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鹏鸣的贾平凹文学解构 (上)

楼主:苗洪 时间:2017-12-27 15:26:39 点击:18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一《世界文学简论》中的文学思想预言式探讨辩析


  苗洪




  一、关于贾平凹文学创作批判现实主义精神层面的预言式探讨

  鹏鸣文学评论《文学史上的里程碑》关于贾平凹文学思想,文学主张的预言在今天已经变成不可否认的现实。由著名文学评论家鹏鸣创作的《世界文学简论》一书,让我们同时既认识了贾平凹的文学思想,文学主张,又让我们认识了鹏鸣关于贾平凹文学解构主义方针的评论思想及其评论主张。在鹏鸣的文学评论《文学史上的里程碑》当中,贾平凹文学几乎被彻底解构。而这种被解构之后的贾平凹文学创作,到底最后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形态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其实是鹏鸣评论所带给我们的深刻命题。

  另外,这篇完成于15年前的文学评论,在后来的15年当中,到底是否一直在以某种意义的评论里程碑意识主导着亿万文学受众对于贾平凹文学评论的立场及态度呢?所以说,如何理解鹏鸣的文学评论《文学史上的里程碑》也是一个关于认知批判 贾平凹文学立场的导向启蒙。在关于贾平凹文学风格及思想的定义方面,我们明确可以看出,鹏鸣早在15年前就曾经预言了贾平凹文学创作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立场的存在。鹏鸣在文章中明确指出:“有人说贾平凹使用的是非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有效地揭示了特定的主题思想。我认为在《废都》中现实主义和非现实主义是不能截然分开的,像贾平凹这样一个有成就的作家,他融现实主义与非现实主义于一炉,融传统与现代于胸臆之间,中西美学渗合,更融合中国现实原本就存在的种种东西,看似大杂烩,实则精严结构,逼真如贾平凹在后记中所说:“好的文章,囫囵囵的一脉山,山不需要雕琢,也不需要机巧地在这儿长一株白桦,那儿又该栽一棵兰草的……鬼魅狰狞,上帝无言。奇才是冬雪夏雷,大才是四季转换。”

  这种近乎对决式的文学与文学评论的碰撞实际上带给我们许多方面关于鹏鸣文学批判逻辑体系中反思与接触。关于贾平凹当代的文学主张及其文学风格,在后期主要体现在他强调文学创作的批判现实主义立场方面。由于他这一批判现实主义主张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文学思想,而是有一个长期的过渡期与建构期,所以,这种原则为我们理解 贾平凹一贯的文学方针提供了更加广泛的追溯与回顾,归纳的具体空间。应该说,强调文学创作的批判现实主义主张,是贾平凹长期文学主张的归纳与统一。也可以说是贾平凹文学创作的概念性标志。


  二、关于贾平凹文学创作的动机分析

  《废都》是贾平凹在四十岁写出的长篇小说,一出版即引起广泛的社会轰动。贾平凹以超乎寻常的勇气突破了长期以来被禁锢的艺术禁区,在二十世纪末的中国树起了一块新的文学里程的艺术丰碑,但同时,十几年来评论界围绕《废都》的批判声也一直不绝于耳。在鹏鸣的文学评论《文学史上的里程碑》当中,鹏鸣将相关动机概念的常规理论运用到文学评论当中,为鹏鸣在理论的高度评论贾平凹的创作动机提供了分析研究的根据。

  《废都》的销量如此之大,影响如此之广,引发的争论如此之剧,这可能是上个世纪末最大的文学事件。中国当代文学史中事件频仍,但只有《废都》是文学界自发性的事件,其他的力量不过推波助澜而已。在文学创作中,创作动机的实现固然要依赖材料的储备和艺术发现的获得,但实际上创作动机却常常是暗中支配和决定作家搜集材料的范围及其艺术发现方向的潜在操纵力量。有什么样的创作动机,实际上也就暗示了作家某一具体作品在选材和艺术上的走向。

  1992年,小平南巡讲话,号召改革开放“思想更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在此策动之下,整个中国大地以前所未有之势,翻卷起市场经济和商业主义的新一轮狂潮。正当此时,经历了一场肉体病痛折磨和精神困顿的贾平凹却避开闹市,逃离到陕西耀县的桃曲坡水库住下,在这种似乎超然世外的半隐居般的环境中,开始写他的第一部关于城市的小说《废都》。动机说作为一种伦理学说。把人行为的动机和效果割裂开来,认为决定行为善恶的是其动机,善恶的标准是绝对不变的,内在于人的意识之中,不依赖外界的、社会的原因而转移。这种学说片面强调动机而否认效果,忽视人的社会性和阶级性,是一种形而上学的主观唯心主义的学说。而动机的联合说认为当个体同时出现的几种动机在最终目标上基本一致时,它们将联合起来推动个体的行为。强度最大的是主导动机。它对其他动机具有调节作用。

  这种调节作用主要表现为:首先主导动机有凝聚作用,将相关动机联合起来,指向最终目标;同时主导动机还决定个体实现具体目标的先后顺序。其次主导动机具有维持作用,将相关动机的行为目标维持在一定的目标上,阻止个体行为指向其他目标。非主导动机的影响力较小,但其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非主导动机可以增强或削弱这种动机联合的强度。从动机的冲突机制来看,当个体同时出现的几种动机在最终目标上相互矛盾或相互对立时,这些动机就会产生冲突。双趋冲突:当个体的两种动机分别指向不同的目标,只能在其中选择一个目标而产生的冲突。双避冲突:当个体的两种动机要求个体分别回避两个不同目标,但只能回避其中一个目标,同时接受另一个目标而产生冲突。趋避冲突是指,当个体对同一个目标同时产生接近和回避两种动机,又必须作出选择而产生的冲突。


  三、关于贾平凹文学创作的现实主义悲剧说

  《废都》是现实主义的悲剧作品,更多的是表现了知识分子在时代中的悲剧。在世纪末这么一个物欲横流的环境中,知识分子异化、堕落,丧失了自己的人生追求,在失去精神支柱后迷失了自我,找不到精神家园的归路。正如评论家雷达所说:“小说所写的庄之蝶的心态,正是开放社会中文人常有的一种浮躁情绪和失落心绪。它们被传统文化情调浸透了身心,而面对社会的大转折,固有的目标和价值体系瓦解了,于是无所选择,迷茫烦扰。”
  当然,《废都》在书写精神之“废”的同时,也包含了社会批判,自我批判和文化批判的严肃内容。如穿插引进大量的政治民谣、顺口溜和社会性传闻,对当下干部队伍腐败、社会风气败坏进行了批判。收破烂的疯老头所唱的歌谣,那头奶牛的哲学沉思都具有文化批判的意味。可以说,《废都》是一部融入了贾平凹过多的沧桑感受和真切的心灵体验的书,是九十年代初中国城市的废都,是精神与文化,是作家的灵魂追索,不同的是,一次是游荡,一次是回归。

  通常,在谈到文学艺术中的现实主义悲剧话题时,我们主要是把论述的焦点放在莎士比亚的文学艺术领域。莎士比亚创作的艺术特色可以归纳为如下几点:第一,坚持现实主义创作原则,认为戏剧是反映人生的一面镜子。第二,追求自然的表演理论,认为演剧要真实,切忌过火。第三,情节生动丰富,一个剧里常有几条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线索,悲喜剧因素结合在一起。第四,塑造了一系列具有鲜明个性的艺术形象。如哈姆雷特、福斯塔夫。第五,人物语言性格化,如哈姆雷特的话富有哲理和诗意。而同样,《废都》重所隐藏的这些和莎士比亚创作艺术特色相似的特征,从而使我们对于贾平凹文学艺术有了一个明确的分类依据就是,东方式的莎士比亚文学思考。贾平凹一生的文学实践既富有强烈的现实主义倾向,也兼有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主张。以既已形成的悲剧现状作为分析的组件与基础,使贾平凹文学发射出悲剧与觉醒的辩证之光。


  四、 关于贾平凹文学创作的真实说

  写作《废都》时,一向胆怯、羞涩、淡泊自守的贾平凹已经有了“唯有心灵真实,任人笑骂评说。”的心理准备。在他看来,心灵的虚伪是更难以忍受的事实。《废都》问世之前他便知道“这本书的写作,实在是给我太大的安慰和太大的惩罚,明明是一朵光亮美艳的火焰,给了我这只黑暗中的飞蛾兴奋和追求,但诱我近去了却把我烧毁。”他力图在《废都》里找到那个真实的言语人格,“在生命的苦难中又惟一能安妥我破碎了的灵魂。”

  尽管人们对《废都》褒贬不一,但可以肯定的是,《废都》是贾平凹对自身艺术探索的一次总的集大成,是他勇于开闯纯文学性描写的禁区新突破,是其进行以性写人的集其大成的作品,围绕着“废都意识”深刻地揭示了一个时代隐秘的世界。其严肃的主题不得不令人深思,即使我们觉得它里面的一些内容可恶和丑陋,也不得不为它的主题深思。与此同时,批评家认为,历史题材的创作属于文学,文学创作是可以虚构的,历史题材的创作只要大体符合历史框架和时间断限,就达到了历史真实了。由于观点的分歧,历史学家对于历史题材文学创作的批评,几乎都是挑剔历史题材创作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毛病,而文学批评家则在历史真实问题上相对则放得宽松一些,更多地去批评作品的艺术力量是否足以动人的问题。所以我们认为探讨历史题材创作中的历史真实问题,对于我们如何理解历史题材的作品是很重要的。

  上个世纪50年代的美学大讨论中,已故著名教授朱光潜先生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物甲-物乙的命题。对于朱光潜先生的这个命题的了解直接关系到我们对历史题材创作中历史1和历史2的理解。朱光潜先生在反驳蔡仪先生的批评时说:物甲是自然物,物乙是自然物的客观条件加上人的主观条件的影响而产生的,所以已经不纯是自然物,而是夹杂着人的主观成份的物,换言之,已经是社会的物了。美感的对象不是自然物而是作为物的形象的社会的物。如何我们把朱先生观点无疑是唯物的又是辩证的。 如果我们把朱先生的观点运用于对历史上面,那么很显然,原本的完全真实的历史原貌,完全不带主观成分的客观存在,――原本的客观存在的真实的历史存在,由于它不能夹带主观成分,是历史现场的真实,因而几乎是不可完全复原的。特别是后人去写前人的历史,要写到与本真的历史原貌一模一样,把历史现场还原出来,根本是不可能的。

  《废都》遭禁后获法国费米娜文学大奖,贾平凹在为获奖而举行的一个民间庆祝酒会上,作了这样的坦言:“我写作是我的生命需要写作,我并不要做持不同政见者,不是要发泄个人的什么怨恨,也不是为了金钱,我热爱我的祖国,热爱我们的民族,热爱关注国家的改革,以我的观察和感受的角度写这个时代。”贾平凹的这些发言,实际上是他所理解的文学真实性基础的来源:既所谓的文学真是其实就是作家根据个人观察,主观感受所书写的文学主题。


  五、关于贾平凹文学创作的体验说

  鹏鸣曾经说过,由于文学的体验机制是一个多样性多元化的体验过程,从主体相关的生命体验,心理体验,缺失体验,情感体验等诸多体验中,我们所看见的其实就是关于主体实践于客体,体验客体的过程。但是,贾平凹的文学体验却拓展了关于文学体验的许多项目:包括哲学体验,陌生体验,思考体验,进化体验等。鹏鸣在这篇文学评论中,详细分析与归纳了《废都》中各种不同类型的体验与感悟。

  与此同时,鹏鸣在文学评论《文学史上的里程碑》又进一步说:“尽管庄之蝶形象表现了诸多作者对生活、人生的体验与感受,但是《废都》中的作家主体却应该是刘嫂牵到西京城里来的那头奶牛。这奶牛“堂而皇之地行走于大街”,“不急不躁”,“以哲学家的目光来看这个城市”。它虽然来到这个古都为时不短,但对于这都市的一切依然陌生。城市是什么呢?城市是一堆水泥嘛,这“牛”觉得发笑的是:人就是这样的贱性吗?创造了城市又把自己限制在城市。可悲的是,正是人建造了城市,而城市却将它们的种族退化,人退化得只剩下个机灵的脑袋,正是这脑袋使人越来越退化。这是作者填入牛头中的对现代城市的一个定位。”

  重读《废都》, 鹏鸣最深的感受是,这是一部中年人写的书,写的是中年的经验和心境。


  六、关于贾平凹文学创作的人性说

  《废都》1993年出版,已经过了十多年了。最初的两年内,正版和各种盗版,据说加起来超过一千两百万册。准确的数字恐怕无法统计,事实上,盗版至今也没有断绝。
  在吵吵嚷嚷的“事件”中,这么多的人读《废都》,都读到了什么?恐怕不容易读出一个中年人无法诉说的精神上的寂寞、茫然和颓败吧?
  一旦成为“事件”和“现象”,创作中个人性的东西似乎就没有了位置,取而代之是社会的焦点和大众的兴趣。鹏鸣指出,《废都》之所以成为受到空前规模的文学上的欢迎事件,是因为如果没有这种个人性的精神上的东西,就不会有这样的创作,不会有这部书。关于文学创作中人性、人道主义问题的讨论,虽然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但是,理论界不同的见解,解放了作家的思想,开拓了创作的思路,对于深化人道主义主题,繁荣和发展文学创作,起到了积极的引导和推动作用。如果说理论界的讨论是由文学创作所引发,那么文学创作的深人则必然得力于理论界的讨论。较之前一阶段文学创作中的人道主义主题是侧重于对非人生活状态的控诉、批判,这次理论讨论的同时,随着对人性、人道主义认识的加深,许多作家的作品表现出了对人性、人道主义的深刻思考和对美好人性的呼唤与赞美。

  人道主义是十年动乱之后文学创作比较集中反映的中心课题,“可是实际上,人道主义的主题仅是这一时期文学创作所表现的若干重大主题之一”。这个时期文学创作所触及的社会问题,几乎遍及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道德、法律等各个领域.主题是丰富多样的。而人道主义的主题,不能也无法包容和概括这几年我国整个的文学潮流。随着生活的急速变化和作家对生活体验的丰富和深化,文学主题也必然不断地发展和变化着。文学不必也不可能永远停留在表现人道主义的主题上。人道主义主题只适用于特定范围和愈义,一定的文学主题决不等于一定时期的文学主潮。文学潮流体现了一定历史时期文学创作的发展趋势和共同方向.带有某些规律性。主潮要通过若干文学主题去体现。某一方面的文学主题,即使是很突出的,也难以替代一定时期具有总体性特征的文学潮流。如果说,这几年存在着一股文学潮流的话,那么它就是革命现实主义的深人发展。

  而至于新时期文学是否存在人道主义潮流的问题,也便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把几年来文学创作中的人性、人道主义现象就称为人道主义潮流,而且列举出这一潮流具备的艺术特征:其一,人道主义作为一种理论认识,首先表现在文学作品的主题当中。主题的尖锐性和不断深化是这股文学潮流最突出的艺术成就。其二,由于“人”成为这股文学潮流的中心,因此,在人物塑造上长期存在的公式化、概念化倾向,初步得到了克服。其三,文学创作的题材范围空前扩大,主人公的形象出现了多样性。只要是有人生活过的地方,几乎都被作家用艺术的眼光探索过。论者还指出,‘.这股人道主义的文学潮流,从它的兴起,到在艺术上形成比较鲜明的特征,都是时代造就的。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