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一个理想主义者——陈太辉先生

楼主:周海良 时间:2018-04-05 22:54:07 点击:891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怀念一位理想主义者

  2017年9月8日,审计署社保司司长陈太辉先生突发疾病,与世长辞,享年59岁。
  一位有情怀的审计人,一位理想主义者就此远去。
  我是四天后的9月12日上午才得知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闻此噩耗,潸然泪下。
  回想起来,我和陈先生交往的时间不到两年,见面不过六次,但他的思想和精神将影响我一生。
  2015年4月13日,《中国审计报》头版刊登了我写的一篇案例故事《揭开棚改工程中的猫腻》,没想到,一篇寻常的文章却引起了陈先生的关注,他主动邀请我去审计署社保司讲课,由此拉开了我们交往的序幕。
  去北京前,我特地在网上收集了先生的一些情况,遗憾的是,网上的信息非常少。
  先生出生于1958年11月,海南省乐东县冲坡镇人。 1978年9月考入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学历,理学博士,华中科技大学兼职教授。
  1984年9月至1987年7月,任教于海南工业中专、广东广播电视大学,1987年10月至1992年3月,任海南省第二建安总公司财务科长、总会计师、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1992年4月至1998年12月,任海南省审计厅投资审计处副处长、处长等职,1998年12月至2003年11月任海南省审计厅副厅长,2000年9月至2003年11月兼任中共海南省纪检会委员、海南省审计厅纪检组长、机关党委书记,2003年12月调入审计署,先后任审计署新闻通讯审计局局长、交通运输审计局局长、审计署培训中心主任、社保司司长等职。主要著作有《审计法学》、《审计项目系统评析》、《审计环境论》。
  2015年6月30日上午,在农业部昌平培训中心,社保司主办了一个社保专题研讨班,我在研讨班讲的案例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时间一个下午。讲完课后,先生约我7月2日上午去署里见面。
  从审近三十年,我还是头一次来到最高审计机关,也是头一次被司长级别的"大官"接见,心情有点激动。一大早,我们三人就从西三环丰管路来到北京展览馆路北露园一号院的审计署。
  轻轻推开九楼社保司910那扇虚掩的门,一个穿短袖白衬衫、戴一副金丝眼镜的人正在埋头批阅文件,头发乌黑,微胖,眼神清澈。
  出乎我们的意料,先生的办公室非常逼仄狭小,不到二十平米,一张沙发,一张办公桌,一个书柜,满满当当。先生桌上摆了几本书,一本马立诚的《最近四十年中国社会思潮》,一本立昂.p.巴拉达特的《意识形态起源和影响》,一本蔡元培的《中国人的修养》,一本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虽是素昧平生,先生却一见如故。他微笑着从座位上起身迎候,伸出宽厚的大手,高兴地和我们一一握手。如果不是在审计署办公楼见到他,我会以为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大学教授,儒雅温和,气定神闲。
  那天上午,先生推掉了很多其他事情,专心和我们聊了很久,解开了我心头的很多疑惑。他桌上那本恩格斯的哲学经典著作,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他的笔记,先生谦虚地说,这本书他先后看了十多遍了,每看一次,都受益匪浅。
  先生端坐办公桌前,用一口带海南腔的普通话,说了一句让我刻骨铭心的话:"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一生都在追随真理,我不向权贵屈服!"说话时,先生神情坚毅,铿锵有力。
  在遍地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当下,理想主义者是一个稀缺的物种,没想到,先生居庙堂之高,竟也高举理想主义的大旗,克己奉公,宵衣旰食,不卑躬屈膝,不委曲求全,满足于精神上的自由,人格上的尊严,我顿生景仰。
  中午,他自费请我们在审计署附近一家酒店吃饭,特地点了几个湖南口味的辣椒菜。席间,他真诚地说:"审计案件要取得突破很不容易,你们基层的同志能够克服阻扰,攻坚克难,大获全胜,我感到由衷的高兴啊!"他说,"如果全国有十个娄底审计这样的典型案例,我就非常满意了。"
  7月17日上午,我和局里几位同志第二次去社保司,先生一如既往的热情和宽厚。汇报工作后,先生带领我们参观了社保司的数据中心,在那个数据线如蜘蛛网一般密布的数据中心,我无意中看到了墙角处一张行军床,司里的同志说,先生经常在办公室和大家一起加班,现场指挥,晚上就睡在那。
  中午,先生再次自费招待我们,我们去买单,他怎么也不肯。
  10月21日,先生再次邀我去审计署讲课。由于情况临时发生了一些变故,会议时间到10月28日上午才最终确定下来,期间,我一直在京等候。
  28日下午,我去会堂调试设备,在署办公楼电梯内与先生及司里几位同志偶遇,他抱歉地对我说:"不好意思,这几天太忙了,没有时间招呼你了。"那一刻,我感到很温暖。先后三次来社保司,每次先生都亲切接见,敦敦教诲。按照通常惯例,日理万机的先生完全可以委托其他人来做这些事情,但他却总是亲力亲为,悉心安排。
  10月29日早晨7点20,我从丰台区丰管路出发,八点到达审计署多功能大厅,先生早就在大厅巡查了,先生亲切地勉励我不要考虑时间限制,要让全国的审计同行感受到你们那一种职业情怀。有幸在2015年全国保障性住房审计视频培训会议上进行20分钟的案例介绍,这是娄底审计乃至湖南审计的荣耀。
  下午,司长又打电话来,问起我的生活安排,我不忍打扰他,借故推脱,第二天就坐高铁回家了。

  2016年5月20,我去南京,参加审计署案例师资培训班学习。没想到,5月26日晚餐后,我再次在南京审计干部教育学院招待所电梯口遇到来南京出差的陈先生。先生主动告诉我他住的房间,叫我认真考虑一下医保基金审计的建议,约好第二天上午详谈。
  5月27日上午,我在课堂上讲完《一盘没有下完的棋/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审计样本》后,迫不及待地来到先生三楼的住处,他一个人在房间看书,聚精会神,如入禅定,一本法国19世纪著名的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宗教学家欧内斯特·勒内写的《耶稣传》。我有些好奇,问先生为何看起了这类书,他温和一笑,说,研究宗教可以解开很多人生的谜团。他在书里做了很多的批注和读书心得,在《摩西十诫》插图那页下面,他写道:"宗教沦为官欺民的工具,是莫大的悲哀。"我开玩笑说,您是学富五车啊,先生半真半假地说,"我家里的书何止五车!起码有八九车啊。"先生叹息,现在很多人心浮气躁,焦虑不堪,究其因,是想法太多,读书太少。先生说,"将来,把这些批注过的书留给儿子,儿孙们就知道我的所思所想。人不在了,我的思想还在。"
  那一天,向他聊起我昨天在南京审计大学讲课的事,有几位学生课后激情澎湃,热血沸腾,要投身国家审计,他听了很高兴,认真地对我说:"你以后可以改行教书啊,你在课堂上把理想主义的种子播下去,总有一天,她会生根,开花,结果。"
  上午十一点半,先生起身,说请我到学校外面去吃海鲜,他从自己手提包里掏出一袋散装茶叶来,用纸包了一撮,带在身上,说,这茶是他妹妹自己种的,外面的茶喝了不习惯。
  天空下起了雨,先生又打电话从学校一位朋友那里借了一辆斯柯达小车,先生开车,我坐后排,半小时后,进到附近一家海鲜小店。先生笑着说,今天我们放开肚皮吃海鲜!亲自点了一桌子海鲜,蒜蓉蒸鱿鱼,白灼香螺,姜葱圣子,蒜泥龙虾,红烧杂鱼,先生自己滴酒不沾,却热情地招呼我喝,不时为我斟酒。中途去买单,服务生告诉我同桌的那位老先生已经买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就买单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2016年11月15日,我在河北审计厅讲完审计案例后,突然接到先生的电话,征求我对2017年全国保障性住房审计工作方案的意见。我连夜从石家庄赶赴北京。
  16日上午,在丰台区审计署新办公楼,在1229房先生的新办公室,我们轻松愉快地交流了两个小时。
  那一天,先生说了很多以前没有说过得话题。他说,去年春节回海南老家,专门开了一个严肃的家庭会,他语重心长地告诫家人一定要认清新形势,适应新常态,他说,几十年了,他还是头一回这样正儿八经地把家事和国事如此紧密地联系起来。
  先生说,他为人太有个性,这么多年来,可能不经意就得罪了一些领导和同事,早几年,一位地方的厅长多次来京要拜访他,他每次都以各种理由谢绝,他说,我不喜欢他的为人处事方式,我们的价值观完全不同,到一起很尴尬。我笑着说,我们都是理想主义者,所以有共同的语言,先生微笑着点点头。
  11月18日上午,我去社保司,给先生送一份我和罗孝魁科长写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续篇》,先生感叹说,审计是一盘永远下不完的棋,难得你们这样一如既往坚持下来。先生随即在报告上做了批示,"这份材料很有价值。请娄底市审计局周海良同志在今年全国保障房审计培训班上进行一次认真的讲解。陈太辉,2016年11月18日。"
  这一次,我在先生的办公桌上看到了一本似曾相识的书,那本《意识形态起源和影响》,我随手拿起书翻了翻,扉页上有先生的读书记录:"第一次读2013年6月至8月,第二次读2015年7月至某月。"突然想起,第一次与先生见面时就在他桌上看到过这本书,先生在扉页上写下了如下两段文字:"读完此本,并细研德意志意识形态后,可着手写一本《中华意识形态》。"另起一行,"世界总是缓慢地演进,任何以激烈方式改变一个国家或民族的行为,必定是失败的。"可惜,先生的夙愿来不及完成,突然以这样一种激烈的方式,和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溘然辞世了。
  12月1日,赴京。承蒙先生厚爱,《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续篇》再次走上审计署讲坛。这一次,我没有讲审计技巧,更多的是展示项目组几位理想主义者的审计职业操守,敬业精神,却让审计同行更受启发和鼓舞。从审三十年,能够参与这样一个富有情怀敢于担当的经典案例,一个可以载入湖湘审计史册的案例,我很欣慰,先生更欣慰。
  12月2日,在审计署一楼会议大厅,会前,先生和我在过道里匆匆打了个招呼,就坐主席台上去了。没想到,那一次,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从审三十年来,见过很多级别的官员,他们有的让我敬佩,有的让我鄙视,更多的则如风过水面,迅而无痕。如果有人问我,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哪一位,我会毫不犹豫的想起先生来,在无情流淌的岁月大河里,一切浮华虚名,都将随风而去,了无痕迹,只有先生身上闪耀的理想主义光芒,永远照亮同道者前行的崎岖之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4-09 23:56:08
  我是四天后的9月12日上午才得知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闻此噩耗,潸然泪下。



  惊闻噩耗夜间泣


  碎了明月天上行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4-10 00:09:39
  先生在扉页上写下了如下两段文字:"读完此本,并细研德意志意识形态后,可着手写一本《中华意识形态》。"另起一行,"世界总是缓慢地演进,任何以激烈方式改变一个国家或民族的行为,必定是失败的。"可惜,先生的夙愿来不及完成,突然以这样一种激烈的方式,和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溘然辞世了。
  ----------------
  太可惜了,他是一个具有前卫思想的人,他关注世界思潮,他非常爱学习,我给他寄过一本《学习的革命》,他和蔼可亲笑着说,哥的书多,不必,不必,不必,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4-10 00:27:14
  如果有人问我,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哪一位,我会毫不犹豫的想起先生来,在无情流淌的岁月大河里,一切浮华虚名,都将随风而去,了无痕迹,只有先生身上闪耀的理想主义光芒,永远照亮同道者前行的崎岖之路。
  --------------
  他才华横溢,除了专业方面有目共睹的高造诣,诸多领域都可以说高峰的了,他能谈屈原,能谈歌德,记忆里,歌德的诗,他可以轻轻松松便背,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4-10 00:56:10
  周先生,题目可以这样写吗:怀念:一个理想主义者——陈太辉先生 个见 万望勿怪!!
我要评论
作者:朝闻道a2011 时间:2018-04-10 21:54:24

  1、先生出生于1958年11月,海南省乐东县冲坡镇人。 1978年9月考入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学历,理学博士,···
  -------------------------
  2、1980年3月,太辉从海南自治州技工学校毕业,分配在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汽车修配厂工作,
  -------------------------
  1、是本帖子中叙述的学历情况。2、是“···在故乡的日子”帖子叙述的学历情况。因为本人曾和逝者1978年初在通什上的不同中专学校,因而确定“2、”说的符合逝者真实的伊初学历,至于后边的研究生博士学历是2000年以后获得的······
  逝者也应是1956年出生的。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做农人 时间:2018-04-17 23:44:45
  曾听说过陈先生,为人可以,但是利用他关系网的人也不少
作者:本来没用 时间:2018-04-19 08:59:24
  不认识陈先生。但喜欢来乐东版品读。
作者:桃红杏浅 时间:2018-04-30 10:21:32
  他家人把他拖累了,不是他那个家族,他不会这么早走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