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孤狼,穷途人 ——也说梦想与追求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5-23 20:12:33 点击:913 回复:3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是的,人生无梦,犹如盛宴不具酒!
  盛大的宴会上不摆上一瓶酒,岂不大煞风景?
  人生本即是一场流动的盛宴!

  这话题是由草莽书生的话题引起,更是王英良在那的留言触发我的一段记忆更是沉思。
  先扯一则关于梦与生存的逸闻,也是我在别处文章间隙遇上的逸事:
  有位居无定所食无定餐偏自足于所遇的男性老者。身处大都市仅为一天饱也并不难,白天为裹腹而行走者游走于各家料必有剩饭残羹相与的人家门前,本也只为裹腹也就从未挑剔所得布施之食,只稍能一天不挨饿即可。而晚上,到处可安身,他就偏爱安卧在公共场所,大多是在公园的长椅上。也因为正是大暑天气里,那儿非常凉爽也颇为安静。他历来如此打发自己的每一天。
  与公园正对面着的,是一座四五星级的高级酒店。有俩位外地富商凭居多日、正在临夜色而审视眼下各路过往路人诸种生存的人。正恰,那位正安睡于公园长椅上的男人引起他俩的注意。
  一连好几天,天天夜里都会遇上在那张长椅上遇上那安然自若卧睡于那儿的那位男人!
  可能正出于无聊,一个怪异的思念映入一位富商的脑际。
  第二天傍晚,那位善心的富商找到正在那条长椅上准备安睡的男人,富豪想跟他换个位置试试看,今夜这长椅让给他(富豪),而让他(行走者)睡他的酒店!
  天下还真有这样的善事?那当然让那位终年行走人生的男人是绝不会放弃的!
  但是第二天一大早,那行走惯了的男人找到了还正在安睡的男人,说他要换回他原来属于他的长椅。
  富豪大为不解。寻问其故。
  行走者说:我睡在这凉爽的木椅上时总要梦见自己进入天堂一样的温馨世界里。而睡在那天堂一样温馨的梦思寝上,却是梦回这冰冷的木椅上!
  看来有梦比现实更能让人进入天堂!!
  难怪,我们最需要一个人类最完美的,也是全人类最终目的的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m8341 时间:2019-05-23 21:33:03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 野下秋草: 举报  2019-05-23 22:19:41  评论

    只能说。适生于人世间,生活往往也带有足够的惯性。不是适合了而是习惯了!习惯中带有淡淡地无奈的懒性。
  • m8341: 举报  2019-05-24 09:35:24  评论

    习惯了就好~~
我要评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5-23 22:21:21
  为了最终梦想,为了梦想成真,我们包括他们必会有各种理由让人们艰苦着!
  做梦是人的本能。有梦也人所必然。人生需要有梦。也可能,在这几千种生灵物种中只有人能做梦,有追求,有梦想!
  本来说有梦的人是幸福的,因为生活在梦中!无眠时,有梦伴你渡过漫长的夜。让人不感到夜的冗长,因为有她在伴着您 !犹如天上一轮月亮,有月的夜里不再觉得灰暗,也让人感到夜也有优美的景致。
  那天上圆圆的月亮,她总在你的眼界里,好像即在眼前,简直就是企手可及,垂手可得,只稍将足下垫高点的凳子,把手伸长点,再不,找来一截长点的竹杆,必定会、也能将那月亮摘下来!
  犹如中情人的她时常会伴在身侧,梦中大都有遇日常中缺陷的东西,处于朦胧而奇妙的意境里。那梦境大都不失美妙风景!梦想成真,除非你真能摘下那轮明月!
  前几年我也曾就是这样逗过的那充满好奇地看着月亮的孙子!
  “你想要上面那明如镜子的东西吗?”我逗他。
  “想!”那小东西不假思索。
  “等爷爷我把它摘下来好不好?”
  “好!”
  “侬搬个凳子来,看爷爷非要摘它下来!”
  他还真的,挪动着刚学步的小小的身子搬过不远处的那只显得笨重的塑料凳子。我真的,装腔作势,踏上那凳子,抻长手,真的想摘下!但是够不上!
  “这凳子太矮了。看爷爷还是搬高点的来!”
  我真的自屋内搬出个高凳来,还装模作样的,真的攀上那搬来凳子上,企首踮足,张臂伸手,怎么也还是,还是够不上!
  “等爷爷找来一支竹杠看看!”我找来一支竹杠,站在那凳子上,说是捅也要捅下来!这时孩子的母亲过来遇上祖孙俩这般简直是在恶作剧的场面笑孩子也笑我这老不知老的东西来!
  去年我还想以此逗他。他反笑我太那个了。
  然而几乎每个人都就是逃不脱梦境。那梦和梦中的月必会让你带来诸多物外的东西。那到是什么,只有守夜人知道。由于人生当中不能只停留于月光下!
  况且那天外的月亮,那是乌托邦里的风景。嫦娥在那几千年,也不见得、不知到底怎个情景。那是我们传说的几千年。假如神话能成为真实风景,那梦,也该是醒来的时候了!
  人哪。没梦的人,犹如盛宴上不具有酒,丰腴菜肴里缺少了酒,那宴席也就像是失去了意义!那酒无论是“茅台”还是“吉酒”(这是六七十年代最便宜的酒。),“茅台”是国酒,是粮食陈酿的名酒;而“吉酒”是劣酒,据说是用窄干了的甘蔗的渣酿成的,本是为了酿造酒精。因为度数偏低,偏成了酒。那酒毫无营养可言。却也是酒,也能醉人。借酒一醉同样达到同样的意境,其酒劲作用都差不多,很能醉人,况且也同样能带你进入梦境,况且这梦中大都是美梦!
  有梦的人太多,入眠都能有梦。但追梦的人人会笑你痴。说梦想成真,往往那只有童话里的真实。距离人生都是太遥遥。
  追梦人,人们往往遗忘了,梦想与成真之间还必须备有一个台阶,必需的不只是那一只凳子,而是要有一个台阶。或是跳板!那都并不能是低台阶,矮跳板。但为了那个台阶跳板往往让人焦头烂额。只稍一足踏空,必会将你跌入深渊!
  西方有句名言——
  给个支点,我要撬起那个星球!
  谁能撬动梦想的星球?
  哪能找不到那个支点?!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05-24 11:12:32
  草哥是想睡椅排长楄,还是宾馆酒店?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05-24 11:44:38
  哪舒服睡哪!俗话说提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作者:m8341 时间:2019-05-24 11:45:40
  更正:哪舒服睡哪!俗话说【得】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 野下秋草: 举报  2019-05-24 20:02:56  评论

    反正能有个让他安稳睡足一夜的地方就是好地方。无论是梦思寝还是木条椅子!
我要评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5-24 20:05:09
  人苟活于这喧闹的世上往往感到孤单,尽管这人世间满是喧哗与嚣张,却觉得自己很孤独、落单。
  犹如人在荒漠,迷途人,总想有个伴。哪怕遇上一条狼!
  所以扯出此风马牛不相及的题目——
  “荒原,孤狼,迷途人”
  这标题缘出于报上一则小逸事引起我联想起另一件事。是另一件事扯出这话题,而这话题下也原出自另一件题外的事。
  两件事其实是风马牛不相及!但都差不多的处境——身陷穷途。
  话题下本是那另一位为了寻求宝贝,他误入荒漠。绝途无望时,遇上一条游荡荒漠的孤狼,最后带他走出荒漠的、好像正是那条狼、游荡于荒漠上的那条孤狼!
  他是位犯人。是早年被判处重刑流放远疆的犯人。
  而此外的另一位,却是位是职在高位,身在文人显贵时、退了下来后,回首来时路上所幸遇奖掖他、提携他、并将他推上文化大神位置上来的人。所以他、回首时,总在每个时遇段上感怀、感激一路上提携他奖掖他的贵人!
  这是在“中华读书报”上遇上一篇小文章,文中还配有一幅画,人物画,人物素描画。
  这是大报中的一个小栏目,栏目的小标题即是“文人画像”。自题目即可知道那是说文人的小话题。
  今天的话题中说的是:一位姓范的大编辑,是他写与一位可能就是他曾经的同僚,很可能也是他半路巧遇并一手提携上来的同是在任重职的曾是同僚的文人的信开始。
  信中(文中)有这么几句让人感慨于心的话:信中说起他二三十年前在上山下乡插队时遇上的一位文化馆的美工,在绘画上有过人的功力并有所潜力,时下还在那边远山区为偏远地区文化室里为当地的美术勤垦工作着,对此他说:“我觉得像这样克苦自学成才的基层美术工作者,应该得到帮助提携,给他一点机会。”还说:“看了他的经历,我为之泪下,我一生提掖过不少类似的穷途青年,现在已无能为力了!”
  信中好像有请他那正在任上曾经的同士提携一个颇有造诣也正处于无遇于窘迫的身在穷途中人。
  看得出,他是多么想提携一下那位正在穷途无遇的文化馆的美工,为此他是动了真感情的。但自已早已自有能力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十几年了。他是十几年前自“人民日报”总编辑任上退休的文化人(人民日报,是中国最大的报,更是党的最高的机关报,直属于中央,党中央,其任上的总编,那可谓是权重一方,可能、身份职位级别该是付部级,等于一个付省长了)。他的大名是范敬宜。他的信是对他的继任者罗雪村直披心思的,他那深深为之婉惜的事,他坦白一想携扶一下那正身在穷途的艺术家,但此时他、是无能为力了,也颇为之无奈,他好像也委婉地想让他这位正在任上的同曾经的同僚有机会能提掖一下那位无遇的艺术人才!
  接着文中也提起、让罗某联想起范总曾在某篇文章中有这么一段极为实在的话:
  “我此一生中,如果没有遇到这些好人,就会是另一个样子。所以1984年调入北京,第一次走进人民大会堂,参加国庆招待会,踏上铺着红地毯的楼梯,每走一级台阶,我就想起一个有恩于我的人:马汉卿,张化成,任仲夷,赵阜。还有我在农村的生产队长和房东。”
  至于他曾经帮过他的房东和生产队长是谁,他并未具名。可能也是具名也是多余。他们都是只能默默无闻地都是勤奋于乡间田陌上的劳苦功高者之中。而他所列举于前的,都是如雷贯耳!其实也是前面那几位识他举荐他的人决定了他后来的辉煌的人生归宿!!
  这话,这样的文字不禁让我、随手掷下所有,一下子、深深陷于沉思中不能自已。
  所以此文却倒扯出我、一则早年听到的一件逸事。
  那是位不足一提的人,是犯人。还是共和国的重犯!
  那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但我还是、将它俩紧扯在一起了!
  因为都同是人生!同是为人、一样生人百样人生中相异的人生!
  也就扯出这题目来——
  荒漠,孤狼,迷路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5-25 20:09:58
  题外两则旧史逸闻:
  乾隆年间,徽州有位富商程子鵕在茶肆看到郑板桥的一幅对联,十分喜爱,就跑到扬州求见,没想到郑板桥到帝(北)京去了。第二年郑板桥回到扬州,那位富商程子鵕闻讯上门求见,并二人结识,成为忘年交。正恰当年郑板桥看上了一个姑娘,可惜没钱迎娶。程子鵕知道后,赞助了郑板桥一千两银子。
  后来的事也不必追问也即在所必然了!
  也正就是困顿时那一千两银子扭转了一代才人的人生。
  有了那一千两,那心有所鹜的姑娘人家成了郑大才子的娇人,最后成了糟糠之妇!
  所以后来,郑板桥时常要有念于怀,没齿莫忘,还为此曾挥毫写诗怀念他的这个富商朋友:
  “余江湖落拓数十年,惟程三子鵔奉千金为寿,一洗穷愁。世人开口易千金,毕竟千金结客心。自遇西江程子鵔,扫开寒雾到如今。”
  郑板桥偶尔还会梦见恩人,“几夜酸辛屡梦公”。

  还有另一位:
  清代词人朱尊彝,他的大部头著作《经义考》一共300卷,因为成本太大,无人敢承印,同是江南富商马曰琯闻讯,心生某种爱惜与敬仰,马曰琯不惜千金将书刻印出版,并得以完好行世。也留与后人一段佳话。所以,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中说,“淮南盐商”的财力支撑是清代乾嘉时学术发达的助力之一。
  假如那无处面世的《经义考》无缘与那江南大富商慕名爱才相遇并慷慨解囊相助并使其那数以几百卷的论著能否面世,最终结局,令人不胜猜测。
  以上二则是我在网中不巧正巧遇上并随手持网自宽泛江湖中打捞出水的二则逸闻。

  今天我又在“文摘报”有遇一则旧闻:
  《胡适屡帮陈寅格》
  第一次,那是三几年,伦敦大学有意聘一位教东方文化的客座教授,正恰胡适当时也有事在英国,胡适闻讯,随即给伦敦大学写了一封推荐信,力荐陈寅格。信中将陈某的家学与多年国外求学经历并所得的学问与成就列举。并且道明陈某精通多国文字,特另是当时也鲜有人能的焚文。胡某本以为后继事情不大,因为胡适当时在西方知识界和文化学术界是有名声和地位的。孰料伦敦大学还是另请他人。而牛津大学聘了陈寅格。
  到了后来四几年陈寅格有患眼疾,自英国转道美国求治。其疹断书不知怎的又到了胡适手中(当时胡某正任民国驻美大使),胡适为陈寅格找到了当时美国也是世界眼科的顶尖医生。但不幸的是当的医学所限,也对陈某的眼病束手无策。胡适得知大为婉惜,随送与陈寅格一千美金作为慰问。
  第三次是陈寅格从上海赴北平任教时乘水路路经秦皇岛,胡适又为他此一行专门写一信给当时在秦皇岛航务局任要职的朋友,要他在路上关照陈寅格,并解释说因为陈某当时眼睛已视物不清,行动不便,还要他在陈某到达时告知北京大学的同士届时到场接陈寅格。
  最后一次是四十年代末,兵临城下,又是胡适让陈寅格与他同乘最后一班撒离北平的专机。本来是想与陈某同到香港,但因故陈寅格还是滞留广州。
  胡适平生出手帮助并奖掖提携过不少身在困境的朋友。
  当年林语堂由北京大学出资让其出国留国。而第二年不知何故,助学金断链。靠新婚妻子丰厚的嫁妆渡日,但终究不足以应付那高昂的学费还有生活必需的钱。最后林语堂只得向北京大学本部求助,以借款的名义,并许诺毕业后回北京大学就教偿还。不久得到一千美金汇款。但过了一年还是无法毕业,他再次向大学求助,不久又得足额的一千美金汇款。林语堂顺利毕业后随即回北京大学任教,领工资时他尊约先扣除偿还学校借款。这时校方大为不解,学校从未借过他一分钱!事后才得知那前后的二千美金全是胡适的钱!
  最让人乐道的,还是早年帮助并奖掖提携沈从文任教北大的事。
  沈从文,这来自湘西的兵痞,只身闯帝京(北平)像条流浪狗,靠他那半截秃笔能撑得起他那丰厚得过份的梦想?靠几笔浅薄文字行走于各家报刊门前还是只能勉为其难,以些小块短文游晃于各家报刊副刊以祈求一点残羹,聊以渡过时日。渡日艰难。为捱过艰难,沈某曾向当时文名日隆的郁达夫求助,还向当时文化大神鲁迅求救。郁达夫回了他一封公开信,但还是找到他,并带他吃了到北平第一次的丰盛一餐,临别,看沈某在隆冬季节里还衣着单薄,郁达夫将他的那厚实的围巾解下送与了沈某,并将身上所有的钱留与沈。但鲁迅,因为他的信上的笔迹像是个女子,也偶尔见到沈某他的几篇不足轻重的文字,本不以为然,接信时偏又让鲁大神因与沈某无关的事产生了误会,不但不出手,还借机调侃着骂了沈,让俩人毕生无缘面会。
  恰在此时,还是胡适出手帮了他,推荐并聘为大学教书!
  但他一个小学勉强毕业的湘西兵痦子在北京那此几篇文章还是让学识如山的教授门所不待见。还是胡适力排众议聘他任教。沈某成了大学领取最低薪水的教授。
  这于当时沈某,那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耶!自此,面临绝境的沈某好运连连!
  后来沈某与张小姐的婚事,也得以胡某默许。于当时张小姐还是在校学生,而沈某却是在任教职,老师追求学生于当时也有失学养与道德行为之嫌。况且张小姐,是出身名门的高贵小姐,还以貌美才情闻名一时,可谓是才貌双全的一代才女耶。而沈某,这湘西兵痞,再怎么也难以扯到一起。张小姐开始并不正视其沈某这自湘西闯过来的小兵,并将此事告到一校之长的胡适案头,但胡某不当回事,非并不为此过责沈某,还为胡适视为正常,不但得到一校之长的胡某认可并自一旁缀合(也是沈某的穷力追求不懈),最后还是扯成一对天仙配的佳话。好像胡某还当了他俩的证婚人!
  最值得称赞的还是后来胡适到台湾时,他身边有位厨师,得病而没钱求医,又是胡适得知后随即手书一信与厨师让他将此书带与当时的台湾医院院长。信上道明:持信者是他胡某的朋友,有望得以全力疹治,其疹疗费全由胡某支付!
  所以最后胡某因病卒故时,他身上能扯得上遗产的简直没有,甚至连他栖身的房子都是民国政府的!
  据说胡适他的后事还是他的朋友和学生全力资助并得以隆重下葬!
  胡适毕生不事财与产,唯一身学问、著作等身,以丰厚业绩垂世。

  这时我随又想起一句名言——
  假如我看得比别人远,那是因为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据说这是英国一位姓牛的大科学家讲的。
  牛顿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他一生最著名的、也是影响并支撑几百年物理学的天才发现就是万有引力定律。除此之外,他的经历与学养也鼓励了不少后人。后来不少人对他的天才与天赋与成绩表示敬佩时,他说:
  “如果我比别人看得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足可窥见,一个巨人的肩膀对后来的无名者的业绩与成就的决定性。
  而现下,我们还有缺大师——尽管大师的冠冕满天飞,像秋天里天上飞逐的纸鸢——未遇能担当得起一个时代精神文化重量与能量的,可承前启后的巨人。而我们的那些满天漫飞的大师,其肩膀能让默默无闻的后来者攀缘吗?
作者:鸿蒙出世 时间:2019-05-25 23:09:11
  鸿蒙出世天下惊,今后不准睡沙发!
我要评论
作者:草莽书生1997 时间:2019-05-26 00:46:17
  杨绛先生说过,物欲横流的社会,人想不痛苦都难。想做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谈何容易。人之初性本善,每个人都有天生优良的品质,但为什么在成长的过程中,人性的劣根性会慢慢地在身上突显,就是因为这个世界,从古至今始终是复杂多变,让人不得不去改变自己来适应它,当努力改造自己的过程中,会渐渐地发现,自己活得不是当初想要的样子,所以会迷茫、难过、甚至痛苦不堪,但除了这样,你别无选择。你只有坚强地面对生活中的一切苦难,努力地热爱生活。这个现实社会,你想和他人和平共处,那就只有做好吃亏的准备。无需多言,言多必失。有些事情不说,大家也心知肚明。人啊!有个梦终究是好的,即使是痴人做梦,也是自己能继续活下去的勇气。问好先生!
  • 野下秋草: 举报  2019-05-26 20:14:22  评论

    所言极是!洞透人生。乡下人说是:饭好吃,事扼做。事好做,话扼讲!所以关门不如关嘴!但人这嘴就是总要关不紧。有话不讲心里好像堵着啥。但真是的,每事莫须有言侈,言多怕有失。先生同好!人生最大之幸,平安健康!所有都是浮运云!
我要评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5-26 20:17:12
  又离题扯远了。回到此题无聊逸文中提及的另一回事:
  带他走出荒漠的狼

  说来你肯定不相信!
  这是一则道听途说得来的逸事。
  我也处于将信将疑。之所以因此,那事老在我心头徘徊好多年,如今借此将此事说说,诸位听听,是真是假不当回事。只当一件人生之途一则道听途说之逸闻。
  但细量起来,还是有点意思。或许真有此事。这天下事事事非人所认为也并非事事能如人所愿。总有意外时遇!

  他是位犯人。是早年被判重刑流放到戈壁滩边上的重刑犯。
  那天的天气很好。因以难遇上那般好的天气,所以他驾着一辆小马车,走进荒原,只为荒原上的马粪。捡马粪。
  那不是粪,是宝贝。那是过冬必备的烧火取暖的宝贝。在那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没柴无煤,寸草难生,而丢落荒原的马粪,那是唯一可烧火的宝贝。
  由于那直曝于烈日下日久的马粪早已成了没粪味的坨,像是化成丢在荒原上的煤、煤球一般,那马粪烧起来既是惹火也很耐火,还没那股呛人的味道。那是只有在荒原深处才捡得到。所以,在天气好时,都要驾车到荒茫无边的草原深处去捡。但那也是沙漠的边缘处,与沙漠只是一道低矮的山梁之隔。所以进入荒原,只有天气晴好,早去快回,贪情不得!所以到那的人人不多,胆敢进那地方的人也少。但那天气很好,他还是走进深处而无知。也因为,他并非是首一次进入。他心底有底。大都是早上进去,是逆向日头,踏着自己的影子进去,日出半空也就随即返身,迎日而归!所以他的方向感和方位感很强!
  而面对迷茫的荒原,唯有他的心在飞扬跋扈。面对绝望,他顽强地撑起最后的那爿心灵空间!
  有人告诫他:到了这地方,别想逃出去。在那地方,只看着走得进来,而没看见过有人能走得出去的!
  可能因此,所以在那关的重刑犯人的地方,都像是放养的羊,那也可能是中国唯一不设铁棘篱的劳改场。简直是粗放式的。让你逃谅你也跑不出这一片迷茫的荒漠!
  因为天气少得的好,他也就身不由己的,不知不觉,不知他已走出很远,他也不觉得走了多远。
  在那地方,没人无烟,野狼也少。偶尔遇上几具白白的骨架!大的、像是马,说不定还是沙漠之舟的骆驼;小的、像是狗,难说就不是狼。
  无意间看见隐没在沙丘里的一个白骨。不像是狼也没马骨架那般粗大,出于好奇,他漫不经心地用捡粪的铁叉轻轻拨开隐没的沙土;本以为又是只狼的头颅,很意外,裸露而出的、却是一个骷髅!分明就是人的头骨!一只孤单单的头骨!
  好不要叫他、毛骨耸然,心里不禁一愕!
  ——你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你该不会与我一样,是曾经的难友?你我这样倥偬相遇于此,此等场所,如此机会,是缘份?还是偶然?还是你想以头骸告诫我?
  他忍不住轻声问:你是为了自由铤而走险,就这样无辜地走进了自由的梦乡?
  还是迷途亡于归?该不会是、在生命的极限处,迷迷湖湖地成了群狼的晚餐?被群狼撕掰着、身首异处,还是被狼将你带了回来了?如此方式,如是机缘?但愿你的魂已归来兮!
  而真的回来的,就只是你这,已被支离了的头颅、是颅骨!你真是被狼拖回到了这里?它知道你就是这儿的宿主?这就是自由的代价?
  现在你自由了!终于得到了你所追求的。也得到了你所逃避的。尽管早已是身首异处。但此时的灵魂、已超越于罪与恶!
  你自由了。

  看来人哪,还是要甘守其得之,而非所愿之,纵使真是天灾;面对已得,别心存侥幸。顺其天命,适从自安,适安自从,或许,人都逃不脱命运左右!

  巧遇上这只无归的骷髅让他、再不敢往前了。不觉得,他已走进荒漠,荒漠深处!
  好像那只头骨与他以此告诫他:再往前只怕一步,将与死神相遇,再前就是绝途,有去不回!
  此时风起沙扬,天地之间开始风沙弥漫,这时已遮天蔽日,不辩方向了。开始他还是暗里自慰并不慌乱,顺着来时的车辙留下的痕迹往回走,但越走越是风沙越大,原来的来时的路已被风沙掩埋,这时他才发觉,他迷路了!
  他不禁一阵阵的发怵,心里顿时慌了神。他只能按着本能与晃忽的直觉直往前走。这时,他看到了,他的前面不远,还站着一只狼!荒原上狼!一条孤狼!
  好像它在耐心地正在等他!
  那据说荒原上孤狼是很凶狠的。它正在他的前方、虎视眈眈!好像正在等他!要将他充当成它腹中的午餐似的!
  开始的时候,他还真的很害怕,防备着,想着要设法将它赶跑。因为听说,游荡于荒原上的狼是很凶的。况且又是一只正在绝处的孤狼!
  此时他、随时准备着,哪怕是丢下的、也应该是那头瘦马而不能是他!
  而此时他、假如真的丢下那马,只身的他、也已是逃不出这迷茫的荒原!
  他此时只能、紧紧扯紧疆绳,握紧那手中唯可借以自卫的、是捡马粪的铁叉!它要再往前一步,他绝不能胆怯更不能退却!他俩已是无路可退了。想只有赶跑它!
  但也怕、怕惊动了它,反而要逼它,狗急也要跳墙呢!
  逃命的本能让他、这时只能折身,往回走!然而,走出大老远,一回首,终于逃出那孤狼的追逐。但它却还是不离不去、默默地悄悄相随,好远。回过头来,它已不见。终于稍为缘过气来。本以为它终于跑了。回过头来,只见那孤狼又正在前方,像要挡在前面不远处。但它既不朝他扑过来,也并没有要离去的样子。俩者相觑,看它只默默地埋头往前走。走过一段路,那狼,时不时的回过头来,朝他低嚎几声,像在呼唤着他?难道它在引领他?此时在这荒原上,他们仨,也还真成了唯一的伴了!这荒原上他们成了唯一在守望中的生命,唯一的生灵了!也只能是、纵开胆吧,此时只能祈求苍天了!!
  就那样,他俩、已是他仨,亦步亦趋,互不相离也并不靠近,好长的一段路程,它既不向他发起攻击,也并不想过要离开他。保持距离,就在他的前面,像是给他带路!就那么老远与他同行。既不离、也不弃,保持一段距离。大老远地悄悄地在他前面不远处,像是要带着他?他此时也实在没法子。只得防备着、还是身不由己的相望地默默尾随着他,亦步亦趋地,好像是因为孤独;也好像是、要随着他走出绝望的沙漠。
  于风沙飞扬中,有条生灵相伴着同行,好像、他也开始感到有了一个伴!
  终于走出绝境,隐隐约约,看得见远处前面面现了他所追鹜的风景。不是海市蜃楼,是实实在在的景象,就是他所要回去的栖身的农场!
  他终于深深舒了一口气!
  还真是的,好像真是那条游荡于荒原的狼,带他走出绝境的!
  那条狼此时,只听一声长嗥,它面朝荒原,仰天深沉的一声长嗥,它最后、才慢慢地背身离去!
  最后消失于荒漠深处!!

  说来你可能不相信。其实我也是心存犹犹疑。
  但那是一位侥幸能走出其不意那边远处无人的地方回来的曾经的重犯亲口讲的。
  他是日伪时的汉奸,刚一解放就被判了无期,并被送到边疆的荒原深处。
  他是在文革前夕却意外地回来了!还并不牵泥带水,以清净之身份回来!连一顶破帽都没有!简直让人不相信!可以说,他是最幸运的那位,不仅逃出荒漠,还是全身而退!那些年,年年运动不断,他偏却在身在其中而抽身于外!连个二十二种人也不是!!真是。。。
  他带回的许多我们所未曾经过的不可想象的故事。这荒原孤狼的逸事就是他讲的。
  他讲得很平静而且富有某种异开生面的情趣和韵味在。并不让他感到那是一件不堪回首的让他痛苦的往事。
  后来他坦诚讲,他能自那个地方侥幸得以全身而脱身,实质是得益于当时也在那地方的海南人。他就是刚解放时押解犯人到那地方的海南人,很不巧得太巧了,他还是他的同乡!后来还将老婆带过去。生了几个孩子。
  他还反而说那一家子的无辜,自己自投罗网似的到那那寸草都不长的地方待得下去。他都回来了,他们一家还守在那没有几人味的地方。为了份算是丰厚的皇粮朝俸!
  原来他是早年带他们(犯人们)到那地方的公安干部。当年他还年轻,二十刚出头,以为那是风景秀美的地方,却忘了,那个专职关重犯的地方还会是真的是块好地方?
  但想回来时,已是回不来了,他成了那儿官。后来,他还将老婆也带到那个方!那是在举国大饥荒时期,为了一口干饭,老婆还有孩子,都在那应该是落户了。
  所以后来混熟了,他俩倒成了忘年并且忘了身份的朋友。有时酒酣耳热时,他还借酒调侃一下那位不该在哪待着的同乡——呵对了,那位姓林的管官同乡像是琼海的,或是琼山?是我忘了——他轻描淡写地轻声说,我到这来是没法子,犯了事该受。但不该你,嘿,尽管你是这儿的管我们这些臭东西的官,但同守着这片天,同厮在同一爿,天气同样对待,到了夜里,同睡于不同的床,却同作同一个梦!
  那姓林的管官也颇为之。。。难以说内心不存后悔与反省。
  所以每遇有事,他都主动过去帮帮那一家子。每是冬天来临前,他就是要驾着那辆小马车,到荒原是捡马粪,全给他们一家子过冬时取暖之火。每是过年,他都要到那去看望他们。每是过年,劳改场也给每一个犯人一份过年的供给物,但他总人省着吃用,过年时他也都带上场里供给他的一点糖果,饼干待,给与孩子们。再怎么也是同乡!尽管身份不同。
  所以后来,那位海南押犯人过去的干部也帮了他,让他得以提前获释,那干部还帮他将头那顶铁帽子摘了。本来是想让他留场就业,在那留场的人不少,也希望他是其中一位。但他非得回家。这让一心想帮他的姓林的管官干部颇为失望似的。但他是归意已决,因为他家中有一位可人的新婚妻子(是说当时。是被判与徒刑时,他还刚婚不过一二年),他实在放不下那因身遭刑祸而搁在家的妻子。趁这有机会,还让他获释放归回乡!
  但一路风尘赶回家时,已是一片凄凉。那可人的新婚妻子,早已不守家。跑了!还不知跑到了哪!据说是跑到内县去、躲起来了。不再见到人影!
  他回来好长一段时间也都不敢出入,更不敢轻易上市,也不敢在公众面前露面。公社开群众大会他都不敢参加。
  他此人尽阅尽人生诸多风景,苦难中侥幸活了下来的人,他对这人世间是看的真的透彻明了,所以他凡事都放得下看得开,况且这苦难多年反而炼就了他那圆滑、机灵、投巧、嘴甜舌滑的,每遇他绕不过的人,大都是逢迎奉承,尽可能的让对方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
  他回来二三年,还找到一位女人相伴同生。
  只是后来,后来的文革,他可就惨了。
  因为,他在日伪时其作为太过,得罪不少当地人,民愤很大。因为他头并不戴帽,每次运动都让他得以躲过,让他得逃其外。但他也只能是处处小心,时时谨慎,他只能在谨小慎微中战战克克地苟活。好长时间他都不敢上市。只能守住生活圈给他的那块地方。
  最后文革,他也逃不脱!

我要评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5-28 20:12:11
  因为上面的方块里太狭窄,容不下我的话,故尔将此话搬到这来了。
  评论 海南文昌王英良:应该说:是这世界的故事很多而不是我的故事多。更是那样的时代,因为活过的路上有许多别人所不遇的人和事。上面的那回事,我本也不是太相信。但既然是他说是自身所经历,也不好否定那事的真假是非。只是之中渗和了点佐料罢了。基本是按他所说,他的阅历里却也确实比我们曲折而坎坷多得多。

  啊!这生命世界里,自古向来都弱肉强食,所谓的森林规则。在功利得失面前,善良的人也有的都变得恶如魔鬼,凶如豺狼。而临于绝境的生命,却也还存在某种不泯的天性使然似的。
  或许、那是苍天的旨意!那天要不是那条狼,那条正在觅食的孤狼,他可能走不出那荒无人烟的地方。后来回想那肯定是走不出那荒原!
  久留于此的同僚都说,凡是到了这的人,想走出这地方,凭他自己、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却违背天理似的,却是走出风沙弥漫的荒原来了!
  可能,他是唯一!他创造奇迹了!
  过后他跟他的同犯的他们道来,他们还说是他在讲个神话!!
  他讲过那个经历故事后也说:过了好久好久,他也不相信自己。但那天确实是遇上那狼了,是跟那狼走出那荒原的。
  或许、真是神话了!
  • 海南文昌王英良: 举报  2019-05-29 11:53:37  评论

    草哥好像懂人性,有好像不懂人性?人与人之间,有利益关系,才会有帮助。有的人图名,有的人图利,有的人图色,无外乎此三种! 老婆生襐羏,兄弟想来揩油,干部也想偷鸡,外人在暗中流口水。你有本事,别人动不了。你没本事,别人想方设法来动。若如婆姩如果生来妖膣魃,那么红杏出墙是指日可待的!
  • 野下秋草: 举报  2019-05-29 20:37:57  评论

    人,人生, 人性。看似同在一体,却也像是支离破碎的组合。人是最不能洞察如清水的。人心不可度量。但人性有其共性,也有个性,善良为人性最宝贵的本性。却往往在诱惑面前扭曲。而人是必须也需要有精神支撑的生灵,之所以,文学,艺术成了精神产品中最不可或缺的。因为文化最基本的就是考究并抒说人性。
我要评论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05-29 11:56:40
  草哥因为眽穿世道,又不融入俗世,所以总是与红尘俗世格格不入的!
  • 野下秋草: 举报  2019-05-29 20:39:46  评论

    不是格格不入。而是格格无处可入!可能性与我此生的落寂与孤陋寡闻相关。日久成了难以洗刷并改过的秉性。
我要评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5-29 20:42:08

  朝云暮雨寻常事,又化巫山一段烟。
  苏格拉底在即将宣判他死刑的审判上说: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哥伦布说:在人生的海洋上,最痛快的事就是独断独航,但最悲惨的却是回头无岸。

  有一句话——
  “仰首是春,俯首是秋,青春易逝,流年飞转,这世上唯一扛得岁月摧残的就是才华!”
  说这话的此人当然是扛得起这话的份量与重量的人物。这是我在中华读书报上遇上这么一段话的。
  你可能不相信,说这话的,是自地薄土瘦中成长起来的,像是自咸水边上长成的椰子树一般顶天立地的人;是自尘埃里绽放出来的一朵花,是自最底层走向高位的,最后成了一方诸侯,朝庭命官,是当今自高位退下来的有过作为的当今高官。当他自高位全身引退后回到平凡世间的一次感慨与彻悟之倾怀心扉之语。不再以官腔对待世间际遇中事,以平常人生的感慨抒说自己的所经与所感慨与彻悟处。
  他的大名叫王军。当然这名字并不能产生那种如雷贯耳般的连锁反应,但他是自最底层逐渐登上高台的,也算是高层的一方权力人士。是是在主持甘肃兰州政事的任上由年龄限定而全身而退下来的该算是高级干部。
  他最近出了一本书,书名是“圆梦之声”。
  他以自己的经历与奋斗路上所经过的太多不确切,自高处回来贴切平常人生中事事。
  这是之中的一句话,他说:“人生不容易,前进之路不都是平坦的,会有坎坷和弯曲,生活中不可能事事顺心适意,会有料想不到的辛酸苦辣。我们无法选择也无力改变生存环境,但是我们可以改造自己,改变自己心灵重量,给它加码加力,才能稳稳地站住脚,不被风浪打翻!”
  这些全都是他自己在太多经历与阅世当中最珍贵地闪光的金句!
  这也不由得让我联想起影视剧“三国演义”中的主题歌: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呜,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孔,淹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真可谓是——
  “谁家吹笛画楼中,断续声随断续风。响遏行云横碧落,清和冷月到帘栊。
  兴来三弄有桓子,赋就一篇怀马融。曲罢不知人在否,余音嘹亮尚飘空!”

我要评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5-30 21:24:27
  再上几则趣闻:

  —,新来的员工

  酒店新来一位服务员,是女孩子,人儿长的可人,人也很勤快,但第一次上班,许多规纪都不懂 。
  一群公费吃喝的人来就餐,女服务员揣上甲鱼汤,忘了报菜名。一人问:
  “叫什么?”
  “叶翠花。”
  “为什么叫这名字?”
  “俺爹取的。”
  众人顿悟。忙解释说是菜名。女服务台员忙答道:
  “哦,这是甲鱼,你们叫王八!”
  众人不悦。酒罢,众人要吃面。为弄清楚人数,女报务员用手细点人数。让他们更是不满,不禁怒斥:
  “数什么?”
  “我属狗!”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6-02 20:42:06
  再说一则逸闻。
  二 “我的那块肉呢?”


  有位先生,教书先生,斯斯文文的,至少于人前有模有样地、能出人头地。穿着长衫,有时还晃着一支当时风行的文明棍!在饥寒遍是的乡土上,至少他不饿着,还有肉吃!在人前他都是油光滑嘴——不是词义里的意思——他的嘴上总是油光可鉴人的滋润地滑。
  但他在家里,有位不省油的妻子。说不上是夜叉婆嘛,但时不时的,要他下田,跟她下田。要不是要收谷子,或是撩田,甚至是挖番薯。
  先生本是斯文人,纵使万分不愿,但面对生计艰难,尽管有辱斯文,也无计可施,只得默默低头尾随糟糠之妻下田。到了田头,先生脱下长衫,披着一件破衫下田,干农活。
  干完活,已是日正当午,先生上田,脱下濡透酸汗的破衣,重将掛在田头的长衫穿再上。
  每是饭后,他必将出门,临是出门,他习惯地打开碗柜,在找什么,但他再也找不到他要找的东西。回头问:
  “我那块肉呢?”
  每是吃饭后,他都要从碗柜里拿出一块肉,白(肥)肉,小心地抹一下他的嘴唇,好在人前以示——我有肉吃。还是白肉!
  先生直逼着愣在一旁的儿子。每是看着先生从碗柜里小心地拿出那块肉,轻轻地抹嘴唇时,孩子只能眼巴巴地贪馊的盯着,直咽口水!
  “你昨天碗柜关不紧,老鼠偷吃了!”妻子牵过孩子,不好气地答道。
  那一天,先生不出门。因为那块他舍不得吃的白肉被老鼠吃了!
  而谁知,到底是他家的老鼠还是他家的孩子偷吃了?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6-02 20:42:46
  三 神在哪

  孩子的天真有时显得可爱,看见奶奶时常会指着自己的心窝,嗫嚅着那干瘪的嘴在叨念些什么。小顽孩不知怎么回事,感到好奇,也觉得神秘。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他轻轻问:
  奶奶,你在跟谁说话?
  奶奶说:我在跟神说话!
  他问:我怎地听不到?
  奶奶说:我在跟神说悄悄话!
  他问:神在哪?
  奶奶说:神在天上。神在心中!
  他问:怎地看不见?
  奶奶说:你还小。等长大了也就能看见了!
作者:天空对大地 时间:2019-06-04 01:03:15
  言之有理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6-04 21:36:54
  @天空对大地 2019-06-04 01:03:15
  言之有理
  -----------------------------
  后来他长大了,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开始只觉得可笑。不可思义。分明那是迷信!
  最后感到愚蠢。真是自己无知。意识到了自己是太浅薄。多无知。近乎是愚昧!至今他才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中分明是缺少了什么。他的生活里却像是失去了什么。却原来,自己的面前,浅薄的心灵中,生活里少了万能的上帝。心中没有一尊博大的神!
  他像是突然找到了,他的心中,他的天空上,应该有个神!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6-07 20:54:23
  再传一则。
  上溪泼大雨,下溪发大水

  不知能通得过否。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6-07 20:55:03
  上溪泼大雨,下溪发大水

  小媳妇回娘家,早上出门过水时其水只是她的小腿处,正好。而傍晚回来时,却已是一溪大水!
  原来是、上溪泼大雨,下溪发大水,江河盈满,水宽湍急,小媳妇被一溪浑水挡在岸边。正巧壮汉牵牛路过。小媳妇惊喜地迎上前去,恳求他携她过水。壮汉毫无犹豫地满口答应,很爽快。
  壮汉转口问:“你将什么报答?”
  小媳妇将手下的礼物给他。
  那壮汉轻蔑地摇摇头。
  “我要你身上的。”
  小媳妇下意识地摸索身上,幸好,她从身上摸出几个铜钱:
  “身上也没几多,就只是这么一点。”
  “就这些足够了!”
  小女人怯生生地将钱递过去。
  壮汉却趁机扯住了她!
  “我要你。你的身子!就一次!”
  这可由不得她、愕得她本能地挣脱了他,连连后退。
  但此时已天色将晚,荒郊野岭、孤男寡女、他虎视眈眈、看来她已是逃不脱。她已是,吞不来、吐不去,最后也实在没法子。
  “反正我一个弱女子,逃不过你了。但先携我过水。”
  “那没问题!”他已走了上来。
  “你先探探路,试水有多深。我怕!”小媳妇下意识地退缩。
  深秋初冬,乍暖还寒,壮汉来回涉水、携小媳妇过水上坡时,已冷得他语不成言,浑身禁不住的直打颤,别说是跟女人那事。但他不放手,紧紧扯着不放。自个胡扯着他下面那不争气的家伙!
  被他紧紧扯着的小女人这时反而心定气平地说:“那好呀,你先把那家伙弄好了来。免得让人、难堪。我等你。反正也已逃不过你!”
  但无论他怎么摆弄、掐搓,牛未老就是牵不出栏,再怎么也已撑不起的家伙,像了无生气的卧蚕!那小媳妇给他一个小主意,解下他的细腰索,小心翼翼地将他泄气的家伙小心地套上、或许真想将它扯起,并帮他一手、轻轻的捆在他毫无生气的黾头上。她轻轻的一扯,一扯,开始还真有那么一点、让他浑身振奋,即要被撑起似的,将被唤醒的感觉,他已获得了一点欣然的快感。他放了手。小媳妇看准了机会,趁他不注意,她已随手把细线拴在一棵小树上,此时看准时机、回身即跑!
  老汉不顾一切地回身便追,谁知……扑了个空,天鹅逮不住,一阵撕痛、被扯在细线上的撑不起的那截不争气的家伙反被细线扯下一截来!
  恰被鸢浮半空的乌鸦窥见,饥馋的乌鸦俯冲下来,轻轻一啄,将那被扯下的那摄肉脔、给叼走了。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6-07 20:56:12
  看来今天的手气有点好。撞上运星了。一次上传,丝毫有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