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若琼:一位穿着国民党军装的抗日志士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8-23 23:00:39 点击:2916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陈若琼黄埔遗像
  
几个兄弟在父亲坟前的珍贵照片,从左到右:克汉(二弟若刚子,也即陈若琼侄子)、克志(陈若琼四子)、克武(陈若琼次子)、克勇(陈若琼三子)。照片由陈运德堂弟运策先生多年前拍摄,拍摄时间未知。
  
  冲坡村地处望楼河东岸,其因“冲积而成的坡地”而得名。由老陈落、老吉落、老邢落和竹头村等几个自然村组成。溪洼谷地,郁郁葱葱,土肥粮丰。据光绪崖州志记,冲坡,位于抱旺(黎伏里)西北七里。清代,这里辖属崖州黎伏里,民国时期属崖县第四区,解放后隶属崖县洪流人民公社。1958年底,冲坡村跟随洪流公社划归乐东县管辖。解放后,各地陆续建立集镇。1959年,冲坡村从洪流人民公社分开而成立冲坡人民公社,公社机关驻地因设在冲坡村而得名。1962年,因原驻地冲坡村交通不便,公社机关迁址利国(今址)。2002年,以望楼河为界,溪东的冲坡村划归乐东县九所镇管辖。

  乐东“将军村”

  把陈若琼滋养大的冲坡村老陈落,是被掩映在尖峰岭脚下的、在崖州颇具代表性的一个血缘村落,由黄流陈氏第十一世孙、邦辅支世系克裕于清初从黄流移居繁衍而成。鲜为人知的是,这个冲坡村,居然走出了七位黄埔生和三位国民党高级将领,这在琼西南或许是绝无仅有的。
  吉章简(1902-1992), 黄埔二期工兵科,原国民党陆军中将。
  吉章信,黄埔四期经理科,吉章简五兄;
  吉猛(1908-1963),黄埔六期兵步科,原国民党陆军少将。
  陈若琼(1902—1946),黄埔六期生;
  吉志忠,黄埔七期兵步科,早年战亡江西;
  吉承灏(1917-2013),黄埔军校本校高教班第十期,吉章简侄子,上校团长。
  吉承侠(1930— ),黄埔十五期炮二队,吉章简长男,原国民党陆军中将。

  “是爷爷带着爸爸去参加革命的”

  黄埔生,特别是国民党的黄埔生,早年,他们以各种方式奔向黄埔,之后为保卫中华民族而投身于抗日,一生戎马倥偬、浴血沙场。也许大家都知道了,本帖写的是黄埔六期生陈若琼。但陈若琼不是国民党,他是一位穿着国民党军装的抗日志士。关于陈若琼的事迹或是史料,虽岁月伴着厚厚尘埃,然实难拂去。故事不同,但后人的思念是一样的。我因统计乐东黄埔名录,很荣幸采访到陈若琼的长孙、今年才从乐东响水电站退休的陈运德先生。据陈运德说,他的三叔克勇(陈若琼三子)、四叔克志(陈若琼四子)还健在,一个住海口,一个住利国。至今,我和他们还未能见上一面。陈运德的父亲叫陈克武,是陈若琼次子。陈克武15岁参军,戎马一生,曾三次死里逃生。1945年琼崖第一中学毕业后,陈克武跟随陈若琼参加琼崖二纵队,先后任情报员、警卫员、民运工作队员、乐东县政府事务长和交通站站长等职,“是爷爷带着爸爸去参加革命的。”陈运德说。

  千里寻亲、牢守故宅

  陈运德的爷爷就是陈若琼。陈若琼为邦辅公克裕属锦蔚长子。若琼兄弟四人,若琼居长。1902年生,1946年卒。1926年入读黄埔军校六期,配张、邢、周氏,传下四男二女。二弟若刚,1914年生,琼台师范毕业,1964年卒。配周氏、吉氏。三弟若纪,又名绍纪,生未详,1955年卒。传二女,无嗣,若琼三子克勇入继。
  1946年,陈若琼在崖城被打死后传下的四子均长大成人。长子克训,配罗氏,传男动初,幼故。遇到国民党抓壮丁送到青岛当兵,后失踪。次男克武,1930年生,2003年卒。为琼崖二纵队战士,妻罗氏,传三男运德、运光、运辉。三男克勇,1936年生于上海,中学教师。克勇曾用“芸庐居士”之名以自身经历为原型创作自传体小说《微波》。其子运澈,1963年生,清华大学毕业生。四男克志,1944年生,函授大专,曾任冲坡村小学英语教师,后任该小学副校长、校长。现已退休,健在。
  陈氏族谱
  
  
  尽管距离陈若琼牺牲已过半个世纪,但岁月的流逝丝毫没有磨灭他们对于父亲的记忆。三男克勇写下自传体小说《微波》,而次男陈克武,也留下个人手抄本《我的经历》。据陈运德说,陈若琼黄埔相片是堂弟千里寻亲、几经周折,辗转于广州、上海,最后在长沙军事博物馆找到的。
  现位于冲坡村陈若琼故居原是三合院,穿越百年岁月的尘埃,现存一间正房和一间偏房。陈若琼祖父光烈公,以行医和经营田地为业,后因经营木材生意而发达才建起这座三合院。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侥幸存活的一家人仍牢守故宅,湮没无闻。祖居里生生世世的爱,父辈们历经千辛万苦养育的兄弟姐妹,均已长大成人。如今,陈若琼十多位世孙学业有成,先后已成家立业,过上了自立自强、幸福安康的日子。这又是历史的抉择还是偶然?
  陈若琼故居(正房和神台)
  


  黄埔出身,两次出任区长

  1926年10月,陈若琼考取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同入读黄埔第六期乐东籍的学员还有吉猛(冲坡村)、韦烈三(原名韦迪瑜,望楼村)、邢家魁(丰塘村)、颜绳武(乐罗村)、陈华新(乐罗村)、吴钧美(抱旺村)、郑邦鉴(老郑村)、邢勇义(黄流村)等人。1929年2月,陈若琼黄埔毕业后回乡出任国民党第五区区长,在这个时期续娶邢氏。经朋友推荐,陈若琼带着新婚不久的第二个妻子到福建厦门港务局任职。这时在上海的吉章简(冲坡人,国民党中将)将若琼调至上海为其部属,到上海不久三子克勇出生。期间曾在国民党内担任过排长,连长等职。七七事变后,全国抗日浪潮风起云涌,时因与上海方面在抗战问题上意见相左,心生裂隙。在克武九岁那年(1938年),陈若琼也在这个时候从上海回家了,克武在《我的经历》写到:“父亲给我带回来许多玩具,有气枪,有小汽车等等,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父亲,加上给我买了那么多好玩的东西,我非常高兴。” 陈若琼返家后,因是黄埔出身,又在国民党内任职过,遂被国民党崖县政府安排任崖县第四区区长。1939年初,日寇侵琼,崖县沦陷。接着,日军以崖城为据点,分别向西、向东沿海及内陆地区挥动屠刀推进,形成东西夹击包抄之势,在短时间内侵略整个崖县。据《榆亚别集》一书,1939年农历2月初,日本测量队在乐罗第二高级小学校的酸梅树上插上一面太阳旗,被国民党四区区长陈若琼带人拔除,汉奸陈罗堂得悉后飞报九所日军,日军把乐罗村视为“共产窝”。于农历2月18日深夜派遣200多日兵悄悄围剿乐罗村。一夜之间,乐罗村140多名无辜的男女老少惨死在日敌刀枪之下。这就是骇人听闻的“乐罗惨案”。
  1939年6月,日军入侵崖县黄流一带,并分别在九所、黄流设立据点,建立起伪治安维持会。1939年秋,陈若琼与区里有志之士罗以忠、林瑞蕃、关绪柄、韦迪煌等招兵募款,密谋在乐东山区抱善成立崖县游击指挥部,衔称“崖县抗日游击指挥部”,大队下设三个中队,九个小队,一个独立小队。因人力、物力、财力等匮乏,队伍成立之初只有一百多支长短枪,人员约二百人,陈若琼兼任指挥部参谋。日军占领了整个崖县后,以共产党员陈树德为首在莺歌海组织了一个武装部队约三十多人,二、三十支长短枪,番号是“崖西抗日游击独立队”。抗战时期,国共两党再度合作,形成统一战线,不管是国民党“崖县抗日游击指挥部”还是“崖西抗日游击独立队”,双方都宣称联合抗日。表面上国共双方一团和气,你来我往,共同抗日,只是骨子里还是互相猜忌、幸灾乐祸。抱旺村陈作棣《铁蹄下》一文提到,1939年底,国民党的崖县游击指挥部借口与莺海的崖西抗日游击独立队合作,要双方的部队合编,邀请陈树德队长到抱善山鸡田待命。一个黎明时分,崖县游击指挥部参谋陈若琼率领五、六十人窜到山鸡田陈树德部驻地进行包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陈树德部被强行缴械。

  危急关头,会见日寇假投降

  日寇对国民的侵犯,手段花样繁多。其中一条是寻找当地有影响的人物进行威迫、收买、拉笼,企图各个击破。陈若琼既是黄埔系又是国民党的区长,自然是威迫利诱的对象,多次强行威迫陈若琼到日本九所维持会做事未果。在对其拉笼、收买失败后,日寇采取了威迫手段:抓家人。自陈若琼带人夜间拔除日本国旗开始,因汉奸告密,若琼一家怆怆惶惶、携儿带女到处躲避。陈若琼先是举家搬至抱旺亲戚家寄住,这时次子克武在抱旺小学读书。未等克武屁股坐下,日又得情报,连夜包抄陈若琼一家。那时,地下工作者和家属到处挨打,鸡飞狗走、人心惶惶。无奈,陈若琼带领全家,包括二弟若刚、三弟若纪等在内逃到乐东县千家区青岭仔村躲避,克武等再次失学。到青岭仔村以后,全家十几口人吃饭成了问题,加上水土不服、蚊虫叮咬,全家感染疟疾和伤寒。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陈若琼叫人带领家人偷偷搬回了抱旺村西租住。但陈若琼和两个弟弟仍然在山里躲藏,不敢回家。
  日寇并没有改变腔调。一天夜里一更时分,日敌前来包围抱旺村陈若琼家人租居的那间瓦房。敌人先在瓦房外用机枪和步枪扫射大门上的楼阁,再而破门直入,在搜捕不到陈若琼后当夜掠去张氏、邢氏和周氏。日寇放声,限期叫陈若琼出来投降,否则将把他三个老婆杀害。日军向来以屠杀中国人狠毒著称。危急关头,陈若琼为了挽救她们,就与区政府商量,后经国民党崖县政府几经开会讨论,最后决定让若琼出山,会见日寇假投降,并借机担当内线工作。于是,陈若琼向日军“投降”了,但陈若琼拒绝在九所维持会任职,后同意在九所南国分公司任会计员。
  冲坡地区土地肥沃、物产丰饶,历来素有“谷仓”之称。九所据点是日军在崖县四区的大本营,日寇经济掠夺机构——九所南国公司出现后又在冲坡村设置九所南国分公司以掠夺冲坡地区的经济作物,为日军提供粮食后援。同时,日军在冲坡村设置据点,在位于冲坡老吉落村南建一炮楼,从炮楼可以鸟瞰冲坡各小村落,以保护南国分公司生产基地。冲坡据点四周深挖壕沟,铁网密布,驻军有十多人,进出须行礼。

  恼羞成怒,刺杀陈若琼

  某日,国民党四区区署派员同陈若琼接头,但联络员不幸被日本人抓到,送去九所维持会关押,不久逃狱。出来后联络员向四区区长吉开贤报告,说陈若琼出卖了他,加上南国分公司占用了原国民党吉章简的家,于是区署恼羞成怒,由区长吉开贤夜间带兵前来刺杀陈若琼,陈若琼闻讯从楼上窗口处跳脱,三弟若纪和其妻子被打中手部及脚部,张氏起床开门不幸被打中腿部骨头,成了重伤,后被迫锯掉一条腿。由于担心国民党的追杀,陈若琼被调到九所南国公司担任甘蔗作业奖励委员长,全家也随着搬往九所张氏外家居住。这时是1941年,次男克武十一岁,三男克勇五岁。这样的年龄,一切都应在禧戏中度过。

  带着全家投奔琼崖纵队

  1945年,次男克武从琼崖第一中学结业。就在这个时候,陈若琼带领全家和村里能参加革命的人投奔琼崖纵队第二支队。陈若琼先派三弟若纪到昌江县寻找共产党(当时琼崖纵队第二支队在昌江县活动),昌感崖联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赵光矩听明陈若纪的来意后便答应下来。陈若纪回家后和陈若琼带领全家兄弟投奔革命,一同前往投奔革命的有:陈若琼、三弟陈若纪、若琼长子克训、次子克武、亚共、亚法、若山、人杰共九人。可谓全家革命,只剩妇孺。 之后,为了开展工作,赵光矩县长把全部人派回崖县四区一带开展工作,而次子克武因为年纪小(当时只有十五岁)留在二支队副官室担任公务员,同驳壳班的同志一起生活。

  被捕牺牲

  1945年8月,抗战胜利。1945年10月,全副美械装备的四十六军国民党两万多人奉命来琼抢夺胜利果实和消灭琼崖共产党。同年底,国民党四十六军新编十九师大肆围剿崖县红色村庄,残害革命人民和捕杀共产党员。一时,崖县的革命斗争陷入极为困难的境地,白色恐怖日益严重。在这种情况下,革命者无论躲到哪里都可能被奸细告密。许多同志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一些意志薄弱的人向敌人投降自首,而同陈若琼一起参加革命的,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捕,有的失去联络。
  此时的陈若琼也不幸被奸细告密,因国民党在路上设下埋伏而被捕。之后,陈若琼被带到崖县县府严刑拷打,逼他供出地下工作者,陈若琼死活不从,后被悬空吊在架上活活打死。然后,拖到崖城对面河岸上埋了。港门的“姑母”送饭给陈若琼时发现若琼不见了,花钱从守卫兵嘴里得知已埋在河岸上。于是“姑母”又花钱雇人夜间偷偷挖出尸体,用牛车拉回冲坡埋葬。陈若琼死后,长子克训也被打散,又不能回家,因此沿着铁路行走至三亚,不料,遇到国民党抓壮丁送到青岛当兵,解放后失去音讯。同一起出去参加革命的若山也被敌人打死,三弟陈若纪、亚共(陈若泉)、亚法等人被捕去崖城坐牢,直到1948年炸毁崖城监狱方得获释。
  若琼碑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3张 | 更多 |
作者:槟榔花1 时间:2017-08-24 09:44:39
  值得一读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7-08-24 10:51:23
  赞!如实整理民国时代重要乡土人物志,是很有价值的工作,现在抓紧,还未太晚。陈若琼的个人经历和悲剧,反映了那个特定时代的血雨腥风,抚今追昔,更令人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民族复兴。
  上一张照片表示支持,也作为陈若琼等抗日志士事迹的背景。这是2012年初拍摄的西线国道冲坡段路北,望楼河畔的日军炮楼遗存。据当地知情人说,由于后来群众对建筑物加以利用,外立面已有了若干改变。
  类似日军侵华见证,当代多已灭失。如果此炮楼今天尚在,当地政府是否应该注意保护。
  
我要评论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8-24 18:03:36
  文化寻根:还好,九所日本炮楼暂时还没拆,但陈姓人己将地圈围起来作为宅基地,看来要拆是早晚之事,一旁是孙姓人土地,己出租给大陆人。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8-24 18:05:34
  九所日本炮楼(蔡宁拍摄)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8-24 18:07:38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8-24 18:13:02
  九所据点点位置:在九所往利国方向二百米左右小桥右侧拐入。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08-24 18:40:55
  不小心把多港峒客的回复删除了,还好,他在微信里还留下字迹。现在补上@多港峒客对不起了,原本删掉我的评论,想不到却把您的回复删掉了。 您的回复很有资料价值,真的不能缺失!
  【跟帖】炮楼遗迹照片挂出后,引起乐东“白沙河谷本土文化遗产学会”群友的关注,不少朋友参与了认真探讨。其中,群友蔡宁先生的丈母娘家,就离这炮楼不远,他确证此楼正是当年日本炮楼,楼上安装了机关枪,把守公路口。当代村委会将这块地划给九所村一位孙姓村民,由于建筑物太破旧,前几年已被拆,地租给了大陆人。这个遗迹已经无存。
  当年带我去寻访的朋友,也是熟悉情况的乐东旧人,但因地貌变化大,久作民用的炮楼外立面也早就改变,车子来回转悠了几趟,他才认出来。
  当时还拍摄了一张中景,交代了周边情况,现在一并挂出,算是冲坡“鬼子炮楼”的最后影像了吧。
作者:穷人制穷 时间:2017-08-24 19:03:23
  题目不对,抗战主力本来是国军。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7-08-24 19:19:07
  补上当年那张“鬼子炮楼”中景。蔡先生专门实地考证,原来还在,不是最后影像了。
  
我要评论
作者:LVYESHE 时间:2017-08-25 03:13:48

  不能忘却的历史

作者:不正经老鹰 时间:2017-08-26 18:02:22
  少见了的抗戰铁证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4-08 14:11:23
  黄埔军人陈若琼的革命生涯 此博文包含图片 (2017-11-16 09:29:40)转载▼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乡名人
  黄埔军人陈若琼的革命生涯
  黄埔军人陈若琼的革命生涯
  陈若琼
  陈若琼(1902年——1946年)。海南乐东县(原崖县)利国镇冲坡村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在国民党军队先后担任排长、连长。中华民国崖县四区、五区区长。他积极开展抗日活动,组建崖县抗日游击队,兼任指挥部参谋。1945年参加琼崖纵队,1946年被捕英勇就义。
  1.出任国民政府崖县区长
  1929年2月,陈若琼黄埔军校毕业后,回乡出任崖县第五区区长。不久,经朋友推荐,陈若琼到福建厦门港务局任职。"九一八”事变后,第二年1月28日,日本进攻上海。1932年5月5日,国民党政府与日寇签订“上海停战协定”。规定:上海战事结束后,在停战区内,中国军队全部撤离,治安则由保安团及警察维持。国民党政府随后成立上海市保安总团,任命吉章简为总团长,辖二个保安团及一个特务大队。将参加过抗战的上海宪兵第4团改编为上海市保安总团第1团,宪兵第6团改编为上海市保安总团第2团。吉章简任保安总团团长后,广招有军事能力的人员到保安总团任职,加强保安团武器装备。陈若琼此时也被调往上海,成为上海保安总团吉章简的部属,期间曾担任过排长,连长等职。"七七事变"后,全国抗日浪潮风起云涌,蒋介石对日采取“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若琼发现国民党消极抗战,对日步步退让,感到作为军人而无用武之地,非常苦恼,他决定离开上海返回海南。陈若琼返乡后,因其是黄埔出身,又在国民党军队任职过,再次被崖县政府任命为崖县第四区区长。
  2.组建崖县抗日队伍
  1939年初,日寇侵琼,崖城沦陷。接着,日军以崖城为据点,分别向西、向东沿海及内陆地区挥动屠刀推进。日军不受到任何抵抗,势如破竹向九所进发。中灶、十所、九所、乐罗沿海一带及公路附近的村民已向接近山区的村逃亡。当天日军到达乐罗,在崖县第二高级小学乐罗学校楼顶上插上日本国旗,并贴出布告。1940年2月6日国民党四区区长陈若琼夜里带10多人,偷偷摸进乐罗村,拔除日军挂在崖县第二高级小学乐罗学校楼顶上的日本国旗,撕毁日军张贴的布告。汉奸陈罗堂得悉后飞报九所日军,日军把乐罗村视为“共产窝”。同月18日夜间11时,200多名日军开往乐罗村,在村子的4个路口架起机枪,对惊慌出逃的村民进行点射。第二天,村子四周尸体枕藉,惨不忍睹。计有195名村民被日军杀害,数十间房屋被烧毁,大批牲畜、财物被抢走。这就是骇人听闻的“乐罗惨案”
  1939年秋,陈若琼与区里有志之士罗以忠等招兵募款,在乐东山区抱善成立崖县游击队,下设三个中队,九个小队,一个独立小队。因人力、物力、财力等匮乏,队伍成立之初只有一百多支长短枪,人员约二百人,陈若琼兼任指挥部参谋。然他以黄埔出身而不能当上个指挥或大队长的实权官职,颇感不快。共产党员陈树德在莺歌海组建"崖西抗日游击独立队”。约三十多人,二、三十支长短枪。抗战时期,国共两党再度合作,形成统一战线。表面上国共双方一团和气,你来我往,共同抗日,骨子里还是互相猜忌。1939年底,国民党的崖县游击队借口与莺海的崖西抗日游击独立队合作,要求双方的部队合并,邀请陈树德队长到抱善山鸡田待命。崖县游击队指挥部参谋陈若琼率领五、六十人到山鸡田,对陈树德部驻地进行包围,陈树德部被强行缴械。(见陈作棣先生《铁蹄下》)
  3.挽救家人,潜伏敌营
  1939年6月,日军入侵黄流一带,并分别在九所、黄流设立据点,建立起伪治安维持会。日本人为达到以华制华的目的,对当地有影响的人物进行威逼、收买、拉拢。陈若琼既是黄埔系又是区长,自然是威逼利诱的对象,多次强行威逼陈若琼到日本九所维持会做事未果,改为抓其家人。自陈若琼带人夜间拔除日本国旗后,一家携儿带女到处躲避。先是举家搬至抱旺亲戚家寄住,日军又得情报,连夜包抄陈若琼一家。无奈,陈若琼带领全家,逃到千家区青岭仔村躲避。到青岭仔村以后,全家十几口人吃饭成了问题,加上水土不服、蚊虫叮咬,全家感染疟疾和伤寒。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陈若琼带领家人偷偷搬回抱旺村西租住。一天夜里,日敌前来包围抱旺村陈若琼家人租居的那间瓦房。敌人先在瓦房外用机枪和步枪扫射大门上的楼阁,再而破门直入,在搜捕不到陈若琼后当夜掠去张氏、邢氏和周氏。日寇放出风声,限期陈若琼出来投降,否则将把他三个老婆杀害。危急关头,陈若琼为了挽救她们,与区政府商量,后经国民党崖县政府开会讨论,最后决定让若琼出山假投降,借机担当内线工作。于是,陈若琼向日军“投降”了,但他拒绝到九所维持会任职,同意在九所南国分公司任会计员。冲坡地区土地肥沃、物产丰饶,历来素有“谷仓”之称。日寇经济掠夺机构——九所南国公司设立后,又在冲坡村设立九所南国分公司,掠夺冲坡地区的经济作物,为日军提供粮食。同时,日军在冲坡村设置据点,在位于冲坡老吉落村南建一炮楼,从炮楼可以鸟瞰冲坡各小村落,以保护南国分公司生产基地。冲坡据点四周深挖壕沟,铁网密布,驻军有十多人。
  4.得罪国民党当局,险遭暗杀
  陈若琼为保护家人,到南国分公司工作,加上南国分公司占用了国民党军官吉章简的家,引起国民党的仇恨。某日,国民党四区区署派员同陈若琼接头,联络员不幸被日本人抓到,不久越狱。联络员逃脱后,向四区区长吉开贤报告,称陈若琼出卖了他,区长吉开贤大怒,连夜带兵前来刺杀陈若琼。陈若琼闻讯从楼上窗口处跳脱,三弟若纪和其妻子被枪击中手部及脚部,张氏不幸被打中腿部骨头,后被迫锯掉一条腿(村里人称"落脚婆")。由于担心国民党的追杀,陈若琼被调到九所南国公司担任甘蔗作业奖励委员长,全家也随着搬往九所张氏家(外家)居住。
  5.投奔琼崖纵队,深入敌后
  1945年,琼崖纵队第二支队在昌江县活动,赵光炬时任昌感崖联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陈若琼要投奔琼崖纵队,先派三弟若纪到昌江县打听联络。赵光炬了解情况后,便同意接收他们。陈若琼带领全家和村里能参加革命的族人共9人,加入琼崖纵队第二支队。为了开展工作,赵光炬县长把他们派回崖县四区一带秘密开展敌后工作。
  6.宁死不屈,英勇就义
  日本投降后,1945年10月,全副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四十六军奉命来琼抢夺胜利果实和消灭琼崖共产党。同年底,四十六军新编十九师大肆围剿崖县红色村庄,残害革命人民和捕杀共产党员。一时,崖县的革命斗争陷入白色恐怖之中。许多同志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一些意志薄弱的人投降自首,同陈若琼一起参加革命的,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捕,有的失去联络。陈若琼也被奸细告密被捕。陈若琼被带到崖县县府严刑拷打,逼他供出地下工作者,陈若琼死活不从,后被悬空吊在架上活活打死。若琼港门的姑母送饭给陈若琼时发现他不见了,花钱从守卫兵嘴里得知若琼已死,埋在河岸上。“姑母”花钱雇人夜间偷偷挖出尸体,用牛车拉回冲坡村埋葬。
  陈若琼的一生富有传奇色彩,为海南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
  本文根据《天涯论坛》夜泊文章、《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爷爷回忆录〈在铁蹄下〉》、《搜狐【乐东】陈若琼:一位穿着国民党军装的抗日志士》相关材料整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