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太辉先生在海口的日子

楼主:周海良 时间:2018-04-05 22:37:09 点击:791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太辉在海口的日子
  一
  从汽修厂当会计,转行到中专学校教会计,再跳槽到建安公司当经理,在五指山的14年里,太辉的心一直都没有沉静下来,他一直都在寻找一份能让自己灵魂安妥的职业,一份能安放他理想与情怀的职业。
  苦心人天不负。1992年的春天,36岁的太辉遇到了他25年职业审计生涯的第一位贵人:时任海南省审计局局长杨辉。
  年逾八旬的老厅长杨辉,回忆当年太辉来到海南审计厅工作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那一天,54岁的杨辉局长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太辉找到他,开门见山地说想要来审计部门工作。对太辉早就熟悉的杨局长故意严肃地说,“你在建安公司管几千人,出有车食有鱼,我这里是清水衙门,不合算啊!即使同意你来,也只能从普通干部干起。”太辉认真地说,“即使当普通干部,我也愿意来。那些请客送礼迎来送往的事,我实在做不来。”
  局长很感动,同意他来省审计局工作。不料,正式调动时,主管部门省建设局不同意放人,理由很充分:你走了,那么大一摊子谁来负责?后来,求贤若渴的杨辉,多次主动找到分管副省长协调,才得以放行。
  多年后,担任审计署干部培训中心主任的太辉,在与一位同事聊天时,谈及他当年为何放弃企业总经理职务去干审计的原因时,太辉认真地说,“我一进入审计机关,一股清气扑面而来,而我在其他地方感受到的更多的是一股浊气。”
  二
  一到审计部门,太辉如鱼得水。
  杨辉讲述了太辉两个故事。
  1994年,太辉带队审计某上市公司,进点时,对方虚张声势,总经理身边站着四个彪形大汉,墨镜,黑衣,如黑帮头目,想给太辉一个下马威。谁知,太辉不吃这一套,他抡起巴掌往经理办公桌上重重一拍,厉声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随即吩咐同事:马上封存保险柜!封存帐册!对方被太辉的气势镇住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审计结束,经理被刑之以法。
  1996年,太辉带队审计海南某国有公司,发现许多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晚上,公司经理提了一袋子钱来太辉家里敲门,太辉不仅不开门,还把对方训斥了一番。对方感叹:陈太辉送钱不要,请吃不到,头一回碰到这种人!
  三
  1998年5月,杨辉从厅长岗位退下,去了省人大任财经委主任,组织安排海南省计划厅副厅长翟培基任审计厅厅长。
  其时,太辉担任固定资产投资审计处长多年。
  1998年8月28日,海南省委组织部宣布,面向全省公开选拔6名副厅级领导干部。12月28日,审计厅副厅长人选尘埃落定,太辉以遥遥领先的成绩,力挫群雄,走上审计厅副厅长岗位。
  就在太辉准备大显身手,大干一场的时候,1999年夏天,命运多舛的父亲一病不起。
  父亲在海口住院的那些日子,太辉和妻子每天下班后直奔医院,照顾父亲,夫妻俩从家里带上草席和被子,晚上睡在医院楼梯过道,陪护父亲。父亲临走前,时值中秋,太辉从海口护送父亲回茅坡,早年丧母的隐痛尚未平复,如今,中年丧父的残酷又将来临,太辉心情异常沉重。
  农历八月十五那天晚上,忧伤的太辉背着瘦弱的父亲,一步一步爬上自家楼顶,陪父亲看人生中最后一轮圆月。八月十七日,父亲安然去世。父亲走前尚清醒,太辉让弟妹和孩子与父亲一一拥抱告别。
  四
  担任副厅长后,太辉依然笔耕不辍。
  那时候的海南审计厅,人才济济。2000年4月,太辉分管法规处期间,组织法规处两位年轻人傅信平、罗育全一起,合作出版了《审计法学》,这是国内最早一本深入系统研究审计法律体系的专著,一本教科书式的学术专著。其时,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的傅信平,36岁,毕业于吉林大学国际法学系毕业的罗育全,31岁。
  因为这本书,太辉遇到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二个贵人:时任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书稿付印前,太辉请李金华为该书题写了书名。
  2001年6月,太辉历时一年,又组织厅内业务骨干出版了《模拟审计项目系统评析》,李金华审计长再次为该书题写书名。运用系统论思想对审计项目进行评析,是太辉对审计理论研究的重大贡献,2001年3月23日,董大胜副审计长在序言里评价:该书是全国审计系统“第一部用系统科学来研究审计的书籍”。
  太辉在书里有一段话,道出了他写作此书的初衷:“审计评价是较见审计功底的工作,实际情况多是马马虎虎的一段文字。常见的审计评价既缺少量的归纳,也缺少质的提升,故审计评价常常是词不达意,甚至凭空多出几个从不考证的词句来。”
  太辉认为,“一份高水准的审计建议,应是被审单位喜闻乐见的,而且是能解决实际问题的妙方。”
  两年时间,连续出版了两本独树一帜的专著,让李金华审计长记住了陈太辉这个人,他的勤勉,博学,他的执着,认真。
  五
  离开海南多年,审计厅仍有很多人记得他。
  贺垒,湖南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的高材生,一个来自湖南望城县的倔强伢子,十多年后,依然记得2001年春季当时来省审计厅面试的情景。7选2,在讨论最后人选时,有人对身材矮小的小贺提出异议,关键时刻,太辉说了一句:“我们是选人才,不是选模特!”一句话,改变了小贺的命运,也改变了一个普通工薪家庭的命运。
  2005年,贺垒从海南省审计厅辞职,创办工程造价咨询公司,事业蓬勃,欣欣向荣。他说,“我一生都记得太辉厅长的好,虽然没在审计部门工作了,但太辉厅长的无私正直,将影响我一生”。
  当年,与贺垒同时参加面试的还有另外一个来自湖北农村的小伙子胡明国,华中科技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笔试成绩靠前。然而,面试那天,当一长溜神情严肃的厅领导端坐于面前时,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阵势的明国紧张不已,“当时,浑身湿透了。”明国回忆当年的面试场景时仍然有些羞涩,面试一结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他给厅长翟培基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陈述自己的志向和抱负。凭直觉,明国相信自己这封信会打动厅领导。果然,太辉看完信后,主动跟厅长翟培基建议录取这个老实本份却有些口拙的农村孩子。出身贫寒的山东汉子翟培基也深受感动,最终同意将明国录用,让这个湖北乡下的孩小伙子从此扎根海南。
  2002年,春节上班不久,正月十五前,母亲从乡下老家来海口投奔明国。八个月前,明国父亲刚去世,母亲在老家无家可归,海南举目无亲,母亲内心凄凉,明国心力交瘁,骨瘦如柴。太辉得知情况后,一天中午,专门请明子到海口市白龙路“阿二鲍鱼”海鲜店吃饭。明国说,“我长这么大,都没舍得给母亲吃那么好的东西。”“一顿吃了五百多,自己掏钱,也没开发票。”太辉夫妇开心地看着明子吃,自己却很少动筷子。饭后,太辉执意开车,送明子回租住在青年路的房子。明国说:“其实,住处离饭店不足一公里,完全可以走路回去的,但厅长执意开车要送。”回到家里,明亲流着泪对明国说,“娘在村里被人欺负,没有人看得起,没想到厅长这么大的官还请我吃饭。娘这辈子知足了。”
  2017年11月27日晚,陈述往事时,明国仍声音哽咽,潸然泪下。
  每次经过白龙路,每次看到“阿二鲍鱼”,明国总会情不自禁的想起2002年春节的那一天。
  十多年来,那一顿午饭的场景永远镌刻在明国的脑海里,始终温暖着明国一家。虽然与太辉交往的时间不到两年,但明国一辈子都记得。他说,“在我心里,他如同父亲般伟大。”
  还有一件事,让明国印象深刻,2002年,他和贺垒审计海南广场工程项目,包工头扬言要把小贺从楼上扔下去,太辉去审计现场给他们撑腰。细心的明国现在都记得,太辉在那里坐了一个半小时,烟灰缸里留下22个烟头。
  邝必清,曾在海南二建公司与太辉一起共事多年,后追随太辉考入省审计厅,与太辉一起从事投资审计多年,回忆太辉时,他说:“一直以来,太辉都是我人生的导师,我的毎一步成长都离不开太辉的帮助。”
  六
  2003年12月,太辉离开海口,调入审计署,担任审计署新闻通讯审计局局长,是审计署为数不多的从地方调入途中提拔的干部。
  从海口美兰机场踏上北上的飞机,太辉回望这个生活了11年的城市,感慨万千。
  故人且辞琼州去,京华烟云鼓角激。劝君更尽一杯酒,南望长安有故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8-04-08 17:36:14
  故乡、海口和北京,完整
作者:本来没用 时间:2018-04-19 08:51:08
  感悟陈太辉先生人生的轨迹。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