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 美 散 记

楼主:邢旭abc 时间:2019-05-06 11:35:56 点击:45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旅 美 散 记 之一
  邢 旭
  春夏之交时节,笔者到美国洛杉矶市的三弟家探亲。在异域他乡,浏览了自然风光、领略了风土人情,体验了市民生活,颇有一种新鲜感。
  洛杉矶是美国的第二大城市,人口近400万。这里是典型的温带地中海式气候,天气温和,四季如春。市内,高速公路纵横交错;街道两旁,成行的棕榈树、杉树、松树及五颜六色的花卉,构成一座花园式的美丽城市。
  由三弟开车,我们走遍了洛市各个旅游点,如好莱坞、西来大佛山、圣地多哥海滩、国家博物馆等地,还逛了各家不同国家的超市,所接触到的有华人、墨西哥人、白种人等。这里有些地方到处都是华人,亚洲人,仿佛是华人、亚洲人的世界。
  因为语言不通,我很喜欢到华人生活的世界走走。那天,三弟开车带我到南加州华人中心——全统广场参观。那里有99大超市、中华大超市。紧邻超市的是10几间各类店铺,里内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前面是一个可以停放几百辆车的停车场。这里人来人往,几乎都是清一色的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有说广东话、闽南话、东北普通话的,林林总总。商店里有很多是来自中国的商品,我省椰树牌椰子汁在店柜里就赫然摆着。这里简直就像是国内的一家商业广场。我们还到位于阿梦地的南加州海南会馆游览。该馆原在唐人街,后迁来此地。这是占地近3千平米的建筑。屋顶是橙黄色的琉璃瓦,墙体红色,同国内的殿堂建筑一致,门口上方镌刻“海南会馆”四个醒目的大字。进入大厅是中国传统的“天后宫”,内正中供奉着一尊天后娘娘塑像,两侧是金碧辉煌的各类饰品。馆里有个年逾古稀的文昌籍老人陈老先生帮忙打点事务。他说他原先是在乡下务农,女儿嫁给美籍华人后,他跟太太前来美国居住,现在两夫妇都已加入美国籍。因为是“白单”家庭(美国老人分别持有红、蓝、白单三种人,持白单者系贫困户),得到福利机构的补贴,生活还过得去。主要是因为低收入家庭,无论大病小病,都不用自己买单,这一点老人感到很满意。他总念念不忘故土,说中国终究是自己的根。他说,听说家乡近年来变化很大,国家有发展,谁不高兴?谈到美国老年人的晚年生活,他建议我们到不远的蒙托利尔老人中心看看。
  我们驾车十多分钟,来到位于市中心的蒙托利尔老人中心,只见中心两侧的停车场成排有序地停放着几百辆各类小车。有个拄着拐杖的耄耋老人正蹒跚走向驾驶室。在美国,七八十岁老叟老媪驾车的事已是见怪不怪,这确实是个“车轮上的国家”。因为公交车极少,没有车是寸步难行的。老人中心是占地近万平方米,七八间厅房相通的一层建筑。推开大门,第一间是棋牌室,只见男男女女的老人们围成一圈在打麻将、下棋,往前一间是电脑室,老人们坐在20几部电脑前看新闻,玩游戏。内进的两间是宽敞的健身房,内有各式各样的健身器材,老人们正根据自身的条件及爱好在“秀”肌肉,练健身。听说55岁以上的老人都可报名参加中心活动,老人中午还可以享受免费午餐。
  我三弟居住地的阿放地,那里就是华人后裔、墨西哥人、白种人杂居的小区。三弟家斜对门不远就住着一位华裔。一来就听三弟说那是个越南华人,酷爱诗画,经常来三弟家请教古诗词。一天早上经过他家门口,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留有络腮胡子的老人正在浇花。可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正在浇花的他对我点头微笑,突然用英语问我“早上好!”接着操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我:“先生,你看昨天西风吹过,我家花园里的花落了一地。中国有一首古诗写的是: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你晓得这诗是谁写的吗?”我大吃一惊,这老先生对中国诗词竟这么熟悉,钻研得如此之深 。我想了想,说,诗的前两句是北宋宰相王安石写的,后两句呢,是苏东坡写的吧。这首诗产生的过程曾有一个故事呢。“呵呵!”他笑笑说,“看来你对古诗也蛮有兴趣的。”就这样我们相见如故知,交上了好朋友。他邀我到他家里做客。原来这位徐姓老人是越南西贡华人,今年73岁,移民来美已20几年。年轻时在南越当兵,70年代的越南南北统一战争中逃难到香港,后移民到美国,长期在餐馆打工。他说,父母从小就教育他中国是他的故乡,在越南从小上的是中文学校。他特爱中国的诗书画。几十年来无论是当兵打仗还是打工糊口,他总忘不了学习中国文化。他翻箱倒柜拿出珍藏的名家古诗及画幅,一一打开让我欣赏。画幅中有齐白石、徐悲鸿的画,还有唐伯虎的诗画配画幅呢。他说他经常到古董店家打听,已买回一批珍品。他自己也写字作画,经常拿到书画市场上交流。他打开手机,指着里面的一幅骏马图,说这是他前几天喝得半醉时凭着灵感画的,在市场上被人以200美金买去。他说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将来有可能到中国搞个诗画展,了却一生心愿。
  他还给我讲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他说他至今仍是单身,上世纪80年代在香港酒楼打工,一天被移民局警察发现是非法劳工,将他拘留在拘留所里准备驱逐出境。当时情况紧急,有人给他出个主意,除非确认在港有个未婚妻,马上履行结婚手续。可他是打工仔,仅够一日三餐再加上租个房,未婚妻谈何容易!这时他想起同在在餐馆的一位年轻女工,她是原籍上海的香港人,因为对他有同情心,经常来拘留所看望他,给他送衣服及食物,但他们从未确定过恋爱关系。情急之下,他也顾不得女方是否同意便向警方提供她是自己的未婚妻。想不到警方查询女方时,她也一口肯定,并立即和他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此后他得以留了下来。两人恩恩爱爱同居了一年多。后来女方母亲知道后坚决反对这门婚事,并且以死相逼,两人只好抱头痛哭后分手。后来他移民美国,虽然成家有了儿子,可妻子已离去多年,他也一直未婚。他说,他一直打探这位女友的信息,甚至也多次到香港寻找,可时过境迁,总也找不到。但他冥冥中总感觉得有一天能找到。“虽然这般年纪了,人家也可能已子孙满堂。”他说:“我没有什么奢望,只想在我人生的有限之年,找到她报答她。”听到这个故事,我能说什么呢,我无限感慨。这大概是大多数中国人沉淀在血液中的感情基因: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吧。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