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红尘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5-23 17:12:09 点击:961 回复:4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些年来好忙,几乎没有休过班。即使偶尔不上班,也是因为有事请假。所以,还是没正经休息过的。最近科里设备出故障了,也不好修,确实干不了活了,才算是真正的休班了。

  老婆出差了,孩子上学中午不回家吃饭。初夏的午后,坐在书房里,看着满书架的书,却一个字也读不进去。不知为何,心中充满了惆怅。

  年届40,已过半生,上班已21年(19岁中专毕业)。想想刚上班那几年的人和事,竟然恍如隔世像上辈子那样遥远。医院附近的街道、门店和广场,已经是变了又变后的样子,我已经不记得刚上班时医院附近是啥样子了。

  我已经休了3天了。昨天我给向姐和阿静(两位网友)说:我好想她们呀......现在想起来,那么遥远,我想把她们写下来,怕以后老糊涂了,把她们忘了。

  她俩都说,写吧写吧,不要憋着。

  于是,我就开始写吧。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崖城天龙 时间:2018-05-23 18:27:59
  坐等更新~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14 14:10:08
  1997年的7月,天气十分炎热,我骑车走在国道上,去白鹿镇卫生院报道。

  白鹿镇,因镇内有白鹿山而得名,白鹿山在白鹿镇中心东南方向约十华里处。此山本来无名,相传明朝年间,有一个道士自称是丘处机的嫡传徒孙,骑一白鹿云游经过此山,说这里风水甚好,人杰地灵,于是停下不再走了,并把这山叫做白鹿山。

  白鹿山上有一千年清泉,周围山石常年累月冲刷形成了一天然池塘,道士说此处是白鹿山的风水宝地核心地带,把泉叫做金泉,池塘叫做金池。并募捐在金池周围建了一处小小道观,叫做金池观。

  那道士从此在这里开馆授徒,道家五术,据说传下弟子不少,当今镇上一些术士或习武之人仍然自称是道士(后人称金池祖师)的嫡传后人。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14 14:35:02
  国道自北向南从白鹿镇的中心穿过,然后镇上又有三条东西走向的主街道,与国道拼成了一个“丰”字。

  “丰”字最北面那条街叫幸福街,中间那条叫中心街,南面的叫财源街。

  镇卫生院就在幸福街与国道的交叉处路北。

  大约三点钟左右,我到了卫生院,在医务科报了到。医务科告知我从明天起开始转科,为期三个月,并给我安排了一间宿舍。告知我今天下午没事儿,可以随便转转,熟悉一下环境。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14 14:53:22
  下午大约五点钟左右,整理完宿舍的的我百无聊赖,信步走出了卫生院,沿着幸福街向东闲逛。

  大约走了100多米,在路南发现了一间小小的门店,挂着粉红色的串珠门帘,粉红色的招牌上面是白色的字:海霞发屋。是理发的。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头发,想起明天要开始轮转科室,也该理发啦,第一天上班给人家留个好点儿的印象吧。就向那间发屋走去了。

  我那时还不知道,这间发屋,将给我带来两年的欢乐时光,和一辈子的思念、惆怅......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15 10:14:27
  我撩起粉色串珠门帘走了进去,一个姑娘坐在椅子上正在看电视。那个时候,手机刚刚从大哥大时代进入二哥大时代,没有现在的智能手机那么多功能,在社会上数量也不普及。所以没有闲坐着玩手机的现象。我那时候没有手机。

  那姑娘见来顾客了,便从椅子上站起来。她一袭披肩黑发,鹅蛋脸,明齿皓目,上身是七分袖白绸布衬衫,被一根细细的腰带束在腰间,下身是蓝色牛仔裤,足蹬一双粉红色高跟鞋。现在想起来,很像是苗条化的刘亦菲。那个时候,刘亦菲也就是年龄不大刚刚出道还不出名吧。

  她冲我微微一笑:理发吗?
  和美女说话,我竟然纳言起来,只是无声的点了点头。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20 09:26:23
  她又问:“你理什么发型呢?”
  这时我发觉,她不是本地口音,应该是东北口音吧。
  “天太热了,”我说“推个光头吧!”

  她莞尔一笑:“你是干嘛的呀?”
  “我是西边卫生院里上班的。”我回答。
  “不是吧,我怎么没见过你呀?再说啦,看你年龄也不像上班的呀,你多大啦?刚来的?”
  “是的,”我说,“我19岁,今天第一天报到。”

  “哦哦,”我在镜子里看到她摸着我的头笑眯眯的说“原来是刚来的小医生呀,那推光头不适合你的形象噢。来来来,我先给你洗一下头”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20 13:59:32
  但愿终有一天,你我能从这日复一日的鸡零狗碎中解脱,但愿余生我们还有机会能够抵达诗意和自由,但愿

  亲爱的呀,今天我又想你啦。我实在太忙啦,总有一天,我走遍天涯海角,每一个角落,去找你!
作者:AB型射手座 时间:2018-06-20 14:28:07
  坐等楼主更新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22 13:53:02
  写这些文字,只是为了我的那些回忆。写之前,我就在寻找一个写的地方,QQ空间不想写,那里的人都认识我,最后决定在这里写,这里的人都不认识我。帖子沉浮我也不在乎,只是为了回忆而写。

  另外,还是要谢谢两位朋友顶贴支持。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22 14:21:26
  第二天,我就开始在卫生院里上班了。我那年19岁,在这以往的时间里爱情方面一片空白和苍白。

  那次理发之后,我知道了她叫郭霞,小名可能叫海霞或晓霞。不知为啥,我在空闲的时间里总是眼前浮现她窈窕的身影,耳边总想起她爽朗的笑声。

  在下班后,我一次又一次顺着路往东走,经过她的粉红色的门口。可是我鼓不起勇气进去,不到理发的时候,也找不出其其他的理由。

  终于,在煎熬了10天之后,在一个傍晚,晚霞似火,红色的夕阳余晖照在她的门前。我以奋不顾身的精神再次走进她的发屋。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22 15:00:56
  她这次穿的是红色的上衣,黑色的宽脚裤,还涂了鲜艳的口红。
  见我一头撞进来,她又笑了:“小医生,你又来啦。”
  这次,我不服气了:“谁小医生呢,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呀?”

  在理发时谈话中,我了解到:她来自黑龙江依兰农场, 和我同岁,比我小三个月。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6-22 15:01:19
  又忙了,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06 11:04:05
  当我离开发屋的时候,她不再叫我“小医生”了。
  她说:“哥,以后常来玩呀。”

  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有人叫过我哥,堂兄弟中我最小,表兄弟中我最小,同学中也很少有比我小的。

  她这一叫我哥,叫的我心里痒痒的,我答应:“好的!”

  走在大街上,我步子格外的轻快,心情也有一点点激动。

  我隐隐感觉到,接下来的一段时光(我也不知道会有多久),我将不会重复以往的寂寞和孤独。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06 11:16:25
  说起寂寞和孤独。

  无聊、寂寞、孤独,是三种不同的心境。
  无聊是把自我消散于他人之中的欲望,它寻求的是消遣;
  寂寞是自我与他人共在的欲望,它寻求的是普通的人间温暖;
  孤独是把他人接纳到自我之中的欲望,它寻求的是理解。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06 11:35:11
  从小到大,我是寂寞、孤独的。
  现在想想,还是孤独居多。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年又一年的暑假,家里没有人,胡同里也没有人。
  我自己在家里读书。
  读得时间久了,头晕眼花,就坐在院子里树下看蚂蚁,看天空,冥想。。。

  在某一年,我三岁的儿子,坐在我店门口的台阶上,抱着膝盖看天空。
  我心里一紧,这不和我小时候一样吗?他也寂寞或孤独了?
  我赶紧过去,在他前面蹲下来。
  他开始问我问题,那些问题的性质,如我小时候冥想的问题如出一辙。。。

  为了预防他不要再走我寂寞孤独的老路,我开始给他报各种兴趣班。
  我没有很高大上的打算,我想的是,多一个兴趣特长,就会多一两个朋友,不要和我小时候那样,寂寞、孤独。。。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06 16:11:35
  从那以后,我就成了海霞发屋的常客。理发也好,不理发也好,只要有空,我就往发屋里跑。

  街上的人暗暗议论:卫生院刚来的小医生和理发的小妞谈恋爱呢。我俩对这个说法都有耳闻,但都是付之一笑,不置可否。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俩应该都是在寂寞之中,互有好感。但是如果上升到爱情这个层面,又都感觉迷茫而不确定,所以还不如维持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好些。

  然而,当她离开以后,我又是多么的懊悔:这份心底的爱,再也没有机会当面说出来!
作者:地听天语 时间:2018-07-10 09:29:03
  [xyc:818]
作者:桐篙 时间:2018-07-11 17:00:04
  楼主坐等更新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2 14:34:54
  朦朦胧胧,缠缠绵绵。
  转眼间,我已上班半年了。
  冬天到了。
  这天,从中午下起了飘飘扬扬的小雪,到了傍晚时分,转成了鹅毛大雪。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
  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没下班的时候,郭霞给我打电话:“我炖了一锅狗肉,下班后过来吧!”
  那个时候,小型手机刚刚兴起,只有中国电信(不是现在的电信),话费很贵。后来又出来一个中国联通,联通经常出新的便宜的话费套餐,但是原号不能改套餐,得换号才能用。
  所以造成的一个后果是,用手机的人频繁的换号。QQ是从1999年2月才开始兴起的,而我是在郭霞离开3年以后,我开店的时候,才开始使用QQ的。
  所以,我没有能够留下郭霞的任何有效联系方式!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2 14:47:15
  1998年的这一个下雪的傍晚。
  我下班以后,走进了她的小屋。
  浓郁的狗肉香,喝着温热的小酒,我俩聊着天。
  平时我俩聊天,客气居多。
  这一次,聊得深入了一些。
  我告诉她,我家境一般,如今工资也不高,我渴望赚钱。
  她问我:“你打算怎么样赚钱呢?辞职下海开诊所吗?”
  我说,我现在还没定科,专业能力不行,开诊所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在上学的时候,在学生会里做宣传干事,主管学校活动宣传方面的摄影、摄像工作,有老师专门教过我摄影和摄像。我想开一个照相馆。但是我如今没有启动资金。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2 14:47:56
  楼上写错了,是1997年的冬天。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2 14:48:27
  1997年的冬天。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2 15:13:43
  她抿着酒杯,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心里感觉很温暖,很舒服。
  她告诉我,她16岁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学理发,17岁开始闯荡社会。
  是今年春节以后到这里来的。
  我是7月份来上班,她比我早来半年。
  我问她,你年龄也不大,离家这么远,家里想你吗?你想家吗?
  她笑而不答。我也不再问她私人性的问题。
  现在想起来,她确实是一个神秘的女子,她到底在隐瞒或者隐藏什么呢?
  那天喝酒快结束的时候,她说:“林枫,我打算帮你开一个照相馆。”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2 15:14:54
  这是第一次出现我的名字吧,我叫林枫。
  她叫郭霞,或者郭晓霞,或者郭海霞。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2 15:21:15
  那时候我俩应该都是喝多了。
  她的话在我心中没有激起多大的反响。
  开照相馆的资金不是小数目,我那时工资500多。
  不是亲戚,也没有明确的“爱人”关系,人家凭啥帮你呢。
  我笑笑,也就把这句话忽略过去了。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2 15:32:13
  那晚回到宿舍,可能是酒后兴奋,我无意睡觉,在宿舍里一圈一圈的转圈。
  从不抽烟的我,拿起了不知谁丢下的一包烟抽了起来。
  我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忧愁,没有很明确的原因,我就是隐隐约约的有点惆怅,有点孤独的感觉。
  这种感觉,如今我也经常有,但是我不愿意写在微信和QQ空间里。
  这20年里,做了太多的业务,微信和QQ上的人太多,我不想在那里袒露我的心情。
  这里不一样,没有人认识我,我还专门选了一个流量相对不是太大的板块,呵呵。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7 15:42:46
  1.医院里总是忙,没时间写。
  2.写着写着写成叙事性散文了。
  3.相处很短暂,离开很漫长,为了这短暂的相处,有点不舍得写了。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18 10:22:25
  那次喝酒后不久。一天她去城里进货。
  晚上,她打电话说回来了,叫我过去。
  她拿出一个方形的用报纸裹这的物件,说:“猜猜,这是什么?”
  我连续猜了两三次,都猜不中。
  她说:“送给你的,打开看看吧!”
  我揭开报纸,是一个尼康相机的包装盒!
  那是尼康生产的最后一款胶卷相机吧,再后来就改数码了,应该是不低于8000元吧!
  我说:“这么贵重的相机,送给我?我不要!”
  她有点着急和生气:“你不要!我也不会照相!那怎么办?”
  到最后,说好把相机放在她那里,但是我可以随时拿去照相用。这才算是让她稍微满意一点儿了。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7-31 14:51:53
  再写下去,她就要走了,短短半年多,哎...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城,城里藏着一个再也见不到的人,那人路过了青春一阵子,却在记忆里搁浅了一辈子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8-07 17:06:24
  我是1998年使用的第一个手机号,130,在这之前手机费是很贵的,联通130出来之后,手机费开始一点点下降,每隔一段时间出一个新套餐,手机费也下降一次,
  但是有一点不好,原手机号不能改套餐,换套餐也得换手机号,
  所以那几年,很多人都频频繁的更换手机号,我也是。
  直到2004年,我的手机号才固定下来,139,
  但是在这之前的很多人,都再也联系不上了,因为彼此都在频繁的更换手机号,这其中包括一个女孩[em]e400459[/em]
  那时候没有QQ,也没有微信。
  2004 年,我开始使用QQ,没少删了好友,现在想想,何必
  2012 年,我开始使用微信,开始意识到:有些人,你今天见到他她的这一面,也许是你们人生中彼此直接面对面的最后一面,有些话,离开了,就再也无从谈起了。虽然不再更换手机号,虽然QQ微信仍在,以后的你们,只有偶尔问候和客气。
  如果你某次、某夜,与某人谈的很深入,很投机,你一定要珍惜,社会节奏太快,也许明天你们就要各自忙碌,各赴前程,深入的话题再也无从谈起,只留客气和回忆。。。
  看淡所有的不辞而别,珍惜所有的不期而遇。。。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8-26 15:19:54
  淡淡的伤感,便有了淡淡的寂寞,淡淡的愁绪,惹起那段记忆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8-28 09:21:40
  转眼间,春节快到了。
  我问她,你回家过年吗?
  她微微笑着,摇摇头。
  我说:“那你去我家过年吧!”
  她莞尔一笑,幽幽的看着我:“那我是啥身份呢?女朋友?媳妇儿?”
  我沉默了,把视线移开。
  一阵子无言,我便回到了宿舍。
  坐在椅子上发愣:是呀,我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男女之间,有长久的朋友关系吗?
  如果表白求爱被拒绝,会不会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想着想着......趴在桌子上昏昏然的睡着了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09-12 23:33:17
  有时候我会想
  我喜欢的到底是你这个人
  还是你给过我的感受
  还是因为你出现在我最爱的时光里
  还是因为我曾为你做过的给过你的
  再也给不了第二个人!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06 22:35:34
  很久没更新,两个原因:
  一个是,从9月中旬,突然更忙碌起来了。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再写下去,晓霞就要走了,,我舍不得写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伴君千里,终有一别,还是写吧。。。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06 22:49:57
  1997年的那个春节(公历1998年2月份),她没有回家,就在店里过的春节。
  我怕她一个人孤单,春节的下午,我从家里骑摩托车来到她那里。
  进了店 ,她坐在炉子旁边,正在发呆。
  我叫了她一声,她回过头来,冲我莞尔一笑,但是我隐约觉得,她笑得并不开心。
  “你怎么不在家过年呢?”她轻声的问。
  “年年过,也没啥意思。”我吞吞吐吐的说。
  “哈哈,你就是怕我一个人寂寞呗”她爽朗的笑了。
  我没话了,拿了一个凳子,在她身边坐下来,也不知道说什么,她也静静的看着我,什么也不说,
  就这样 ,坐着 ,看着, 相依相伴了一个下午
作者:2108混东混西 时间:2018-12-08 17:13:59
  静等下文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12 15:38:17
  1998年的春天,我已经上班半年,该定岗了,院里通知我:下个月,去省城某医院进修。
  接到通知的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晓霞。。。不知为什么,我隐隐约约有一些不好的感觉。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12 15:49:08
  下了班,我怏怏不乐的又去了她的小屋。
  她也看出了我的不快乐,问我:怎么了呢?
  我把要出门进修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听了以后,默默无语。
  半天,她转过脸来,看着我,幽幽的说:我来你们这里时间也不短了,镇东边的那个白鹿山和金池观,我还从来没有去过。这个星期天你带我去玩,好吗?带上相机,我有胶卷。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把话题转到这上面来,呆呆的看着她,无言的点了点头。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12 16:22:27
  星期天的一大早,我骑着摩托车再次来到她的店前。
  这天,她穿的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那身打扮:披肩发,上身白衬衫,下身蓝色牛仔裤,没穿高跟鞋,穿的是红色运动鞋。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她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
  她挎着相机包,锁上店门,搂着我的腰坐上摩托车后座。
  轻声说:走吧。
  我感觉到她的气息吹在我的后背上,心里又是一阵颤动。。
  右手上一加油门,摩托车向着白鹿山方向飞驰而去。。。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13 13:10:20
  那天,在金池观,对望松,百丈梯,…..,我给她拍下了一张又一张倩影。还请道士在八仙壁前拍了几张合影。



  中午,在道院伙房吃饭。

  我问她,你为何来到了这里?

  她微微一笑,以后再告诉你。



  下午,继续玩,继续拍照。

  我们在山下的鱼馆吃饭喝酒完毕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

  她说:你别回宿舍了,就住我店里吧。



  到了店里,检查相机,拍了3个胶卷。



  我们都睡不着。说了很多话,但是对于她的来历,她始终不提。

  后来,我又提起来想开影楼的话题。



  她说,想开,就开吧。我说,开不起来的原因很多啊,不提也罢。
  我俩沉默了。

  不知什么时候,都睡去了。



  天亮,我要回去上班了。她提醒我回去后放好相机。



  上班忙碌了一天,又到了晚上,我才打开相机包。

  里面有一张纸,一打钱,没有了胶卷。

  纸上写: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陪伴,使我在这个陌生的小镇不太孤寂。对于你开店来说,这些钱肯定不够用,就用来做一些公关和后勤的事吧。另外,胶卷我留下了,明天我去洗。



  第二天,我又来到她的店,店门关闭,贴着一张纸:出发进货。


  然后第二天,我就去省城进修了。

  第一个月只允许月底休息两天,那一个月,是多么的漫长啊......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到了月底。

  我快步来到她店前,店门仍然关闭,纸换了,写着:门店出租。

  我呆住了。






  她就这样消失了。



  上面说过,QQ是1999年才有的吧,而我是2000年以后开了点才有的QQ,而那个时候的手机号也不稳定,经常为了花费套餐而换号。



  从此,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很快,房地产开发,那片商铺成为了平地。



  所有的人,都不会再记得,曾经,在这里有过一个发廊,有过一位长得像刘亦菲的女子。



  只有我,有时想起:她为什么来?为什么去?如今,她在哪里?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13 13:11:47
  本来想详细写一下在金池观的一些细节的,但是突然心太痛了,写不下去了,所以还是写成流水账了。
  细节,以后再写吧。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14 21:35:38
  先说说后来的事情吧。
  1998年,我度过了孤独寂寞煎熬的一年。我很懊悔,当她在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说出一个“爱”字来。。。
  1999年,进修结束,正式定岗。我喜欢上了一个在医院实习的女孩,M。这一次,我学会了说爱。但是她家里不同意,我俩缠绵了接近一年,她妈妈有些松动,她爸爸始终不同意,终于在年底,我俩在相拥痛哭一场后分手。
  后来她并没有进入医药这个行业,她嫁在了本地,她公婆家给她找了一个在本地公园的工作。后来我俩也见过面,但是整整18年没再说过话(也没机会说话,开始偶然遇见还激动,后来也不激动了)
  后来她的儿子和我的儿子是同桌,一次小孩之间不知道互相开了什么玩笑,她儿子叫我“干爹”,后来多次叫我“干爹”,我没敢答应过。
  我问她儿子:你妈妈做什么工作?她儿子不肯告诉我。
  后来有一次取邮件,我出门,她进门,她说:你也在这里呀?我说:是的。这是我俩分手18年后第一次互相说话。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14 21:51:07
  2000年,2001年,一直在抑郁中,但是技术业务在成长。
  2002年,订婚,2004年,结婚,手机号也固定下来了。结婚后开店,影楼。开始使用QQ号。但是2004年以前的一些人,再也联系不上了。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14 21:52:26
  我是1998年使用的第一个手机号,130,在这之前手机费是很贵的,联通130出来之后,手机费开始一点点下降,每隔一段时间出一个新套餐,手机费也下降一次,
  但是有一点不好,原手机号不能改套餐,换套餐也得换手机号,
  所以那几年,很多人都频频繁的更换手机号,我也是。
  直到2004年,我的手机号才固定下来,139,
  但是在这之前的很多人,都再也联系不上了,因为彼此都在频繁的更换手机号,这其中包括一个女孩
  那时候没有QQ,也没有微信。
  2004 年,我开始使用QQ,没少删了好友,现在想想,何必
  2012 年,我开始使用微信,开始意识到:有些人,你今天见到他她的这一面,也许是你们人生中彼此直接面对面的最后一面,有些话,离开了,就再也无从谈起了。虽然不再更换手机号,虽然QQ微信仍在,以后的你们,只有偶尔问候和客气。
  如果你某次、某夜,与某人谈的很深入,很投机,你一定要珍惜,社会节奏太快,也许明天你们就要各自忙碌,各赴前程,深入的话题再也无从谈起,只留客气和回忆。。。
  看淡所有的不辞而别,珍惜所有的不期而遇。。。
楼主蓝山Lance 时间:2018-12-17 12:59:37
  2013年11月份,我结交了一个网恋,MXY,订了一个三年之约(到2016年11月)

  她陷入了高利贷危机。

  她向我多次借钱(后来都还了)
  2016年春天,她再次向我借钱,而我那时候也陷入了经济危机,很难借给她,
  当时我心情也不好,提起来她以前借钱的种种细节,
  比如,她借钱以前说要打借条,然而多次借,一次借条也没打过(其实吧,网恋,打了借条也没有实际意义的)
  然后她冷笑,说了很多伤我心的话语,
  我心灰意冷,沉默不语,把她删除了。

  过了大约两个月,5月底6月初吧,她请求再次加上我,告诉我,她彻底破产了,要跑路了,向我道歉。
  我一时心不忍,给她转了500元当路费,
  她说对不起我,并告诉我,她的女儿失踪了,请我帮她留意一下孩子的下落。(其实我们离得很远)。然后沉默了。

  7月份,她发了个信息问候我,我很冷淡的回应了她

  11月份,到了我俩三年之约到期的第二天,她给我发了个信息。

  之后,彻底杳无音信了。。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的孩子回家了吗?她是否在某一个角落平安的活着?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