾须。翛然策杖出尘,泥涂那复需人扶。固宜犬吠妇子笑,岂有如此笠之农夫。往者宋商邱绢本出家藏,亦有王麓台吮笔苏斋旁。千载招邀作尚友,只疑真有载酒堂。未若此研神致尤青苍。俞紫芝、文三桥,流传艺苑非一朝。夙爱济之作赞语,谁知印章宛可睹。古墨荧荧照影寒。真研不损知者难。(真研不损语见坡公墨迹)只应却与周公瑾,薄暮西冷放棹看。(1)

  赵子固,赵孟坚字,南宋画家,工诗善文,家富收藏。翁方纲的序与诗写出了赵子固东坡笠屐图砚的全貌、笠屐故事的由来及翁方纲对砚的画工和苏东坡居儋生活的由衷赞赏。
  从此,翁方纲关注东坡笠屐图。他第一次获得朱之蕃临摹李公麟《东坡笠屐图》时已经50岁。乾隆四十七年(1782),翁方纲作《今年夏予得吴莲洋所书邢和璞事,因属安邑宋之山为作邢房悟前生于东坡笠屐图册子前。今同人集苏斋作坡公生日,又适题句于册。其山为莲洋乡人,作篆及画皆有师法,故附诗及之》证实,在他第一次获得朱之蕃临摹李公麟《东坡笠屐图》之前,已经收藏赵子固的《东坡笠屐图》、唐寅的《苏文忠公笠屐图》、宋旭的《东坡笠屐图》等东坡笠屐图。
  朱之蕃(?—1624),明代大臣、画家,字元升,号兰嵎,原籍山东聊城荏平县,后附籍南直锦衣卫(今南京)。万历二十三年科举状元,曾任礼部侍郎,奉命出使朝鲜。有《君子林图卷》《临李公麟东坡笠屐图》《纪胜诗》《南还杂著》等作品传世。
  嘉庆七年(1802)春,翁方纲两次题跋朱之蕃临摹李公麟《东坡笠屐图》。
  《又得朱兰嵎摹龙眠坡像》云:

  乾隆癸卯(1783)春,颜运生得朱兰嵎临《李伯时坡公笠屐像》寄来,供于苏斋,今二十年矣。复购得此轴,即兰嵎同时所作也。此像与宋漫堂刻于《施注苏诗》卷内者正相合。而跋云:“元人笔”,此云:“李伯时者”。予旧跋云:“当是伯时元符中归龙眠山居作,今更详之。”(2)

  《再跋朱兰嵎画坡公像》云:

  金山笠屐坡像,手持竹杖,与此不同,而皆言伯时作。伯时以元符三年(1100)致仕,归老龙眠山,坡公在儋与黎子云兄弟往还,在元符元年(1098)。史称伯时归后,肆意岩壑,自作《山庄图》,为世宝传。以愚意度之,东坡在儋遇雨借笠屐事,当是伯时归山后,江岭间传其逸韵,而故友山居闻之,遂写以为实。其有杖者,则或他日又作一幅欤?恐读者以东坡海外事正伯时在朝时,疑其辽远,故为考析,重跋于此。(3)

  根据跋的记述,可知翁方纲曾收藏两幅朱之蕃临摹的东坡笠屐图,一幅是刚刚获得的,另一幅是二十年前购得的,原作者为李公麟,前者为朱之蕃对元人临李公麟作品的再次临摹,后者是朱之蕃根据李公麟原作而临摹的。后者现藏于广东省博物馆,有翁方纲四款题识,可见翁氏对东坡的酷爱。其中一款云:“龙眠写笠屐像,当非止一本,宋摹刻于施注者,则是海南黎事,而所谓元人绢本,固不及兰嵎摹本之得真矣。”
  翁方纲有诗“年年公生日,笠屐拜我师”(4)。根据学者的考证,翁方纲一生至少举办过24次“寿苏会”。朝鲜出使中国的朴齐家也有诗写道:“覃溪学士癖于苏,燕处长悬笠屐图”(5)。翁方纲十分敬重苏东坡,特别赞赏东坡笠屐图。他在《苏文忠公笠屐像赞》写道:

  焉得好手,散发而骑鲸?惟此金山之迹,龙眠所营。蔡诗公书,宋椠公集,天风海涛,坐客起立。寄之公像,篆烟一缕,一笠一屐,横万万古。昔闻陈氏之苏庵,与蒋氏之苏斋;今我宝苏名室,真见公来。蒋有麓亭之画,陈则不知;我但日诵《汉书》,以配公书与诗(6)。

  “今我宝苏名室,真见公来。”翁方纲景仰东坡的情怀溢于言表。
  东坡笠屐故事发生在儋州,但影响近千年。自北宋李公麟多次画东坡笠屐图后,后世有更多名画家争画东坡笠屐图,如,南宋有赵孟坚等;元代有赵孟頫、钱选等;明代有唐寅、仇英、尤求、朱之蕃、曾鲸、孙克弘等;清代则有更多画家钟情东坡笠屐图,故翁方纲感慨“世间好手争作笠屐图”(7)。
  翁方纲痴迷收藏,研讨东坡笠屐图,也是他对东坡真实相貌辨证的原因之一。关于苏东坡的相貌,史书记述不一。根据目前看到的宋、元、明、清画家所画东坡笠屐图来看,东坡的相貌有“浓密的胡须、略胖的体态”的,有“两觀清峙,而髯不甚多”的。前者如赵孟坚、赵孟頫、钱选、曾鲸、李襌、仇英、张大千等的东坡笠屐图。后者有李公麟、朱之蕃、杨浚、唐寅、尤求等的东坡笠屐图。
  翁方纲在《坡公真像吴门陆谨庭寄赠》云:“我斋奉公像,百摹不一真。漫堂镂施注,元迹云传神。又见梅溪本,松雪下笔亲。肥瘦迥不同,笠屐名则均。世称仙日髯,每儗于思伦。岂知髯逸气,超绝凡笑嚬。两颧清不肥,修眉秀峨岷。神在目炯光,下上照于春。轴有声衲偈,传自吴阊阃。松下叟得之,以供吾儿陈。憬然始下拜,往者空墙循。此中浩然气,蟠塞上青旻。……”(8)是主张后者。又如《十二月十九日苏斋拜先生真像三首》描述“昔也兰嵎生,今之朱野云。肖彼颧右志,会此眉后纹。双瞳剪眠江,碧宇下星辰。”对东坡真像的辨证,翁方纲在《跋坡公像三首》中有更详细的记述:

  吴门尤叔野茂先生藏松雪白描坡公像,后有陆五湖师道题云:“有合伯时所作按藤杖坐磐石意态也。”又南海朱完所作小金山像,及常州李枢藏松雪画像,皆与宋人所画真本相合。盖疎眉凤眼,秀摄江山,两颧清峙。而髯不甚多,右頬近上黑痣数点,是宋李伯时之真本,近赵松雪、朱兰嵎临本皆足证也。嘉庆壬戌二月,以此数本合对得真,敬识于此。
  世人不知详考,谓坡公貌丰腴,山谷貌消瘦,此因读其诗而误会耳。其实山谷貌转丰,而坡公两颊清峙(9)。

  翁方纲的记述与东坡在《传神记》和《邵氏闻见后录》中记述吻合。《传神记》云:“吾尝于灯下顾自见颊影,使人就壁模之,不作眉目,见者皆失笑,知其为吾也。目与颧颊颇似,余无不似者。”《邵氏闻见后录》卷三十中记载:东坡打趣秦观胡须太多,秦观说:“君子多乎(胡)哉!”东坡立即回敬道:“小人樊(繁)须也!”这则趣闻告诉人们东坡的面部特征:胡须稀疏。
  根据翁方纲的考证,东坡的真实相貌,即“疎眉凤眼,秀摄江山,两颧清峙。而髯不甚多,右頬近上黑痣数点”。
  那么,翁方纲是否误判李公麟画过东坡笠屐图呢?请看:
  朱之蕃临李公麟《东坡笠屐图》,一幅藏于广东省博物馆,另一幅藏于北京博物院,2020年9月在文华殿首次公开亮相。前者有翁方纲的四款题识,对东坡笠屐图作认真的考辨,表现对东坡笠屐图的酷爱:“醉余真意态,江岭几人往。雨笠空云水,风襟摄海天。未知松雪本,何侣漫堂镌。辩证嵩阳帖。焚香二十年。”后者有李公麟的题识:“东坡一日谒黎子云,途中值雨,乃于农家假箬笠木屐,载履而归。妇人小儿相随争笑,邑犬争吠,东坡曰:‘笑所怪也,吠所怪也。’”(朱之蕃特别强调“右李伯时写像上有数语题识”)朱之蕃的题识:“偶然琐事,率尔片言。粉墨载之,永播人间。与巧显融,宁直道邅。人中之龙,仙中之仙。景止高风,有□而练。“此外,还有张京元和翁方纲的题识。此图迭经张京元、翁方纲、叶梦龙、罗振玉收藏。”又,翁方纲有诗《朱兰嵎临龙眠画东坡笠屐图。山阴朱兰圃复摹帧,藏题其后》也证实李公麟画过东坡笠屐图。
  明代学者张京元在北京故宫藏朱之蕃临李公麟《东坡笠屐图》题识云:“朱宗伯出所藏李龙眠手画,气韵生动,与世俗多胡者不类。”张京源的题识透露一条重要的信息:明代朱之蕃仍藏有李公麟的《东坡笠屐图》。
  周成仕主编的《东坡符号与产业创意》一书列出历代画过东坡笠屐图的画家芳名,李公麟大名在列。
  ④长期从事美术研究的张煜认为:“明代朱之蕃所作《东坡笠屐图》形象是临摹李公麟所作的《东坡笠屐图》。”(10)
  ⑤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朱万章在《明清文人为何钟情<东坡笠屐图>》指出:“李公麟原画已经失传,我们只能从文献记载和后人摹本中得知,李公麟创作过不止一幅《东坡笠屐图》。”“现在所存世的提衣型《东坡笠屐图》,其直接的源流,应该都来自李公麟。”
  翁方纲虽然收藏众多东坡笠屐图,但没有见过李公麟《东坡笠屐图》的真迹,直到晚年还在思考这个问题。他在《予考证李伯时画东坡笠屐图事,复题二诗于帧》:
  同在元符末,江南望海南。山川心不隔,笠屐影无惭。逸气留天地,蛮烟老惠儋。祗应故友识,摘叶写茆庵。
  旧史传文苑,当年想画图。烹茶来释子,载酒有生徒。万丈光遥接,千秋墨共摹。衣纹托清梦,知我室名苏。(11)
  “同在元符末,江南望海南”,指出李公麟写作笠屐图的时间与地点。“山川心不隔”,表达李公麟对苏东坡的一往深情。“烹茶来释子,载酒有生徒”,写东坡与儋州学子的亲密关系。“万丈光遥接,千秋墨共摹”,点明李公麟画了东坡笠屐图,后人敬仰临摹。
  翁方纲治学严谨,经过长期的考证,终于得出东坡笠屐图“当是伯时元符中归龙眠山居后作”的结论。
  “覃溪学士癖于苏,燕处长悬笠屐图。”覃溪,即翁方纲号。东坡笠屐图和翁方纲在我们的邻邦备受推崇。朝鲜学者申纬称翁方纲“坡翁转世得覃老”(12),金正喜曾试图为翁方纲画戴笠像,但被翁方纲婉谢。


  注释:
  (1)(4)(6)(8)翁方纲:《复初斋诗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
  (2)(3)翁方纲撰,沈津辑《翁方纲题跋手札录》,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5)朴齐家:《翁覃溪方纲》:《贞蕤阁集》四集。
  (7)翁方纲:《载酒堂歌并序》,《复初斋诗集》卷1。
  (9)翁方纲:《复初斋文集》,上海:上海出版社影印李一烜光绪补刻本,1969 年版。
  (10)张煜:《苏轼到底长什么样》,《光明日报》2020年11月6日。
  (11)翁方纲:《复初斋集外诗》卷21 :《和苏药玉船诗为星实两峰别》。
  (12)申纬:《再题小照,呈覃溪老人》,《警修堂群稿》第1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野老放歌 时间:2020-12-18 07:03:57
楼主野老放歌 时间:2020-12-18 07:04:38
  广东省博物馆藏朱之蕃临李公麟《东坡笠屐图》
楼主野老放歌 时间:2020-12-18 07:04:54
楼主野老放歌 时间:2020-12-18 07:05:18
楼主野老放歌 时间:2020-12-18 07:07:35
  2020年9月北京故宫首次公开展出朱之蕃临李公麟《东坡笠屐图》
楼主野老放歌 时间:2020-12-19 08:59:27
  请各位指教。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