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我记得》:记得过去,模糊现在(贴图)

楼主:画中情思天 时间:2012-10-10 22:46:22 点击:535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信《我记得》:记得过去,模糊现在
  想来,信(苏见信)也是尴尬的,单飞出道已经有五个年头,几乎是以一年一张专辑的速度在乐坛发展,发行过的这些专辑也不是没有口碑——入围过金曲奖应当是最大的肯定,只是相对而言,很多人如今提起信,或许更多的还是停留在他是信乐团(微博)主唱那个阶段,若是要说起他的个人代表,也许能直呼出来的也还是《死了都要爱》、《离歌》这些早期以乐团名义发表的作品。所以说,要名气也不是没有,要代表作更不是没有,只是这些似乎都是前期效应遗留下的影响力,单飞后的信也并不是没有作为,只是真的又不如想象中那么极致,所有的特色就像是一种对单飞前的延续,不过是由一群人变成了一个人,歌还是唱摇滚的舒服,音还是飙最高的淋漓,每一次出现都是以一个硬汉的形象呈现,仿佛不撕裂,不轰烈,不决裂就不是信,就不是信应该有的特色。

  特色上的根深蒂固是一件好事?是吧,风格定位很清晰,从来不必担心会走偏路,所以信一路过来发行的专辑都是如此,即便是这张《我记得》专辑在基调上也还是以摇滚为主。但是,特色根深蒂固同样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由于长时间唱同一类型的作品,用同样的表现力,就很容易出现审美疲劳,这很容易让歌者在演唱上形成一种既定的模式,让听众的聆听守住既定的感觉,是不容歌手在声音,情绪甚至歌路上有任何地改变,仿佛一改变就要魂飞魄散,尸骨无存。就算是上一张专辑《黎明之前》,信也几乎都在走着同样的路子,唱同样的基调,用同样的情绪来处理,不过需要强调,《黎明之前》专辑对信而言却是一张有着特别意义的作品,意义在于这张专辑由信包办了所有的创作,让人从他的创作,他的音乐中感受到其个人的魅力特色,而不再是信乐团在他身上的借尸还魂,这是让人真正意义上感觉到他是在为自己而唱的一次,当然整张专辑大体上还是维持着信惯有的风格特色,包括歌曲风格,演唱风格。

  《黎明之前》是信着手包办词曲创作的一张个人专辑,是更贴近自我,也更能代表自我,而在此之余,实际上透过这张专辑中的《莎呦哪啦》、《桃花开 摇摇摆摆》等这些作品就已经感觉到信在情绪处理上发生了微妙变化,相比前那些豪爽,硬朗的作品,这些简单的抒情小品在专辑中完全就以一种另类的形式存在着,倒是证明了其实信在处理这类小品作上也有独到的一面,其实也是可以把情绪控制得很好,也是另一种味道。当然这首歌放在《黎明之前》专辑中不过是一段插曲,谁也不会想到,这段小插曲在今天《我记得》专辑中会变成以另一种形式呈现的主旋律。

  因此不少人,特别是长期听信音乐的朋友会觉得《我记得》专辑出现了一定的颠覆性,似乎专辑中的这个信就不让人认识了,一时间还真是不习惯。不习惯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在这张专辑中信对声音的处理,情绪的控制有了很大的改变,主打作品《暗藏后悔》就已经当头一棒,想来这首歌曲曝光的时候会是让许多人惊讶,甚至搞不清楚状况,那个一向狗血、声音高亢充满力量型的信怎么一下就变成如此内敛、深沉的男人?事实上,不仅仅是作为主打的《暗藏后悔》,信是有意收敛其声音的张力,爆发力,对专辑中的大部分作品在处理上,信声音中惯有的野性与硬度也都模糊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情感,继而让《我记得》专辑整体线条变得相当地柔和甚至还有一种冬日太阳般地温暖感受,这些特色基本在信的过往专辑中是绝迹的,完全就是过去的一种对立面的呈现。

  从听感的角度上来说,《我记得》专辑中的信的确是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感受,且不说这样的转变可行与否,但是又一次能够从侧面证明信唱歌是有情感,是会运用情感的,他是可以细腻、温暖也内敛的,而不仅仅是一台在高音、力量上无所不能的发声机器。而从信的自身角度来说,他在今天唱这样的作品倒也是一种个人心境最直接也算是最真实的表现,毕竟目前的信也是过着安居乐业、父慈女孝的生活,所以所谓的温暖或是情感的细腻到也不会让人觉得过于刻意,反而还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美好在其中。

  《我记得》专辑之所以会让不少人不习惯,不仅仅是因为信对声音,对情绪的处理有了很大的改变,同时也在于整张专辑的旋律线条变得顺畅、柔和、规矩了不少。信不再包办专辑的所有创作,甚至也只是蜻蜓点水地创作了一首词作,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又一位名气不小的创作人,想来这也是信发行过的专辑中幕后阵容最为华丽的一张专辑吧。该怎么评价这些创作人的作品?是否可以用功过参半来形容?功,表现在词作部分,特别是相比上一张完全由信包办创作的专辑,这次专辑因为有了姚若龙、林夕、李焯雄、吴青峰、邬裕康等这些知名词作人的参与让专辑整体的内容水准提高不少,这对于信在声音情绪的处理上有着隐形地引导、推动作用,因此读这些作品会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受。过,则是过在旋律上,整体的旋律都显得过于平伏,欠缺一定的起伏型,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向市场献媚的嫌疑,是不如信个人创作的旋律更具有实感性,更贴近信个人的特色,再加上信这一次对声音处理格外小心与细腻,继而更会让整张专辑显得柔软,甚至欠缺一定的记忆点,显得不痛不痒。

  其实,信在声音情绪或是唱法上的转变不是这张专辑的硬伤,尽管这的确是与过去有着很大的颠覆性,但是这对于歌手或是听众而言无疑都是一种新鲜,实在要说不足还是旋律性的不够出彩,到头来也还是没有能成就出一个全新的信,反而让之前提到的尴尬还无止境地延续了下去。《我记得》让人记得还有一个叫苏见信的歌手在唱歌,却没有让人在《我记得》专辑中找到太多的记忆点,最后提起信,记得的还是过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莱娜无厘头 时间:2012-10-11 06:10:00
  支持一下,很不错的哦,顶你
作者:青青子衿忱忱 时间:2012-10-11 13:35:00
  恩,我偶尔会听一下,不错的说
作者:始钟是自己 时间:2012-10-11 20:54:00
  听歌需要的是感觉,意境不一样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