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无痕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2:07:33 点击:603 回复:5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题记:码一些文字,打发这操蛋的青春。
  额,好像也没什么青春,那么就消遣这平淡如水的日子,如风轻轻过,了无痕。
  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丫丫这要跳出来的征兆是急了点。七个月,早产,二斤三两,在那医疗水平不是很先进的年代,分明连医生也吓了一跳。
  奶奶也说:这孩子,养不活了吧。
  可是丫妈固执啊,她的第一个孩子,在别人的一片叹息声中,孩子在医院的保温箱中躺了十五天终于会开口吮吸了第一口奶。
  全家人也为之跃雀。
  丫丫真是让人操蛋的孩子呢,在那物资条件还很缺乏的年代,木有风扇,更别提空调。
  阳春三月没过完,她就长一身的痱子,长痱子也就长痱子了,可她啊,老哭夜,痱子咬睡不着就哭,要妈妈一边手扇风一边手挠痱子才能安静下来,睡上一觉,妈妈松手了,又哭。妈妈又得挠,这样反反复复的,妈妈一夜也没睡好。
  天没亮丫妈还得早早起来煮饭,丫她也醒了,搬一张小木凳坐灶台旁边乖乖等饭。
  哪怕只是酱油拌饭也吃得老香,狼吞虎咽一般。
  丫妈说只有这个时候丫才是乖的,让人心生怜惜的。
  好不容易到了读书的年龄了,丫丫还是豆芽一般。
  丫丫还有弟弟妹妹呢,一年生一,也差不多的年龄。丫爸在他们还没步入校园的时候就教得他们识得些许汉字了,丫丫年长一些自然也悟得快,丫妈便说:已经识得些字了,等一等妹妹吧,到时再一起去读书。
  于是那一年,丫丫八岁丫妹七岁,他们一起去了邻村一所只有一到三年级的小学。
  那是怎么样的学校啊?低矮的房屋,三个年级只有不到六十张破烂的桌椅。两个男老师管着,一个教语文一个教数学。语文老师还兼美术音乐,数学老师兼地理自然,也管体育课。
  丫爸丫妈勤快些,家境自然是比同学们好一点的。丫妈穿的也整齐,给丫丫和丫妹穿的是一样的鞋子衣服还背一样的书包。同学们自然围上来了说:“双胞胎啊?啧啧,你们穿的真漂亮。你妈妈好年轻啊!
  丫丫那会不晓得漂亮和年轻的意味,但是既然到学校里去了,就一心读书。课时上,老师刚准备要教的一些字母和汉字,丫丫和丫妹已经能读出来了,丫的老师没有眼镜只能大跌眼镜。
  自然,老师对丫丫和丫妹是钟爱有加的,然而丫妹属于文静的那一种,丫丫调皮一些,更能和老师走的更近。于是老师给丫丫封了个职位:班长,老师不在的时候让她带全班的学生。
  携带的还有个小男生,六子。六子鬼灵精怪,也没怎么读书,记性还挺好,老师教过一遍的东西全记住了,老师便让他当学习委员,希望他和丫丫给同学们带个好头。
  但丫丫基本上不管事,自习课同学讲话也挺多跟同学们说声“大家别说话''
  自然也博得好人缘,六子却老爱找丫丫的喳,揪她头发和衣服的袖子。
  丫丫的玻璃子玩得是最好的,丫丫和同学玩玻璃子的时候六子老是去捣乱,把丫丫的玻璃子扔的老远。丫丫又气又急却也没有办法,但总的说来,孩子的世界有的就只是快乐。
  时光在课后玩玻璃子和跳绳中两年悄悄溜走了。两年中丫丫和六子参加了很多次学区的竞赛,拿回了若干第一的奖项,老师就对丫丫和六子更疼爱有加了。老师找到丫爸,让丫爸说如果有好一点的学习环境让丫丫转学吧。
  于是过了二年级那个夏天,丫妹去了外婆家,丫丫去了离家几十公里城里,开始了她的另一段读书生涯,寄住在姑妈家。
  城里自然不比村里有玩玻璃子的伙伴,但跳绳还是有的。
  第一次,丫丫怯生生地站在班里一个扎着漂亮辫子的女生旁边说:“我们能一起玩吗?''
  “嗯嗯。''漂亮女生笑着点头说。
  丫丫后来知道了漂亮女生叫丹子,和她好看的外表与好听的名字一样有颗美丽的心。丫丫和她成了好朋友,一起放学上学。
  丫丫功课还是第一,读书时功课第一总是不乏好人缘的。时光也就在与丹子的你约我我邀你一起上学的朝夕中轻轻过了两年,不留痕迹。
  两年后,第三年丫丫五年级。班里来了个年轻帅气的刚刚大学毕业的语文男老师,高大魁梧阳光爱笑多少怀春少女的杀手有木有啊?
  他姓周,有一个还不算俗气的名字,名字是丫丫课后和另一死党飞飞在学校欢迎新老师黑板报上得知的。因为他给丫丫他们介绍他自己的时候只说他姓周,刚毕业没多久,希望能做同学们的朋友,大家可以叫他周老师。
  丫丫和飞飞却偏不,私底下都喊他名字最后一个字:么蛮(谐音)
  么蛮成了丫丫他们班的班主任,作业还依旧就丫丫收,自然和么蛮接触的时间就多一些。
  这时候已经和丹子分班了,丫丫和飞飞同桌,每次送作业总喊飞飞一起,然后两个疯丫头就一路讨论么蛮,给他起各种外号自娱,当然都是昵称,卡哇伊的那种。这样的举动丫丫长大后回忆起,也不禁莞尔。
  么蛮其实一点都不蛮,也挺可爱,可爱的大男孩。丫丫飞飞和么蛮走近之后成了很好的朋友,大朋友和小朋友。
  飞飞家离学校近,就在学校附近。丫丫却是和么蛮同一段不算远的路。那个年代么蛮是骑一辆崭新轻巧的自行车的。
  路上遇见丫丫,么蛮总是停下车来和丫丫一起走的。一路走一路交流,日子也在不经意间流走,有欢笑。
  么蛮还要求班里的学生每人买个厚厚的本子每周写两篇日志交上去,丫丫用了心去写,写她心里的东西。
  么蛮也把它们当范文一般念给同学们听,丫丫也习以为常了。一日,么蛮念了丫丫的日志,说:“能写这样感情细腻的文字,长大以后定会是个细心体贴的好女子的,谁能讨到这样的女子会幸福一辈子的。今天老师为了鼓励丫丫,特意给她奖励一本本子,希望她以后能写更多的东西。””
  那一刻,也有一朵小花在丫丫心里悄悄盛开,丫丫心里居然期望十年后么蛮就是那个幸福一辈子的人了。
  不过心思归心思,很纯。时光也在和飞飞的嬉戏与么蛮的同路交流中走过一年再一年,丫丫也小学毕业,去了另一所中学,日志丫丫一直保存着,却在另一次升学再放假搬东西回家中不慎丢失了。么蛮也成了记忆,了无痕。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2:08:00
  未完,待续。
作者:傻伊 时间:2013-12-16 13:08:00
  坐板凳,等。。。
作者:静夜酒楹樽 时间:2013-12-16 13:20:00
  静待更新……《侬的前半生》
作者:笨笨鱼93971061 时间:2013-12-16 13:35:00
  继续……
  
作者:刘姥姥在天涯 时间:2013-12-16 14:50:00
  写的不错。
作者:没文化的淡定哥 时间:2013-12-16 15:13:00
  锅就看到了好多“丫丫丫丫丫丫”。。。
作者:玫瑰佳人2014 时间:2013-12-16 15:13:00
  @没文化的淡定哥 6楼 2013-12-16 15:13:00
  锅就看到了好多“丫丫丫丫丫丫”。。。
  —————————————————
  +1
  
作者:文阁ABC 时间:2013-12-16 15:50:00
  我看到了那么一点绿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6:24:00
  回复第2楼(作者:@傻伊 于 2013-12-16 13:08)
  坐板凳,等。。。

  ==========嗯,妹妹坐好,有茶水,尽量每日一更吧。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6:25:00
  回复第3楼(作者:@静夜酒楹樽 于 2013-12-16 13:20)
  静待更新……《侬的前半生》
  ==========是丫丫的前半生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6:25:00
  回复第4楼(作者:@笨笨鱼93971061 于 2013-12-16 13:35)
  继续……
  [来自UC浏览器]
  ==========
  嗯嗯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6:26:00
  回复第5楼(作者:@刘姥姥在天涯 于 2013-12-16 14:50)
  写的不错。
  ==========一般一般,倒数第三。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6:28:00
  回复第6楼(作者:@没文化的淡定哥 于 2013-12-16 15:13)
  锅就看到了好多“丫丫丫丫丫丫”。。。
  ==========锅想看什么?等着,很黄很暴力?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6:29:00
  回复第7楼(作者:@玫瑰佳人2014 于 2013-12-16 15:13)
  @没文化的淡定哥 6楼 2013-12-16 15:13:00
  锅就看到了好多“丫丫丫丫……
  ==========
  玫瑰妹妹,这是要神马节奏?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6:33:00
  回复第8楼(作者:@文阁ABC 于 2013-12-16 15:50)
  我看到了那么一点绿
  ==========
  文版,风景中的人也在看你。
  
作者:邓小小闲 时间:2013-12-16 17:03:00
  丫丫的丫丫给我好不?
  
作者:萨洒 时间:2013-12-16 17:13:00
  @那么一点绿 楼主求合体求滚床单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9:30:00
  回复第16楼(作者:@邓小小闲 于 2013-12-16 17:03)
  丫丫的丫丫给我好不?
  [来自UC浏览器]
  ==========
  小闲闲,这个可以有。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6 19:41:00
  回复第17楼(作者:@萨洒 于 2013-12-16 17:13)
  @那么一点绿 楼主求合体求滚床单
  ==========
  你能再龌龊些么?要滚滚回家滚啊,滚你嘛德or兴思德姐都挪部勒部楞的。
  
作者:宁做花下魂 时间:2013-12-17 00:38:00
  坐等更新,支持原创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7 21:09:00
  @宁做花下魂 20楼 2013-12-17 00:38:00
  坐等更新,支持原创
  -----------------------------
  嗯嗯。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7 21:14:00
  (二)
  初一开学,丫妹妹和丫丫同校了,又能一起上学放学,穿一样的衣服鞋子背一样的书包,别人又以为他们是双胞胎了。
  丫妹叫灵儿,和她的名字一样是秀气乖巧讨人喜欢女孩子。和灵儿走一起,别人总以为丫丫是妹妹,灵儿是姐姐。因为灵儿真的是很懂事乖巧招人喜欢的孩子,很多事情,她比丫丫还能拿主意。
  所以,大多时候丫丫是依赖灵儿的,她觉得灵儿也是老天送给她的一件最好的礼物。
  丫丫和灵儿不同班,一个年级十个班,他们是隔壁班。
  升入新的学校,自然又有新同学。刚开始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都不熟,老师都是随意搭配安排座位的。
  和丫丫同桌的是依依,依依是活泼的女孩儿,有点男孩子气。丫丫是属于一回生两回熟的性格,所以马上也和依依混熟了,称姐道妹的。
  丫她是第三组第二桌,前后邻桌是男生,丫坐左边,她前面的男生看起来好小,站起来才到丫丫的耳朵,稚气的脸还背个卡哇伊的书包。丫丫看见他就想笑,他叫可可,但熟了之后丫丫都喊他小孩子。
  小孩子也和他的外表一样可爱,初一开始学英语,他跟丫丫说回去他妈妈每晚都要他读一会英语才睡觉。
  可他估计比较爱国,丫看见他的英语单词下面都标了密密麻麻的汉字:bus(爸死)must(妈死)yes(爷死)nice(奶死)bird(伯死),更强悍的是Good morning,(鬼摸你)good night(滚奶)等等,几乎能能汉字标示的小孩子都标上了,看得丫丫是触目惊心。
  丫丫心想这孩子估计是大脑短路啊,于是丫丫处处“揶揄''他。小孩子脑子短路,不跟一般人一般见识,估计还挺受用,老笑呵呵的。
  丫丫后桌是一位家住学校附近的调皮男生大树,他老爱欺负丫丫,不让丫丫碰他的课桌。可邻桌,总不碰桌子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便有了理由找丫丫的喳。
  丫丫也对他特反感,但又无可奈何。后来依依跟丫丫说大树估计喜欢丫丫的,因为她觉得如果喜欢一个人不知该如何表达的时候就爱处处与ta作对。丫丫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的,倒是大树的同桌云清,白白净净的也秀气的一个男孩,很爱笑,理科超好,跟丫丫说话还脸红。丫丫对他倒是挺有好感。
  初中了,丫丫数学没小学那么好了。时下有一种说法:“分不在高,及格就行",丫丫可以语文政治历史拿高分,甚至经常第一,但数学成绩总在及格边缘游走。
  于是这时候就少不了云清了,丫丫就总找云清给讲解数学题,云清总能很耐心地给她分析。这样地多了,云清后面的女生朱朱就总开丫丫和云清的玩笑,说他们两小无猜。丫丫便退缩了,尽量避着云清。
  一日阳光很好,周六,朱朱家公期,班里十几号经常混一起的男女同学一起去她家吃公期,她家在离城里5公里的郊外,大家骑自行车去的。
  小孩子没去,他家就他这么一棵独苗,他妈妈对他宝贝得很,校外活动总不让他参加的。大树和云清也去了,他们每人一辆自行车,丫丫自己也有一辆。
  去的时候男生负责带没骑车的女生,大树没带人,云清带丫丫的好朋友妞妞。他们上午去的,吃了午饭大家就玩拖拉机。
  丫丫不会玩拖拉机,云清也不会玩,于是朱朱就提议去钓鱼,钓鱼也7,8个人一起去的,回来的时候夕阳也西下了,走在公路上总有陆陆续续赶牛回家的老人。云清总走在丫丫旁边提醒她主意经过的大牛小牛,丫丫心里也升腾起一股感动,心想这样的男生真体贴,肯定特能招女孩子喜欢的。果真,云清高中毕业没读大学,去北京学美发虽然没高学历但也很快就吸引了个富家千金,娶妻创业,事业顺风顺水。当然,这是后话。
  钓鱼回来时朱朱妈妈正喊大家吃晚饭,于是丫丫他们便去洗手准备吃晚饭。晚饭大家把桌椅都端上朱朱家楼顶,于是大家胡侃乱吹,一顿晚饭吃到月亮上来,快晚九点的时候大家才告别朱朱妈回城。
  朱朱原本是周五放学后就坐三轮车回家了的,我们回去时她也随我们一起回校,她坐了大树的车。
  这时原本坐云清的车后座的丫丫的好友妞妞想一个人骑车,因为她刚学会骑自行车,对骑自行车有很浓厚的兴趣。妞妞想让丫丫把丫的车给她骑,然后丫丫去坐云清的车后座。丫丫这会却羞涩起来,死活不愿意,僵持了有些时间,妞妞只好作罢去坐云清的车。
  一路回来,月色很好,大家叽叽喳喳的,丫丫心里却有些沉重,不多话。丫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坐一坐云清的车而已,那么固执,不管妞妞怎么哀求就是不去坐。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7 21:15:00
  公期回来,周日晚修,丫丫走近教室看见云清正在做习题就跟他说:“写的什么习题啊?”云清“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丫丫也不再多话。但以后的时光,甚至直到初中毕业,云清也不怎么跟丫丫说话了,丫丫感觉他是故意避着她的,但他不愿意多说,丫丫也就少去向他讨教数学习题了。
  小孩子倒是不扭捏,丫丫是爱画画,也喜欢涂一些心情文字。美术课上,丫丫完成自己的作业,依依也总让她也顺便帮忙。小孩子却总是鬼鬼地小声奚落丫丫:“切,帮忙别人作业,告诉老师去!”但他总是嘴巴上这么说说,一回也没向老师打报告。
  一日,丫丫在写作文,写好了,小孩子拿起丫丫的作文翻看了一遍。合上,另外拿起桌子上丫丫的练习本默默留下一些文字:

  无题

  远远地
  看见你走来
  近了,近了
  我却故意将身转过
  直到你从我身边擦身而过
  越走越远
  我才蓦然回首
  望着你渐远去的身影
  可有谁知道
  我心里在一遍一遍地呼唤着你的名字

  看见这样的文字,丫丫问小孩子:“你的杰作?” 他笑笑,不说话。过了一会,说:“抄袭”。末了,又说:“不是”。丫丫也不再去追究。小孩子也还是该和丫丫开玩笑的时候开玩笑,时光也在欢声笑语中悄悄流逝。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7 21:16:00
  能读的书丫丫一节也没落下,那会还经常有词语解释,老师课上经常让同学们站起来解释词语,大家也都看的参考资料多,照搬资料上的解释。
  一日上语文课,一个同学突然向老师发问“魅力”这个词语怎么解释,那会还没学到“魅力”这个词,老师挠了挠头,笑着说:“额,这个,怎么说?老师想想,怎么说呢?''
  丫丫坐着,就随口说:“老师,应该是能吸引人的神奇力量吧?”老师一怔,随即说:“嗯,这个解释好。”
  从此小孩子便私底下叫丫丫“魅力姐”。但有一回,那时候已是初二的深冬,很冷的天,晚修,小孩子刚从家里过来,放下书包,说:“好冷啊!”搓搓手,很自然地就拉起丫丫的手,两只手捂着,说:“冰不?”丫丫这是第一次被男生拉手,心里马上小鹿乱撞似的,赶忙把手抽出来,羞红了脸不说话。小孩子也尴尬了,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打那以后小孩子也和丫丫话少了起来,也不再叫丫丫“魅力姐”了。他也不用再标示彪悍的英语单词音译了,而且能唱N很多首很经典的英文歌,如痴如醉。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7 21:19:00
  丫丫却依旧和依依没心没肺地,偶尔受受大树欺负,也跟他抬抬杠。
  初三的时候有新概念语文创新竞赛,丫丫拿了省里一等奖,还参加了个“光辉的历程”征文竞赛,拿了一等奖。有关文字的竞赛丫丫都参加了,拿回一些奖项。但是自从跟云清的那次朱朱家吃公期“自行车事件”固执之后,云清避着丫丫不给她讲解数学题,丫丫的数学也总没有起色。
  丫丫却依旧和依依没心没肺地,偶尔受受大树欺负,也跟他抬抬杠。
  初三的时候有新概念语文创新竞赛,丫丫拿了省里一等奖,还参加了个“光辉的历程”征文竞赛,拿了一等奖。有关文字的竞赛丫丫都参加了,拿回一些奖项。但是自从跟云清的那次朱朱家吃公期“自行车事件”固执之后,云清避着丫丫不给她讲解数学题,丫丫的数学也总没有起色。
作者:邓小小闲 时间:2013-12-17 21:19:00
  我滴个神啊,已经码了这么多字了,等养肥了再看!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7 21:24:00
  @邓小小闲 26楼 2013-12-17 21:19:00
  我滴个神啊,已经码了这么多字了,等养肥了再看!
  -----------------------------
  抽风的天涯,要分一段发。还没发完呢,剩下一小段愣是发不上去。
作者:笨笨鱼93971061 时间:2013-12-17 21:25:00
  绿今天没怎么聊天,原来都是在码字啊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7 21:34:00
  @邓小小闲 26楼 2013-12-17 21:19:00
  我滴个神啊,已经码了这么多字了,等养肥了再看!
  -----------------------------
  @那么一点绿 27楼 2013-12-17 21:24:00
  抽风的天涯,要分一段发。还没发完呢,剩下一小段愣是发不上去。
  -----------------------------
  抽风 抽风 抽风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7 21:50:00
  (二)
  初一开学,丫妹妹和丫丫同校了,又能一起上学放学,穿一样的衣服鞋子背一样的书包,别人又以为他们是双胞胎了。
  丫妹叫灵儿,和她的名字一样是秀气乖巧讨人喜欢女孩子。和灵儿走一起,别人总以为丫丫是妹妹,灵儿是姐姐。因为灵儿真的是很懂事乖巧招人喜欢的孩子,很多事情,她比丫丫还能拿主意。
  所以,大多时候丫丫是依赖灵儿的,她觉得灵儿也是老天送给她的一件最好的礼物。
  丫丫和灵儿不同班,一个年级十个班,他们是隔壁班。
  升入新的学校,自然又有新同学。刚开始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都不熟,老师都是随意搭配安排座位的。
  和丫丫同桌的是依依,依依是活泼的女孩儿,有点男孩子气。丫丫是属于一回生两回熟的性格,所以马上也和依依混熟了,称姐道妹的。
  丫她是第三组第二桌,前后邻桌是男生,丫坐左边,她前面的男生看起来好小,站起来才到丫丫的耳朵,稚气的脸还背个卡哇伊的书包。丫丫看见他就想笑,他叫可可,但熟了之后丫丫都喊他小孩子。
  小孩子也和他的外表一样可爱,初一开始学英语,他跟丫丫说回去他妈妈每晚都要他读一会英语才睡觉。
  可他估计比较爱国,丫看见他的英语单词下面都标了密密麻麻的汉字:bus(爸死)must(妈死)yes(爷死)nice(奶死)bird(伯死),更强悍的是Good morning,(鬼摸你)good night(滚奶)等等,几乎能能汉字标示的小孩子都标上了,看得丫丫是触目惊心。
  丫丫心想这孩子估计是大脑短路啊,于是丫丫处处“揶揄''他。小孩子脑子短路,不跟一般人一般见识,估计还挺受用,老笑呵呵的。
  丫丫后桌是一位家住学校附近的调皮男生大树,他老爱欺负丫丫,不让丫丫碰他的课桌。可邻桌,总不碰桌子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便有了理由找丫丫的喳。
  丫丫也对他特反感,但又无可奈何。后来依依跟丫丫说大树估计喜欢丫丫的,因为她觉得如果喜欢一个人不知该如何表达的时候就爱处处与ta作对。丫丫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的,倒是大树的同桌云清,白白净净的也秀气的一个男孩,很爱笑,理科超好,跟丫丫说话还脸红。丫丫对他倒是挺有好感。
  初中了,丫丫数学没小学那么好了。时下有一种说法:“分不在高,及格就行",丫丫可以语文政治历史拿高分,甚至经常第一,但数学成绩总在及格边缘游走。
  于是这时候就少不了云清了,丫丫就总找云清给讲解数学题,云清总能很耐心地给她分析。这样地多了,云清后面的女生朱朱就总开丫丫和云清的玩笑,说他们两小无猜。丫丫便退缩了,尽量避着云清。
  一日阳光很好,周六,朱朱家公期,班里十几号经常混一起的男女同学一起去她家吃公期,她家在离城里5公里的郊外,大家骑自行车去的。
  小孩子没去,他家就他这么一棵独苗,他妈妈对他宝贝得很,校外活动总不让他参加的。大树和云清也去了,他们每人一辆自行车,丫丫自己也有一辆。
  去的时候男生负责带没骑车的女生,大树没带人,云清带丫丫的好朋友妞妞。他们上午去的,吃了午饭大家就玩拖拉机。
  丫丫不会玩拖拉机,云清也不会玩,于是朱朱就提议去钓鱼,钓鱼也7,8个人一起去的,回来的时候夕阳也西下了,走在公路上总有陆陆续续赶牛回家的老人。云清总走在丫丫旁边提醒她主意经过的大牛小牛,丫丫心里也升腾起一股感动,心想这样的男生真体贴,肯定特能招女孩子喜欢的。果真,云清高中毕业没读大学,去北京学美发虽然没高学历但也很快就吸引了个富家千金,娶妻创业,事业顺风顺水。当然,这是后话。
  钓鱼回来时朱朱妈妈正喊大家吃晚饭,于是丫丫他们便去洗手准备吃晚饭。晚饭大家把桌椅都端上朱朱家楼顶,于是大家胡侃乱吹,一顿晚饭吃到月亮上来,快晚九点的时候大家才告别朱朱妈回城。
  朱朱原本是周五放学后就坐三轮车回家了的,我们回去时她也随我们一起回校,她坐了大树的车。
  这时原本坐云清的车后座的丫丫的好友妞妞想一个人骑车,因为她刚学会骑自行车,对骑自行车有很浓厚的兴趣。妞妞想让丫丫把丫的车给她骑,然后丫丫去坐云清的车后座。丫丫这会却羞涩起来,死活不愿意,僵持了有些时间,妞妞只好作罢去坐云清的车。
  一路回来,月色很好,大家叽叽喳喳的,丫丫心里却有些沉重,不多话。丫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坐一坐云清的车而已,那么固执,不管妞妞怎么哀求就是不去坐。
  公期回来,周日晚修,丫丫走近教室看见云清正在做习题就跟他说:“写的什么习题啊?”云清“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丫丫也不再多话。但以后的时光,甚至直到初中毕业,云清也不怎么跟丫丫说话了,丫丫感觉他是故意避着她的,但他不愿意多说,丫丫也就少去向他讨教数学习题了。
  小孩子倒是不扭捏,丫丫是爱画画,也喜欢涂一些心情文字。美术课上,丫丫完成自己的作业,依依也总让她也顺便帮忙。小孩子却总是鬼鬼地小声奚落丫丫:“切,帮忙别人作业,告诉老师去!”但他总是嘴巴上这么说说,一回也没向老师打报告。
  一日,丫丫在写作文,写好了,小孩子拿起丫丫的作文翻看了一遍。合上,另外拿起桌子上丫丫的练习本默默留下一些文字: 无题
  远远地
  看见你走来
  近了,近了
  我却故意将身转过
  直到你从我身边擦身而过
  越走越远
  我才蓦然回首
  望着你渐远去的身影
  可有谁知道
  我心里在一遍一遍地呼唤着你的名字

  看见这样的文字,丫丫问小孩子:“你的杰作?” 他笑笑,不说话。过了一会,说:“抄袭”。末了,又说:“不是”。丫丫也不再去追究。小孩子也还是该和丫丫开玩笑的时候开玩笑,时光也在欢声笑语中悄悄流逝。
  能读的书丫丫一节也没落下,那会还经常有词语解释,老师课上经常让同学们站起来解释词语,大家也都看的参考资料多,照搬资料上的解释。
  一日上语文课,一个同学突然向老师发问“魅力”这个词语怎么解释,那会还没学到“魅力”这个词,老师挠了挠头,笑着说:“额,这个,怎么说?老师想想,怎么说呢?''
  丫丫坐着,就随口说:“老师,应该是能吸引人的神奇力量吧?”老师一怔,随即说:“嗯,这个解释好。”
  从此小孩子便私底下叫丫丫“魅力姐”。但有一回,那时候已是初二的深冬,很冷的天,晚修,小孩子刚从家里过来,放下书包,说:“好冷啊!”搓搓手,很自然地就拉起丫丫的手,两只手捂着,说:“冰不?”丫丫这是第一次被男生拉手,心里马上小鹿乱撞似的,赶忙把手抽出来,羞红了脸不说话。小孩子也尴尬了,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打那以后小孩子也和丫丫话少了起来,也不再叫丫丫“魅力姐”了。他也不用再标示彪悍的英语单词音译了,而且能唱N很多首很经典的英文歌,如痴如醉。
  丫丫却依旧和依依没心没
作者:柴夫拖司机 时间:2013-12-17 22:04:00
  码这么多字,好厉害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8 08:56:00
  该中考了,中考时,丫丫数学拖了后腿,虽然丫丫有可以加10分的省里竞赛得奖加分,但也没能进重点中学,有一所私立高中免费录取了她。
  云清也没能进重点中学,不过也就差了一两分,他去了二中。他的同桌大树考得很差,大树妈妈花了高额让他进了重点中学。小孩子脑子也没短路,发挥的还好,也刚好进了重点高中录取分数线。依依去读了中专,学计算机,丫妹灵儿也去学计算机。丫丫的好友妞妞辍学在家一年,再读幼师。
  空气中又是离别的气息,但这时候的丫丫他们对离别还没有很强的意识,总觉得大家还是多数会在一座城里,时不时能偶遇。
  但世界居然那么小小,也无限大。
  有些人离开了,哪怕就在一座城里也十年甚至更久难得一见。
  或许永远不再见!
  (未完,待续 )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9 15:02:00
  (二)
  初一开学,丫妹妹和丫丫同校了,又能一起上学放学,穿一样的衣服鞋子背一样的书包,别人又以为他们是双胞胎了。
  丫妹叫灵儿,和她的名字一样是秀气乖巧讨人喜欢女孩子。和灵儿走一起,别人总以为丫丫是妹妹,灵儿是姐姐。因为灵儿真的是很懂事乖巧招人喜欢的孩子,很多事情,她比丫丫还能拿主意。
  所以,大多时候丫丫是依赖灵儿的,她觉得灵儿也是老天送给她的一件最好的礼物。
  丫丫和灵儿不同班,一个年级十个班,他们是隔壁班。
  升入新的学校,自然又有新同学。刚开始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都不熟,老师都是随意搭配安排座位的。
  和丫丫同桌的是依依,依依是活泼的女孩儿,有点男孩子气。丫丫是属于一回生两回熟的性格,所以马上也和依依混熟了,称姐道妹的。
  丫她是第三组第二桌,前后邻桌是男生,丫坐左边,她前面的男生看起来好小,站起来才到丫丫的耳朵,稚气的脸还背个卡哇伊的书包。丫丫看见他就想笑,他叫可可,但熟了之后丫丫都喊他小孩子。
  小孩子也和他的外表一样可爱,初一开始学英语,他跟丫丫说回去他妈妈每晚都要他读一会英语才睡觉。
  可他估计比较爱国,丫看见他的英语单词下面都标了密密麻麻的汉字:bus(爸死)must(妈死)yes(爷死)nice(奶死)bird(伯死),更强悍的是Good morning,(鬼摸你)good night(滚奶)等等,几乎能能汉字标示的小孩子都标上了,看得丫丫是触目惊心。
  丫丫心想这孩子估计是大脑短路啊,于是丫丫处处“揶揄''他。小孩子脑子短路,不跟一般人一般见识,估计还挺受用,老笑呵呵的。
  丫丫后桌是一位家住学校附近的调皮男生大树,他老爱欺负丫丫,不让丫丫碰他的课桌。可邻桌,总不碰桌子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便有了理由找丫丫的喳。
  丫丫也对他特反感,但又无可奈何。后来依依跟丫丫说大树估计喜欢丫丫的,因为她觉得如果喜欢一个人不知该如何表达的时候就爱处处与ta作对。丫丫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的,倒是大树的同桌云清,白白净净的也秀气的一个男孩,很爱笑,理科超好,跟丫丫说话还脸红。丫丫对他倒是挺有好感。
  初中了,丫丫数学没小学那么好了。时下有一种说法:“分不在高,及格就行",丫丫可以语文政治历史拿高分,甚至经常第一,但数学成绩总在及格边缘游走。
  于是这时候就少不了云清了,丫丫就总找云清给讲解数学题,云清总能很耐心地给她分析。这样地多了,云清后面的女生朱朱就总开丫丫和云清的玩笑,说他们两小无猜。丫丫便退缩了,尽量避着云清。
  一日阳光很好,周六,朱朱家公期,班里十几号经常混一起的男女同学一起去她家吃公期,她家在离城里5公里的郊外,大家骑自行车去的。
  小孩子没去,他家就他这么一棵独苗,他妈妈对他宝贝得很,校外活动总不让他参加的。大树和云清也去了,他们每人一辆自行车,丫丫自己也有一辆。
  去的时候男生负责带没骑车的女生,大树没带人,云清带丫丫的好朋友妞妞。他们上午去的,吃了午饭大家就玩拖拉机。
  丫丫不会玩拖拉机,云清也不会玩,于是朱朱就提议去钓鱼,钓鱼也7,8个人一起去的,回来的时候夕阳也西下了,走在公路上总有陆陆续续赶牛回家的老人。云清总走在丫丫旁边提醒她主意经过的大牛小牛,丫丫心里也升腾起一股感动,心想这样的男生真体贴,肯定特能招女孩子喜欢的。果真,云清高中毕业没读大学,去北京学美发虽然没高学历但也很快就吸引了个北京本地富家千金,娶妻创业,事业顺风顺水。当然,这是后话。
  钓鱼回来时朱朱妈妈正喊大家吃晚饭,于是丫丫他们便去洗手准备吃晚饭。晚饭大家把桌椅都端上朱朱家楼顶,于是大家胡侃乱吹,一顿晚饭吃到月亮上来,快晚九点的时候大家才告别朱朱妈回城。
  朱朱原本是周五放学后就坐三轮车回家了的,我们回去时她也随我们一起回校,她坐了大树的车。
  这时原本坐云清的车后座的丫丫的好友妞妞想一个人骑车,因为她刚学会骑自行车,对骑自行车有很浓厚的兴趣。妞妞想让丫丫把丫的车给她骑,然后丫丫去坐云清的车后座。丫丫这会却羞涩起来,死活不愿意,僵持了有些时间,妞妞只好作罢去坐云清的车。
  一路回来,月色很好,大家叽叽喳喳的,丫丫心里却有些沉重,不多话。丫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坐一坐云清的车而已,那么固执,不管妞妞怎么哀求就是不去坐。
  公期回来,周日晚修,丫丫走近教室看见云清正在做习题就跟他说:“写的什么习题啊?”云清“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丫丫也不再多话。但以后的时光,甚至直到初中毕业,云清也不怎么跟丫丫说话了,丫丫感觉他是故意避着她的,但他不愿意多说,丫丫也就少去向他讨教数学习题了。
  小孩子倒是不扭捏,丫丫是爱画画,也喜欢涂一些心情文字。美术课上,丫丫完成自己的作业,依依也总让她也顺便帮忙。小孩子却总是鬼鬼地小声奚落丫丫:“切,帮忙别人作业,告诉老师去!”但他总是嘴巴上这么说说,一回也没向老师打报告。
  一日,丫丫在写作文,写好了,小孩子拿起丫丫的作文翻看了一遍。合上,另外拿起桌子上丫丫的练习本默默留下一些文字: 无题
  远远地
  看见你走来
  近了,近了
  我却故意将身转过
  直到你从我身边擦身而过
  越走越远
  我才蓦然回首
  望着你渐远去的身影
  可有谁知道
  我心里在一遍一遍地呼唤着你的名字

  看见这样的文字,丫丫问小孩子:“你的杰作?” 他笑笑,不说话。过了一会,说:“抄袭”。末了,又说:“不是”。丫丫也不再去追究。小孩子也还是该和丫丫开玩笑的时候开玩笑,时光也在欢声笑语中悄悄流逝。
  能读的书丫丫一节也没落下,那会还经常有词语解释,老师课上经常让同学们站起来解释词语,大家也都看的参考资料多,照搬资料上的解释。
  一日上语文课,一个同学突然向老师发问“魅力”这个词语怎么解释,那会还没学到“魅力”这个词,老师挠了挠头,笑着说:“额,这个,怎么说?老师想想,怎么说呢?''
  丫丫坐着,就随口说:“老师,应该是能吸引人的神奇力量吧?”老师一怔,随即说:“嗯,这个解释好。”
  从此小孩子便私底下叫丫丫“魅力姐”。但有一回,那时候已是初二的深冬,很冷的天,晚修,小孩子刚从家里过来,放下书包,说:“好冷啊!”搓搓手,很自然地就拉起丫丫的手,两只手捂着,说:“冰不?”丫丫这是第一次被男生拉手,心里马上小鹿乱撞似的,赶忙把手抽出来,羞红了脸不说话。小孩子也尴尬了,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打那以后小孩子也和丫丫话少了起来,也不再叫丫丫“魅力姐”了。他也不用再标示彪悍的英语单词音译了,而且能唱N很多首很经典的英文歌,如痴如醉。
  丫丫却依旧和依依没心没肺地,偶尔受受大树欺负,也跟他抬抬杠。
  初三的时候有新概念语文创新竞赛,丫丫拿了省里一等奖,还参加了个“光辉的历程”征文竞赛,拿了一等奖。有关文字的竞赛丫丫都参加了,拿回一些奖项。但是自从跟云清的那次朱朱家吃公期“自行车事件”固执之后,云清避着丫丫不给她讲解数学题,丫丫的数学也总没有起色。
  丫丫却依旧和依依没心没肺地,偶尔受受大树欺负,也跟他抬抬杠。
  初三的时候有新概念语文创新竞赛,丫丫拿了省里一等奖,还参加了个“光辉的历程”征文竞赛,拿了一等奖。有关文字的竞赛丫丫都参加了,拿回一些奖项。但是自从跟云清的那次朱朱家吃公期“自行车事件”固执之后,云清避着丫丫不给她讲解数学题,丫丫的数学也总没有起色。
  该中考了,中考时,丫丫数学拖了后腿,虽然丫丫有可以加10分的省里竞赛得奖加分,但也没能进重点中学,有一所私立高中免费录取了她。
  云清也没能进重点中学,不过也就差了一两分,他去了二中。他的同桌大树考得很差,大树妈妈花了高额让他进了重点中学。小孩子脑子也没短路,发挥的还好,也刚好进了重点高中录取分数线。依依去读了中专,学计算机,丫妹灵儿也去学计算机。丫丫的好友妞妞辍学在家一年,再读幼师。
  空气中又是离别的气息,但这时候的丫丫他们对离别还没有很强的意识,总觉得大家还是多数会在一座城里,时不时能偶遇。
  但世界居然那么小小,也无限大。
  有些人离开了,哪怕就在一座城里也十年甚至更久难得一见。
  或许永远不再见!
  (未完,待续 )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9 15:10:00
  @堕落孤岛的折翼鸟
  鸟姐,之前天涯抽风,码好的帖子发不出去,分了几小段尝试几次才发出去。我现在再发一回《节二》,你把之前分发的给匿了吧。谢谢了哈!
作者:堕落孤岛的折翼鸟 时间:2013-12-19 15:18:00
  @那么一点绿 34楼 2013-12-19 15:10:00
  @堕落孤岛的折翼鸟
  鸟姐,之前天涯抽风,码好的帖子发不出去,分了几小段尝试几次才发出去。我现在再发一回《节二》,你把之前分发的给匿了吧。谢谢了哈!
  -----------------------------
  亲,我没删贴权限呢,得找文大版主啊!@文阁ABC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19 15:33:00
  @文阁ABC,文大版主,之前天涯抽风,我码好的帖子发不出去,分了几小段尝试几次才发出去。我现在再发一回《节二》,你把之前分发的给匿了吧。谢谢了哈!
作者:静夜酒楹樽 时间:2013-12-19 15:43:00
  @那么一点绿 36楼 2013-12-19 15:33:00
  @文阁ABC ,文大版主,之前天涯抽风,我码好的帖子发不出去,分了几小段尝试几次才发出去。我现在再发一回《节二》,你把之前分发的给匿了吧。谢谢了哈!
  -----------------------------
  偶尔时,一段段看着更有意境。
作者:傻伊 时间:2013-12-19 17:02:00
  绿姐,喝茶,我当你的粉丝
作者:海子心声 时间:2013-12-19 20:52:00
  打酱油路过的! 过来看看认为是讲码的,原来是讲故事。唉!…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20 13:04:00
  (三)
  初三的暑假,丫丫的弟弟仔仔教丫丫骑摩托车。这过程中不知这么说到了六子,因为仔仔也只比丫丫小两岁,六子三年级后到镇上读书和仔仔同校还同宿舍。
  他们自己开的饭,仔仔说六子老逃课去打桌球玩电子游戏机,每到开饭时间他就回宿舍,饭也少做,然后就开始各种蹭饭。
  六子蹭仔仔的饭最多,仔仔说他焖一锅五花肉油豆腐本来打算吃几天,仔仔一回来不一会就见底了。这样的,很多人也反感六子,但仔仔却对六子不反感的,因为他觉得六子人还好,心地善良,讲义气。
  六子偶尔也向仔仔打听丫丫,开玩笑让仔仔喊他姐夫。仔仔也没往心里去,也依然让六子蹭饭,就这样地蹭了几年。
  后来大概初一的暑假过完,六子再没在学校出现,仔仔听宿舍和六子同村的伙伴说六子到省城去闯荡江湖去了。
  听完仔仔的话,丫丫心里戚戚了:刚读完初一,十三岁,城里多少这样的孩子还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呢,六子却要去面对去挑战他的另一种人生了!
  其实在农村这样的现象也并不是少见,丫丫也早就听丫妈说和六子同村的当时与丫丫玩的也挺好的伙伴英子四年级之后就不再读书了,也到省城一户人家里当保姆。
  当年与六子英子一起耍的影像又在丫丫的心里清晰起来:六子的机灵鬼怪活泼爱笑与英子的乖巧,虽只有一二年级是家里老大的她却总是要拖着家里五个孩子中最小的唯一是男孩的弟弟到教室里去上课。
  影像慢慢模糊起来,丫丫心里更加戚戚了,丫丫是读了鲁迅的书的。鲁先生说:救救孩子!
  是的,救救孩子!救救中国的教育!!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20 13:05:00
  暑假之后是高一,丫丫一个人去报名的,住了校。从此又是来自各乡镇不同学校许多的新面孔。
  开课那一天,丫丫早早去了教室,很意外,遇上了初中同班也玩得很好的伙伴叶子。叶子比丫丫到的还早,于是他们相约一起坐到了第二组第一桌,然后分享暑假的各种快乐。
  在他们的分享快乐中上课铃声响了,进来个带眼镜的看起来六十来岁那样的男老师。
  对这么大年龄还执笔教坛的老师丫丫是知道的,他们大多是原来在重点中学有些地位知识很渊博的老师,退休之后又被别的学校聘请过来的。所以,丫丫对他也是满心的肃然起敬。
  只见他对还在喧哗的同学们说:“同学们,安静一下,我们现在要开始上课了。老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陈,陈浩然。大家可以叫我陈老师或是浩然老师,叫我老陈也可以的。''话音一落,教室里想起雷鸣般的掌声。
  老陈双手示意大家停止掌声,掌声停了。
  老陈嘴巴一动,正准备要说什么,这时教室的门撞开了,一个磁性的声音也随之而至:“报告!’'。丫丫定睛一看,一个头发微卷看起来有点酷的男生已经随着他的声音一起飘进教室,找了第一组第二桌的一个空位坐下。
  老陈马上又说:“好,我们上课。''丫丫又回过头看了酷哥一眼,专心上课。
  日子又在上课下课吃饭上课下课吃饭中溜过了一个星期,丫丫知道酷哥的名字了,他叫梁志摩。“哇靠,才子的名字啊!''得知他的名字的时候,丫丫爆了一句粗口。
  但是此后的日子,丫丫真不得不对“才子''刮目相看了。他果真是才子呢!他能写诗会画画擅长唱歌,更要命的是他还篮球足球一级棒。
  这样的,在情窦初开的年龄,追捧才子的女生多了去了,他们寻了机会去跟才子说话或是热衷于他的每一场篮球或足球赛。
  丫丫也对才子有好感,但她还不至于太花痴,也不去凑才子球赛的热闹。但是他们班教室正对着球场,就在二楼,丫丫虽然视力不是很好,但是总能站在他们教室的走廊上从那奔跑的身影中找出才子的影子来。
  丫丫不确定这样的心思,但是后来跟同学们都很熟了之后跟才子也熟了,才子还有一个习惯就是爱看书也爱买书。
  丫丫也是爱看书的,所以还经常跟才子借书。才子也跟丫丫借书,一来二去,就更熟了。
  丫丫也写诗,所谓诗,就是丫丫无聊时候的胡诌。才子欣赏丫丫的诗,说她写的不错,鼓励她多写些。但丫丫自愧不如他,甘心当了他的徒儿。
  从此才子便处处以师父自居,挑丫丫的“不是”。但更多时候他也自擂“名师出高徒”还说丫丫快超越他了叫他这师父还怎么当啊。
  丫丫便呵呵,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哪有徒儿超越师父的道理。他便又心安理得地“使唤”丫丫了。
  坐丫丫后面的是一个男生,叫羊羊。羊羊爸是军区头头,也只有羊羊这么一个心肝宝贝。
  好种出好秧,羊羊也长得太对得起观众了 ,帅得不行的脸。高中同学们爱评校花校草了,丫丫他们班分别荣膺了几株花草,羊羊是其中之一。
  可这棵草桀骜不驯啊,老逃课要么上课肆无忌惮地讲话,老师他也不放眼里。但是他对丫丫是服服贴贴的,老在丫丫身后唤丫丫“师父”。让丫丫拿作业给他抄,检查练习的时候多宽限他几日。
  丫丫也睁只眼闭只眼,但是高二之后羊羊就更少来上课了,偶尔来了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21 14:59:00
  后来就又同学听说羊羊早恋了,女友是初中部的晓蝶。
  晓蝶丫丫是知道的,一个也很酷的女孩子,虽然只是初中,但目测已经一米六多了,高高瘦瘦的,永远一身黑,短发,刘海梳一边但垂下来快遮完娇小的脸蛋的右边了,两边耳朵分别打了几个洞,全戴上了耳钉。据说是父母离异的孩子,经常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几乎很少看到她笑。
  但是同学们传闻羊羊和晓蝶早恋之后,丫丫几次在食堂看见她和羊在一起吃饭,羊很体贴地把他碗里的肉夹到晓蝶的碗里,晓蝶一脸幸福地笑,也把自己碗里的另一块肉往羊羊碗里送。
  还有就是偶尔也看到羊羊和晓蝶从食堂里出来,羊手里帮晓蝶提着她的开水瓶,把她送到宿舍的楼下。
  之后却少见这样的场景了,同学们又传闻羊和晓蝶在校外同居了。
  快会考了,羊羊还是依旧很少来教室上课,偶尔来了又都是睡觉 ,便又有同学感慨羊羊夜生活丰富啊!
  会考迫在眉睫,丫丫不晓得夜生活丰富的含义,而且这看似很宏伟的命题也不是丫丫所能承载的。
  会考之后,丫丫挂了两科:几何和化学,只得补考。补考要交钱,丫丫想起爸妈的辛苦来,心里暗自骂自己混账,为了惩罚自己,丫丫咬咬牙从伙食费里节省了补考费来。
  但补考过后丫丫又忘了教训了,依旧向才子借书看。
  一日,是圣诞节。丫丫去还书,看到才子提前和丫丫说好的要借给她的书的面上放着一张写满文字的纸,丫丫仔细一看,原来是才子改写的一首诗:
  致一个每天都注视着的人,每次都有种说不出的情感闷在胸口,无法表述,只希望不管多久以后她能看到我为她写的这些。

  如果你是花 因为你像花一样美丽
  我希望我是蝴蝶 我愿为你翩翩起舞
  为你舞尽人生的美丽

  如果你是小鸟 因为你像小鸟一样可爱
  我希望我是一棵树 我愿为你搭建栖身的爱巢
  歌唱的舞台 我是你倾心的伯乐

  如果你是风 因为你有像风一样的柔情,温和
  我希望我是尘埃 我愿随你浪迹天涯海角
  作你寂寞旅途中的伴

  如果你是月亮 因为你的气质如月亮般 光亮
  独特而富有诗意
  我希望我是最近的一颗星 我愿永恒地
  围绕在你身边 一起去点缀美丽的夜

  如果你在前面 我愿在后面
  因为你的美丽 让我不敢直视
  而又不舍不弃
  你的背影如此美丽
  XX年12月25日
  圣诞之日改作

  在浪漫,欢快的圣诞里,我只能顾影自怜。于是把对你的思念汇聚一点
  (未完,待续。)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21 15:27:00
  @谢盛涛2051,谢版主,麻烦你帮我把这帖子的标题改一下嘎,改成:《风过无痕》。
  先谢啦!
作者:谢盛涛2051 时间:2013-12-21 19:52:00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21 15:27:00
  @谢盛涛2051,谢版主,麻烦你帮我把这帖子的标题改一下嘎,改成:《风过无痕》。
  先谢啦!


  ——————————————写得很好,支持!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22 10:19:00
  (四)
  看到这些文字丫丫突然慌了,“写给我的?''丫丫心想,但马上的一个念头又一转而过:“不会的了,我一丑小鸭决计没有这么优秀的,那么是另有其人了。''
  这样的想过之后丫丫轻轻拿起书,纸条放回另一本书面上,就走了。
  此后课后的时间才子在球场上奔跑时,丫丫就不敢在走廊上远眺那个身影了,她也害怕自己的心思被才子和别人看穿。
  丫丫还偶尔向才子借书,但都话不多了,才子也不多话。
  丫丫还有一个哥儿们也爱买书看书,他叫小桦。高高瘦瘦的他,长的很白,女孩子般漂亮的脸蛋,很爱笑。
  那时丫丫他们班真的是藏龙卧虎之地,人才辈出。小桦是其中之一,而且绝非小才。
  小桦也很会写诗,甚至写的比才子还好,他还写长篇小说,写了厚厚许多本。
  小桦的书很多,他几乎一有钱便买书,全是中外名著。他是丫丫的好兄弟,因为与他“称兄道弟”,仗着这层关系,他一有新书自然是先借给丫丫看。
  小桦有个习惯,午休时间他喜欢安安静静地在教室里写东西,丫丫也爱中午到教室去,每回上楼梯,丫丫总爱轻轻哼着那首水木年华的《一声有你》: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当所有一切都已看平淡
  是否有一种坚持还留在心间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走上二楼,走完教室的走廊了,一首《一生有你》还没哼完, 走进教室丫丫还沉浸在她的世界中继续哼着她的歌。
  小桦却也不抗议歌声带来的忧扰,继续埋头写他的东西。
  其实丫丫和小桦是老熟老熟,因为相同的爱好,他们是很知心的朋友,是铁哥儿们,无话不说两肋插刀的那种。
  这种关系很默契,他们一起时总觉得很轻松,哪怕就算是相互之间不多话,但是小桦也总在丫丫需要帮忙的时候出现,而且每一个节日小桦总不忘给丫丫短信祝福,甚至六一儿童节也不忘给丫丫信息送祝福。他们的这种哥儿们关系一直维持到丫丫后来的结婚生子,甚至更久远。(未完,待续。)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22 10:20:00
  今天有些忙,先码到这,空了更。
作者:秋于亭 时间:2013-12-22 13:03:00
  观注,抱抱
  
作者:小新at蜡笔 时间:2013-12-22 13:46:00
  看了
  
楼主那么一点绿 时间:2013-12-22 13:58:00
  @秋于亭 47楼 2013-12-22 13:03:00
  观注,抱抱
  -----------------------------
  回抱,得空了去找你下午茶哈。
作者:秋于亭 时间:2013-12-24 13:34:00
  回复第49楼(作者:@那么一点绿 于 2013-12-22 13:58)
  @秋于亭 47楼 2013-12-22 13:03:00
  观注,抱抱
  ---------……
  ==========

  
作者:秋于亭 时间:2013-12-24 13:35:00
  按错了,我一直都呆在那...

  
作者:罗太琅 时间:2014-02-25 18:58:00
  mark下来
  怎么不写了?别太监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