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手故人

楼主:女娲之子叫郑天 时间:2020-02-08 13:13:00 点击:130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吉他手故人:
  许多年我还是在京城的时候,喜欢去接触一些文艺群体,什么写剧本的,写歌词的,写小说的,拍戏的,有思想的等等。当然,著名人士我这样的底层人是接触不到,一般的对我还是比较客气,一些有房有车的书店老板,在卖我书的时候总是给我打折会比别人低些,说是很少像我这样的人了,就当做支持我的学习热忱,应该是对我的一些想法认同吧。一些小有名气的画家,拜访其人,去他们的工作室,对我也是很客气的,而且还会请我吃饭,有时候还会借些小钱,而且是不要我还的。想想我只是一个底层人,现实在南方偏南的地方很严重,南京、杭州对我礼貌的还有其人,如果在福州,对我则是人人喊打,福州的生活法则只能谈钱,只能有钱才有人缘,可在北京,有些人不看你的物质,而是看你的思想有什么,知识有多少,文艺激情的程度。
  我接触的人其中一些人是搞音乐的,比如吉他手,耿乐有部电影《北京乐与路》,说的就是他们这类人,他们用艺术的荣耀感时刻激励自己,忍受着现实中遭遇的心酸。记得我还没有租房,住在一家模特公司的宿舍里,老板夫妇是个很滑头的人,大家私底下说他们贼眉鼠眼,当有人过来找我他们总是故意不说,就怕我有其他的活要离开。毕竟模特收入不高,最开始的时候去做,素描模特一小时才五块钱,一天六个小时三十块,只够吃饭,有时候模特还因为打瞌睡被一些学生谩骂,集体打模特的事也发生过,能到画室培训的学生都是准备考入美院的,都是家里有钱有势的,他们才不怕我们这些底层人。当然,也有好的孩子,这和家庭教育很有关系,比如我到美院做人体模特的时候,一些韩国学生就很客气,还把零食分给我们,其中还有人想留我电话,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有电话,下课后韩国学生私下给了我五十块钱。
  在做美术模特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吉他手,是东北人,忘记是哪个省的,他有自己的乐队,不过主唱不是他,另有其人,也出过专辑,就是销量不太好,偶然他会带我一块玩,类如去一些唱片公司,他想把我推荐出去,看有没有机会让我施展一下写作。可惜我们都没有名气,他自己都被人拒绝,我就更被抛弃了。不过和他们接触后,一些音乐人的绯闻,故事也是知道的不少,还包括些娱乐圈里的是非,什么人是同性恋,什么人吸毒,什么人专横搞垄断等,什么人有什么背景等。他的空闲时间就是做模特,没有去拍戏,因为他一个男人,却留着很长的头发,或许这是艺术的表达方式,他说如果去拍戏,会被要求把头发剪掉,所以他就不去拍戏了,就干些模特。
  无论做什么,他都是携带吉他出门,大家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会吉他,有时候还在画室里给学生们弹一段。除了做模特,他会和自己的乐队到处演出,到手的钱不多,都被介绍活的中间人拿光了,当然,跟做模特比是很多的,后来他们去深圳演出了,我也搬出了模特公司,自己去城中村租房住下。毕竟我也没有电话,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有做过模特,就这样,我们失去了联系。开始的我因为没有电话,错过了很多人的联系,其中一个是住在五道口,在中关村书店认识的一个日本女生,很熟悉古汉语,她在北大读书。假如当年有电话,加上自己的文学狂热,和她多接触后,其他的关系我不幻想,可能有机会逃出这个压抑的世界,到另一个精神不被污染的世界。那个吉他手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无论是在哪里,都希望他平安,不要被这次传染病给感染了,我认识的人不多,却都不是普通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蜀海天使 时间:2020-02-08 19:11:38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