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缅怀

楼主:地1984 时间:2016-09-17 14:28:58 点击:1913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生平:周德光,海南省乐东县人,汉族,1930年出生,中共党员。为社会科学副研究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海南省诗词学会常务理事,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三亚市作家协会名誉 。曾任三亚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出版《石苔》、《临春集》等著作。

  悼父文

  孙有康代撰

  公元二0一六年农历四月十二日是严父逝世首虞之期,不孝男周洪、媳韦迪霞、周健、媳邢晶晶、女周慧、婿林鸿波、周清、婿陈运召、周银、婿姚卫等,谨具薄礼于父之灵前而哭曰:

  夏夜沉沉雨纷纷,西风瑟瑟动哀声。

  一天阴云椿树萎,满屋号啕哭父亲。

  乏藻无文强致叙,语无伦次失成篇。

  岂容敢效招魂赋,为念春晖寸草恩。

  我父生前事可钦;天高地厚足可称。

  资质聪慧如天纵,诗书礼乐远近闻。

  敬老爱幼性兼顺,让温抡冷总争先。

  友邻急难切肤痛,济孤问贫共关心。

  几笑旁人渔利醉,常息邻里鹬蚌争。

  不因恶小而迁就,善小更能力自鞭。

  琼崖相逢多俊秀,兰亭结拜尽豪英。

  风华正茂当鹏展,可博扶摇万里程。

  乌云密布厄运降,多年磨难处泰然。

  任劳任怨不任性,能伸能屈总逢源。

  一夜春风遍神州,满怀豪情步当年。

  先入教育后从政,得心应手显才能。

  “趋步时贤漫学诗”,“高山流水意迟迟”。

  兴致来时挥豪句,砰然掷地也铿铮。

  《石苔》写尽崖州景,《临春》史诗自相连。

  壮怀犹在风云上,书卷长留在人间。

  持家教子当己任,门庭兴发效前贤。
  五朵花开皆芳菲,满园香飘复甜甜。

  春风化雨润万物,只知发白不知年。

  我辈披泽知恩重,日夜祈祷鹤寿添。

  岂知吉人天未相,夫何一疾梦南天。

  噩耗传来悲邻里,遑遑世俗失金针。

  庭训从此更寂渺,长教曹侪失明灯。

  想父音容空有泪,欲闻教诲杳无声。

  永诀千秋人作古,黄泉有路应回旋。

  此日招魂值首虞,谨将不腆向前灵。

  呜呼,言而又止,其意难尽,魂兮不远,乘鹤返踪,朦胧月色,再现其容。

  哀哉

  尚飨

  注:作者系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三亚梅山人,现已退休居于三亚河东。



  祭周德光先生文

  法戈(乐罗)

  维:

  公元二零一六年岁次丙申农历四月十二日是我恩师周德光先生仙游首虞之期。阳居学生林元法,谨备清酌时馐 致祭于:

  尊师之灵前,吊之以文曰:呜呼! 尊师此日辞阳,噩耗传来,学生悲伤! 追想尊师,学问渊博,忠厚贤良;德高望重,百世流芳! ,尊师幼年聪慧,勤读诗书,博古通今,学有所成,报母恩深,膝下承欢,乐享天年。 尊师一生胸怀坦荡,廉洁奉公,一尘不染;爱岗敬业,勤政经文,笔飞墨舞,富学问而躬行;为人正直,行之端庄;夫妻情深,儿孝孙贤,克尽义方,礼周成族,义处乡邻,谦恭待人,可谓人之楷模矣!

  呜呼! 尊师大德,世人皆知,年高德昭,获享期颐。胡为一旦,驾鹤仙乡,千秋永别,乐叙无期,我心匪石,能不悲伤! 忆当年创志,真挚相待,谈诗论文 ,解惑授业,聆听教示:乡土文学,千年沉积,草根草薯,挖出 面世。《望楼河》杂志,文坛光跃,誉满琼州! 而今,阴阳阻隔,学生难诉别离之苦,难表恩师关爱之情! 悲泪双流,难以言表! 撰词吊奠,鉴以微诚!

  哀哉

  尚飨!

  独为崖州惜大儒

  ——缅怀周德光先生(十首)

  蔡明康

  翩翩年少好儿郎,

  头戴锅擦上学堂,

  注册先生嫌岁小,

  谁知肚里置书长。

  中学时

  通博一灯夜早深,

  试场笔阵扫千军,

  文章焕炳惊儒雅,

  年级学分第一尊。

  反右时

  政治排查反右时,

  无端戴帽去伊犁,

  连天战鼓呼声烈,

  一日几惊拔白旗。

  文革中

  霹雳一声君姓牛,

  蛇神十载作幽囚,

  一批二养当靶子,①

  身上拳头蕉雨稠。

  下放公社农业中学

  龙鼠论奇风刮来,

  万端世态戏同台,

  经纶满腹人嫌臭,

  却遣猪场喂小崽。

  平反复职后

  清源正本见精神,

  善政廉明笑语亲,

  文史地方多建树,

  白头蹉跎尚耕耘。

  铮铮铁骨

  狂澜沧海几经秋,

  幸赖先生砥柱流,

  同上公堂割黑白,

  颠危风向不拴舟。

  著书立说

  灵光鲁殿著千言,

  巨作《石苔》草木妍,

  水色《临春》河潋滟,

  群飞白鹭放歌甜。

  相忆

  三径就荒石衍苔,

  重阳将近菊飒衰,

  酒痕襟上每相忆,

  旧雨如今憾不来。

  惜念

  道德文章共特书,

  长存风范渥乡湖,

  惟恐州史曲生误,

  相顾无人惜大儒。

  注:①“一批二养”,上头政策。意为:每月发给生活费把你养起来,当活靶子和 反面教员。上世纪文革60年代末提出实行。

  悼念周德光先生(二首)

  林志坚

  (一)

  惊闻噩耗泪潸然,彻夜难眠往事牵。

  年过古稀还奋搏,愿为史志作研编。

  情垂翰墨诗联赋,味品酸甜苦辣咸。

  锦绣瑶章成绝响,雅风浩浩万年传。

  (二)

  海角文坛享盛名,敢驱正气上毫锋。

  弘诗沥血承先祖,题句呕心扶后生。

  德学双馨扬四海,词章并丽耀群星。

  今乘仙鹤游灵境,拜读遗篇涕泪盈。

  缅怀周德光吟长(诗五首、词一首)

  蔡振孔(四所)

  (一)

  周公驾鹤已成仙,有感频生忆昔年。

  拙著《清心》亲作序,弘扬国粹智深渊。

  (二)

  文星陨落泣幽邻,痛失英才泪滴尘。

  问句吟诗谁与共,今生永别倍伤神。

  (三)

  先生出世就神聪,博览群书古今通。

  锐笔文章人敬仰,生花妙句世钦崇。

  天涯睿智擎天柱,海角风姿建伟功。

  奋振骚坛垂典范,勤耕艺苑树新风。

  (四)

  才华横溢似诗仙,泼墨挥毫数百篇。

  海角风光收眼底,天涯景物入心田。

  崖州古迹怀先哲,孔庙陈词忆昔贤。

  历代文章胸满载,桑榆有恙赋精妍。

  (五)

  艺苑擎旗累历年,辉煌硕果满园鲜。

  登台爱舞生花笔,会友豪吟出彩篇。

  摇翠撑霄飘壮韵,横空大志振先贤。

  清操美德垂千古,剑胆诗魂谁接肩?

  浪淘沙

  霹坜震晴空,噩耗惊闻。周公辞世赴仙宫。此别终成千古恨,怨怼无穷。

  何日想躬逢,求教无踪。双馨德艺有遗风。考古论今何处觅,乏 力攀峰。

  悼念周德光仁兄(二首)

  王启雅

  (一)

  仁兄聪慧才艺精,天涯独秀媲前贤。

  崇高诗书疏物欲,芳名耀世众颂称。

  (二)

  惊闻噩音兄辞尘,如雷劈顶撕肝心。

  耆宿仙乡永决别,昔日教诲藏胸襟。

  拜读周德光先生《临春集》寄怀

  孙家伦(梅东)

  满腹书山吐玉章,

  诗词丽句未寻常。

  文辞篇简珠机在,

  诗艺精良冠苑芳。

  耿耿诲人为师表,

  辛辛善诱育栋梁。

  方圆百里闻声早,

  佳集《临春》织锦长。

  悼周德光先生挽联(5副)

  难寻椰岛百年才子

  痛失琼南一代文豪

  王关球撰挽

  箧底清风有遗稿

  彦宿典范尚流芳

  周发超撰挽

  乐崖文星殒落,朋俦叹息。

  三亚耆宿归天,咏友悲哀。

  弃子抛妻,此日乘鲸急去。

  离朋别友,何时驾鹤归来。

  蔡振孔撰挽

  以书为伴与诗互诉

  同影相邻不事相张

  ——不磨模范

  蔡明康 符群 陈望儒 纪明道同挽

  德艺双馨的周德光先生

  吴毓英(三亚)

  1995年9月,我从乐东县教坛调来三亚市执教后,就多次听人说过,时任三亚市市志办主任的周德光是位德才兼备的领导。但因我忙于授课,没有时间阅读他写的大量文艺作品和接触过他。2000年4月,我年逾60退休后,才翻阅了他写的一些妙文并有事和他谋面过两次,其感觉与上面人们对他的评价是一样的。现举二例为证。

  第一例:2005年6月底,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林志坚主编《天之涯》(上、下册) 的工作正式启动。因我有幸参与,所以多次到三亚图书馆阅览周德光写的文章,从中选出了如下的八篇:还金 寮、鳌山书院古碑、鉴真与《鉴真登岸群雕》、师道尊严、一副悼念恩师的挽联、郭沫若与《崖州志》(周任副主编)、蝴蝶谷、三亚河放歌。

  我把这八篇文章的复印稿征求他意见时,他说不应选这么多篇,挑三篇就可以了。我说编委会已通过了,他听后才点头同意。

  2007年11月10日,在《天之涯》出版发行座谈会上,周德光与多位领导和作家都热烈发言,肯定此书编得成功。最后周先生还夸奖说:“堪称鹿城志,美誉逾全岛”,可见他的胸怀是何等宽广!

  第二例:大隆水库位于三亚市的宁远河中下游,是由国家、海南省、三亚市三级投资兴建的,它担负着宁远河下游地区的防洪任务,保护下游居住人口和耕地面积;它又是三亚市的主要供水水源;电工们还采用了它的引水隧洞引水发电,年发电量达到2981万kw?h;很多家庭成员蓄水养鱼,收益较丰。

  这样的水库,吸引了大量游人前来参观,周德光夫妻和我也想去看。2007年12月1日上午,三亚市水利局副局长王保璋就驱车载我们三人去观赏,王副局长把建的各个部位和作用对我们讲解得仔细和生动。我听后对周先生说你是写作的高手,你要用你的生花之笔写一首诗作为纪念。他爱人听后说他近来记性较差,还是我来写吧。我看周先生同意,就当场写了如下的一首试笔诗:

  参观大隆水库

  宁远河上宏图展,金石巨坝嵌青山。

  高峡蓄满上 游水,平湖映照艳阳天。

  防洪供饮千村乐,发电养鱼万户欢。

  崖州古城添画卷,旅人歌赞赋佳篇。

  写完后,我请周先生和王副局长修改,他们认真看了两遍后,认为水坝高大凝固,最好用“金 石”称之。于是我就改动了。回家后,我把此诗寄《三亚晨报》,12月6日喜见刊登 。

  如今周先生因病而逝世,我们对他的最好怀念,就是把他的文艺杰作保存好,并经常阅读,以发挥其在当今社会的作用。 (待续)

  崖州名流 音容宛在

  黄文(冲坡)

  2016年5月20日上午,当时正端坐在办公室电脑前阅稿的我,却忽然接到乐东县《望楼河杂志》主编林元法作家的电话。电话中,林作家告诉我,《望楼河杂志》顾问周德光先生于5月12日带着未了情不幸地走了,而且永远地走了。听到这个令山河都同悲的噩耗,我的心顿时被震撼,思绪也仿佛回到了那些与他交往的日子。

  周德光先生生于1933年,我认识周德光先生,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时的事了。当时,我刚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东方县委党史办工作。记得1992年6月的某一天,单位领导便派我到三亚市委党史办查阅党史资料,在查阅党史资料的过程中,时在三亚市委党史办工作的蔡衍宗,便把我带到三亚市地方志办公室继续查阅相关资料,蔡衍宗现任三亚市史志办主任,当时,周德光先生在三亚市地方志办工作。记得当天,我在蔡衍宗的带路下,来到了三亚市地方志办公室,恰巧周德光先生刚好在办公室里上班,从此,当时刚初出茅庐不久的我便 与周德光先生相识了。其实,周德光先生的大名,我在学生时代就如雷贯耳,只是无缘相见罢了。另者,周德光先生是乐东县冲坡镇(今利国镇)抱岁村人,我家乡的村子是冲坡镇椰子园村,两村相距不到二公里的路程。学生时代,我就耳闻过周德光先生的大名,知道他会读书,善写作。由于这样他就从一个读书人升格为文化人,成为崖州大地上的文化名流。我大学毕业后,恰巧是从事于地方党史和县志工作的,与周德光先生算是同行,因而,从此时起,我就特别留意周德光先生所撰写的文学作品和学术作品了。

  周德光先生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崖县中学的高中生。据我父亲生前说,周德光先生由于善于写文章,从学生时代起,他就渐渐出名了,这是妇孺皆知的事实。周德光先生参加工作后,更是妙笔生辉,连连撰写出脍炙人口,震撼崖州大地的精品力作,凡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而有一定文化的崖州人,那一个不听说过周德光这个响亮的名字,没听说过的恐怕都是傻子。何谓崖州?行政上的崖州是指今天的万宁、陵水、三亚、乐东、东方、昌江六个市县。为什么?因为清朝末年的1906年时,崖州升格为直隶州,领万宁、陵水、崖县、感恩、昌江五个县。1912年即民国后,崖州改为崖县,当时的崖县,习惯上称大崖县,管辖的地盘,是今三亚市和乐东县沿海一带的汉族地区。1958年10月,大崖县分出两部分:一部分重新设立新崖县,习惯上称小崖县。1984年5月19日,国务院撤销小崖县,批准设立县级的三亚市,地盘是 小崖县全境。1987年12月,县级的三亚市升格为地级的三亚市,这就是三亚市的前世今生;大崖县的另一部分则划归乐东县辖,即乐东县今天管辖的九所镇、利国镇、黄流镇、莺歌海镇和佛罗镇的大部分地区。崖州人就是指大崖县时的人。为什么?因为崖州是直隶州时管辖的万宁、陵水、感恩、昌江四个县,由于民风、风俗和民情与大崖县大大的不同,万宁、陵水、感恩、昌江四个县的人则不属于崖州人的范畴。周先生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起,无论是在《海南日报》上,还是在三亚市地方报刊杂志上发表的作品,凡是我见到了,都详细阅读过,周德光先生撰写的作品,条理分明,说理透彻,论述精辟,且富有哲理和文采,十分有见地,确实名不虚传,名至所归。

  花落花开,潮落潮涨,时间过得真快,时至1998年时,曾经当过海南省委第一届书记许仕杰秘书的李永春被海南省委任命为东方市委书记。李永春上任后,就潮起东方,决定弘扬九龙文化,九龙县是东方市的前身。1999年10月,东方市委、市政府决定把九龙文化做强做大,为此,市委、市政府邀请省内文化名家周德光、邢植潮、邢关英、王国全等专家学者来东方市论证九龙文化。当时,我因在东方市史志办工作,因而,我便有机会接触了这些专家学者。至今,我仍记得,周德光先生因为与我是同行的缘故,开会结束后的当晚,他邀请我与他在东方市委大院里散步。我俩一边散步,一边交谈,交谈中,我把我当时掌握的崖州历史文化知识向他和盘托出。周先生听后, 连连称赞我记忆力超群,只要继续努力下去,假以时日,日后在学界必大有作为。听到这些鼓励晚生后辈的励志话,令当时的我,信心百倍。

  大约散步两个小时后,因周先生已疲劳的缘故,我便送他回市委招待所里的专家楼休息。在以后的岁月里,因种种原因,我就不再有机会见过周先生了。谁又会想到,这次见面,竟然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周先生呢!

  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初期,周德光先生出版了他的个人专著:散文集《石苔》和《临春集》。这两本书曾经在崖州大地上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强烈反响。这时,他赠送出版的散文集给他胞哥的女婿(工作在东方市公安局)的陈人伟,而陈人伟恰恰是我的好朋友。由于近水楼台的缘故,当时,我问陈人伟借来读过。从书中,我知道周德光先生的文字功底十分深厚,一般写作者是不能具备的,特别是古文功底。周先生的散文写得优美和空灵,写得深情和浓情,写出了崖州大地和天涯海角的前世今生,真有呼之欲出的感觉,确实不同凡响。而最近几年来,因周德光先生是《望楼河》杂志顾问的缘故,他经常在《望楼河》杂志上发表作品。如《九龙县名初考》、《解读文门石》、《往事重温》等,读多了,我便知道周先生的大名是货真价实的,是崖州大地上名副其实和当之无愧的文化名流,是晚生后辈们值得学习的榜样。

  周德光先生创作的作品,绝大多数都是撰写崖州大地上的人和事,所以,我给他定位为崖州大地上的文化名流,这一定位是准确的。不但官方认定他是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广大读者 对他的作品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周德光先生的离去,是崖州文化的重大损失,我为崖州大地上失去这样一位文化名流而扼腕叹息,也为失去这样一位文友而伤感。

  周德光先生,你生前倡导办起的家乡刊物《望楼河》杂志,林元法主编已经对我说过,他将按你生前的思路把望楼河两岸的历史文化草根草薯都全部挖掘整理出来,让它重见天日,让它重新焕发出青春的魅力和风采,让世人了解崖州文化的渊源流长和博大精深。崖州文化是中原文化在崖州大地上的延续。为什么?因为居住在崖州大地上的这些汉人子民,都是从中原地区移居来的汉人后裔。中原地区的民俗、民风和民情至今在崖州大地上仍涛声依旧,一代代生生不息,相传至今,因而,凡是真正接受过崖州文化熏陶和浸染后而升格为文化人的崖州人,一贯恪守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的行事风格,贫守贫,饿守饿,凭良知做人做事,绝不去贪不义之财,这就是崖州文化人的道德底线。周德光先生倡导让崖州文化发扬光大,光照人间,这样的人不可爱谁可爱?

  高山仰止,音容宛在。说一千道一万,都说不尽广大读者对周德光先生的思念。周先生的音容笑貌必定永远宛在。宛在在那?宛在在家乡望楼河两岸的天空,宛在在崖州大地上的山山水水,宛在在广大读者的心中。周德光先生,一路走好,安息吧!

  2016年7月8日

  注:作者系海南省东方市文联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6-09-17 15:02:00
  希望能多读到几篇,感谢地收集整理。
楼主地1984 时间:2016-09-17 15:37:00
  @夜泊2009
  希望能多读到几篇,感谢地收集整理。
  -----------------------------
  多谢!法戈委托我转发到乐东版。
我要评论
作者:gyzh0898 时间:2016-09-17 15:48:00
  有意义!
作者:gyzh0898 时间:2016-09-17 15:50:00
  高山仰止!
楼主地1984 时间:2016-09-17 15:59:00
  @ gyzh0898
  好,我带到的。多谢!
楼主地1984 时间:2016-09-17 16:03:00
  @gyzh0898
  周先生已仙逝了,他的诸多文章既有价值可究。我们宣传!
楼主地1984 时间:2016-09-17 16:13:00
  郭主编说:“这样有意义的事,为什么你们不去做?”这句话说得好,人要懂得做有意义的事,死了才有价值;乐东有一些文人在网络上浪费好多时间,拿宝贵的时间来做有意义的事,那该多好!
作者:gyzh0898 时间:2016-09-17 16:27:00
  乐罗:史书留冠吉阳先
  中国·海南 www.hainan.gov.cn
  琼崖之南最早的县治
  讲述乐罗,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早在汉武帝元鼎六年,伏波将军平南越,自合浦、徐闻过海而来,翌年(元封元年),琼崖之南乐罗已是古代中国南方版图上的一座县城。据《崖州志》卷五“建置志”古迹篇记载:“乐罗废县,在城西八十里,即今乐罗驿。隋后无此县名。疑是汉时十六县之一(贾捐之传)。”根据《乐罗史志》,自汉武帝开郡,海南岛设置了儋耳和珠崖两郡,并设十六县,县南部海岸边上的乐罗县和延清县,无疑是设置十六县中的两个。乐罗县晋朝一段时间曾被废除,但不久又复置,直至隋朝,直隶扬州。到了唐初,乐罗县又被废除。
  早春三月,我们一路寻觅来到今乐罗村西南方向一里地方,那里依稀可见古乐罗县城遗址。成堆的瓦砾,疯长的杂草,埋藏着一段古远的历史,远去的人烟。周德光先生说,1960年前,城的墙基还在,1970年大搞土地平整,城基才被铲为平地。记得当时还挖出一具高大威猛的人体遗骸,头戴银铜官冠,身佩金属链饰,旁有兵器战具,以及一口长约八十公分的长剑,尸骸周围还同时发掘出许多粗糙的陶瓷器。这一挖掘惊动四里八乡,为乐罗古县的考古发现提供了鲜活的物证。
  对乐罗古县,清朝崖州才子、举人吉大文(乐罗芒坡村人)曾对乐罗旧县址赋诗两首。其一诗曰:“五指南来海接天,乐罗旧县几时迁;于今蛮语参军少,自古歌声令尹贤。礼器传疑西汉后,史书留冠吉阳先;平芜十里田千顷,依旧人家绕市廛。”对废弃的乐罗旧县址多有怀恋和惋惜之情。
  周德光说,历史之轮转到民国元年(1911年),国民政府废直属州,复设崖州。民国九年(1920年),因海之南盛产珍珠,官府便取珠崖和古崖州之义,始将崖州改为崖县。自此时起,乐罗一直隶属崖县。直到1958年9月划归乐东县管辖,乐罗依然不改鱼米之乡的本色。
  古镇繁荣的商业文化
  自小熟知崖州掌故的周德光,乐罗村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商业繁荣,人口众多,一万多人构成的一个自然村分为“乐一、乐二、乐三、乐四”四个“生产队”(文革期间的建制),是琼崖南部人口最多的村庄。说它是村,其实是老县城的治所故地,村子从东至西,从南至北距离相等,状似箩形,风貌独特。早在明代正统年间,乐罗就开通了村周围的新沟、老王沟、伏沟,兹选沟,引用望楼河水,灌溉良田一万余亩。因此,乐罗成了稻谷、蔬菜、瓜果之乡,由于靠近望楼港,鱼虾亦丰盛。民国前后,海上交通更是便捷。木船可通岛内沿海各县,还可运货到西营赤坎(今湛江)销售。陆地又是崖州通昌感(今东方、昌江一带)、儋州的交通枢纽,地理条件殊胜,是海南岛南部人们往来与货物吞吐之枢纽。因而,乐罗商业自古繁荣,百姓殷实。
  周德光讲述,据古籍记载,唐宋年间,这里航海业已经十分发达,浙江、广东、福建等沿海一带,甚至波斯等地的商人常来这里做生意。乐罗酸粉、粽子远近闻名。随着商品经济日益发展,乐罗更成了外地商人倾销商品的市场。《崖州志》卷五建置志之墟市门记:“乐罗市……有新旧两街”,这说明乐罗早已是崖州南端的经济贸易中心。
  此刻,我们走在乐罗村老街,踏在明清时代就已形成的石板路上,寻觅当年内地商人在此建设的会馆,想象当年曾经繁华的时光。周德光说,清朝开始,从广东南海、东莞、汕头和岛内琼山、文昌等地来这里建屋创业的商户有好几十家,乐罗老街在那一时期相继出现了“东莞会馆”、“琼文会馆”等等,聚居在新街两旁的商店多以经营百货、纱布、药材、香烟、花生油等为主。较具规模的有三民店、美昌店、吴明记、悦昌行、美利堂、成记等,除了经营百货,还兼营药材、香烟等生意,个体商贩几十家,鱼贩、米贩、菜贩、肉摊不乏其人,商品种类应有尽有。精明的乐罗商人还输出大米、薯粉、瓜子等到西营(湛江)、赤坎、江门、北海、海口等地销售,换回纱布、药材、洋纱、烟草、文具等必需品供应市场,乐罗市场曾出现一派繁华景象。
  周德光感叹地说,乐罗街市的繁荣离不开乐罗女子的勤勉和能干。她们往往是这个古镇里起得最早的一群。借着集市的繁荣,她们做起了餐饮业,起早贪黑地为赶集的人准备早点和茶点。清晨,她们挑着酸粉汤、热粽子,来到集市中央,“酸粉汤来咯———!”“粽子好香哟———!”温软的长调殷勤地招呼着早市的人们,惹得人心里热乎乎的。望楼港里纯正的虾米,芝麻油炒过的韭菜,配以爽滑的凉粉,就是闻名遐迩的乐罗酸粉汤。
  然而,乐罗商业的繁荣却在1939年初日寇侵琼前宣告衰落,许多外来的商店倒闭,商人返回原籍。解放初期乐罗商业才又恢复了曾经的繁荣景象。许多传统的小吃随着乐罗女子的叫卖声,依然温暖着乡人的心,成为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
  颜氏兄弟和美国传教士
  “谈到乐罗村,不能不谈到颜氏兄弟;谈到颜氏兄弟,不得不提美国传教士冶基善。”周德光说。
  清光绪7年也即1881年11月,美籍丹麦人传教士冶基善从广州抵达海口,开始了基督教在海南岛的传播活动。冶基善首先在琼山府城文庄路的吴氏祠堂设立教堂,开始收纳信徒。不久,冶基善前往儋州那大,建立第一个福音堂,一时间,基督教在海南以崭新的面目吸引着一些信众。1883年,冶基善到达海南第三年后,他携带妻子做环岛西行。当他来到乐罗时,发现这是一个商业繁荣、人口集中而易于传教的地方。
  “明清以来,乐罗文化教育事业日臻发展,望子成龙是村中古老的传统。有钱人家不惜金钱聘请私塾教师教诲子弟。咸丰年间,德化书院(又称学社)创立。书院曾接纳过琼州学人陈圣屿(儋州人)、陈式平(崖州官村人)开坛兴教,育化了一代乐罗学子。光绪十四年,德化书院改为乐育学堂,到了1915年才改为崖县县立第二高级小学校。”周德光先生娓娓道来。他说,正是乐罗有了这样的教育文化氛围,让初来咋到的外国传教士充满好感,他几乎毫不犹豫地选定了乐罗作为他日后的重要传教点。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他在乐罗创办的基督教堂,没有他慧眼独识颜任光,资助他读完小学和大学,也许就不会有后来影响着中国现代实验物理学发展方向的洋博士,中国的实验物理学要往后推迟一些时间。
  颜任光(1888———1968)又名颜嘉禄,字耀秋。1888年农历9月21日出生于乐罗村,是颜氏12世祖。颜家是乐罗有名望的没落书香之家,颜任光之父颜荣清是前清贡生。任光有一个弟弟颜任明,后就读北京大学,获物理学硕士(当年国内所能授予的最高学位)。周德光讲述,7岁的颜任光读完私塾后就无法升学,幸得族兄嘉义慷慨资助,让他继续就读。此时,冶基善在乐罗马岭山边设立的基督教堂已经在琼崖南部广有影响。
  作为传教士的冶基善勤勉、充满着爱心,他给贫困中的本地基督徒提供具体的帮助,尤其注意那些资质聪颖、可以造就之人才。颜任光过目不忘、活似神童的传说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从此,家庭陷入极度贫困的颜任光就在该教堂附设的小学工读。他果真成绩优异,先是被乐罗基督教堂送往海南圣经学校读书,后被保送基督教会在广州创办的岭南中学,他的聪敏和刻苦让他提前三年毕业,接着晋升岭南大学。不久,颜任光考取公费留学美国。1915年9月,颜任光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接着考入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物理,1918年以一篇题为《气体粘滞系数测定法》获得博士学位。1921年8月,经著名学者朱经农的极力举荐,颜任光最终在时任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人格感召下以及北大当时所推崇的“学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的呼声中,拒绝留在美国,经欧洲起程回到北京,执掌北京大学物理系首任主任之要职。在这所充满着自由主义气氛的燕园里,颜任光与陈独秀、李大钊、胡适、李四光、刘半农等中国精英是朝夕相见的同事,他与胡适因为对自由主义有强烈的向往,因此常有往来,并成为终身挚友。
  我国物理界老前辈、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的钱临照先生在《中国物理学会50周年》纪念大会上曾陈辞恳切地说:“物理学的基础在于实验,1920年以前,我国大学虽有物理课程,但只有讲课。自从胡刚复、颜任光从美国回来之后分掌南京高等师范大学和北京大学,开始在两校建立物理实验室。从此,我国物理学走上正轨。当时有‘南胡北颜’之誉……”可见颜任光博士对中国物理学之重大影响,他作为中国实验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的历史地位由此可见。
作者:gyzh0898 时间:2016-09-17 16:30:00

  周德光讲述,据古籍记载,唐宋年间,这里航海业已经十分发达,浙江、广东、福建等沿海一带,甚至波斯等地的商人常来这里做生意。乐罗酸粉、粽子远近闻名。随着商品经济日益发展,乐罗更成了外地商人倾销商品的市场。《崖州志》卷五建置志之墟市门记:“乐罗市……有新旧两街”,这说明乐罗早已是崖州南端的经济贸易中心。
  此刻,我们走在乐罗村老街,踏在明清时代就已形成的石板路上,寻觅当年内地商人在此建设的会馆,想象当年曾经繁华的时光。周德光说,清朝开始,从广东南海、东莞、汕头和岛内琼山、文昌等地来这里建屋创业的商户有好几十家,乐罗老街在那一时期相继出现了“东莞会馆”、“琼文会馆”等等,聚居在新街两旁的商店多以经营百货、纱布、药材、香烟、花生油等为主。较具规模的有三民店、美昌店、吴明记、悦昌行、美利堂、成记等,除了经营百货,还兼营药材、香烟等生意,个体商贩几十家,鱼贩、米贩、菜贩、肉摊不乏其人,商品种类应有尽有。精明的乐罗商人还输出大米、薯粉、瓜子等到西营(湛江)、赤坎、江门、北海、海口等地销售,换回纱布、药材、洋纱、烟草、文具等必需品供应市场,乐罗市场曾出现一派繁华景象。
  周德光感叹地说,乐罗街市的繁荣离不开乐罗女子的勤勉和能干。她们往往是这个古镇里起得最早的一群。借着集市的繁荣,她们做起了餐饮业,起早贪黑地为赶集的人准备早点和茶点。清晨,她们挑着酸粉汤、热粽子,来到集市中央,“酸粉汤来咯———!”“粽子好香哟———!”温软的长调殷勤地招呼着早市的人们,惹得人心里热乎乎的。望楼港里纯正的虾米,芝麻油炒过的韭菜,配以爽滑的凉粉,就是闻名遐迩的乐罗酸粉汤。
  然而,乐罗商业的繁荣却在1939年初日寇侵琼前宣告衰落,许多外来的商店倒闭,商人返回原籍。解放初期乐罗商业才又恢复了曾经的繁荣景象。许多传统的小吃随着乐罗女子的叫卖声,依然温暖着乡人的心,成为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
  颜氏兄弟和美国传教士
  “谈到乐罗村,不能不谈到颜氏兄弟;谈到颜氏兄弟,不得不提美国传教士冶基善。”周德光说。
  清光绪7年也即1881年11月,美籍丹麦人传教士冶基善从广州抵达海口,开始了基督教在海南岛的传播活动。冶基善首先在琼山府城文庄路的吴氏祠堂设立教堂,开始收纳信徒。不久,冶基善前往儋州那大,建立第一个福音堂,一时间,基督教在海南以崭新的面目吸引着一些信众。1883年,冶基善到达海南第三年后,他携带妻子做环岛西行。当他来到乐罗时,发现这是一个商业繁荣、人口集中而易于传教的地方。
  “明清以来,乐罗文化教育事业日臻发展,望子成龙是村中古老的传统。有钱人家不惜金钱聘请私塾教师教诲子弟。咸丰年间,德化书院(又称学社)创立。书院曾接纳过琼州学人陈圣屿(儋州人)、陈式平(崖州官村人)开坛兴教,育化了一代乐罗学子。光绪十四年,德化书院改为乐育学堂,到了1915年才改为崖县县立第二高级小学校。”周德光先生娓娓道来。他说,正是乐罗有了这样的教育文化氛围,让初来咋到的外国传教士充满好感,他几乎毫不犹豫地选定了乐罗作为他日后的重要传教点。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他在乐罗创办的基督教堂,没有他慧眼独识颜任光,资助他读完小学和大学,也许就不会有后来影响着中国现代实验物理学发展方向的洋博士,中国的实验物理学要往后推迟一些时间。
  颜任光(1888———1968)又名颜嘉禄,字耀秋。1888年农历9月21日出生于乐罗村,是颜氏12世祖。颜家是乐罗有名望的没落书香之家,颜任光之父颜荣清是前清贡生。任光有一个弟弟颜任明,后就读北京大学,获物理学硕士(当年国内所能授予的最高学位)。周德光讲述,7岁的颜任光读完私塾后就无法升学,幸得族兄嘉义慷慨资助,让他继续就读。此时,冶基善在乐罗马岭山边设立的基督教堂已经在琼崖南部广有影响。
  作为传教士的冶基善勤勉、充满着爱心,他给贫困中的本地基督徒提供具体的帮助,尤其注意那些资质聪颖、可以造就之人才。颜任光过目不忘、活似神童的传说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从此,家庭陷入极度贫困的颜任光就在该教堂附设的小学工读。他果真成绩优异,先是被乐罗基督教堂送往海南圣经学校读书,后被保送基督教会在广州创办的岭南中学,他的聪敏和刻苦让他提前三年毕业,接着晋升岭南大学。不久,颜任光考取公费留学美国。1915年9月,颜任光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接着考入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物理,1918年以一篇题为《气体粘滞系数测定法》获得博士学位。1921年8月,经著名学者朱经农的极力举荐,颜任光最终在时任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人格感召下以及北大当时所推崇的“学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的呼声中,拒绝留在美国,经欧洲起程回到北京,执掌北京大学物理系首任主任之要职。在这所充满着自由主义气氛的燕园里,颜任光与陈独秀、李大钊、胡适、李四光、刘半农等中国精英是朝夕相见的同事,他与胡适因为对自由主义有强烈的向往,因此常有往来,并成为终身挚友。
  我国物理界老前辈、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的钱临照先生在《中国物理学会50周年》纪念大会上曾陈辞恳切地说:“物理学的基础在于实验,1920年以前,我国大学虽有物理课程,但只有讲课。自从胡刚复、颜任光从美国回来之后分掌南京高等师范大学和北京大学,开始在两校建立物理实验室。从此,我国物理学走上正轨。当时有‘南胡北颜’之誉……”可见颜任光博士对中国物理学之重大影响,他作为中国实验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的历史地位由此可见。
  周德光说,根据有关资料记载,1927年北大物理系被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评为“全国各校之冠”的一系。颜任光博士和著名科学家李四光在北大首先创办了“二院”也即后来的北京大学理工学院,为中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理工类高级人才。
  事实证明,颜任光博士在北大的六七年间,是中国物理教学与实验科学得到发展与壮大的关键几年,他让北大物理系来一个脱胎换骨,奠定中国实验物理学的基础,深得师生敬仰。
  1948年春天,颜任光放弃了在上海的优裕条件和私人产业,回到家乡出任首位私立海南大学校长之职。周德光说,1947年11月,经过海南各界精英的艰苦努力,海口椰子园私立海南大学终于成立,并聚集了一批颇有建树的各科杰出人才,宋子文、陈策、王俊、韩汉英、黄珍吾、郑介民、颜任光、陈序经、梁大鹏、云竹亭等,均为当时卓有影响的政界、学界和商界的人物。颜任光无论是学术地位还是社会影响力,都居于国内一流。尤为可叹的是,颜任光校长除了教学和管理,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初创的海大募集资金,1949年4月,他携夫人黄次松南下榆亚(今三亚)募资,受到各界的欢迎,榆林《和平日报》大幅刊登此一盛事,颜任光由此在故乡留下他难得的身影。
  乐罗才俊永留故土
  1949年初,由于种种原因,颜任光辞去私立海南大学校长之职,直到去世,他都没有再回到家乡。周德光说,颜博士解放前夕举家赴香港,后响应周总理的号召,回到上海被委任为上海大华科学仪器公司研究室主任兼工程师,1954年担任上海电表厂总工程师兼副厂长,研制成功了“开关板张丝式电表”、“电子自控记录仪表”等,为中国的电力与仪器工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影响和业绩让他荣登《辞海》,名垂千古。“文革”爆发,他以“美蒋特务”等罪名遭受迫害,1968年6月16日含恨逝世,终年80岁。而他的弟弟颜任明,时任崖县中学校长的北大才子,却早已在“土改”时期因不堪忍受批斗而自杀身亡,成为乐罗村至今难忘的悲剧。
  与黄流镇一样,乐罗是古崖州文化极为发达的墟镇。崖州民歌与其他地方的民歌,在这里也得到很好的融合。周德光说,令人感慨的是,乐罗人为了纪念他们杰出的学子颜任光、颜任明兄弟,还专门创作一组长篇崖州民歌,感叹他们的身世,赞叹他们的事功,让后辈学子知道,在乐罗这样的地方,曾经产生过这样对中国的进步和文明做出如此卓越贡献的人……
  历史的脚步太匆匆,乐罗村作为汉朝县治所在地、古琼崖十六县之一的地位几乎被遗忘。它位处望楼河畔,山明水秀,田园万顷,土地肥沃,物阜民丰,是驰名遐迩的鱼米之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乐罗早时交通运输方便,它西南与望楼港、罗马港相依,水上贸易畅通无阻,明清年间乃至民国之初,乐罗历来是岛内外货物吞吐与集散之枢纽,更是崖州的文化重镇。1958年,乐罗、九所、黄流、冲坡、莺歌海、佛罗等南部沿海乡镇和崖县(今三亚市)分治,隶属于乐东县,从此,乐罗作为崖州最早设置的县治之一,慢慢地淡出人们的视野。(记者 蔡葩)
  主讲专家
  周德光,崖州人,现居三亚,文史专家,海南省作协会员,曾任《三亚文史》主编,主持《三亚古今纪事》等,有专著出版。
  责任编辑:吴文娜
作者:不正经老鹰 时间:2016-09-17 20:24:00
  悼念周德光先生!
作者:假古大王 时间:2016-09-18 09:36:00
  每次读到黄文的文字总得起鸡皮疙瘩!
作者:cj88282016 时间:2016-09-18 15:36:00
  学习!
  
作者:吉高翔 时间:2016-09-18 19:23:00
  吉大文和他的中举试贴诗
  周德光
  清朝末年,崖州(三亚)地区广泛流传着才子吉大文的轶事。吉大文籍出崖州西里镜湖村(今属乐东县九所镇)。那儿本是一个小村落,旧名芒坡村。村子紧傍着镜湖(俗叫抱旺塘)和排塘山,山水灵秀,风光如画。古崖州在明代洪武至嘉靖年间,人文气象勃兴。以钟芳父子为代表,一共出过22名进士、举人(其中2人重名)。尤其是号称“岭海巨儒”的钟芳一家三父子,双进士一举人,获得“世科”之美誉,堪与中原人物相甲乙。但自万历朝以后,就沉寂隐没,平平无奇,历250余年。直至清末咸丰年间,才有吉大文为首,肩负起重振文脉之重任。吉大文,父名吉春,清岁贡生;兄名吉大升,清拔贡生。一门三士,清道光戊申年岁试,父子三人同时被宗师圈取一等,士林传为美谈。吉大文自幼慧敏,在良好的家庭文化环境熏染下,14岁通五经,19岁人痒,24岁中举。他多才多艺,为文雄深雅健,工诗,能画,善书法,其诗擅长五律。自吉大文中举后,大约四十年间,崖州相继出林缵统、张隽、郑绍材等共4位举人,被人们称誉为振兴南荒二百年风化,起珠崖文运之衰的瑰奇之士。而吉大文的中举试帖诗,更为时人所津津乐道。
  科举试帖诗,成型于唐代。那时,还没有作八股文的规制,故作试帖诗,成为士子登科仕进的敲门砖。于今犹脍炙人口的诗句“曲尽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就是钱起考进士时,所作试帖诗《湘灵鼓瑟》中的末二句。此二句“文革”中曾被指为“江青”得名的出处,而引发争议。明清以降,科举偏重八股文,同时也考试帖诗。按照规例,试帖诗一般分为五言律、七言律、排律等。四韵至八韵为五七言律,八韵以上至数十韵为排律。试帖诗形制与一般律诗相似,根本区别在于内容。一般律诗义在“我”,试帖诗义在“题”。一般律诗不可无“我”,试帖诗不可无“题”。试帖诗的内容结构:首联破题,次联承题,三联起比,四、五联中比,六、七联后比,结联束比,与八股文的格局一一对应。全诗或作正面,或阐发题意,主次相承;或题外推开,开合呼应。全章之法,由浅人深,由虚及实,有纵有擒,有宾有主,相题立局,不可凌乱。总的要求,在题上生情,扣题下笔,不可一句与题无关。得字官韵须在首联押出。一韵不稳,害及全章。约束之严,令人咋舌。吉大文中举试帖诗全文如下。
  赋得江风吹月海初潮,得潮字五言八韵
  浩荡诗怀壮,凌风跨碧霄。
  何当江上月,遥接海边潮。
  桂魄光明灭,芦花影动摇。
  青鸟群乱绕,白马气方骄。
  玉宇流云涌,银涛逐浪飘。
  猛思连弩射,狂欲举杯邀。
  槎客途曾识,舟人语渐嚣。
  欣逢恩湛渥,万派共来朝。
  为读懂此诗,我曾请教周济夫先生,尤其第四联“青鸟”、“白马”句,较为隐晦,承蒙周先生赐教,甚为欣喜。兹对全诗逐联释析如下。
  首先言题目。诗题较长,赋得是出题的助语,一般定格如此。“江风吹月海初潮”,具体点明三个物象:“江风”、“明月”、“海潮”,这是核心。把这些似有联系而又各自独立的物象,连结在一起命题——“江”在陆地,潮在海洋,风在空中,月在天上,如要扣题写出好诗,难度很大。再言韵律要求——“得潮字五言八韵”,“潮”字是官韵,五言八韵是官律,必须严格恪守。如有一处出错,则全篇皆废。现在,逐联解读诗的内容。
  “浩荡诗怀壮,凌风跨碧霄。”首联,言诗怀浩荡,壮阔如江海,赋诗者的才情,乘风飞向九天云霄。托出“江、海、风”,隐示天上(碧霄)明月。一笔破诗题。
  “何当江上月,遥接海边潮。”次联承题:“江月”接“海潮”,乃巧妙的联想,倒映江水中的月亮流到海中,贴切自然之极。
  “桂魄光明灭,芦花影动摇。”三联起比,“桂魄”指“月”,“光明灭”言月光被风吹的流云掩映所影响,时明时暗,隐见“风”字。“芦花影动摇”,芦花生长在江滨,“影动摇”足见有风吹来,芦花才动,有月才有影,此联起比也妙。
  四五联中比。四联“青鸟群乱绕,白马气方骄”。“青鸟”应指海鸟,乃区别于《山海经》所传王母侍者的青鸟。江淹杂体诗中《阮步兵藉咏怀》一首有句曰:“青鸟海上游, 斯蒿下飞”,诗中的青鸟实指海鸟。海鸟群飞,为夜间常见的实景,而用肉眼能真切地看到“群乱绕”,当是月夜无疑。“白马气方骄”,“白马”指潮水,用伍子胥故实。伍子胥以忠君爱国见疑,被吴王所杀,投尸浙江,化为胥潮,“常乘素车白马,在潮头中”。后人做诗便以“白马”喻指潮水。清代诗人刘文蔚著《诗学含英》一书,教人吟诗做对,在咏潮一节中,就有“驱白马,走金鳌”之语。说“白马气方骄”乃形容潮水新涨,著一“方”字,切合题目“初潮”之义,“方骄”言来势凶猛骄狂之态也。五联“玉宇流云涌,银涛逐浪飘”,写自然景象,有风才有流云,紧扣风字不放松;“银涛逐浪飘”,比喻月下海涛银白色。这二联,构成中比。
  六、七联为后比,联系历史佳话,寓托无限情怀。六联“猛思连弩射,狂欲举杯邀”,前句言吴越王钱镠调集十万弓弩手猛射浙江潮的“钱王御海”典故,离不开“江、海、潮”三字。后句言狂放如李白,“举杯邀明月”,豪情奔放,却离不开一个“月”字。以上中比各联,由实及虚,又由虚返实。吉大文相题立局,围绕浙江钱塘潮下笔,把“江、海、潮、风、月”写得形象真切,今古合璧,条理顺当,不愧为大手笔。
  七联后比,“槎客途曾识,舟人语渐嚣”,“槎”即竹筏,古有“星槎”之说,系指河汉之中仙人所乘神舟,《博物志·杂说下》:“旧云,天河与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滨者,年八月,浮槎往来,不失期。”后世以此喻遇贵人或仕进上升。“途曾识”,言星槎老客也,“老马识途”,驾轻就熟。吉大文应试秋闱,八月乃秋天,“往来不失期”,隐示寻求吉利,必可高中之意。舟人,即是通常说的渔夫、船夫,“语渐嚣”,言大声喧哗,从容自得也。此二联后比,诗家信手转笔,从天上回到人间,从历史沿及现实,从深入转向浅出,结构谨严,一气呵成。
  结联束比。“欣逢恩湛渥,万派共来朝。”此联为习惯套语,均以歌功颂德为主,却也不忘题目。“恩”、“朝”二字之前各空格示敬,因为“恩”与“朝”属于皇帝专有,吉大文应试辛亥恩科,实为运气际会,故曰“欣逢”;“恩湛渥”,言皇恩浩荡,有如江海那样湛深博厚也。江河万派,归宗大海,紧扣题目,与首联起句遥相呼应,天衣无缝。
  细细推详这首试帖诗,既说明八股诗文考试之繁难,也说明吉大文学养才气不平凡。
  转自《琼苑》2009第1期
作者:nnnn131421 时间:2016-09-20 21:46:00
  TaCvs
  
作者:nnnn131421 时间:2016-09-20 21:50:00
  译:回想当初出征时,杨柳轻轻飘动。如今回家的途中,雪花粉粉飘落。
  
作者:nnnn131421 时间:2016-09-20 22:15:00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诗经·国风·郑风·风雨》
  
作者:nnnn131421 时间:2016-09-20 23:20:00
  译:指提意见的人只要是善意的,即使提得不正确,也是无罪的。听取意见的人即使没有对方所提的缺点错误,也值得引以为戒。
  
作者:nnnn131421 时间:2016-09-20 23:43:00
  译:指提意见的人只要是善意的,即使提得不正确,也是无罪的。听取意见的人即使没有对方所提的缺点错误,也值得引以为戒。
  
作者:乐东周升 时间:2019-08-06 23:21:17
  每次阅读都能泪流满面,谢谢您。小孩现在广州执信中学文学社,希望能继承爷爷的文笔,继续为乐东争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