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春》,关于老男人沈庆

楼主:固执依然 时间:2011-10-26 15:33:34 点击:1818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沈庆也开始从偶尔西装革履地在镜头前露个面到终于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了。我都很久很久不听那些粘满了厚厚的灰尘的唱片了。我想我也许完全忘记了那些文字、那些声音、那些面孔了吧?那些清澈的木吉他、悠扬的口琴演奏的旋律们真的被时光丢掉了?
  
  
  在那首《青春》里,沈庆用一种厚厚的声音唱着,“在那片青色的山坡,我要埋下我所有的歌,等待着终于有一天,它们被世间传说。”像是一个预言一样,他说中了,真的说中了。
  
  
  
  那些校园民谣歌手里面,我相信大多数的人从一开始是最喜欢高晓松的。这个至今仍留着一头长发的35岁老男人写出来的歌实在太煽情了,对曾经年少青春的我们杀伤力巨大。那些仿佛施了魔法的文字和旋律总是叫人全身最柔软的地方无可抵挡地颤抖起来。而沈庆不煽情,他总是那么沉稳地抱着吉他在你面前轻吟,所有所有个人的感觉在他那有点拙厚的声音里一点一点淡化,越来越淡,越来越淡,最后稀释到只剩一丝怅惘,几声唏嘘。我开始也是不喜欢这个留小平头,戴眼镜的歌手。我总以为青春应该是高晓松式的,是分给你烟抽的上铺兄弟,是“校门口酒馆里的大声哭泣”,是“黑漆漆的树林里的叹息”,是“人去夕阳斜的街道”,是“长发迎空山水迢迢”,是“大街上琴弦上的寂寞成长”……
  
  
  
  青春怎么可以是沈庆那样的淡淡回忆?
  
  
  
  等到自己的青春终于短得只剩个尾巴的时候,才终于明白,沈庆的那种淡化个人感觉的叙述才更接近一种真实。高晓松的煽情夸大了感觉,等到多年以后重新回味才明白,那个年纪的所有感觉在他的歌里被放大了,有点飘渺,不真实了。沈庆那些不露声色的歌唱才更真实,更接近于一种本质,经得起诅嚼。譬如《岁月》。“开始时我们相遇后来时我们分离天空都一样美丽,那许多简单情节那许多复杂表情慢慢都成为记忆,再翻开旧书信再唱起老歌曲字字句句都熟悉,留存在我们心里流传在他乡梦里终将都成为过去。”
  
  
  
  当激情随着青春萌动一同退去,我们终于明白,沈庆的表达似乎更接近于真实,岁月本来就是一个极自然的时间流,平淡、简单、清澈、延绵不断,正如日复一日静静流淌的溪水。然而,水滴可以穿石,岁月亦可以凝聚深情。
  
  
  
  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永存的,一切都会流走。能留住的除了记忆,就是回忆。虽然这样说出来叫人很沮丧,可我相信这是个事实,没有办法。
  
  
  
  终于明白了那个只出了一张叫《这么多年以来》的唱片后就永远地消失在圈子里的那个男人。就像青春一样,胡乱挥霍时不懂,等终于明白想要珍惜时她只留下一个短短的尾巴了。
  
  小柯还在翻唱沈庆的《对镜梳妆》。他唱着,“我爱看你梳妆,当生命已不重要,数数你梳落几根黑发。当我们都已年老,不再为爱忧伤,我还想看你梳妆。”可是沈庆已经把自己藏起来了,他不再写歌了,他不愿意弹琴了,他西装包裹下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福了。我想以后也许听他的歌的人越来越少了,直到某天某人会抓着头发费劲地想了半天之后问“沈庆是谁?”不再去说什么“弹指一挥一挥间多少心事”,不再去想“刹那停留的往日时光”是否值得“用一生遗忘”,忘了那些“花开花谢”,忘了那些“雨飞雪飞”。
  
  
  
  我不知道以后还有谁会想起那些“埋葬在青色的山坡下的歌”,只是,沈庆终于成了一个传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qxl1728 时间:2012-08-13 23:55:00
  在那首《青春》里,沈庆用一种厚厚的声音唱着,“在那片青色的山坡,我要埋下我所有的歌,等待着终于有一天,它们被世间传说。”像是一个预言一样,他说中了,真的说中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