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州府学教授陈锡熙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3:43:28 点击:1703 回复: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不知道是历史瞧不起他们,还是他们瞧不起历史,琼州府学和她的教授们,这些关系却没有人记载。他们似乎是赤手空拳、单枪匹马,不管是正德琼台志还是后来的琼州府志、琼山县志,都没有辑录与琼州府学教授相关的资料。或许琼州府学的教授们未必是什么重要的历史人物,他们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存世史料缺失。他们已被历史的尘埃所埋没,不为我们所熟知。以致今天,我们很难理解或明白琼州府学和她的教授们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琼州府地图截图(图中可见海南第一所官办学校“琼州府学”)
  
  图为今位于琼山中学图书馆后面的七块石础(据传为琼州府学遗物)
  
  教授们已经作古。他们无迹可寻,也少见传世之物,按图索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但历史上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做过这样一些事,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曾经艰苦的努力。
  “琼州府学”作为海南第一所官办学校,她和琼州府官署一起,各类建筑遗迹、文物等今已荡然无存,现在,我们只能从各种史籍典册中找点零星的历史碎片,感受一下琼州府学作为海南学宫代表的光耀。琼州府学,其前身是北宋庆历四年(1044年)奉诏创建的“琼州学”,后经历代治琼者不断扩建修缮和迁建,据传,琼州府学最后的旧址遗迹应在今琼山中学位置。上月初,琼州府学教授陈锡熙曾孙陈光润先生在琼山中学图书馆后拍摄到七块暗黑色、带有蜂窝状石纹的础石,这可能就是琼州府学仅存的遗物。早前,经史家们翻阅史籍考证,琼山中学一带原是琼州府署、府学宫所在地。
  明、清朝廷普遍设府。沿用“琼州府”之称谓,存在于明清两朝,“琼州府学”亦始于明。明、清的府学,均设教授,其以训导为佐,掌管学校课试等事务。为一府学官之首的教授虽然说是“省官”但品秩很低,清为正七品。到了清代,有府必有“教授”,有州必有学正,有县必有教谕。教授、学正、教谕为学官名,分别是历代各府、州、县官办学校的“掌管”,后者在清代为正八品。
  教授、学正、教谕、训导都是古代社会的教职。《明史 职官志四》记载:“儒学:府,教授一人,训导四人。州,学正一人,训导三人。县,教谕一人,训导二人。教授、学正、教谕,掌教诲所属生员,训导佐之。”《崖州志》记:“洪武初,州学额设学正一人,训导三人。”朝廷因银粮有限,仕途拥挤,古代大量的读书人多数只能在吏部注册候缺。府学教授、州学学正、县学教谕虽说只是一个小官但也已是凤毛麟角。崖州学宫,是古崖州最高学府,但在洪武初,只设学正一人,训导三人。行万里路,读破万卷书。这应该是比喻古代人多年的苦读后万里进京、面对皇帝的万筒试卷和苦求仕途功名的无奈感叹了。
  历史上的琼州府素来是天下名士云集之地。起码,在“省城”为官,不会是丢面子的事。琼州府学教授在崖州史只有一人,他就是清光绪丁酉科拔贡、黄流人陈锡熙。崖州志记:“陈锡熙,黄流人。毓麟子。清光绪丁酉科拔贡。琼府教授。”黄流陈氏素有书香门第之风,锡熙家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书香世家,所居誉称“拔贡坊”。其一家三贤,同为崖州志记载:锡熙之父陈毓麟为清光绪年间恩贡,弟陈锡镜为宣统年间恩贡。
  陈锡熙在崖州是个人物,却不为人所熟知。岁月无情,有关琼州府学教授陈锡熙的各类手稿遗墨和文物等今已尽毁,现遗存于世的仅是一块主墓碑(原九块墓碑,今八块已失)和两栋一进合院。为此,奔波于乡野拍摄其尚存的故居和墓碑,采访后人了解其中的一些线索,潜心查阅族谱相关的史料记载,以让琼州府学教授的踪迹展示于世,觉得还是很有意思的。对先人,不能抛弃,哪怕是一鳞半爪,也要穷追不舍。
  保存完好的陈锡熙故居(第一合院)
  
  这里,特别感谢居于海口的陈锡熙曾孙陈光润先生,是他不辞劳苦,回眸半世人生路,与亲属访谈、走访查阅并辑录与陈锡熙有关的资料,通过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与多位老一辈家族人员进行沟通、核实等等,并发动族人陈琪带我到野外拍摄陈锡熙公婆、侧屋吴氏、张氏和三子兆瑚墓碑,实实在在为本帖做一些基础性的前期工作。
  “我们老家在黄流玉庙堆,旁边有一古老的鸡啄树。”陈光润介绍。贯穿长而狭小的小巷,我再次来到位于黄流中南坊的陈锡熙故居。往事并不如烟。陈锡熙故居,它是目前乐东地区保存相对完整的两栋一进合院,据悉,省住建厅还曾专门探访拍摄。故居门楼、影壁、正屋、左右厢房、书斋等一应俱全。青砖灰瓦、窗棂雕花、雕梁画栋、凌空飞檐,这些都是崖州古朴的传统建筑风格,其处处刻着岁月的印记。屋里,大木隔板,穿斗式的梁架,木雕精细的神龛;檐下,彩绘或鸟兽,或山水,或花草,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书斋左右廊额上或妙品诗文,或指点画卷,这些无不散发出主人对传统文化内在的精神祈求,以求趋吉避凶,渴望子孙平安。
  陈氏“拔贡坊”玉庙堆有一古老的鸡啄树(黄流志记载的古树木)
  
  后人介绍,陈锡熙共娶三妻妾,传九子、四女。妻妾分别是邢氏、吴氏和张氏,九子即兆熊,兆廷,兆瑚,兆选(未成家),兆新,兆期(未成家),兆魁,兆禧和兆海。发妻持家,侧屋辅佐,三妾则跟随在琼州府伺候夫君。娶了一妻二妾,还生了九个儿子,也许最让陈锡熙头疼的不只是粮食问题而是怎么盖房子。原先陈拔贡建造的两栋合院为发妻邢氏、妾吴氏居住,娶了三房张氏后准备盖第三栋合院,当时已经备好梁木和砖瓦,但世事难料,陈锡熙却于1918年57岁时病逝。
  “拔贡公计划建三栋合院,每个太太一栋,第三栋是准备分给我的曾祖母张氏的。当时我爷爷(最小的儿子兆海)才二岁左右,因陈锡熙突然病逝,导致他建造第三栋新房子的计划泡汤,最后一大家人分住两栋合院。”陈光润在电话里说,陈锡熙当时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陈锡熙死后,经济来源中断,家道中落。陈锡熙生于咸丰辛酉年(1861),卒于民国戊午年(1918年),葬佛老龙泉。陈锡熙生前诰授五品奉政大夫(文散官名),其死后家人要为他建造与他身份相符的墓冢,可耗资很大,于是将之前准备建造第三栋合院的材料用于为其建造墓冢。由于工程规模大、时间长、人工多,耗资大,家里原有值钱的东西均变卖,最后发动族内捐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没钱的出米、出糠、出油等。“这些与碑文上有米、油、腊的记载是一致的。”陈光润说。
  作为最高学府的校长,陈锡熙在琼州府的三年,是最为得意开心的三年。这几年,他吟诗泼墨,勤于课士,收获爱情。娶了三房张氏后,那时的陈锡熙供养着全家十几口人的生活。奈何朝廷“薄俸”,其时陈锡熙“为五斗米”而东跑西走,以致心力交瘁,患疾遂卒,未到花甲之年就弃妻女而去。时光流逝,年华不再,如今其身后留下两栋历经百年沧桑的故居,现后人已搬离另建新居。陈锡熙共生十三个孩子,最后一个还在襁褓中他就去世,后来差一点全部都成了孤儿。儿孙自有儿孙福。九个儿子中除了两个早卒,其他七个均成家立业,儿孙满堂,今繁衍子孙超百人。陈锡熙怎么也不会想到,老婆多并不是累赘,起码,在过去,不会是丢面子的事。
  锡熙得官,乡人慕之。殊不知陈锡熙除博通经史,教管诲所属生员、学校课试等事归门甚众外,其平生以天下事为己任,设帐传经、捐修学宫、挖沟渠、建祠堂、筑桥修路等等为民排难解纷可谓不遗余力。其积德行善,自壮至死,未尝一日言退。
  今族谱记载的有,陈锡熙为黄流颍川书院(陈氏六房宗祠)首建者。琼郡陈氏大宗祠(府城)第一次重建(1909年),陈锡熙是倡捐人,并捐银壹拾大元。1912年,黄流陈氏大宗重修,也是由陈锡熙等人为首发起,并按原样修复。陈锡熙先赴省城讲学,后隐于乡梓、造福乡梓,陈锡熙拥有了如今这个时代最需要的家国情怀。
  碑文记载,陈锡熙先授琼山县学教谕,后升琼州府学教授。琼州府学教授作为一府学官之首,他们多为进士或举人出身且为朝廷直接任命。据查,从宋到清,以拔贡身份充当琼州府学教授的目前只有陈锡熙一人,其以拔贡出身能当任教授实属少见。从某方面来说,当年陈锡熙可谓学识渊博、质粹行纯,深得朝廷信任。现在居家的老人依然有印象,陈锡熙故居大堂的上方有一块光绪皇帝时期的拔贡匾,门楼门楣有“XX第”三个朱红色大字,证明当时陈锡熙已获得五品衔封赏,可惜破四旧时被当时的工作队摘除。陈锡熙之前有画像,头戴花翎,身着五品官服,以及陈锡熙去世后遗留的诗稿和大量书籍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也一起被烧毁。
  现在,还找不到陈锡熙在琼州府任职的时间,但据时间推算,陈锡熙应该是最后一任琼州府学教授。据《海南省志》记载:“1922年,府学宫成为琼山县立中学新校址。遗迹、文物皆毁。”陈锡熙为清光绪丁酉(1897)科拔贡。琼郡陈氏大宗祠(府城)宣统元年(1909年)第一次重建,陈锡熙捐银壹拾元,这说明陈锡熙1909年还在琼州府任教授,至民国后废除旧学。
  陈锡熙因为朝廷效力,掌琼州府学,颇有政声。其生前诰授奉政大夫(文官封赠),官阶五品,地位显赫。元配邢氏、侧室吴氏也诰封五品宜人。侧室张氏讳亚大,原籍琼山县(具体村庄未详),1895年生,1960年卒。张亚大即陈光润曾祖母,典型的富家千金,长得漂亮,三寸金莲,据说深得陈锡熙宠爱。陈锡熙1918年卒,其时张氏才23岁,至1960年离开人世张氏守寡40多年未改嫁。可这个陈锡熙并不知道。
  陈锡熙书房
  
  陈锡熙在琼州府任教期间认识张亚大,育了两男一女。张亚大出嫁时才18岁,当时通过坐船来到今黄流尖界村。张亚大嫁入黄流后,由于当时交通不便,又遇上民国动荡、抗日战争、土地改革等原因,后一直都没回过海口老家,也没亲戚到黄流找过她。至今,在海口的亲属还杳无音信。应张亚大亲人的要求,本帖恳请各位朋友帮助查找。凡提供线索者,必有重酬。
  据陈光润介绍,陈锡熙和邢定纶家有姻亲关系,即邢定纶女儿嫁给陈锡熙第五个儿子兆新。陈锡熙和邢定纶都以拔贡出身。1909年邢定纶病逝世后,由陈锡熙书写其墓志铭(撰写人为奉补学部主事南海人杨裕芬,清岁贡生、拣选经历邢定魁起状草)。
  陈锡熙死后葬佛老龙泉。原九块墓碑,今见一块主碑。主碑文由“年弟”吴应星(儋州志有记载,1897年拔贡、书法家)撰写。因墓志铭已失,我们已无法找到关于陈锡熙更多的资料。从佛老村一位老书记口中我们了解到,龙泉陈拔贡的墓碑被破坏的时间不是土改和四清,也不是文革,而是1958年的"大跃进"运动,那时为了大搞生产和建设,村民到处拆墓碑用于修桥铺路。龙泉风水非常好,之前陈拔贡已将他家族所有的直系祖先的坟墓都迁来龙泉,“早前陈拔贡已看中龙泉这块风水宝地。”老书记说。
  陈锡熙身后传下的九子四女,除了四子和六子夭折,长子兆熊与二子兆廷为发妻邢氏(黄流)所生,三子兆瑚、五子兆新、八子兆喜为继妻吴氏(黄流)所生,七子兆魁与九子兆海系继妻张氏(琼山)所生。长子兆熊,崖县初级师范毕业;二子兆廷,琼崖中学毕业;三子兆瑚,琼崖中学毕业后考取广东法政学堂,1943年主持重建黄流陈氏家庙;七子兆魁,民国时期被“三丁抽一”到广州参加国民革命军,国军连长;八子兆喜,1918年生,民国时期被三丁抽一服役,期间改名陈怀烈,参加过徐州会战等战役,国民党少校(后勤),后定居于陪都重庆,2005年去世;五子兆新和九子陈兆海,高等小学毕业。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儿孙绕膝。今陈氏家族已经形成一整个比较庞大的族群。如果陈锡熙还健在,其孙子多到会让他记不清名字。现子孙们继承先祖遗训,耕读继家声,书香门第、人才辈出,有从政、从教、从医、从商和务农等各行各业,在各地各界成为领头人,骨干和精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49张 | 更多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8:40:00
  位于佛老龙泉陈锡熙公婆墓冢和碑文。
  碑上镌刻:清诰授奉政大夫钦加五品衔、署琼山县琼州府儒学正堂拔贡生寿六旬旌文範陈老太公墓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8:43:00
  继屋吴氏、张氏碑文。吴氏诰封五品宜人.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8:54:00
  陈锡熙故居照壁墙(第一栋合院)
  
  书房对面的照壁墙
  
  书房左右廊额上的册卷
  
  第一栋合院高大的外墙
  
  第一栋合院两个门楼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8:57:00
  第一栋合院鸟瞰图(侧面拍摄)
  
  第二栋合院鸟瞰图(前面拍摄)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9:12:00
  原汁原味建筑布局,堪称崖州传统民居的活标本
  (第一第二合院综合)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9:14:00
  图中人为陈锡熙孙媳妇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9:21:00
  七子陈兆魁和其妻邢氏遗照
  
  八子兆喜夫妻遗像(照片挂于第二合院墙壁)
  
  九子陈兆海遗像(1975年照)
  
  以下几张照片分别为陈拔贡子、孙等,但未确认姓名。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9:31:00
  今琼山中学大门
  
  琼州府学遗物---七块础石(位置:琼山中学图书馆后面)
  
  
  两块暗黑色、带有蜂窝状石纹的础石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4 19:40:00
  琼郡陈氏大宗祠(府城)第一次重建(1909年),陈锡熙是倡捐人,并捐银壹拾大元。
  
  
  • 春风细雨润大地: 举报  2017-03-18 22:22:09  评论

    评论 夜泊2009:夜泊是崖州史上一名民间文化奇人,我估计,从古到今崖州史上,没有像夜泊一样的民间人士如此用心、尽心的去挖掘古崖州文化!夜泊精神确实确实是值得敬仰!
我要评论
作者:LVYESHE 时间:2017-03-15 12:37:00

  历史已掩埋在了新的高楼居巷里,夜版你又把它挖掘出来展现给世人

作者:晨时鸣 时间:2017-03-16 09:59:00
  陈拔贡坟墓宝地龙泉在佛老村的哪个方向?我也想去看看。
  • 夜泊2009: 举报  2017-03-16 18:28:45  评论

    黄流人俗称龙井。沿着黄流往佛老公路直走,在靠近佛老村时再往左边(西边)田埂公路走两三百米,向北可看见小山岭上的一大片墓地。)。
我要评论
作者:晨时鸣 时间:2017-03-16 10:06:00
  红圈外是一个好位置
  
作者:龙塘客 时间:2017-03-16 10:25:00
  该故居必须申请保护起来
我要评论
作者:佛罗文化 时间:2017-03-18 23:57:00
  赞夜泊精神!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3-19 12:42:00
  乐东以下传统历史文化项目可申报国家级非遗
  并向国家文化部申请保护专项资金:
  1、黄流花灯
  2、莺歌海龙舟会
  3、妈祖庙会
作者:乐东十人诗选 时间:2017-03-31 20:01:00
  夜泊向我们说明了,渺小的个人,也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大事”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4-06 13:08:00
  崖州志记:“陈锡熙,黄流人。毓麟子。清光绪丁酉科拔贡。琼府教授。”黄流陈氏素有书香门第之风,锡熙家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书香世家,所居誉称“拔贡坊”。其一家三贤,同为崖州志记载:锡熙之父陈毓麟为清光绪年间恩贡,弟陈锡镜为宣统年间恩贡。
  图为陈锡熙弟弟陈锡镜古宅门楼。(原载《乐东古门楼图集》)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20 21:58:36
  长子兆熊照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