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唢呐声声(转载)

楼主:haipeng1972 时间:2013-10-01 10:11:59 点击:27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最后一次见爷爷也是十多年以前,那时候,爷爷已经躺在故乡厚重的黄土下三了
  唢呐伴奏: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w5003-3898830802.9.NfdvAf&id=27463680222&scene=taobao_shop


  老家有个风俗,老人去世后,先要看生辰八字和去世时间,如果二者相克,则视为不“利”,不能埋进祖坟,先要“寄埋”在别处,等“利”了再迁进祖坟。爷爷去世时,就因为不利被寄埋在祖坟旁边。黄土中躺了三年的爷爷,皮肤变得像炭一般,却依然白眉白须,慈眉善眼,胡须眉毛上挂着露珠,宛如睡着一般。他身边那支铜唢呐却锈蚀得斑斑驳驳了。

  也许是少不更事,我对爷爷说不上有多深的感情,我甚至至今不知道爷爷叫什么名字,三代以内忘祖,这对爷爷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也是对农村传种接代观念的一个颠覆。当然,这也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在老家,孩子们吵架,如果直呼对方长辈的名字,那是对其莫大的侮辱,喊者得意洋洋,被喊者悲痛欲绝,长者名字是晚辈最大的忌讳,不知道更好。这和陕北一带正好相反,陕北人们吵架,如果一方骂“我日你先人”,或喊长辈名字,对方无动于衷,但如果说“死你家的大黄牛”,对方则如丧考妣,就要舞刀弄棒和你拼命。地方穷,牛是一家人的希望,当然死不起。另一方面和爷爷的职业有关,在老家,说爷爷的名字,知道的人不多,但你要说“杨吹响”,则名声在外。

  爷爷的职业是“吹响”。“吹响”就是红白喜事,给人家吹唢呐。呜呜咽咽的,有各种调,有种沧桑的美。“吹响”不是个体面职业,但却是实惠手艺,东家抬举,吃得好喝的好,还能养家糊口,不过也是苦活路。

  记忆中的爷爷,高高大大,身板硬朗,长须飘飘,拿现在的话说,标准的“帅老头”,80多岁,走路直挺挺的,腰不弓腿不弯。身板硬朗也和职业有关,爷爷说,只要“一上事情”(现在话就是接到业务),就由不得你了,有时候几天几夜的吹,红事有红事的吹法,白事有白事的吹法,里面又分得很细,比如娶媳妇,就有“接客调”、“送客调”、“辞亲调”、“上马调”、“下马调”、“安房调”什么的,啥环节吹啥调,乱不得,乱了就是最大的不吉利,不仅会得罪东家,还有可能丢掉饭碗——谁还敢请乱吹的“吹响”呢!

  爷爷说,这些调子,最难的是“上马调”,就是新媳妇告别娘家,骑马往婆家走的时候吹的调。实际上应该是“上驴调”,那时候娶媳妇,新娘子都骑驴,奢侈点的骑骡子,骑马的少,只有富人,但富人有几个呢。“上马调”难就难在只要新媳妇一上马,不管十里八里,唢呐声不能断,要一口气吹到婆家,这儿说的唢呐声不断,是说不能有哪怕一秒钟的停顿,吸气吐气,唢呐也照样响,绝对的技术活,爷爷说,为了练换气的功夫,他小时候冬春四季拿一根竹筒插在水里吹,嘴巴肿得吃不下饭,啥时候水泡能不停的“咕咚”上半晌,才可以正儿八经学曲子了。正真到“事情上”,才考真工夫,如果唢呐声中途断了,这喜事就凉了。

  于是,那时故乡崎岖的山路上,常有这样的景致:一行人簇拥着一头毛驴,驴背上的新媳妇红衣红袄,撑一把花伞,驴子后面是“吹响”。毛驴晃晃悠悠地走,驴铃叮叮当当的响,唢呐呜呜咽咽的吹,那是绝妙的景致,引发人无尽的联想。故乡十里八乡的新媳妇都是爷爷这样吹进门的,后来,爷爷又把奶奶吹进了门,小脚的奶奶就在爷爷或高亢、或凄婉的唢呐声中过了一辈子。

  吹“上马调”也是绝对的体力活,爷爷说,要是新娘子娘家离得远,吹一趟人差不多虚脱,故乡也有其他“吹响”,但这活路只有爷爷接得下来,其他“吹响”只能在不重要的环节帮爷爷敲边鼓,这也是“杨吹响”有名气的原因,爷爷一生以此为豪。但我记事的时候,爷爷早不吹了,那时候娶媳妇新事新办,不兴“吹响”了,爷爷也老了,吹不动了。伴爷爷一生的两支唢呐静静的挂在墙上,梨木挖成的管子,黄铜喇叭,油光铮亮,透着岁月的凝重。

  我有时候好奇,把唢呐倒腾下来玩,却总被爷爷夺了去,我于是缠着爷爷吹给我听,爷爷拗不过,从贴身肚兜里掏出一个铁盒,铁盒里是唢呐的“咪子”(“咪子”是唢呐的发音器,套上“咪子”,唢呐才吹得响,爷爷到死都穿着一个红肚兜,里面放着他心爱的“咪子”),套在唢呐上,爷爷就在土炕上拉开架势,唢呐就响起来了,一种苍凉悲壮的声音顿时在我们家小院里炸开,摄人心魄,爷爷吹得投入,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唢呐声时而激越,如万马齐鸣;时而幽怨,如泣如诉;时而又轻松愉快,诙谐幽默……我的心随着爷爷的唢呐声起伏跌宕。爷爷80多岁了,竟然还能一口气上吹半个小时,开始我不懂换气的理,只觉的那么久不呼吸,我自己也憋得慌,就拉着爷爷停下。不吹的时候,爷爷总是静静的坐着,眯着眼睛,枯枝般地手,不停地摸索着铮亮的唢管,摸索着逝去的岁月。

  有人说,一种事物,只有一种最贴切的诠释方式。现在想来,只有在大西北贫瘠的黄土高原上,才能产生如此苍凉、凝重、凄美的音乐,而只有唢呐这种粗狂古朴的乐器,才符合西北人直率豪放的性格,才能淋漓尽致地表达他们生活的沉重和收获的喜悦!这也是爷爷和爷爷的唢呐有生存空间的原因,也是爷爷一生钟爱唢呐的原因。

  爷爷一生要强,用家乡的话说,就是他一生“活得刚畅”,就连他的去世,也那么有风度。爷爷怕我们吵,睡不好,一个人住一间屋。那天半夜,听到在爷爷喊爸爸的名字,一家人都起来看,爷爷说他觉得不舒服,心慌,做了些奇怪的梦。我们于是把爷爷抬到主房,爷爷一直和我们说着话,后半夜时,爷爷说没有事了,他好多了,坚决叫我们去睡觉,但我们不放心,一直守着他,突然,爷爷伸了下腰,打一个哈欠,看了我们一眼,就那么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呼吸,真乃干干脆脆无牵无挂去也!

  爷爷走了,晚辈们再没有人能吹得响唢呐,我们将他心爱的唢呐放进了棺材,他带走了唢呐也带走了那绝妙的音乐。后来我一直喜欢听唢呐演奏,但总觉得现在的唢呐音乐多了一些匠气,吹不出爷爷那种原始的古朴的美,少了种味儿。爷爷也曾想将他的手艺传晚辈,但晚辈中没有人吃得下苦,总不认真学,以至爷爷的手艺没有传承下来。

  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唢呐伴奏: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w5003-3898830802.9.NfdvAf&id=27463680222&scene=taobao_shop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蜀海天使 时间:2014-03-29 12:06:00
  沙发欣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