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楼主:槭樾 时间:2012-10-07 00:48:43 点击:2272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毓臣已年逾古稀,得的是阿尔茨海默病,就是我们说的老年痴呆。
  看现在白发丛生,常常偷偷跑下病床让看护一顿乱找的毓臣,你是不会明白。他曾是我们杭州城里有名的周教授。
  近乎两月,毓臣住在那间明亮宽敞的病房,常有一名看护相陪。夫人住相隔一街的养老院,每个周末,儿子带着母亲来看父亲。
  于是每天,毓臣的日子便是这般的过。吃饭,输液,和等待。
  然后在每天下午,总会蹒跚着小步走出房间,在走廊里穿来穿去。
  毓臣也会分人。见过不陌生的人,便会不停的问,有没有看见一个老太婆,叫陈雅。
  找到办公室,便掏心掏肺的说,我的老太婆住在这里,养老院,我来看看她。说着说着就孩子一样哭,说找不到陈雅,心里真的难受。
  谁若见过华发苍苍的毓臣,摸着胸口哭泣的模样,口中只有妻子的名。都会唏嘘。
  于是常有善良的护士,编着谎言,说陈阿姨刚来过,你睡着了。或者陈阿姨在路上,你要呆在房间,不要乱走。毓臣说,你叫她打的吧,不要累着,钱我去付的。
  上周末查房的时候,正遇见老太太来看毓臣。认谁都认不太清的毓臣,抓着老太太的手就哭,不停的说,老太婆,我在这里,很想你。
  这一幕我看在眼里,便忍不住泛出泪光。世间最感人的情话,此刻只为这一句。我在这里,很想你。
  毓臣擦擦眼泪,又为老太太抹眼泪。谁也无法估量,这对老人心里的爱有多深。
  人生几尽,终有这样一天到来的时候,当他不记得毛巾是用来洗脸的,当他不记得我是昨天的那个何医生,当他不记得午餐吃过什么,当他不记得自己房间的路,可是,他还记得妻子的名字,他还记得爱。
  此刻想起曾念熟的句子。有夫如此,夫复何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愿毓臣和陈雅健康长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闲听落花的声音 时间:2012-10-07 22:43:00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幸福:)
作者:川人长客 时间:2012-10-08 20:02:00
  这样的老人,想不通为什么他的老太婆同意把他送到养老院去。
楼主槭樾 时间:2012-10-10 23:26:00
  @川人长客
  老夫妻平时是一起住在养老院的,一直是老太陪着老年痴呆的老先生。这次是因为老人生病所以住了很久的医院。
  老人今天已经出院。什么是相濡以沫,什么是与子偕老,或者这对老夫妻给了我答案。
作者:川人长客 时间:2012-10-11 08:59:00
  啊,很高兴看到你的这个答案。祝福二老,也祝福所有相爱着的夫妇。
  另:一直很喜欢你的文字和音乐。
  又及:杭州是我最喜欢的城市,她在我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里,给了我除爱情之外,最美好的感受。这一生,我都带着她的印迹——一组3301开头的数字.....
楼主槭樾 时间:2012-10-19 22:48:00
  @川人长客
  有故事哦~~为什么不写下来。。。



  谢谢你喜欢。

作者:川人长客 时间:2012-10-20 00:15:00
  @槭樾 7楼
  @川人长客
  有故事哦~~为什么不写下来。。。
  谢谢你喜欢。
  -----------------------------
  没有故事,只有心情。
  若干年前写过一首诗,只记得前两句了:江南只合少年游,今杭州非旧杭州。
作者:纵容你在心底 时间:2012-10-20 13:17:00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真好!
楼主槭樾 时间:2012-10-22 22:56:00
  @川人长客
  若干年前写过一首诗,只记得前两句了:江南只合少年游,今杭州非旧杭州。
  -----------------------

  如若杭州依然杭州,春梦秋云剩下几多。
  我们一直笔划它是多少年之前的古城。再通透的玻璃,再拥挤的车流,都撇藏不去人的优雅,树的从容。见过与未曾见过,念及与无法触及。在湖畔相望,在湖畔相恋。若你信,若有缘。温暖和悲凉的故事,请记在心间。


作者:壹缕香魂 时间:2012-10-23 00:57:00
  江南只合少年游,今杭州非旧杭州.
  真伤感.
  相携到老,一生一世.
  这是许许多多的人的渴望.
  但是我们都没有做出来的勇气.
  我想,很多时候,我不是一个好人.
楼主槭樾 时间:2013-02-14 20:45:00

  这是去年记过的一段。时隔数月,在今天,特别想念起毓臣先生。
  我在这里,天下了许久许久的细雨。
  立春雨水的节气。
  在外婆家的阳台上并肩坐了一个早晨,看雨水,看湖水中光秃树枝的倒影。一实一虚连在一起。
  或者毓臣此时,是否也牵着陈奶奶的手,看清晨窗前的这一片香雾空蒙。
  年前毓臣再来时,从他私人看护口中得知陈老太太现状瘫痪在床,大小便失禁。毓臣思绪清楚的时候,或者他的思绪几尽凌乱,现在只剩下妻子的名字。他不停的吵看护拨打老太太的电话。忙音的时候也和电话那头对着话。一句句老太婆喊得自己先掉出眼泪。
  他在日记本上写信。我还想与你厮守,回去南山久住,奈何我如今风烛残年,行动不便,我这几天不能回来看看你,你是否怪我?
  那一日将日记本还予毓臣手中,看见他眼里闪烁的笑意,我说毓臣,不管你现在清醒着还是梦着,我是说,我这一生,到了您这样豪华的年纪,还是会记得你。你是西湖畔最有才情的老孩子。
  毓臣的文学造诣之深,我小时候就是略知的,他实为舅舅念书时候的语文老师。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曾是那么优雅从容,家里曾在保俶路开着很大的缎子铺。谁又知道,数几十年之后以这样的境况我们遇见相熟。
  他们一定绕着西湖走过,韶华岁月,却似乎一夕之间,他们白了头,华发稀落。难过的现实是她瘫痪在床,成了一位基本需要都无法自理的老人,而他如今返回走过的路都成困难。我一度觉得命运对他们太苛刻,可现实是,这是他们的人生。美丽,哀伤。是毓臣年轻时候写过的诗。
  只愿他们能携手,走更远更远的时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