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匿在莺歌海老宅深巷中的“渔家乐”

楼主:阿朗Q 时间:2016-04-23 20:38:44 点击:1190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次来莺歌海刚好是休鱼季,海变得风平浪静,沙滩上人烟稀少,只有一两个在海边垂钓的“背包客”,没有了往日“牛车踏浪,渔忙千尺”的喧哗场景。这时的渔城像褪去浮华,洗尽铅尘的素颜女子,一切回归惬意本真的生活,自然、随性、文艺而感性。

  
  远处发电厂的烟囱高高矗立,浓烟缭绕,渔船整齐有序停泊在港口,随着潮水的荡漾沉浮,随时准备着下一次的出航。此时“静如处子”的渔船,已经让人忘记了它曾在惊涛骇浪中与风浪搏击的雄姿。

  
  “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海边的水泥道了成晒网的地盘,只留出一条仅能走风采车的缝隙。
  
  放学的孩子们在“外滩”嬉戏打闹,尽情享受这份难得的闲暇时光。


  
  误打误撞,进入一间“海边小店”渔家乐,纯属无心的意外之喜。

  
  坐在小店里,暖风夹带着海水的腥味扑鼻而来,不经意就可以一眼就望穿海水。
  让人不自觉的想起海子的诗: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小站”主人——小陈,知道有客人光临,匆匆忙忙赶回来招待,他说:经营这家小店近三年,发大财谈不上,但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开支还是没问题的,让他最有成就感的还是能看着客人乐呵呵的拍着肚皮乘风归去。

  
  小店的摆设不多,但温馨、精致、恰到好处,让人一进门就心里暖洋洋。

  
  在黄流吃老鸭,在佛罗吃鹅,来莺歌海始终离是不开海鲜,小店的海鲜款式多样,丰俭由人。


  
  煮熟了海蟹,红彤彤的,精神极了,好像在等待吃客的检阅。老饕的一声赞美或许就是螃蟹生命的一次完美涅槃吧。
  螃蟹与人的关系已是万千年,谁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已经没人知道,但蟹用自己的驱壳和生命换来舌尖上的美味,博得了世代人们的至高谬赞,关于螃蟹的诗歌和文字更是数不胜数,这也应证司马迁那句格言“蟹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是的,蟹被吃了,它死了,但死得其所。

  
  蛇鳗,煎炸后像黄金项链,可以带,也可以入口,有皮没肉,骨头脆爽,是比较常见的海鲜,也是大部分海南人儿时的最廉价的海味。

  
  明鱼,一种深海鱼,数量少,市面上价格相对仰贵 。
  这家看似普通的农家乐式排档,对煎鱼的火候却拿捏得相当到位,明鱼片静卧于盘中,型形完整,色泽金黄而不焦,不但腥味全无,肉质更是香浓而不酥烂。
  鱼片的摆放尤其显得落落大方,简约不寒酸,就像在尖峰岭的巅峰互相对视的叶孤城和西门吹雪,表面不动声色,实际已经让对方筋骨全断。

  
  “嘴子鱼”肉质绵滑细腻,味美,刺多。煎后,蘸上蒜末酱油汁,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鲜香,喝上两杯青岛啤酒,心中装载多少的忧愁和钱包里藏匿多少银两都无法掩盖。

  

  吃螃蟹是少不了一套复杂的工具和程序的,它不会让人觉得麻烦,反而增加了这道美味的情趣。
  小时候,螃蟹挺多,但爷爷经常说螃蟹是法海和尚的化身,搞到我心惊胆战,望而却步。今天懂事了,但海洋的功能在萎缩,海蟹也却没那么常见了,想暴殄天物一餐螃蟹并非易事了.....

  
  这里内饰简陋,没有背景音乐,只有风吹浪打海岸的声音。不过,在食物和啤酒的催化下,人们得以卸下世间的一切尘土,变得身轻如燕,朋友之间的隔阂也被风化了,很快就进入了掏心掏肺,无话不说的佳境,大有“竹林七贤”的魏晋之风。

  
  酒足饭饱后,火红的霞光也被大海慢慢吞没,门口的水油灯微微燃起,它代表着店家的一种等待,一种期盼,一种欢送。
  讨厌的“风采车”司机使劲地按着喇叭,给这份安详带来几分不协调的声音,即使这样,客人还是意犹未尽,迟迟不动身,仿佛已陷入了“停车坐爱枫林晚”的意境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声明

  本贴所有权归“海南白沙河谷本土文化遗产学会”所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7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敢问2011 时间:2016-04-23 21:56:00
  烟都冒到龙沐湾了吧?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6-04-23 22:18:00
  阿郎作品,样样精品。
作者:天之南2008 时间:2016-04-24 16:53:00
  桨声灯影里的渔家庄。
作者:何一驰 时间:2016-04-25 10:00:00
  好闲情,值分享!
  
作者:tongshen2016 时间:2017-06-17 22:12:58
  下次在家一定去吃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