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流考释【海南在线首页】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10-02 20:01:57 点击:2628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崖州之西,明或明前的汉族村庄及名称来源多已不可考,但它们也不是灰飞烟灭。岁月悠悠,朝代更迭交错。崖州古地名,它们像一个永久固定的文化符号隐藏在各种古籍中。《正德琼台志》是海南保存最完整、最早的一部志书。其卷十二“乡都”记载,崖州当时县级以下的行政区划为“四厢、二乡、一都、十四里”。“十四里”中又包含崖州之西的冲育里(今九所村)、黎伏里(今抱旺村)、望楼里(今望楼村)、黄流里(今黄流村)和佛老里(今佛老村)。四厢靠近城区,里为故里。明朝,县级以下的基层组织有乡、里、都、图、区、保,每110户为一里,每里十甲。因此我们可以确定,明人唐胄于正德十六年(1521)纂修《正德琼台志》前,今乐东沿海外区的九所村、抱旺村、望楼村、黄流村和佛老村已经存在。康熙、乾隆、光绪《崖州志》记载的“西六里”,并没有全部入席《正德琼台志》,缺“乐罗里”。
  崖州辖地多数古村庄,其立村之谜,众说纷纭却无人能解。人们在追溯其得名时间时动辄唐宋、非跨越千年不可。但千年的历史沉淀却经不起跨越千年后的对话,因为缺乏实实在在的考据,也没有史料支持。北宋崖州“程途何啻一万里,户口都无三百家”。明正德七年,编入崖州户籍仅二千四百多户,丁口一万七千多。偏居一隅的崖州之西,更是人烟稀少、穷乡僻壤。经族谱、碑文考释部分村庄建姓后裔繁衍分支情况,崖西各村宋、元始祖极少,始祖们基本上是“大明”、“皇清”及至“民国”。今乐东汉族村庄,有千年历史的村名不多,但至少有三个:一是乐罗村,二是白沙村,三是黄流村。
  黄流古宅群
  
  黄流历史悠久,远近驰名,何时立村无稽。今流传着三个溯源版本:一是玉庙楹联嵌首字组合“黄流”;二是“黄水”流经村庄得名;三是因祖先们从黄河流域迁来,是“黄帝后裔的流落之地”而得名。惜所传无史料典籍支持,错讹诸多,让人难以信服。黄流姓邢、李定居较早,现存宋碑和族谱可查。有说黎氏于南宋建炎年间(1127-1130年)落籍黄流,但起源无证可考。元延佑六年(1319),陈氏始祖彦祥公乘船到“儋之延徳里即今白沙村”(今乐东尖峰白沙村)小住,接着携眷定居黄流。现存道光彦祥碑文记载这一史料(下图)。

  黎克让不曾出现过黄流

  包括《黄流村志》,都撰述黄流村最早的汉族移民是黎克让。但经笔者查阅民国《黎氏族谱》,却发现黎克让在黄流地域未有过涉足。黎氏先祖君用公生于北宋建隆元年(960),宋真宋时渡琼,先任文昌县教谕,后升琼州府教授正堂。卒于宋仁宋己巳年(1029),葬定安龙门。娶妻林氏,生二男尧衡、舜衡。
  长子尧衡又生二男:长石公,次文宥公。宥公移居儋州。石公娶妻王氏,生建、射、演、迺、添六男。清雍正十三年琼海旧谱记载,建公后裔移居定邑白塘,传至克让公(第五代)移居崖水南村,繁衍子孙分居港门等村。射、演、迺、添四公后裔,由儋而感而崖后于黄流村居住:射公传至圣聪公立黄流四甲民籍;演公传至阿祖公立六甲民籍;迺公传陈才公立八甲民籍;添公传至泰鼐公立九甲民籍。其裔或居黄流,或迁移新荣、赤龙、东孔、官元、广园、福元、福塘、昌厚等村。
  次子舜衡公居文昌。文昌旧谱记载,舜衡公后裔先移居崖州望楼村居住,后立二甲民籍,再从望楼村移居黄流、英歌、长兴、皇悦等村,从黄流再移东孔、抱本下沟等村。
  黄流黎氏始祖,石公之裔也。黎克让为黄流汉族第一移民,只是一个美丽传说。无法解释的是,黄流黎氏并没有繁衍壮大家族的冲动,今黄流黎氏只传至不到二十代人。所谓的南宋建炎年间落籍黄流的黎氏,纯属研究者臆测罢。
  
  墓碑佐证:黄流李氏始祖宋代自万州来崖

  今黄东村有一圆形墓室,前面是高大墓碑,墓碑正中刻“大宗开宗世袭诰封始祖李太公老大人墓”。这是黄流李氏始祖均周公墓。李氏族谱记载,一世祖即均周公自万州来崖黄流五甲,妻陈氏葬那穆,公葬村东。均周公传男大兴,大兴公传李著、李萌、李英、李萱,四兄弟后裔分别迁移散居铺村、新英村等村。
  位于黄东村的宋代李氏古墓
  

  宋、元时期黄流特殊的历史人物:邢梦璜

  《正德琼台志》卷三十一“秩官下”分别记:“邢梦璜,文昌人。咸淳间权吉阳军判。作《平黎记》”;“邢梦璜,(万州)知军,文昌人。咸淳末,由吉阳军判升”。邢梦璜死后归葬于黄流村西水井山。梦璜墓是光绪《崖州志》所记载的16个古墓之一。现存道光碑文记,宋咸淳(1265-1274)年间,邢梦璜举文学,授崖州佥判,升万安知军。配陈氏,生四子:长子才,官校尉;次仲才,官千户;三挺才;四万胜,受命平崖,龙封土官(宁远县丞)。“三才与陈氏住文,唯万胜随祖官崖,因居焉。”“因居焉”即邢梦璜携第四子万胜迁居黄流。邢万胜,万安知军梦璜子。因招黎有功,授土官县丞。万胜之子邢京,同样世袭土官,授宁远县丞。永乐年间,万胜父子赴京,一个领敕,一个朝贡。《崖州志》载:“永乐三年(1405),潘隆引土人邢万胜等赴京,同领敕招抚”;《明外史•土司传》载:“永乐十九年,琼州宁远县土县丞邢京率峒首罗淋朝贡。”(注:梦璜、万胜父子,一个宋咸淳间一个明永乐年间,疑志误。)

  邢梦璜堪称崖州地区传播儒学的先驱者。因为邢梦璜,“炎荒的黄流燃起了耀眼的儒学火炬”。邱文庄称梦璜“文学、政事著声前代”。因“载县郡省志”,今邢梦璜身后幸存 《节录磨崖碑记》、《至元癸巳平黎碑记》二记和四首诗文。其中,“二记”是宋、元两次历史事件最原始的文字资料,分别被详细收入《正德琼台志》和《崖州志》。其四首诗文也被明代邢氏族谱录入才保存至今。

  现位于尖峰岭南崖公路一号桥南百多米“大元军马下营”石刻,邢梦璜是见证人。所著《至元癸巳平黎碑记》是关于这一事件宝贵的历史性贡献资料,不论是对元代这一重要的军事活动,还是“大元军马下营”刻石,其都具有重要的史学研究价值。尖峰刻石,值得保护矣!

  据《节录磨崖碑记》,咸淳三年(1267年),临川人陈明甫、陈公发兄弟等犯上作乱、聚众造反,窃据临川镇,自驾双龙头大船,号称三巴大王。“倚黎薮逋,窃据为盗,建寨于鹿回头。”咸淳十年(1274年),朝廷派官兵大举镇压,“攻连珠寨,东西夹击”,“烟焰烛天,连日不绝”。“公发逃入上江峒”,“明甫走黄流峒,又遁占城,入交趾”。经州城官军四面围截,陈明甫、陈公发二大师兄最终战败被捕。“生获明甫并男庭坚,及其孙等六人。”“先剉子孙逆党于碪斧”。“二凶”陈明甫、陈公发后惨遭“钩脊悬竿”、“悬髻窒吭,穴手钉足,烙肤脍肉”等扒皮酷刑身亡。
  邢梦璜墓碑(明立)
  

  黄流以前是“黎峒”

  当年,临川里豪绅陈明甫、陈公发兄弟是否“犯上作乱”,今天,我们已不得而知。本文所感兴趣的是,“黄流峒”居然在《节录磨崖碑记》一文中赫然在列。特别是一“峒”之称,更显出自古黄流异样的风骨。其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今天的黄流是由“黎峒”发展而来。

  按笔者近年拍摄的黄流地区古墓碑,碑文所涉地名颇耐人寻味,当中透露的一些玄机,值得琢磨。那穆(黄流均周公陈氏墓地)、多伦(黄流武生陈文定墓地)、南湳、太莪坡(黄流双武举国馨、国昌墓地)、返趁园(已故崖县县长李尚棻墓地)、那涯、那律、不禄、不九、若南、不本、磨打等均是一些黎语土名。据民间文化研究者何以端先生介绍,带“什、大、打、那”,“抱、包、保”,“陀、托、峨、俄、头、昂”,“南、湳”等字的多是黎话地名,它们分别代表水田,村,山,岭,河水、溪水等。黎族人称村为“抱”、水为“南”、田为“那”,这些地名又以“抱”、“那”等字最多。“黎语有音无字,需经汉语转译形成。” 何以端先生认为,黎族先民是崖州地区较早的先住民,至后来,汉、黎、番、疍各族混杂,黎、土、客、迈等诸语共鸣,“黄流峒”寥寥三字,蕴含着丰富的文化信息。今黄流以北几里是“抱本村”,这些对我们了解崖州地区黎族与其他民族的历史渊源都有一定的意义。

  《正德琼台志》卷七“风俗”载“语有数种,一曰地黎语,乃本土音也。其儋、崖及生黎与疍、峱番等人语,又各不同”;《古今图书集成》载崖州方语有六种,“其一曰地黎语,黄流及黎伏里言之,与崖黎语相似,俗传其先本黎人,后化为民语,音犹未尽变也”;宋人《琼管志》载“吉阳地狭民稀……樵牧渔猎,与黎獠错杂”,这些也许正符合何以端先生所述。

  地名与人是分不开的。“黄流”探源,包涵着太多的民间记忆。同行考释的黄流楹联协会会长陈鸿汉自称是“外地人”。他说,黄流一带原为高大丛林,黄流黎人比汉人先到,先住者立村时择良地而居。“黄流”疑为黎语。宋时中原内地因战乱,汉人来了,他们或官或兵或商或逃难落地黄流,历史上一度黎汉杂居,宋、元后吏役兵丁盘剥索诈,黎民不堪遂诱生黎乱,后因被驱逐而往深山钻,这时汉人反客为主,“黄流峒”变成“黄流”。陈鸿汉最后表示,历史上黄流有部分黎族先人或者已同化为汉族移民。


  “千年黄流”

  “黄流”之名最早出现于何时,因明前史料匮乏已难考究,我们只能从今现存的史料寻找沧桑变故。一般认为,“黄流”二字最早被记载是邢梦璜于咸淳甲戌年(1274)所撰写的《节录磨崖碑记》。而约于元朝末年撰修的《宋史•地理志》,同样也记载了“黄流”二字,且其已附属于珠崖军版图:“崇宁五年(1106),初置延德县于朱崖军黄流、白沙、侧浪之间。”北宋熙宁六年(1073年),崖州废为珠崖军,珠崖军时“黄流”已有犬吠之声,当时的黄流黎民百姓倾心向化,纳粮征摇而供赋役于珠崖军。说“千年黄流”并不为过。

  据邢福壮先生于九十年代主编的《黄流村志》,早在新石器时代,黄流村就有人类活动。1957年,广东省文物普查队在黄流海边原烟墩遗址附近发现新石器时代遗物,有石珠,圆形中穿孔,石形陶网坠等。《黄流村志》还记载,元代黎氏族人在黄流东坊“玉帽”墩上建“玉庙”,以及洪武年间,黄流另一陈氏始祖陈庄公创办黄流义学。据笔者查,关于陈庄公创办黄流义学,“系黄流最早的学校,地址在黄流第一初级小学旧址”,“成化十年(1474),黄流义学易名萃英社学”,并无史籍或族谱记载,《黄流村志》也不注明史考。光绪《崖州志》记,明代“州(崖州)有社学十六所”但具体“无考证”,据资料推测,其中一所便在黄流。

  隐藏于史籍里头的神秘古建

  上溯宋明,下至清末,历史上的黄流曾经有过不少古建。有的因年久湮没,不得不废;有的躲过沧桑岁月,却躲不过了兵刀、水火、时事动荡之灾。如今,黄流大地上当年的古建遗址也已灰飞烟灭,我们仅能从有限的史籍里头感受她的神秘。
  宋代,黄流有通远巡司;明代,黄流设义宁驿、黄流铺、黄流烽堠;清代,黄流置黄流铺(沿袭明制)、黄流汛,以及开辟教场、创建西关塔和立节孝坊。以上除“开辟教场”外旧志均有记载。现列以下:

  《正德琼台志》卷二十“兵防下•巡司”载:“通远(司),先治崖州黄流村。正统乙丑移今郎风岭下。” 乾隆《崖州志》:“通远巡司弓兵八名。”

  乾隆《崖州志》:“废义宁驿,在州西黄流村。西去感恩一百二十里,东去德化驿三十里。洪武三年,知县甘义创。后知州徐琦、何冈修。库子一名,馆夫二名,马夫三十五名,马三槽。奉裁。” 海南古代驿路分东、西两线,均起自琼州府终至崖州。明共设24驿。弘治十七年(1504)裁至13驿。崖州境内东路有太平、都许两驿,西路设义宁、德化两驿。

  《正德琼台志》卷二十一“烽堠”一栏,“黄流烽堠”是为西路五十烽堠之一。“差兵夫昼夜瞭望,遇警放烟,稽古制也。”

  《正德琼台志》卷十四铺舍载:“黄流铺,近义宁驿。”正德年间,琼州府铺舍分东、西、中、北四路,计一百二十五所,于洪武三年创立。明时,崖州境内东路铺舍11处,西路9处。时至清代,东路铺舍减为9处,西路仍为9处。其中,“黄流铺”为西路铺。“邮亭中设翼以两廊,铺门前开牌额。”每铺额设铺司一名,专掌簿历,铺兵四名,常川走递。

  光绪《崖州志》卷十一经政志六“营汛”载:“黄流汛,距城西一百一十里。”又注:“有汛房一所。属西路。”“兵制”再记:“黄流汛,驻扎原额记委一员,防兵二十九名。抽练存四名。”

  光绪《崖州志》卷五建置志“坊表”载:“节孝坊,在黄流村东。光绪二十九年,为陈之屏妻孙氏立。” 琼西南地区的古牌坊少之又少。光绪《崖州志》所记载坊表仅十处但多已毁废,至清未仅存三处,其中一处就是为表彰、纪念陈之屏之妻孙氏而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所建的“节孝”石坊表。坊额正中阴刻楷书“节孝”二字,牌坊联由崖州志主纂、孔汶村人张嶲题写。惜文革后期“节孝”牌坊被拆除,残片现存放于黄流陈氏大宗文博馆。
  
  光绪《崖州志》卷五建置志“塔”载:“西关塔,在州西一百二十五里黄流村西。附贡生邢保申创建。” 西关塔,是崖州西部文化高塔,光绪《崖州记》载的三塔之一。其和崖州辖地的文峰塔、迎旺塔相望、互相呼应。按《黄流村志》载,1958年莺歌海盐场挖水道口时拆除西关塔。

  《正德琼台志》没有“黄流市”出现

  “黄流”、“黄流峒”、“黄流里”、“黄流铺”“黄流都”及“黄流村”均见各县郡省志,唯独“黄流市”姗姗来迟。明人唐胄编纂的《正德琼台志》没有“黄流市”出现,直到《万历琼州府志》才始见“黄流市”。明正德前,黄流并非无“市”可集,因《正德琼台志•墟市》“非大集者不录”。但黄流“市”也不会“繁荣”,只是“每日晨发”,“交易而退”,即聚即散。
  《正德琼台志•墟市》录入崖州墟市共三处:城中市、和集市和大疍店。
  《万历琼州府志•墟市》崖州墟市共七处:西门市、东门市、水南市、三亚市、藤桥市、九所市和黄流市。
  《万历广东通志•琼州府》崖州墟市共七处:城中市、东门市、西门市、和集市、保平市、水南市和九所市。
  《康熙琼州府志》七处:西门市、东门市、水南市、三亚市、藤桥市、九所市和黄流市。
  乾隆《崖州志》添加了“临高市”共八处:西门市、东门市、水南市、三亚市、藤桥市、九所市、黄流市和临高市。
  光绪《崖州志》录入崖州墟市共十六处,其中崖西八处,他们是:九所市、乐罗市、望楼市、抱旺市、油柑市、抱岁市、黄流市和佛罗市。

  和“黄流”相关的崖州两次著名反叛

  黄流考释,不能不提及崖州历史上汉人的两次著名反叛。这两次历史事件都分别被《正德琼台志•》、《康熙琼州府志》和《崖州志》等史籍所记载,且和黄流有关。
  一是前面提及于咸淳末年邢梦璜撰写《节录磨崖碑记》内容所涉。咸淳年间,崖州临川人陈明甫“窃据为盗,建寨于鹿回头”,“占税户五十余村”,据史料载,他还在崖州郎凤岭下海边凿石为栏、栏围长数十丈,养殖玳瑁。《崖州志》载其“乘双龙头大船,衣王者服,用王者器”,“鲸吞舞,出没海岸,敢于剽灭朝廷之舶货”,“岁掠数百人入外番交易”,可谓红极一时、称霸一方,令官军“不敢兴问”。咸淳十年(1274年),连珠寨寨主、双龙舵主、玳瑁养殖大户、海盗、外番商贾、三巴陈大王遭官军围截堵击,几无空隙,最后,“明甫走黄流峒,又遁占城,入交趾”。陈明甫退入黄流,方乃泅水得脱。陈明甫为何想到退走黄流垌?从文中我们虽未得其皮毛,也略见一斑。
  二是乾隆、光绪《崖州志》记载的是明末清初西里士民(乐安城诸黎民及黄流、抱旺等)不愿剃发效顺、“誓死抗清”的一次历史事件。满人入关之初,社稷沦亡,遂致天怒人怨。顺治四年(1647) 五月,明千户洪廷栋、镇抚胡永清最先聚众反清,但见局势趋于不妙转而携带妻、子投奔乐安城。当时,清军守备林时森赴乐安,强令城内外军民男子剃发蓄辫。“队兵”彭信古等人不堪忍受“薙发效顺”,于是揭竿而起,遂杀了时森及僮仆十余人,并联合罗活、官坊、头塘诸黎,及西里黄流、乐罗、抱旺等村,皆拒命“剃发效顺”。
  顺治五年,崖知州于有义率崖州五厢乡民及多港、抱怀黎,合三千人进攻乐安,“不克”。顺治五年三月,于有义征召西里士民剃发效顺,“惟乐安营及黄流不下”。四月,彭信古等人率罗活诸黎入抱旺村。有义闻报,亲自率众前往抱旺村镇压。彭信古闻有义至,佯装逃走。抱旺的村民以肉酒“犒劳”州城官兵,“众皆驰甲”。 这时,巧设隐伏的彭信古出其不意杀出,慌忙迎战的于有义方才披甲上马,但已被彭信古围了数重。于有义虽奋力抵敌,“斩获数十人”,但终因措手不及而军心大乱。最终,知州于有义力竭而自刎。光绪《崖州志》载,今在镜湖村南的官园墩,便是知州于有义殉难之处。于有义一死,州中大乱。总镇李栖鹏闻变,遣参将张登雾率兵救崖,进攻乐安不下,又攻头塘寨,再攻黄流,均失败而归。
  偏安于崖州一隅的黄流等民众不甘心做亡国奴的消失传开,顺治五年冬,明桂王总兵陈武夫妇不辱抗清使命,带着随从秘密“浮海至黄流”,黄流民众与彭信古等人前往迎接入乐安共谋反清大计。此后,声势浩大的反清斗争由黄流、乐罗、乐东城一带开始,再席卷崖州、儋州、昌化等广袤大地,“统众数千人”,为时绵延12年之久。直至顺治十六年(1659年),义民被清朝政府官兵镇压而消亡。

  查看光绪《崖州志》,黄流旧事不绝于耳

  崇祯十五年(1642) 三月,闽人林八等作乱。十日间,众至百人,攻杀疍村、番人塘等处,“崖西震动”。一日,闽人林八率贼党攻击黄流,州守瞿罕命乐罗村民邢广裔率勇士及抱悟黎共百余人,侦候贼党出入时,乘其不备,偷偷进攻。

  顺治十六年(1659年),海寇杨二、杨三入黄流西边的番人塘抢劫,后入乐道村焚毁民室。十八年,贼行船至岭头登陆,夜袭沿港番人塘等村,共掠去村民三百余人。海贼强令村民以财物赎命,不能赎者则杀头。“计杀百余人,海岸为赤”。时中军杨启先遣兵在黄流奋力击敌,“幸兵贼相持,未及于难”。

  康熙三十九年(1700)十二月,三艘贼船停泊黄流海岸。后盗贼进入黄流村,掳掠妇女十余口逃至大蛋港(大疍港,城西南八里,因疍民得名。已废。据资料载,高僧鉴真第五次东渡时漂流到此)。崖州游击黄本派兵抵挡,贼不敢敌,并放声说他们打劫是迫于饥荒,“无奈耳”。最后,被掠妇女,皆以银赎回。

  光绪二十年(1894),崖州吴川、临高村会匪窜入州境,盘踞三亚港及佛罗市等处。他们勾结当地土匪掳人索财,劫商船、掠村市。二十四年(1898)十月,黄流共18间市店遭到会匪洗劫。二十五年十月,知州钟元棣到任,即会同州守备黎献廷严查。黎献廷传令崖州水军紧急封港,和驻扎当地的琼军一起搜索,抓拿贼首陈仁等人三名,并就地正法。

  黄流陈氏大宗文博馆馆长陈介如和黄流楹联学会会长陈鸿汉两位老先生陪同笔者考证李氏墓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4张 | 更多 |
作者:孔山人 时间:2017-10-02 21:07:06
  拜读。
作者:孔山人 时间:2017-10-02 21:29:15
  黄流平原是琼南地区为数不多的宜耕之地,黄流村地处交通要道,自然被汉族移民所心仪。一般认为黄流村在宋代已经有了汉民,当时是黎汉杂居。如果真有杂居的情况出现,我想也是很短暂的,因为当时黎汉之间是很难和平相处的。汉人认为黎人不开化,历朝历代都是防着他们,并没有当成自己的子民加以统治。在民国期间,黎人到汉人村庄犯事,被汉人打死吃掉的事时有发生。虽然有“熟黎”与汉人有交易,但是一个村子里“黎汉杂居”的情况,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至于“黄流峒”名字的出现,应该是非正式称呼,不过也说明“黄流”这个名字可能来源于黎语。
作者:missyou0830 时间:2017-10-02 22:40:55
  黄流、皇帝洞、王炸、王下、王五……
我要评论
作者:龙塘客 时间:2017-10-02 22:54:32
  先留个脚印,慢慢拜读!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7-10-02 23:05:06
  拜读,黄流明初以前的史迹有点扑朔迷离,夜泊兄开了个好头。
  邢梦璜晚年定居黄流,是重要历史人物。关于“永乐三年(1405),潘隆引土人邢万胜等赴京,同领敕招抚”之载,夜泊兄认为与邢梦璜四子邢万胜年龄相差太远,“疑志误”,体现了考据应有的独立思考。
  这位邢万胜,在下注意多时,认为未必是“志误”。
  永乐三年皇帝《招黎敕谕》上记载邢万胜的身份,是“土人”。在当年的语境,所谓“土人”是对黎人的客气说法(古代没有民族平等的概念,凡所谓黎、苗,都含蔑称意义),在汉族与少数民族混居的地方,如果是汉人,就叫做“省民”或者“民人”,有点钱的更叫“绅民”,读过书的则称为“士人”,不会叫土人的。
  永乐二年,就任命了一批“黎首”抚黎,《明实录》记载清楚。这批抚黎官除了“大学生崖州潘隆”是汉人,其余全是黎族头人。其中有位苻添庆,永乐二年和永乐三年都受接见,参与招抚。二年时,记载身份是黎峒头人,三年时记载则是“土人”,可见是皇帝本人变更或至少是默认这种称呼的“拔高”,体现了其“抚黎”的不遗余力。因此,这位抚黎官邢万胜的身份,已毫无疑问。
  身为头人,而以去世不久的汉人“邢万胜”为名,或许折射了汉文化对当时黎族上层的吸引力。文化就是通过这些具体举动渐渐融合的。
  以上,个见而已,如有不妥欢迎指正,权当为夜泊兄喝彩。
我要评论
作者:不正经老鹰 时间:2017-10-03 17:13:03
  点赞!
作者:银灯鸳帏 时间:2017-10-06 04:13:33
  黎克让不曾出现过黄流

  包括《黄流村志》,都撰述黄流村最早的汉族移民是黎克让。但经笔者查阅民国《黎氏族谱》,却发现黎克让在黄流地域未有过涉足。黎氏先祖君用公生于北宋建隆元年(960),宋真宋时渡琼,先任文昌县教谕,后升琼州府教授正堂。卒于宋仁宋己巳年(1029),葬定安龙门。娶妻林氏,生二男尧衡、舜衡。
  长子尧衡又生二男:长石公,次文宥公。宥公移居儋州。石公娶妻王氏,生建、射、演、迺、添六男。清雍正十三年琼海旧谱记载,建公后裔移居定邑白塘,传至克让公(第五代)移居崖水南村,繁衍子孙分居港门等村。射、演、迺、添四公后裔,由儋而感而崖后于黄流村居住:射公传至圣聪公立黄流四甲民籍;演公传至阿祖公立六甲民籍;迺公传陈才公立八甲民籍;添公传至泰鼐公立九甲民籍。其裔或居黄流,或迁移新荣、赤龙、东孔、官元、广园、福元、福塘、昌厚等村。
  次子舜衡公居文昌。文昌旧谱记载,舜衡公后裔先移居崖州望楼村居住,后立二甲民籍,再从望楼村移居黄流、英歌、长兴、皇悦等村,从黄流再移东孔、抱本下沟等村。
  黄流黎氏始祖,石公之裔也。黎克让为黄流汉族第一移民,只是一个美丽传说。无法解释的是,黄流黎氏并没有繁衍壮大家族的冲动,今黄流黎氏只传至不到二十代人。所谓的南宋建炎年间落籍黄流的黎氏,纯属研究者臆测罢。
  -----------------
  这一段很有意义,推翻了之前不少黄流本土文人黎克让在黄流生根一说,揭开了乡土历史的真相。
作者:我是乐东阿三 时间:2017-10-08 09:48:35
  泊哥有考古精神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10-10 13:35:39
  元延佑六年(1319),陈氏始祖彦祥公乘船到“儋之延徳里即今白沙村”(今乐东尖峰白沙村)小住,接着携眷定居黄流。现存道光彦祥碑文记载这一史料。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10-10 15:11:54
  黄流开村树木祖黎太公婆墓
  
  
  
作者:云临 时间:2017-10-11 16:46:23
  夜泊2009精神可嘉!为传承本地文化费脑流汗,辛苦了!
作者:tongshen2016 时间:2017-10-11 20:49:30
  黎氏照片在哪拍的呢?不是有黎克让公在上面吗?
作者:王八下狗蛋 时间:2017-10-11 21:16:53
  从碑文标点看,有些碑仍后人甚至今人所刻制,并不足信。
作者:朝闻道a2011 时间:2017-10-13 10:08:37
  拓荒耕耘者,大德于世也。
作者:银灯鸳帏 时间:2017-10-16 12:21:37
  看来乐东志有许多地方要添加夜泊的文章,还有些错误的历史要更改。
作者:中国代号 时间:2017-10-19 17:18:35
  夜先生,为何发帖发不了?
作者:皓首童心2011 时间:2017-11-03 16:03:17
  夜泊有心啦!拜读。
作者:面前海黄昏 时间:2018-04-14 20:19:20

  
  
  《黎语基础教程》中对黄流的黎语注音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