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生与许地山。草莽书生与莫言。 ——也扯谈一下人与人生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11-13 08:20:20 点击:367 回复:4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落花生”与许地山,草莽书生与莫言,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与人,怎被扯到一块来了!像早年有人调侃历史、戏谑人事的人讲的“关公赶李闯”。有粗知一二古事的人斥问讲故事的那人:关公是三国时人,李闯是明朝人,俩人相隔千年,怎地赶上了?那人不介意地说:那就一朝赶过一朝呗!岂不?史书上,刚看了是三国,只掀过一页,已是明朝了!刚还民国,我们岂不?不已进入共和来了?!
  嘿,还真赶上了!
  文昌这小版上时有可遇上一些好话题和小文。大话题不是我所兴趣也并不是我所谈得来,但那些相关于人与人生,也让我另有感与慨。往往还可让人产生某种别出心裁,也像有别开生面的联想来!
  我这话题也是。是遇上首长的“摘花生的故事”想起“落花生”的故事来。由“落花生”反而想起许地山!同时也遇上草莽书生的谈人论(人)生的话题也让我想起莫言的另一则同样话题来!
  嘿,这世间中事,这人世间,凡事都是一样的。只是境遇相异,其感慨差不多,只是细节相异,说法不同而已!要不,莎士比亚的戏剧怎会至今还屡演不衰?!
  本来昨夜在他俩和贴子上已各有感慨与是妄评。
  但今天起来没事,闲来重扯起话题偏感到意犹未尽。没事重拾搁下的话题。
  自首长8341的“摘花生”想起学名“落花生”,也让我不由得联起“落花生”来。首长话题中的就的花生,就是“落花生”,俗名“番豆”。是纯粹的油料植物。而我联想起来的“落花生”,是个人!是位作家。是位人物!此人物现在名声不再,但当年他可是以散文与朱自清齐名。“落花生”的实名是许地山。他是位作家同时也是一位名教授。可惜早故。可说是贫病交困而死。被后来的历史灰尘深深埋没。现在说起“落花生”谅必无人再记起他。想起他。我小学时语文课本中有一篇课文题目就是“落花生”。是借一种其貌不扬的花生,以落花生那并不显耀外表的,未见有绚丽的花,却是给予农人丰硕的果实,以植物谈论人生。本是为他几个孩子谈人生,后来写成一篇散文发布,成了当时一篇难以多得的散文。
  后来他就以“落花生”为他的笔名。写了不少散文。成就一时名家!
  他有几个孩子中我只知道他有位女儿,名叫什么忘了。
  当时父亲在香港教书时一病不起,于贫病交加中病故异地,父亲一死,她们一家顿时失去生活来源,也让生存产生莫大的危机,她们一家只好随母回乡(他老家好像是广东福建,或是江淅。忘了)。解放后,这女儿考上北京农学院,是国家农学的最高学府。五十年代初毕业,进入科学院农科所。因一次学术上与苏联专家就农学方面的己见得罪苏联专家(好像是对当时闻名社会主义大家的米丘林还是李斯特,在农学某方面学说产生些不同见解和一点异议而得罪当时得罪不起的苏联专家。米丘林,现在早无名于科学界了。但当时在中国、在社会主义阵营可是响发当的,不可轻薄的大农学专家,几乎要提到要与达尔文的高度)。而不巧正巧赶上五七年“反右”,她成了农科所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右派”!被开除公职并送劳改几年,出来后被遣送到河北(或是河南)当家民。
  她一个自小就可说得上是养尊处优的女孩子、天之骄子的女大学生,后来成为农学研究员,一下子成了种田奴(这是我们乡下种田人的自谑,也是最实在的自侃)!况且当年正恰又正赶上所谓的“三年灾害”时期。每天烦重的体力劳动,又是食不裹腹,一次小病,差点被病饿而死!
  当她独自在一间破落的草舍中病倒在床苦苦煎熬无知时日时。有人推开她破败而关不紧的柴荆之门,走进她凄凉寒酸的破落的草舍的是一位本地好心的纯朴的农民男子。后来正是在这位纯朴而富有同情心的慈善的光棍男人在悉心照料下,她自被遗忘中差点饿死的边缘活了过来!后来她俩也就走到了一起。并成了一对并不相配的苦难夫妻!
  她在乡下种田种了二十年,也是在苦难中煎熬了二十多年,后幸遇“拨乱反正”,得到平反,重返原单位,回到北京。回到她原来的研究所,再操起农学之本。尽管早已荒废多年的学识她并不将之荒而废之,一手拿起还不输当年。不二年,她重被评上研究员, 那可是专家级,领了高薪,住进高级知识份子的大房间。这时相伴二十年的真的成了老伴的乡下男人,原来不想随他进京,自知身份不配。但还是被妻子不离不弃地昆扯着跟妻子进京了!后来看妻子每时每刻都是跟那些大知识份子一起,他反顾自己、一个酸不溜秋的乡巴佬,跟已是高级知识份子的妻子太不般配,他提出要离婚。他想回家!回他原来也是本来的乡下的家!
  但是妻子不允!绝对的不答应!还买了新房!夫妻俩厮守着,要渡过此苦难一生!!
  后来不几年,她也退休了。每是同学聚会,她也带上她的老伴一起赴宴。毫无要为身边的乡巴佬而生有什么可感不配处处。还将她的夫君介绍给她的同样老年的同学们,将她夫妻俩曾经的苦难的事公开细说,令同学们不胜感慨,也极为感动!
  她俩毕生无儿女,就俩人,过上了非常幸福安怡的晚年!
  后来退休了的她出了一本书,是说她父亲,她们一家小时的事,和她后来的所身遭的事。其中也谈到了她父亲“落花生”的散文。
  那本书我买不到,身在乡下也无可买书。要是“贝塔斯曼”还不撒出中国,我可能还能买得到,我也还会是“贝塔斯曼”的书友会的会员。我刚成为金卡会员时,却遇上“贝塔斯曼”撒出中国!
  唔,忘了,“贝塔斯曼”是一个全国性的,也是全球性的读书会,是德国出版发行的跨国公司,随改革开放,德国大出版公司的“贝塔斯曼”进入投资中国书业,他们发行一种免费的小刊物,很精美,介绍当时他们读书会的很多书,每季一本,要求每个会员每季至少要从刊物中购买上其中的一本书。所以那当时我也借助于他们买了些书。也是我第一次能系统地买书。
  但都说是——隔着口袋买猫,说是白猫,解开口袋,却是黑猫!
  自那我买了些读来不觉得是我所想读的,像介绍中的好书。但也买了不少我想买到的好书!通过他们我也前后买上好几本好书。像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蒙田的“随笔录”,还有几本法律方面的书。像“雄辩之美”,和“交叉询问的艺术”都是写西方几位闻名的大律师的在法庭上的表现和雄辩的艺术,是法学方面的,真是本好书,尽管我不是法律人士,但其中的语言和雄辩的功夫很吸引人。至今我还时不时的还要翻开。也有当时正热销中国的卡夫卡的几本书。像“城堡”,“变形记”等。但读着下来,卡夫卡我读不下去。而蒙田的“随笔录”是读好好几遍,每一读都有一次新斩获。是本不愧于几百年的经典。
  扯远了。成了要让我自卖瓜的那位王婆了!
  扯到哪了?
  呵,是“落花生”
  接着顺便想说说草莽书和莫言。
  想不到一扯偏又扯出这一沓乱七八糟的文字来。扯时不觉得,此时回首自顾,还是显得太冗长,接着下来的,明天再扯吧!
  抱歉,挤占了诸位时间。都是扯些无关紧要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3 09:06:03
  五七年的*右扩大化与六四年的*清(*园经验)有得一拼~~~
  • 野下秋草: 举报  2019-11-13 20:17:50  评论

    那些年,都么都少,就只是运动多。所谓的十七年二十三场运动,将绝大数人者弄得焦头烂额,人人自危。
  • m8341: 举报  2019-11-13 20:27:37  评论

    观察任何历史事件不能离开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3 20:31:53
  我有一只跟屁虫116在后面,请楼主莫见怪哈~~~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3 20:54:58
  野下君,如果没116这个活宝,咱们的帖子还上不去,权当娱乐不伤身~~~:)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3 21:38:44
  感谢版主的清场行动!:)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3 22:01:57
  115,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当过兵啊?乱弹琴!~~哈哈哈!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3 22:07:03
  回农村养老的人多的是,你乱叫什么叫?:)
作者:草莽书生1997 时间:2019-11-14 10:07:19
  惊死人嘎!前辈,怎么把侬和上面的名人相提并论,其实,在文版,您要写的人,最有资格的是哥良,在我的心目中,他真真的厉害,他是文版的莫言,您应该写他啊!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4 16:07:15
  楼上的书生和英良君都不差于莫言!俺说的~!
作者:汶昌 时间:2019-11-14 16:44:35
  "古使良"什么"莫言"来着?简直就是个活生生的"假(贾)平凹"!在巜废都》第一稿未删版中,"农妇弯腰给炉灶添柴时露出的"米脂腚",让下乡采风的"我",血脉偾张不顾一切的用力顶了进去…农妇缓缓回过头,含情浅笑"你是文化人,俺就随你了…"说话间,一股红色体液沿两侧大腿淌下,与火交辉相映…"
  多次诺贝尔提名奖作品中″我"的描写一一不是文城的王英良又是谁呢?哈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11-14 20:27:05
  @草莽书生1997 2019-11-14 10:07:19
  惊死人嘎!前辈,怎么把侬和上面的名人相提并论,其实,在文版,您要写的人,最有资格的是哥良,在我的心目中,他真真的厉害,他是文版的莫言,您应该写他啊!
  -----------------------------
  人与人没有可比性。
  之所以将你与莫言搁在同一方格里,并非是真要与他强加比肩。只是借话题而话题而已。
  你说李白与杜甫可比吗?不可!只能说他俩于历史上是各具特色,各有所长,各自有他独特的风格与文字底质。所以文学的丰富很盈实也很宽泛,文字的可塑性很强。
  每个心有所思的人都必有所欲望要表达,只能在他所撑握的文字纹理中寻找他自己的表达方式与角度。
  王英良有别人无可达到的地方,但也有其浪费天质的一面。他的表达欲很强其表达式也非常有特色,他是独立的,也是有点玩世不恭的内蕴在。各有其生活经验所左右着他的手笔。
  所以在文版上时有遇各路有为之人。
  这算是个开放的天地,在这里各抒胸臆,各有经验,将经验变成文字时,成了交流的桥梁和捷径。
  扯远了。还是回到此题中来好了!下面即是此话题的继续。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11-14 20:27:47
  生来为人本是最大幸运,但,面对人生,却是太多艰难!生而为人,也可说是苍天对你我的最高奖赐和厚福。但面对人与人生,却是派生出太多的故事与故事中人与人性。
  都说是打开一本书,就是打开另个人生。阅读会让你进入多重人生,有时可直达人生至深处!
  草莽书生的谈人生只是实质地直接的感慨和坦抒。而莫言的谈人生却是自我独自的阅历与身遇经验的实际生活中的实质因事而感。感慨人生。之所以将这天南地北的俩人紧扯在一起,是由是同是人生深处感受人性与对人生的诸多发自内心的感与慨。
  莫言的书我看得不多(只是在网上几个片段,难得读下来),感受也并不深。但他偶然在报刊上的一些感受人生的小文章倒是让人心生感慨。眼下就有一篇,说来很平常,而实质却显露出人的本质与内在的个性与所身遇对自己独特的感受与共呜。
  他这小文的题目是——
  “做人,还是本色一些好”
  是由他吃的几次饭,朋友请他吃饭和他请朋友吃饭的小事。却隐隐于他内心却留下不小的回响。
  自古民以食为天。他也不可例外!
  一次朋友请他吃饭,他说:
  “吃了盘胡萝卜丝,吃了一盘粉丝,还吃了一盘像是橡皮一样难以嚼烂的肉。”
  尽管吃来凡味,但吃完了还是让他心存感激,暗自思定:这滴水之恩必将以涌泉相报!
  隔了几天几个朋友聚餐,他当然也在其中,不知怎么有语伤了前天请他吃饭的朋友,让那朋友马上变脸,他说是——
  “他咬牙切齿地说:‘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我去香格里拉饭店买了美国加州的酱小牛肉。去长城饭店买的西班牙产的萝卜。去友谊商店用外汇买了的专供外国人的波罗得海的鱼仔酱,还有高级奶油,吃得你小子满嘴流油,那些小牛肉还没有消化完吧?’”
  这一下子,真可让他不了台!原来那“像是橡皮一样嚼不烂”的肉还是自美国来的酱小牛肉?!那平常和胡萝卜也来自遥远的西班牙!天哪,全都被他那吃惯了家常驻饭的却显得挑剔的嘴嚼成了乏味的橡皮了!恨地无缝,他倍感无地自容,只是心里自斥不已——
  “我恨不得把自己这张不争气的嘴用胶布封了!当年你吃煤块不也照样活了下来?你何必要去吃人家那点胡萝卜丝和粉丝干什么?实在馋了,你自己去买一麻袋胡萝卜一只兔子也花不了多少钱。但你吃人家的东西。”
  因那一顿吃来乏味的东西,非得要受人如此耻辱?!
  但不几天又一另外的朋友请他去吃饭——
  “上了一只煤球炉。炉上放了一只锅。锅里放了十几只虾米。一大堆白菜。还有一些什么肉。吃着吃着,我这又凶相毕露,那朋友说:‘看着莫言吧,吃的一上桌,又奋不顾身了!’”
  你说这,让莫言又会有何感受与感慨——
  “一句话让我的心彻底的凉透了。因为吃人家的东西所蒙受的耻辱一桩桩一件件涌上心头。我怎么这样下贱?我怎么这样没出息?你实在想吃了,一个人下馆子不就行了吗?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你相多么凶恶地吃就多么凶恶地吃没人嘲笑你。”
  非要吃别人的?吃不也只是一般般反而要受尽请吃的羞耻你?!
  并暗下发誓:万不得已跟别人吃饭时,一定要奋不顾身地抢先付帐,我付帐,那么即便是我吃得多一点人家也就不会笑话我了吧?!
  又另一次朋友聚餐,他也侪身其列,吃到一半,他事先主动买单、结帐了。那看来也是别人点的单,很丰盛的菜肴挤满桌子。主菜是烤鸭。他结了帐。这时他看到,他说——
  “在座几个贵人都十分高雅地享受,优雅地填饱他们高贵的胃袋后,桌子上还剩下许多,这时,农民的卑贱心理又在我的心中发作了。多么可惜啊,这些大葱,这些大酱,这些洁白的薄饼,这些香稣的鸭片,都是好东西,浪费了太可惜,还要遭到天谴的!于是我就吃。这时,有人说:‘瞧瞧莫言吧,非要把他的那点钱吃回去不可!’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好像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人家还说:‘你说他的饭量要是中国人都像他这样能吃,中国早就被他吃回旧社会了。’”
  这时那无声的耳光又在狠狠地甩在了他柔薄而敏感之脸!
  本为是出自珍惜粮食,怕是由于暴殄天物而有遭天谴;不能浪费该是满满的正能量不是?!而你看看在于别人的眼里,反成了被戏谑、调笑的话题和理由了?!
  你说,吃不是,不吃也不是,吃了人家耻你的吃相,不是心里、也为浪费而怕受天谴!钱他都付了还不能让人家平心静气地吃?!都说不想轻易吃人家的还是忍俊不禁非要吃人家的!你说这是虚伪还是故作姿态?
  那年回家,他将这些因吃受耻辱的事一桩桩一件件说给他母亲听。在场的人听了,都笑了,有人说:“人啊,还是本色一些好。林黛玉也是要坐马桶的!”
  他母亲只轻轻说:“儿啊,你这算什么?娘以前饿得偷马料吃,被人抓起来吊起来打。当时想,放下来就一头撞死算了!可等到放下来,还不是爬着回家。你大娘去西村讨饭,讨到麻风病人的家里,看人家过堂里方桌上有半碗吃剩的面条,你大娘看着无人,扑上去就用手挖着吃了。是麻风病人吃剩的面条,脏不脏?你受这些委屈算得了什么?娘分明看你一天比一天胖了起来,不享福,如何能胖得起来?儿啊,你这是享福啊, 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最后他感慨道——
  “是啊,所谓的自尊、面子,都是吃饱了以后的事情。当然也有宁可饿死也不吃美国救济粮的朱自清先生,但人家是伟人。如我这样平凡,是万万不可用自尊、名誉这玩艺儿来为难自己的。”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5 10:47:16
  无论是凡人还是伟人,如果大家同样食了太多的昏薯,放起屁来估计也一样的响亮~~~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5 11:13:14
  有一次,笔者与同行的另外两人登上一座大山,看到有一座庙,庙的门上方有三字,于是我大声地念道:“文昌朝!”另一哥们笑道:“什么呀?那是‘文昌庙’好不好?”我不服:“明明是一个广字里面一个朝字嘛,意思不就是要让人进去朝拜吗?”~~~~

  三人行,必有我师啊!

  无独有偶,有一次开会,领导说话,俺非常认真地作记录。当说到“下面有些同志有侥幸的思想【作崇】时,我停下笔,左顾右盼,大家似乎没什么反应,看来,”作祟“和”作崇“基本上可以通用,反正”崇“字跟”祟“字也差不多?!
我要评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11-15 14:27:24
  此时看来,莫言此言时还是他未是尊高的诺奖获得者的早年的事了。
  要是当下,能请他的,只能到香格里拉那样的高级饭店里摆上名厨的菜肴才配得起他的身价而不是只在香格里拉买到的据说是产自美国西海岸边上的让人嚼来像是橡皮那的小牛肉。
  现在他还能有这样自贬的吃相和话语吗?
  人哪,吃时,吃别人请时,满口的滋味与别人请吃的格局各异的。本来于他嘴中那是嚼不烂的橡皮肉,孰知却是别人还是从最高级的“香格里拉饭店买来的美国酱小牛肉”肉?!此时听来,那嚼来像橡皮的肉却已是另一番滋味!那上好的美国小牛肉被他那无感的嘴里反遭糟蹋了,反而饭饱酒醉后一抹油还未干的嘴而轻薄人家一番真诚好意,还事后自我清高似的,显得尊贵模样!
  那岂不是在反而无知地自作聪明真是玷渎了朋友的真诚了。
  自古谈人论生的舆论太多。纵是谈天说地也离不脱人与人生。都是个人独出心裁的感受。
  人。人生。谈人生。这是古老而时常新生的话题也是人生最根本的,也是生活价值取向的命题。各人自有各自的对待于人与人生!
  对人生,向来就没有一个固有的定律或是答案。从来就并不像我们考题那般,只有唯一的,标准的答宴。
  而往往,个人就是要受肘于他人,也受自己的身份所制约,弱者向来就得臣从甚是隶从可能还应该是奴从!
  没法子!谁让你是弱者?
  弱者在强者面前是无理的。有理也无理可陈!于强者面前说独立往往只是一种个性独立的自慰而往往也是一种自欺。自欺欺人!
  人生带有社会性与个性,其实我们现下所面对是只是庞大的共性而缺失个性,只能收敛独立的个性。面对真实社会与社会人生,只有顺从时势与收敛自我,之间也必存在一个艰苦的历程,在社会时钟面前,只能面对社会,我们所面对是只是社会的共性,而只能收敛个性,人生指针只能也应该是指向社会现实的共性!

  只能说,他们各有各的活法。也各有各的说法。其中实质是价值定位不同,也就对于人生质地的追求与评价不同。人与人都应具备能相到包容。包容是人最实在的美德。
  但人的包容性很低,往往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别人,甚至是天下人!那就看那标准是出于何人。要是阿Q,那当然别论。要是赵太爷,那当然要让阿Q认从了。
  你说,现在还有阿Q吗?
  人往往是要有点自尊的。哪怕实质是自慰,自欺,甚至是自欺欺人!
  有一位老被邻居欺负的软弱者,实在让他不愤,只得状告于乡里的“父兄”,说:“二公呵,挪旺打仔。”父兄也难断其理,只搪塞着:“你比他大,怎不打回他?”那位被欺负的软弱者说:“二公呵二公,挪旺打味打啦,仔看他也做不出虾仔。”
  (当在不是这个“虾”字。但那粗俗毕露的字我敲不出来。原先也可以的。后来因为电脑不知怎地变异,找修电脑的重将程序输入,那原来的打字程序不在了)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5 21:19:26
  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不可能不受其他人的影响。能够活好自我、做好自我,已经不容易。
  • m8341: 举报  2019-11-15 22:46:50  评论

    在农村终老的人都是失败、没出息可怜的?还没老就在农村做食的那不是更加失败?海南农村人都是失败的?~~~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5 23:11:53
  评论 m8341:所以改革开放真好,勤奋的人努力奋斗换来美好的生活,而你这种只能通过鼓吹文革来发泄不满和失败了,呵呵
  ~~~~~~~~~~
  嗯!我怎么鼓吹文革?举例看看?我倒觉得你这条小虫子心术有些不正,挺喜欢“四人帮”?你好象很同情他们~~?:)
  • m8341: 举报  2019-11-16 10:05:47  评论

    我最喜欢借楼主的帖子捅逗反m的政治小爬虫!直到它们被彻底扫除干净!哈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6 10:08:46
  横扫“四人帮”及形形色色的害人小爬虫!:)
  打黑除恶大快人心!
  • m8341: 举报  2019-11-16 10:40:46  评论

    嗯!我也很享受!你千万别跟着“四人帮”的那些小虫子胡混,到头来只会鸡飞蛋打~~~到时想抽雪茄都不行了!~~
我要评论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6 10:46:52
  海风徐徐0: 举报 2019-11-16 10:07:43 评论

  评论 m8341:貌似你活不了几年了,呵呵
  ~~~~~~~~
  那个什么港?那些暴徒甚嚣尘上,确实嚣张不了多久,如果你不回头是岸,他们的下场与你相同!:)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6 11:20:24
  从海风的网络语言中,我发现你缺少一些常识的东西。比如你凭什么就认为(定义)“在穷人眼里,富人都是干非法才致富”的?本身这是拿一种悖论强加于别人,然后再去“批判”?
  我认为你的思维方式与“港暴”完全没有区别!~~~
  • m8341: 举报  2019-11-16 11:36:20  评论

    坦率地说,我的那位昔日同事不会笑我,他在天上看着你这种狗屁不懂的小虫子,倒是会气得活过来~~:)
我要评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11-16 20:21:04
  同一个起跑线,跑向不同的终点,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身处的环境还有人的内心。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有时自己也都无能把握自己。都说“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但应该是那样子的。有时不是。
  现在网络世界,一张无形之网罱罩着一个说虚拟却是实质的世界。各路奇形怪状都相继来临,各种畸形事例也时有撞上。
  再说另一则逸闻,相关于眼下的扶贫与对象的事。
  刚在腾迅网上遇上一则扶贫事,单单凭题目即可偷窥一二——
  《活在表格里的牛:贫困户借牛套取国家扶贫补贴款》
  村里少数人家,虚报冒领了扶贫款项——国家投资扶持养牛的“好经”被念歪了
  即便是村干部知道谁家借了牛,但时常碍于人情面子,或者担心得罪人而装不知道。而验收组完成验收后就离开了,又没办法一直在村里盯着,“闹得跟打游击战一样”
  2019年,牛永富又购入一头牛,3000元养牛补贴已经到账。他想不通骗补者的做法:“政策这么好,你为什么要骗?”
  记者走访中遇到这样一户村民:她家在政府补贴下,修建起一座牛棚,牛棚空空如也,从未养过牛,也未借过牛。但2017年,她家同样享受了3000元的养牛补贴。户主称:3000元是“向村上要来的”。
  https://new.qq.com/rain/a/20191113A07SZE00
  那曾是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但就在那说是“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也并非不适宜人类生存。而在那的人也并非全处于不适宜生存的极困状况,而在那的贫困却也确实让人远远超出所意想的。
  现在国家和政府全力扶持贫困来得太及时了!
  但扶贫并非只是给钱的那么简单直接。而是要靠自己进行再生产脱贫,也就是说政府给正处于贫困的人家一笔再生产的钱或是物,最后也是最主要还是得靠贫困者自劳动脱贫。而在那地方,养牛能得以脱贫最直接也最实在,那儿也有不少以养牛过上好生活的人。
  所以扶贫只能以养牛为补。每户人家最多可扶持三头牛,每买一头牛扶持3000块钱。那样的话,也就等于说,贫困人家能得到好几千块钱的扶持。所以没牛又不想买牛的贫户只能与有养牛的人借牛。
  据相关规定,每家贫困户扶持三头牛,那样说来的话,每个家能得到上万块钱的直补。那可并不只是人们一个月的退休金的事,那是她种一年田的全部收入。一年哪!那一年的是要多艰苦才得得到的钱,假如能得到那笔钱,那也等于延长了她一年生命的长度与高试,甚至是生活的丰厚程度!
  她真的希望也很需要这一笔钱,因为她实在是太困难了,她的贫困都是人们看在眼里无人否认的。也因为 钱来得太容易了,当然天下谁不渴望来得快的钱呢?既然政府那么全力要帮助她挣脱多年困搅着的贫困,怎么能错过/因为那也直接也太是时机了。只要牵牛一来去几次,就有钱揣进她空空如也的口兜里,怎么能让她错过?
  为什么不养牛。也是有原因的。由于政府已封山,养牛也只能圈养。
  但让她养牛,实在也有她的难处。她们那儿本是一片荒凉地,也有人养牛牧羊,但此时政府已封山,养牛只能圈养,也就是说不能再是放养只能圈养。而圈养哪来的草料呢?所以就是有牛也难养,贫困并不全是出于她的懒。但她真的很在乎也很需要这笔钱,只能那样,骗得政府的扶持款。也有人在牛的事上帮她,那让她何乐而不为?况且不仅只是她,别人也知道她的行为是骗子,但那是套取政府的钱,不拿岂不也白不拿?!
  人哪,都说贫寒起盗之心!无奈哪无奈,别骂她,好像挑明真相的人也没有再多的谴责之语,也只是说的话。这话背后也像还有他未说的话。但都是面对事实的话。
  要是你也遇上那样的事。要是你也是驻村的扶贫干部。你该怎么处置?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11-16 20:25:51
  @m8341 2019-11-16 10:08:46
  横扫“四人帮”及形形色色的害人小爬虫!:)
  打黑除恶大快人心!
  -----------------------------
  是的,自打倒四人帮让中国很快就是走上快车道,中国这四十年是中国最大好的时期。至少中国不再挨饿。
  中国几千年,没一个朝代不挨饿,也没有一个朝代不饿死人!
  是中有十几个亿人哪,十几亿张嘴,能吃饱就不容易了,更是时的扶贫,是一种来得太及时的事,也给世界一个榜样来的。
  祝福祖国!期待登上更上一层楼!!
作者:m8341 时间:2019-11-16 21:14:28
  中国的七十年是伟大的七十年!四十年的改革开放,让中国走上了快速发展的新时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